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64、诛心之言

464、诛心之言

        “好好!”

        靳西来双手上下摸了摸,似乎有些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出来的太着急,没有带着见面礼,等会回去再给你们准备。”

        “靳大哥您客气了。”紫无双灿烂一笑道。

        “应该的!”

        靳西来很认真地说道:“初次见面怎么能没有见面礼呢?肯定得补上!”

        “嗨,自己人,这么见外干嘛!”楚牧峰不由得笑了笑。

        “那走吧,咱们这就去见老大,他那边正在忙活着布置婚房,已经差不多,你去瞧瞧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咱们一起再搞搞。”

        靳西来帮着拿过行李,一边走一边说道。

        “好!”

        一行人就乘坐车离开。

        ……

        北平城一处酒店。

        这里住着的是宁傲春的家人,因为是要嫁闺女,所以说宁家过来的人不少。

        家里是肯定住不下的,自然是要住酒店。

        这家叫做蓬莱阁的酒店,虽然不是最奢华,但在北平城也是有点分量的,所以光是在这里包了十来个房间,就让范喜亮花了不少钱。

        三楼的一个房间,几个中年人正在喝茶聊天。

        宁傲春是没在场的,在这里的都是宁家的长辈,比如说宁傲春的父母,宁永东和黄月桂,还有她的二叔二婶和三叔三婶。

        大家都知晓了宁傲春要嫁到北平城来的,所以这些亲戚都是乘坐火车赶过来的,反正也没有多远的路程。

        “大哥,不是我说,您这次真的太纵容了,怎么就能任凭傲春自己做主那?她一个女孩子家,懂什么?”

        “您应该看过范家了吧?范喜亮就是光棍一条,家里的父母也是那种穷酸模样,范家更是简陋不堪。”

        “这和我在津门城给您介绍的那位相比,差的是天上地下。”二叔宁永南有些无语的抽着香烟说道。

        “谁说不是!”

        同样鄙视的还有老三宁永西,他皱着眉头,冷声说道:“这也就是咱们先过来,你们说要是明天老四过来,他会怎么想?”

        “还有跟着老四过来的可是咱们宁家的老太爷,那位虽然说不是咱们的亲爹吧,可也是亲三叔的,三叔老人家最瞧不起的就是那种没落户!”

        “要是说被他看到范家是那种景象,甚至就连婚宴都是在这种小酒店举办,他没准会当场发飙。”

        “那你们怎么说?”

        被这样说着的宁永东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傲春那丫头的脾气,她那个火爆的性格认准的事,谁能扭得过?”

        “就这事,我和你们大嫂又不是说没有劝说过,有用吗?我们甚至还想要禁足,不照样是没用的吗?”

        “行了,来都来了,就这样吧!”

        宁永东站起身,神情不悦地走出房间。

        留下几个人面面相觑,纷纷发出一声叹息。

        是啊,他们也就是在这里抱怨两句而已,难道说还能真的强行干涉不成?

        别忘记宁傲春的身份,那可是中央警官学校的老师。

        不是他们所能随便指摘的。

        ……

        范家。

        范喜亮这边已经将婚房简单的装修好,虽然说没有想象中那样华丽富贵,却也是多出几许喜庆和温馨。

        而在宁傲春的眼里,所谓的豪宅根本就是浮云,她喜欢的就是范喜亮这个人,真的要是为了虚荣富贵的话,排着队追求她的有钱人多的去了。

        “老范,我先回酒店那边了,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站在门口,宁傲春笑着给范喜亮整理了下衣领说道。

        “好!”范喜亮点头应道,眉宇间浮现的都是喜悦之情。

        结婚是大事,是好事,能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更是大事中的好事。

        范喜亮感觉这辈子算是值得,为了宁傲春,哪怕去死都愿意。

        “你给阿姨叔叔说声,我就不进去了。”

        “嗯,没事,你回去吧!”

