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86、捕鼠行动

486、捕鼠行动

        “怎么?你认识他们吗?”

        看到这个男人愣神的样子,楚牧峰抬起头看过去问道。

        “认识啊,你们这是找他们吗?”

        停步男人说出来的话,让原本随口一问的楚牧峰,眼里闪过一抹喜色,随即跟着问道。

        “对,我们就是在找他们,您要是认识他们的话,能给我们说说他们是谁?家住在哪里?是做什么的吗?”

        “你们是什么人?”男人倒是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神情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两人。

        “我们……”

        东方槐刚想要张嘴自报家门,楚牧峰却是摆摆手,打断他的话头笑道:“先生,我们是警备厅的,找他们是因为有个案子可能和他们有关。”

        “可问题是,我们眼下只有这两人的画像,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您要是说知道的话,跟我们说说吧。”

        “哦,你们是警员啊!”

        男人点了点头,很痛快地说道:“这个男的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就是六味书屋的老板,叫做侯功辉,女的是他媳妇,名字叫什么不清楚,只知道很多人都叫她娄姐。”

        “请问六味书店在哪里?”楚牧峰接着问道。

        “哦,你顺着外面这条路走到尽头,然后左拐就看到了。”男人扬手比划了下说道。

        “谢谢了,还没请教先生是?”楚牧峰没有着急起身,反而递了根烟过去问道。

        “这是我们饭店的章老板。”有小二在旁边搭腔道。

        “干你的活儿去!”

        章老板瞪了伙计一眼,接过烟,冲着楚牧峰两人笑了笑说道。

        “鄙人章东南,这座小店就是我开的。我平常没什么其他爱好,就喜欢看看书,所以经常会去六味书店。”

        “刚才恰好看到你们将侯功辉两口子的画像放在桌上,才感觉有些奇怪。”

        “哦,多谢了!”

        楚牧峰道谢后,直接起身离开。

        东方槐放下钱后紧随而上。

        看着两人的背影,小二不由得嘀咕他们怎么连面都不吃了,章老板则挑起眉角,没好气地呵斥道。

        “你们知道什么?在这里乱嚼舌根子,还不赶紧去给我干活儿!”

        “知道了,老板!”

        ……

        街道尽头,刚转过来,还真是有家书店叫做六味。

        楚牧峰和东方槐就站在对面买了个几个炕山芋,一边吃着,一边用眼角余光观察着里面动静。

        不一会儿,那个老板侯功辉就走出来倒水。

        看到他的瞬间,两人神色同时一振。

        是他!

        他绝对就是画像上的那个男人,也是暗暗监控林南响的人!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科长,能肯定这里绝对是一处联络据点,这两口子是有问题的。”

        “你看咱们是现在就叫人来抓捕呢,还是监控起来,顺藤摸瓜呢?”东方槐低声问道。

        “先监控起来!”

        楚牧峰直接说道:“眼下贸然动手抓捕的话,只会打草惊蛇的。”

        “对方既然是一个间谍小组,那么咱们就要连根拔起,绝对不能给他们警觉逃脱的机会。这事你来安排,给我密切的监视住这里,跟踪这两口子,通过他们,我想应该能找到其他潜入者!”

        “是!”

        楚牧峰心里也是暗暗松了口气。

        不怕多苦难,就怕没头绪,有了头绪就好办了。

        接下来的事就变得很简单,在东方槐的指挥下,特殊情报科的队员化作各种身份,将这边里三层外三层的暗中监控起来。

        只要侯功辉两口子离开,自然就会有人跟踪过去。

        而且跟踪的都是老手,身份各异,中途还有更换,绝对不会说被侯功辉两口子发现破绽。

        医院中。

        楚牧峰离开这里,就去医院探病。

        这会儿林南响还是昏迷不醒,不过医生说他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暂时是没有任何生命危险的。

        枪伤也没打到骨头,所以只要静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

        “林南响,希望你早点醒来,这样我还能带着你去报仇雪恨,要让你亲自动手,用他们的血,来祭奠第一组组员的在天之灵。”

        ……

        金陵城,一家奢华的酒店。

        宫崎思峻处事非常谨慎,他当然不会在任何一家酒店旅馆长住,最多两天就会换地方,这是最起码的安全守则。

        入夜。

        “外面的情况现在怎么样?”

