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44、 麻子不叫麻子

444、 麻子不叫麻子

        “那你想怎么做?是不是要强行给我们安插罪名呢?”

        楚牧峰自始至终都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地儿,没有丝毫慌张。

        紫无双则轻重恰当地捏揉着。

        甘素素和白吟霜分别站在两边伺候。

        “哼,我可是秉公执法,有理有据,来人,给我再好好搜搜,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罪证!”陈宁和大手一挥。

        “是!”

        几个警员就开始装模作样的搜查起来。

        “至于你们几个,先把证件拿出来给我看看!”陈宁和一伸手,摇头晃脑地说道。

        “够了!”

        甘素素迈步站出来,无所畏惧地看着陈宁和,大声说道:“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就是来找楚先生谈工作的。”

        “你要是不认识我们的话,大可去剑雨区新开的那所民办小学打听下,那所学校就是我们创办的,你们既然是警员,怎么能这么血口喷人,颠倒黑白!”

        “呵呵,血口喷人?颠倒黑白?”

        陈宁和上下扫视了一眼甘素素,眼底浮现一抹贪婪,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风韵犹存的熟女,每次去勾栏院的时候找的也是这种。

        可现在看到甘素素,再想到自己之前找的那些,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那些庸脂俗粉给甘素素提鞋都不配。

        要是说能睡了这个女人,这辈子也值了。

        “哼,什么民办学校,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你说你是开学校的?那这事就更有意思了!”

        “你们两个身为老师,竟然做出这种男盗女娼、伤风败俗的事来,还拿什么为人师表?你们配站在三尺讲台上吗?”

        话说到这,陈宁和直接将手铐拿出来,冲着甘素素故作严肃的说道:“我现在怀疑你就是打着教师的招牌卖私娼,过来,乖乖戴上手铐,跟我回队里一趟接受调查!”

        陈宁和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把人带回去,什么罪名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吗?

        进了老子的地盘,换着花样玩你都没事。

        说话间陈宁和就举步向前,拿起手铐就要给甘素素铐上。

        “你敢!”

        甘素素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两步,躲开陈宁和的魔爪。

        “放肆!”

        见陈宁和居然真敢当着自己的面抓人,楚牧峰想都没想,拿起个茶杯就砸了过去。

        “啊!”

        茶杯里的茶水是刚刚续上的,还热着。

        猝不及防下,陈宁和被直接砸在手上,烫得他是一阵鬼叫,手铐也掉在地上。

        “队长!”

        见此情形,几个警员赶紧跑过来,将陈宁和围住的同时,跟着就掏出了枪,黑漆漆的洞口瞄准着楚牧峰他们。

        “你们敢拿枪对着我?是不是都活腻了!”

        楚牧峰毫无惧色,沉声喝道。

        “你……你敢动手?你这是在犯罪!”

        “什么犯罪?这就是造反!”

        “我命令你立刻乖乖束手就擒!”

        能跟随着陈宁和来的,又怎么可能是什么世面都没有见过的菜鸟,他们做这事又不是第一次,早就驾轻就熟的很。

        只不过以前都是马到成功,从来没有谁敢忤逆他们。

        这次却遇到了硬茬子。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敢这样肆无忌惮?

        “好小子,你居然还敢动手,我命令你立即跪下,要不然我就开枪了!”陈宁和黑脸泛红地吼道。

        “开枪?”

        听到这个字眼,楚牧峰嗤笑一声,脸上浮现出浓浓的不屑之色,扬手指了指。

        “你们几个最好立即把枪放下,谁再敢举着枪,我保证你们会后悔一辈子!”

        “有些事,不是你们这些小人物能随便掺和的,不信的话,大可试试!”

        强势无敌,霸气四射!

        楚牧峰丝毫就没有将眼前的这几个人,几把枪当回事。

        紫无双则早就下垂双手,暗暗扣着四把飞刀。

        “你吓唬谁呢?”

        陈宁和龇牙咧嘴,感受着手腕处火辣辣的疼痛,满脸怒容叫道:“孙贼,你惨了,不但你惨,她们一个也别想逃过去,都等着进号子吧。”

        “你这是铁了心要一条道走到黑是吧?”楚牧峰冷冷说道。

        “老子这是秉公执法,你小子……!”

        咻!

