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532、报仇雪恨,成功脱身

532、报仇雪恨,成功脱身

        小坂正雄掌握的宪兵队,人员编制为四百。

        当然,这是他提升为中佐后的人数,在这之前远远没有这么多。

        虽然说现在兵员也没有补齐,可即便是这样,这里都驻扎着二百多名官兵,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

        按理来说,他们的警觉性是应该很高的。

        但毕竟这里是津门城,一座已经被他们占领并且统治的城市,他们是不会说再像是以前那样小心翼翼,会不由自主地就放松下来。

        这样的放松带来的就是灭顶之灾。

        够资格跟随楚牧峰来的,都是军事情报调查局训练出来的精锐,都是上过战场,见过血的,没一个是软包。

        岛国宪兵看到一个杀一个。

        一包包炸药被安置在各处。

        一间宿舍内。

        这里总共住着二十名宪兵,他们都是陷入熟睡中。

        裴东厂带着的人悄无声息的进来后,没有丝毫迟疑,选好目标直接动手。

        重重捂住嘴,锋利的匕首狠狠划过咽喉,一缕鲜血喷涌,他们就在睡梦中直接见阎王了。

        “你们是什么人!”

        楚牧峰是亲自前去寻找小坂正雄的。

        在他刚刚靠近房间,还没有走进去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对面房间中走出来。

        他叼着一根香烟,看着楚牧峰,神情有些愕然地问道。

        他就是福田正一。

        “我们是奉命前来迎接小坂正雄队长的!”

        楚牧峰用纯粹的日语说道。

        说话的同时,又向前迈出两步,距离福田正一只有三米远。

        “迎接?谁让你们来的?”

        福田正一有些懵神后,眼神冷厉地问道。

        “是田中南阁中佐。”

        楚牧峰再往前走出两步,已经来到福田正一的面前。

        没有再给他质问的机会,右手翻动间,一把匕首已经闪电般的划过对方咽喉。

        “你……”

        福田正一带着满脸的不甘和愕然,倒下了。

        楚牧峰赶紧将他的尸体拉进刚才出来的房间,然后小心翼翼的来到对面的房间前,等到他打开房门进去后,耳边传来的是小坂正雄的呼噜声。

        “哼,睡得够死的!”

        看着那如头死猪般酣眠的小坂正雄,楚牧峰眼底冒出一股冷意。

        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一刀深深刺进对方的心脏,转手一扭。

        “呜……”

        小坂正雄都没有来及睁开双眼,就在本能的呻吟挣扎中断了气。

        “常怀远,各位弟兄,恶犬伏诛,你们一路走好!”

        抽出刀,楚牧峰喃喃自语。

        “砰!”

        就在这时房间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枪声,楚牧峰眉宇微挑,转身就走出去。

        黄硕已经是带队过来,低声说道:“队长,前院的人都已经被干掉,后院的被对方发现,已经开枪击杀。”

        “没有遗漏?”

        “没有,这里的人都被干掉了,炸弹也安放好了。”

        “好,立即撤!”

        “是!”

        楚牧峰他们在从宪兵队出来后,就立即赶往了撤退的地点。

        柳鱼安排的人早就在这里等候。

        看到楚牧峰他们露面后,就第一时间开始安排众人离开津门。

        一刻钟后。

        在轰隆隆一连串的闷响中,宪兵队被夷为平地。

        没过多久,一队队岛国军队开始出现在这里。

        当他们刚露面后,看到眼前的景象,都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狰狞和愤怒。

        “该死的,是谁,居然对咱们宪兵队动手。”

        “肯定是那些卑鄙的支*那人!”

        “小坂正雄这个蠢货,居然会落得全军覆没的地步。”

        “到底是谁干的,津门城可是咱们的地盘,谁敢这么做!?”

        田中南阁也在其列。

        他看着燃烧着火焰的宪兵队驻地,看着一具具烧焦的尸体躺在废墟中,心里是非常震怒。

        震怒之余,心中升起的是一种恐惧和惊慌。

        怎么会这样?

        居然能将宪兵队这里夷为平地,对方要是说能做到这个的话,是不是说特高课那边也不堪一击,对方也能轻而易举的摧毁。

        想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田中南阁没办法保持平静了。

        “八嘎,难道是津门站那帮家伙干的?”