        宫崎思峻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有些阴沉,不时会划过一道闪电的天空沉声问道。

        “少佐阁下,军事情报调查局和金陵城警备厅都在调查这事,我想咱们的暴露是肯定的,对方是绝对不会说白痴到那种忽略咱们的地步。”

        “而且咱们和军事情报调查局打过那么多次交道,他们就算是闻着味儿也会知道咱们过来的情况。”黑木鸠正站着回答道。

        “呦西,你说的没错!”

        宫崎思峻颔颔首,深以为然仿若说道:“要是说咱们做出来这些事,金陵这边的军事情报调查局还是无动于衷,或者说还是当睁眼瞎,那才是最可笑的事。”

        “不过就算是暴露也无所谓,这原本也在咱们的计划中。”

        “哈依!您说的对。”黑木鸠正躬身说道。

        “去收拾下,留下几个人,其他的都跟我去姑苏站!”宫崎思峻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道。

        “哈依。”

        其实要是有机会的话,宫崎思峻也不想要就这样离开。

        但现在不是没有办法吗?

        华栋死了,林南响不死也没有可能再有机会抓住,那么就只能是去姑苏城找姜国储。

        而且和姜国储过招,也是宫崎思峻心中一个痛点。

        在新京城的时候,姜国储是阶下囚,可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让他逃掉。

        现在自己来到姑苏城,无论如何都是不会给他再活命的机会。

        姜国储必须死!

        当然,在他死之前,宫崎思峻还是想要审问一番,问出来那个诗人,到底是谁!

        ……

        翌日。

        楚牧峰来到了情报处,见到了唐敬宗。

        毕竟前有华栋,后有林南响,他如果说不能就这事赶紧给出个交代,唐敬宗这边会坐立难安。

        “哦,所以你的意思,能肯定前来兴风作浪的就是新京城特高课的人了?”

        听完楚牧峰言简意赅的汇报,唐敬宗眼前一亮。

        “对,能肯定,林南响说已经认出来中一个人,他叫做黑木鸠正,不过不知道这个黑木鸠正是不是负责人。”楚牧峰跟着说道。

        “是不是负责人,都要抓到他!”

        唐敬宗想到卧榻之侧,竟然有他人鼾睡,心中就冒出熊熊怒火。

        这里是他的地盘,作为情报处处长,他必须要将这伙人给揪出来,让他们都吃花生米。

        “你那边有什么线索没有?”

        “已经有了一条线索,是这样的……我的人正在严密的进行监视,我想他们是肯定会和其余人联系的,只要有所联系,我就能顺通摸瓜的去找到他们的上线。”

        “处座,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将他们全部拿下。”

        楚牧峰神情肃然地说道:“我想对方应该也是隐藏在咱们金陵城多年的间谍机构,这次能借着这事,正好将这个组织也连根拔起。”

        “好,这个案子就交给你负责!”

        唐敬宗露出一抹释然之色,这个楚牧峰果然是有运道,这样都能被他找到线索。

        “需要什么支援尽管说,我这边全力支持!”

        “是,我不会和您客气的,不过处座,我这边是能盯着这条线,但是姜国储副站长那边,您是不是得给他提个醒?”

        “这群人敢在金陵城中动华栋,偷袭暗杀林南响,那么自然也不会放过他。”楚牧峰还是有所担心地说道。

        “他……”

        唐敬宗听到这个后,忽然说道:“你说要是能在姜国储那边布置个陷阱,是不是有可能将这群人一网打尽?”

        “很有可能!”

        楚牧峰微愣后,就事论事地说道:“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蛇出洞,而且最主要的是这条蛇很容易被引出来。”

        “但问题是这就需要姜副站长的配合,可这毕竟是有风险的,我担心!”

        “没有什么担心的!”

