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星海仙冢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回(续)大雪骑兵临帝国都 定远将

第八十六回(续)大雪骑兵临帝国都 定远将

        第八十六回(续)大雪骑兵临帝国都    定远将只身进玄阳

        “逢山……”御空疾掠的石念远凝目沉吟,与雪白小狐狸彼此交汇在一起的天心意识无碍沟通。

        这一复姓在覆雨大陆极为罕见,可石念远却并不陌生。

        在烈阳山麓天山之上,仙道修为平平无奇,却生了一副闭月羞花样貌的烈阳院花,以及她那个小屁孩执律使胞弟,就是这个姓氏。

        “逢山灵语、逢山祭……是巧合吗……”石念远呢喃道。

        “应该不是巧合。逢山灵语是谪仙。”顿了顿,若湖补充续道:“跟我们不一样的那一种。”

        石念远闻言不由愣了一下:“在通天塔天剑宫,我曾听副宫主李白也解释过谪仙相关,按理说,谪仙拥有前世宿慧,道途顺畅。可逢山灵语……”

        “所谓的前世宿慧,若非出生依始就完全觉醒,而是在中途突然觉醒,谪仙并不一定能够接受。参悟我之为我,是超凡迷障的关键所在,然而,并非是要完全悟透我之我这,才能臻身通黎……”若湖的情绪有些许波动:“终仙道修士一生,都无法摆脱这一心魔。”

        “也就是说,由于主观的排斥,逢山灵语仙道境界进境缓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她根本不去理会前世宿慧里关于仙道修炼的那一部分?”心念电转中,石念远沉吟续道:“甚至更进一步,修行仙道完全与前世宿慧背道而驰?”

        若湖平静道:“几乎所有在人生中途觉醒前世宿慧的谪仙,一开始都是抱持抗拒态度的。毕竟,没人愿意承认,自己其实是另外一个人。”

        “忒修斯之船……”石念远呢喃。

        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几百年的船,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功能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那么,最终产生的这艘船依然是原来的那艘船,还是已经变成一艘完全不同的船了?

        如果已经不是原来的船,那么是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

        如果将从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经过修缮之后重新建造一艘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石念远没有前世今生自我认知方面的困扰,是因为石念远在出生依始就拥有着前世记忆。

        虽然那份记忆并不完整,但是,石念远能够凭此进行自我认知,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石念远认为两者都是属于自己的生命历程。在石念远的理念中,今生是前世生命一种荒诞离奇、却存在即合理的延续。

        然而大多数的谪仙,是在今生已经建立起固定三观,性格形态固化完成以后方才觉醒前世宿慧,前世的记忆方才开始回涌。

        于生灵而言,无论是三观的建立,还是性格的筑设,生命的历程与所处环境息息相关。一切外因通过内因起效的过程与方式不同,生命索链的每一道环扣就会存在差异,并且在所有环扣串联成整条索链的过程中将差异无限巨大化。

        举最为浅显的例子,基因组成近乎完全相同的同卵双胞胎,在生存环境可言一致的环境当中成长。可随着时间的发展,不同个体的生命历程必然会有所差别,三观与性格必定会出现差异。

        流风雪与流风霜就是极佳的论证。

        谪仙前世与今生的三观、性格、经历,虽然存在相近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则是完全不同,甚至达到判若云泥的天壤之别。那么,自我认知矛盾的出现就成为了必然。

        “绝大部分的谪仙,在觉醒前世宿慧之后,都不会认同前世。可是,那一道裹挟前世宿慧的仙灵之气,在存在层次上实在超过今生太多,而且,谪仙的前世身为天上圣,历经无数光阴,度过无数岁月,记忆庞大到今生无法想象,随着越来越多的前世记忆回涌,逆主吞噬,就会成为必然。”若湖述说得无比平静,可石念远的心绪却实在无法平静。

        纵使已经勘破超凡迷障,臻身通黎,却诚如若湖所说,关于我之为我的辩证,依然梗在石念远的心中,凭借真我如一,初心不易的坚定道心,艰难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以天心意识进行沟通交流的效率极高,不过,以干涉空间法则施展的曲率遁法速度亦极快。

