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39、财神爷上了身吗?

439、财神爷上了身吗?

        楚牧峰就这样闲庭信步地离开了白仙居。

        饭馆外面。

        曹云山刚要上车的时候,稍稍顿了顿,扭头冲着楚牧峰说道:“牧峰,今晚的事就到此为止吧,乔东海那边愿赌服输,没谁能替他说话。”

        “后面你就别再搞事情了,准备好就去津门吧!”

        “师兄,您这是在赶我啊?”楚牧峰撇撇嘴道。

        “没错,就是在赶你,赶紧走赶紧走,别真给我们警备厅搞出什么事!”曹云山摇摇头道。

        “行,我知道了!”

        “开车!”

        “师兄走好!”

        楚牧峰这边刚送走曹云山,苏天佑他们就走上前来告辞。

        苏天佑拍着胸脯说道:“处长,您放心,我会帮你收齐这笔钱的。”

        “嗯,也不必逼得太紧,想必他以后见你都要绕道了。”

        众人哄然大笑,跟着黄侍郎走上前来,充满感激地说道:“楚老弟,今晚真是多亏有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就要被乔东海那孙子给坑惨了。”

        “你放心,那笔钱我认账,等熬这段后就还给你的。”

        “嗨,黄哥,瞧你这话说的,还什么还?再说就算是还钱也轮不到您啊,不是有咱们的乔东海乔大处长吗?他打的欠条,自然他来还债。”

        说到这里,楚牧峰跟着从兜里掏出来一叠美金,塞给了黄侍郎:“黄哥,那,我身上没带多少,这些不知道够不够你应急?要是说不够的话,明天再来找我。”

        “够了够了!”

        经常和钱打交道的黄侍郎如何能看不出来,这一沓美金少说也有七八百,比一千法币值钱多了。

        楚牧峰能眼皮都不眨下便给了自己,真是绝对够意思。

        “兄弟,这钱我以后肯定还你,日后要是有什么用得着老哥的地方,一定要跟我说,赴汤蹈火我是在所不辞。”

        黄侍郎信誓旦旦说道。

        “行了行了,别再提还钱了,生分了!”

        楚牧峰笑着拍拍黄侍郎的肩膀,“黄老哥,这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等熬过去后,你还是一条英雄好汉。”

        “你要是想帮我的话,就多盯着点乔东海,看看他是不是只不吃腥的猫。”

        “你放心,我会盯死他的!”黄侍郎眼底凶光闪烁。

        他是记恨上乔东海了。

        “那就这样,回见。”

        “行嘞,您慢走。”

        这场风波对于楚牧峰而言,只是顺手而为的一件小事。

        这点钱对他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以此能够继续打牢和黄侍郎的关系,未必没有用处。

        毕竟黄侍郎背后也是有靠山的,要不是这事儿凑巧了,他会怂乔东海?

        白仙居内。

        打完欠条后的乔东海像是霜打的茄子般蔫吧的很,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一下被抽空。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楚牧峰的身手居然这么厉害。

        “两万美刀啊!”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不是随便凑凑就能凑到的。

        虽然他上任后也搜刮了不少,可也要往上面孝敬啊,加上自己平时挥霍大手大脚,剩下的满打满算估计也不足一万。

        算算还差一大半呢,莫非真的要将家里面的东西都抵押出去?

        赖账?

        乔东海不是没想,只是还真不能这么做。

        白纸黑字,怎么赖?

        这脸还要不要了?何况这事还有曹云山和那么多人见证,再加上他是打了欠条的,到哪里都是没有理的,只能还债。

        “我真是脑瓜子进了水,为啥要和他一个走了的人过不去呢?为啥要跟他对着来呢?我都已经是一把手了,缓缓图谋整个刑侦处的话语权难道不行吗?”

        “唉,这次真是算错了,亏大了,看来只能找家里人借点钱应急!”

        “他奶奶的,还不能说出真相,不然以着家里人那副嘴脸,肯定会把我说得一无是处,搞不好还会换个人来当这个处长!”

