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17、瞎子、密捕、审问!

417、瞎子、密捕、审问!

        姑苏城陈园。

        这里是一处遗弃的院落,以前鼎盛时期也是往来无白丁,十分繁华。

        后来随着家族衰败后,这里便被很多人瓜分蚕食。以至于沦落到现在,就变成了一处无人问津的废地。

        真要只是废地的话,也肯定会有人想要占有。

        但偏偏陈园却是一个闹鬼之地,是一个不祥之地。

        只要是后来入住过这里的人,全都家道中落,妻离子散,惨不忍睹。

        长此以往,便再没谁敢靠近陈园半步,生怕被诅咒。

        这里就是岛国交易小组的临时据点。

        “咱们今天能交易吗?”

        “谁知道,等命令吧。”

        “据说这次交易十分重要。”

        “不错,如果失败,咱们都要以死谢罪!”

        在陈园的一个房间中站着几个人,他们都是交易小组的成员,都是先潜入进来的,然后按计划来到这里集合。

        很快,那对曾经在茅草亭中出现过的男女便露面了。

        女的就是组长酒井结衣。

        男的是副组长前泽黑刚。

        “组长!”

        所有人立即停止议论,齐唰唰地弯腰鞠躬。

        “嗯!”

        酒井结衣扫视过全场后,漠然说道:“这次的任务你们已经很清楚,现在我宣布一下行动纪律。”

        “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事成之后你们都要分批出城。假如说中间出现意外的话,你们要就地潜伏起来,等着日后出城。”

        “要是说你们不幸被捕,相信不用我说,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哈依。”

        “当然,我并不想有那种意外发生,希望怎么带着你们来的,就怎么带着你们回去。现在听我命令!”酒井结衣话语陡然凌厉。

        每个人都抬起头恭敬的望着。

        “咱们的交易时间定在明天中午,交易地点就在姑苏城绣湖湖畔的龙井茶楼。你们一会儿就听从副组长的安排行动,事成之后,火速撤离,一刻都不要耽误。”酒井结衣吩咐道。

        “哈依。”

        “黑刚,你来布置作战任务。”酒井结衣扭头道。

        “好!”

        前泽黑刚就开始安排起来,很短时间内就将任务传达下去,这些人便在躬身之后分别离开,准备明天的交易任务。

        “如果一切顺利,明天咱们就能登上回国的客轮了。”前泽黑刚说道。

        酒井结衣眺望南方,喃喃说道:“是呀,可以回国了!”

        ……

        中午时分。

        出去的两个岛国人又回到了八方居,黄小邪也找到了楚牧峰:“楚大哥,查清楚了,他们见面地点在姑苏城中的陈园。”

        “陈园?”楚牧峰挑起眉角,有些意外。

        竟然会是那里!

        曾经在姑苏城生活过的楚牧峰自热知道陈园是哪里,也知道陈园代表着什么。

        看来这个交易小组也够胆大的,把临时基地建在那里,为的就是能遮人耳目。

        “知道有多少人吗?”楚牧峰问道。

        黄小邪扒拉着说道:“从陈园一共出来了六个,应该是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出来后就都分散开来。”

        “不过楚大哥您放心,他们别想逃得掉,我已经放出小家伙们都跟上了,他们现在住在哪儿我是门清儿。”

        “不错,干得好!”

        楚牧峰眼中流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赞赏目光来,抬手拍了拍黄小邪的肩膀,十分高兴地说道:“小邪,这次的任务要是说能完成,你绝对是居功至伟。”

        “楚大哥,瞧您说的,我就是一个走江湖玩鼠戏的,什么功劳不功劳的都不在乎,只要能帮到您就好。”黄小邪十分坦陈地说道。

        “这样,你现在就带着我的人去摸清楚另外那些人的住所。然后,我的人会在那边监视,你那边也不能放松警惕,继续盯着。”楚牧峰想了想说道。

        “行,没问题!”

