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30、血杀计划

430、血杀计划

        狙击这个理念在现代化作战中很普遍,在民国二十六年的华夏有吗?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是没有的。

        毕竟那时候的狙击枪不能叫做真正的狙击枪,只能叫做步枪,即便是国外的那些狙击枪,也是靠着使用者是神枪手而出名。

        即便楚牧峰上次被人狙杀,也不过是距离不足百米的街对面而已。

        但春雷却不同。

        狙击枪的理念是楚牧峰和烟缸曾经讨论过的,他当时将后世的一些狙击枪理念详细说过,并拿出现有的毛瑟步枪为模板来解释。

        作为军工专家的烟缸,自然能够判断出这种枪械的前途,精心打造了一把。

        不过像春雷这种高精度的狙击枪,凭眼下的生产水平根本无法量产,想做也做不到。

        所以楚牧峰自然要好好珍惜这把枪。

        来时路上是试枪,熟悉性能,今天则拿着罗列风这个叛徒的脑袋来祭枪。

        “罗列风,你倒是够谨慎的,我就不相信你还能一直这么死守着不动地方。放心,给你准备好的大戏就要上演了。”

        楚牧峰死死的盯视着窗口。

        “那个楚牧峰到底什么时候会过来呢?”

        “这不会是个陷阱吧?”

        “不能一直留在这里,我要离开!”

        向来做事谨慎的罗列风,想到这些,抬起手腕又看了一下手表后便直接站起身要走。可就在这时候,清风楼下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啥宁是罗兵强的父亲?快些出来啊!侬儿子在楼下那!”

        就是这么一声喊叫,让原本就有些急躁不安的罗列风,猛然站了起来,随即都没有丝毫迟疑的意思,便转身走到窗户往下看去。

        我儿子在哪里?

        “砰!”

        就是现在。

        几乎就在罗列风推开窗户的刹那,一直等候的楚牧峰果断扣动扳机。

        最佳时机,而且提前捕捉了对方的动作。

        毫无悬念,罗列风眉心中弹,当场爆头,从楼上直接栽倒下去,死得不能再死了。

        与此同时,楼下有很多乞丐哗啦着四下逃蹿。

        刚才的喊叫声就是他们喊出来的,是苏月柔给他们钱,让他们过来叫喊的。

        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

        楚牧峰他们随机撤退。

        行动顺利吗?

        很顺利,但这一切是建立在楚牧峰拿捏住罗列风的软当,做出正确推测的基础上。

        要是说没有罗兵强这个诱饵,奸猾的罗列风还会随便出现吗?

        至于说到罗列风,他也是太过自信了。

        这里周围都是他的人,岛国巡捕和特高课的特工都在四周或明或暗警备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需要畏惧什么吗?根本不需要!

        无所顾忌的他,却因为关心则乱而坏事。

        其实他站在窗前推开窗户的那一刻时候并没有多想别的,完全凭着本能去做。

        谁想却因为这个举动而直接送命。

        “希望罗列风还没来得及将那些重要情报说出去,要不然就算杀了,也会造成严重后果。”

        带着这种想法,楚牧峰很快融入到川流不息的人流中。

        砰!

        几乎就在罗列风中弹的瞬间,一直在外面的铃子也带着人冲了过去。

        她是负责这事的现场指挥官,原本以为根本不会出现纰漏,可谁想罗列风居然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杀了!

        她现在是离奇的愤怒。

        死掉的罗列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她辛辛苦苦的功劳也将因此而被彻底抹杀掉,不管之前付出多少心血,做了多少牺牲,现在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搜,给我搜!枪手肯定还没有走远,无论如何都要给我找出来!”

        “那个枪手叫楚牧峰,一定要给我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福田铃子也见过那张纸条,所以当场就断定楚牧峰便是枪手。

        “哈依。”

        那帮巡捕和特高课的间谍立即如猎狗般纷纷行动起来。

        ……

        青山酒店。

        当楚牧峰一行人都安然无恙回来后,东方槐低声说道:“科长,咱们现在应该马上离开华亭,不能再在这里停留。”

        “别急,这时候想走恐怕会有点麻烦,你觉得那帮岛国人会想不到咱们要赶紧走吗?”楚牧峰云淡风轻地说道。

        “可这时候不走,他们迟早会搜查过来。”东方槐有些纠结道。

        “对啊,他们既然知道这事是咱们做的,想要找到您的话,应该是轻而易举。”西门竹也有些担忧,毕竟纸条上是留着楚牧峰的字号。

        “谁说我来华亭了?”

        楚牧峰端起茶杯,慢慢喝着茶水,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所担心的无非就是纸条上的楚字会暴露我的行踪罢了。”

        “但你们想过没有,要是说我现在在金陵城出现的话,这边的特高课还会重点排查我吗?他们肯定会改变追查方向。”

        “您现在不是在华亭吗?”东方槐不由得楞了楞。

        “科长,难道说您已经提前有所准备?”苏月柔则诧异地说道。

        “对!”

        楚牧峰笑了笑:“你们就等着看吧,这会儿估计我还在金陵城的消息已经传到这边的特高课耳中,他们会立刻排除我的嫌疑。”

        “毕竟单凭一个楚字的证据太单薄了,姓楚的人多去了,总不能说只要是姓楚的动手,就算到我头上来吧?”

        “科长思虑周全,属下佩服!”东方槐由衷地赞叹。

        细节决定成败!

