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青云之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晚到了一步

第二百六十章 晚到了一步

        电话是罗程打的,约雷捷尽快见面。

        接完电话,向大张做过简单安排,雷捷直接到了罗程办公室。

        注意到屋内没有第三人,雷捷上来便说:“假如疤哥这次难免一死,我的责任我担,绝不牵连别人。”

        罗程摆摆手:“我找你来不是说这个,而且咬舌而亡的概率非常低。我是想了解一下下步怎么做。”

        雷捷坐到沙发上,先大致讲说了疤哥现在的情况,然后又道:“以疤哥的讲说,再结合其他证据来看,透水事故死人是肯定的,只是其间详情与关键内容有缺失。以现在的形势来看,侦破工作宜早不宜迟,否则夜长梦多,尸体很容易被转移甚至销毁。但若直接杀到矿上,势必打草惊蛇,导致尸身转移或销毁的可能性更大。所以现在还没做决断,想着再看看疤哥情况。你有什么好办法没?”

        罗程略一沉吟,说道:“你说的是,透水事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若是再晚些时候,怕是什么都不好找了;可若是贸然上门,绝对会打草惊蛇,导致尸身和证据被进一步损毁。从疤哥已经交待的内容来看,似乎找当事矿工不失为一个办法,但究竟有哪些人拿到了封口费、这些人会不会讲又是问题。你刚才说到想看看疤哥情况,那么这究竟有多大希望呢?”

        “希望不大呀。”雷捷摇了摇头,“疤哥在这种时候采取极端方式自杀,无论具体心境如何,但显然是以死变相对抗审讯,继续交待的可能性并不大。而且他的舌头又成了那样,近几天也不宜对其审讯,这本身更是他不予回复的最正当理由。可除此之外……你肯定已经有想法了,就直接说吧。”

        罗程缓缓地说:“可不可以这样?从外围再掌握一些情况,与疤哥讲说内容结合起来,也许能够更精准地圈定调查或介入的范围。”

        “外围的话……这时间又要拖了,同样容易打草惊蛇。”雷捷有些迟疑。

        “时间应该不会拖的太久,无论是否有收获,应该在疤哥方便交流或清醒前就有结果了,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且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尸身是否遭毁也不差在这几天,关键是做好保密工作。”稍稍停了一下,罗程给出明确建议,“之前文员文如玉也许知道些什么。”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忽视了?”雷捷直接一拍大腿,“从上次你与她交流的情况来看,她应该是被离职,其间肯定有什么说法。而且她之后故意避开你,却又在暗中注意着我们,也印证了这一点,说明她内心很是复杂。”

        “现在就出发,具体事宜路上再聊,据我所知她还在那个酒店。”

        说走就走,两人简单准备了一下,驱车直奔大亚力市而去。

        一路上比较顺利,太阳即将落山之时,罗、雷二人到了大亚力市区。稍稍化妆之后,入住了亚力大酒店。

        这次无需等着收拾房间,也没直接遇到文如玉。

        借着服务员送荞麦枕之机,罗程很随意地说:“我记得有一个叫文如玉的客房领班,今天怎么没见?”

        “文领班这周是大夜,晚上八点才上。”服务员给出回复,离开了房间。

        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两人到外面吃过晚饭,故意磨蹭到八点才回酒店。来在楼层的时候,又整个楼道走了一趟,但并未遇到文如玉,也没碰到其他客房服务员。

        进到屋子,雷捷笑着道:“枕头也送了,矿泉水、方便面屋里都有,这次让送什么呀?”

        “这次……我去要手纸。”罗程说着,转身出去了。

        从屋子出来后,罗程走步行梯下行一层,到了十五楼,这个楼层有客务中心,上次就注意到了。

        到十五层后,罗程先是故意反方向而行,希望能有类似“偶遇”,无果后才向着客务中心走去。

        离着客务中心还有几米远时,罗程放慢了脚步,心里盘算着以何理由单独与文如玉交流。

        客务中心屋门虚掩,里面对话声适时传出:

        “这都八点二十了,如玉怎么还不来?联系了吗?我还等着交班呢。”

        “刚打过电话,连打三次都不通。”

        听到这些内容,罗程收住了步子,摸出手机假装打电话,注意力更为集中的偷听着。

        “是吗,怎么会打不通呢?是不258开头,尾号1314那个?”

        “没错呀,你看。”

        “我试试……可不咋的,就是打不通。如玉一直都是早来晚走,从来就没迟到过,也没跟我请假,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应该不会吧,她和小敏一块租的房子,好像离这也不太远,地方又不偏僻。”

        “我倒不担心这个,就是她是不遇到别的事了,比如感冒发烧什么的。要不你跟小敏联系联系。”

        “我只知道小敏也是新新市的,在给一家商场打工,她俩也是老乡,但我根本没有小敏手机号。”

        “我知道她俩住那地方,要不你去看看。”

        “我,我还有事,和朋友约好了,现在时间已经晚了。”

        “有什么事,还不是不想去?那好吧,我先盯这班,要是她一直没来的话,明早我下班去看看。真是的,不就是幸福街幸福……”

        罗程迅速记下了听到的地址信息,快步离开十五层,回到了十六层房间。

        听到罗程带回的消息,雷捷迅速穿衣穿鞋,也有些着急:“平白无故的不上班,这事怕没那么简单,别是让某些人盯上了吧。”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于大豆、金凤不就被盯上了吗。我之所以找这个女孩,既是想了解透水情况,也是想确认一下这是否会有危险。”罗程等上雷捷,一同到了楼下,驾车直奔那个地址而去。

