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60、宰羊行动,开始!

460、宰羊行动,开始!

        当羊湖桥这边发生巨变时,宫本雾隐正在和山下长野闲聊。

        虽然说作为特高课的负责人,宫本雾隐是位高权重,但面对山下长野这种地方实权派的时候,也不敢太过怠慢,还是要客气点对待。

        “宫本君,听说你让杨俞华也跟着去了!”山下长野端起面前的茶杯递过去。

        “没错。”

        宫本雾隐接过来,点点头缓缓说道:“杨俞华是咱们手中的一张王牌,必须要将这张王牌打好,不可能只是留着他什么都不做吧?”

        “要那样的话,他的投诚策反又有什么价值。我还指望利用他,将军事情报调查局奉天站全部挖出来呢。”

        “嗯,有您宫本君出马,肯定没问题。”山下长野微微一笑。

        “咚咚!”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门。

        “进来!”山下长野淡然道。

        很快秘书走进来,面对着两位面带急色地说道:“队长,刚刚在羊湖桥发生意外,杨建华,王学良和郑守泽反了,他们将杨俞华击成重伤,跳水逃走!”

        “同时怀疑是奉天站的人扔过来炸弹,炸死咱们宪兵队和特高课几个人,然后郑玉堂在送往医院的路上,突然死了,怀疑是中毒!”

        “什么?”

        饶是镇定坦然的山下长野在听到这些消息的瞬间,也猛然惊愕,蹭地就从座位上站起来,难以置信的盯视着秘书。

        陈建华三人叛乱!

        杨俞华重伤濒临死亡!

        郑玉堂毒发身亡!

        奉天站趁乱袭击!

        八嘎!这还是满洲国吗?这还是岛国监管下的奉天城吗?这怎么听着跟在战场上一样!

        “你再说一遍!”

        同样震惊的还有宫本雾隐,他哗啦着推开茶几急声问道。

        当秘书又重新重复了一遍后,他才知道没有听错,这事竟然是真的。

        “杨俞华现在被送往哪里?”

        “樱落医院。”秘书恭敬说道。

        对,肯定是樱落医院,这家医院是在樱落区创办的,是专门为岛国人服务的。

        像是其余人,根本都没有资格进来。

        即便你是所谓的富商权贵,像是杨俞华这样的,也得有批条才行。

        当然现在肯定先送过去救治。

        “山下队长,现在请你立刻带着你的宪兵队,给我搜查逮捕陈建华三个!”

        “还有给我调动满洲国的军队,彻查奉天城,我要将奉天站的那帮老鼠全部揪出来!”宫本雾隐说完后就大踏步离开。

        “哈依!”

        山下长野知道,这下天被捅破了。

        ……

        羊湖桥上发生的事传得很快,毕竟那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想要隐藏都没有可能。

        所以楚牧峰很快也就知道了,他是听从外面买菜回来的血凤说的。

        “你说陈建华他们动手了?”楚牧峰脸色一沉道。

        “不错!”

        血凤点点头,语气振奋的说道:“有消息说郑玉堂当时就不行了,至于说现在死没死不敢说。”

        “那个杨俞华肯定是被重伤了,因为有人看到,他被足足打了三枪。”

        “陈建华呢?他们三个有事没有?”楚牧峰跟着追问道。

        “他们都跳水逃走了,后来也没见有尸体浮上来,也没说他们被抓捕。”血凤将听到的消息如实说道。

        “那应该就是逃走了!”

        楚牧峰在房间中来回走动,虽然说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不过根据血凤所说,不出意外的话,这事应该是做成了!

        郑玉堂会死是因为抽了烟。

        杨俞华会被那样袭杀,肯定是没有抽烟,所以说陈建华他们才会铤而走险。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们枪支,可问题是他们被看管得严严实实,就算给了枪,也会被搜出来,根本无法提前杀死杨俞华。

        那包香烟能没事,也是因为很普通,不然香烟都会被搜走。

        “行了,赶紧吃饭,吃完饭我要去一趟鸿泰古玩店。”楚牧峰将整件事想了一遍后说道。

        “嗯!”