        黄小邪很快就带着东方槐和西门竹一行人匆匆离开。

        “科长,那咱们现在去哪儿?去那个陈园吗?”苏月柔在旁边问道。

        “不能去!”

        楚牧峰眯缝着双眼摇头说道:“千万别低估了对方,陈园既然是他们的临时驻地,周围肯定是有暗哨存在,要是说咱们贸然过去的话,没准会被发现的。”

        “再说就算是过去又能如何?难道还能真的进去吗?不可能的。咱们就算是把这群人都抓了,也没有用。”

        “你要清楚咱们的首要任务不是抓捕交易小组,而是带回或者就地销毁那件生化武器。否则这个小组被抓了,他们会更加警惕,还会有下个小组交易,我们又如何能得知呢?”

        “是!”苏月柔恭敬道。

        “现在关键要找出卖家到底是谁?”

        楚牧峰眉头紧锁,要是不能将这个神秘卖家给挖出来,一切都是空谈。

        最怕的就是这个卖家交易的时候不露面,而是安排别人出来收钱,要是如此的话,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

        源头如果不能抓住,那还会引发无法预知的后果。

        “所以这事必须想个周全之策。”

        ……

        姑苏站也是全员在行动。

        当然,这样的行动不可能说是大张旗鼓的去做,要是那样,肯定会打草惊蛇。

        他们都是在暗中调查询问,也幸好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很快将想要知道的事问出来,也不会引来诸多质疑。

        一条偏僻的小巷中。

        姑苏站情报科科长陈江米背靠着墙壁,抽着根香烟,语气漠然地问道:“说说吧,最近有没有谁在咱们姑苏城中想要卖东西。”

        “卖东西?”

        被问话的是个尖嘴猴腮,留着小胡子的瘦弱男人,听到问话后,不由微微愣神,点头哈腰地说道:“陈爷,你是指什么东西?”

        “大件的!”

        陈江米是肯定不会将生化武器的事直接说出来的,要是那样一下就会引起全城恐慌,所以只能尽量圆滑去解释。

        “只要是贵重的都算,还有这玩意是要和外国人交易的,你有没有消息?”

        “这个啊……还真没听说过!”瘦猴男人想了想,摇摇头说道。

        “小眼睛!”

        陈江米将烟蒂弹飞,淡淡说道,“只要你能查出来这事,我保你进姑苏警备厅,当上警员,吃上官家饭。”

        “陈爷,您说的是真的?”那个小眼睛顿时瞪大双眼。

        “我会骗你?”陈江米冷哼一声。

        “得嘞,您放心,我现在就去打听这事,一消息立即找您。”

        “嗯,去吧!”

        陈江米目视着瘦猴男人消失后,转身向小巷深处走去:“走,去找下一个。”

        ……

        姑苏城,一家做运输生意的公司。

        姑苏站行动队队长方山泰正在和这家公司的老板陈亮声一起喝茶。

        两人是朋友关系,陈亮声的生意能在姑苏城做得风生水起,就是靠方山泰的照应帮扶。

        当然,方山泰也会定期拿走分红。

        “老方,你是说要我留意最近和外国人有交易的人?”陈亮声举起茶壶,刚想要倒水的时候,有些诧异的问道。

        “对,尤其是岛国人!”

        方山泰眉角斜扬,沉声说道:“就是这事,我要你找到所有会和岛国人交易的人,当然你低调点,别搞得沸沸扬扬。”

        “你放心,这点分寸我是有的,不过我觉得不太好找的,毕竟你也清楚,现在可是提出全民抗日的口号,谁会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和岛国人交易。”

        陈亮声想了想说道。

        “就因为如此,所以说只要有所发现就是我想找的人。”

        方山泰眼神陡然凛冽起来。

        “你这边要全力以赴,一个都别漏了,这可是件大事。”

        “我,我明白!”

