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72、招揽陈建华

472、招揽陈建华

        晚上的饭局自然是格外热闹。

        楚牧峰也是放下身段,跟在座的这帮队员们多多少少都喝了点。

        这也算是拉拢人心的手段。

        这帮手下也是感到格外荣幸。

        “科长,我这条命就交给您了。”

        “咱们特殊情报科要做就做最好的。”

        “你们说如今谁敢小瞧咱们科室。”

        “跟着楚科长,就是有奔头啊!”

        像是这样的话语是此起彼伏,他们都发自肺腑的高兴和兴奋。

        身为堂堂热血男儿,谁不想要建功立业,谁不想跟着一个有前途的上司后面做事。

        楚牧峰满足了他们的所有愿望,谁能不拥戴呢?

        ……

        皇胄大街,楚家。

        书房中。

        喝过茶水后,楚牧峰望着面前两个俏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双儿,小凤,有件事要和你们说下,我可能这两天又要动身去一趟东三省。”

        “啊,又要去东三省?做什么?难道又有叛徒逃过去了?”紫无双眨了眨眼问道。

        “不是,这次是去救人!”楚牧峰摇头回道。

        “救人?”血凤念叨了一句。

        “对,就是救人。”

        楚牧峰不可能说将事情的内情说得多详细,简单解释道。

        “这次过去是营救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回来,所以说会有危险。我准备自己过去,你们两个都留在家中吧。”

        “不行!”

        两人全都齐唰唰的出声,紫无双轻咬嘴唇,扭头问道:“小凤,你对东三省的情况,应该不止局限奉天城吧?”

        “嗯,东三省几个大城市我都去过,熟得很。”血凤颔首道。

        “那就这样!”

        紫无双扭头看着楚牧峰认真地说道:“牧峰哥,我知道你去有重要任务,让我留在家中,可以,但你最起码得带着小凤过去。”

        “她对那边是熟悉的不说,你的身边也需要有一个人照顾。再说你就算是想要执行营救任务,血凤跟着也能帮衬帮衬,绝对不会拖后腿的。”

        “这个……”

        “行了,就这样决定了!”

        血凤在楚牧峰的迟疑中立即说道:“牧峰哥,我是很擅长易容术的,这点你是清楚的,咱们要是说再去东三省的话,怎么都得易容不是。”

        “我想有我在,您的容貌是不用担心的,毕竟咱们不能再用白隆这个身份,得换个。”

        “新身份我准备好了!”

        说着楚牧峰就从书房的抽屉里拿出来两个档案。

        “我在奉天城的时候是伪造过几个身份,这其中也有你们两个的。既然双儿这样说,那小凤你就和我一起去东三省!”

        “至于咱们的掩饰身份,就用这个吧!”

        楚牧峰指了指档案。

        “是什么啊,我瞧瞧!”

        血凤看完后,满意地点点头:“行,我没有意见。”

        “让我看看!”

        紫无双看过之后,神情显得有些古怪地说道:“又是扮夫妻啊?”

        “牧峰哥,这扮夫妻扮上瘾了吧,这是想要假戏真做吗?”

        “双儿,你瞎说什么呢!”楚牧峰无语地瞪了对方一眼。

        “我哪里瞎说了,你难道就没其他身份吗!算了算了,当我没说,只要你们能安全的回来就成。”

        紫无双嘟囔着嘴念叨。

        旁边的血凤则抿着嘴偷着乐。

        ……

        第二天。

        楚牧峰这边刚准备去警备厅刑侦处转一圈时,就被叫到了军事情报调查局,在唐敬宗的带领下见到了戴隐。

        “牧峰,关于向日葵的事,该说的你们处长已经都说了吧?”戴隐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的,局座。”楚牧峰点头应道。

        “最新情报,向日葵已经被秘密逮捕,目前正在审讯中,你即刻动身赶往新京,想尽一切办法将他营救出来。”

        “牧峰,你听清楚,最好是能将姜国储救出来,如果实在没办法,也要争取能跟他接头,从他那里拿到一份情报,这份情报至关重要,不容有失。”戴隐肃声说道。

        “是!”

        楚牧峰双脚立正,果断敬礼,“卑职一定完成任务,将姜先生救出来!”

        “一会儿让你们处长将咱们在新京的人手告诉你,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你随时都可以调动他们帮你做事。”戴隐跟着说道。

        “是!”

        “去吧!”