        幸福街离着酒店不太远,过两个路口就到了。从导航看,步行走小巷,最多也就二十分钟。

        虽说与酒店仅是几公里距离,但这里的整体环境却与亚力酒店差了很大档次。亚力大酒店四周都是商业和休闲区,到处楼房林立、霓虹亮眼,宽阔亮堂的街道上也满是休闲嬉戏的靓女帅男。

        而幸福街就窄了好多,路灯很显昏暗,四周以平房为主,仅有的几栋楼房显得很是陈旧,路上也是匆匆忙忙的身影。

        “幸福巷五号。”根据记忆中的信息,罗、雷二人找到了这处平房。

        仔细确认了一下之后,罗程扣响了院门。

        “当当当”,

        “当当当”,

        “当当当”,

        铁门发出了一阵阵很响的声音,但院子里却没有回音。

        门缝里有亮光呀,怎会没人?罗程继续又敲。

        “当当当”,

        又是几声响过,先是“吱扭”开门响动,随即传出女声:“谁呢?找谁?”

        听得出,不是文如玉声音,于是罗程问道:“文如玉是在这住吗?”

        “怎么又是找她的?”院内先是嘟囔了一声,随即马上回应,“她出去了。”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

        “这可说不准。打她手机吧。”

        “手机打了,一直不通。”

        “不通?那就没办法了。到时去单位找她吧。”

        注意到对方要结束对话,罗程马上道:“你是小敏吧?”

        院内女子“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如玉说的了,她说你是她好姐妹,在商场当销售经理,漂亮、人也好。我是她老家亲戚,家里托我给她带了东西,得给她放这。”罗程适时说上了假话。

        她说我是销售经理?她也承认我漂亮了?小敏立时心花怒放,快步到了院门处。

        正要打开院门时,小敏又多了个心眼,又追问道:“电话一直不通吗?会不会打错了,你打的哪个号?”

        “哪个号?她家里人就说了一个号呀,258开头,尾号1314。”罗程显得很疑惑。

        不会有错了。小敏暗暗点头,打开院门:“把东西拿进来吧。”

        罗程说声“谢谢”,走进院子,雷捷跟着走了进去。

        看到两人两手空空,小敏不由得疑惑:“东西呢?”

        罗程“哦”了一声,边走边掏兜:“东西很重要,一定要交到她手里,她妈妈一再叮嘱千万不能丢了。”

        小敏马上表态:“尽管放心,我俩这关系没得说,要不也不会一块租房。”

        “那好,你可得看好了。”罗程说着,已经掀开门帘,推门进了屋子。

        屋子不大,就是里外屋,不过收拾的倒挺干净。

        跟着二人进了屋子,小敏伸出手去:“什么东西?”

        罗程的手没掏出来,而是转头道:“如玉去哪了?去干什么?跟谁出去的?”

        “她……你们不是给她带了东西吗?”小敏不禁疑惑。

        罗程神色一缓,露出了笑容:“我俩临出门的时候,她妈妈再三嘱咐,要把这东西交到她手里,还让我们照一张闺女戴在身上的照片。我俩想呢,要是知道她在哪,好给她直接送去。”

        这分明是对我不信任呀。小敏立时便不高兴了:“我怎么知道去哪了?那你们还是自己找去吧,我要睡觉了。”

        “小敏,你也别多心,主要老人是那么交待的,你父母肯定也是这样的心态。来,来,吃酥糖,新新市特产。”罗程说着,变戏法似的抓出了一把糖果。

        雷捷暗暗好笑:怪不得他下车时划拉一下呢。真会借花献佛,这可是我五百块份子钱换的。

        见到对方的诚意,小敏脸色马上阴转晴:“确实不知道她去哪了,是一个老乡把他约走的。”

        老乡?罗、雷二人立即预感不好:还是晚来了一步呀!

        “看男的那样不是普通的老乡,好像两人关系还不一般。”为了证明所言非虚,小敏又补充了一句。

        “关系不一般?”罗程忽的“哎呀”了一声,“对了,她妈妈专门还说,看看她交了什么朋友,千万别是那不靠谱的。”

        “小伙子穿的不错,车也挺好,出手又大方,不应该不靠谱呀。”小敏立即给出说明。

        “那小伙子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如玉没说吗?”

        “没说。对了,小伙子说她姓蒯,说如玉肯定知道他是谁。”

        罗程忽的盯住对方,缓缓地说:“这么说来,你见过那小伙子,是你替小伙子传的话喽?”

        “我……不,不。”小敏连忙摇手否认,“没见过,没传话。”

        “你说那人穿的不错,车也挺好,还知道人家姓蒯,这能是没见过?”罗程脸色忽的冷了下来,“那句‘小伙子说她姓蒯,如玉肯定知道他是谁’已经表明,那人先见的你,并让你传的话。”

        “我……我……”注意到对方的冷脸和质问,小敏不由得心虚,但却虚张声势起来,“你们问这问那,只说是她的亲戚,有什么证明?而且还夜入女孩住所,对我百般刁难,现在我很怀疑你们的身份,更怀疑你们的动机。”

        说到这里,小敏左手叉腰,右手点指屋门方向,声色俱厉,“你们马上离开,否则我要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