        就在陈宁和的这话刚说完,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及说出口的时候,楚牧峰便猛然站了起来,如闪电般直接冲到陈宁和面前。

        左手一把就抓住他的脖子,然后抡起右手,啪啪地开始扇起耳刮子来。

        “秉公执法?你跟我说你这叫做秉公执法是吧?”

        “好啊,我看你到底是不是秉公?你秉的又是谁家的公?执的又是哪家的法!”

        啪啪啪!

        楚牧峰嘴上说着,手上也没停,大耳光一下紧接着一下,打得陈宁和昏头转向,脸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肿胀起来,嘴边全是血迹。

        陈宁和完全被扇懵了。

        其余四个警员当场傻了眼。

        就连甘素素和白吟霜也都目瞪口呆。

        楚牧峰这也太彪了吧!

        这发起狠来,竟然不管不顾地出手,压根就没有将那几个警员的枪口当回事,打得这个队长跟孙子一样。

        打完之后,楚牧峰揪着陈宁和的衣领,充满不屑地说道。

        “我知道你是赵子良派遣过来的,你既然能为他出面,自然是关系匪浅!”

        “但是你别忘了,你是党国的警员,是社会秩序的维护者,不是谁家养着的一条狗,不是说别人给你块骨头,你就得赶紧扑出来咬人。”

        “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被你激怒了,被赵子良激怒了。我原本是没有想要找他的,可因为你,因为你的愚蠢举动,我准备动他了!”

        “你给我听着,我现在要见到他,你让他立刻给我滚过来,十五分钟内不露面,我保证会让他永远不能露面!”

        陈宁和此刻快疯了。

        这时候他要再不明白自己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大人物,那才是真蠢了。

        楚牧峰动手够快,快到他这个老刑侦队长都没有能反应过来,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而且丝毫迟疑的意思都没有,敢无视枪口,无视其他警员,更说明他背景深厚。

        最关键的是,楚牧峰明知道做这事的人是赵子良,仍然让他十五分钟内滚过来,这不是更说明他底气十足,有恃无恐。

        “你……你赶紧放开我们队长!再不放,我真开枪了!”

        有个警员畏畏缩缩地喊道。

        “开枪?”

        再次被威胁,楚牧峰脸上浮现出冷厉之色,身上释放出一股暴戾气息。

        这股气息是他在无数次实战中磨练出来的,是杀气。

        “你们四个,三息之内再不放下枪,这辈子就别想再拿枪了,我说到做到!”

        被楚牧峰猛然这么一瞪,四个警员有些手足失措,心里格外忐忑。

        从来都是他们欺负人,何曾被这样欺负过?

        一旦遇到强者,他们甚至连反抗的胆量都没有,碰触到楚牧峰的冰冷眼神,一个个的手都开始哆嗦起来。

        四个人彼此对视一眼,选择乖乖放下枪。

        这位小爷看来真是惹不得,不管他是真是假,自己犯不着来顶雷。

        “砰!”

        楚牧峰随意抓过陈宁和的佩枪,松开他的脖子,飞起一脚就给踢出老远。

        等到陈宁和摔倒在门口时,楚牧峰重新坐回沙发上。

        “从现在开始,倒计时!”

        “队长!”

        “队长,您没事吧?”

        四个警员赶紧将陈宁和从地面上搀扶起来,等到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时,陈宁和的那张脸是又红又亮,已经肿成了猪头,连碰都不敢碰下,稍微碰触就会疼痛难忍。

        愤怒吗?

        当然愤怒。

        可和愤怒相比,陈宁和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多出一种恐惧。

        他能感觉到就在刚才,楚牧峰想要杀死他就和闹着玩似的。

        自己这条小命在人家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你……你真要见赵少?”陈宁和强忍着疼痛问道。

        “赵少?”

        楚牧峰不屑地挑起唇角,冷冷的扫视过去说道:“什么狗屁赵少,你们眼中的赵少,在我这里就是只蝼蚁!”

        “还是刚才的话,十五分钟内,不,现在是十四分钟了,要是那家伙不给我乖乖的滚过来的话,我保证这座津门城今晚就会有人倒大霉!”

        “你等着,咱们走!”

        陈宁和瞧着楚牧峰的冷漠表情,听着他的森然话语,心脏砰砰地急速跳动,带着满脸火辣辣的疼痛,转身就走出房间。

        自己已经为赵子良做得够多了,对方到底是龙还是虫,等会他们碰上就知道了!

