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43、想玩,我就陪你们玩个大的

443、想玩,我就陪你们玩个大的

        “曹天易不会离开的!”

        老板肖默山是个胖子,是个谁看到都会觉得很有压迫感的胖子,身上隐隐散发出一种冷厉气息。

        “以着他的性格,肯定会搏一把。尽管说离开是最明智和稳妥的,可他既然没有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他选择了留下。”

        “这事或许没有你们想得那么严重,毕竟赵青峰的死未必会查到他的头上去,他在津门站那边还能继续潜伏下去。”

        “是啊,最好是能继续潜伏,要不然咱们这次的损失就大了!”铁建立摇摇头说道。

        一家用作资金周转的商号被查封。

        一个隐藏多年,甚至打入了力行社的间谍被抓捕。

        多年的心血将会全部白费,这个损失太大了。

        “老板,咱们用不用和这边的工部局或者说驻军联系下?”铁建立低声问道。

        “不用!”

        肖默山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直接说道:“咱们的存在就算是在日租界也是一种秘密,没有必要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否则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你敢肯定咱们日租界内没有力行社的特务吗?那帮猎狗也是无孔不入的,小心谨慎点总无大错。”

        “哈依!”铁建立恭声应道。

        “这两天都留在酒店里面,在这儿是没谁敢随便闯进来,然后暗中打听曹天易的消息,顺便等待着组织的命令。”

        “你们三个给我听清楚,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离开日租界半步,听清楚没有。”肖默山声色俱厉地喝道。

        “哈依。”

        ……

        黄昏时分,彩霞满天。

        楚牧峰在将津门站的事儿处理好后,心情也是颇为轻松。

        只要等到戴隐有了定论,他这趟力行社的津门督查之行就能结束。

        至于说到警备厅这边,反正就是和郑岸见个面,走个过场而已,他又不是真正来督察,因此更不需要去折腾了。

        剩下时间,就好好转转这座天*津卫。

        “走吧,带你去家老字号吃顿好的。”楚牧峰笑吟吟地说道。

        “牧峰哥,你对这里很熟悉吗?以前来过吗?”

        在酒店里待了一整天的紫无双,好不容易等到楚牧峰说要带着她出来游玩,自然是兴致勃勃。

        “没有!”

        楚牧峰摇摇头,抬手一指道:“以前我是在北平城读警校,北平和津门距离是不远,但还真是第一次过来。”

        “我听说这里的狗不理包子挺出名的。”紫无双眨巴着眼睛说道。

        楚牧峰摇摇头笑着说道:“这狗不理包子是挺出名,但今晚我不准备带着你去吃这个,咱们去吃陈傻子。”

        “谁?陈傻子?”紫无双狐疑地挑眉。

        “对,就是陈傻子!”

        楚牧峰跟着说道:“这个陈傻子可不简单,他起源于清朝光绪年间,是当时的老佛爷发懿旨征集民间小吃的时候选进宫的。”

        “你想想那个慈溪太后什么稀罕玩意没有吃过,她都夸这个好吃,那还能难吃吗?而且那里的蟹皇面也是一绝,用的螃蟹全都是应季的,绝对鲜美。”

        “那牧峰哥,咱们赶紧去吧。”

        这段日子跟在楚牧峰后面,紫无双似乎被点开了吃货属性。

        陈傻子酒楼。

        当楚牧峰两人过来时,顿时见识了什么叫做络绎不绝,人头涌动。

        幸好他们是来得最早的一批,不然想要吃就只能排队等着了。

        这家酒楼建在一条清澈的小河边,坐在靠窗位置,看着外面碧波荡漾,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眺望万家灯火,心情也是格外舒畅。

        “两位客官,想吃点嘛?”店内的小二走上前来客气问道。

        “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啊?”楚牧峰拿过菜单随意问道。

        “一瞧您二位就是外地来的,是想要来尝尝咱们津门的特色是吧?没问题,来我们陈傻子酒楼就算来对了。”

