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68、樱花公馆、内讧?

468、樱花公馆、内讧?

        当晚。

        楚牧峰离开警备厅,就去拜见了柳公泉。

        这事既然是靳西来成为挡枪的,那么楚牧峰无论如何就要给他讨要个说法。

        当然,也是因为靳西来的好兄弟是楚牧峰。

        不然换做别人碰到这事,还真的就得认命。

        秘书这种工作听着是很显赫,其实就是一个可以随时推出来挡枪子。

        不出事的话就是人才,出事就是背锅。

        这样的身份和职责,秘书有什么资格去找领导索要说法。

        柳家书房。

        “这么说来血蛇会要暗杀的对象是我?”柳公泉眉宇间露出一抹凝重神情。

        “对!”

        楚牧峰很平静地说道:“根据杀手交代,血蛇会想要杀死的人就是你,我二哥靳西来不过是替你背了锅,挡了枪子。”

        “当然你要说这事该不该,肯定是该得,谁让他是您的秘书。但我今晚过来,是想要得到您的说法,就这事,您有什么想说的。”

        “西来是我最看重的人,他的能力和水平我很欣赏,我是准备当做嫡系来栽培的。今晚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我也会重视他。”

        “你放心,今日之后,只要我在,西来的仕途就会一帆风顺。”柳公泉凝视着楚牧峰的双眸,很认真地说道。

        被逼迫表态?

        不存在!

        柳公泉丝毫没有这样想的意思,这原本就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比谁都清楚,任何时候人才的重要性。

        自己这个梯队想要长久发展,没有优秀人才的加入是休想的。

        靳西来就是他要栽培的对象。

        至于说到刚才的保证,与其说是说给楚牧峰听的,不如说是用来坚定他的态度。

        “好的,谢谢市*长!”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楚牧峰看向柳公泉的眼神便变得缓和起来。

        是,柳公泉是身居高位,但不要忘记楚牧峰是做什么的,他如今可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

        真铁了心想要和柳公泉对着来的话,现在的级别不够,以后呢?

        以后总有能崛起的时候,到那时再收拾你柳公泉又有何难?

        “柳市*长,我现在就想知道,血蛇会为什么会针对你?这里面绝对是有说法的,要不然血蛇会这个在南方活动的刺客组织,没有道理说前来北方行凶?”

        “你最好能知道是谁跟你不对付,否则这次是靳西来和廖凯帮你挡枪,下次呢?下次你还会这么好运吗?”楚牧峰跟着肃声问道。

        “不错,言之有理。”

        柳公泉也想要搞清楚这点,所以说很痛快的说道:“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是说法的,在北方,尤其是在北平城这边,我自问为官清廉,没有做过一己私利的事。”

        “恰恰因为这样,或许才会得罪了某些权贵,才会让他们下定铁心除掉我。会动用血蛇会,也是想要撇清关系。”

        “但到底是谁,敢这么丧心病狂,他们难道不怕被抄家灭族吗?”

        抄家灭族?

        这位也是个狠角色。

        “血蛇会是南方的刺客组织,却来北方行凶,这本身就是不对劲的。你说是北方既得利益集团在谋划这事,我觉得有些欠妥。”

        “南方,柳市*长,你最近在南方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楚牧峰眯缝着双眼,抽丝剥茧的问道。

        “南方?”

        柳公泉抚摸了下嘴角的胡须,沉吟片刻,忽然挑眉道:“难道说是因为那事?”

        “什么事?”楚牧峰问道。

        “我最近很有可能会被调回南方,暂时执掌姑苏城市政大权。但这事知道的人应该很少才对,不过就算是知道的人多,也应该没事吧?”柳公泉缓缓说道。

        执掌姑苏城市政大权吗?