        “楚大哥,你这是何必呢?这样会把事情给闹大了。”

        “他父亲赵午永毕竟是剑雨区分管学校和人事的副教育长,这要是闹大的话,对咱们的学校未必有好处。”白吟霜看着几个警员狼狈的走出去后,有些担忧地说道。

        “呵呵,我要的就是闹大!”

        楚牧峰看着白吟霜十分淡然说道:“放心吧,区区一个赵家我还没有当回事,我就是要借着赵家的人头来立威。”

        “我要让其余的什么刘家王家的纨绔们都看到,谁要是想灭家亡族的话就放马过来,看看是他们的脑袋够硬,还是说我的刀够快。”

        灭家亡族!

        白吟霜神情惊骇。

        甘素素血液沸腾。

        紫无双从容淡然。

        甘素素,白吟霜,你们两个的格局还是有点小,要是说你们知道楚牧峰真实身份,做过了什么,就不会觉得赵子良的事叫个事,就不会觉得他现在的行为有点冒险,更不会觉得这样做是没必要了。

        楚牧峰这是在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今晚之后,相信在津门城内,再没有谁敢找你们学校的麻烦,再没有谁敢惦记你们两个如花似玉的美女。

        你们就安安静静看着,尽管放宽心吧。

        房间门口。

        “你们四个守在这里,一个不许放出来!”

        “是!”

        陈宁和摸着自己的脸,感觉有些松动的牙齿,下达命令后就赶紧往外跑去。

        他要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赵子良,给他说,这事他已经没有办法去管,你赵家要是有能耐,就赶紧使出来吧。

        酒店前台。

        当变成猪头的陈宁和拿起电话拨打出去的时候,前台的服务生是满脸错愕。

        他们自然认识这位在剑雨区说一不二的刑侦队队长,没想到在他们眼中的大人物,现在竟然被人打成这样,而且瞧他的态度好像还很恐惧慌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找上的那位客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喂,赵少吗!”

        “陈队长,怎么样,是不是已经把事办妥了?人已经被你们抓紧局里了?这次真的辛苦你了,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电话那头的赵子良笑着说道。

        “赵少,没抓到人,出现意外了。”陈宁和低声道。

        “意外?”

        赵子良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这事还能有什么意外?”

        “赵少,是这样的……”

        随后陈宁和把刚才的情况简单叙述了一遍,赵子良听后顿时吼了起来。

        “我说陈宁和,你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被牛踩了,就这样办事的吗?”

        “他不过就是个手无寸铁的小白脸,你们可都是拿着枪的警员,怎么还能被他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我说你是不是一把岁数活到狗身上了?就这点能耐?”

        “我……”陈宁和是欲哭无泪。

        “行了,你别你了,听仔细了,现在就在那里给我看住他们,我这就叫人去摆平这事。陈宁和,他们要是逃走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赵子良不耐烦地喝道。

        “是是是,赵少,您放心,一个都跑不了。”陈宁和连忙保证道。

        “就这样!”

        赵子良愤愤地挂掉电话,嘴里恼怒的咒骂着陈宁和的无能,随即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等到那边接听之后,他立刻变脸,声音委屈的说道:“小叔,是我啊,您侄子被人欺负惨了,被打了一顿还扔河里,差点没淹死,您可得帮我出口恶气……”

        “对,你们分局的陈宁和也被那人打了,他说怀疑那人很有可能是通缉的杀人犯,您赶紧带队过去看看,替我做主啊!”

        ……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抓你回分局!”

        冲着前台服务员吼了一句,陈宁和拿出烟,点燃抽了一口。

        今天丢人算是丢姥姥家了!

        又被赵子良训斥了一通,他现在感觉很羞辱很愤怒。

        但陈宁和却清楚,和这种所谓的羞辱相比,自己绝对不能再往里面跳了。

        他是刑侦队的队长,是靠着赵家起家不错,但这不是说他就没有脑子,没点能耐。

        现在回头仔细想想刚刚的那一幕,他越发觉得那个年轻人是尊大人物。

        我听你赵子良的话来,被对方打成这样,应该对得起你了吧,不能说我没有尽力办事。

        那个年轻人是大人物,把我打成这样,心口恶气也出了,不会再找我的麻烦吧?