        唐敬宗知道楚牧峰的担心和顾虑,不过他却是无所谓地挥挥手。

        “放心吧,我会和姜国储说,让他那边尽快拿出一个章程来。就这事,我相信他们姑苏站是能处理好,你也就不用特意过去一趟,就留下来继续盯着那个间谍小组吧。”

        “是!”

        楚牧峰也不想过去,他怕自己要是说过去的话,金陵城这边再发生大案怎么办?

        姜国储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这只是一种可能。

        要是说特高课的这群人不去呢?自己过去的话,不正好是会造成后方空虚,让他们搞出更大动静呢?

        “对了,还有件事需要麻烦处座帮忙。”楚牧峰在离开前说道。

        “什么事?”

        “就是警备厅刑侦处那边,给我下达了任务,就是调查枪战案的真相。”

        “您说我能把这事的真相说出来吗?所以还需要您给那边打声招呼,就说这个案子咱们局里已经负责,他们就别多想了。”

        楚牧峰跟着说道。

        “哦,这事好办,我来处理吧!”唐敬宗点点头,不以为然。

        “卑职告辞!”

        ……

        只要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

        东方槐亲自监视着六味书店。

        深夜时分。

        当整个金陵城陷入万籁俱寂的时候,侯功辉悄无声息地出门了。

        只是他一个人,那个娄姐依然留在书店里面。

        看到这幕,东方槐便直接跟上前去。

        一路上,侯功辉如一只偷米的耗子,非常小心谨慎。

        即便他走这条道路已经走得很熟悉,即便现在是深夜时分没有什么人影,他都没有掉以轻心。

        每走几步,都会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扫视向四周,看看有没有谁跟踪监视。

        这种反侦察的意识很强,不愧是潜伏至今都没被发现的间谍。

        但不管他再怎么做,都是徒劳无功。

        东方槐调动了整支小队来监控,三条街都是特殊情报科的人,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他们压根不需要紧紧尾随,而是到处都有眼睛盯着。

        半个小时后,当侯功辉走进一间商铺的时候,依然还在东方槐的视线之中。

        “科长,咱们的人已经将这间酒铺前前后后都盯住了,确定侯功辉进去后没有离开,他此刻还在里面。”张贺沉声说道。

        “好,继续盯着。”

        东方槐躲藏在阴影处,扫视着眼前的酒铺缓缓说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咱们不能有任何掉以轻心之处。”

        “等到侯功辉出来后,就派人守住这里,明天我要知道这间酒铺的所有情况。”

        “是!”张贺点头应道。

        十分钟后,侯功辉就从里面出来。

        和进来时候的沉重脚步相比,此刻的他明显变得轻松愉快不少。

        东方槐跟随着回到六味书店。

        张贺在那边监控着酒铺。

        一夜悄然而逝。

        第二天。

        一大早,楚牧峰刚来到特殊情报科,刚走进办公室都没有能坐下的时候,西门竹满脸高兴地走进来,手中拿着的是三幅画像。

        “科长,好消息!”

        “说!”

        “这三幅画像上的人,都被咱们打听到了。”

        西门竹说着就将三幅画像在桌面上并排着放好,然后指向前两幅的胖瘦二人组。

        “找到了?好好好,赶紧说说,他们都是什么人?”楚牧峰顿时精神振奋。

        “科长,说真的,要不是说这次有监视华栋和林南响的事,他们这群人是不会暴露出来的,谁让他们隐藏得这么深。”

        “且不说东方那边监控的六味书店的那对夫妻二人组,就说我这里的胖瘦二人组吧,您恐怕不会想到这两个人的身份是养猪的和卖肉的!”

        西门竹指着壮实的那个人说道:“他是城西市场上卖猪肉的,外号叫做一刀切,说的是只要去他摊位上买猪肉的,都不用秤要,一刀下去保准足斤足两。”

        “对外的名字叫做韩老三,至于说到真名目前不知。”

        “至于那个瘦猴叫做许东雷,是市郊一个叫做杏花的村子里养猪的,他养猪自然要卖猪,卖的猪都是卖给韩老三的,这就是他们两人能认识的最好理由。”

        “我想这个胖瘦二人组就是这样的一个搭档组合。”

        楚牧峰对这事没有丝毫意见,一个养猪的要卖猪,一个卖猪肉的要买猪,多好的理由,他们经常有联系也是理所当然了。

        “派人监视起来没有?”楚牧峰眯着眼问道。

        “嗯,已经监视起来了!”