        乔东海捂着胸口,跌跌跄跄地离开了。

        将乔东海送上车后,满脸苦涩的田横七扭头,掏出包烟递过去,索然寡味的一边抽着,一边嘀咕道:“你说咱们是不是做错了?”

        “你说的是站错队伍吗?”

        黄大风狠狠抽了两口,摇摇头说道:“嗨,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咱们已经站到了乔东海这边,就别想再回去了。”

        “毕竟楚牧峰已经去了金陵,估计是不会回来了,咱们哥俩想要发达,今后只能跟着乔东海一条道走到底,这事应该难不住他,他家里挺有钱有势的。”

        “希望吧!”

        田横七眯缝的眼中带着复杂的目光,低头转身离开。

        ……

        第二天。

        北平城,警备厅。

        只要是这里的警员,都在议论着昨晚白仙居内的风波。

        他们已经知道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说真的,他们有的觉得乔东海是没事找事,有的觉得楚牧峰真是牛气,还有的纯粹跟着闲聊,凑个热闹。

        可不管是谁,想到那真金白银的二万美刀,就都眼皮颤抖。

        “二万!整整二万美刀啊,全都是咱们楚处长的了。”

        “你说乔东海这是钱多了烧得慌吗?”

        “没错,咱们楚处长那可是能和岛国间谍掰手腕的主儿,他算老几啊?”

        “跟楚处长较劲,犯得着吗?这货能当这个处长,真是活见鬼了!”

        ……

        就在这样的议论纷纷中,一脸铁青的乔东海到了刑侦处自己的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将苏天佑喊了进来。

        “乔处长,有什么吩咐!”苏天佑公事公办地问道。

        “那,这里是一万九千美金,是他楚牧峰要的数儿,欠条给我!”

        乔东海将面前的小皮箱打开,推了过去,眼神阴狠的说道。

        “哦,您这么快就准备好了?”

        苏天佑似乎有些诧异,点了点,确定数字没错后,就将欠条掏出来放到桌上。

        “那我就替楚处长谢谢拉。”

        “苏天佑,你们几个很好,我记住你们了!”乔东海眼光森寒的撂下这句话。

        威胁恐吓吗?

        这话要是冲着宋大宝和王格志说,你乔东海是可以的,但这样的威胁对着我来,你觉得我会害怕吗?就跟着谁没有后台背景似的。

        “呵呵,乔处长,我们没事,就不劳您惦记了,先走了啊!”

        苏天佑笑了笑,拿起皮箱就离开了警备厅。

        ……

        景阳胡同。

        苏天佑直奔这里,将钱全都交给楚牧峰后,后者扫了一眼便直接从里面拿出来三沓丢过去。

        “那,这些钱是给你和老宋老王他们的,你们自己掂量着办,要多照顾照顾下面弟兄,不能寒了他们的心。”

        “谢谢处长!”苏天佑没有拒绝,毕竟现在有姓乔的压着,兄弟几个的外快没以前那么多了。

        “昨晚我说得很清楚了,不要担心会被乔东明穿小鞋,你要树立起来你的旗帜来,有什么事可以多去跟曹厅长汇报嘛!”楚牧峰特别交代道。

        如今的苏天佑已经是刑侦处的副处长,所以和乔东明扳扳手腕,完全是够资格的!

        只要有这个身份在,再加上曹云山甚至阎泽的支持,乔东明想要闹出点动静来,能成吗?

        “我知道了!”

        “行了,去忙吧,我就不留你了!”

        “处长,那我先走了,以后等闲下来,再去金陵拜见您!”

        “嗯,有机会的!”

        楚牧峰笑着点了点头。

        等到苏天佑离开后,紫无双不由得感慨地说道:“牧峰哥,你这是财神爷上了身吗?过来一趟,收获丰厚啊!”