        “我给您二位介绍下,来我们这里包子肯定要上,建议尝尝肉皮包,酱肉包和三鲜包。”

        “咱们的肉皮包是用发面、碱面和死面三种面混合成的三合面做的皮儿,用的老肥发酵,吃起来有股淡淡的麦香味道。”

        “酱肉包那用的是上等的五花肉烹制而成,这个馅料再用白糖和香料熏制,用老汤搅拌,咬上一口,肉香浓郁,绝对是有滋有味。”

        “至于三鲜包,那用料绝对新鲜,猪肉是当天现杀的,将海虾和猪肉分别剁成肉泥,鸡蛋炒熟剁碎,然后再把三种主料按比例混合在一起用鸡汤搅拌,那可真的是虾香四溢而不见虾,汤汁充盈而不见汤。”

        听得伙计麻溜地说到这里时,紫无双已经感觉更饿了。

        这家伙,真是一张好嘴儿。

        就算是不饿的也得被你说饿,不对,应该说就算吃饱了,被你说得也能再来几个尝尝。

        “行吧,那就你说的三种包子各来一屉,再配几样你们店里的拿手菜,最后来两碗蟹黄面吧。”楚牧峰摆摆手说道。

        “好嘞,您稍等。”

        伙计转身就去下单。

        很快,三屉小笼包就端上桌,另外配了一碟八宝菠菜,一碟鸭黄鸡卷,一碟罗汉肚和一碟椒香虾仁爆鸡球,最后是两碗热腾腾,香气四溢的蟹黄面。

        “您二位慢用,这酒是我们自己酿造的,叫做九里香,希望您们能喜欢,要是还有什么需要,您再吆喝!”

        “行!”

        这津门真的不愧是曲艺之乡,就算只是个饭馆的小二,那嘴皮子也是利索得很。

        说起话来就像是说相声似的,音调抑扬顿挫,煞是好听。

        “嗯,牧峰哥,这个包子真好吃!”

        紫无双咬了一口三鲜包后,脸上顿时露出一种雀跃的表情来。

        刚才还有所矜持的模样,唰地就消失不见,大口大口,大快朵颐起来。

        “嗨,慢点,没有人和你抢!别急,这里的蟹黄面也很不错,你尝尝!”楚牧峰说着就将那碗面推过来。

        别说,这蟹黄面真不愧是色香味俱全的最高评价。

        金黄的蟹黄,乳白的面条,翠绿的菜叶,浓郁的汤汁,就算不饿,见了也会忍不住来上一碗尝尝。

        “嗯,真香!”

        紫无双这会儿感觉自己的语言好像贫乏的要命,翻来覆去能说的就只是好吃、真香这简单的几个字。

        毕竟以往在山城,吃的都是以麻辣为主,哪里能品尝如此美味。

        “牧峰哥,你真该早点去紫竹林呢。”

        喝了口汤汁,紫无双舔了舔嘴角抬头说道。

        “为什么?”

        “那样的话我就能早点出来跟着你品尝天下美味了。”

        楚牧峰眉头冒出一道道黑线。

        “牧峰哥,我敬你一杯!”

        紫无双端起酒盅,颇为豪气地说道。

        “好!”

        一饮而尽,放下酒盅,楚牧峰正准备尝尝面条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话语声。

        他们提到的一个人名,让楚牧峰微微挑起眉头。

        “赵少,你确定能让那个白吟霜过来吗?”

        “就是,我看那个白吟霜挺冰冷,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儿。”

        “说嘛呢?你们敢怀疑赵少?要知道在这津门的地界,还没有什么事是咱们赵少想做做不成的。”

        ……

        被身边人恭维着的是一个大约二十七八的男子。

        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得油光锃亮,穿着白色西装,相貌还算周正,但眼珠子却有些浑浊无神。

        他叫赵子良。

        “瞧瞧你们几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模样,还在这里质疑我?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家老头子是做什么的?可是掌管着咱们津门的教育大权。”

        “她白吟霜想要过来招聘老师,能绕过我家老头子吗?你们就等着瞧吧,她今晚过来陪我喝几杯就算了,要是不过来的话,我让她那份名单上的老师一个都别想离开津门。”

        赵子良点了根香烟,翘着二郎腿,姿态张狂。

        “对对对,一个别想走!”

