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526、给你三条路选

526、给你三条路选

        “对不起,中佐大人!”

        冈田太郎低着脑袋神情迟疑。

        “说,什么事!”柴崎幸浩大声问道。

        “刚才接到汇报,说的是睿剑医院那边出事了,负责监管的山本君被人杀死在家中,三箱鼠疫细菌药水全都被毁掉。”

        冈田太郎低声说道,没有敢抬头去看。

        “噗!”

        柴崎幸浩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原本压制住的气血猛地翻滚开来,张嘴就喷出一口鲜血来,神情唰得变得萎靡不振起来。

        “中佐大人!”冈田太郎赶紧上前搀扶。

        “八嘎,我没事!”

        柴崎幸浩强忍着心中的满腔怒火,近乎咆哮说道:“给我立即全面封锁整个北平城,就用我们特高课的名义来封锁,哪怕挖地三尺,也要将那几个该死的家伙给我找到。”

        “中佐大人?”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看到冈田太郎没有即刻去执行命令,柴崎幸浩红着眼道。

        “中佐,安排封城是没问题的,但我想要是这样做了,您的名声可就算是彻底毁掉了。”

        “要知道您当初接管林忠孝的时候,可是做出过保证,说是肯定能将林忠孝的价值压榨干净的,可后来林忠孝被人杀死在御马河边!”

        “这次的任务又是您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要是说就这样宣扬出去的话,我担心您在特高课那边会受到贬低和排挤。”

        “要是说再有谁暗中……”

        冈田太郎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柴崎幸浩已经心知肚明他要说什么。

        这话说的虽然有些过分,但却是现实,是柴崎幸浩必须面对的现实。

        也就是冈田太郎和他的利益是一体的,不然这些话冈田太郎会说出来吗?

        柴崎幸浩比谁都清楚,在特高课那边是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要他犯错,就会有人出来找茬,那他的位置就会坐不稳。

        而且要是说对方揪住这事不放的话,即便他背后有白石秋水撑腰,估计都会被撤换。

        军部这帮家伙,有时候真的很无情啊!

        “捂盖子吗?”

        柴崎幸浩深深的凝视了冈田太郎一眼,缓缓的说道:“我要是凶手的话,肯定也会马上出城的,这会儿没准早就离开了北平城的地界。”

        “但你说这事怎么办才好?才能将这事最大可能的捂住?”

        “很简单,替罪羊!”

        冈田太郎跟着说道:“我知道您是愤怒的,是不想要咽下这口恶气,但现在形势比人强,林忠孝已经遭到了暗杀,要是说这次的事也捅出去麻烦就大了。”

        “所以说只能是捂盖子,不如就让山本横滨来背锅,反正他都死了!”

        “你是说将整件事推到他的身上去?”

        柴崎幸浩摸了摸胡子,若有所思。

        “不错!”

        冈田太郎眼底闪烁着凶光,“据我所知山本横滨其实是个反战派,对国家军部的宣战历来都是抵触的,尽管来到了华夏,依然不太愿意上一线。”

        “中佐,我建议即刻对山本横滨所管辖的小队进行内部调查。”

        “嗯,你说的很对,那就抓紧去做事吧!”

        柴崎幸浩点点头道。

        “哈依!”

        这件事就这样被遮盖住了。

        ……

        北平城郊。

        霍西游他们是在焦急的等待着,只要一天没有楚牧峰的消息,他们就一刻不得安宁下来。

        毕竟楚牧峰是阎罗中队的队长,结果到最后所有队员都在外面等着,而他却是身处险境。这事要是说传回总部,他们丢不起这人。

        “以我对队长的了解,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解决掉这批鼠疫细菌武器才肯罢休。”

        “可问题是,他在城中要人没人,要消息没消息的,能怎么办呢?”

        裴东厂心烦意乱地说道。

        “要不咱们还是进去吧?”黄硕跟着说道。

        “不行!”