        ……

        姑苏城的一个牌局上。

        这个牌局可不简单,能在这里打麻将的都是一些权贵太太,身份不够的,都没有资格坐下来。

        眼前的这三位就是这样的,她们的丈夫一个是市政厅的,一个是交通局的,一个是当红的影星,当然,她还有个身份是某个大人物的外室。

        陪着她们打牌的是姑苏站电讯科科长梁珍娣。

        “你们说现在咱们国家是全民抗日,形势一下变得这么严峻,想要找到点能和岛国人交易的机会都没有。”

        “你还想要找机会?做梦吧,再说就算是有机会,你敢去做吗?”

        “别说,以前岛国商会在咱们姑苏城的时候,我是很喜欢他们的那些香料啊之类的小玩意,如今可都是没戏了。”

        话题就在梁珍娣的有意无意撩拨中展开。

        梁珍娣对外的身份并非是姑苏站的特工,而是金陵某个高官的侄女。

        有这样的身份在,她才能和这群女人打成一片。

        “你们谁要是有和岛国人交易的路子,记得给我说说,我想要搞点岛国货。”梁珍娣打出一张东风后随口问道。

        “你别说,我还真知道个路子,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说话的是那个女明星,她艺名叫做百灵,碰了一个东风后笑嘻嘻的说道。

        “哦,真的吗?你有门路?”

        “我不是有门路,而是听说有个人能和岛国人打交道。”

        “是谁啊?”

        梁珍娣紧随其后打出一张四条后,百灵就高兴地推牌。

        “胡了!给钱!给钱!”

        “真是倒霉,今儿个手气太差了。”

        梁珍娣看似无奈地掏了钱递过去。

        “你不是想知道那人是谁吗?告诉你,他叫瞎子,就在咱们姑苏城最大的茶楼里面讲评书!”

        “一个讲评书的,有这个能耐?”

        “你还别不信哦!”

        ……

        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瞧地头蛇的能量。

        强龙不压地头蛇,说的就是地头蛇对自己地盘内的事知道得十分详细,想做任何事都会游刃有余。

        这不,随着姑苏站的倾巢出动,虽然说暂时还没有找到酒井结衣他们,但却是已经锁定了一个可疑卖家,就是绣湖茶楼的说书先生瞎子李。

        瞎子李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卖家。

        黄昏时分,姑苏站会议室。

        “能确定吗?”宁志文神情凝重地问道。

        “站长,目前收集起来的消息来看,这个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再说就算是是假的也无所谓,咱们只要将他抓起来审问下就知道。”黄志翔直接说道。

        “抓捕审问吗?”宁志文皱着眉头,有些迟疑。

        卖家倘若真是瞎子李的话,那抓捕起来怎么都好说,可要不是的话,贸然抓捕,会不会打草惊蛇?

        嗯,应该不会,因为他要不是的话,那真正卖家也不会在意这个小人物吧。

        那就抓捕!

        “方山泰,你带人立即抓捕瞎子李。”宁志文断然说道。

        方山泰有些迟疑道:“宁站长,这事要不要通知下楚科长?毕竟他是总部派过来负责这个任务。”

        “你先去那边布防,我来通知!”宁志文一摆手道。

        “好!”

        宁志文回到办公室后,很快就拨通了楚牧峰那边的联系电话,等到接通后他就将掌握的情况简单叙述了一遍。

        “楚科长,我们这边准备实施抓捕,你觉得如何?”

        居然找到卖家的信息了!

        楚牧峰也是颇为惊讶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这边有了岛国人的消息,姑苏站那边也能查到卖家情报。

        “绣湖茶楼吗?你能确定那个瞎子李就是卖家吗?”楚牧峰沉声问道。

        “这个……”

        宁志文哪里敢百分百确定这个,所以有些犹豫道:“我是不敢确定,但我们手里的情报能证明,他有很大嫌疑,只要抓捕起来审问,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

        “你有这个瞎子李的资料吗?”

        “有!”

        “那你来给我说说,他是不是华夏人?在绣湖茶楼说了多长时间评书?他是个很有背景的人吗?”