        “嘿嘿,赵少就是有能耐,她还得乖乖听您的!”

        “那个妞喝点酒,肯定别有一番味道!”

        一阵溜须拍马声响起。

        “怎么,牧峰哥,你认识那个白吟霜吗?”

        瞧见楚牧峰神情变化,紫无双小声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同名同姓之人,要是的话,我还真认识!”楚牧峰点点头道。

        “她是谁啊?”

        “是北平的一个女教师,很有爱心的……”

        楚牧峰简单介绍后,轻声说道:“我将创办学校的事完全交给了甘素素和白吟霜,想着她们两个是能办成,要是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的。”

        “现在看来,她们应该是来津门招聘教师了。”

        “你说的那个学校在北平城吗?”紫无双问道。

        “应该不是。”

        楚牧峰摇摇头,“我把这事交给她们去办之后就没有怎么关注过,她们当时说是要去山城,不过现在还没去山城。”

        “没事,等着白吟霜过来看看情况再说,倘若真是我认识的那位,我就得管管了。”

        “嗨,你这甩手掌柜当得可真悠闲啊。”紫无双撇撇嘴道。

        两人边聊边吃,没过多久,一道身影就飘然而至。

        “还真是她!”

        楚牧峰看到出现的人果然是白吟霜时,脸色微沉,心中已经浮现出一股不加掩饰的冷意。

        “是她?”

        “嗯!”

        “那咱们就静观其变吧!”

        两人的位置是靠窗角落处,楚牧峰又是背对着赵子良那桌,所以说白吟霜进来后也没有看到他,而是径直走到赵子良面前。

        “赵主任,您好!”

        “呵呵,白小姐还真是够痛快,说来就来,来来来,坐下说话吧!”赵子良说着就指向旁边的位置。

        “好!”

        白吟霜从容坐下,这里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她还真不怕赵子良会做出什么失态事。

        对方好歹是一所学校的教导主任,做事应该是有点底线和节操吧。

        “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白小姐倒酒。”赵子良呵斥道。

        “我不喝酒!”

        白吟霜摆摆手拒绝后,脆生生地说道:“赵主任,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我今晚过来见您为的还是那份名单的事。”

        “我之前和您说过的,您也是答应了,愿意放那三位老师离开,可这都已经一星期了,您这边还没有信儿,我想要问问,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呢?”

        “嗨,先喝酒,边喝边聊。”赵子良举起酒瓶就要倒酒。

        “赵主任,我真的不喝酒!”

        白吟霜宛如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似的,安静地坐在椅子上,随意将面前的酒盅倒扣过来道。

        “怎么,不给我面子吗?”

        这下可算是惹恼了赵子良。

        当着这么多人被落了面子,本来就喝了几杯的赵子良,心头蹭地燃起了怒火。

        所以都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他重重坐了下来,眼神阴鸷。

        “白小姐,我之前说的也很清楚吧,这件事想要办成的话是有些困难。不是我不帮忙,而是要考虑周全,要不今晚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聊聊,我也给你说说我的难处。”

        “既然办不了,那算了,就不劳烦赵主任费心了!”

        白吟霜哗啦着站起身,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

        赵子良大声喝道:“白吟霜,你还真是很有个性啊!”

        “我给你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你忘记的话,我再重复一遍,你想要在津门城招聘老师,去你的学校任职,就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只要你答应好好陪陪我,那你的事我分分钟钟摆平,要不然,嘿嘿,你别说在这里招聘老师,我一句话就能让你的学校关门大吉,你信不信?”

        “随你!”