        等到宁傲春离开后,范喜亮就回到院中。

        在这里坐着两个老人,他们不像是宁永东和黄月桂那样保养得很好,虽然说他们的年龄比宁永东两口子还要小几岁,但因为是农民的身份,在长年累月的风吹日晒中,显得格外苍老沧桑。

        老爹范建伟手里拿着旱烟袋,坐在板凳上,双眼浑浊,手臂全都是干裂着,看向范喜亮说道:“傲春回酒店了吧?”

        “嗯,回去了!”范喜亮站着应道。

        “小亮,来,我和你娘想和你说两句话!”

        “好!”

        范喜亮坐在对面的青石凳子上,带着淡淡笑容说道:“爹娘,你们要给我说什么?”

        “臭小子,不要嬉皮笑脸的,我和你说的都是最重要的话。我和你娘见过傲春的父母,知道人家是有社会背景的大人物,咱们能迎娶傲春是咱们范家祖上烧了高香。”

        “我也知道,他们宁家是瞧不起你的,瞧不起咱们家……你先不要着急争辩。”

        范建伟当场就打断想要解释的范喜亮,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和你娘又不傻,我们有着眼睛,是能看得清楚他们的嘴脸。”

        “咱们这里的确是有些寒酸,咱们家也的确是没有什么钱,但你要记住,不管傲春的爹娘怎么说,你都要忍着,你是要和傲春过日子的,又不是和他们爹娘,有什么气,忍一忍,别让人家闺女难做,懂吗?”

        “嗯,我懂!”范喜亮重重点了点头道。

        “懂就好,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说完,范建伟就开始抽旱烟。

        旁边母亲苗华翠则是从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纸包,递过去说道:“咱们家最值钱的应该就是这对手镯了,你拿去给傲春吧。”

        “娘,这个还是您给吧,我给算怎么回事。”范喜亮摇头拒绝道。

        “也行,那就我来给!”苗华翠收起来。

        “爹,娘,我知道你们是担心什么,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的。我和傲春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关系好着那。”

        “不会因为谁就改变的。至于说到傲春父母那边,他们虽然说是瞧不上我,但是我有信心,能在军队混出个人样,到时候他们迟早得对我高看一看。”范喜亮充满自负道。

        “好样的,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范建伟舒心笑道。

        儿子英雄,前途无量。

        儿子怂货,黯淡无光。

        范建伟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生了范喜亮这么一个儿子,在他心中范喜亮现在所赢得的成就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砰!

        就在一家三口聊天时,突然门口跑进来一个人,看到是谁后,范喜亮有些诧异地问道:“小六子,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跟着你们家少爷的吗?”

        “范先生,我就是为了我们家少爷来的,您赶紧去救命吧,我们家少爷在饭馆那边被人扣住了,说是没有一万法币,他们是不会放人的,您赶紧去吧!”小六子急声喊道。

        “一万法币?”

        范喜亮猛地一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口就是一万法币!

        一万法币能够做多少事,你清不清楚?张嘴就要一万,当我是开银行的吗?

        这个宁傲志真是个纨绔子弟,尽会惹是生非。

        “小六子,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家少爷到底是做什么事,会被人要这么多钱?”范喜亮深吸一口气问道。

        “就是我们家少爷今天是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您也知道的,我们家少爷是从北平城这边毕业的,在这里有很多同学。”

        “我也跟着过去的,原以为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同学聚会,谁想竟然会有人闹事。少爷一怒,就和人家动起手来,这不人家那边人多势众,把少爷他们都给扣住了。”

        “那边让每个人都回去喊人,拿钱赎人,我这不是不敢去找老爷太太说这事,只要来给您说了。”

        “这也是少爷的意思,少爷是想要让您过去救他出来!”小六子嘴皮子挺利索,三言两语就将事情原委说出来。

        又是打架闹事?

        范喜亮眉头浮现几分不悦之色,之前就听宁傲春说起过,她的这个宝贝弟弟是个无法无天的大魔王。

        在津门的时候就经常闹事,没想到来北平城参加自己姐姐的婚礼,都能搞出这样的麻烦事来,你难道说就不能消停点吗?

