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仙不像仙,神不像神 (1/2)

第一百零三章 仙不像仙,神不像神 (1/2)

        凤凰回来的时候,恰好便看到了云中君和赵离两个愁眉苦脸排排蹲着。

        旋即便是引荐,赵离指了指凤凰,向云中君道:“这位是凰道友,百鸟异禽至尊。”凤凰对云中君微微颔首,赵离又指了指努力装出清冷气度,只是眼角一个黑眼眶破坏了气质的黑发天神,道:

        “云中君。”

        凤凰回忆青鸟所说的名字,若有所思,又有疑惑,褐瞳看着那本应该是如云清冷的青年,直言道:“我未曾见过道友。”

        云中君有些尴尬地解释道:“这……在下自太古年间就一直闭门不出,也因此避了不少的麻烦,道友不知道我,这也实属正常。”

        赵离忍不住狂翻白眼,这家伙就是太宅,赵离还以为祂是从上古开始宅,谁知道在诸神行走在大地的太古就闭门不出了,心里气好悬没憋住,转过头一个宅字差一点喷了云中君满脸。

        可毕竟还要顾及祂的脸面,当下也只得看向凤凰,面不改色道:

        “云中君祂性子清闲,常清常静。”

        “是以不喜欢外出。”

        “道友见谅。”

        性子清闲,常清常静。

        若是这清冷青年眼眶没有个黑印子,这话还有十成的可信。

        凤凰看着一本正经的赵离,似轻笑了下,又似雾里看花,一瞬而逝,赵离还未看地清楚,凤凰已看向云中君,微微一礼,嗓音清冷,道:

        “凤凰,执掌百鸟。”

        这是介绍她自己,便又看向回礼的青年,她自己诞生于太古,确实是没有见到过云中君,沉吟了下,道:“道友,执掌云雾之属么?是云聚云散,还是驱云驰雾,或者变化莫测,遮掩气机?”

        她所说的,是云雾之属的权柄,这些力量统统属于云雾,却又和神魔那种直接撕裂先天神而来的力量不同?    譬如有些自然现象本也属于云雾?    但是常人不知不识,反倒给予其其他的称呼。

        若是云本身愿意?    就能分化出对应的权柄和概念?    是云非云。

        但是这虽然也是先天之属,终究和天道侧面的自然概念不能相比。

        北海长风?    也有神灵,又如何能和天地狂风相提并论?

        这就是如飞廉一般神灵诞生的原因。

        飞廉?    便是指天地混沌?    狂风如镰撕裂返还清明的天地异象,并据此而分化,凤凰询问是为了彼此做些了解,以使得临敌时能够较好配合?    赵离也有些好奇?    他从不曾见到过云中君出手,却见云中君稍微数了数,然后略有尴尬道:

        “这,在下都懂一点。”

        得,全而不精?    通而驳杂。

        赵离有些头痛,回忆起来当日所见到那一缕天机?    云中君似有陨落的危险,只觉得祂为何不老老实实呆着?    可值此乱世,呆着也未必安全?    当下只得缓声道:

        “我等都陷身于这壶中界当中?    想要出去?    需得通力合作才是。”

        凤凰微微颔首,云中君亦是抚掌应下。

        旋即赵离提出要在这壶中界转一转,云中君心中更是从容不迫,祂已经终于放下,踏出了那自囚三十万年后,因为风女未来,而又不知自囚多久的地方,眼见得天地广阔,四海无涯,当年纵横天地,制衡诸神的气度隐隐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胸中。

        君为万物主。

        这就是这个时代么?

        确实比我当年要好些啊。

        云中君眼底有怀念,回忆当年那不畏惧自己,亦敌亦友亦……的少女,微微失神,然后洒然一笑,伴随着赵离凤凰迈步往前,鬓角黑发微扬。

        我已经不同了啊,风女。

        重获新生,自数十万年赌局当中,终于放下曾经,又握起了过往,这是已然蜕变的天蚀君,心境如同碧空美玉,毫无尘埃,已经并非往日暴虐的帝君,亦非懒散的自困囚徒,是于更深层次的脱胎换骨……

        然而事实证明,并没有卵用。

        一个时辰之后。

        云中君茫然看着前面越来越看不着边儿的道路,感觉到一会儿热一会儿凉的温度,还有不断重复的枯燥的行为,脑海中突然怀念起来自己的云床,怀念起云丝被,还有那好多可以入口的吃食,还有没有看完第七遍的《搜情别传》,还有那种加了果汁和冰块的美酒……

        云中君感觉自己的脚步越来越重,越来越慢。

        抬头看到天空中缓缓移动的云雾。

        脚步就更慢了。

        又看到前面执意要慢慢探索这里的赵离和凤凰,看到他们站定了脚步,这里是一个小小的村落,两人装作路过的客人,正在敲门询问,以期寻到些许的蛛丝马迹,两人都听得很认真,没有注意到后面。

        云中君想了想,悄悄踮起脚尖,慢慢往后面退。

        一步,两步……

        退了个三五步之后,悄悄转过身,然后就要奔出去到天上云里,可才走几步,突觉不妙,要加速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掌哗一下从天而降,直接扣住了他的脑袋,云中君感觉到了那本应该白皙如玉的手掌上贲起了一道一道青筋,感觉到背后两道视线仿佛放着光,幽幽地看着自己。

        赵离的声音慢慢地响起,让云中君觉得头皮发麻。

        “云中君同学,你要往哪儿去啊……”

        云中君干笑道:“我,你不是在问人吗?”