        白吟霜冷着脸,举步向前走去。

        “砰!”

        谁想就在这时,恼羞成怒的赵子良竟然将手中的酒瓶扔了过去,酒瓶摔了个粉碎,酒水溅湿了白吟霜的裙角。

        “白吟霜,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今晚只要敢走出去这里,我明天就让你的学校关门,说到做到!”

        “你……”白吟霜面带愤然。

        “哼,癞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

        “我倒要瞧瞧,你有多大的能耐,张口就能让一座学校关门!”

        这是一道身影突然从旁边走了过来。

        在看到楚牧峰的瞬间,白吟霜脸上的怒容顿时都被满满的惊愕所取代。

        她真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津门,会在这里遇到楚牧峰。

        “楚……楚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白吟霜到嘴边的楚处长立刻换了称呼,变成了楚大哥。

        “我过来找你啊,要是不过来的话,能看到这个事吗?”

        “你呀,遇到麻烦怎么不找我呢?给我等着,等解决这事后,我再找你和素素算账!”楚牧峰指了指对方,略带几分责怪道。

        “不是,楚大哥,这事是有原因的……”

        “不管什么原因,都没有人能肆意威胁你,羞辱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人!”楚牧峰直接打断情绪有些激动的白吟霜说道。

        “嗯!”

        碰触到楚牧峰的关切目光,刚才还有些暗暗心慌的白吟霜就像是一下找到了主心骨,不再犹豫迟疑,不再彷徨恐惧。

        尤其是楚牧峰最后那句话,让她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抹红霞,平添几分娇媚动人。

        “呦,居然还有护花使者啊!”

        “你小子胆儿肥呢,居然敢跟我们赵少抢女人!”

        “啧啧,怪不得拒绝了我们赵少,感情是找了个小白脸啊!”

        见此情形,赵子良手下那帮跟帮顿时嚷嚷起来。

        楚牧峰转身,目光扫过这桌人,望向赵子良的眼神流露出几分蔑视。

        “赔礼道歉!”

        “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听听!”赵子良站起身来,挖了挖耳朵狞笑道。

        “我让你赔礼道歉,赔偿损失!”楚牧峰慢条斯理地说道。

        “哈哈!”

        听到这话的赵子良当场就哈哈大笑起来,身边的几个同伴也都发出阵阵冷笑,看向楚牧峰的目光中充满着挑衅。

        “啧啧,白吟霜,我以为你是多冰清玉洁的女人,原来也是个水性杨花!还有你小子,挺能耐的啊,身边带着个假小子,还想占着白吟霜,你就不怕胃口太大撑死你?”

        大笑过后的赵子良大声叫嚷道。

        “行,你小子已经成功惹怒我了!那,你竖起耳朵给我听仔细了,我要白吟霜,要你身边的这个女人!”

        “我还要你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否则的话,你别想离开这津门城!”

        嚣张跋扈,姿态张扬。

        这刻的赵子良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纨绔蛮横,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说出自己的内心欲望,看向紫无双的眼神还充满着贪婪。

        这个妞有点意思啊,难道以为女扮男装,我就看不出来了吗?

        没等楚牧峰发话,紫无双已经从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赵子良的面前,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砰!

        猝不及防的赵子良身体直接飞了出去,哗啦直接栽倒在旁边的桌子上,撞得是鼻青脸肿,鲜血从脑门上流了下来。

        “敢打赵少,你们……”

        砰砰!

        那四个同伙也没有谁能逃过,他们的嘴脸也是丑陋不堪,所以紫无双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毫不客气地全都掀翻在地。

        一个个躺在地上,发出阵阵杀猪般的凄厉喊叫,疼得是来回打滚。

        “你个臭……”

        赵子良一边骂着,一边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紫无双快步走上前,一脚踩住他脑门上,将脸颊和地面紧紧贴在一起。

        “松开脚……你到底是什么人,敢这么对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白吟霜,我告诉你,你摊上事了,这事没完,你这个狗东……”

        “放肆!”