        参加个同学聚会都能和人开仗,我真是无话可说了。

        而且就冲着你的风评,我怎么感觉好像理亏的人会是你呢。

        “范姑爷,我们家少爷说了,您要是不过去捞人救命的话,他是不会同意您和大小姐的婚事,他肯定大闹婚礼现场的!”

        小六儿看到范喜亮竟然还在这里犹豫迟疑,不由就将宁傲志的话说出来,甚至他看过来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耐烦。

        范喜亮脸色唰的阴沉。

        “小亮,你就去看看吧,好歹是你的小舅子。”范建伟摆摆手说道。

        “说的就是,不管怎么样,先把人带回来,别真闹出什么事!”苗华翠也附声道。

        “那我就过去一趟!”

        范喜亮刚走出门口,就碰到了迎面走进来的楚牧峰四个人,他脸色大喜着走上前去,和楚牧峰紧紧拥抱了下。

        “老四,你来了!”

        “当然,不单我来了,还给你带了两个帮忙的,怎么样,行不行?”

        楚牧峰笑着说道。

        “欢迎,当然欢迎!”

        范喜亮瞥了眼后面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连连点头。

        “那,你和老二先去屋里坐会,我出去办个事,马上就回来。”

        寒暄过后,范喜亮指了指里面说到。

        楚牧峰不由得挑眉问道:“老大,需要办什么事我们来办,你现在就要留在家里,安安心心准备当你的新郎官好了!”

        “对了,咱们的宁老师没有过来视察下你这婚礼准备工作呢?”

        “这个……”

        范喜亮迟疑了下,皱着眉头道:“有个突发情况需要去处理下。”

        “突发情况?”

        楚牧峰跟着说道:“发生什么事了?”

        “嗨,也没什么,我能处理好的!”范喜亮吞吞吐吐地说道。

        楚牧峰脸色微沉,颇为不悦的说道:“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磨唧唧了,我和老二是外人吗?你有什么事直说便成。”

        “在这北平城中,我们两个自问还是有点薄面,相信不管什么事都能处理好。”

        “这……”

        范喜亮又开始这个那个起来,看到他这样,范建伟从院里面走出来,楚牧峰赶紧打招呼,然后前者就代替范喜亮说了说刚才的事。

        “小亮这是要去捞他小舅子。”

        原来如此。

        楚牧峰瞥视向小六儿的眼神陡然变得有些凌厉,把他看得有些心虚的低下头来。

        “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你们家少爷先挑衅闹事的?”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我们家少爷是挨打的一方,现在更是扣在那里。”

        见楚牧峰气势不凡,小六儿慌里慌张地说道。

        “哼!”

        楚牧峰是什么人,当着他的面敢撒谎,一眼就能洞穿。

        他懒得搭理小六儿,而是冲着范喜亮说道:“老大,走吧,我们陪你去一趟。”

        “成!”范喜亮也没有再迟疑。

        “双儿,小凤,你们两个留下来帮着布置新房。”楚牧峰侧身说道。

        “好的!”

        紫无双和血凤乖巧地点了点头。

        “咱们走!”

        坐在轿车里面,楚牧峰迟疑了下,还是没有忍住,冲着范喜亮发问道:“老大,你就给我们直说吧,这个宁家到底是怎么想的?”

        “之前你和我打电话通知的时候,我就感觉你当时的语气不对劲。现在来到这里,又听到什么宁傲志闹事的事,我就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来参加婚宴的还是闹场子的。”

        “这个……”

        “我说老大,咱能别这个那个的了吗?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

        “这样的你,还是宁老师喜欢的那个耿直汉子吗?宁老师喜欢你什么,难道你一点都不清楚吗?”

        楚牧峰立刻打断范喜亮的迟疑,很是不爽地问道。

        “老四说的不错!”