        “不可能,津门站要是说有这个实力的话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如果不是津门站,又是谁做的呢?”

        ……

        同样被这事刺激到的还有吴锦尧。

        在听到爆炸声响起的时候,吴锦尧的心弦是猛颤的。

        虽然说没有证据表明这事是楚牧峰做的,可他就是这样想的。

        “站长,您睡了没?”

        就在这时,严丰春的身影出现在门外面,敲了敲门,恭敬地问道。

        “没有,进来吧!”

        不管是吴锦尧还是严丰春,他们的家人早就被送走,留下来的他们都是独身的,都是住在基地中,这样是能避免暴露的风险。

        “我刚收到消息,说这次的爆炸事件是楚科长做的,他如今已经带人安全撤离出津门城,常怀远他们三十六具尸体也不见踪影。”

        “至于说到岛国那边,小坂正雄被杀死,他所掌管的宪兵中队也被全部歼灭,一个活口都不留。”

        严丰春面带几分激动地说道。

        “真的,真是楚科长做的?”

        吴锦尧瞳孔微缩,面露惊异之色。

        “没错,就是他做的!”

        严丰春沉声说道:“咱们的人一直都是盯着宪兵队的,是他们亲眼看到楚科长动的手,如果不是因为职责所在,他们也会去帮忙的。”

        “好,太好了!”

        吴锦尧一挥手,激动地说道:“这下总算是能睡个安稳觉。”

        “安稳觉?”

        看到吴锦尧的表情后,严丰春却是有些迟疑的说道:“站长,我觉得咱们还是别高兴太早,咱们要是说不能拿出成绩来,悬在脑袋上的屠刀随时都会落下来。”

        “毕竟这次的大功和咱们没有半点关系,甚至就算是咱们也是靠着楚牧峰才避免了被全歼的危险,您说是吧?”

        “这……”

        吴锦尧刚刚浮现的笑容唰的消失了。

        严丰春说得不错啊。

        整件事看似是津门站的胜利,但实际上呢?实际上是楚牧峰一手达成的。

        是他带着阎罗中队将小坂正雄杀死的,

        虽然说直到现在吴锦尧都不清楚楚牧峰是怎么做到,又是如何撤离出的,但这事真的和他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论功行赏也论不到他们这里。

        甚至他们还会因为内奸的事儿,被重重惩罚。

        想到戴隐的手段,吴锦尧就有些不寒而栗,不由得低声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总不能这样一直无所作为吧?”

        “为今之计,只有组建敢死队,刺杀卖国贼,才能立下功劳。”

        严丰春沉声说道:“站长,咱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不想要被总部那边责罚,不想变得一无所有,就只能如此去做。”

        “站长,该下狠心的时候就要下狠心,反正在这津门城,咱们还有不少人手,又有着那么多武器装备,干他娘的!”

        严丰春竟然都爆粗口了!

        由此可见形势真的已经很严重,严重到严丰春都已经不能再去和吴锦尧争权夺势,要带着敢死队和岛国军队厮杀拼命。

        “行,就按照你说的去办,务必在最短时间内干出点成绩。”

        吴锦尧意有所指的说道:“再不抓紧,咱们两个估计都要挪地儿了。”

        “是!”

        ……

        津门城外。

        柳鱼果然是很有办法的,她安排的撤退路线是极为隐秘,借助水路,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将楚牧峰他们全都安排出城,这里已经远离津门城。

        “师姐,多谢!”楚牧峰感激的说道。

        “不用和我说谢谢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另外常怀远他们的尸体也都已经安葬,你可以放心了吧!”柳鱼摆摆手道。

        “嗯!”

        “你现在是要回金陵吗?”柳鱼跟着问道。

        “暂时还没定!”

        楚牧峰摇摇头,他是真不知道金陵那边会安排什么任务。

        是回去呢,那还是说继续带着这支中队在战场上纵深穿插,靠着机动性强的特点进行特种作战,给岛国军队带来重创。

        一切都得等命令。

        “那好,我这边就先回城里去,你一定要谨慎。”

        柳鱼关切地叮嘱道。

        “明白,师姐,你也要小心啊!”