        楚牧峰转身和唐敬宗离开,看着他的背影,戴隐自言自语道:“如果说有一点可能的话,我也不想让你前去那种危险之地。”

        “但除了你之外,我真的想象不到,谁是做这事的最佳人选。所以说这次就靠你了,希望你还能创造奇迹。”

        情报处,处长办公室。

        “牧峰,之前已经将该说的都说了,这里面是咱们安插在新京的人,你到那边后可以激活他们。”唐敬宗递过去一张纸说道。

        纸张上面清楚的记录着几个名字和身份。

        “他们是新京站的吗?”楚牧峰问道。

        “站?”

        唐敬宗摇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那里毕竟是伪满洲国,是岛国严密控制的地方,不可能轻易形成站这种规模。”

        “他们都是早期安插过去的眼线,具体点说就是两个小组,第一小组和第二小组,每个小组的组长都在名单上,我已经跟他们联系过,他们会无条件听从你的命令。”

        “是!”

        楚牧峰恭敬道。

        “都准备妥当了吗?”唐敬宗跟着问道。

        “嗯,准备好了!”

        唐敬宗站起身来,拍了拍楚牧峰肩膀道“牧峰,这次任务是争取将姜国储带回来,但你要记住,你自己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要是事不可为的话,你知道怎么做的。”

        “是,谢谢处座关心!”楚牧峰点头应道。

        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证明唐敬宗的心中是有楚牧峰的,要不然顶着戴隐的命令,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

        这几乎就相当于是在暗示楚牧峰,非要二选一的话,记着选自己。

        “去吧,早去早回,我等着你凯旋归来!”唐敬宗挥挥手道。

        “是!”

        楚牧峰敬了礼,转身离去。

        这趟前往新京因为很危险,而且不易带太多人,所以说楚牧峰就干脆的只带着血凤。

        两个人乘坐着飞机先到的北平城,然后又从北平乘坐火车前往新京。

        路过奉天城的时候,两人下来,有些事要在奉天城这边安排下。

        奉天城外一座叫做风雷的小镇。

        陈建华目前就住在这里,当然他现在是隐姓埋名的,甚至就连容貌都做出了改变。

        毕竟有着樱落区被抓捕的事在,他是不可能说留在奉天城中的。

        临近中午时分。

        陈建华在一家小酒馆里面喝着闷酒,镇上的人也都认识他。

        毕竟他当初过来的时候,是投靠着亲戚来的。风雷镇上的人还是很好客的,对陈建华也是很友善。

        “我说小陈啊,你不能这样一直稀里糊涂的过日子吧?要不我给你介绍一门亲事。”

        “我跟你说,那个女的模样挺端正,人也很老实,虽然有点结巴,但这不算啥事,关键能和你好好过日子的。”酒馆老板坐在一侧的长椅上笑着说道。

        “德叔,我没有成亲的想法。”陈建华摇摇头随意说道。

        “怎么能没有成亲的想法呢,这男人啊,必须得成家才能立业啊!”

        酒馆老板抽着香烟,扔过去一根后说道:“你小子长得有模有样,又接管了你舅舅家的包子铺,只要你愿意,她那边我是保证能给你说成的。”

        “要不这样吧,成不成的咱们先见一面再说。”

        “嗨,这事以后再说吧。”

        陈建华说完就扔下一块大洋:“以前的账全都结清,剩下来的钱存着吧!”

        “好嘞!”

        老板麻溜地拿起大洋,吹了口气,嗡嗡作响,是真货!

        陈建华就这样晃晃悠悠地回到家中,刚想要躺下,耳边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真没想到,我所看重的人如今竟然沦落成这种模样。”

        “谁?”

        陈建华猛得站起来,眼神如炬般盯视前方。

        当他看到是谁在说话后,满脸惊愕之色:“啊,大人,怎么是您?您怎么会来到这里?”

        陈建华知道楚牧峰身份吗?

        不知道。

        不但是他,奉天站内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楚牧峰的真实身份,毕竟他当时过来的时候是低调的,是有所遮掩的。

        奉天站的人都不清楚,像陈建华等三人有着投敌经历的,自然更加是不清楚,他们后来甚至都没有见过楚牧峰。

        甚至就算是现在,要不是说楚牧峰易容成白隆的模样,陈建华还是辨认不出来的,谁让他当初就没有见过楚牧峰的真面目。

        至于说到易容成白隆,也是楚牧峰想要和陈建华见面才这样做的,也是来到这个包子铺后才临时易容的。

        为的就是减轻陈建华的抵触和戒备心理,要不然的话以着他的本来面目现身,肯定会引起陈建华的强烈反应。

        “我就是过来瞧瞧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模样,没想到你还是挺让我失望的。”

        “陈建华,你难道就准备这样碌碌无为地过完这一生吗?”楚牧峰叹息道。

        “大人,我不愿意,我当然不愿意,可就算是再不愿意有什么办法吗?”