        霍西游毫不迟疑的打断这种想法,冷静地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是着急的,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心急如焚。”

        “但这是楚队长亲自下达的命令,他让阎罗中队要在城外等着。你们这会儿要是进城,万一队长那边已经得手撤退出来,你们却出了岔子,难不成还要再去营救你们吗?”

        “那就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眼睁睁干等着吗?万一,万一队长遇到麻烦怎么办?”

        裴东厂挥舞着双手,恼怒的喊道。

        “只能等着!”霍西游厉声道。

        场面似乎陷入到僵局中。

        但很快就被一个声音打破。

        “嗨,我说你们一个个愁眉苦脸,摆出这幅苦大仇深的模样,是要干什么?”

        听到这个熟悉声音,众人顿时面露喜色。

        “是队长!”

        “队长,您回来了?您没事吧?”

        “废话,我都回来了,当然没事!”

        看到情绪激动的霍西游他们,楚牧峰微微一笑,挥手道:“走吧,咱们这就离开这里,有什么话等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是!”

        路上,楚牧峰将在北平城发生的事简单叙述了一遍。

        在听到还能有这样的变故发生后,霍西游他们全都脸色骤惊骤喜,心情跌宕。

        不过最后总算是个好消息,能将鼠疫细菌药水给毁掉,避免了一场大灾。

        “这样的话,队长,那个黄志华是不是就没用了?”霍西游眨了眨眼问道。

        “黄志华?”

        想到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楚牧峰摆摆手道:“等等我来和他谈谈吧!”

        “是,队长!”

        下面阎罗中队还要继续作战的,带着黄志华这个累赘肯定不行,是一枪崩了还是释放,或者安排人押送去金陵,都要有个定论。

        “鼠疫细菌药水已经被毁!”

        楚牧峰见面后说的第一句话就让黄志华抚掌大笑。

        “好啊,毁掉好啊,这种害人的东西早就该毁掉的!这帮小鬼子的如意算盘总算落空了!”

        “但是……”

        楚牧峰的话一个转折,紧盯着黄志华问道:“我想知道的是,这批鼠疫细菌药水是不是代表结束!”

        “还是说只要给那边时间,依然能源源不断研制出来的?甚至还能研制出来比鼠疫细菌药水更加厉害更具威胁性的生化武器?”

        听到这个问题,黄志华刚冒出来的亢奋情绪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低着头,语气显得有些低沉地说道。

        “他们有个秘密部队,叫731,那边研究鼠疫细菌药水应该没有多少难度,甚至你说的其余生化武器也的确是在研究中。”

        “我虽然说没有资格进入到那个秘密部队,但却是听说这事的。”

        “黄志华,你有想过你的未来吗?”楚牧峰跟着话锋一转问道。

        “我的未来?”黄志华有些不解。

        “对,就是你的未来。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三条路,你可以随便选择。”

        “第一条就是自由,我会即刻释放你,你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保证不会阻拦。”

        “第二条路就是我将你送往军事情报调查局总部,相信以着你的水平,就算是在那里也会得到重用。”

        “至于第三条道路的话……”

        “是什么?”黄志华语气急促的问道。

        “是我将你的家人都接出来,你们一起去我给你安排好的地方,你在那里可以继续研究你的生物课题。”

        “我会保证你的安全,保证你在那边的衣食住行,甚至就算是结婚,我也能为你安排,当然,这条道路就是说你要为我所用!”楚牧峰平静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的三条道路。

        黄志华略作沉吟,然后抬头说道:“我要是选择第三条道路的话,你真能做到吗?要知道我的研究是很烧钱的。”

        “当然可以!”

        楚牧峰微微一笑,自信地说道:“钱的话你不用去管,我既然给你这样说,就能保证钱是绝对没问题的!”

        “倒是你,会选择哪条道路?”