        靳西来也在旁边敲边鼓着附声说道:“老大,你就赶紧说说吧,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要是说不对我们说,还能和谁说这事。”

        “哎,这事说来话长啊!”

        范喜亮早就想要找人说说心中的苦闷,这不正好是楚牧峰和靳西来,也就没有必要遮掩。

        要是说连这事都遮掩隐瞒,还谈什么兄弟之情?

        当他将宁家那边的态度说出来后,楚牧峰和靳西来的脸上不由闪过一抹冷意。

        “我之前真的没有想到宁家会是这样的家族,我以为我和傲春彼此相爱就能结婚,宁家也会支持我们,可谁想去过宁家之后才知道,我的这个想法有多可笑。”

        “宁家上下,就没有一个人说站出来支持我们的,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说我穷困潦倒,说我是个臭当兵的,说我是个没有前途的人,说傲春要是嫁给我的话,那就等同于一辈子也别想翻身。”

        “这些话我都能忍受。”

        “谁让这些也是傲春在承受,我既然喜欢傲春,就要做出点事来,让她知道我和她是站在一边的,我永远都会陪伴着她。”

        “你们两个或许还不知道,这次宁家会答应我们的婚事,也是因为傲春的以死相逼,要不是她那样做,宁家是绝对不会答应。”

        说到这里,想到当初的情景,范喜亮眼角就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无奈和愤怒。

        无奈的是这个残酷的现实。

        愤怒的是傲春当时以死相逼。

        “实不相瞒,我们两个人的结婚,几乎是花光了我的所有积蓄。可即便是这样,仍然是没有满足宁家那边的要求。”

        “说起来这个我就感觉挺丢人的,这事我也只和你们说,你们可不能外泄,不然傲春肯定会不高兴。”

        “什么事?”楚牧峰肃声问道。

        “给宁家的彩礼是你们嫂子拿出来的,那些都是她的积蓄,她像是早就知道家里人会是这样,把钱都给了我。”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够宁家索要的彩礼钱,说的是等到结婚的时候要我拿出来。我让你们三个回来,也是想要给你们借点钱。”

        范喜亮说到这里,感觉脸上一片燥热,开口借钱,真是件难以启齿的事。

        这番话就算楚牧峰不问,范喜亮也会找机会说。

        毕竟他现在能借钱的只有楚牧峰三个,他不想跟军队里的同僚借钱,那里都是帮苦哈哈,来当兵赚点钱也都不容易。

        “势利眼,虚荣脸,以死相逼,嘿嘿,他们到底是在嫁闺女还是在卖闺女!看来他们能答应前来参加婚宴,也是存心想要瞧您的笑话。”

        “要是说您到时候拿不出来这笔钱,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翻脸?”楚牧峰沉声说道。

        “肯定会的。”

        靳西来冷挑眉说道:“我就说那天和老大去接宁家人的时候,感觉气氛不对劲。那些人一个个的眼高于顶,看向老大的眼神不是亲切反而是怨恨。”

        “我当时还问老大,他说没事,现在看来岂止是没事,简直是事大了。老大,我和老四想的一样,这个宁家人这次摆明车马炮的过来,恐怕不只是想要参加婚宴那么简单。”

        “我知道。”

        范喜亮点点头,很冷静地说道:“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还知道婚礼的时候拿不出来他们想要的彩礼钱,他们真的会二话不说就带着傲春离开。”

        “这话是他们亲口给我说的,所以你们也不用在这里胡乱猜测。”

        “呵呵,还真想这么干啊!”

        楚牧峰嘴角一翘:“幸好当初我去津门办事的时候没有按照您说的话去找他们,要不然指不定会怎么吃闭门羹那。老大,我听老二说,宁家四兄弟这次都会过来?”