        “我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处境,说实话,我有时候都在想,当时要是在樱落区被杀了,反而是一了百了。”

        陈建华面对着楚牧峰,也没了戒备心理,神情充满苦涩地说道。

        “嗯,我明白你的痛苦。”

        “不,你不知道的!”

        陈建华像是压抑着的野兽,看着楚牧峰悲惨地喊道:“你不是我,根本就不会想到我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我现在是生不如死啊!”

        “人就不能犯错,只要犯错身上的污点就再也没有办法洗刷干净。倘若犯的错是大错的话,更是没办法改变。”

        “我犯下的错误就是大错,叛国罪!”

        “因为这个错误,就算我后来将功补过,刺杀了杨俞华,都没有办法洗脱。”

        “大人,你知道吗?我回到奉天站后是被怎么对待的?他们所有人看向我的眼光都是鄙视的,就算没人明面上说,但这种冷眼更折磨人。”

        “我不想说中间的辛酸,我想说的是,我如今一斤被奉天站给开除了,只能在这个小镇潦倒着过日子。”

        “您说这一切值得吗?我还不如当时就死在樱落区好呢!”

        陈建华身上流露出一种浓烈的失望和悲观情绪。

        “所以说你后悔当初弃暗投明了?后悔听我的话刺杀杨俞华了?”

        “要是说再给你一次机会选择的话,你会毅然决然的投降岛国吗?”楚牧峰淡淡问道。

        “当然不会!”

        陈建华听到这个,态度十分坚决地说道:“我不后悔我做出的选择,我当初会背叛那也是情非所以,我心中是有着党国有着信仰的。”

        “再让我选,也是会选择刺杀杨俞华。我抱怨的只是现在的生活状态,却从来没有动摇过当时的决心。”

        “嗯,那算你还是条汉子!”

        楚牧峰扬起嘴角笑了起来,这样就证明他没有来错,就证明自己当时的眼光不错。

        要是说陈建华敢流露出任何后悔的意思,他就会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你不满的是现在的生活状态,那我要是能帮你改变呢?”楚牧峰淡淡说道。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建华瞪大双眼,似乎有些不解。

        “我的意思很简单,我想要让你跟着我做事。你要是说还是奉天站的特工,我还要顾忌下,但你既然已经被开除,就不存在撬墙角的说法。”

        “怎么样,陈建华,有兴趣来帮我做事吗,用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你今后的人生!”楚牧峰缓缓说道。

        陈建华有些不敢置信。

        他竟然是来找自己做事的?

        “大人……我能问问您的身份吗?”陈建华小心谨慎地问道。

        “可以!”

        楚牧峰很坦然地说道:“我是金陵军事情报调查局,情报处特殊情报科科长,楚牧峰!”

        “上次前来奉天,是奉命刺杀杨俞华,这事你也知道了。”

        “那么现在,你能给我个答复吗?我可没时间让你慢慢考虑哦!”

        “啊!楚科长?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楚科长?”

        陈建华满脸惊讶。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军事情报调查局内最年轻最有前途的权贵楚牧峰!

        他是没见过楚牧峰,但对这个名字却是如雷贯耳。

        如今只要是军事情报调查局这个系统中的,就没有说不知道楚牧峰的。

        那可是个抓获无数岛国间谍的能人,是戴老板的得意门生,是前途一片大好的红人。

        现在这个权贵就站在面前,愿意招揽自己。

        陈建华如何能不振奋,又怎么会拒绝。

        “不错,我就是楚牧峰!”

        楚牧峰点点头,“陈建华,我会相中你,也是因为你现在是无牵无挂之身,我也能想象到你从樱落区回奉天站后会是什么样的处境。”

        “假如说你春风得意,那就当我猜错了,也不会向你发出邀请。但我猜对了,你就是过得不如意。”

        “不如意的你,与其在这里郁郁寡欢,潦倒后半辈子,不如跟着我干。别的不敢说,活出一个精彩的人生,还是能做到的!”

        “怎么样,你愿意吗?”

        “我愿意!”

        陈建华想都没想便大声说道:“楚科长,说实话,自从听了你的事后,我就想着要是哪天能跟着您干就好了。”

        “没想到,当初在樱落区碰到的人竟然是您!”

