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510、掌控槐明站

510、掌控槐明站

        当耳边似乎还在回荡着毛德秋那种阴冷的话语时,文君深深吸了两口气,目光扫视过眼前的众人,带着几分凝重说道。

        “齐家估计要遭殃了,你们都给我听着,现在谁都不要轻举妄动,也不要去想别的办法,我去见见老佛爷,你们都给我消停。”

        “是!”

        后院佛堂。

        文君恭敬的站在旁侧,看着念诵佛经的老佛爷恭声说道。

        “母亲,事情现在就是这样,胡为民被调离,应该是和咱们齐家有关系,而毛德秋的态度也已经说明了问题,齐家估计是在劫难逃。”

        “我的意思是,您现在就走吧,避避风头。”

        “走?”

        老佛爷根本没有去瞧文君的意思,背对着她淡然说道:“我都这个岁数,还能往哪里走?避避风头,我也没有什么风头能避让的。”

        “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既然已经这样,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听天由命吧!”

        “你即刻带着我齐家的骨肉离开槐明城,我知道镇南在海外是有安排的,你这就去吧!”

        “母亲,您不跟我们一起走吗?”文君脸色有些紧张和忐忑。

        “这里是我的家,是我的根儿,我不想走了,就在这里吧!你听着,我齐家的香火是绝对不能断掉的,你要将我的孙子都培养成人!”

        老佛爷说到这里时,眼神微寒。

        “文君,你给我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你想做别任何事我都不管,但你要是敢坏了我齐家的根儿,断了我齐家的香火。就算你在海外,我也有办法让你变得一无所有,听明白了吗?”

        “文君明白了。”文君不由惊惧的连忙点头。

        “抓紧去安排吧。”

        “是!”

        文君走到门口,看向老佛爷的背影。

        这刻的老佛爷哪里还是什么老态龙钟,濒临死亡的老人,仿佛像是个躲进云雾中的妖怪。

        一头成精的老妖怪。

        ……

        小燕山,秘密基地。

        楚牧峰回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刚到这里,顾治君就快步走上前来,面带笑容地说道。

        “恭喜啊,楚站长!”

        “呵呵,多亏有老哥的全力支持,回头等这事结束了,我请大家吃个饭!”

        楚牧峰拱手说道。

        “恐怕没时间,我要走了。”

        “这么快?”

        楚牧峰扬起眉头。

        “对,刚刚接到唐处的电话,要抓紧回去,下个月他们就要毕业了!”

        顾治君点点头道。

        这支力量毕竟是总部的,没有道理说一直留在槐明城中。

        “行,顾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身?”楚牧峰问道。

        “明天上午就走。”

        “那还有点时间,走吧,顾哥,我给你们准备了点礼物。”

        “礼物?”

        顾治君跟着楚牧峰有些狐疑的走进基地。

        来到办公室后,楚牧峰就直接拿出来个皮箱,打开后,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的是一沓沓的法币,散发出一股墨香味道。

        “这是……”顾治君眯了眯眼问道。

        “顾哥,我总不能白白的让弟兄们过来一趟,这些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帮着收下,怎么分配你看着来。”

        “至于你的那份我已经存到金陵的汇丰银行中,这是存单,你随时都能支取。”

        楚牧峰说着就打开包,从里面递过去一张银行开出的票单。

        这些都是从山田那个小鬼子那搜刮来的,自然要拿出来分分。

        “楚老弟,这……这怎么好意思那?”

        顾治君接过来后笑道。

        “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弟兄们出生入死,自然要给他们点盼头,以后有事,说不定还要劳烦顾哥,您就别推辞了!”楚牧峰将皮箱推过去,坦然说道。

        “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顾治君顺势拿起了皮箱。

        “那楚老弟,我先去分了!”

        “行!”

        这种事楚牧峰反而是不好出面,他能给钱,但不能亲自发钱,不然的话传出去很不好。

        要是被有心人渲染的话,会变成你楚牧峰这是想要做什么?拿钱收买加强营吗?

        你明明知道这个加强营的人都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候补军官,你意欲何为?

        一皮箱法币就这样被顾治君发下去。

        在知道这笔钱是楚牧峰给的后,加强营中的每个人都是充满感谢。

        他们是受命前来的完成任务,过来后槐明站这边是好酒好菜的招呼着,这已经算不错了,谁想现在还有钱拿?

        每个人都是两百法币,这可是一笔意外之财了。

        “楚站长办事就是讲究。”

        “两百法币可不少了,够咱们过上一段舒心日子了。”

        “这钱我要攒着娶媳妇。”

        “跟着楚站长,是吃香的喝辣的,有奔头啊!”