        “是的。”

        范喜亮沉声说道:“宁家总共有四个兄弟,傲春的父亲宁永东是家主,掌管着家里的大小事情。”

        “二叔宁永南是当兵的,三叔宁永西是经商的,四叔宁永北是从政的。宁家这些人虽然说都不是多高的位置,却也是全面开花。”

        “这次他们四兄弟一起过来,或许我未来的岳父岳母是想要参加婚宴,给我点面子,但其余三位叔叔肯定不这么想,他们是绝对想要破坏我们的婚姻。”

        “在他们眼中,傲春原本应该是用来和上流社会联姻的,岂能这样随随便便就嫁给我?”

        “嘿嘿,真够现实的!老大,您就说吧,他们开出来的彩礼是多少钱?”楚牧峰问道。

        “三万法币!”

        范喜亮竖起三个手指说道:“我已经凑了一万法币,但还差二万,老二,老四,我知道你们或许有点积蓄,但应该不会太多,所以这笔钱我准备先找老三借。”

        “他家毕竟是经商的,他也开始接触家族生意,应该是有点钱的。老三也说了,这次会带着钱过来,如果不够,再跟你们借点。”

        “呵呵,真的是有意思的一家人。”

        楚牧峰眼底迸射出两道寒光,嘲讽的说道:“老大,这个结婚你不能光想着只是你和嫂子的事,其实这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你不说我也能想到,他们都能这样对你,何况是叔叔阿姨?在他们宁家人的眼中,叔叔阿姨应该一点地位和分量都没有。”

        范喜亮偌大的汉子听到这话,面露羞愧。

        楚牧峰说的这些范喜亮比谁都清楚,因为双方父母见面的时候,宁家人几乎是将那种不耐烦和冷漠写在脸上。

        他们都没有一点准备掩饰的意思,就那么直截了当表现出来。也就是说还有点最起码的底线,没有说当面羞辱,要不然范喜亮肯定会当场翻脸。

        可即便这样,范喜亮都感觉很羞愧,无颜面对父母。

        他也憋屈的很。

        有时候他都在想,因为这个结婚就让父母遭受这样的白眼和蔑视,值得吗?

        这样的婚姻就算是拥有了,以后真的能幸福吗?

        “其实我曾经想过不结婚算了,我……”

        “行了,打住吧你。”

        楚牧峰当场就打断范喜亮的话,狠狠瞪了一眼,“宁老师对你是什么样的,不要给我说你心里没数。”

        “你受伤的时候,要不是宁老师不顾男女避嫌,前前后后照顾着,你能这么快就好了吗?宁家人是宁家人,宁老师是宁老师,你要分清楚。”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

        楚牧峰直接挥挥手,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笑容。

        “他宁家人不是喜欢闹腾吗?那咱们就陪他们好好玩玩!看看到底谁丢脸!”

        ……

        四方居。

        这里就是宁傲志闹事的地方,他身边此时此刻围绕着十来个人,都和他相似的岁数,每个人脸上浮现出来的都是一种桀骜不驯的神情。

        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肆无忌惮的释放开来,似乎看谁都不顺眼,都想要揍一顿。

        “我说老宁,你确定你找的人管用吗?”

        “我瞧着对方好像是有恃无恐的模样,要不咱们赔礼道歉吧。”

        “滚蛋,要爷们赔礼道歉休想!”

        几个人窃窃私语着。

        宁傲志是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眉宇间散发出一股纵横跋扈的气息,脸色一片朱红,说话时满口的酒气。

        “赔礼道歉?哈哈,告诉你们,小爷我虽然是混津门的,但好歹也是这里毕业的,对这四九城的水深水浅清楚的很。”

        “你们想要让我给你们端茶倒水,赔礼道歉,休想!你们给我等着,一会儿我的人就到了,到时候看你们到时候怎么哭!”

        “哦,是吗?”

        被呵斥的是几个穿着短衫的男人,为首的留着短发,随意的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一个酒杯,慢条斯理地喝着。

        “岁数不大口气却不小,我倒要瞧瞧你能请来哪尊菩萨,又是那尊菩萨敢管我们赤脚门的事。”

        赤脚门!