        “第三条!”黄志华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如何选择最明智呢。

        “你很聪明,既然这样,我会即刻安排你离开。”

        “你放心,你老娘那边我也会安排转移,等到你们碰头后就一起去给你准备好的试验所。”楚牧峰点点头道。

        “好!”

        拿下黄志华!

        像是黄志华这样的生化专家,楚牧峰还是很重视的。

        现在虽然说看不到他的价值,但只要给他足够的空间和时间,给他足够的经费,谁敢说他研究出来的东西没有价值吗?

        最起码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甚至对抗岛国的731部队。

        没错,这就是楚牧峰的目的。

        岛国会研究生化武器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楚牧峰既然没有办法改变,就只能是想方设法去反击。

        你们有的我也有,你们敢用我就敢用。

        这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

        直隶站。

        当楚牧峰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中午。

        霍西游他们全都入住酒店,而楚牧峰则是前去找陈言稼。

        在陈言稼的办公室中,楚牧峰和唐敬宗通上话。

        “处座。”楚牧峰恭敬地说道。

        “牧峰,你电报中说已经彻底毁掉了岛国的鼠疫细菌武器,这又是怎么回事?”

        仅仅是收到了一份电报,唐敬宗一直都没有得到最确切的情报。

        “处座,情况是这样的……”

        随着楚牧峰简单的叙述了一下后,唐敬宗便充满感慨地说道:“真是万万没想到啊,你在那边竟然能立下这么大的功劳!”

        “好,你放心吧,我会立刻去向局座详细汇报,你暂时就在直隶站那边好好修整,随时等待着新命令的下达。”

        “是!”

        挂掉电话后,陈言稼看向楚牧峰的眼神也是充满着钦佩。

        想到楚牧峰在短短的时间内做出来的大功劳,让他不得不由衷佩服。

        “楚队长,有时候我其实是挺佩服你也挺羡慕你的,但我知道这样的羡慕是你拿着性命换回来的。”

        “要不是你豁出命干这事,事情不可能说干得这么漂亮。”陈言稼竖起大拇指说道。

        “谈不上,大家都是为党国效命。”楚牧峰挥了挥手。

        “话是这样说。”

        跟着,陈言稼话锋一转,“楚队长,你下面的差事是什么?是要继续去北平城,还是留在直隶城呢?”

        “等命令吧!”

        楚牧峰淡淡说道。

        ……

        楚牧峰这边还真得等候命令。

        没有命令,他是不敢继续折腾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做的事已经是够惊天动地的,仅仅只是靠着一个阎罗中队,就办成了很多人都办不成的大事。

        这也成为戴隐能拿得出手的成绩。

        想到自己在那群人面前能挺起腰板说话,戴隐就满腹高兴,笑着说道:“牧峰这小子办事就是够利落的,你说我都把他安排到那种地方,他竟然还能寻觅到战机,创造出来这种辉煌成绩来。”

        “你说这小子是不是真的福星高照。”

        “局座,就算是有福星,那说的也是您。”唐敬宗笑着道。

        “你呀!”

        戴隐心情大好,也懒得计较唐敬宗的拍马屁,不过很快脸色就一变,“你说特殊情报科那边怎么样了?常怀远到底有没有消息传过来?”

        特殊情报科也作为一支突击队,被戴隐安排出去。

        带队的就是常怀远这个科长,跟随着的是副科长西门竹,至于说到苏月柔则是留在科室中坐镇指挥。

        “这个!”

        唐敬宗略作迟疑后说道:“根据我掌握的情报判断,常怀远那边好像是进展不顺利,他在津门那边的行动受到很大的约束。”

        “而且有个情况挺奇怪的,那就是咱们和他的联系最近的是三天前,这几天不管咱们如何呼叫,他那边的电台都没有回应。”

        “还是没有回应?”戴隐眉宇顿时浮现出一种阴霾。

        “是的。”

        唐敬宗嗓音低沉的说道:“我现在就担心是不是说出事了?”