        楚牧峰瞬间释然。

        这可不是一般的线索,而是非常重要的情报。

        这条情报完全能解释的通,为什么血蛇会会来找柳公泉的麻烦。

        毕竟你是要回去执掌姑苏城的,那里原本的掌权者是铁定不愿意看到这幕的。

        要是说你在北平城遇到什么意外,便没任何机会过去了。

        这样的话,那边的掌权者只要稍微运作下,没准就能借此机会上位。

        不要觉得这样想是不是有点太荒谬,其实再正常不过。

        在那个烽烟弥漫的年代,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诱惑,便能让人去做去任何事,就算是拿命换都成。

        “柳大人,姑苏城那边的情况你清楚吗?”楚牧峰点点头问道。

        “很清楚。”

        柳公泉直截了当地说道:“我之前是在姑苏城任职过的,对那里的事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要不然这次也不会说临时将我调回去接管姑苏城。”

        “那你就详细的说说那边官场的情况吧!”

        “你怀疑这事是官场上有些人做的,为的就是要断绝我回到姑苏城的可能?”

        柳公泉多聪明的人,他也已经想到其中的关键。

        “你说呢?”楚牧峰反问道。

        “嗯,很有可能!”

        柳公泉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在姑苏城当年是清理过很多人的,那些人会想要打击报复。而且在官场上,我也是有竞争对手的,其中排在首位的是副市*长江天生。”

        “江天生?”楚牧峰暗暗记下这个名字。

        “对!”

        柳公泉想到这个人,眼底就不由闪烁着怒光,“他的上位完全就是靠着吹嘘遛马,自己的真本事一点都没有。”

        “我们两个当年斗的比较厉害。这不后来我获胜了,而北平城这边又有着一个空缺,我就被调到这里来,至于说到他是被降级留用的。”

        “这事要是说是他做的,那么相信他也官复原职了,要不然他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量。”

        “继续!”

        “好!”

        柳公泉就开始讲述姑苏城的官场情况,楚牧峰认真聆听。

        一个小时后,楚牧峰离开了柳家。

        回到书房的柳公泉,看着窗外的夜色,自言自语道:“江天生,希望不是你做出这等勾当,不然你我就真是不死不休了。”

        从柳公泉家离开后,楚牧峰就来到西华医院。

        刚到这里没有多久,靳西来就从昏迷中醒来。

        看到他睁开眼的瞬间,温雅激动的都掉下眼泪,紧紧抓着他的双手,声音颤抖。

        “西来,你总算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

        “嗯,没什么事了。”

        靳西来拍拍温雅的手臂,冲着楚牧峰一笑,“老四,我就知道你会过来,小雅,你出去帮我打点水喝,我和老四聊会儿天。”

        “你没事吗?”温雅有些担忧的问道。

        “放心吧,我就是被子弹擦伤,失血过多而已,也没有受到什么致命枪伤。”靳西来这话倒是没有说谎。

        他的伤势就在失血严重。

        真要是致命伤,拖了这么久才送到医院,神仙也别想救回来。

        “好,你们聊。”

        温雅乖巧地起身离开,她知道有些话自己不方便听。

        当病房中只剩下两人的时候,楚牧峰为靳西来把过脉后笑着说道:“放心吧,以着你的身体情况,相信很快就能恢复。”

        “你这次算是命大,捡回一条命来,要不然真的在那种情况下,就算不被乱枪打死,也得送半条命。”

        “这都多亏了廖凯,是他的功劳。”

        靳西来微微一笑。

        “他在退伍前是非常厉害的军人,对危险的嗅觉极其敏锐,事发前他就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时间就停车反击,当场打死两个刺客,而且还撑到巡逻队过来,要不然我们两个都得死。”

        “你知道自己是背锅了吧?”楚牧峰不置可否地说道。

        “知道!”

        靳西来点点头,淡淡说道:“在他们开枪射击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因为那些人喊过杀错了,目标没有在车上。”

        “实际上要不是说他们看到柳市*长没有在车上,不想要杀死我们,想着赶快逃走的话,我和廖凯搞不好就会没命了。”

        对于血蛇会而言,他们想要杀死的只是柳公泉,对其他别人,一颗子弹都懒得浪费。

        “我来之前和柳公泉谈过了。”

        楚牧峰凝视着靳西来的双眸突然间说道:“你不能这样平白无故的替他背锅,他答应今后会大力栽培你。”

        “当然,我也知道这样的承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还要看你的发展。不过这事毕竟算是一个契机,一个能够让柳公泉对你感到内疚和重视的契机。”

        “老四,柳市*长人不错的,我跟着他工作很舒心。”

        靳西来笑道,带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他下意识的龇牙咧嘴了下。

        “他最近就要调回姑苏城,你知道这事吗?”楚牧峰问道。

        “调回姑苏城?”