        剩下的事就是你们两人的斗法,我作壁上观得了。

        “不知道两人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陈宁和带着满腔郁闷回到楼道中,默默抽着烟,耐心等待着。

        ……

        距离燕春酒店不远的一座茶楼。

        这座茶楼是赵家的产业,这个时间点这里早就打烊,而赵子良和几个狐朋狗友就在这里等消息。

        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因为这儿距离燕春酒店只有五百米远。

        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楚牧峰倒霉的模样,顺便将那几个女人带回来,给赵少去去火。

        “那小子真是狂啊,竟然连陈宁和都敢暴打,是不是有些来历?”

        一个打着绷带的纨绔有些担忧地说道。

        “狗屁的来历!”

        赵子良满不在乎地说道:“这里是津门,是剑雨区,你们说在这里还有能让咱们哥几个害怕的事吗?”

        “别说他有点拳脚功夫,即便真有来历又如何?难道在这里还能蹦达出花样吗?”

        “跟你们说,虽然陈宁和把差事办砸了,但他挨的这顿打是值得的,因为这就能将那个王八蛋给钉死!”

        “敢打警员!打的还是刑侦队的队长,你们说这得多大的罪!”

        “再说我小叔现在都过去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有我小叔在,天大的事都能摆平。”

        “你们就等着吧,今晚我就要上了白吟霜!上了甘素素!还有那个假小子我也要上了!尼玛的,敢打我踢我,看我一会儿怎么好好蹂躏她!”

        赵子良皱着眉头揉了揉肚子,五官扭曲地愈发难看。

        “赵少说得是,赵局长都亲自出面,还有什么事摆不平。”

        “赵少,三个美女,您吃肉,我们能跟着喝汤吗?”

        “瞧你们那点出息,放心吧,我吃肉,你们统统都能吃到,大家一起来。”

        “那就先谢谢赵少了!”

        茶楼的雅室中,几个纨绔发出淫邪的笑声。

        ……

        酒店内,没过多久,楼道口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

        陈宁和赶紧站起身来,很快视线中就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赵子良喊来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剑雨区分局副局长,主管刑侦的赵午森。

        这个赵午森便是赵子良的三叔。

        穿着便服过来的赵午森,身后跟着二十来个警员,他们全都是荷枪实弹。

        一到这里,不用说,他们就四下散布开来,将整条楼道封锁戒严。

        “局长,你总算来了!”陈宁和哀嚎一声。

        “你怎么搞成这样?丢不丢人?”

        瞧见陈宁和的模样,赵午森眼底闪过一抹恼怒,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呵斥道。

        “局长,我也不想啊,但里面的那个家伙是个硬茬子,他三两下就把我的枪卸掉,我怀疑他是练家子。”

        “还有我觉得他不只是在这里卖私娼,甚至还有走私烟土的嫌疑,没准还是个杀人通缉犯呢。”陈宁和一口气说道。

        “不错,我也怀疑他是个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

        赵午森点点头,扬手冲着房门说道:“给我把门撞开!”

        “是!”

        收到命令的警员立刻开始行动,一个人抬起右脚就狠狠踢过去,并没有锁死的房门当场便被踢开,十来个警员便呼啸着涌进去。

        “不许动,谁动我们就开枪了!”

        哗啦。

        在一阵枪栓的拉动中,十几个警员举着长枪,瞄准里面的楚牧峰等人。

        当他们看到这里除了楚牧峰是个帅气的年轻人外,其余三个都是各具特色,姿色不俗的女人时,全都有些傻了眼。

        这……这就是汪洋大盗?

        大盗什么时候都长这么好看了?

        赵午森不紧不慢地从后面走进来,当他看清楚这里的景象时也不由有些愣神。

        三女一男?就这样的阵容把陈宁和暴打了?

        真是天大的笑话。

        “哼,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当赵午森看到白吟霜三个的容貌时,就知道赵子良说的什么卖私娼、贩烟土和杀人犯的罪名纯粹是瞎编乱造。

        这个混账东西分明是见色起意,想要霸占人家不成反被教训了。

        等我回去再和你算账!

        心里这样暗暗想着的赵午森,不慌不忙的看着楚牧峰倨傲地问道:“小子,就是你打伤我们警员的?”

        “这位警官,你难道不准备先问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还有,这里是我的私人房间,如果没有搜查令,你就算是警员也没有资格和权力这样硬闯进来!”