        血凤立即去准备饭菜。

        ……

        奉天城,朝天观。

        当陈建华三个乔装打扮来到这里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陈泽。

        看到陈泽露面,三个人都露出一种羞愧不已的表情,纷纷低下头。

        “站长。”

        “不错,你们都是好样的,没有丢我奉天站的颜面!”

        陈泽却是面带笑容走上前来,拍着他们的肩膀赞叹道。

        “站长,我们有罪!”陈建华抬起头来内疚地说道。

        “有罪?”

        陈泽摇摇头,朗声说道:“如果你们死心塌地的跟着郑玉堂跟着杨俞华背叛党国,那你们的确有罪!”

        “可你们显然没有,我知道你们在那种情形下做出暂时臣服,委曲求全的选择来是明智的,这样才有机会能做成今天这事。”

        “站长,郑玉堂抽了带着毒药的烟,估计没命了。至于杨俞华我们不敢肯定,虽然打中他几枪,但当时情况危急,我们也无法细看,他死了吗?”王学良跟着问道。

        “暂时不知道具体情况!”

        陈泽摇摇头说道:“只要你们射中的是致命部位,杨俞华就断然没有能活命的可能。”

        “不过根据收到的消息,说杨俞华被送往樱落医院抢救了,不知道是不是岛国人放出的烟雾弹!”

        “这个……”

        王学良有些迟疑,他也不敢肯定了。

        “行了,这事我来调查清楚就成,我想杨俞华就算不死也肯定是重伤,活不久的!”

        “你们三个现在先跟我回去,等任务完成了,我再安排你们和家人团聚。”陈泽说道。

        “是,站长!”

        陈建华他们都暗暗激动,总算能摆脱可耻的叛徒身份了。

        ……

        入夜。

        鸿泰古玩店。

        楚牧峰来到这里后就开门见山的询问情况。

        徐茶庄这时候也已经从陈泽的那里得到了最新情报,赶紧一股脑地说出来。

        “金先生,郑玉堂已经死了!”

        “杨俞华目前生死未明,人被送到了樱落医院。”

        “陈站长询问,您这边有什么命令安排?”

        听完整个事的详细经过,楚牧峰微微一笑,和他所猜想的没有什么两样。

        怀着国仇家恨,陈建华他们三个最终是没有选择当叛徒,而是做出了明智选择。

        “今晚我会夜探樱落医院,确定杨俞华的生死情况。”

        “要是说他死掉的话,一切都好说,要是说他没死的话,我会见机行事,看看能不能解决掉他。”楚牧峰点点头说道。

        “那您可要千万小心点。”徐茶庄赶紧说道。

        “嗯,我会的。”

        楚牧峰想了想,缓缓说道:“跟陈泽说声,让他准备对奉天城几个重要部门来一次袭击,时间的话我会给他打电话,你让他准备人手等通知就行。”

        “是!”

        徐茶庄的身份毕竟是不够的,他不敢去问楚牧峰为什么要准备人手,为什么要在这种敏感时候,对满洲国的机关部门袭击。

        这样做不是增加暴露危险吗?

        不过这些他都不敢问,他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传声筒,忠于职责就成。

        从鸿泰古玩店离开后,楚牧峰没有回家,而是沿着樱落区的道路随便游走。

        家里有血凤在,即便是有谁去盘问都能支应过去。

        他现在要去的就是樱落医院。

        当下必须确定杨俞华的生死情况。

        死,则任务完成,可以全员撤退;生。则不惜代价,必须将其灭杀。

        樱落医院。

        走到门口,楚牧峰没有着急潜入。

        在过来前,他对这家医院已经有所了解。

        用血凤的话说,医院是任何一个地方都要摆在前列的调查目标。

        毕竟这里掌管着生死。

        能通过一家医院的情况,推断出来一个地区的很多基本情况。

        就比如现在。

        即便是深夜,樱落医院都是人来人往,这就足以说明樱落医院的医疗水平是不错的,要是差劲的话,有谁会过来看病?