        靳西来有些意外,摇摇头说道:“没有听他说过。”

        “这事应该还在商榷中,所以说暂时是保密的。不过他肯定会和你说的,到时候你将何去何从?你是想继续留在北平城那?还是说跟着他过去?”

        “事先说下,你要是想留下的话,他肯定会安排好你的。以着他的身份和你的能力,一个局长位置还是没问题的!”楚牧峰语气有些加重。

        “局长?”

        靳西来想都没想便断然拒绝,“我不会去当什么局长,要是说柳市*长愿意的话,我还会跟着他走,去姑苏城上任!”

        “对,就该这样!”

        楚牧峰点点头,笑吟吟地说道:“先前还担心你会选择留下,要是那样的话,反而是下下之策。”

        “毕竟你只有跟着柳公泉,才能在仕途上越走越远。谁让柳公泉的背后是有人撑腰的,他的位置只会越来越高,你离开的越晚,也就意味着将来的起点会越高。”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靳西来附和道。

        “这次暗杀柳公泉的是金陵城一个叫做血蛇会的组织干的,我已经掌握了这个组织的基本信息,而且柳公泉也正式向我报案。”

        “我会从北平警备厅刑侦处带走相关资料回去调查。你放心,不管是谁动手伤的你,都必须付出代价。”楚牧峰慢慢说道,话里却带着满满的峥嵘。

        靳西来嘴角扯了扯后说道:“老四,你要悠着点,要量力而行,虽然说我是被血蛇会所伤,但幸好并无大碍,可要是说因为我的事,让你再陷入危险的话就不值得了。”

        “这个血蛇会一定要铲除!”

        楚牧峰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

        “这个暗杀组织只要是收了钱,就必须将任务完成,这就是说他们肯定会再针对柳公泉。”

        “你作为他的秘书,就有可能再次面对危险,你说我能容忍这种事发生?”

        “这个血蛇会这么疯狂?”靳西来不禁有些愕然。

        “对,就是这么疯狂。”

        楚牧峰点点头,眼神有些凛冽的说道:“不过无所谓,血蛇会刚刚兴起没有两年,根基不算雄厚,收拾他们应该没多少难度。”

        “你要是出了事,温雅怎么办?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铲除!”

        “老四……”

        靳西来眼眶微热,这才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啊!

        ……

        随后两个人就闲聊起来,当温雅进来后,楚牧峰便起身告辞。

        剩下的时间,是要留给这一对小鸳鸯的,他自然不会当电灯泡。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

        楚牧峰刚从睡梦中醒来,院门就被敲响,他揉了揉眼睛走了出去。

        “谁啊?”

        “老四,是我!”

        听到是范喜亮的声音后,楚牧峰赶紧打开院门,在门口站着的是范喜亮两口子和沈浪。

        在看到他们竟然联袂而至后,楚牧峰赶紧招呼着他们进来。

        “老四,老二的事,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

        进门后,范喜亮急声问道。

        “老大,你现在不是应该在津门城的吗?”楚牧峰则反问道。

        “嗨,你别管我的事情,我就问你这事是怎么回事?”范喜亮满脸着急。

        “是沈浪通知我们的,在知道老二昨晚遇袭的事情后,我们连夜赶回来的。”

        “西来都发生这种事,我们断然没有在津门继续留着的可能。你就赶紧说说吧,这里面到底是怎么搞的?”

        “好端端的谁会暗杀西来?不会又是天皇会的吧?那帮家伙现在难道连官员都要暗杀吗?”宁傲春也跟着问道。

        “那倒不是。”

        楚牧峰摇摇头,没有等到谁再问便直接将真相说出来,在听到靳西来竟然是被误伤时,范喜亮他们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事整的。”

        你能说什么?难道说靳西来该离开柳公泉吗?不可能。

        富贵险中求,当初既然说跟了柳公泉,就应该有面对意外的觉悟。

        “你是说这种刺杀今后还会有吗?”沈浪皱眉问道。

        “对!”