        “要知道,撇开生化武器的研究很困难不说,就说能够和岛国特高课联系上,这就不是谁想便能做到的。”楚牧峰肃声说道。

        “您说的这些我们都调查过。”

        宁志文刚想要继续说的时候,楚牧峰直接打断说道:“宁站长,你即刻命令方山泰暂停抓捕行动,请你赶紧过来我这里一趟,面谈。”

        “好!”

        宁志文说完就挂掉电话,然后看着身边的黄志翔说道:“这个楚科长做事还真是够谨慎的,咱们要是没点证据会随便抓人吗?可他还是不放心。”

        “站长,这事毕竟关系重大,还是稳妥点好。”黄志翔缓缓说道。

        “你说的对,我这就过去,跟他好好聊聊!”

        ……

        八方居前的茶楼监视点。

        楚牧峰回到这里,眉宇间闪过一抹凝重,绣湖茶楼的瞎子,真的会是卖家吗?一个说评书的能有这样的能量吗?这事怎么想怎么感觉很荒谬。

        难道他也是个潜伏的间谍?

        “科长,会不会是姑苏站迫切想要立功,所以推出这个瞎子当目标。”苏月柔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们不敢这样做的。”

        东方槐听到这个猜测,当场摇摇头说道:“这事关系重大,就算是姑苏站想要立功,也不会说无缘无故推出个人来。”

        “再说宁志文和黄志翔都不是鲁莽之人,不是说有确凿证据,十足把握的话,他们是不敢随便说的。”

        “东方说的对,咱们还是等到宁志文过来问问清楚。”楚牧峰点头道。

        很快。

        宁志文就赶了过来,将一叠资料递过来的同时解释道:“楚科长,这是我们姑苏站调查出来的结果,他们从社会各个渠道入手,最终锁定的都是这个瞎子,他有重大嫌疑。”

        “瞎子是年前来到姑苏城,直接就进了绣湖茶楼说评书,因为讲得不错,所以茶楼老板就留下他,他也很快有了名气。”

        “但这些都是表面的遮掩,实际上瞎子挺能耐的,有渠道能和岛国人做买卖。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只要是知道的,都求助于瞎子做过这种买********如说咱们姑苏城的当红女影星百灵,就曾经委托过瞎子购买过岛国香水。在得知这个情况后,我们姑苏站就开始重点调查瞎子的来历。”

        “可最后发现瞎子的住所很神秘,不只是绣湖茶楼不清楚他住在哪里,就算是我们动用了一些手段,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您说这正常吗?”

        宁志文说到这个的时候,神情是有些尴尬的。

        毕竟在自己地盘,连一个瞎子的住处都没有摸清楚,的确是有点丢人。

        不过这话换个方式说,不就证明瞎子很神秘吗?

        “狡兔三窟,看来这个瞎子岂止是三窟啊。”楚牧峰暗暗颔首说道。

        “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宁志文跟着继续说道:“第一住处神秘,第二瞎子往来的都是些权贵家族,尽管说他们来往的很神秘很低调,可这事我已经调查清楚,那些人的名单也在资料中,您也看到了。”

        “这说明什么?说明瞎子不是草根之人,他是有背景。”

        “往来无白丁。”楚牧峰眯缝着双眼。

        “第三瞎子其实不是瞎子!”

        宁志文指了指自己的双眼道。

        “所谓的瞎子不过就是他的表象,他其实是能看到东西的,只是一直都用瞎子身份来掩饰。”

        “当然最重要的是,瞎子在前天和绣湖茶楼老板喝酒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情绪激动,或许是因为心情愉快,反正是喝多了,然后漏了句口风,说他只要做成一笔买卖,很快就可以安享富贵了。”

        宁志文眼神寒彻。

        “楚科长,您说这个还不够明显吗?尽管说绣湖茶楼的老板没有问出来到底是什么买卖,可我想这肯定是一条重要线索。”

        楚牧峰边听这话边翻阅着资料。

        “这个瞎子李到底是哪里的人?他的来历,这些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所以说想要密捕审问。”宁志文跟着说道。

        密捕吗?