        西门竹点点头:“咱们的人已经在第一时间就将两人监控起来,韩老三这边还好说点,就是那个许东雷毕竟是在村里住着养猪的。”

        “村里面就是那么大的地方,彼此都认识,要是说贸然进去一个生人的话,肯定会引起他的怀疑,所以说咱们的人都是在村外面监控。”

        “做的对,不能打草惊蛇。那这个人是谁?”

        楚牧峰说着指向第三幅画像,那是一个容貌极其普通的男人,属于那种走到大街上肯定会被忽视的模样,但就是这样的人其实最麻烦。

        做情报工作的最喜欢的就是这种人。

        普通至极,却充满不可测。

        “科长,我重点想要说的就是这个人,我会发现也纯属意外。”

        “他叫做杨顺平,身份是修钟表的,我的手表前几天坏了,一直都没有时间去修。这不昨天出去,看到一个修手表的就顺便拿过去,谁想就这么看见他了。”

        西门竹指着那个普通男人的画像说道:“他的店铺就在警备厅那条街上,挂着的牌子叫做四季钟表,他的名字叫做黄钟。”

        警备厅那条街上修钟表的?

        楚牧峰双眼微眯,“敢在警备厅的眼皮底下修表,这个家伙倒是会选择地方隐藏身份,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是啊,真是狡猾。”西门竹点头应道。

        “全都监视起来!”

        楚牧峰站起身来回走动,淡淡说道:“六味书店的侯功辉两口子,卖猪肉的韩老三,养猪的许东雷,修钟表的黄钟。”

        “这样的话,暴露出来的一下就五个人!我想这个间谍小组就算是人数多点,也不可能有十几二十人。”

        “这样的话咱们只要盯住他们,就能将这个间谍小组连根拔起。而要是说能拔起他们的话,从新京城过来的特高课复仇小组就相当于是失去了眼睛。”

        “他们就算是想要有所作为,也不会那么容易,除非动用其他隐藏的间谍。”

        “好了,这事就这么办,给我安排下去,死死盯住他们,一个都不能放过!”

        “是!”

        西门竹恭声领命后说道:“科长,您说那个复仇小组会不会就和这个间谍小组在一起呢,要是那样的话,咱们动手抓捕,会不会惊动他们?”

        “一起吗?”

        楚牧峰摇摇头说道:“这个复仇小组不可能说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间谍小组身上,要是我是他们的组长,也不会这样做的。”

        “这倒不是说不相信间谍小组,而是做事的最起码规矩。越保密越好,毕竟间谍小组既然都开始帮着监控,就有暴露的危险,他们暴露对复仇小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对对对,您说的是,那我继续去盯着了。”

        “去吧!”

        等到西门竹离开后,楚牧峰就开始仔细的梳理起来整件事。

        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着一个个名字,每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特定的意义。

        隐藏的间谍小组!

        新京城的复仇小组!

        失踪(被杀)的华栋!

        被重伤的林南响!

        还有中间位置那个最刺眼的名字:农夫!

        “他们应该是没有查出来我是谁,要不然是肯定会对我进行偷袭暗杀。”

        “敌暗我明,这种事原本我们并不占据着优势,幸好现在找到了间谍小组的线索,要不然这事真的会很麻烦。”

        “宫崎思峻,我不管带队的是不是你,我都会将你们全部挖出来,用你们的狗命,为死掉的弟兄报仇雪恨!”

        此刻,楚牧峰眼神锐利,杀气腾腾。

        咔嚓!