        楚牧峰沉声说道:“假如说不能将血蛇会的势力连根拔起,或者说让血蛇会自己放弃这个任务的话,老二那边还是有危险的。”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原本就是想着今天下午飞回金陵城,等到回去后我就着手处理这事。”

        “那你就放手去做,要是那个血蛇会无法根除的话,我就发布地下悬赏令,就要血蛇会杀手的人头,一颗人头一千法币,我想总会有人去做的。”

        “我看是我的钱多,还是他们血蛇会的头硬。”沈浪一咬牙,恶狠狠的说道。

        “呵呵,算你狠!”

        楚牧峰拍拍沈浪肩膀:“这是下下策,我也已经想过这个,等到实在没办法的话,咱们才这样做,但是在这之前,我来解决这事。”

        “好!”沈浪点头道。

        “咱们去西华医院吧!”

        范喜亮迫不及待地说道,他刚下火车就来到景阳胡同,都没有去西华医院看望老二呢。

        不是不想去,而是想要来楚牧峰这里问清楚事情真相。

        “走吧!”

        楚牧峰接下来就去西华医院和靳西来告别,然后又去警备厅面见了阎泽和曹云山,等到和曹云山见面的时候,他就说起了昨晚的刺杀真相。

        在知道这事竟然牵扯到一个叫做血蛇会的刺杀组织时,曹云山脸上露出一种疑惑表情。

        “这事肯定有蹊跷,柳公泉分析的或许是对的,这事的根结就在金陵城那边。毕竟姑苏城掌权者的任命都得通过金陵城那边来做,这是有些人想要让柳公泉无法回来。”

        “不过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反而是会捅出天大的窟窿出来,他们真的当柳公泉是没有背景的人吗?”

        “柳公泉背后的柳家,可是金陵城一个大家族,他们就等着被清算吧。”

        “所以师兄您的意思是说,都未必我来动手,血蛇会就会被清算?”楚牧峰挑眉道。

        “不错!”

        曹云山微微一笑,“这事虽然说对靳西来是有危险的,但我敢说,经过这件事之后,他在柳公泉心中的地位和影响会更加重要。”

        “你就等着瞧吧,这事会给靳西来带来好处,天大的好处,他的仕途之路将会因此而平步青云。”

        这就是所谓的富贵险中求。

        “希望如此吧,那师兄我没有别的事,这就动身回金陵城了。”

        “去吧,带我向老师问好,把我给老师准备的礼物拿上。”

        “放心,保证送到!”

        ……

        金陵城,一处贫民聚集区。

        平平无常的一座破旧院落,这样院子在这里到处都是,一点都不起眼。

        但没谁能知道,就是这家院落代表着的是一个杀手组织:血蛇会的总部。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血蛇会是将这个隐藏做到了极致。

        院落有着一间密室。

        此时此刻在密室中,恭敬的站着几道身影,他们脸色都格外冷峻。

        想到北平城的任务竟然这么快就失败,他们全都不可置信。

        “混账,金武场到底是怎么做事的?竟然连杀错人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

        “算了,现在他已经死掉,多说无益。”

        “当务之急是要考虑这个任务还要不要继续进行?”

        几个人没有丝毫遮掩的议论着。

        为首坐在太师椅上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短发很精神,目光锐利,听着眼前几个人的议论,不动声色地喝茶。

        他就是血蛇会的会主钱射。

        人称蛇爷!

        “咱们血蛇会的招牌是好不容易才树立起来的,既然树立起来就不能这样毁掉。柳公泉还是要继续刺杀的,即刻安排新的人手过去。”钱射淡淡说道。

        “是!”

        “金武场把事情办砸,那属于他的产业就拿出来,你们几个人分了吧!”钱射慢慢说道。

        “多谢蛇爷赏赐。”

        “做事去吧!”