        遥望见静立城头的朱红蟒袍,以及在对面凌空踏虚的那袭白衫,石念远暂时先将脑中关于逢山的疑问压下,正起神色,灵域无声无息的扩张开来。

        感知到石念远不加掩饰的通黎境灵压,正在对峙的陈貂寺与慕容陆双双看向石念远,不过,天心意识仍然保持着对彼此的凝神监视。

        在石念远的天心感知中,慕容陆超凡境合品大圆满的灵压波动圆融,而陈貂寺的通黎境灵压远在自身之上,二者境界相差极大,甚至极可能相差一整个大境界。

        扭头看向西城外门尽覆银甲的骑军,整体溢散开来的肃杀气势,连身为通黎境仙道强者的石念远都不由暗自心惊。

        大雪骁骑,果名不虚传。

        仙道常识,修士屠戮凡人本来会引动天谴。

        且石念远在烈阳山麓习道时已经了解到,凡人可以通过献祭手段限制仙道修士所能发挥的实力。且此类秘法为数不少,并在凡俗界流传不浅。

        石念远猜测,这估计是龙皇传法时代,龙皇祖龙留下的手笔。

        特别是在闻听李煜唐提起过凡人之力,并且在紫禁皇城切实感受到那股压迫以后,石念远可不敢肯定,那数万银甲会不会有什么针对仙道强者的特殊手段。

        慕容陆与高出自身一境的陈貂寺对峙的凭恃是什么?

        是大雪骁骑,还是隐藏了仙道实力?

        慕容陆面色阴沉的盯住石念远。

        李煜唐麾下的高阶仙道战力,明面上,以拥有天子第一忠犬之称的陈枝花为首,宰执天下的宇文洛为辅,分别拥有通黎境合品大圆满与超凡境合品大圆满的仙道境界,其次,就是直隶天子的情报组织蛛网,天、地、玄、黄四字密探之首,都是早已超凡脱俗多年的仙道修士。而且,见首不见尾的蛛网,定然存在其他高阶修士。同时,李煜唐本身仙道境界更是未明,且修行罕见的神道,拥有天阶后天灵宝掌中神国。

        眼前那名溢散通黎境灵压的少年……是谁?

        仙道中途,存在名为超凡迷障的天堑。故而,放眼整座覆雨大陆,通黎境修士都是凤毛麟角。并且,一旦臻身通黎,通天使就会循通黎天劫的气意降临,将成功渡过天劫,臻身通黎的修士带离覆雨大陆。

        能从仙道传说中的第九福地通天塔返回的通黎境修士,无不在覆雨大陆中拥有特殊身份,譬如,六大仙道圣地的掌控者,潜伏在覆雨大陆各处的特殊妖族之主宰,凡俗界少数的一国之帝王……

        总之,神秘的通天塔似乎有一张网进行滤选,没有达标的通黎境修士,在被带离覆雨大陆前往通天塔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这即是慕容陆一直将仙道境界强滞于超凡境合品大圆满的原由。

        在慕容陆此类超凡脱俗多年的仙道修士的认知当中,现存于覆雨大陆的通黎境修士,撇开隐世生存,由于仇视人族而少与人族产生交集的妖族大修,几乎可以说是公开透明、众所周知的。

        忽然冒出素未谋面,却未被通天塔带离覆雨大陆的通黎境强者——这很离谱。

        从天心意识捕捉到那少年强者到其出现在跟前——遁速很离谱。

        那少年强者是从京都玄阳之中飞遁出来的,在李煜唐眼皮底下晃荡的通黎境强者,要说与紫禁皇城没有关系——也很离谱。

        慕容陆凝视向石念远的眼睛幽然眯起:“来者何人?”

        石念远眉眼淡然的与慕容陆平静对视:“苍云留邺,武侯府世子,石念远。定远大将军,十五年未见,别来无恙。”

        慕容陆几乎眯成两道缝隙的双眼徒然一睁,瞳孔明显的凝缩:“是你……”

        细思石念远先前话语,其言“世子”而非“嗣子”。

        在鸣雷帝国九州三十六郡,诸侯子女受封为郡王子、郡公主。郡王子为避三位藩王嗣子“王子”称呼之嫌,“郡王子”三字称呼又显得过于繁琐拗口,故而多被以“少爷”做称。

        称呼诸侯未获世袭罔替殊荣的诸侯嗣子为“世子”,多半是一种讨好的虚称。

        然而,在郑重正式的宦海场合里,这种行为就会被认为是欺君犯上——怎么?天子都没有册封“世子”的“嗣子”,你就给册封上了?

        故而,即使两个称呼的发声近似,在宦海正式场合,帝国语说得再差得人,也会刻意着重于这两个发声相近,意义却完全不同的称呼的咬字。

        仙道修士六识敏锐,慕容陆很确定自己先前没有听错,清晰捕捉到了自称石念远的少年强者所说言是“世子”而非“嗣子”。

        石念远?

        阿连的独子?

        姗儿的未婚夫?

        通黎境强者?

        武侯府世子?

        如果他真的是石念远,那么姗儿为什么不在他身边?

        疑点实在太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