        “是啊,毕业后要是能分到这边就好了!”

        楚牧峰豪爽的形象一下就在加强营每个人的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

        审讯室中。

        楚牧峰站在齐镇南面前,看着这位曾经在槐明城中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齐镇南,告诉你一件事,胡为民已经被调离了,从现在起,我就是槐明站的最高主官。”

        “那你是不是很得意?楚牧峰,你不需要在我面前表现出来这种优越感!”

        齐镇南心里微紧,可脸色却是没有丝毫动容。

        “你这是在故作镇定吗?”

        楚牧峰漫不经心的扫视过去,“你要是觉得这个消息不够震撼的话,没问题,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

        “你死定了!不但是你,你齐家被抓来的所有人都要被判刑!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该蹲监狱的蹲监狱!齐家要被彻底查封!”

        齐镇南的脸色顿时急变。

        这是致命的消息。

        齐家要完了?

        真的扛不住了?

        “你在吓唬我?”齐镇南急声问道。

        “吓唬你,哼,有这个必要吗?!”

        楚牧峰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说道:“齐镇南,我今晚前来见你,应该是咱们最后一次见面。”

        “所以说有些话我就和你说的很透,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当卖国贼!”

        “没错,你眼光是很好,很有远见,能够预测到中日之间必有一战,但你却因为这个而当卖国贼,就是最大的可耻。”

        “楚站长,我愿意花钱买命,你开个价吧!”齐镇南话语中多了几分乞求。

        “花钱买命?”

        楚牧峰摇摇头,漠然说道:“钱是好东西,没有钱的话,寸步难行,有钱的话,能使鬼推磨。”

        “但有些钱能拿,有些钱却是碰不得的。你说要拿钱买命是吧?可以,我答应你,但买的却不是你的命,而是你儿子的命!”

        “齐镇南,你准备开出什么样的价码来买你儿子的性命呢?”

        我只能是死路一条吗?

        齐镇南整颗心瞬间跌入谷底,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死掉,而且是毫无回天之力。

        此时此刻,自己费尽心思经营起来的那些人脉好像都变成渣,没有半点用处。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关押在这里的齐家人,你也能拿钱买他们的性命,该开出什么样的价码,你自己算算。”

        “这件事,我就说到这里,该怎么做你想好回答我,机会只有一次!”

        楚牧峰点燃一根香烟,不紧不慢地抽着。

        这算是没有底线吗?

        根本谈不上,他现在做的事虽然看似是有些蛮横不讲理,是在落井下石,但他却做得理直气壮,毫无心理压力。

        齐家的钱都是民脂民膏,都是搜刮槐明城百姓得来的。既然如此,我就要让齐镇南全都吐出来。

        这笔钱我可以不要,但你齐镇南必须交出。

        不交不但你要死,你连最后的香火都别想保住,都得夭折。

        “楚站长,真的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吗?我可以离开这里,永远都不再回来。”齐镇南做出着最后的努力。

        “必须死!”

        楚牧峰毫不犹豫地说道:“谁都能活命,惟独你必须死!”

        “你要死,山田不二郎要死,你们这对狼狈为奸的恶人就到黄泉路上作伴吧!”

        “好,我买命!”

        齐镇南不再犹豫,一咬牙狠声说道。

        既然自己必死,那就给齐家留香火吧。

        等到楚牧峰从审讯室离开的时候,他是很满意的。

        他就知道齐镇南是不可能说将所有金钱都放到一个地方的,就他说出来的那些全都找到,便是一笔飞来横财。

        当然,楚牧峰也没想到齐镇南会这么利索,会说出来这些藏金地。

        但齐镇南没得选择,否则齐家死光了,这些钱也没用了!

        “希望你下辈子会做个好人,别再当卖国贼吧!”

        ……

        深夜十二点。

        灯火通明的秘密基地刑场。

        楚牧峰亲自监督着执行枪决。

        被枪毙的是齐镇南!齐镇江!施学奎!还有齐家六人!

        他们都是罪该万死的,都是早就充当汉奸卖国贼的!所犯下的罪行都是罄竹难书的!

        砰砰……

        一颗颗子弹轻易夺走了他们的性命,也宣告了他们罪恶的结束。

        “山田不二郎,你招供出来的那些人,我会进行逮捕,但你只能是上路了!”

        楚牧峰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山田不二郎几个人漠然说道。

        “八嘎!楚牧峰,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别太得意,会有人前来为我们报仇的!”

        “等我们大日帝国的军队出动了,你们都要死!”

        死到临头的山田不二郎,疯狂地吼叫着。

        砰砰!