        一家水平很高的医院,在战时就相当于是保命符,能够保住一条条濒临死亡的性命,比如今天中枪的杨俞华。

        他很有可能会被救活。

        “该怎么进入医院呢?”

        楚牧峰脑海中快速闪过几个办法,就在他暗暗琢磨时,一个身穿制服的宪兵迎着他所藏身的地方走过来。

        “就是你了!”

        五分钟后。

        身穿宪兵制服的楚牧峰从容不迫地走进樱落医院,期间没有谁上前来质问。

        毕竟今天发生了很严重的爆炸事件,宪兵队有所死伤,没谁会在这时候触霉头。

        “你们说今天早上送过来的那个华夏人,怎么能惊动咱们院长亲自出手做手术?”

        “我听说是个投靠过来的大人物。”

        “真是惨啊!受了那么严重的枪伤,要不是咱们院长,估计就死了。”

        “嗯,不过即便这样,也得看能不能扛过二十四小时,要不然我估计也悬。”

        “嘘,小点声,三楼东边已经戒严了,咱们不要随便乱说。”

        ……

        正愁找不到杨俞华的楚牧峰,在听到这个议论的瞬间,眼底闪过一抹锐光。

        在三楼东边吗?

        整了整衣服,楚牧峰急匆匆地走上三楼。

        刚到楼梯口,就看到东边果然是有四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在戒备。

        瞧他们的模样,应该是特高课的人。

        “站住!”

        楚牧峰刚往前走出去两步,最前面的一个特高课特工便走过来,伸手拦住的同时喝道:“这里已经戒严,请马上离开!”

        “我想去个厕所!”楚牧峰用正宗的日语回答,并且做出一副着急忙慌的模样。

        “八嘎,听不懂我的话吗?滚!”特工毫不给面子,厉声呵斥,不过却没有多加盘问。

        “哈依。”

        楚牧峰赶紧转身离开。

        杨俞华果然没死!

        有刚才护士的对话,再加上这里的森严防守,楚牧峰很快就断定这点。

        要是说杨俞华真的死掉,特高课也不会说在这里如此戒严。

        至于说会不会是故意这样做,为的是埋伏下陷阱,楚牧峰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小,毕竟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想到,奉天站是绝对不会在这时候,敢来樱落医院行刺。

        想来也进不来樱落区!

        难道选择强攻?

        真的要是强攻的话,其实也不是说不能运作,樱落医院后面就是一条小巷,沿着这条小巷跑步前进的话,也就是十五分钟就能到小普渡寺。

        假如说坐车离开的话,时间能缩短到七分钟。

        这样的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只要安排得当,相信是能逃走的。

        但这样做风险极大。

        不到万不得已,楚牧峰不想要这样做。

        毕竟如今的樱落区是戒严的,宪兵队和特高课,还有满洲国的军队像是疯了般在四处寻找奉天站的人,稍有不慎就会被直接抓住。

        沉思片刻,楚牧峰回到家中。

        “情况怎么样?”血凤关上门后问道。

        “不乐观。”

        楚牧峰将今天的调查内容说出来后,血凤却是微微一笑说道:“老白,只是想要杀死杨俞华,其实未必非得强攻。”

        “你有别的办法?”楚牧峰眼前一亮。

        “别忘记我是做什么的,我是一个刺客,别的我或许不擅长,但要是说到杀人的话,还真的是一点都不犯怵。”

        “咱们其实可以易容进入樱落医院,只要抓住机会,就将杨俞华杀死的!杀死他,咱们还能堂而皇之的离开!”

        血凤停顿了下说道:“你的那种香烟毒药不是说有五分钟的缓冲期吗?五分钟就够咱们顺利离开,当然你要是觉得那样毕竟有些不稳妥,那就干脆点当场杀死。”

        “易容?”

        楚牧峰若有所思的问道:“你确定不会露出马脚吗?”

        “当然!”