        ……

        北平城开往金陵城的火车上。

        楚牧峰三个人住的是一间卧铺,他们原本也想要乘坐飞机的,可惜没有票了。

        不想要多事的他,就干脆直接乘坐火车回金陵。

        携美同行不是遭罪而是一种兴致。

        日落时分。

        就在楚牧峰和紫无双闲聊的时候,血凤从外面走进来,神情狐疑的说道:“牧峰哥,我刚才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

        “什么事?”随意嗑着瓜子的楚牧峰问道。

        “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一拨人是贼眉鼠眼的,人数是六个!这六个人双手都沾过鲜血,身上都有股血腥味。”

        “他们的目标是咱们车厢第一间的两个人,有意思的是这两拨人应该都是岛国人!因为我听到他们私下说日语来着。”

        “您说,他们这是想要做什么?岛国人内讧?”血凤有些不解的问道。

        两拨互相针对的岛国人?

        楚牧峰眼皮微颤。

        “你说的第一间那两人是咱们刚上车时碰到的那对主仆吗?”楚牧峰问道。

        “对,就是那对主仆。”血凤颔首道。

        “留意起来。”楚牧峰低声说道。

        “是!”

        不管他们是不是内讧,只要是岛国人,楚牧峰就肯定不会放过这条线索。

        毕竟在如今的华夏,以这种隐藏掩饰身份出现的,都不是什么好鸟。

        夜半时分。

        原本躺着的楚牧峰耳朵突然动了动,他蹭的就坐起身来,与此同时,紫无双和血凤竟然也被惊醒,唰地坐起身来。

        “外面有打斗声。”血凤沉声道。

        “莫慌。”

        楚牧峰轻手轻脚来到门口,慢慢打开后看向前去,看到车厢中果然有人在厮杀。

        地面上躺着两具一动不动的尸体,那对主仆显然是处于上风。

        “撤!”

        动手攻击的一方眼瞅着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杀死对方,而且这里的动静很显然已经引起旁人的关注。

        没准一会儿就会有乘警过来,那样的话事情就会麻烦,所以他没有丝毫迟疑,当机立断的就下达撤退命令。

        即便是撤退,他们也没有慌乱的意思,显得训练有素,一人背起一具尸体就离开。

        “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有惨叫声。”

        “是谁在这里打架吗?”

        “乘警,赶紧过来解决。”

        ……

        就在对方撤退后,这里的乘客才开始惊醒吵闹起来。

        那对主仆也很快回去,好像整件事情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殊不知楚牧峰已经将整件事的经过收在眼底。

        “牧峰哥,要不要跟踪过去?”血凤压低声音说道。

        “有信心不被发现?”楚牧峰挑眉问道。

        “牧峰哥,不要小瞧我,我以前可是享有盛名的刺客好不好,要是说就这样便被他们发现的话,那我岂不是笑话?”

        “放心吧,我会小心点的,争取把他们的底细摸透。”血凤微微一笑,起身推门出去。

        “你不用担心血凤的,她没问题。”紫无双跟着宽慰道。

        “我不是担心她,我是觉得这事很古怪。”

        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刚才看的时候发现,动手的那几个人用的招式很显然是岛国军方常用的武技,有意思的是,那对主仆也是用同样的招式反击。”

        “你说都是岛国军方的人,他们怎么会厮杀起来?而且还到了那种不死不休的地步,甚至还死了两个人!”

        “想要知道原委其实很简单,下车的时候全都抓捕起来就成。”紫无双淡淡说道。

        “你这办法倒是够利索的。”

        楚牧峰无语的一笑,这样做是够简单的,但那样的话就相当于将所有线索全都一刀切掉。

        再想要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知道这对主仆前去金陵城的目的就很困难。

        有些事得放长线钓大鱼。

        “双儿,等到下火车的时候,你就给我盯上他们。”

        “好!”

        第二天,清晨时分。

        楚牧峰在外面车厢中散步的时候,那对主仆忽然出现,和昨天的穿着不同,今天的那位主人竟然换了一件西装,要知道昨天他穿的可是绸缎长衫。

        深蓝色格子西装,让他的身形显得愈发挺拔。

        而且说到相貌的话,这位也能算是美男子的,一张白皙的脸庞,五官棱角分明,瞧着那模样应该是想要去餐车吃饭的。

        “您好!”

        那位主人走过来,冲着楚牧峰递过来一根香烟后笑眯眯的问道:“这位先生,能借下火儿吗?”