        这时候就连楚牧峰都觉这个瞎子李很有嫌疑的,要不是说有姑苏站的全力调查,瞎子李这样的人物是绝对不会暴露出来的。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瞎子李在绣湖茶楼说评书这招简直就是灯下黑的极致操作。

        “行,逮捕吧!”

        楚牧峰猛地将资料合起来,眼神冷冽的说道:“宁站长,我准许你们姑苏站密捕瞎子李,但要记住,一定要低调,不要搞得兴师动众,以免被岛国的交易小组察觉到。”

        “还有密捕后,即刻开始审讯,我会参与。”

        “是!”

        得到楚牧峰的授权后,宁志文这边也就没有顾虑,通知方山泰那边开始行动。

        绣湖茶楼。

        刚刚将今天工资领了的瞎子李,怀揣着这笔钱,拎着自己的二胡,拄着竹棍,慢悠悠地就往外走去,身边都是和他熟悉的听众。

        “瞎子,明天能不能讲讲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的故事?”

        “行啊。”

        “我还想要听赵子龙救主那段。”

        “好说,好说。”

        很为享受这种感觉的瞎子李,就这样晃悠悠的走出了茶楼。

        按照以往的习惯,没有坐黄包车,而是沿着道路往前走,他准备去街头那里再打二两小酒,买点卤菜回去吃。

        拐角处。

        砰!

        刚拐过弯的瞎子李就被人直接一棍子抡过来,当场敲晕后,很快就塞进了路边停着的汽车中,一溜烟消失在路口。

        等到在后座迷迷糊糊醒来后,瞎子李有些惊恐地喊道:“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抓我干什么啊?”

        “别废话,我们是绑票的,再敢多说话,小心撕票。”方山泰声音嗓哑着说道。

        “绑票的?”

        本来很心虚的瞎子李,在听到这个的瞬间,心情立刻缓解不少,但还是忍不住嚷嚷道。

        “各位道上的好汉,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只是一个说评书的瞎子,哪里有钱?你们绑我做什么?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方山泰都没有搭腔的意思,一拳狠狠砸过来,砸得瞎子李胸膛一阵翻江倒海后,五官也变得扭曲起来,立刻不敢再说话。

        “瞎子李,真当我们不清楚你的底细吗?你敢说自己没有钱?你要是说没有钱的话,老子就是穷光蛋了。”

        “少废话,赶紧想想你的钱都藏在哪里,等到地方后,给老子都说出来,这样还能饶你一命!不然的话,嘿嘿,老子不介意让你永远看不到太阳。”

        说罢,方山泰拿了个黑套,给他套了上去。

        ……

        姑苏站审讯室。

        瞎子李被捆绑在椅子上,原本装瞎子眯起来的双眼,这会儿早就睁开。

        人家摆明是知道自己的底细,又何必在这里装模作样。

        当头套摘了,他看清楚这里环境的刹那,整个人有点发懵。

        这……不是说绑匪吗?

        怎么变成了审讯室!

        完蛋了,这群绑票的根本就不是绑匪,而是姑苏城的特务。

        糟糕啊,我是什么时候暴露出来行踪的?怎么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这群鹰犬鼻子也真是够灵敏的,竟然能闻到我在哪里,还给整到这里来!

        主审的是行动队队长方山泰,在旁边坐着的是楚牧峰和宁志文。

        毕竟这事关系重大,楚牧峰也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才会在知道成功抓捕后第一时间赶过来旁听。

        方山泰有心想要在站长和楚牧峰面前表现一番,所以说才会亲自审问,他站在审讯桌前,眼神冷漠的瞪视过去。

        “姓名!”

        “瞎子李。”

        瞎子李当然不可能乖乖招供什么事来。

        他知道在对方没有拿出确凿证据前,自己只要死死的咬紧牙关就成,其余的事一概不知。

        “瞎子李?”