        赵离看着似乎打算开溜的云中君,仿佛阐述一般幽幽地道:“一般来说,死宅在兴起答应爬山之类活动后,在出发的时候就会后悔,导致最后根本没几个人,我觉得,你差不多也该想要偷懒了……”

        云中君感觉扣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掌青筋又贲起了些。

        脑壳儿疼。

        “我就只是打算上云上躺一会儿……”

        云中君往上面指了指,理所当然地回答,赵离脸一黑,深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道:“睡一会儿,你不知道先天神睡一觉会耗费多长时间吗?!你小子,想要躺赢?!”

        他终于忍不住咬牙道:“要不是你个混蛋,我们早就出去了啊!”

        “我不是想要来找你吗?谁让你直接失踪了?!”

        “这还怪我了?”

        “难道怪我?原本我还在我的云床上盖着云丝被看搜情别传……”

        “搜情别传?!!我淦!你又偷偷运回坊间小说了?!什么仙人天神下凡,偶遇人间千金坠入爱河之类的,我明明都给烧了,云千风那混蛋,居然还敢给你买?!”

        “呵……本君可是他的尊主。”

        赵离瞪大眼睛,忍不住抓起云中君的领口剧烈摇晃,云中君也回忆起自己好不容易填满的小屋子,咬牙切齿开始回喷,凤凰正在询问,回头看到了白发仙人和黑发的云中君两个咬牙切齿,最后两个都炸了毛,直接动手开始推搡出手。

        嗯……如果能算是出手的话。

        旁边挑着两担柴火的老人正放下柴火售卖,顺便端起来一碗凉茶润喉,看着那边的赵离和云中君,脸上皱纹都给笑得挤在一起,艹着浓重的乡音,乐呵呵道:“这两个后生,关系可真好。”

        关系好么?

        凤凰微微挑了下修眉,看着那两个人,一个是抬手镇压一洲地脉,剑出撕山裂海;一个能隔着世界和时间乱***准把握命格,显然高深莫测;可现在却像是凡人一般推搡扭打,互相指责对方是蠢蛋憨货,最后直接一个不小心,彼此力量又大,直接摔到在旁边的杂草堆里。

        凤凰嘴角微微翘了翘,本来就极美的面容更是让人不可逼视。

        连那家出来的少女都有些看得呆了,然后便自惭形秽般低下头来,凤凰微微点头,嗓音温和而退,抱着琴坐在村口石桌上,慢慢煮茶,这里是凝固在秋日午后时间的村子,整个世界被温和的暖黄色笼罩。

        村落,炊烟,黄狗,麦田。

        凤凰看着彼此对喷,互相指责的仙人和神灵。

        心境却慢慢平和下来,听得叫声,下意识转过头来,看到屋檐上,一只黑猫,一只白花猫,因为一条鱼干而对峙,脊背上的毛发都炸开,然后互相谩骂般叫了一会儿,两只猫儿尽皆人立而起,前爪在空中不断挠着。

        凤凰嘴角微微翘起,又转过头看着推搡的赵离和云中君。

        丝毫没有劝的意思。

        秀美的女子将琴放在石桌上,双手捧着茶,悠然品茗。

        时间近日落。

        腰高的黄色麦草田里,赵离赢了这场斗殴,心中畅快,下意识想到了学校宿舍和那些牲口的经历,得意洋洋之余,脱口而出一句:“来,叫爸爸,我就放了你。”

        云中君大怒。

        ……………………

        片刻之后,凤凰轻描淡写地增加了两个茶盏。

        白发仙人左眼眶上一片乌青,满头白发杂乱,掺了麦秆。

        云中君右眼眶则是发紫,黑发几乎打结,飘着落叶。

        分明是闹腾了一阵,若是单纯战斗,只是让关系变得恶劣,可是凤凰却感觉到,两人之间非但没有隔膜,先前存在的,那种隐隐的歉意,以及坦然而来的无惧倒是消散了。

        不是说那种关系不好,只是,如好友为自己涉险,如自己为好友而来,终究会变成歉意和隐隐的居功自傲,最后也会化作一种所谓神圣的隔膜,倒不如曾经皆穷的一塌糊涂,谁也不欠谁的时候来的坦荡从容。

        现在这样的关系反倒是更近些。

        是故意得……

        凤凰看着龇牙咧嘴喝茶的白发仙人,看着那边捂着眼眶怒目而视的天神。

        失笑不言。

        倒是有趣……

        她未曾让这两个仙不像仙,神不像神的仙神继续下去,屈指敲了敲石桌,嗓音清冷:

        “如何,有什么发现吗?”

        赵离揉了揉眼眶,道:“嗯。”

        “这里的时间线,在排斥针对我们。”

        云中君也是捂着眼眶,道:“而且,这里的星空有问题……”

        星空?

        凤凰和赵离微怔,下意识抬起头,看向天空,这里属于午后,隐隐已经能够看到天边点点星辰升起,但是,在还有黑夜的范围内,那一颗星辰已经在天空中间,亮起灿灿的星光,在日出的世界范围,那一颗星辰则是已经坠下隐去暗淡。

        群星在此呈现出了不同的时间状态。

        而若非云中君戳出,他们居然将此忽略……

        赵离神色渐渐凝重。

        ps:今日第一更……三千四百百字

        除了要自然过度到主线,要是为了顺便处理赵离和云中君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