        窗外在闪电中发出一道道惊雷,随即便是倾盆而下的骤雨。

        金陵城这座帝都,在四月初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雨。

        ……

        这场雨下的非常大,不止是金陵城这样,姑苏城也同样如此。

        已经转移过来,安顿好的宫崎思峻,冲着黑木鸠正说道:“咱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姜国储。”

        “如果说能活捉是最好的,要是说不能,不必再犯林南响那样的错误,直接杀死。”

        “哈依。”

        黑木鸠正肃声说道:“少佐阁下,您说这个诗人到底是谁,怎么可能隐藏的这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竟然值得华栋他们拿出性命来保护?”

        “是不是说他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什么大人物?而且这个大人物还是做事非常残酷暴戾的,能威慑住华栋他们的,让他们不敢反叛?”

        “你说的这些我也想过。”

        宫崎思峻双手后负,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慢条斯理地说道:“对方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要不然是没有可能调动华栋和林南响。”

        “但到底是谁,却真的是个谜。不过咱们距离这个谜底,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您说的对,姜国储肯定知道的。”

        “我想他当初在新京城不招供是因为没有指望,无所顾虑,可现在回到了金陵城,享受过荣华富贵,我不相信他还能坚持到底。”黑木鸠正冷冷说道。

        “还有,我们要相信长野君,他能隐藏到现在都没有被发现,是有着独到之处,他没准能率先查找出来,这个诗人到底是谁?”宫崎思峻跟着说道。

        “哈依。”

        “明天开始调查姜国储的行踪,确定好计划后就动手,这次要将姑苏站掀个天翻地覆,要拿他们的人头祭奠死去的弟兄!”

        宫崎思峻一挥手,冷厉喝道。

        “哈依。”

        ……

        姑苏站。

        姜国储在下班后就乘坐汽车回家,他好歹是副站长,得有配车这样的待遇。

        而且他可不是自己一个人回去的,前后各有两辆车保护,每辆车上都坐着四个训练有素的特工。

        畏惧胆怯?

        姜国储只是不想要莫名其妙的死掉罢了。

        对于他这样的待遇,宁志文也是清楚的,不过却没有多加干涉的意思。

        非但不干涉,他还给那些特工们说务必要保证姜国储的生命安全。

        姜国储好歹是姑苏站的副站长,要是说就这样被人偷袭杀死的话,让宁志文颜面何存?

        “出来了,跟着!”

        就在姜国储回家的同时,两道身影遥遥的尾随着。

        一夜大雨过后。

        第二天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所有的烦闷都像是在昨天被大雨一扫而空,剩下的都是好心情。

        楚牧峰刚踩着脚步来到特殊情报科,就看到急匆匆赶过来的东方槐。

        “怎么,有事?”楚牧峰挑眉问道。

        “科长,发现华栋他们的尸体了!”东方槐脸色十分难堪地说道。

        “什么?在哪里?”楚牧峰紧声问道。

        “就在城外的一处废弃厂房,那里平常的话没谁过去,这不昨天下了一场大雨,把那里的泥土冲掉不少,露出下面埋着的尸体。”

        “尸体是被一个放羊倌发现的,他报案后咱们接到警备厅那边的通知,因为华栋的证件还在。”东方槐简明扼要的说道。

        “封锁现场,让咱们的人接管,你和我这就过去。”

        “是!”

        废弃厂房外面。

        这里挖出来一个坑,坑旁边放着的就是华栋三个人的尸体。

        因为已经有两天时间,所以尸体已经腐烂变形,但却还是能分辨出来就是华栋。

        “果然已经遇害了!”

        楚牧峰之前一直都还有个盼头,希望华栋是安然无恙的,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华栋已经死了,而且还被悄无声息地埋在这里。

        要不是这场暴雨的话,恐怕短时间内都发现不了。

        要是那样,华栋他们几个连入土为安都是奢望。

        “把尸体清理好后带回去。”楚牧峰盯视着华栋看了会儿后肃声说道。

        “是!”

        然后楚牧峰便没有多说一句话,直接转身离开。

        华栋,你不会枉死的。

        我这就为你报仇雪恨!

        ……

        特殊情报科,会议室。

        一场临时会议正在进行,楚牧峰扫视过全场后冷声说道:“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了吧,华栋他们的尸体被找到了,就在咱们城郊的一处废弃厂房。”

        “咱们之前的猜测的是对的,华栋他们已经提前遭到了毒手!”

