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508、代理站长

508、代理站长

        “哼!”

        胡为民斜眼瞥视过去后,冷冷地说道:“我现在就要去省站,你们给我听好了,抓紧去打听小燕山基地那边的具体情况。”

        “我要知道楚牧峰昨晚的审问到底进行到什么程度。要是有可能的话,最好给我搞到一份山田或者齐家人的口供。”

        “是,站长!”毛德秋他们赶紧恭声应道。

        胡为民跟着起身,满脸铁青地离开了。

        众人也跟着散了场。

        回去的路上,毛德秋和林良平走在一起,看着林良平有些低沉的脸色,毛德秋斟酌着说道:“林兄,你说这次站长去省站会不会被责罚?”

        “这个我不敢说!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站长好像是特别没有底气。”

        “而且你也看到刚刚楚副站长的架势,他敢理直气壮背着站长这样做,就说明人家是有这样做的底气。”

        “我现在有点担心,这次站长会栽多大的跟头。”林良平迟疑片刻后说道。

        “老林,你说万一……”

        “那不是咱们需要考虑的!”

        林良平挥手打断毛德秋的话头,跟着说道:“老毛,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现在这话不要说,一切都等到站长那边有了结果。”

        “嗯,也只能如此了!”

        ……

        军事情报调查局,吴越省省站。

        站长办公室。

        楚牧峰一五一十地将昨晚的行动从头到尾说了遍,然后便安静地等待着朱廉发话。

        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摆在面前,剩下的就是看你朱廉怎么决断了。

        是严厉呵斥!

        还是高度赞赏!

        “楚牧峰,你要知道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是一个军事单位,是一个靠着军规起家的机构。在这个机构中做任何事,都要讲究规矩和制度,否则大家有样学样,那岂不是乱了套!”

        朱廉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是,我知道,昨晚的行动我的确是有不妥之处,还请朱站长责罚。”

        楚牧峰没有辩解的意思,很坦率地承认错误。

        “知错能改就成,这事就这样吧。”朱廉摆摆手说道。

        嘴上说说也就算了,难道还真责罚他吗,回头上面要是下个嘉奖令,自己的脸不是要被打肿了!

        “那山田不二郎和齐镇南该怎么办?还请站长示下。”楚牧峰恭敬地问道。

        “杀!”

        朱廉嘴中蹦出一个字来,脸上杀气腾腾。

        他虽然说对楚牧峰的自作主张有着不满,但在针对间谍和卖国贼的问题上,态度是坚决果断的。

        间谍当诛。

        卖国贼当杀。

        绝不姑息养奸!

        “是,那卑职先告退了!”

        楚牧峰得到指示后,转身就走出办公室。

        看到外面站着的胡为民,楚牧峰都懒得虚以为蛇的搭腔,便直接错身而过,前去面见郑武雀。

        如今谁不知道他是郑武雀的人,既然你们都清楚,我也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正大光明拜见就是了。

        “站长!”

        这边胡为民走进办公室后,微微弓着腰,轻声细语地说道。

        看向朱廉的眼神都流露出一种深深的忌惮,他是有些心虚的,谁让昨晚朱廉的呵斥是从未有过的严重。

        “哼,你还知道过来!”

        朱廉看到胡为民气就不打一处来,拍着桌子狠狠喝道:“胡为民啊胡为民,你到底是怎么当这个站长的?你的脑子都被狗吃了吗?”

        胡为民低着头,双手低垂,不敢言语。

        骂了一通,宣泄完心中的愤怒后,朱廉恨铁不成钢地说道:“齐家这事挺严重,上面也知道了,所以你的位置可能要有所变动。”

        “什么?”

        胡为民不由愣住,瞪大双眼。

        不至于吧?不就是因为一个齐家吗?

        难道会将我拿下来?这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想到这里,他便急切地看着朱廉,苦着脸道:“站长,难道没有挽回的余地吗?”

        “你以为是我想要动你吗?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我当然不会动你,也不希望你出事。”

        “但眼下这事不是我说了算的,毕竟楚牧峰的身份是很敏感的,他是从总部空降下来的。你们槐明站那边不出事最好,只要出事那就是天大的事,是能直达局座那里。”

        “我知道局座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你们槐明站一直都挺平稳的,可谁想楚牧峰去了就爆出这种天大的事情来,这说明之前的没事都是假象。”

        “局座最恼怒的就是被人欺骗,你却偏偏这样做了。再加上一个死掉的谭东风,你觉得这事没有人出来背锅,可能吗?”