        当听到这个脏话的刹那,紫无双右脚猛然加大力量,在赵子良的痛苦喊叫声中,跟着又是一脚,赵子良身体顿时贴着地面滑了出去。

        接连撞翻两张桌子,身上被淋了无数汤汁菜叶后,赵子良才在墙壁处停下。

        从未有过的羞辱放在一边不说,单单这个痛苦就让他痛不欲生。

        身体像是煮熟的虾米般蜷缩着,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痛,全身所有骨头都像被踢断了,发出咔嚓碎裂声。

        他脖子上青筋暴露,喉咙深处发出着野兽般的惨叫声。

        偌大陈傻子酒楼顿时宛如死寂般安静。

        赵子良是谁,这里也有不少人认识。

        就因为知道,所以说现在看到紫无双这么无所顾忌的暴打对方,才都吃惊,但吃惊归吃惊,每个人的心里都像是三伏天吃了冰镇西瓜般痛快。

        谁让赵子良的做派早让人看不顺眼了。

        “嗨,不就是仗着有个当教育长的好老子,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吗。现在碰到硬茬儿,倒霉了吧!”

        “你们说赵午永会露头吗?”

        “当然,赵午永可是最护犊子的。这两个外地人得赶紧走,不走恐怕就要倒霉。”

        ……

        听着身边这群食客的议论声,楚牧峰一脸淡然,冲着赵子良冷漠的说道:“刚才的条件,外加磕三个响头,照办我就放你走。”

        “你……”

        “我只数三个数,你不照办的话,我就把你从这里扔出去,让大家都看看你的丑态。

        楚牧峰语气平淡的伸出第一根手指头。

        “一!”

        所有看热闹的人全都露出兴奋表情。

        赵子良脸上充满羞愤、惊恐、憎恨、慌张纠结之色。

        “二!”

        楚牧峰平静的声音悄然响起。

        赵子良听着却像是催命符咒,以着他的身份,要是这么被丢进河里,以后还在津门怎么做人。

        但跪地求饶赔礼道歉好像更耻辱。

        四周食客的眼神已经变的开始有些激动,呼吸也逐渐加粗。

        “三!”

        楚牧峰的话音刚落,紫无双抬脚要踢的时候,赵子良猛然抬起脑袋,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爹是赵午永,是津门的教育长,小子,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砰!

        没等到赵子良的话说完,紫无双就毫不迟疑地一脚踢出,后者就像是一个皮球似地被直接踢出窗外。

        “啊!”

        赵子良的惨叫划破夜空,然后外面响起一片水花声

        “楚大哥,这样没事吧?”白吟霜见状有些担忧地问道。

        “能有什么事,最多喝几口水而已,难道还会淹死?咱们走吧。”

        楚牧峰瞥视过窗外,漫不经心地说道。

        “嗯!”

        三个人就这样从容不迫离去。

        “还愣着干嘛,赶紧去救赵少。”

        “对对对,你们这些看热闹的都给我滚远点!”

        “船家,有人掉水里了,快点救人。”

        河面上是好一阵鸡飞狗跳。

        赵子良被救上来,顿时如烂泥般趴在岸边呕吐。

        此刻他感觉自己的颜面已经彻底丢尽,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形象,在这刻轰然崩塌。

        四周那些人都在指指点点,窃笑不已,看过来的眼神如芒在背,火辣辣的,像是一根根皮鞭在抽打他脸。

        “赵少,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吧?要不要叫大夫来?”

        “走,赶紧离开这里!”

        赵子良是一分钟都不想要再在这里待着,被众人像是看耍猴般的瞧着。

        当他们几个如丧家之犬狼狈离开后,背后顿时传来一片哄堂大笑。

        这笑声,真他娘的刺耳!

        等他们几个来到一处偏僻路口后,赵子良总算多了几分精神,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孙贼真狠!居然敢这么对我,不报此仇誓我不为人,三儿,你派人去跟着他们没有?”