        “当然可以。”

        楚牧峰递过去火柴盒,却没有抽烟,而是顺势拿在手中把玩。

        “昨晚真的很抱歉,打扰到您的休息,我这里给您赔个不是。对了,自我介绍下,我叫彭功祖。”彭功祖还回来火柴盒说道。

        原来他昨晚察觉到我在窥视。

        真是好敏锐的观察力。

        能在那种形势下,还能留意到我在暗中窥视,这样的心理素质可不是谁想就能有的,要说对方是简单人物,楚牧峰是铁定不信。

        “没什么,幸好你没事,要不然就麻烦了。能问下,昨晚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吗?他们怎么会盯上你呢?”楚牧峰摆出一副和常人一样的好奇心问道。

        “嗨,别提了!”

        彭功祖狠狠抽了一口烟,神情懊丧的说道:“那是一群土匪,他们早就盯上我们。”

        “因为之前我做生意的时候曾经得罪过他们,没有给他们上贡不说,还报官杀过他们的人,所以说就被忌恨上,这不竟然跟着我上火车想要杀死我们。”

        说到这里时,彭功祖脸色有些苍白。

        “这幸好我的仆人阿七是练过武术的,所以说才能把他们击退,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下火车,要是说没有的话,我们这一路都得提心吊胆了。”彭功祖将一个担惊受怕的生意人形象展现的淋漓尽致。

        演,继续演。

        真是一个好演员!

        这换做普通人肯定是会被你蒙骗过去,但你做梦都不会想到,我是军事情报调查局的,对你们岛国人说话,根本一个字都不信。

        土匪!报仇!

        这样的桥段都能编出来。

        “那得赶紧报警的,我想这里的乘警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能冒昧的问问,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吗?竟然招惹上这群土匪?”楚牧峰好奇地问道。

        “我们家是做药材生意的。”

        彭功祖抽了一口烟回道:“你要是金陵人的话,可以随时去我们家的药材铺转转的,我保证你能买到货真价实的药材。”

        “敢问是哪家药铺那?”楚牧峰顺势问道。

        “世盛药材铺。”彭功祖笑道。

        世盛药材铺?

        楚牧峰没有听说过,但却是暗暗记在心里,要的就是去套你的消息,没想到你还主动说,那正好省了我的事。

        当然,对这个药材铺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楚牧峰是会调查清楚的。

        “你这是去哪里采购药材?”楚牧峰问道。

        “关外啊!”

        彭功祖理所当然般的说道:“你不知道吧?关外的药材那是一流的,在关外的山上有很多珍贵的中药材。”

        “这趟出去我也算是不虚此行,总算是搞回来不少。有了这批药材在,我们药材铺小半年是不用担心会缺货。”

        “关外的东北不是伪满洲国吗?你就这样过去不怕出事?”楚牧峰有些诧异。

        “怎么能不怕?这不是就惹事了吗?但没办法,我要是不去的话,这条线就有可能会断掉,我可不能冒着货源被掐掉的危险留在家里,那样的话会坐吃山空的。”

        “这年头,做什么事能没有点风险?富贵险中求嘛,你说是不是?”彭功祖似乎很想得开地说道,一根烟也即将抽完。

        “谢谢你的火儿,回见。”

        “好,回见。”

        ……

        当彭功祖回来后,所谓的阿七就凑到门边,一只耳朵贴着房门仔细聆听,确定门外面没有谁后才沉声说道:“先生,咱们要不要提前下车?”

        “没必要,留在这里才是最安全,提前下车未必就是好事。”彭功祖坐下来后淡然说道。

        “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心狠手辣,敢前来追杀咱们,他们眼中还有帝国的大业吗?”阿七怒声说道。

        “帝国大业对他们来说就是获利的借口,你当他们眼中有将帝国大业看的那么重要吗?或许就算是有,那也是属于他们的帝国大业。”

        “像咱们这样的,都会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处之而后快。”彭功祖眼神阴郁。

        “只要咱们能回到金陵,就不用畏惧他们了。”阿七说道。

        “没错!”