        当这三个字冒出来的瞬间,四周那些看热闹的脸色不由微变。

        就说瞧着这几位不像是一般人,果然如此,都是狠角色。

        谁不知道在如今的北平城,赤脚门是一个大帮会,里面的人个个都是心狠手辣的,动起手来绝不留情。

        但不对啊!

        没听说这个赤脚门是持强凌弱的,他们做事都是很讲究的,历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强势的欺凌这群人?

        想必这里面应该是有原因的,嘿嘿,管他那,咱们就当瞧个红火热闹,看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风波来。

        “赤脚门?你们知道是什么来历吗?”宁傲志扭头问道。

        “竟然是赤脚门的!”

        一个同学脸色微变,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这个赤脚门是一群苦哈哈组建起来的,在北平城中专门干些苦力活儿,他们的门主叫季东风,难道说就是眼前这位?”

        “真的要是他,我说咱们今天估计是够呛能安然无恙的离开。”

        “什么,都是群干苦力的?”

        听到这话的宁傲志短暂的愣神后,发出一阵猖狂的笑声,看向对面不屑的说道:“喂,我说你就是那个苦力头子季东风吗?”

        “混账,你小子找死吗,敢这样和我们门主说话!”

        “风哥,干脆全都收拾得了。”

        “这帮小白脸太嚣张了!”

        没错,喝酒的这个还真是季东风。

        他抬抬手,云淡风轻的阻止住手下骚动,淡淡说道:“既然人家已经叫人了,那咱们就稍微等等,我也想要瞧瞧,到底是谁会替这群混账玩意撑腰!”

        “是,老大!”

        听到季东风这话,宁傲志非但是没有觉得人家是在给他多喘口气的机会,反而是觉得人家是害怕了,不敢和他对着来,一下就又变得猖狂起来。

        “我说你赶紧放了我,你要是没听过我是谁的话,去津门打听下,我可是宁家人。”

        “像你们这样的泥腿子也配耀武扬威?”

        “赤脚门,倒是挺适合你们的,一群赤脚的穷鬼。”

        当这些话喊叫起来后,季东风眼底闪过一抹冷意,将酒杯放下后轻描淡写说道:“等归等,既然他们嘴里不干净,那先教训教训也无妨,让他们知道,嘴巴臭是要挨打的!”

        “是!”

        早就憋不住的几个人,收到命令后就立刻走上前去,季东风这边虽然说人数占优势,但毕竟都是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又怎么能和这帮五大三粗的壮汉对抗。

        动动嘴没问题,真动起手来,根本不够看。

        这不,刚一动手就怂了,然后宁傲志就被直接拎了出来,啪啪扇了两大嘴巴子。

        “你……你们敢动手打我?你们这群混账东西!我和你们没完,你们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整死你们,我就不是宁傲志!”

        从来没吃过这种亏的宁傲志,伸长脖子凄厉地喊叫着。

        “整死我们?”

        季东风听到这话,猛然间大笑起来,蹭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大踏步走到宁傲志身边,没有丝毫迟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嘭!”

        宁傲志刚一下子就飞了出去,脸上浮现一个脚印,连门牙似乎都松动了。

        这番刻骨铭心的羞辱让他简直要疯了,双眼唰得血红无比。

        “你找死!”

        “我找死?咱们两个到底是谁找死?你让这四九城的老少爷们们评评理,我季东风是个找事的人吗?我赤脚门会做持强凌弱的事情吗?”

        “你敢不敢如实说说刚才的事是为什么?我到底为什么非得和你过不去?”季东风脸色一沉,义正辞严地说道。

        “我……”

        宁傲志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说啊,说说到底是为什么?”

        “你不是津门来的大人物吗?”

        “不是叫嚣着要让整死人家吗?”

        就在这种起哄中,楚牧峰他们总算赶到,而在看到这里群情激奋的情景后,范喜亮的整颗心已经是慢慢的沉下来。

        他知道宁傲志是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主儿,就冲眼前这种局面,怎么瞧都是宁傲志的错,要不然能惹得众怒吗?