        “我这叫做取财有道。”

        楚牧峰笑吟吟地拍了拍紫无双的脑袋,在她的愠怒眼神中,笑着说道:“走吧,陪着我去趟力行社,见见顾锦章,他回来了。”

        “你不是什么秘密督察吗?”

        “现在还谈什么秘密?我就是要让北平站的人都知道,是谁帮了他们一把。”

        “我可以去吗?”

        “当然,我说可以就可以!”

        ……

        力行社北平站。

        虽然楚牧峰说会高调过来的,其实也只是和紫无双打趣,过过嘴瘾罢了,身份还是要保密的。

        所以他这次高调而来的对外身份就是警政司的督察,理由就是来谈谈蟾组的扫尾事宜。

        这理由谁也不会怀疑。

        楚牧峰第一个见得就是尹平知。

        尹平知对楚牧峰能接受自己的意见,将功劳分润给顾锦章他们还是很满意的。

        简单聊过之后,他便笑着说道:“牧峰,咱们可以准备下,动身前往津门了。”

        “你是准备和我一起走那,还是说自己乘坐火车?我建议咱们一起,分开车厢就成。”

        “我听您的。”楚牧峰是从善如流。

        跟着,尹平知突然间话题一转,扯到了吴锦尧身上,看向楚牧峰的眼光也多出一种试探的意思来。

        “你说咱们该怎么对津门站展开督察呢?”

        “尹主任,每个站都应该有重点督察的内容吧?就像是北平站是督察不作为,津门站应该是督察失职渎职,对吧?”楚牧峰想了想,缓缓说道。

        “不错!”尹平知说道。

        “那咱们就公事公办吧,您看呢?”楚牧峰平静说道。

        “好,你说的对,公事公办。行了,我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去见见顾锦章吧,我这边正好安排下明天的动身事宜。”尹平知点点头笑道。

        “是!”

        在站长办公室中,楚牧峰见到了顾锦章。

        再见面时,顾锦章对楚牧峰是充满感激之情。

        他比谁都明白这次是楚牧峰是实实在在出了力。

        而且没有去总部前还不太清楚,去了之后他才明白,楚牧峰在那边竟然有着很高的声望和口碑。

        不仅是唐敬宗和魏师碑都赞叹不已的年轻俊杰,更是老板面前的红人。

        你说对这样的角色,能不多多讨好吗?

        指不定楚牧峰哪天就执掌中枢大权,自己可得好好套交情。

        “楚老弟,这次真的要多谢你,要不是你的话,老哥我恐怕别想轻易回来喽!来来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顾锦章笑着举起茶杯来。

        “顾老哥,您太客气了,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关键还是局座对您是信任和肯定的!”楚牧峰谦虚地应道。

        “楚老弟,有个冒昧问题想问问?”

        聊了一会后,顾锦章突然问道。

        既然知道冒昧,那你还问干嘛?

        楚牧峰心中暗道,不过脸上神色如常,笑道:“说来听听!”

        “你们下面是要去津门吗”

        “老哥,你是知道规矩的,我是秘密督察这事,目前仅限于你们北平站知道,确切的说仅限于你和林副站长知道。”

        “要是说泄露出去的话,恐怕就会有点麻烦了。”楚牧峰眼神瞥视过来,不轻不重地说道。

        “我明白我明白!”

        顾锦章连忙说道:“楚老弟,你总不会觉得我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吧?其实跟你说这个,是想要和你聊聊津门站的吴锦尧。”

        “吴锦尧?”

        楚牧峰心思一动,北平和津门距离这么近,莫非顾锦章对这个吴锦尧很熟悉?要是那样的话,倒是可以通过他侧面了解了解。

        “顾站长有什么想说的,但说无妨。”

        “吴锦尧和我都是黄埔出身,而且还是同期的。我对他的为人非常清楚,他做事老练周全,性格十分圆滑。”

        “但我不觉得他的圆滑是坏事,毕竟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你谁都不得罪总比谁都得罪要好。”顾锦章是话里有话。

        楚牧峰平心静气地听着。

        “我这里有一封信,一封我亲笔写给他的信。楚科长,您可以回去看看,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就帮我转交给他!”