        彭功祖自信的抬起下巴,金陵是他的地盘,是他的王国,是不惧那些人。

        说到这里时,彭功祖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觉得我刚才搭话的那人怎么样?”

        “很普通啊!”

        阿七无所谓的说道:“先生,我知道您是担心昨晚的事情暴露,其实那事是没可能暴露。

        “”咱们不会说,您当他们就会说吗?这些华夏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既然这样的话,那事就是秘密。而您搭话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昨晚没睡着听到动静后好奇着看的,我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对劲。”

        “希望如此。”

        彭功祖躺到床上,缓缓闭上双眼,“咱们轮流着值班吧,我先迷糊会儿。”

        “是!”

        ……

        这边的楚牧峰回去后,就将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紫无双听到后,嘴角一翘。

        “这个书名世盛药材铺,这应该是现编出来的名字,不然的话,他会这样就将自己的底细透露出来?不可能,不过咱们回去后还是要去调查下。”

        “是啊,调查是必须的。”

        楚牧峰点点头,跟着问道:“小凤那边还没有动静吗?”

        “没有!”

        紫无双摇摇头,“从昨晚出去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不过我觉得恰恰是因为没有消息传回,所以没准才会有大消息。”

        “希望是吧!”

        楚牧峰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本事,但在这列车上也是没有办法施展开来的,暂时能做的就是安静的待着,闭目养神。

        第三天清晨。

        血凤回来了,一脸兴奋地说道:“牧峰哥,我已经打听到点消息。”

        “怎么一直没个信,知不知道我在担心你?”楚牧峰无视掉这个情报,而是盯视着血凤肃声说道。

        “我……”血凤顿时一愣。

        “和所谓的消息相比,你觉得我会在乎那个多过在乎你的安危吗?”楚牧峰神情凝重。

        “牧峰哥!”

        血凤心中涌起一种感动。

        “血凤,我要你明白,以后像是这样的事情,能做就做,不能做就要撤回来,以后有的是时间去做。”

        “你千万不要大意,我可以没有这个情报,却不愿意就此失去你。”楚牧峰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姿态说道。

        “是,我知道了!”血凤眼眶开始有些湿润。

        “说说吧,你都打听到什么消息?”紫无双打破这种尴尬问道。

        “对,我打听到的消息是很有价值的,原来他们两拨人都是岛国的一个情报机构的,不过却不是特高课的,而是一个叫做樱花公馆的。”

        血凤这话刚落地,楚牧峰瞳孔便倏地一缩。

        “樱花公馆?你确定?”

        “对,就是樱花公馆,我亲耳听到他们说的。刺杀的头儿叫做塚木黑郎,是樱花公馆里的一个负责人,而他们要杀死的那对主仆,主人是叫加藤连营,仆人叫做三井次郎。”

        ”至于说到刺杀的目的,倒是没有调查出来,因为他们没有说。不过瞧他们的架势,好像暂时是加藤连营这边占据着上风。”

        “不过他们也怕到金陵城,因为只要到了他们就失去了优势。”

        血凤将知道的情况一股脑的全都说出来。

        这些消息都是那群人谈话的时候,血凤悄悄探听到的。

        这也得多亏是血凤出马,谁让她在奉天城日占区住着,也能听懂日语的,换紫无双去那就是白瞎。

        “樱花公馆的内讧吗?”

        楚牧峰有些奇怪,因为之前并没有听夏目樱春说起过这事,现在冒出来这事的确是有些突然。

        至于说到樱花公馆会在金陵城出现,倒是可以理解。

        因为夏目樱春说的是她负责的只是华亭那边的情报搜集工作,那其余区域自然另有其人。

        “等到下车后,盯住他们!”