        血凤自信满满地说道:“我的缩骨术可以改变体型,易容术同样也能变成任何人的容貌,绝对不会被看穿。”

        “那这事咱们就这样做……”

        ……

        次日。

        奉天站,三号基地。

        陈泽已经命令所有特工都隐藏起来,他们都是有着各自的掩饰身份,每个身份都是经得起查询,所以说就算奉天城被掀翻,他们都是安全的。

        毕竟特高课和宪兵队的人就算再疯狂,也不可能说将这里的人都抓起来审问吧。

        “现在还是没有楚科长的消息,他到底想要怎么做?”

        陈泽有些着急的在房间中来回走动。

        “顾先生,我担心楚科长要是说再不走的话,会很难离开。”

        “我相信他!”

        顾治君微微摇摇头,冷静的说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楚科长比你要清楚,而且我这边也已经转达了魏处长的命令,楚科长知道那他就肯定会安排行动。”

        “羊湖桥上的事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你就安心等着吧,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

        “希望吧!”陈泽忧心忡忡。

        “让你这边的人都潜伏下来,不要慌。”

        “是!”

        ……

        奉天城内,紫无双所居住的酒店。

        东方槐和西门竹坐在沙发上,神情肃然。

        “紫小姐,是不是科长那边有命令了?”东方槐是被叫过来的,所以立即问道。

        “对!”

        紫无双扫视过两人后沉声说道:“你们楚科长有命令,让你们带齐人,现在就跟我出城,记着分批离开,不要暴露。”

        “是!”

        ……

        樱落医院。

        看着躺在病床上犹然没有醒来意思的杨俞华,宫本雾隐冷静问道:“他的伤势怎么样?会不会死?什么时候能醒来?”

        “这个!”

        樱落医院的院长迟疑了片刻还是老实的回答道:“长官阁下,他的伤势很严重,幸好没有直接命中致命部位,要不然也不用送过来。”

        “我已经尽全力抢救,他应该不会死,只要能醒来就没事了,剩下的就是常规治疗,疗养恢复。”

        “他是咱们帝国重要的一颗棋子,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他,听明白了吗?”宫本雾隐肃声道。

        “是,您放心!”院长赶紧应道。

        宫本雾隐走出房间后,冲着小栗旬吩咐道:“让咱们的人全天候的守在这里,谁也不要离开,杨俞华不能再出事了。”

        “哈依。”小栗旬恭敬应道。

        ……

        管理处,户籍科。

        楚牧峰今天还是来上班的,毕竟他现在的身份还是要维护。

        而且他今天必须来户籍科。

        谁让他自己伪造的几个新身份也要在这里入档,这事靠福田小桑当然不可能,那家伙是绝对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福原科长!”楚牧峰敲门进来。

        “嗯,来了,桌上的文件档案你拿过去整理。”福原小桑点头说道。

        “是!”

        楚牧峰拿起文件离开。

        “好好干吧,让你再多活两天!”

        福原小桑看着楚牧峰的背影眼神寒彻。

        其实按照计划,他今天应该是要带着楚牧峰去面见山下长野的,是要让白隆去破解真正的档案。

        可因为昨晚羊湖桥的事,山下长野暂时是没有心情理会这事,所以暂时先缓一缓。

        这样一来,他这边自然要等等才能动手。

        ……

        夜幕降临。

        羊湖旁的小普渡寺。

        数道身影在悄无声息中从暗道中走出来,为首的是紫无双和东方槐,西门竹,他们刚落地便散开,训练有素的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戒备。

        “科长,我们来了!”

        时隔几日再次见到楚牧峰,他们显得颇为激动,紫无双更是乖巧地走上前来,站在楚牧峰身边。

        “牧峰哥,我们来了。”

        “嗯!”

        楚牧峰目光扫过众人,看到每个人都精神十足,枪支弹药也准备妥当,便满意地说道。

        “樱落区的地形图你们之前也已经研究过,那么今晚咱们就给这里留下一份重礼,省得岛国人说咱们来了一趟,却什么都没有做,不太够意思。”

        “科长,您说吧,咱们怎么干?”东方槐摩拳擦掌地问道。

        “我会和无双去樱落医院动手干掉杨俞华,现在是晚上十点钟,那么从这刻起,你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去小白楼,将那里炸掉!”

