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入骨暖婚在线阅读 - 第2656章 爱你我说了算137

第2656章 爱你我说了算137

        “丛刚,我儿子踹不踹我,管你什么事儿?你是不是管得有点儿宽呢!”

        封行朗受不了丛刚甩了自己小儿子一跟头,还如此凶神恶煞的训斥他儿子。

        “小虫,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跟你亲爹回去;要么,站到墙角面壁思过去!”

        丛刚没有搭理封行朗无脑的护犊子,而是厉声都封小虫呵斥道。

        封小虫立刻爬起身来,乖乖站到墙角且面对着墙壁静立思过。

        这是封小虫自己的选择:宁可留下受罚,也不想跟亲爹封行朗回家!

        封行朗沉默了几秒,然后怒目瞪向丛刚:

        “丛刚,当着我这个亲爹的面儿,你惩罚我儿子?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不允许我未来的女婿,是个连自己亲爹都敢踹的逆子!”

        丛刚用上了‘未来的女婿’一词。

        这一说,直接把封行朗的怒火如数的灭了下去。

        以‘未来老丈人’的身份教育他封行朗的儿子,应该够资格吧?!

        “那小虫刚刚还不是为了护你?”

        说这话的时候,封行朗还是有点儿小心酸的。

        自己亲生的儿子为了护丛刚,差点儿踹踢他这个亲爹!

        “一个连自己亲生父亲都不孝顺的人……将来又怎么会孝顺我?以及宠爱我的女儿?”丛刚反问道。

        或许是因为有封十五这个看客在,丛刚的情商也跟着提高了不少。

        “终于肯承认我家小虫是你女婿了?”

        封行朗微勾了一下唇角,“既然你是以老丈人的名义教育自己的女婿……嗯,原谅你了!”

        封行朗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的本事,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行了,你可以离开了!下楼找安安准备晚餐去吧。”

        这话明着是跟封小虫说的,实则是说给暗处拐角里的封十二听的。

        脖子上的鲜血,从齿印中溢出,顺着丛刚的颈脖蜿蜒流下;丛刚下意识的取了几张纸巾按压住。

        因为他知道封行朗对鲜血很排斥。看多了晚上会做噩梦。

        “你在我脸上写‘孙子’的事儿……咱们算是扯平了!”

        封行朗又给自己找了台阶。

        “你女儿脱离了你的视线范围……你就不担心她去找封十五么?”

        丛刚淡声跳转了另外一个话题。封行朗上心的话题。

        “我家晚晚可以去找封十五;但封十五却不能让我家晚晚找到!”

        封行朗冷厉一声,“如果封十五那小子还敢出现在我家晚晚面前,让我家晚晚找到他……那就死罪难免了!”

        封行朗就是这么的霸道:我女儿去找你可以;但你却不可以被我女儿找到!

        “以封十五的身手,想不被我家晚晚找到,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儿!如果让我家晚晚找得到他……那他就是故意的!”

        不但霸道,而且还有些蛮不讲理。

        “怎么,你还想让你亲爹河屯杀了封十五不成?”丛刚淡声问。

        “我会派你去杀了封十五!”封行朗冷哼。

        “派我去?我有你说的那么听话吗?”

        丛刚是真服气了封行朗的诡诈,“封十五可是我的徒弟,我可舍不得!”

        “你会的!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去!”

        封行朗淡声,“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狠得下心送去关禁闭;更别说一个半路的徒弟了!我看好你!”

        丛刚:“……”

        当丛刚扫了一眼暗处的拐角,封十五应该是离开了。

        想见的人已经见到了,想听的话也已经听到了。

        想必以封十五的睿智,应该知道怎么做!

        如果封行朗真让丛刚去追杀封十五,那他肯定是逃不掉的!

        想必都不用丛刚亲自动手!

        “安安?”

        封行朗看到了一直在阳台入口处站着的丛安安。手里还拿着小小的医药箱。

        “站那里干什么?怎么不过来?跟小虫吵架了?”

        封行朗纯属没话找话。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得出丛安安拿医药箱过来,是为了给被咬伤的爹地处理伤口的。

        “安安,你来得正好……你爹地不知道做了什么缺德事,脖子突然就流血了,你来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吧!”

        这借口编排的,很封行朗!

        丛安安缓步朝爹地丛刚挪了过来;直到丛刚微微颔首,她才快步奔了过来。

        丛刚侧到了一旁,将一侧流血的颈脖背着封行朗的视线。

        丛安安小心翼翼的给爹地处理着伤口,心疼得眼圈都红了。

        她没有去责备小虫子爸爸,只是好心疼自己的爹地。

        看着丛安安眼圈红红的,封行朗着实于心不忍了起来。

        他自己也是有女儿的人,自然也不忍心看到别人家的女儿掉眼泪。何况丛安安还是他的准儿媳妇。

        “安安,心疼你爹地了?没事儿,你爹地身强力壮……别说被咬一口了……就是咬上十口八口的,也要不了他的命!”

        在封行朗看来,丛刚受这点儿伤,根本不算事儿。

        丛安安没接话,只是心疼的给爹地抹着药液。

        “安安,你爹地刚刚已经把你许配给我家小虫子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成我儿媳妇了哦!开不开心?”

        封行朗是真开心的。

        因为小儿子能够如愿以偿了。

        “以后你不欺负我爹地了……我才能开心!”

        丛安安总算是回了封行朗一句。

        “安安,你护着你爹地的心,我能够理解……但你爹地在我脸上写了那么大的‘孙子’二字,是不是也挺伤我自尊心的?!”

        封行朗自嘲,“好在我脸皮厚……要换了其它脸皮薄的,说不定早就想不开了!”

        “写‘孙子’不疼啊!可我爹地会很疼的!”

        丛安安不满的哼哼一声。

        “其实你爹地一点儿都不疼的……他的痛觉神经早在多年前就没有了!”

        封行朗开始了他的口若悬河,“安安,你知道有一种比特犬吗?也叫比特斗牛犬……这种狗的痛觉神经很差的,在打架的时候,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疼!”

        丛刚:“……”

        丛安安怒怒的瞪了封行朗一眼:你才是狗呢!你跟你儿子都是狗!

        在封行朗滔滔不绝的胡说八道中,丛刚只觉得自己的困意越来越浓。

        等女儿安安给自己处理好伤口之后,他竟然已经睡着了。

        ……

        果然,在得以脱离亲爹封行朗的视线范围之后,封林晚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封十五。

        在申城,或许还有丛叔叔阻止她;但现在是在佩特堡里,没人可以阻拦她了。

        鉴于大诺哥只知道跟姜酒嫂子谈恋爱;封林晚能找的人,就只有爷爷河屯了。

        即便断了一条手臂,河屯还是保持了骑马狩猎的锻炼习惯。

        封林晚骑着一匹矮脚马,跟在爷爷河屯的身边。

        等远离佩特堡后,林晚才开口恳求道:

        “爷爷,晚晚想请你帮个忙……”林晚萌甜着声音。

        “晚晚想让爷爷帮忙找一找十五哥哥!我团团姐姐有一样东西落在他那里了,想让我找他拿回来。”

        林晚编了个还算过得去的理由。

        “你说的是封十五啊?听柯本前天说……那孩子好像去了墨西哥城投奔他……等晚上回去,爷爷帮你好好问问!”

        虽然封十五前去墨西哥城投奔柯本,是丛刚安排的;

        但柯本不得不跟义父河屯说一声。明面上,柯本还是河屯的义子。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柯本还是要效命于义父河屯的。听到爷爷河屯这么一说,封林晚激动得差点儿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