        方山泰嘴角讥笑连连,不屑的挑起眉角来,“这也能叫做名字?瞎子李,你这个名字是大家伙喊出来的,我问的是你的真实名字。”

        “当然你也可以不说,要是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和你好好玩玩喽。”

        “好好玩玩?玩什么?”

        就在瞎子李的疑惑中,方山泰已经扬起手臂来,指着他语气冰冷的说道:“来啊,给他尝尝咱们站的招牌菜肴,哑巴黄连。”

        “是!”

        早就在旁边等待着的特工,立刻就拿起来一根皮鞭,脸色狰狞地走过来。

        可不要小瞧这种皮鞭,因为这是特制款。

        皮鞭上面不是光滑平整,而是有着一根根锋利的倒钩刺儿。

        “啪!”

        只是一鞭下去,被剥了外面棉袄的瞎子李就发出了悲惨至极的惨叫声。

        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皮鞭上的每根倒钩刺都已经染红,而瞎子李身上被打中的地方已经鲜血斑斑,血肉模糊。

        用这种皮鞭抽打,都不用多少下,就能够将一个人身上的皮肉全都撕扯下来。

        偏偏这样的疼痛只能他自己知道,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一个劲儿地哀嚎。

        “楚科长,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宁志文低声说道。

        “不必!”

        楚牧峰对这样的情景一点都没有胆怵的意思,反而很淡定地摆摆手,“宁站长,你不会是觉得我看不了这种画面吧?”

        “哪里哪里。”宁志文心虚地笑了笑。

        “那咱们就看着吧,只要不把人整死,只要能问出来口供,我倒是很想见识下你们姑苏站的审讯手段。”楚牧峰淡然说道。

        “好!”宁志文冲着方山泰微微颔首,后者顿时心领神会。

        “啪啪!”

        “啊啊!”

        皮鞭的挥动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着,每一皮鞭的落下,带来的都是瞎子李格外凄厉的喊叫声,刚才还是啥事没有的他,很快就变成血人。

        滴滴鲜血落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惨烈刺鼻的血腥味道。

        方山泰慢慢走过来,站在瞎子李前面,嘴角带着一抹残酷笑容道:“瞎子李,你确定要硬扛吗?”

        “要知道我给你准备的满汉全席,这才只是开胃菜,要都是尝完的话,会变成什么样你清楚吗?别的不敢保证,起码一个太监跑不掉。”

        “太监?”

        瞎子李听到这个词语的瞬间,吓得猛然一个激灵。

        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谁听到这个词还能保持冷静。

        毕竟真要成了太监,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来得痛快。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我……我犯了什么事儿?”

        瞎子李满脸痛苦地问道。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方山泰淡淡问道。

        “瞎……子……李……”

        瞎子李忍受着心惊肉跳,还是没有想要这样就招供吐嘴,死死的咬紧牙关,做着最后的挣扎。

        他心里还有点奢望,没准只要这样,对方就不会继续用刑,会认为抓错人了。

        “吆喝,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方山泰瞥视了一眼后,冲着旁边扭头说道:“去把咱们的第二道菜端上来。”

        “是!”

        立刻有人去墙角,搬出来的竟然是一个水缸。

        方山泰拍了拍水缸,笑着说道:“瞎子李,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玩意吗?”

        “哼!”瞎子李冷哼道。

        方山泰也没有在意,自顾自地说道:“这是我给你准备好的第二道菜,名字就叫做透心儿凉。其实这道菜的用料很简单,就是一条条水蛭。”

        水蛭!

        听到方山泰说到这里,瞎子李的脸色顿时大变。

        坐在墙角的宁志文倒是无所谓,他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楚牧峰,结果发现这位楚科长也没有丝毫动容,便不由暗暗佩服。

        果然是从金陵来的人,这份养气功夫佩服。

        真的无动于衷吗?