        “真要是说就这样黑不提白不说,局座发起火来,我都要跟着遭殃!”

        “所以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朱廉这番话是真的掏心掏肺了。

        但听到这话的胡为民却是脸色阴沉,心情低沉。

        难道说这事真的会像是朱站长说的这样发展吗?我是要离开槐明站?

        “或许这事是我想错了,或许会有别的变数,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见胡为民这副死了爹娘般的样子,朱廉摆摆手道。

        “是,站长,卑职告退!”

        胡为民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

        省站,副站长办公室。

        和胡为民的失魂落魄不同,楚牧峰现在是斗志昂扬,他将昨晚的行动又重复了一遍后,郑武雀是拍案叫绝。

        “你要知道,如果说你没有拿到山田不二郎和齐镇南勾结的证据,没有办法证明齐家是资敌,你做的这事就会有很大的麻烦。”

        “但现在证据确凿,还有谭东风是被老鬼杀死的证据也有,便没有谁敢就这事找茬!”

        “没想到齐家这么大的家族,竟然会做出这种卖国求荣的事来,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你放心,这事有我在,没有谁能掀起什么风波。而你那边就放手去做吧,将齐家好好查查,争取将山田会社在槐明城的所有间谍都连根拔起!”

        “是!”

        楚牧峰恭敬的应道。

        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有郑武雀在省站的力挺,那么他便不用担心会遭受到什么遏制。

        “我就纳闷了,这么大的间谍案,难道说胡为民之前都是吃干饭的吗?怎么硬是没有发现端倪呢?”郑武雀挑眉问道。

        “站长,这事我就不好说了。”楚牧峰摇摇头不置可否。

        “呵呵,你就瞧好吧,我估计胡为民这老小子这次要栽个大跟头了。”郑武雀摇头晃脑地说道。

        “顺其自然吧。”

        楚牧峰淡然说道:“就算胡为民真的调走又如何?难道说我还能顺势上位不成?难度有点大啊!”

        “毕竟我的资历摆在那里,况且是刚刚过来担任副站长,想要当上站长有点难啊。”

        “嗯,说的不错,这事终归要上面拍板的,你我就不要多想,想了也是白想。”

        “是!”

        然而有些事情的发展就是贼快,快到人们根本都没有办法去琢磨,楚牧峰都没有离开这间办公室,郑武雀就接到了唐敬宗打来的电话。

        “处座!”

        “武雀,你听好了,你们槐明站的胡为民已经被免职,今天就要来金陵述职。这段时间,将会由楚牧峰先兼管槐明站,你那边要多帮衬着点。”唐敬宗直截了当地说道。

        “什么?”

        郑武雀有些意外总部的反应速度会这么快,立刻跟着说道:“处座,牧峰现在就在我这里汇报昨晚的行动过程,您要不要直接跟他说说?”

        “好,把电话给他!”

        “处座,您好!”

        楚牧峰接过电话后就恭敬地招呼道。

        唐敬宗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后,跟着说道:“牧峰啊,估计一时半会,你们槐明站是不可能安排站长了,这段时间,你可得多辛苦辛苦,将整个站的工作担子挑起来啊。”

        “是,请处座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楚牧峰朗声应道。

        “那就这样!”

        等到这通电话挂掉,郑武雀再看过来的眼神已经是多出一种羡慕。

        “啧啧,楚老弟,我真的是没见过咱们处座对谁这么关心过,你是第一个!”

        “哪里哪里,承蒙处座厚爱。”楚牧峰谦虚道。

        “呵呵,还哪里?”

        郑武雀无语的说道:“你信不信,这也就是你碰到这事,换做别人碰到,处座绝对不会这样帮忙不说,总部那边也肯定会拖延。”

        “最重要的是,这事只要胡为民那边运作得当,他是能继续留任。但现在这一切全都变了,他被直接拿下来了!然后让你先负责监管槐明站!”

        “啧啧,想想就让人羡慕啊,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一站之长,楚老弟,厉害啊!”

        郑武雀竖起大拇指,是由衷的感叹。

        他也相信这事传出去后,整座吴越省省站都会惊呆了!

        所有人都会从心里羡慕楚牧峰的运道。

        “这也得要站长您多多关心,多多提携才行。”楚牧峰不骄不躁地说道。

        “哈哈!”

        郑武雀笑道,其实心里想的是,咱们两个今后谁提携谁还不一定呢。

        你现在就已经是槐明站的副站长,监管站长。

        前途可谓是一片光明啊!