        山田会社的人全都被处决。

        办公室中。

        回到这里的楚牧峰,神色严肃地说道:“昨天到现在咱们一直都是在忙着审问齐家,审问山田会社,我还去省站汇报,所以说有些事情给耽搁了。”

        “现在这个事算是告一段落,那么有些事就必须要做了。”

        说到这里时,楚牧峰直接从桌面上拿起几份资料,挥了挥道。

        “东方!”

        “在!”

        “这是你的任务,将上面的人立即抓捕归案!”

        “是!”

        随着东方槐领命出去后,裴东厂,林创先和黄硕都被先后安排了任务,总共四份名单,四个人分别带队去执行。

        “明天我会在站里等着,早上会召开会议,你们在会议之前一定要给我将人抓到!”

        “切记,一定要考虑周全,不要被他们逃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楚牧峰肃声道。

        “是,站长!”

        ……

        凌晨,五点钟。

        槐明城的一座公园。

        每天这时候刘杰都会起来准点跑步,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就算是阴天下雨,他也会打着雨伞出来走两圈。

        熟悉他这种习惯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男人,但只有他自己清楚,每天所谓的跑步只是一种掩饰,他真正要做的是接收和传递情报。

        不错,他是一个暗中被策反的间谍。

        眼前这座公园就是他的接头地点,他的接头方式很简单,就是每天来这里跑一圈。

        有任务的话,就会有人联系,没任务回去便成。

        刘杰会被策反也是因为他的身份,他是槐明城交通局的人,策反他就意味着能够掌握这座城市的交通情况。

        别觉得这个消息没什么重要的,其实放在有心人眼里,通过来往车辆情况,就能判断出一些东西来!

        阵阵凉风迎面吹来,刘杰一如既往地缓缓跑步。

        但今天当他刚跑到一个偏僻角落的时候,突然间从四周涌上来几个人,他们直接就将刘杰撂倒在地,死死按住。

        然后一道身影冷厉地喝道:“别动,老实点,你已经被捕了!”

        “你们抓错人了吧?我……”

        “闭嘴,我们知道你是谁,跟我们走一趟!”

        感受着他们的冷厉无情,刘杰心骤然沉到谷底。

        ……

        六点钟,天亮了。

        一个从小巷中走出来,坐到一个早点摊上刚点好饭的男人,都没有来及吃上一口,两边呼啦走过来几个人,将前后左右的路都封住了。

        “汪敏,别吃了,和我们走一趟吧!”裴东厂淡然说道。

        “你们是谁?”

        汪敏吃惊的问道,眼神狐疑的扫视着,但发现周围人的手,都揣在腰间后,神情不由慌张起来。

        “跟我们走一趟就知道了,你最好别乱动,否则打死活该!”

        汪敏顿时不敢再打其他主意,乖乖束手就擒。

        “带走!”

        ……

        八点钟,天色正好。

        槐明城某家报社前面。

        作为这家报社的知名女记者,刘芳菲是拥有着很高的人气,再加年轻漂亮,还是未婚,所以所到之处,都有一些慕名的追求者。

        今天,就在她刚刚前来上班,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时,几道身影就从外面走进来,为首的是脸色冷漠的林创先。

        “请问你们找谁?”

        见对方居然都不敲门,刘芳菲颇为不悦地问道。

        “找你!抓起来!”林创先一挥手,身后的人就上前来直接抓捕。

        “你们要做什么?”

        刘芳菲看到这幕,花容失色,当场就尖叫起来。

        “这里是报社,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敢这样做?报警,赶紧报警!”

        但外面的人却是没有一个敢动的,他们看向刘芳菲的眼神充满着失望。

        “刘芳菲,你做过什么你心里清楚,我们是军事情报调查局槐明站的,所以说你不要叫了,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

        “不想吃苦头的话,就老实点跟我们走!”

        林创先的一句话就让刘芳菲面如死灰。

        他们怎么来了,这下完了!

        ……

        槐明站。

        九点钟,所有副主任以上的,全都已经提前坐在会议室中,没谁敢迟到。

        槐明站已经变天的情况下,除非他们也想要像是陈宾全那样被拿下,不然就必须好好表现,端正态度。

        这是没人会说但却都会遵守的规矩。

        “你们说胡站长怎么就被突然调走了那?”

        “那当然是因为胡站长在位期间没有功绩,你们说说楚站长来了立刻就端掉山田会社,灭掉齐家这颗毒瘤,他简直就是咱们槐明站的指路明灯啊。”

        “嗯,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楚站长年轻有为,的确不简单啊!”

        在这里坐着的都是猴精猴精的,胡为民已经成为历史,他们没有谁再会去多想。

        与其想这个,不如说好好的琢磨下怎么讨好迎合楚牧峰。

        至于说到这样会不会招人嫉恨,拜托,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毛德秋和林良平都闭嘴不说话,谁还会嫉恨他们?

