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农门娘子有点彪在线阅读 - 第497章、后知后觉的经锐

第497章、后知后觉的经锐

        “娘……”

        苏臻还不知道阿秀已经好了的事情,冲到苏婳跟前,“阿姐,我还有个失散多年的哥哥么?是不是被爹卖掉了?”

        苏婳赶紧捂住了他的嘴,果然送人惊喜什么的,最后都可能变成惊吓,这次是她想的不周到了。

        可不能让娘再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臻儿,我们去县里慢慢说好不好?”

        “可是。”

        苏婳牵着他到了锦绣跟前,互相陌生人似得介绍道,“娘,这就是臻儿。”

        苏臻听俗话这么说,心里有了一些期待和猜测,仰起了头,“娘,我是苏臻,你现在能认得我了么?”

        “臻儿。”锦绣刚才也没有错认人,苏臻是她的孩子,长得有五分像她,而且他和苏婳、苏婉一看就是姐妹姐弟,三个孩子长得太像了。

        “娘,你好了!”苏臻激动的双眼通红,抓住了锦绣的手。

        这么可爱的孩子,锦绣哪有不心疼的,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好了,不过,我丢了一些记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但我知道,你是我的儿子。”

        这下子又轮到了许深弄不明白了,他爹爹的娘子,怎么成了好兄弟的娘亲了?

        苏婳姐姐他是认识的,十六七岁了吧,他不知道爹爹的娘子具体是什么时候走失的,可是苏臻比他小啊,他知道的苏臻还有个妹妹叫婉儿,她看上去更小了。

        这就是说,苏臻和苏婉是爹爹的娘子和别的男人生的咯?

        她再嫁了?

        那爹爹怎么办?

        沈玉注意到了许深眼里的担忧,牵着他的手,对大家道,“我进去帮他收拾收拾东西,你们先聊。”

        知道爹爹是有话要对自己说,许深乖巧的跟了进去,一进屋就关上了门,“爹,娘不要你了么?”

        孩子说话就是这么直白,沈玉胸口闷闷的,“深儿,她没有不要我,是我当年,对不起她……”

        门外,苏臻也想要个解释。

        苏婳带着苏臻也走到了远处,对他简单的解释起来。

        程经锐一瞬间没有了两个兄弟,面对着大脑清醒了的锦绣,他有些手足无措,他以前也见过阿秀,可是那会儿阿秀傻傻的,现在的阿秀看起来威严极了,比先生给他带来的感觉还要严的。

        “秀姨,我是程经锐。”

        锦绣被他这一声自我介绍惊得从沉思中抬起了头,这么憨的家伙她还当真没见过,这时候,一般人都会因为气氛尴尬,避免让人难过,而躲开的吧。

        “我听婳儿说过,你就是村长家的程经锐,村长还有你爹娘他们都很想你。”

        秀姨好好说话原来是这样的啊,真好听,其实看上去也不凶啊,刚才觉得她比先生还严,肯定是看错了,“秀姨,为什么许深也叫你娘啊?”

        “……”离得远远的封璟真的想撬开这个家伙的脑袋看看是不是装满了浆糊,没看到刚才大家都讳莫如深的样子么。

        “姨之前病了,我夫君为了找到治疗我的方法,就出门寻医问药,我们找不到他,家里有发生了一些事情,只能搬家,没想到封璟为了治好婳儿的伤,出去找寻方法,正好也找上了那个神医……”锦绣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么个问题,她脑海里想起来的第一个答案竟然是这个。

        她,果然还是放不下阿勋,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吧。

        “哇,好巧哦。”程经锐信以为真,真心的为好兄弟感到开心,“可是许深呢?”

        难道秀姨的夫君出门在外的时候,另外找了女子生了孩子?

        那,苏臻其实不会很伤心?

        那,许深和苏臻就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了?

        以后他们打架,苏臻就不会帮他,会帮许深了?

        以后他做不来题,只要苏臻也开口,许深肯定会帮忙的咯?

        一时间,无数的想法在程经锐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锦绣被这孩子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搞懵了,为什么这个孩子显得比她还担心的样子。

        关于许深的身份,她也不好说。

        “我是爹爹的养子。”房门被打开,许深从容的走出来,坦然的将自己的身世讲了出来。

        “让孩子们继续收拾东西吧,我们在外面等着他们。”沈玉完全没有帮小孩子收拾东西的意思,走回锦绣的身边。

        他方才在屋子里听到了锦绣的回答,她这样说,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什么,至少证明她的心并非那么坚定不移的排斥他。

        苏婳也和苏臻说完了,苏臻愣愣的被苏婳拉了回来,“去吧,快点收拾好东西。”

        “哦。”苏臻茫然无措的看了一眼锦绣,“娘,我先进去收拾衣服,你等等我。”

        往前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看着面前长身玉立、文质彬彬的沈玉道,“你照顾好我娘。”

        说完话,闷着头就往屋子里冲。

        许深和程经锐刚进屋,就被苏臻撞了一下,苏臻跑进屋之后,捂着脸哭了起来。

        “苏臻,你怎么了,你爹回来了,你这是开心的哭了么?”

        苏臻觉得,他是第一次因为程经锐的憨想要揍他,阿姐说的话,他都懂,他知道沈玉在爹……在渣爹之前就和娘亲是青梅竹马,他也曾期盼过,如果自己的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好了,沈玉和他心里想想的模样差不多。

        他此刻有些开心,但又有些害怕。

        娘,娘会不会不喜欢他了?

        他心里明白,阿娘一直是傻愣愣的模样,渣爹把阿秀捡回家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他自然也知道,娘亲为此吃了多苦,遭了多少罪。

        他是渣爹的孩子,娘,会接受他么?

        刚才娘亲看他的眼神,多么陌生啊,虽然很有礼,但他知道,娘不认识他了。

        以前娘亲还是傻子的时候,虽然她也不太认得人,不会说完整的话,说话没有逻辑,听不懂别人的话,可是,她看自己的眼神是温暖的、依赖的,不是疏离的。

        “经锐,你出去一下。”

        “?”程经锐嘀咕,为什么又是我?

        他茫然的退出了屋子,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今天有点多余了。

        “小臻。”

        “嗯?”苏臻抽噎着,红着眼看向许深,他是娘亲的青梅竹马收养的孩子,他面对他还不会太尴尬。

        此刻他心中庆幸,幸好许深不是那个男人的亲生孩子,不然他当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