        “科长,华栋不能白死!”苏月柔沉声说道。

        “是,他绝对不能白死!”

        楚牧峰右手紧攥成拳,眼神如炬般说道:“华栋是咱们特殊情报科的人,是咱们这里的副科长。”

        “那帮新京城特高课过来的疯狗,明知道他的身份却还是杀了,这就是对咱们的挑衅,是对咱们特殊情报科的蔑视和践踏!”

        “第一组四条性命!第二组六条性命!”

        “这每一条性命都是对咱们特殊情报科的宣战!咱们不能再这样耗下去,再这么无条件的等待,是等不到什么结果的!所以现在我宣布!”

        所有人都正襟危坐。

        “对已经发现的这个间谍小组实施抓捕!”

        “是!”

        “经过你们这两天的监控,能肯定的是他们都去的是那个酒铺,这说明酒铺就是他们的上线,那个叫做董九林的老板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间谍小组的组长!”

        “咱们时间紧迫,已经不可能陪着他们玩下去,那就只能逮捕撬开他们的嘴巴。”

        楚牧峰犀利的眼神扫视全场。

        “各自负责抓捕盯梢的对象,立即实施捕鼠行动!”

        “是!”

        但凡有一点可能,楚牧峰都不想这么早的抓捕,但没办法,形势急迫。

        要是说通过抓住这个间谍小组,能够知道复仇小组的行踪,将会化被动为主动。

        至于说到这样做会不会不尽如人意,楚牧峰不再多想。

        已经决定行动,那就要干净利索,不能再拖泥带水,迟疑不断。

        ……

        六味书店。

        因为是书店,所以说侯功辉每天开业的时间都不很早,差不多都是快接近中午的时候才开门。

        这天也不例外,九点半的时候他才晃晃悠悠的过来,很自然地去开锁。

        “侯老板好!”

        “您好!”

        和一个走过去的邻居打过招呼后,侯功辉就拿着锁子走进书店。

        刚准备放下铁锁的瞬间,背后就传来一股很强的力量,刹那间命中脖颈,将他当场砸得昏迷过去。

        “带走!”

        同时被抓走的还有在家中待着的娄姐。

        夫妻二人组双双落网。

        ……

        市场肉摊前。

        刚将一块肉切下放好的韩老三,看着出现在眼前的两个男人,笑眯眯的问道:“两位老板,是想要买点猪肉吗?我给你们说,我这里的猪肉保证新鲜。”

        “保证新鲜?真的吗?是现杀的?”

        “当然是现杀的!”

        韩老三拍着胸脯保证道:“我这里的猪肉都是早上刚现杀的,绝对新鲜。”

        “瞧您的模样就是没有来过我家买肉,买过的都不会问这个的。”

        “这样的话……”

        左边男人微微挑眉说道:“那就给我们来三十斤五花肉,我们还得转悠下,你帮我们送到那边的平安饭店,你知道那里吧?”

        “知道!好嘞!”

        韩老三听到三十斤这么多立刻答应下来,很利索的称好后就冲着旁边的摊位喊道:“二婶,帮我看下肉摊儿,我去去就回。”

        “去吧!”

        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韩老三被抓!

        同时被抓的还有送完肉准备回村的许东雷!

        ……

        警备厅那条街上的四季精修钟表小店。

        巴掌大的一小块地方,四周墙上挂着很多钟表,里面坐着一个看似非常沉稳老实的男人,他就是钟表师黄钟。

        “师父,您这里能修那种大钟吗?”

        “大钟?”黄钟有些好奇的探出头来。

        “对,就是这种大钟,我们家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走了。”

        “我整过来很费事,不过问过人都说您这里的手艺是一流的,所以我就带过来了。”陈进指着一辆黄包车上放着的大钟表说道。

        “行啊,我瞧瞧!”