        “赵少,跟着呐,他们跑不了。”

        “好!”

        赵子良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擦拭了下脸上的脏水,等着通红的双眸说道:“走,咱们现在就去叫人,不报隔夜仇。”

        “是!”

        ……

        燕春酒店。

        楚牧峰在过来这里的时候,已经在路上接到了甘素素。

        今晚发生的事,让他心里有些不舒坦,必须问清楚整件事。

        房间中。

        甘素素其实也是满脸诧异,她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楚牧峰。

        实际上她今晚也应该去陈傻子酒楼的,但因为临时有事要处理,就让白吟霜先去的。

        在路上知道白吟霜的遭遇后,甘素素也是满脸愤怒。

        幸好是碰上了楚牧峰,要不然白吟霜今晚估计会遭殃了。

        “这个无耻的赵子良,我早就觉得他有点图谋不轨,要是真想帮忙,又何至于这么麻烦,拖延时间,故意刁难。”

        “吟霜,以后像是他这样的人,咱们就不要再搭理了。宁可离开津门,咱们也不能被这种混账欺负了。”甘素素愤愤不平地说道。

        “我知道了。”白吟霜点点头。

        “行了,你们两个不要这么着急,谁给我先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当初不是说要去山城或者说是去南方创办学校的吗?怎么现在听着像是落脚在津门了?”

        “在津门就在津门吧,又怎么和赵子良这样的货色掺和上呢?”楚牧峰挥手打断两人的愤怒问道。

        “我来说吧!”

        甘素素看着楚牧峰,一五一十地说道:“我们当初也的确是想要去山城或者去南方的,可后来一想,津门城也不错。”

        “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呢?第一,因为这里是我和吟霜都熟悉的地方,我们两个都是从这里的大学毕业的,即便不是本地人,也对这座城市很熟悉。”

        “第二就是因为熟悉,所以我们知道这里的办学氛围很好。津门是个租界林立的城市,而租界之内也因为外国文化的输入,学术氛围和思想意识变得很活跃。要是说能在这里创办一座学校的话,肯定是不缺师生资源的。”

        “第三就是我们感觉山城或者南方太远,我们想要就近发展。毕竟您也是清楚的,要是说贸然去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建校,凭我们两个女流之辈,会困难重重。”

        “第四……”

        说到这里的时候,甘素素稍微停顿了下,然后语气有些懊恼的说道:“第四便是因为这个赵子良。”

        “当初我们的一个朋友说赵子良是能帮忙建校,到时候我们想要的师资力量,他都能够帮忙调动。”

        “我们想既然有这样好事,为什么非要舍近求远那?可以先在津门城创建了一座小学,先从小学阶段抓起,然后积累起来经验再慢慢发展中学,大学。”

        “学校地址我们已经选好,甚至就连一些办公用品也都采购好。赵子良也因为朋友的引荐认识了,他开始也表现的很积极。”

        “可……谁想他竟然是一个好色之徒,竟然敢将算盘打到吟霜头上。早知道这样的话,我怎么都不会同意吟霜去见他面的。”

        一股羞愤情绪在甘素素的胸中升起。

        “这个赵子良是一所中学的教导主任,他的老爹赵午永也是剑雨区的副教育长,能帮上忙说上话的。可要是说这样的帮忙是以牺牲我们的清白去做,那宁可不要!”

        “楚先生,这事是我们没有办好,请您处罚吧!”

        甘素素咬着嘴唇,低声请罪。

        “素素姐,这事我有责任,因为那个引荐朋友是我认识的,我也没想到她会这样引荐,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我是绝对不会想着来津门办校的。”

        “现在前期工作准备好了,却发生这种事,是我的疏忽大意造成的。楚先生,要是说责罚的话,你就罚我吧。”

        白吟霜站起身,面对着楚牧峰弯腰鞠躬请罪。

        “两位姐姐,这事和你们根本没有关系,又不是你们的错,你们为什么要请罪受罚呢?”紫无双看到这幕,眨了眨眼道。

        “双儿说的没错!”

