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明王冠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回国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回国

        算了日程,始终是要错过春节的,索性便走慢了些,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说良心话,美则美矣,就是诸多不便。

        在古代,山清水秀的地方很多,但也是人烟稀少的地方,别说山林,就是平缓之地,也是人烟稀薄,连大明王朝都才几千万人,何况安南这弹丸之地。

        进入广西,立即有大军接应。

        两万人!

        这是广西边军故意而为之,本来边军就有不少,加上丘福和朱能又调了兵,是以广西这位守将索性将大部分兵马都聚起来迎接使团。

        为何要来这一手?

        因为曾庆隆带回了一百八十具袍泽尸首。

        当看到袍泽尸首的那一刻,广西这位守将眼珠子都瞪了出来,一把抓住伤势还没完全痊愈的曾庆隆,往地上一掼,“安南那群小杂皮搞事,你曾庆隆就这点本事?你就带着袍泽尸首灰溜溜的回来了?你不嫌丢脸?”

        曾庆隆默默的擦了脸上的口水。

        低头不语。

        他不怪这位叫房陵的边将,不是因为这位房陵的爷爷房胜是靖难功臣,有足够的背景来压住他这个从底层一步步爬起来的指挥。

        是因为房陵说的事情,曾庆隆无言以对。

        在归来途中,曾庆隆就知道他的仕途大概率完了,对于此事,曾庆隆无所谓,大不了贬官去边军当个老油条。

        但他不知道回到京畿后应该如何面对牺牲袍泽的家人。

        是以把袍泽尸首运回广西后,曾庆隆没有回京畿,他恳求房陵将他暂时留下,如果要打仗,他愿意第一个冲在前面。

        如果打不成,应天那边对他的处罚下来,他绝无怨言。

        房陵能怎么着?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别人曾庆隆也是身心俱苦,恨只恨安南的胡汉苍父子太卑鄙无耻,于是他动用手中权力,上书应天,将曾庆隆先斩后奏的留了下来。

        理由很足够:谨防安南生变故,曾庆隆为京营指挥,善战,可用。

        一百八十多具京营袍泽的尸首被埋在广西边境的一座大山上。

        和以往不同。

        房陵和曾庆隆两人默契的选择了将袍泽墓碑面向安南,入土当日,曾庆隆更是当着无数将士的面怒吼,说你们给老子看清楚了,老子是你们的指挥,老子就要带着你们的目光,让安南那猴子付出十倍、百倍、千倍的代价!

        曾庆隆泪流满面。

        广西边军士卒目睹此状,皆是怒火填膺,纷纷叫嚷着要弄死那群猴子。

        房陵吓了一跳,急忙将士卒们的情绪压下去。

        是以就出现了使团回国时,两万士卒相迎的画面:皆披甲挂刀,旌旗林立,杀意潇湘,让护送使团回国的安南官吏、士卒心头升起了阴霾。

        他们发现大明边军的目光像是一头出笼的野兽,欲要择人而噬。

        ……

        ……

        使团到钦州修整。

        刚修整一日,安南那边的人就到了,送的是五百颗“叛兵”头颅和出使大明使团的名册,没做停留,直奔应天而去。

        在钦州卫所的指挥使公事房,黄昏、徐辉祖、曾庆隆、房陵四人齐聚。

        徐辉祖再次对房陵说了当日战况。

        房陵听后愣了下,“两百当一千?”

        徐辉祖默然不已。

        不值得炫耀,毕竟一百多具袍泽的尸首就在这片热土地上,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炫耀这一点战功呢,良心过不去。

        房陵忽然起身,来到曾庆隆身前,以武人礼节抱拳为礼,“曾指挥,先前是老子错怪了,你要打要骂,尽管来,老子绝不还口。”

        曾庆隆微微摇头,“输了就是输了。”

        回到广西,曾庆隆绝口不提当日战事,像他说的一样,输了就是输了,这和两百当一千,还是两百当两百,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房陵哈哈一笑,“杀回来便是!”

        他有这个底气。

        只要是征讨安南,在广西这边任职的房陵必然会被陛下委以重任,别看房陵的爷爷房胜只是个富昌伯、指挥使,实际上是元末明初的老人。

        早些年跟随陈友谅,后来归正朱元璋,到朱棣靖难时,房胜是通州卫指挥佥事,带领通州投降燕王,靖难之后封伯,子孙世袭指挥使。

        今年的三司会审,张定边在京畿出现,陈瑛、薛岩和郑赐三人,就是请在京畿附近的直隶卫所任职的房胜来认定张定边的真伪。

        而房胜的儿子早死,是以他格外宠溺孙子房陵。

        按照规矩,房陵很有可能继承富昌伯爵位。

        黄昏笑道:“确实如此,房将军可以早些做准备,这一次安南做的太过火,疯狂的屠戮我大明使团,又有篡国之实,一旦这件事解决不好,陛下就会派人征讨安南,届时广西这边就是出兵之地,”

        房陵看了一眼黄昏,不置可否。

        他对锦衣卫没好感。

        黄昏没在意,当兵的嘛,不是儒将的话,大多是一副臭脾气,习惯了就好,道:“陛下那边不好明说,但是广西这边要早做准备,房将军如果有时间,可以多派一些谍子潜入安南,通过各种渠道,将安南那边的堪舆图弄到手,或者自己测绘一幅出来,两年的时间应该足以做好这件事。”

        出兵是肯定要出的。

        但得等安南的使团到了大明,然后再等陈天平回到安南,这当中大概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毕竟双方决策都需要深思熟虑。

        所以广西这边有接近两年的时间来侦察安南那边的地形。

        房陵眼睛瞪大了些。

        他以为黄昏就是个吃干饭的南镇抚司指挥而已——毕竟他们这些地方武将,对京畿不太熟悉,或者也瞧不起京畿的武将。

        没想到黄昏竟然知道堪舆图的重要性。

        道:“这倒是可行。”

        不管这一两年打不打安南,有一份堪舆图在手总归的好的。

        想到这,房陵坐不住了,带着曾庆隆就去办事。

        徐辉祖看着这一幕,暗暗摇头,道:“房陵不太适合沙场,他太容易情绪化,容易把个人感观投入到局势判断中,他还是更适合去京营卫所中。”

        值得称赞的一点,房陵这种脾性,带兵很好。

        黄昏不置可否。

        徐辉祖又问,“你确定会打安南?”

        黄昏挑眉,“这事和你没关系,你也别想来打安南这一仗,回到应天,我会上章折给陛下,请他将你召到北方去,你的舞台,还是应该在漠北。”

        打安南,张辅够了。

        徐辉祖这样的人才,应该去打更难啃的鞑靼、瓦剌和兀良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