        说话间黄钟就从里面走出来,来到黄包车前观看,而当他背过身子的瞬间,陈进倒是没动,可动手的是那个擦汗的黄包车夫。

        没有半点迟疑的意思,黄包车夫就一棒命中黄钟的脑袋,当场将他砸得头晕脑胀。

        “咔嚓!”

        随即陈进出手,戴上手铐,卸下下巴。

        “带走!”

        修表师傅也顺利落网了。

        ……

        赛神仙酒铺。

        这里就是楚牧峰所说的很有可能是间谍小组发号施令的地方,里面正在忙活着的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他穿着很朴素,容貌的话也很普通,嘴角始终带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笑容,任谁看到都会觉得脾气温和。

        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赛神仙酒铺的老板董九林是个大好人大善人。

        谁平常要是没带着钱,却又想要喝两盅的话,董九林都会毫不客气的让他们赊账。

        甚至有时候他还会主动邀请这些酒客喝酒,谁家要是说遇到麻烦事找他帮忙,历来都是二话不说就答应。

        这样的做派,人缘口碑会差吗?

        做生意归根到底还是人和人的关系,人家这样的大好人谁都愿意光顾,所以这条街上的酒铺是有几个,都不如他这里的红火。

        “科长,您最好还是不要抛头露面了,要是说他真的是那个所谓的间谍小组组长,您出现他肯定会认出来的!”西门竹低声说道。

        “嗯,我不会露面!”

        楚牧峰早就想过这个,“你也不能露面,让那几个生面孔去。”

        “这种事绝对要小心谨慎,慎之又慎,告诉他们动作麻利点,以防董九林自杀。”

        “明白,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做这事的!”

        西门竹冲着前面点点头后,三个穿着粗布短衫的男人就出现了,他们晃晃悠悠的走进酒铺,冲着董九林就喊道。

        “老板,给我们拿两壶好酒,两叠小菜!”

        “好的,马上!”

        董九林说着就递过来两瓶白酒,“三位,这是你们要的酒。”

        “我说老板,你眼瞎吧?我们三个人,怎么都得三瓶酒才够吧?你这就给两瓶,算是怎么回事?”

        “说的就是,瞧不起我们弟兄是吗?”

        “信不信咱们砸了你的酒铺!”

        来者不善。

        董九林的那双眼睛多毒,一下就看出来这雕龙刻凤的三位,是过来找茬的,十有八九应该是混道上的。

        这是没有钱想着来我这里打秋风的吗?

        想到这里,他就笑眯眯地又去拿了两瓶酒放到桌面上。

        “三位,是我考虑不周,这两瓶酒算是我的赔罪,你们喝,我免费送,不要钱!”

        “呦呵,什么意思?瞧不起咱们兄弟?觉得我们没钱喝酒吗?”

        其中一个站起来,歪着头,说话间就强硬地拽住了董九林的衣领。

        在他这个动作做出来的瞬间,酒铺的两个伙计眼底不由闪过一抹狠光,下意识的就要动手阻拦,却被董九林的眼神制止住。

        “大爷,瞧你说的,哪能是这样的。”

        董九林连忙说好话,拱手说道:“三位弟兄一瞧就是人中龙凤,就不要和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

        “这样吧,今后只要你们想喝酒,就来我这里,酒管够,行不行?”

        “酒?要你什么酒啊!”

        拽着董九林脖颈的男人一使劲,拉扯着他就往外走:“走吧,我们九爷想要和你聊两句,说说你这酒铺每个月该拿多少份子钱。”

        九爷?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董九林便冲着两个伙计做出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来。

        因为他知道九爷就是混这片的老大,找自己无非就是要保护费。

        这不是什么大事。

        “好啊,我也正好想要拜见拜见九爷呢!”董九林笑着说道。

        “行,董老板敞亮,那咱们就走吧!”

        门外面停着一辆汽车。

        等到董九林坐进去,轿车开出去一段路,再也看不到酒铺后,一左一右夹着董九林的两个人便突然动手。

        猝不及防之下,董九林当场中招,被死死的控制住。

        “各位大爷,你们这是干什么?”

        “砰!”

        回答他的只有一记手刀。

        董九林当场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