        “我告诉你,最好让他们立即放下枪,不然后果自负!”楚牧峰不卑不亢地说道。

        “哼,果然有些门道。”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情景早就吓得直哆嗦了,而眼前这个年轻人非但不害怕,反而是坦然镇定地质问,这就有点意思。

        不过赵午森并没将对方放在眼里,斜眼望过来,冷冷说道。

        “我们是在执行公务,所以别说这里是酒店房间,就算真是你家,我们也有权利闯进来执法。”

        “你听着,我现在怀疑你私贩烟土,还是一起凶杀案的嫌疑犯,乖乖跟我回局里,接受调查吧!”赵午森板着脸,故作严肃地说道。

        “你们剑雨区分局就是这样秉公执法吗?”楚牧峰眯着眼,淡淡问道。

        “哼,该怎么执法由我们说了算,和你没有关系!”

        赵午森的这话让楚牧峰脸色猛然一沉,扬手喝道。

        “先是一个刑侦队队长过来,给我扣上‘半掩门’的罪名。”

        “现在过来一个级别更高的,给我扣的帽子更大,贩卖烟土,杀人越货。”

        “行啊,你们津门警员的办案能力我是挺佩服的,原来张张嘴就能断案,你说要把我带走是吧?我要是说不走呢!”

        “不走?”

        赵午森拔出枪,指着楚牧峰的脑袋,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觉得现在有拒绝的资格吗?你若不走,那就是暴力反抗,将你们打死都活该!”

        “全体都有,听我的命令,谁敢拒捕,就地处决!”

        “是!”

        十几个警员不约而同的齐声呐喊,以壮声势。

        “就地处决?”

        楚牧峰的目光扫视着赵午森,冷冷问道:“你是谁?你的职务是什么?”

        “赵午森,剑雨区警员分局副局长。”赵午森稳操胜券地说道。

        “啧啧,原来真是个大官!”

        楚牧峰挑了挑眉头,指着顶在眼前的警枪冷声喝道:“你既然是副局长,就应该清楚警员条例。”

        “全国推广施行的警员条例有明文规定,像是这样的执法,是必须要有确凿证据和规范流程的。”

        “我问问你,有没有搜查令?没有吧!你说有举报,证人在哪里?”

        “甚至我们才刚刚到津门没有两天,你凭什么就敢说我们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莫非你有千里眼顺风耳不成?能这么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看不见得吧,你要是说真有那个能耐,现在根本不敢跟我叫板,应该乖乖将赵子良抓过来才对!”

        “你!”

        赵午森听完这番话,举着手枪的手臂略微有些晃动,瞳孔微缩,看过来的眼神变得警戒起来。

        这番话可不是什么人都知道的,楚牧峰能说出来,证明他绝对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难道说这是一个同行不成?

        管他呢!

        就算是同行又如何?

        这么年轻,顶多也就是个队长而已。

        这里是津门,是剑雨区,得罪我赵家就该让他吃点苦头。

        赵午森心底冒出来的那种戒备很快就烟消云散,再看向楚牧峰的时候,已经是多出一种凛然怒意,不耐烦的说道。

        “行啊,对我们的警员办案流程研究得挺透彻哈,你还敢说自己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谁相信?不是的话,你能知道这么多吗?”

        “少废话,乖乖的束手就擒,来人,给他上手铐!”

        “是!”

        立刻就有两个警员放下枪,拿起手铐要给楚牧峰戴上。

        “你们敢!”

        “双儿,没事!”

        楚牧峰看到紫无双就要动手的时候,摇摇头,云淡风轻地说道:“该出的恶气刚才已经出了,现在既然他们还想要玩,那咱们就继续玩下去好了。”

        “好!”紫无双暗暗收起了手中的飞刀。

        “赵午森,今晚这个游戏已经开始,那咱们就要一直玩下去,你可千万别认怂啊!”

        “来,我就在这里,你来给我戴上手铐!”楚牧峰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

        “不过我可要告诉你,这手铐好戴,但一会儿想要摘的话可不那么好摘,就凭你,敢给我戴上去,却没有资格给我摘下来!”

        “哼,你小子吓唬谁呢?给我铐上!”赵午森不耐烦地喊道。

        “是!”

        咔嚓!

        在楚牧峰的配合中,那副手铐已经是铐上楚牧峰的手腕。

        赵午森跟着气势如虹的一挥手臂,大声喝道:“都带走!”

        “慢着!”

        “你想要做什么?”赵午森不悦的挑眉喝道。

        “不做什么,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别走了,在这里等着吧,很快就会有人过来找你谈话了!”

        楚牧峰翘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地说道。

        “呵呵,你小子挺牛气啊!”