        “你不问问跟着我做什么吗?”楚牧峰不紧不慢问道。

        “跟着您还能做什么,肯定都是为国为民的大事。楚科长,无论您让我做什么,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去!”陈建华毫不犹豫地表态道。

        “也没那么严重,我要你做的事是这样的……”

        楚牧峰就将太平车行的情况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下,然后淡然说道。

        “陈建华,这就是我的目的,我想让你将太平车行在北平城的那摊事都给兜揽起来,但你不需要去发展车行生意,主要是搜集情报。”

        “我敢预言中日之间必有一战,北平城肯定会首当其冲,你要做的就是一旦战争发生,要在北平城潜伏下去,搜集所有能搜集的情报,听候命令做事。”

        这简直太对胃口了!

        陈建华就是搞情报出身的特工,做这事如鱼得水。

        以前是没有一个好的起点,现在楚牧峰的招揽,无疑是给他提供了最佳的战场。

        “楚科长,您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做好这事的!”陈建华压抑着兴奋说道。

        “以后就不用称呼我为楚科长了,我做这事和军事情报调查局没有任何关系的,这么说你明白吧?”楚牧峰意有所指。

        “明白!”

        说实话,陈建华现在对军事情报调查局也没有多少好感,自己都是被开除掉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对这个部门热情如火呢!

        “我效忠的只是楚爷您!”

        “那,我再给你说说北平城需要注意的一些,你记下之后就动身去北平城吧,到那边去找太平车行的马武,他会和你交接的。”楚牧峰跟着说道。

        “好!”

        差不多半小时后,楚牧峰就将该说的都说完,陈建华也都用心记在脑中。

        “楚爷,您放心,我这就收拾下动身去北平城,保证在最短时间内,将您要的情报网给组建起来。”

        “嗯,好好干吧!”

        “是!”

        等到楚牧峰和血凤离开后,陈建华这边就开始忙碌起来。

        没想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此刻他是一扫之前的颓废沮丧,精神焕发,斗志昂扬。

        ……

        奉天开往新京的火车上。

        坐在窗户前面,望着窗外漆黑一片的夜色,血凤有些好奇的问道:“牧峰哥,您怎么会选这个陈建华帮你做事的?”

        “两个原因,第一个我说过的,陈建华无牵无挂,这样的人用起来不用担心会受到外界的影响。”

        “当然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第二个原因,陈建华心中热血未冷,冲着他当时能够果断选择行刺杨俞华,我就觉得他还能一用。”

        楚牧峰看人的眼光是有的。

        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说大老远的从北平城赶过来招揽对方。

        “嗯,那倒是。”血凤点点头道。

        自己又何尝不是被他的魅力所吸引呢!

        “牧峰哥,您说这个伪满洲国是怎么想的?放着好端端的奉天城不用,非要去新京?”

        “要知道在东三省的城市中,新京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和奉天相比的。”血凤眨巴着眼睛突然好奇的问道。

        “是啊,你说的很对,新京和奉天城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相比的,毕竟新京的建城历史短,哪里像奉天城那样历史悠久。”

        “而且新京就是一张白纸,不管是文化、政治还是经济价值都要差一大截,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当伪满洲国的帝都呢?”楚牧峰喝了一口茶水后笑道。

        “是啊,为什么?”血凤跟着问道。

        “你既然是奉天出生的,就应该知道奉天城是清朝的龙起之地,清朝能够建立,就是靠着奉天城的雄厚底蕴。”

        “奉天一直都是东三省的中心,是这里最大的城市,但恰恰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说奉天城才不能成为帝都。”

        “岛国人也是很有研究的,他们觉得奉天城有着深受的历史烙印,尤其是有着奉系军阀的影子在,会导致很多事情管理不便,而且在奉天建都的话,会让人有种复辟清朝的印象。”

        “所以说奉天城是不可能成为伪满的都城!”楚牧峰跟着说道。

        “嗯,就算你说的对,可为什么是新京呢?其余的城市比这里强的多的去了,为什么只能是新京当帝都?”

        对此不解的血凤打破砂锅问到底。

        “选择新京当帝都在我看来有三方面的原因。”

        “第一,在东三省中,你不觉得新京的地理位置很优越吗?这座城市地处辽河平原和松花江平原的门槛上,四季分明的气候适合谷物生长。”

        “再有就是它又坐落在南满铁路和中东铁路连接点,四通八达的铁路网,让它拥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

        “况且新京还有出海口,可以通过海运轻松到达岛国、朝鲜,这是个天然优势。”

        楚牧峰的这第一个理由就让血凤深深的佩服。

        说的没错,这个理由的确是站得住脚跟,是能解释的通的。

        像这样的理由,竟然还有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