        楚牧峰顺着紫无双话音,在两个曼妙女人的诧异神情中,淡淡说道:“这事你们是没有错的,又何来惩罚。”

        “但我想说的是,你们在处理的时候错了。”

        “楚先生?”甘素素不解地挑眉。

        “你们错就错在有事不禀告不求援,我之前是怎么和你们说的,我想我说的很清楚明白。你们两个带着我的钱走,我不会管你们是怎么花的,我只要看到最终成果。”

        “在这个创办的过程中,你们要是说遇到任何麻烦,都可以向我求助,任何事我会帮你们出面处理。”

        “但现在看来,你们是忘记我说的话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已经不在北平城,说话就不管用了,就没有办法插手津门的事?所以说想要靠自己来解决?”

        “你们啊,要是真能解决掉我也就不说什么,可你们这不是没辙吗?还要逞什么能呢?”

        “你们怎么就没有想过,你们是女人,而且还有容有貌,原本就会被那些好色之徒盯上,这不就冒出一个所谓的赵子良。”

        “在这样的世道,你们原本就是弱者,不惹事,事情都会找上你们,更何况你们现在还是要做创办学校的大事,怎么能掉以轻心呢?”

        稍稍顿了顿,楚牧峰语重心长地说道:“没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记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以后有任何麻烦记得随时联系我,我来帮你们处理,否则我就不需要你们来做这个了!不能说你们是帮我做事的,最后还要你们受尽委屈,丢尽颜面,听清楚没有?”

        “知道了!”

        甘素素和白吟霜两人眼眶微微湿润,心底涌动着一种感动。

        这样的男人,才是值得信赖和依靠的啊!

        “你们想要从小学入手,这个思路是对的,毕竟不管什么时候只有基础教育足够完善,国家的发展才有希望。”

        “不过你们列出来的那个名单是怎么回事?是说必须要招揽那几个老师吗?”楚牧峰在将两个人的思路捋顺后问道。

        “嗯。”

        说到这个,白吟霜是特别有发言权的,因为这个教师的招聘工作就是她负责的,甘素素更多的是负责行政事务。

        “那几个老师都是颇有才华和名气,在小学教育方面都称得上是专家,要是说能将他们几个招聘进来的话,咱们学校的声誉也会打响,到时候就不用担心生源问题。”白吟霜如实解释道。

        “行,那就招聘他们!”

        楚牧峰一摆手,开始和两个人探讨起其他问题来。

        真正探讨的时候,甘素素和白吟霜才惊奇的发现,在小学教育这块,楚牧峰信手拈来的建议都是振聋发聩,都是她们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

        只要按照他的建议走,绝对能将小学教育开辟出来一个全新的局面。

        对这个事儿不感冒的紫无双感觉是百无聊赖,就在旁边默默打坐。

        “咚咚!”

        半个小时后,当甘素素和白吟霜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房间的大门突然间从外面敲响,随即而来的还有一阵急促的吆喝声。

        “开门!赶紧开门!”

        “里面的人听着,马上开门!”

        “这是冲着咱们来的?”甘素素有些紧张。

        “燕春酒店是剑雨区挺大的一家酒店,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呢?”白吟霜皱着挑眉。

        “哼,还真的是不知死活,我没找他,他居然还敢找我!”

        楚牧峰云淡风轻地坐在沙发上,面色微冷。

        “是赵子良!”紫无双淡淡说道。

        “赵子良?他还敢过来找事?”

        白吟霜吃惊的喊道,跟着咬了咬嘴唇道:“没准真的是他,他简直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赵家在这剑雨区又有着不弱的人脉。”

        “楚先生,这次恐怕是要给您添麻烦了。”

        “你又忘了我刚才说的话!”