        “我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希望您下面的督查能圆满成功。”顾锦章点到为止,然后从包中拿出来一封信,放到桌面上。

        “行!”

        楚牧峰接过信道:“我回去会看看,那顾老哥,就不耽误你办公了,我先告辞了!”

        “好,我送你!”

        等到楚牧峰离开这里后,尹平知的督察组也已经全部撤离,明天就要乘坐火车前往津门,总得给手下一点时间,稍微放松放松。

        尹平知还没有说到那种非要严格禁足的地步。

        “不容易啊,总算是将这个督察组给送走了!”

        办公室内,顾锦章端起茶杯,喝了口,长吁一口气说道。

        “是啊!”

        林忠孝也跟着感慨附声,“这可真像是一场大考,差点就考砸了!”

        “站长,这次咱们北平站能够安稳度过,您当居首功。”

        “嗨,也只是暂时安稳而已!”

        顾锦章却是没有多少骄傲自满的意思,脸色微沉说道:“我过去的时候,已经向戴老板明确表态,接下来会全力以赴搜集岛国那边的军事情报,同时将五毒组剩下的蜂组给揪出来。”

        “只有这样,才能让戴老板对咱们放心啊!”

        “蜂组?”

        “对,就是这个蜂组!”

        顾锦章神情凛冽地说道:“下面咱们的重点就是围绕蜂组,不管如何,都要给我将这个蜂组挖出来!”

        “忠孝,这事可是头等大事,马虎不得啊!”

        “我明白!”

        ……

        范家。

        临行前,楚牧峰特意过来和范喜亮告别。

        现在范喜亮已经是能下床走路,这还要多亏楚牧峰的金疮药,要不然的话,这位范连长至少还得躺半个月。

        “你要去津门?”范喜亮听到这个后有些意外,下意识地看了宁傲春一眼。

        “怎么,有问题吗?”楚牧峰挑了挑眉毛。

        “你嫂子家就是津门的,你知道吗?”范喜亮反问道。

        “哦,是吗?这个还真不知道。”

        楚牧峰侧身看向宁傲春,略带不解道:“嫂子,您家是津门的吗?以前读书的时候怎么没有听您说起过呢?那您还跑去金陵那边做什么?”

        “我去津门是因为警官学校合并,和我家在哪里没关系。至于说到我家,还真的就是津门的。”

        “你这次去津门,要是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就去找我家便成。我回头打个电话给我弟弟,到时候他会帮你,毕竟他对津门很熟悉。”

        宁傲春说着就拿过来一张纸,唰唰写上个名字,地址和电话号码。

        “我弟弟叫宁傲侠,不是虾米的虾,是大侠的侠。我宁家在津门也算是有点门路,所以说你找他办事准没问题。”宁傲春笑道。

        “好,那我就先谢谢嫂子了!回头等你们办事,我一定包个大红包!”

        楚牧峰笑着调侃道。

        “去去去,你小子未必会比我慢!”

        范喜亮人粗心眼细,笑着嚷嚷道。

        ……

        北平警备,厅刑侦处,处长办公室。

        乔东海从那晚过后就没有好心情,整个人像是一触即燃的爆竹,走到哪里都是阴沉着脸,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

        “处长,刚收到消息,楚处……牧峰明天早上会乘坐火车前往津门,到时候津门警备厅的人会在火车站迎接!”田横七敲门进来后说道。

        “哦,前往津门?”

        乔东海听到这个的刹那,蹭地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你确定没有打听错?真是去津门?”

        “不可能错,津门警备厅已经得到知会!”田横七如实说道。

        “嘿嘿!”

        原本烦躁不安的乔东海,嘴角忽然露出一抹冷笑,摇头晃脑地说道:“楚牧峰啊楚牧峰,这可真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你去哪里不好,非要去津门。你难道就没有打听过,津门是谁的地盘吗?”

