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修真强者在都市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非常疑惑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非常疑惑

        本来这场官司,公诉方才是主角,应该在全国人民面前慷慨激昂,大展雄风,把犯罪嫌疑人和辩护律师驳的一文不名,然后在公正正义的审判中,功行圆满,获得一片称颂。

        没想到案情一波三折,污点证人出了意外,当庭翻供,反倒让方文菲一方大出风头,就连罪犯哈欠哥都成为庭审焦点,他这个主角反而没有了存在感。

        这可不行,必须得把局面捞回来。

        律官道:“批准。”

        公诉方律师快步走出律庭。

        哈欠哥等八名罪犯也被执法人员带走。

        陆小康则被律警押到角落里等待。

        他脸色阴沉。

        虽然刚才他没承认在方文菲车里放独品栽赃陷害,但是嫌疑已经有了,而且很大。

        方文菲就算无法证明自己,律官考虑到他的嫌疑,大概率也不会当庭宣判方文菲有罪,多半会延期。

        等到鉴定人员到来,鉴定视频是真的,陆小康第一个罪名就彻底坐实,律院必定会把他打回到执法部门,继续审讯。

        真是麻烦。

        好在只要他不承认,以女友家的权势,迟早会把他捞出来。

        方文菲就算这次不被宣判,也不可能证明清白,无罪释放,肯定是继续羁押。

        所以,他还有机会继续报复。

        想到这里,陆小康微微安心。

        很快,公诉方律师回来,身后跟着三人,正是方文菲的两个前助理梁薇、张明和司机关涛。

        “叛徒!”

        看到三人,方文菲、吴颖、顾云华等工作室的人眼里都闪过痛恨之色。

        要是没有这三个家伙的供词,方文菲也不会被害这么惨。

        公诉方律师引着三人来到证人席位前,然后面向律官:“审判长,证人已经到庭。”

        律官点头:“你可以发问。”

        公诉方律师道:“梁薇,请你把四月二十八日晚的情形说一遍。”

        “好的。”

        梁薇道:“四月二十八日晚,我和张明陪同老板方文菲,乘坐由关涛驾驶的宝马商务专车,去xx高档小区五号别墅,拜访一位王姓投资商,商谈演艺合作事项。

        七点五十分我们到达五号别墅,我和张明陪同方文菲进入别墅……”“等等!”

        听到这里,公诉方律师脸色一变,喝止道:“你现在说的,怎么和在执法部门的供述不一样?”

        梁薇脸色不变:“我在执法部门的供述撒谎了,现在说的才是真话。”

        什么?

        众人闻言,顿时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梁薇的回答,和刚才哈欠哥等罪犯回答如出一辙。

        难道她也要当庭翻供?

        陆小康脸色大变。

        公诉方律师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第一波污点证人翻供,已经十分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第二波关键证人,竟然又翻供了。

        特么的,你们是组团来玩我的吧?

        “你为什么撒谎?”

        公诉方律师心里恼火,忍不住厉声喝问:“你知不知道,这是欺骗执法部门,妨碍执行公务,也是违法行为,属于犯罪!”

        梁薇道:“我知道,但是我在执法部门供述撒谎,是逼不得已,因为我和张明还有关涛合伙陷害方文菲,故意推搡方文菲进入聚众银乱群教的房间,在她车里偷偷放独品,是因为有人抓住我们的把柄,又给我们三个一大笔钱逼我们如此。

        他有权有势,我们如果当时说真话,不但可能没法证明方文菲的清白,而且自己也可能会遭到报复,所以我们只能忍,一直到现在律庭上,当着这么多庭审的观众和直播前的全国人民,才敢说真话。”

        众人低声惊呼。

        原本哈欠哥等罪犯当庭翻供,供出陆小康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怀疑,方文菲车里的独品,可能也是陆小康故意陷害。

        现在梁薇当庭翻供,彻底证实了他们的怀疑。

        虽然梁薇没说陆小康的名字,但是就算三岁小孩,也知道梁薇说的是谁。

        “原来方文菲真是被冤枉的,真是被人陷害的,我们错怪她了。”

        “是啊,不过梁薇他们既然已经被陆小康抓住把柄,又被收买,并且已经陷害方文菲成功,为什么现在又当场翻供?

        是良心发现了吗?”

        “我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真的良心发现,当初就不应该陷害方文菲。”

        ……直播台上,网友们也是恍然大悟,同时又颇为疑惑。

        梁薇的举动,他们实在看不明白。

        其实不只是梁薇三人,哈欠哥等八名罪犯当庭翻供的举动,细想起来,也是很迷。

        只是当时太过震惊,掩盖了疑惑。

        公诉方律师也是奇怪之极,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当庭翻供?

        这样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梁薇反问道:“作为证人,说真话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们之前害人,后来良心发现,决定悔改,证明方文菲的清白,指出幕后陷害者,让邪恶得到审判,让正义深入人心,让结局圆满,让大家满意,这才是正确的做法,你为什么还要问为什么?”

        公诉方律师脸色僵硬,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薇说的很对,对的不能再对了,而且对的高大上,对的伟光正,对的光芒万丈。

        但是正因为如此,才显得特别假。

        人都是复杂的,哪有这么纯粹高尚的人?

        何况你这么高尚,之前又为啥陷害方文菲,并且被陆小康抓住把柄又进行收买?

        难道短短时间内,你梁薇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太扯了。

        只是梁薇说的全是郑智正确,他又如何能反驳。

        观众和网民也是张大嘴巴,惊奇的看着这一幕。

        “这个梁薇,脑子是不是不太正常?”

        很多人心想。

        他们猜对了。

        梁薇三人被陈浩催眠后,已经不是正常人了,而是一具木偶,陈浩想让他们说什么,他们就会说什么。

        “审判长,我没有问题了。”

        公诉方律师嘴角抽搐着,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上。

        看来这次庭审,他想慷慨激昂,大展雄风的梦想是没办法实现了。

        律官惊奇的看了梁薇一眼,沉声道:“被告方,你有问题要问吗?”

        “有。”

        女辩护律师站起来,脸上掩饰不住的露出兴奋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