        “里面特高课的人应该只有三十来个,以有心算计无心,你们成功的把握很大。”

        “记住,不管成不成功,你们只有十五分钟的作战时间,十一点必须回到这里,然后迅速撤离,明白吗?”楚牧峰冷声说道。

        “明白!”所有人低声应道。

        “当然,小白楼和宪兵队一队距离很近,为避免一队增援,西门你带着五个人埋伏在路上,我的春雷你拿着用,不管是采取爆炸还是狙击手段,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增援。”楚牧峰跟着交代说道。

        “是!”西门竹沉声道。

        “都听着,咱们的首要任务是要杀死杨俞华,你们则是配合呼应,送一份厚礼给这里的宪兵队特高课,注意自身安全。”

        “没问题的话,现在对表。”楚牧峰抬起手腕,看着东方槐他们完成对表。

        “宰羊行动,开始!”

        数道身影便像是暗夜使者般悄无声息地融入到黑夜中,按照既定路线,交替前进。

        ……

        樱落医院外。

        当楚牧峰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竟然完全变了模样,这刻的他没谁能辨认出来是白隆,因为他带着的那张人皮面具竟然是小栗旬。

        没错,小栗旬就是楚牧峰要易容的对象。

        因为他的身高体型和自己非常接近。

        其实在他刚戴上这张面具的时候,自己都是难以置信的。他是知道血凤的易容术很厉害,但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时间还是太紧张,要不然能做的更完美。”

        阴影处的血凤皱着眉头说道。

        “差不多就行了,现在是晚上,没谁会仔细瞧的。倒是你,确定要穿着这身护士服跟着我进去吗?”楚牧峰问道。

        这刻的血凤穿着一身护士服,她易容成的对象是樱落医院的一个护士。

        今天白天的时候,她过来就已经见过,今晚应该不在了。

        “牧峰哥,那我呢?你们都有任务,我总不能就这样干瞧着吧。”紫无双皱眉问道。

        “你当然有事,看到那边的轿车没有?”楚牧峰指着院里停车场上的轿车。

        “嗯。”

        紫无双瞬间反应过来,“你是想让我搞定这个车,等待接应你们?”

        “没错!”

        楚牧峰点点头:“咱们能不能安全离开就看你了,所以说我们只要走进医院大门,你这边就要开始行动,千万不要被发现,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没有!”紫无双眨了眨眼道。

        只要有任务就成,她不挑。

        “那好,出发!”

        楚牧峰大步流星地在前面走着,血凤在后面遥遥跟随,两个人就这样堂而皇之走进樱落医院的大门,随即向着三楼前进。

        医院里面不是戒严了吗?

        但那只是针对着三楼,一楼和二楼还是老样子。

        毕竟这里是樱落区,就算外面发生了羊湖桥突袭事件,这里依然是风平浪静。

        再说如今的奉天城,谁还敢跳出来找事吗?

        那不是找死吗?

        “三!二!一!”

        随着楚牧峰声音落下,一支巡逻队走过去,楚牧峰冲着血凤使了个眼色,两人便直接从一楼走到二楼,随即没有丝毫停顿,便来到三楼的值班室。

        这里有个护士,看到血凤后,有些奇怪道。

        “咦,小芳,你怎么来了?”

        血凤指了指外面的楚牧峰,似乎带着几分敬畏。

        “哦,长官,您也过来了?”

        楚牧峰冷冷扫了眼对方,冲她勾了勾手指。

        “您叫我吗?”护士有些诧异,然后推门走了出来。

        等她走到前面,旁边的血凤立即一记手刀,直接将她砍晕过去,然后扶着她。

        两个人跟着立即将她推进房间,藏到了角落里。

        “行了,咱们走吧!”

        楚牧峰走在前面,血凤端着针管药品走在后面,两个人刚刚出现在三楼东院部,就已经有特高课的特工走上前来。

        当他们看到是小栗旬的时候,全都不由自主地躬身喊道。

        “少佐阁下!”

        “人醒了吗?”