        “对了,既然来了,今天就别走了,回头我安排下,吃个饭,带你认识几个朋友。”

        郑武雀眼珠一转,跟着说道。

        “好,一切听从站长安排。”

        这边是其乐融融,那边却是阴云密布。

        朱廉虽然说早就有所预料,但当这事真的变成现实时,心里还是有些震撼的。

        总部会这样厚爱楚牧峰!会这样无所顾忌的帮着他!

        为了给他铺路,竟然将胡为民免职调走,尽管胡为民未必会出事,但闲置起来是肯定的。

        一个自其位不谋其政的人,军事情报调查局是不会重用的。

        “站长!”

        刚走出去没有多久就又被喊回来的胡为民,心里面是惴惴不安。

        谁让朱廉这会儿的脸色是很难堪的,看到他这样,胡为民莫名感到忐忑惊恐。

        “刚刚上面打来电话,你被免职了!”朱廉淡然说道。

        轰!

        胡为民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

        自己被免职了!真的被朱廉猜中了吗?自己已经不是槐明站的站长!

        “站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胡为民稳住心神后急声问道。

        “事情很简单,就是因为在齐家和山田会社的事上,你的不作为,所以被免职了,即日起就要前往金陵总部述职,要将这些年工作的情况,好好汇报汇报。”

        “你准备下,和楚牧峰交接完工作,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我会安排人,跟你一起前去金陵总部。”朱廉沉声说道。

        “安排人跟着我去?站长,我这是被监控了吗?”

        胡为民脸色发白地问道。

        “监控你?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这事也就是说你会被免职,然后总部那边会安排给你一个空闲位置。”

        “这个位置相信不用多久就能重新起用的,你要相信我,我不会放弃你的。”朱廉只能是这样劝慰道,不然还能说什么话呢。

        说的是冠冕堂皇,其实就是被监控了。

        胡为民又不是第一天干这事,难道说不清楚安排人护送是什么意思吗?

        很清楚很明确,就是怕胡为民中途逃走。

        但问题我根本没有做过任何背叛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事,总部那边为什么这么无情?

        这样做的话,就算是没事,也会让人觉得我好像出事了。

        “我已经让人去叫楚牧峰过来,你们就在旁边的办公室中进行工作交接吧!”

        “胡为民,你给我记着,不要乱想,你是没事的,但你要是说敢做出别的什么事,即便是我都没有办法保你的,懂不懂?”

        朱廉忽然间语气加重告诫道。

        “是,我清楚怎么做事。”胡为民垂头丧气地说道。

        “那就去交接工作吧!”

        等到胡为民走出去后,看着面前的文件,朱廉忍不住拍拍脑袋,“看来从现在起,要对其余站的站长们也都敲打敲打,要让他们知道身在其位谋其政的道理。”

        “要是说谁占着位置不做事,敢渎职懒职,那么胡为民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

        隔壁办公室中。

        楚牧峰领命而至。

        “楚站长,坐下说会儿话吧!”

        胡为民面前摆放着两杯茶水,看过来的神情有着一种英雄落幕般的萧瑟,语气略带自嘲地说道。

        “好!”

        楚牧峰安静的坐下来,看着胡为民没有主动说话。

        “你应该已经收到消息了吧?我很快就要前去金陵,至于说到我站长的职务也已经被拿下来。”

        毕竟也是当过站长的人,胡为民此刻已经不再惶恐,恢复平静地问道。

        “是,我是收到消息了,不过对于你的去留,我并不在意!”楚牧峰目不斜视地说道。

        “我相信你!”

        胡为民原以为自己会对楚牧峰恶言相向,可当楚牧峰坐下来后,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根本不能那样。

        他仔细地想了想,楚牧峰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害到他切身利益的事。

        虽然说他是因为齐家和山田不二郎的间谍案被免职的,但这事能怪罪到人家楚牧峰的头上吗?

        “这件事是我的过失,是我没有考虑周到,做事不够干脆。”

        “你说我又没有察觉到齐家的不对劲,有!毕竟谭东风都能察觉到的事情,能瞒过我的视线吗?但我真的没想到齐镇南会那么大胆,真的投靠了岛国特高课,心甘情愿的当卖国贼。”

        “我要是说早知道这事,肯定不会这样纵容齐家做大。楚牧峰,我这么说,你信吗?”胡为民反问道。

        “嗯!”