        “让让!”

        范喜亮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来,而在看到他露面后,跌倒在地的宁傲志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当场就喊叫起来。

        “范喜亮,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要被他打死了!”

        季东风在看到走进来的范喜亮后,眉角微挑,不卑不亢地说道:“呦,您就是他找来的帮手吗?兄弟瞧着面生的很,不知道混哪里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范喜亮无视掉季东风的问话,盯着宁傲志冷声问道。

        “怎么回事,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我被他们打了,我好端端的参加同学聚会,就被这群赤脚门的人给打成这样。”

        “范喜亮,你瞧清楚,他是什么赤脚门的老大。你可要给我报仇雪恨,给我将他抓过来,我……我要打死这个混蛋!”

        宁傲志像是一头想要报仇的小狼羔子,眼中凶光涌动。

        “你不是挺牛逼的吗?来啊,你现在再给我牛逼个瞧瞧。再来动小爷试试,我今天……”

        “闭嘴!”

        就在季东风刚想要说话嘲讽范喜亮的时候,谁想范喜亮竟然冲着宁傲志冰冷的呵斥,然后季东风就有些傻眼,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事有点意思了。

        原本还想着范喜亮会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和自己干上,可现在看来不是那样。

        季东风其实对范喜亮观感是不错的,为什么?因为就凭范喜亮的走路姿势,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都能看出来对方是个军人。

        保家卫国的军人值得季东风重视。

        “范喜亮,你没毛病吧?是我喊你过来救命的,你就是这样救命的?赶紧的,给我打他!”宁傲志愣神后大声喊道。

        楚牧峰摇了摇头,宁傲春的弟弟就是这样欺软怕硬的怂货吗?

        靳西来眼底闪过一抹不屑。

        “我刚才的问题你没有听清楚吗?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既然是来参加同学聚会,不可能说无缘无故的和人对上吧?”

        “说出到底什么原因,只要你是站得住脚跟的,我给你做主撑腰!”范喜亮神情严肃的说道,这话的后半句虽然没说,可谁都清楚。

        要是说你站不住脚跟就要另说。

        “范喜亮,你管什么原因不原因的,你眼睛没瞎的话,难道看不出来我是被欺负了吗?”

        “你要是说再不赶紧帮我报仇雪恨的话,我告诉你,我姐和你的婚事你就别想了,我这个小舅子第一个不同意!我们宁家也不会同意!”宁傲志气急败坏地喊道。

        原来是这样的关系。

        这话说出来的瞬间,所有人就全都清楚明白。就说瞧着这两个人长的不像,原来是后者是要迎娶那小子的姐姐啊。

        可惜了,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怎么能看上那种人的姐姐呢?

        弟弟都是这样的纨绔德行,姐姐又能好到哪里去?

        “这是个蠢货吗?要不是老大说他是宁老师的弟弟,我都要怀疑是不是抱错了。”靳西来挑起下巴轻蔑地说道。

        “的确够蠢的,不过这事有老大在,咱们就先看看再说。”楚牧峰不紧不慢说道。

        “好!”

        范喜亮上前一步,紧盯着宁傲志的双眼,冷声问道:“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我……”

        宁傲志碰触到范喜亮的凛冽双眸后,顿时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但还是倔强着没有服软,桀骜不驯的喊道。

        “范喜亮,我就一句话,今天这事你帮不帮我?”

        “我帮公理!”

        范喜亮转身看向季东风,拱手问道:“兄弟,能给我说说怎么回事吗?”

        “可以!”

        季东风随意耸耸肩,平静的说道:“我们几个在这里吃饭,他们在那边聚会,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但谁让他们的嘴太臭,简直臭不可闻。”

        “我听到他们说的那话觉得不舒服,觉得是在丢咱们北平老爷们的脸,所以就站出来了。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吧。”

        “他说什么话?”范喜亮紧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