        赵午森怒极反笑。

        他见过很多无法无天的人,但却没有谁像是楚牧峰这样肆无忌惮,都被我铐住了,还敢在这里故作镇定,装模作样,你凭什么啊?

        “有人找我谈话?谁敢找我谈?”赵午森不屑地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说,这津门城没人能管得了你是吧?”楚牧峰不经意间就开始挖坑。

        “没错,谁能管我的事儿!”赵午森嘴角一横傲然道。

        “真是够自大啊!”

        楚牧峰有些无语地摇摇头,看向赵午森的眼神已经是不再有任何兴趣。

        这种蠢货都能当上分局的副局长,看来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蛀虫也是四处皆是。

        “赵午森,莫非到现在你都没有认出来我是谁吗?你觉得以着我的身份,需要做什么违法勾当吗?”楚牧峰沉声喝道。

        “你……是谁?”

        赵午森看到楚牧峰如此镇定后,心脏忽然加速跳动了两下,难道说眼前这个小白脸真的是很有来头?有大来头?

        就在这时候,外面楼道又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

        几乎就在赵午森抬头看过去的同时,几道身影匆匆跑了进来,看到为首的是谁时,赵午森脸色骤变。

        “是局长!”

        不错,为首的就是剑雨分局局长宋教术。

        “宋局长,您怎么来了?”赵午森赶紧快步迎上去问道。

        “我怎么来?”

        听了这话,宋教术是一肚子鬼火,你当我愿意过来吗?我原本正陪着媳妇,一个电话就给我喊过来,说是你赵午森不要命了,敢跟金陵来的楚牧峰楚督查叫板。

        电话是郑岸打过来的。

        郑岸此刻也过来,算算时间也快到了。

        赵午森,你是疯了吗?招惹谁不好,居然来招惹楚牧峰。

        你就算是个傻子,也应该知道楚牧峰来到津门城,奉命督察的事吧?怎么就敢陷害他?

        你想死那是你的事,不要连累我!

        当宋教术看到里面的楚牧峰居然被戴上手铐后,心中的恨意更加强烈,他现在已经果断的做出了选择,弃卒保车。

        反正赵午森和自己也不是一条线上的,他仗着背后有赵家撑腰,胡作非为,无所顾忌,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其拿下。

        “赵午森,是谁给你的权力,敢这么对待楚督查!”

        宋教术狠狠瞪了一眼,便急忙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对不起,楚督察,让您受惊了,我这就给您把手铐打开!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钥匙!”

        宋教术扭头喝道。

        “楚督察?”

        当这个称呼冒出来的瞬间,赵午森就懵神了,看向楚牧峰的眼神顿时变得惶恐不安起来。

        他是听说有个金陵的督察前来津门城的事,但并没有见过。

        毕竟以他的身份,欢迎仪式是不够资格出席。谁想就因为这个没有出席,居然会闹出这样的事来。

        这……这下可怎么办?

        “赵子良,我这次算是被你坑惨了,你怎么就和这位爷对上了?”

        “钥匙。”

        赵午森手忙脚乱地掏出来钥匙,递给宋教术后,小腿打晃地站在旁边。

        “楚督察,我给您打开手铐!”

        “打开?”

        坐在椅子上的楚牧峰,扫视过去淡淡说道:“谁说我要打开手铐呢?我觉得这个手铐不错,戴着挺舒服的,就这么戴着吧!”

        “楚督察,您就别和我们开玩笑了!”宋教术哭丧着脸道。

        “开玩笑?”

        楚牧峰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那副手铐,一字一句道:“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这……”

        “我要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剑雨区分局的宋教术局长对吧?我在欢迎仪式上见过你!”楚牧峰淡然说道。

        “对对对,我是宋教术!”

        宋教术赶紧点头应道,然后补充着说,“楚督察,郑厅长正在过来的路上,我是接到他的电话后第一时间过来的。”

        “您放心,今晚的事,全都按照您的意思来,您说我办,对于那些知法犯法的,绝不姑息纵容!”

        “很好!”

        楚牧峰倒是没有为难宋教术的意思,毕竟在欢迎仪式上,郑岸是暗示过的,这个宋教术是他的人,既然是师兄的人,自然要给点面子。

        可是该有的姿态必须做出来。

        “宋局长,你知道今晚我都经历了什么吗?我来的时候可是刚刚夸奖赞扬过你们津门城的治安秩序,可现在你们剑雨区就给我搞出来这样的事来!”