        楚牧峰咳嗽了两声,用低沉的日语问道。

        “报告,还没有!”

        “嗯,继续看守,我进去看看!”

        “哈依。”

        询问?

        开什么玩笑,对方可是小栗旬长官,杨俞华就是归他管,自己这边要是说阻拦那不是嫌命长吗?

        楚牧峰也很自然地推门进去,看到里面窗边和门口还都站着一个特工后,便扬手说道:“你们两个也出去,我要给杨俞华检查下。”

        “哈依。”

        两个特工也走出去,并很小心地将房门关上。

        直到这时,楚牧峰紧绷的神经才略微放松。

        他快步走到床边,确定眼前这人就是杨俞华后,眼里杀意凛然,喃喃说道。

        “杨俞华,你这个军事情报调查局的耻辱,叛徒,我现在宣判你死刑!”

        仿佛听到了楚牧峰的声音,又像是感觉到危险降临,一直都是昏迷着的杨俞华,竟然睁开了双眼。

        在他看到楚牧峰容貌的瞬间,意识便如同潮水般退走,因为楚牧峰已经毫不留情地出手拧断了他的脖子。

        大义凛然地怒斥对方一番?

        根本没必要,眼下处于险境,迅速搞定最重要,不能有任何的节外生枝。

        “咱们走!”

        楚牧峰将杨俞华脑袋放正,然后转身就走。

        “牧峰哥,要是咱们前脚走,他们后脚进来发现不对劲,别说是咱们这里,就算是双儿那里也会有麻烦的。”血凤低声道。

        “不如全部解决掉吧?”

        “全部拿下?”

        楚牧峰想了想,摇头说道:“不行,真要是全部杀了,反而会容易暴露。”

        “毕竟这里有人看着才是正常的,没有人盯着就是出事了。”

        “放心吧,杨俞华现在是重伤昏迷阶段,他昏迷不醒很正常,不会引起外面人注意。咱们只要五分钟,五分钟就能离开,全身而退。”

        “走吧,一切依计行事。”

        “嗯!”

        楚牧峰神色从容地走出病房,然后冲着之前两个留在里面保护的特工肃声吩咐道:“他现在重伤昏迷需要休息,你们就不要进去惊扰了。”

        “哈依!”

        “都给我擦亮眼睛,看好四周,一只苍蝇不许放进去,明白吗?。”

        “哈依。”

        楚牧峰随后带着血凤离开了三楼,外面特工推门看了看里面,杨俞华依然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也就没多疑什么。

        “你们说就这样一个要死的蠢货,居然还要咱们熬夜看着?”

        “闭嘴,执行命令就是。”

        “连少佐阁下都深夜来查看,咱们可千万别大意。”

        “知道知道,说说罢了。”

        ……

        医院外面。

        当楚牧峰和血凤走出来时,早就将轿车搞到手的紫无双直接发动车子,三个人一溜烟的从樱落医院前面消失。

        “去小白楼那边。”楚牧峰抬起手腕扫了下手表后说道。

        “是!”

        小白楼。

        这边的突击行动同样已经展开,大家都是身手利索,作战娴熟的特工。

        以有心算计无心,在对方有所松散懈怠的情况下,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一条条人命被收割。

        一个个炸药包安放好。

        等到他们将里面的人全部灭了后,才愕然发现,宫本雾隐并不再其中,甚至就连小栗旬也不见踪影。

        “科长,他们应该是外出了,现在怎么办?”

        “炸掉这里,撤退!”东方槐直接说道。

        “是!”

        轰隆隆。

        等到东方槐他们撤出去老远后,小白楼这边便响起了如雷般的爆炸声,整座建筑物在冲天火光中毁于一旦。

        那升腾的黑烟,昭示樱落区情报最高权威的小白楼,就在今夜被抹去了。

        随后整个樱落区内响起一片警报声。

        ……

        荒废的小普渡寺中。

        “科长!”

        撤退回来的东方槐和西门竹走上前来,神情兴奋。

        “小白楼已经炸掉,里面的所有特工也已经被杀死,不过可惜,没有找到宫本雾隐。”东方槐如实说道。

        “狡兔三窟吗?”