        楚牧峰点点头说道:“我愿意相信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的每一个主官,我相信他们能被委以重任,思想和素质都是经得起考验的,都是会对党国效忠,会对局座效忠。”

        “胡站长,你也是这样的,你要是说早知道齐家是卖国贼,山田不二郎是间谍的话,还会纵容他们活着?还会将这样的功劳留给我吗?肯定不会,你肯定会铲除他们!”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我也真的就是这样想的。我知道你应该和很多人一样,都觉得在谭东风死亡的事上,我是要背负责任。”

        “没错,我这个站长的确是有责任的。我没有照顾好谭东风,让他被齐家人给暗算了,这是我的失职。”

        说到这里时,胡为民面上露出一种缅怀。

        “我和谭东风虽然关系一般,但也没什么矛盾冲突,而且谭东风是一个做事敞亮的爷们,从来不屑于玩弄阴谋诡计。”

        “可惜啊,他这样的党国英雄就这样被老鬼杀死,葬送在齐家手中。楚牧峰,就冲这个事,你便要给我将齐家连根拔起!”

        “放心吧,我会的,齐家的罪魁祸首都要执行枪决!其余人都会一律免职!不管有没有罪,齐家这颗毒瘤在槐明城一家独大的日子是彻底过去。”楚牧峰肃声说道。

        “那就好!”

        胡为民缓缓吐出一口气,“那咱们就开始交接工作吧,你意下如何?”

        “我没意见。”

        “那就开始。”

        两个人就开始交接站里的相关工作。

        其实交接这种事要看你怎么说,要是说诚心诚意交接的,或许速度会慢点,但说出来的工作内容都肯定是特别详细,将会有利于继任者的开展。

        要是说不想交接,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也没谁能指责你什么。

        等到工作全都交接完,也差不多是中午时分,胡为民看着楚牧峰拱手,十分肃然地说道:“楚牧峰,这槐明站今后就拜托你了。”

        “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楚牧峰颔颔首。

        “林良平和毛德秋,我稍等会会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要全力配合你的工作。”

        “你要是说用的顺手就用,要是说觉得他们不行,我也希望你能给他们一条路走走!”胡为民张了张嘴,跟着说道。

        “胡站长,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冷酷无情。他们只要服从命令,认真做事,我自然是不会动他们。”楚牧峰的话说的很有技巧性,服从命令不会懂,那要是不服从呢?

        “嗯,谢谢了!”

        “告辞!”

        楚牧峰起身离开办公室,他没有给胡为民说什么到了金陵之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去找谁这样的话。

        因为楚牧峰现在都不敢肯定胡为民是不是被策反了。

        要是说被策反了,自己这样做不但不会帮到自己,反而会惹祸上身。

        “楚牧峰,以后这槐明站就是你的天下了!”

        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胡为民是满脸颓废,一身失望。

        ……

        博望城,璀璨居。

        这里就是郑武雀请客的地方,而他邀请来的自然都是他这个圈子里的,毕竟他是省站的副站长,这些年来也算是经营起来一批人脉。

        “这位是吴越省警备厅的副厅长,陈年宇。”

        “这位是咱们吴越省炎黄商会的会长,杨希真。”

        “这位是咱们吴越省十六军的副军长,董前炮。”

        ……

        随着介绍,楚牧峰都会站起身来敬酒,礼数做得绝对到位

        其实像这种逢场作戏的场合,楚牧峰原本是不想要出现的,但这事又是郑武雀攒的局,他是没有办法拒绝。

        是,郑武雀是好心好意,想要让楚牧峰多认识几个人,多扩展下人脉网。

        可问题是,楚牧峰是做什么的?

        他可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人。这个部门的特殊性就要求他做事是不能讲究任何情面的,最好是能和所有人都没有瓜葛,这样即便今后动起手来,也能做到铁面无私。

        但他现在毕竟是一站之长,该有的关系,还是要有的。

        毕竟省站的站长都在编制人脉网,他自然也不能免俗。

        位置不一样,格局自然也不一样!

        “我可是听说了,楚站长在槐明城那边做事是很杀伐决断的,竟然一下就将齐家这颗毒瘤拔掉,做出了大快人心的举动,真是不得不佩服啊!”

        杨希真这个年过六十,胡须发白,眼神睿智的老人,举起了手中酒杯,笑吟吟地说着。

        “楚站长,我敬您一杯,敬您的为民除害!”

        楚牧峰举起酒杯从容说道:“这是我的分内之事!”

        “老朽干掉。”

        楚牧峰也随之干掉。

        觥筹交错,谈笑风生,一顿饭吃得倒是其乐融融,众人是交谈甚欢,算是初步结识。

        只是在酒席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个小意外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