        “出事?”

        戴隐脸色微变。

        常怀远好歹也是特殊情报科的科长,也是个做事谨慎周全之人。

        他就算是不如楚牧峰有进取能力,可自保好歹是没问题的吧。

        别现在连自保都成问题,要是那样的话,这事可就真的是麻烦了。

        “继续呼叫那边!”

        “是!”

        ……

        津门附近的一座被烧毁掉的村庄。

        这座村庄早在岛国军队进攻的时候便被炸毁,如今到处都是残壁断垣。

        村子里面是没有人烟的,就连一条狗都见不着。

        几十个衣衫褴褛的男人正躲藏在墙壁后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们紧紧的攥着枪,小心谨慎的望向外面,生怕会再次遇到攻击。

        “抓紧时间修整!”

        西门竹满脸是灰的走来走去,下达着命令的同时,很快就来到了常怀远的面前。

        这位队长此时此刻的情绪是烦躁不安的,脸上那种刚出发时候的壮志在胸早就被一种颓废狼狈取代。

        他现在是心急如焚。

        常怀远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好端端的一次侦查竟然会被日方发现踪迹,然后就开始没日没夜的逃命。

        这幸好是有几次都是有人主动请缨留下来断后,不然他们现在连这点人都保不住的,第一拨遭遇战时就会被无情歼灭。

        但问题是,就这样一直逃命,能逃到哪里去?

        北平沦陷。

        津门沦陷。

        这两个地方都已经是岛国在统治,自己幸好是在野外逃命,要是在城中的话,早就会被堵上绝路。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郁闷上火。

        “伤亡情况如何?”常怀远声音嘶哑地问道。

        “科长,咱们的人现在只剩下三十六个,就算是这样,其中半数受伤,半数虚脱,真的要是说发生遭遇战,咱们是没有可能再逃掉。”

        “您要赶紧想个办法出来,不然咱们这支小队就真的要全军覆没了!”西门竹语气悲呛的说道。

        全军覆没吗?

        常怀远嘴唇有些发干,苦涩的一笑,自嘲般的说道:“西门竹,我知道你是瞧不起我的,认为是我这个科长空降下来才将楚牧峰给挤走的。”

        “但你想过没有?这事和我是没有关系的,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别人来接管特殊情报科。”

        “科长,我没有这样想过,我……”

        “别着急,让我把话说完!”

        常怀远摆摆手,阻止住西门竹的话语后,嗓子眼像是着火般的疼痛,他喝了两口水润润嗓子继续说道。

        “我想说的是我自问没有对不起特殊情报科,没有对不起各位弟兄。”

        “我是没有办法将每个人都带回去,但我也发过誓的,除非我死,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弟兄们的!”

        “当然,情况变成这样,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是没有用的。”

        “西门竹,听命!”

        “是!”西门竹赶紧恭敬道。

        “我命令你,现在就带着弟兄们上路,前往直隶城。”

        “那里如今还是咱们的天下,而且你也收到电报了,楚牧峰如今就带着阎罗中队在那边作战,你们见面后,要将咱们的人交给他指挥。最好是能赶紧向局里面汇报咱们的情况。

        常怀远沉声说道。

        “科长,那你呢?”西门竹没想到常怀远说的会是这样的话。

        他们是想要向唐敬宗汇报情况的,可遗憾的是他们的电台在一次遭遇战中被击毁,而只是忙着逃命的他们,那里会有时间去想办法联系局里。

        但这些都没有常怀远说出来的话让西门竹感到吃惊和意外。

        常怀远竟然让自己带队前往直隶城,找楚牧峰,听他命行事?

        以着自己对他的了解,他是应该到死都不会放权的性格,为什么这次会这样?

        是破罐子破摔呢?还是说他有别的打算?

        “不要怀疑我的话,也不要怀疑我的诚意,我就是这样想的,因为我知道,把你们交到楚牧峰手中,你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