        倒也不能说真的,不过想要因为这个就让楚牧峰动容,那也是休想。

        听到水蛭的时候,他就清楚方山泰要做什么。

        别说这个行动队的队长做起事情来也够狠辣的。

        水蛭吸血。

        只要将这个水缸中的水蛭拿出来,一条条丢到瞎子李身上,很快就能将他的鲜血吸干净。

        真要是那样的话,瞎子李肯定会死。

        关键是在临死之前,他会品尝到的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所以当瞎子李看到方山泰开始打开水缸盖子的时候,立刻喊叫道:“我招我招我全招!”

        这群人都是疯子。

        自己要是再不招供的话,肯定会被玩死的。

        瞎子李又不是什么特工,他只是一个贪财之人,能够经受得住一顿皮鞭毒打就已经够可以的。

        “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和岛国人交易什么,你们交易的时间地点。将整件事都完完整整说出来,少说一个,我就放一条水蛭。”

        方山泰已经打开了水缸盖子,里面露出来的果然是一条条不断蠕动的黑色水蛭,看着就触目惊心。

        “哇!”

        瞎子李当场就干呕。

        “我叫李望城,就是咱们姑苏人……”

        随着瞎子李的招供,楚牧峰他们很快就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瞎子李真的就是那个神秘卖家。

        只不过他并没有什么特殊身份,而是当初读大学的时候,以公派生的身份出国留学。

        当时去的就是英国,研究的方向就是生物学。后来因为表现优秀,就被一个教授选中当了助手,留在了教授在外面私人建设的实验室中工作。

        但世事无常。

        教授因为得罪了人,所以说被死,实验室也被人吞掉。

        至于说到李望城则是被驱逐出来,不过他走的时候,带走实验室的一项成果。

        这项成果就是他要出售的生化*武*器。

        “你说的这个科研成果在哪里?”楚牧峰从角落处走出来,取代了方山泰的位置,沉声问道。

        “在……在我居住的地方。”李望城低声说道。

        “地址!”

        “雨花巷第十九号,主屋床底暗格的皮箱中。你们去拿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可别摔坏了。”

        “我告诉你们,一旦摔坏了,病*毒很容易传播整条雨花巷的,这个现在可是没得救的。”李望城老老实实说道。

        “宁站长,劳烦你现在即刻派人前去拿回来。切记,绝对要小心,轻拿轻放!”楚牧峰侧身沉声道。

        “没问题!”宁志文走出审讯室安排这事。

        “东方槐,你跟着过去!”

        楚牧峰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特别吩咐道:“务必要小心谨慎!”

        “是。”东方槐领命而去。

        看到楚牧峰这样慎重,李望城也露出一种好奇神情,“你好像挺紧张的。”

        “闭嘴!”

        楚牧峰神色厌恶的瞪视过来,“我最憎恨的就是你这种人,是国家给你提供了机会出国留学,结果那?你不思报效祖国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坑害国家。”

        “不要给我说你不清楚那种病*毒的威胁有多严重,你怎么就敢带回姑苏城来?又怎么敢和岛国特高课交易?”

        “你知不知道,要是被他们买走了你的病*毒,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会给百姓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啊?特高课?”

        听了楚牧峰的话后,李望城竟然露出慌张神情,失声喊道:“长官,你说什么?什么特高课?我没和特高课做交易啊!”

        不是和特高课交易?

        楚牧峰神情一愣。

        哪里不对吗?

        李望城不像是在说假话搪塞,那问题是,来交易的对象的确就是特高课的,这一点已经得到基本确认。

        难不成在姑苏城还有另外一个卖家?

        不会的!

        楚牧峰果断摒弃了这个想法,要知道不是谁都能研究出来这种病毒,李望城也是捡了英国教授的便宜罢了。

        卖家绝对是李望城。

        买家也肯定是特高课。

        应该是中间环节出现误差。

        “李望城,你说和你交易的不是特高课?那么和你交易的是谁?”楚牧峰跟着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