        等到柳鱼他们离开后,楚牧峰就直接带队前往安全地点,至于说到是哪里,自然就是直隶城。

        如今这片燕赵大地,最安全的应该就是直隶了。

        而关于今晚行动的电报,也第一时间发回了总部。

        唐敬宗在接到电报的时候刚准备睡觉,猛然间惊醒后,立刻就拨通了戴隐的电话,将这个情况汇报上去。

        听到结果后,戴隐是满脸喜色。

        “好啊,干得好!我就知道这事交给牧峰这小子去做,肯定能办成!”

        沉吟片刻,戴隐跟着说道:“这样,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你让他立即回来吧!”

        “是,局座!”

        ……

        楚牧峰在来到直隶城后,就接到了总部的命令,命令很简单,让他火速回去。

        有这道命令在,楚牧峰就没有多想,在将霍西游他们安顿好后便乘坐飞机飞回金陵城。

        紫无双自然是要跟随着的。

        “牧峰哥,你说这次让你回去,又要做什么的?”紫无双眨了眨眼问道。

        “我暂时也不清楚。”

        楚牧峰是真的不知道,是另有委任?还是说又有新的任务?

        不管是哪种吧,只要是抗日杀鬼子锄汉奸,我都会一往无前地去执行。

        ……

        军事情报调查局,总部。

        楚牧峰在回到这里后,就被唐敬宗直接带到了戴隐面前。

        等到他将这次津门的行动简单汇报完,跟着补充了一句说道:“我想津门城现在肯定是乱成一团粥了!”

        “只是……”

        “只是什么?”

        戴隐眯着眼问道。

        “局座,只是不知道因为整支宪兵队的覆灭,岛国会不会将怒火发泄到老百姓的身上。”

        “这个你不用去管,他们现在自顾不暇,怎么可能还去欺负老百姓呢!”戴隐摆摆手道。

        “哦,局座,此话何解?”

        楚牧峰忍不住问道。

        “局座的意思是,吴锦尧那边总算是有所动作了,津门站正在展开如火如荼的刺杀行动。只要是岛国的重量级成员,只要是汉奸卖国贼,都在他们的暗杀名单中。”

        “从你离开,到现在为止,吴锦尧他们已经成功的杀死了七个人。你说在这样的情况下,特高课那边哪里还有心情对付百姓,肯定会忙着摆平这事的!”

        唐敬宗跟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这么说吴锦尧是真的大彻大悟了。

        之前在津门站的时候,楚牧峰就曾经点拨过他,意思就是说有些事情哪怕是知道有危险的,也要毫不犹豫的去做,这样对你对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津门站都是有好处的。

        不要光是想着运筹帷幄,掌控全局的时候才动手,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津门站还是很有凝聚力的!”

        楚牧峰将这次津门站发生的内奸事件也说了出来,戴隐听完后没有任何动容,只此一点就能判断出来,他是早就知情的。

        “吴锦尧真是一个蠢货,自己身边秘书都已经被策反却还不知道。要不是说你过去的话,他还被蒙在鼓里。”

        “那样的话,指不定多少机密消息都会泄露出去!现在知道当机立断的将秘书杀死,又有什么用?该泄露的都泄露了!”

        戴隐冷冷地说道。

        “是啊。”

        唐敬宗也没有给津门站任何人说好话的意思,跟着不偏不倚地说道:“这件事就算给吴锦尧解释的机会,他都没脸解释的。”

        “自己秘书犯下这种大错,他却是一无所知,这种事说到哪里都是说不通的。现在就看他能不能将功赎罪了,倘若做不好的话,他这个站长就未免太不称职。”

        “嗯,这事就这样吧!”

        戴隐点点头,盖棺定论。

        “牧峰,你下面希望我给你安排什么工作呢?”戴隐目光落在楚牧峰身上问道。

        “我?”

        楚牧峰不免有些愕然,听这意思,我还是能自由决定吗?

        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楚牧峰就暗暗挥去,戴隐就是问问而已,自己哪能当真?

        “一切听从局座安排。”

        “你现在要么是回去,继续在北平津门一带潜伏,伺机行动,要么是就留在金陵,做你特殊情报科的科长。”

        “至于说到其余的事,我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你觉得选择哪一个好点?”戴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