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以契为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得意忘形

第二百四十六章,得意忘形

        站她身后的御剑心虽未进门却已经感觉到了危险,拽起问橙后衣领将她拖出门内,紧接着就是一柄两人高的关公刀从天而降,刀刃砸中了问橙还没来得及收回的鞋子。

        也就幸亏问橙运气好,御剑心拖她离开时问橙腿一僵,鞋子蹭掉一半,这才没被刀刃砸中脚,    只是可惜了那一根鞋子,半个鞋面已经被削断了。

        “我的天啊,这关公刀挂门口五六年了都没事,你一来就出事,这不是好兆头,听我一句劝,    赶紧跑吧。”

        店员还未等离开,听到身后传来重物摔落的声音,赶紧跑回来,发现问橙已经摔倒在地上了,脚上没了一半鞋子,店员也是出于好心又提醒问橙一遍。

        御剑心示意问橙让店员离开,问橙立即向店员表示自己没事:

        “我没事,只是吊刀的架子年久失修被我碰上了,你回打大厅里看着去吧,我跟你们老板单独聊聊,不会出事的。”

        店员欲言又止,看问橙年轻本想跟她说实话,但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她执意送死,自己劝多了也没有什么用;店员没再说什么,默默的退回大厅。

        待店员离开后,御剑心活动着手腕脖子舒展起筋骨来。

        “莫问橙,纪家这是想反啊,如此凶猛的下马威你扛的住吗?”

        问橙也配合着从地上站起,执剑而立于御剑心身旁,    底气十足的说道:

        “身为莫家后人,有万兵之祖傍身就没有我扛不住的下马威!走着!”

        问橙执剑而入,一步迈过关公刀霸气踏入内室,御剑心紧跟在其身后,顺势抢过青铜剑,拽着问橙胳膊往一边一甩将问橙护在身后,起手挥剑打飞从博物架上射出的暗箭。

        “纪家好大的排场,知道家主到了,还准备这么一出,你是准备反杀家主自立门户吗?”

        御剑心击退一波暗箭后,本想让问橙开口示威,但拽了拽问橙袖子她毫无反应,完全就是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御剑心只能自己亲自开口反向给纪海风下马威。

        但纪海风就像听不到御剑心的威胁一样,见暗箭系数被挡下来后,一面坐在工作桌内伸手按下桌下机关,一边说着解释机关的话:

        “实属无奈,家中贵重物品略多,机关是为了防贼,    年久失修让你笑话了,    敢问你来找我何事?”

        纪海风说话之时,御剑心持剑护着问橙前进走向工作桌旁,    脚下突然一空,御剑心推开问橙,下落瞬间用青铜剑卡住空缺的地砖,略一用力就拽着青铜剑翻出了地洞。

        也因为御剑心这一推让问橙正好卡在两个机关之间,成功的站到了纪海风说完话,御剑心从洞内越出。

        刚一翻出洞口的御剑心先声夺人,冷哼着对纪海风说道:

        “哼,纪家还真办得出谋反之事,这是准备另投明主吗?”

        此时御剑心就站在纪海风面前,纪海风毫无反应,他就像是看不到御剑心一样,见问橙没中招,迟疑一下后再次露出笑容,继续赔礼道歉道:

        “实在不好意思,没想到机关这么灵敏,让你担惊受怕了,不过你别害怕,你如有受伤我纪家全包。”

        “没事的,你都说了是机关年久失修,我人也没掉进去,它先自己开门提醒我它是个坑了。”

        问橙之所以说出这话,是因为御剑心察觉到纪海风的眼睛并不能看到灵,因此也就看不到自己,他为了应证这个猜想,便嘱咐问橙挖个话术坑给纪海风跳。

        “他这双眼有问题,看不到本尊,问橙试试他,用地上这个坑做文章。”

        问橙本来还有些为难自己要如何问才合适,结果纪海风主动给自己递话,问橙便顺势问了出来。

        纪海风听到问橙的话后,手上没再有多余动作,尴尬一笑主动从座位上站起与问橙言和:

        “呵呵,莫小姐说笑了,不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修复什么物品?”

        “呵,纪老板,你家店员通传时恐怕没有告诉你吧,我可是华北莫家现任家主莫问橙!你说我来找你会为了什么呢?”

        问橙听出纪海风并不知道自己身份,她先看一眼御剑心,得到他的场外指挥后,一边说着一边坐到纪海风左手边的侧桌附椅之上,仗着有御剑心给自己撑腰,问橙坐下后非常优雅的翘起二郎腿,气势瞬间就上来了。

        御剑心还特别贴心的用脚踢起青铜剑,将它甩飞到问橙身边,问橙假装随手一用功,青铜剑自己飞来认主,一下就把纪海风忽悠住了,他猛的一拍脑门后知后觉的说道:

        “呀!瞧我这记性,莫家隐居山林虽不出仕,但莫家前家主病逝之事我也略有耳闻,没想到新换的家主竟是你这般年纪可爱的女生。

        在下纪海风,现任纪家家主,刚才纯粹为了自保才出此下策,我家附近不太平。”

        说罢纪海风按动开关,观点地上的空洞,亲自走出桌内作揖见过问橙后,坐到了与她同侧一桌之隔的另一把椅子上,转头就冲门口大吼:

        “晴雨看茶,这是贵客泡点雀舌!”

        纪海风刚一说完,洛星河与单谚同时出现在门口,他们看到了门口掉落下来,砸进地面内的关公刀。

        二人站在门口同时询问问橙情况:

        “问橙,你没事吧?”

        洛星河给单谚使个眼色,单谚立刻心领神会,有些嫌弃的看洛星河一眼小声嘀咕道:

        “连说的话都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学我是吧!”

        “呦呵,我还觉得你是在学我呢,我可是莫家正牌家仆,家仆关心家主有理有据,你一外人关心我家家主,你关心的着吗?”

        “哼,只要我想关心,就没有关心不着,我还是问橙的债主呢,言莫两家又是门当户对,可比你这家奴的关心高了一个档次!”

        “单谚!你少拿言家压人!名存实亡的家族根本不配与莫家相提并论!”

        只要想吵架,就没有吵不起来的架,单谚与洛星河这早就设计过的争吵,连说话的声音都恰到好处的传向御剑心,甚至连问橙本人都听到了,她还在纳闷,两个人之间不就是一起去取了个弓弩吗?这又为了什么吵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