        “怎么着,是觉得我说的没意思,非要自我抹黑是吧?”楚牧峰翘起二郎腿嘲讽道。

        “我……我……”宋教术张了张嘴,欲言无语。

        “还是等等郑岸厅长过来再说吧!”楚牧峰平静说道。

        “是!”

        原来楚牧峰是早就有所准备。

        看到这幕的甘素素和白吟霜,悬着的心才慢慢放松下来。

        她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最开始都是吓蒙了,可现在她们心中无所畏惧,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充满着钦佩和敬仰。

        那么楚牧峰怎么就敢断定会有人来处理这事?

        其实很简单,自己好歹是内政部警政司安排过来的督察,郑岸那边肯定是会安排人暗暗跟踪保护,只要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就行。

        今晚这里发生的事,那些跟踪保护的人是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郑岸的,郑岸知道后,又怎么可能说袖手旁观?

        这也是楚牧峰会戴上手铐的原因。

        他有所图谋。

        房间外面。

        看到宋教术出现的陈宁和心里是害怕的,不管这事最终如何,他前来找楚牧峰的麻烦是跑不了。

        在知道楚牧峰竟然就是那位带着尚方宝剑过来的督察时,他想哭的心都有。

        爷,我喊你爷成不,你早点亮出身份,我哪敢这么对你啊!

        这真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

        想到这里,他心中更是将赵子良骂了个狗血喷头。

        “混账东西,居然连金陵来的督查都敢招惹,我这次算是被你坑惨了!”

        赵午森何尝不是这样想的。

        他现在大脑是空白的,看向楚牧峰的眼神格外惊惧,脑海里拼命想找能够摆平这事的办法,却发现根本束手无策。

        “宋局长!”

        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的赵午森,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在楚牧峰的斜视中,走上前来低声说道:“宋局长,这事是有误会的,我……”

        “行了,你不用给我解释!”

        宋教术摆了摆手,语气冷漠地说道:“赵午森,你身为分局的副局长,不知道以身作则,居然连栽赃陷害这种事都敢做,公器都敢明目张胆的私用。”

        “他们是谁?他们是剑雨分局的警员,是要保一方平安的警员,而不是你的下人!你怎么就敢如此滥用权力?”

        “误会,是真的误会了!”

        赵午森眼瞅着宋教术这个态度根本不准备拉他一把,赶紧转身看向楚牧峰,弯着腰,满头大汗地说道。

        “楚督察,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我要是说早知道是您的话,借我个胆子也不敢来啊!还请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

        “放你一马?”

        楚牧峰冷笑一声道:“赵午森,你说这话不觉得可耻吗?什么叫做早知道我的身份就不敢来。”

        “是,这次我有这个督察身份在,你才会服软,要是换做其余普通人,他们敢和你这样对着来吗?你会给他们反抗的机会吗?”

        “根本不会,你肯定会往死里收拾,绝对不会有任何手软!咱们都是明白人,我就想要知道这事是不是赵子良让你做的?”

        “这……”

        赵午森有些迟疑起来。

        “蠢货!”

        宋教术看到赵午森的表现后,心底狠狠咒骂着。

        楚牧峰愿意和你说话,便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姿态,你倒好,竟然还在这里考虑。

        不就是一个赵子良吗?难道比你的前途还重要吗?

        “不说是吧?那就这样吧。”

        楚牧峰懒得再多说一句废话。

        就在这时,郑岸也赶到了。

        他是带着一群人出现的,都是警备厅的高层,有督察室的有纪律部门的,在过来的路上他们已经听说了这是怎么回事,所以心里都是有数的。

        现在看到现场的情形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着怒意。

        赵午森你这个混球是脑袋被门挤了吗?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

        楚牧峰可是从帝都过来的督察,是郑厅长的师弟,咱们要像对待祖宗那样,客客气气,恭恭敬敬对待才对。

        现在倒好,因为你,原本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一下变得尴尬起来。

        作孽啊!

        你该抓,赵子良也该抓!

        你背后的赵家也别想逃过一劫了!

        “楚督查,怎么样?没事吧?”

        进来后就无视掉赵午森的郑岸,急步冲到楚牧峰面前,公事公办地关切问道。

        “郑厅长,您看看,我这叫做没事吗?”

        楚牧峰神情肃穆,慢慢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

        那副手铐在灯光照耀下,分外刺眼。

        郑岸脸色当场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