        点了点头,楚牧峰缓缓说道。

        “明白!”血凤点点头。

        ……

        金陵火车站。

        在这里接站的是特殊情报科的人,东方槐和西门竹外加苏月柔都在。

        原本以着他们三个的身份是没必要全都齐唰唰过来的,可他们就是愿意这样做,前来接楚牧峰,他们心甘情愿。

        “你们说咱们科长这次回来,要是说知道那事,会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原谅蔡密呢?”苏月柔有些紧张的问道。

        “蔡密让咱们科长是有点失望,所以说我估计够呛。”

        东方槐摇了摇头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可是答应我的,说只要蔡密能够帮着将神秘电波找到,是会帮着说话的,可不能现在给我拖后腿。”

        听了两人的言语,苏月柔不由得瞪视了一眼。

        “放心,我们是不会拖后腿的,但这事能不能成,其实都在科长的一念之间。”

        “科长愿意收下,我们是无话可说的。不过月柔,不要怪我们没有提前提醒你,就蔡密的那种性格,真的是很难让人有好感。”

        “所以就算是这次帮着锁定了神秘电波,我们也不敢说他就能得到科长的认可。”西门竹在旁边抽着香烟,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知道!”

        苏月柔脸色有些低沉,“要是说科长愿意收下的话,其实早就收下了,不至于等到现在,但我希望这次是个机会。”

        “毕竟蔡密的能力和水平是一流的,这点你们应该是清楚的。”

        “那就等着科长的定夺吧!”

        就在三个人的闲聊中,楚牧峰两个人的身影出现,血凤则是在悄无声息中已经跟上樱花公馆的那群间谍,要锁定他们的藏身之处。

        “科长!紫小姐!”

        东方槐三个人走上前来接过行李打起招呼。

        楚牧峰微微颔首,看到所谓的彭功祖也走出来,正在不远处时候,他便低声说道:“东方,看到那边的那对主仆没有?”

        “嗯。”东方槐用余光瞥视,点点头。

        “悄悄盯着他们!”楚牧峰直接吩咐道。

        “明白!”

        东方槐转身就离开,不必问为什么,只要是楚牧峰交代的,听令行事就成。

        “咱们走!”

        跟着楚牧峰没有停顿的意思,快步就从这里离开。

        等坐进轿车里后,他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被彭功祖发现,不然肯定会引起对方警惕。

        “科长,那两个人有问题吗?”西门竹问道。

        “是有点问题,等到东方回来后再说。”楚牧峰意有所指地说道。

        “对了,科长,有件事我想要想您汇报下。”苏月柔有些迟疑了下。

        “什么事?”楚牧峰淡然问道。

        “就是有关蔡密的事,他……”

        刚说到这里,苏月柔就发现楚牧峰的脸色有些阴暗,便赶紧解释道:“科长,我不是说想要为蔡密说话。”

        “只是像他这样的人才就这样丢弃不用是一种浪费,而且这次神秘电波的调查,蔡密是发现了有价值的线索。”

        “哦,有价值的线索?”楚牧峰挑了挑眉头。

        察觉到楚牧峰的神情有所变化后,苏月柔赶紧抓住这个机会说道:“对,就是有价值的线索!”

        “蔡密将神秘电波最后圈定在一处民居,他说那里就是神秘电波的藏身地!”

        楚牧峰顿时坐直了身子,竟然都找到了藏身地?

        要清楚这个神秘电波两年前就是让情报科无功而返,是很棘手。

        原以为对方继续隐藏下去,可谁想到竟然被蔡密就这样三下五除二的搞定。

        如此说蔡密倒是个不错的技术型人才,是可以考虑吸收进来的。

        至于说到招进来的不听话问题,楚牧峰不是之前的那些人,做事会有所顾虑。

        你乖乖听话最好,不听话自然会好好收拾。

        “月柔,我知道你是想要为蔡密说话的,但要是说你因为这个原因,就将电讯处的功劳转让出去的话,那可不行,这是不合规矩的!”楚牧峰严肃说道。

        “科长,没有没有,绝对不是!”

        苏月柔连忙挥动双手解释道:“这个事的确就是蔡密做的,是他挨家挨户调查出来的。”

        “从上次咱们和他见面后,他就扮作了卖货郎,开始在将军巷附近的每条小巷进行调查,他针对的是每户人家,一个都没有放过,才有了这个最终结论。”

        “哦,是这样的吗?”楚牧峰神色渐缓问道。

        “是的!”

        西门竹在这事上自然不会撒谎,很平静地说道:“科长,我可以作证。”

        “要是这样的话!”

        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寒光。

        “即刻回科里,给我将蔡密叫过来,我要当面问话。”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