        “处长,您的意思是?”田横七低声问道。

        “等着瞧吧,我会让楚牧峰这一路都别想安生!等他到了津门后,将会更加寸步难行!”

        “桀桀,敢要我的钱,要多少就给我双倍吐出来!”

        这刻的乔东海似乎找到了自信。

        ……

        周一。

        楚牧峰和尹平知一起乘坐火车,不过为了避嫌,所以是同车不同厢。

        坐在熙熙攘攘的车厢中,楚牧峰笑着问道:“双儿,你以前没坐过火车吧?”

        “嗯!”

        依然是一身帅气装扮的紫无双点点头道:“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紫竹林的,最多去山城逛逛,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里。”

        “那就趁这次,好好游览游览咱们国家的大好河山吧!”楚牧峰指了指窗外说道。

        “嗯!”紫无双点点头。

        两人就这样一边看着窗外的崇山峻岭,一边随意闲聊。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

        当火车开出北平地界,进入津门地界的时候,这个车厢内忽然间传来一阵嚣张跋扈的喊叫声。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三个穿着制服,带着红袖章的乘警走了过来,姿态张狂地喊叫。

        “我们接到报案,有小偷在火车上行窃,失主丢失了一件十分贵重的物品!现在我们要挨个检查,全都给我乖乖坐好,不许乱走!”

        中间个头稍矮的乘警大声喊道,手中拿着的警棍上下挥动。

        “什么,有小偷?那得赶紧找出来。”

        “媳妇,赶紧看好咱们的行李。”

        “哥,把咱们包抱好了,可别被人偷了!”

        一时间,车厢内纷纷响起这样的声音,然后三个乘警就开始搜查起来。

        “这三个警员是不是没脑子?真的要是说按照他们这样去做,能搜查到东西才是怪事!”紫无双对此是嗤之以鼻。

        “管他们呢!”

        楚牧峰没有当回事地稳稳坐着。

        反正他和紫无双就各自拎着一个皮箱,也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愿意搜查就搜查吧。

        “你们两个,把皮箱打开!”

        就在这时,让所有人都惊诧的一幕发生,那三个乘警,竟然无视掉其余人的行李,毫无征兆地来到楚牧峰身边,然后冲着他喝道。

        楚牧峰双眼顿时眯缝起来。

        不对劲。

        这是想要给我下套吗?

        你们搜查我理解,但有你们这样搜查的吗?

        直接越过那么多人便来到我这里,二话不说就要我打开皮箱,分明是有古怪。

        “怎么,我像窃贼吗?”楚牧峰淡淡说道。

        “放屁!”

        矮个乘警张嘴就骂,指着楚牧峰的鼻子说道:“我们是乘警还是你是?窃贼会说自己是吗?”

        “你是不是,得我们搜查完,我说没有才是没有。现在,立刻,马上把你的皮箱打开,要不然的话,我看你就是窃贼!”

        紫无双横眉冷对:“我们不是小偷,你说话放尊重点!”

        “呦呵,这是雌雄大盗吗?做这事都开始两口子一起做了?”

        “我知道你们这样肯定是想着互相照顾,少废话,赶紧打开你们的皮箱!”矮个乘警懒得多说话,挥舞着警棍说道。

        “喂,你们干嘛呢!”

        就在紫无双想要发飙的时候,楚牧峰微微摇摇头,然后两个男人从前面走过来,冲着矮个乘警亮出一个证件后沉声说道:“跟我们来一趟吧!”

        随即不由分说就将矮个乘警给拎走了。

        其余两个则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些不解地跟着过去。

        “没事吗?”紫无双问道。

        “有什么事,放心!”

        楚牧峰微微一笑,稳坐钓鱼台。

        他虽然和尹平知是分开做的,可这边要是说发生这事,尹平知的人还不露面,那不是笑话吗?

        ——————————

        继续足量更新,求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