        楚牧峰冷笑一声道:“就算他能侥幸逃脱,现在也是光杆司令一个,暂时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现在你们即刻从这里原路返回,出去后就不要再回来了,直接撤去北平城,我会在那里和你们碰面。”

        “啊,科长,您不跟着我们一起走吗?”东方槐颇为意外地问道。

        “我在这里还有点事要处理,你们先行离开,只要你们走了,我这边想要脱身很容易。”

        “牧峰哥,我想留下来。”紫无双眨了眨眼说道。

        “不行,你也要跟他们走,听话!”

        楚牧峰摇摇头,态度坚决地说道:“现在奉天城是最危险的地方,多一个人我就多一分顾忌,所以你还是先离开。”

        “好吧,那你也要尽快离开啊。”紫无双关切地说道。

        “我知道!”

        楚牧峰目光扫视一圈,沉声说道:“弟兄们,这次的任务你们完成的非常好,论功行赏的事等到回去后再说,你们现在首要任务就是立即撤退回北平。”

        “是!”

        东方槐他们也没磨叽,赶紧沿着暗道离开。

        “咱们回去!”

        楚牧峰看着最后一个人从这里消失后,才和血凤一起离开。

        至于说到那辆从樱落医院开出来的轿车,早就被遗弃在别处。

        胡同家中。

        等回到这里后,整个心弦一直都绷着的血凤,才算是略微放松下来。

        今晚的事对她来说同样是一次非常刺激的挑战,她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不说,但像是这种直接向特高课宣战的事,从来没有做过。

        “老白,你不走,是想要将白隆的身份维持下去吗?”血凤倒了杯,递过来问道。

        “不错!”

        楚牧峰点点头,“这个身份是你好不容易得到的,倘若就这么丢了,未免也太浪费了。”

        “况且因为今晚发生的动乱,咱们以这个为理由离开,也说的过去。”

        “那福田小桑呢?他会放你这么离开吗?”血凤皱着眉头问道。

        “他?”

        楚牧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你觉得我离开前还会让他活着吗?福原小桑是必须死的,只有他死了,我才最安全。”

        “是的!”血凤顿时恍然大悟。

        “行了,先睡觉吧,今晚让特高课那边头疼去!”

        ……

        小白楼这边的爆炸是没有任何遮掩的。

        楚牧峰也没有想过要掩饰,他就是要让这次爆炸为所有人知晓,要让整座奉天城都看到,华夏仍然有热血之士。

        所以在爆炸发生后,宫本雾隐和小栗旬很快就赶过来。

        这两人平常的话是会留宿小白楼,但今晚却是恰恰有事,才侥幸躲过一劫。

        毕竟这两个人的离开是突发事件,楚牧峰就算再算无遗策,也不可能说做到面面俱到。

        同样赶过来的还有宪兵一队的黑木联森。

        在看到这里的情形时,黑木联森是意外和震怒的,被毁掉的是小白楼不假,但扇脸的却是他们宪兵队。

        动手的人压根就没有将他们一队当回事,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摧毁了这里。

        “八嘎,是谁,到底是谁做的这事?”

        宫本雾隐看着已经倒塌的小白楼,眼神冷漠,咬牙切齿。

        “不清楚,不过瞧着这里的情形,里面的人估计是都死光了!”黑木联森沉声说道。

        “该死的!”

        宫本雾隐怒吼一声后,忽然间神情剧变,“不好,杨俞华!”

        “小栗旬,赶紧去樱落医院,要保护好杨俞华!”

        “哈依!”小栗旬急声应道。

        “黑木,这里交给你,给我彻查清楚是谁做的,还有即刻安排人搜查樱落区,我怀疑他们还没有逃走,应该躲藏在这里!”

        说罢,宫本雾隐他们是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队长,咱们怎么调查?”武田刚一低声问道。

        “当然先将这事赶紧禀告给队长,我带人去四周调查,你赶紧安排人灭火,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活人吧。”

        黑木联森皱着眉头吩咐道。

        “哈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