        楚牧峰瞪了一眼,吓得后者吐了吐香舌,然后若无其事的翘起二郎腿,扭了扭脖子道:“双儿,肩膀有点僵硬,给我揉两下吧。”

        “好!”

        紫无双很乖巧地走过来,毫不避讳地给楚牧峰按摩肩膀的同时,冲着甘素素笑道:“素素姐,既然牧峰哥刚才都说了,你们的事情就是他的事,你们的麻烦就是他的麻烦。”

        “不要多想什么,开门吧,出了天大的事,都有他来兜揽。”

        “嗯,开门吧!”楚牧峰颔颔首。

        “好!”

        甘素素和白吟霜有些悬着的心,在看到楚牧峰的若无其事后,也就慢慢放下来。

        自家老板都不怕,自己何惧之有?

        房门打开后,外面哗啦着冲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员,为首的是个三十来岁,肤色黑若焦炭,看似挺憨厚的家伙。

        “你们是什么人,深夜闯进我的房间做什么?有搜查令吗,没有这是非法侵入知道吗?”楚牧峰坐在椅子上,漠然扫视过去问道。

        “非法侵入?”

        黑炭警员看到这里竟然有三个环肥燕瘦的娇滴滴美女时,稍稍吃了一惊,不是惊吓,而是惊艳。

        啧啧,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有如此艳福,有三个美人伺候,心里顿时冒出一种嫉妒心理。

        被这股嫉妒情绪刺激着,他冷漠地说道:“我们是剑雨区刑侦队的,有人举报你们这里卖私娼,所以才来检查。”

        “看来果然没错,深更半夜,一男三女,能做什么好事?哼,挺能耐啊,居然将‘半掩门’的买卖都做到了酒店里了。”

        “卖私娼?”

        甘素素,白吟霜和紫无双听到这个罪名的时候,心头顿时蹿起一阵怒火。

        你居然敢这么说我们,简直是不知死活。

        “剑雨区刑侦队?你是谁?”楚牧峰冷冷问道。

        “小子,这位是我们剑雨区刑侦队,陈宁和陈队长。”

        “呵呵,随手就能召唤来个刑侦队队长,这么看来,赵子良背后的赵家还是有点能量,能够使唤动你们替他卖命。”楚牧峰云淡风轻的说道。

        陈宁和听到这话,再看看对方神色,心里莫名一咯噔。

        什么意思?

        这小子竟然猜出来是谁指使我们做这事的?而猜出来神色还这么从容,莫非他是大有来头的?

        不应该把,能有什么来头?我又不是不清楚甘素素和白吟霜是谁,这两个女人想在剑雨区想要创办学校,所以有求于赵子良。

        她们要是有通天的能耐,又何必求助赵子良呢?

        这么说来,眼前这个小白脸其实也没有多少能耐,只是虚张声势吧。

        何况就算他是有点背景又怎么样?自己能上位可是靠着赵子良背后的赵家提携,要是说得罪了赵子良,别说今后能不能提拔,还能不能继续留在这个位置都两说。

        所以陈宁和瞬间就拿定主意,粗声粗气地说道。

        “什么赵子良,什么赵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可是接到举报过来检查的,现在你们有很大嫌疑,乖乖配合调查。”

        “配合?”

        楚牧峰眯着眼,冷冷笑道:“配合什么?你以为你是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拍了拍身上的武装带,陈宁和义正辞严地说道:“就凭我是刑侦队的队长,凭我身上这把枪,我说你是,你就是!不要以为你们穿的人模狗样,还特地来了酒店,就不会做那种男盗女娼的勾当。”

        面带寒霜的楚牧峰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弧度。

        行啊,既然你赵子良能使唤警备分局的人,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我要一次性将你玩到崩溃!

        要不然自己又不能经常留在这里,一旦离开津门,赵子良和他背后的赵家还有可能对甘素素和白吟霜下黑手。

        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个大的。

        ————————

        足量更新,月底了,希望各位书友给点票吧!推荐,月票都成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