        “其实我在刚才上班的时候,发现咱们审讯室里面又关押进去几个人,据说他们都是已经被山田会社策反的卖国贼。”

        “对待这样的货色,咱们就该毫不客气!但是不得不说楚站长是厉害的,三下五除二就将他们全都拿下!”

        毛德秋是不想要说的,但还是说出来。

        不说保持沉默是一种态度。

        说出来又是一种态度。

        只要张嘴说出来,那么意味着的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已经是做出了选择,舍弃胡为民,向楚牧峰这边靠拢。

        果然。

        毛德秋这话说出来后,在座的其余人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过来的眼神也变得有些玩味。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形势比人强吧。以前的毛德秋哪里会这样做,他仗着背后有胡为民撑腰,眼里基本上没有其他人。

        但现在还是低头了!

        “我觉得咱们槐明城中应该还有这样的间谍,咱们站接下来要好好的调查调查。办公室这边,我会督促每个人都行动起来,积极配合楚站长做好这事。”

        林良平在毛德秋表态后,也当着众人的面朗声说道,眼神坚定,仿佛说的就是他的心声。

        得,又一个知道妥协的!

        林良平,毛德秋,你们两个可都是胡为民亲手提拔起来的,我们是能站队,你们也能这样随便吗?你们就不怕胡为民多心?

        东方槐安然坐着。

        林创先面色如常。

        他们两个都知道,刚才毛德秋和林良平的表态是做给他们看的,是想要让他们说给楚牧峰听而已。

        在这样的氛围中,楚牧峰走进会议室。

        所有人全都齐唰唰的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喊道:“站长!”

        这样的场面以前只有胡为民才能享有,而现在却换成了楚牧峰。

        即便楚牧峰很年轻,眼下依然还是副站长身份,但在座的却没有一个敢轻视。

        监管监管,时间一长,就顺理成章成站长了!

        “嗯,都坐吧!”

        楚牧峰摆摆手,等到所有人都落座后,扫视全场淡然说道。

        “我想你们都已经接到了通知,胡站长因为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如今已经前往总部述职,简单点说,他已经不再是槐明站的站长,从今天起,我将接替他的职位,暂管槐明站。”

        “站长,电讯室绝对会在您的领导之下做事!”毛德秋急忙站起身表态。

        “办公室会严格落实您的所有命令。”林良平紧随其后。

        看到这幕的其余人都愕然。

        我说你们两个还能不能要点脸,有你们这么积极的吗?就没有见过比你们还无耻的!

        以前胡为民在位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对楚牧峰的,现在又变成这样。

        啧啧,有句话说得好,这人啊,至贱则无敌。

        “好!”

        楚牧峰满意的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两人坐下后,平静的说道:“槐明站不是我楚某人一个人的槐明站,是在座诸位一起的槐明站。”

        “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认真工作,对待工作要一丝不苟,不打折扣,只要你们是尽了全力,那即便出现什么问题,我都可以容忍,我可以来担当!”

        “是!”

        接下来楚牧峰又开始讲了一些问题,等到都讲完后会议便宣告结束。

        他也没有继续进行长篇阔论的必要,谁让这群人对他的话都是毕恭毕敬呢。

        办公室中。

        “老林,你想要的答案我给你了,还算满意吧?”楚牧峰笑着问道。

        “满意的很!”

        林创先赶紧说道,想到自己当初站队过来时候的心愿就是为谭东风报仇雪恨,他现在其实是感觉挺不好意思。

        人家楚牧峰做的事情何止是报仇雪恨,简直就是一锅端掉了最大的毒瘤,有这样的气魄和手腕在,自己的心愿就显得很弱不禁风。

        “齐家虽然说倒塌,但那些产业该查封还是要查封,这事东方,你去做!”

        “是!”

        “还有就是随着山田会社的倒台,我想槐明城中潜藏着的间谍肯定都会老实安生起来,不过不能因为他们不做事,咱们就高枕无忧。”

        “老林,你是负责情报的,一定要给我将那些隐藏着的蛀虫再都揪出来!别的地方我不管,但在槐明城,我不允许有任何间谍!”楚牧峰沉声说道。

        “明白!”林创先恭敬道。

        “那就这样,抓紧去做事吧!”

        “是!”

        随着楚牧峰这一次的大手笔,可谓是一举定乾坤,让槐明城进入短暂的和平期。

        ——————————

        战争即将打响,各位兄弟,新的一个月,能给点保底月票吗?

        希望看过这本书,觉得挺对胃口的朋友们,就来起点支持下正版阅读,给辛苦的码字工一点动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