        楚牧峰人还在金陵城就想到这边的计划细节,人在华亭可金陵城的布局则已经展开。

        真是太缜密细心了。

        “走吧,咱们换个地方住。”楚牧峰跟着说道。

        “去哪?”苏月柔问道。

        “法租界。”

        法租界是独立于公共租界之外,虽然说之前也和米英两国的租界一起,但后来却是自成一家。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法租界一直都是很强势,这也和当下法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有关系。

        即便是岛国,都不敢轻易招惹法租界。

        因此在法租界居住是很安全的。

        当然,楚牧峰会想着留下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他在过来前接到了夏目樱春的消息,说她已经来到华亭任职。

        两人联系过,约好在这里会面。

        既然来了,楚牧峰怎能不见见这个被他收服的特高课高级间谍呢?

        ……

        视线换到了金陵城。

        就在楚牧峰开展行动的时候,金陵城警备厅这边突然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到会的都是金陵城各个报社的记者,而宣布的事也很简单,就是对新婚之夜无头死尸案的通报。

        主持人是副厅长梁栋品。

        面对着眼前这么多报社记者,梁栋品微微一笑,扬手说道:“各位记者朋友,首先欢迎你们前来参加我们警备厅举办的新闻发布会。”

        “我今天要宣布的就是前天晚上的凶杀案。经过我们刑侦处的严密调查和审问,目前案件已经告破,凶手就是当时参加晚宴的罗兵强!”

        “果然被咱们料中,凶手就是嘉宾。”

        “罗兵强?我知道他,是一个人面兽心的色狼!”

        “是谁破的案呢?”

        “各位安静!”

        就在记者们的窃窃私语中,梁栋品再次扬起手,指着旁边被推出来的一位伤者说道。

        “破案的就是我们刑侦处的副处长楚牧峰,是他不顾自己的安危破案!你们也都看到了,因为对方还私藏了枪械,所以他在抓捕过程中不幸负伤。”

        “但对他而言,这都是值得的,只要能尽快破案,还死者公道,哪怕是拼着这条性命不要,都要将凶手缉拿归案。”

        咔嚓!

        无数相机就开始照起相来。

        虽然说这会儿的“楚牧峰”身上缠着绷带纱布,并不能看清容貌,但谁会怀疑呢?

        这么大的新闻记者会,难道说警备厅会弄虚作假?会将这样的功劳拱手交给别人?不可能的,这人就是楚牧峰。

        “各位,楚牧峰副处长还需要休息,你们有什么样的问题,都可以问我的!”梁栋品摆摆手,华容就将楚牧峰推下去。

        顿时会场沸腾起来。

        一个个新闻标题都开始在每个记者的笔下形成,他们要好好夸赞楚牧峰,赞美警备厅,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出来自己没有白来这趟。

        刑侦处办公室内。

        “啊呀,憋死我了!”

        解开头上缠绕的绷带,裴东厂扭了扭脖子说道:“我说下次要是有这种扮演处长的事儿,还是你们来吧,我来不了,太难受了!”

        “哈哈!”

        华容,李维民和黄硕都哈哈大笑起来。

        “谁让你的身材和处长一模一样,这事非你莫属!”黄硕笑道。

        “也不知道处长那边的事办得怎么样了。”李维民眨眼问道。

        “放心吧,处长出手,马到成功。”华容自信着说道。

        ……

        华亭,岛国所属战略情报部。

        砰!

        井上杀脸色阴沉的拍着桌面,将手中的一封电报直接扔向福田铃子的脑袋,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凶神恶煞般的喊道。

        “你给我说杀死罗列风的凶手就是楚牧峰,是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副处长是吧?”

        “你现在给我好好的看看电报,楚牧峰人就在那边开新闻发布会,授奖,你给我说说,他难道会分身术吗?”

        “金陵那边会不会是个障眼法?”

        “八嘎,那你去金陵确认下,到底真的假的,那边警备厅有必要弄个虚假消息吗?”

        福田铃子有点傻眼,她其实就是听罗列风说是要和楚牧峰做交易,换回来儿子罗兵强,其余的情况一概不知。

        她甚至一开始连楚牧峰是谁都不清楚,也就看了字条上有个楚字罢了。

        这下倒好,闹笑话了。

        罗列风,你这个混账东西,死都死了,还要让我跟着倒霉。

        “立即调整搜查方向,一定要给我抓到凶手,听明白了吗!”井上杀愤愤地喊道。

        “哈依。”

        ……

        午后一点。

        法租界,一家咖啡馆。

        楚牧峰在这里见到了夏目樱春。

        和以前相比,现在的她是神采飞扬,身上那股气质宛如脱胎换骨般,看着就让人感觉到充满生机活力。

        是啊,血海深仇得报,算是解开了心结。

        当然,要是没有楚牧峰的话,相信夏目樱春会比现在的心情要更好。

        “先生您好!”夏目樱春表现得很低调,语气也非常恭敬。

        今天她穿着件绛紫色大衣,脖子上系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围巾,看起来很优雅。

        “下次再见面,低调点。”楚牧峰瞥视过去淡淡道。

        “是!”

        夏目樱春连忙点头,然后直接递过去一个袋子,恭声说道:“先生,我见您主要是想要给您传递这个情报,是我在调到樱花公馆后得到的。”

        “樱花公馆?”

        楚牧峰没有着急打开袋子,而是开口问道:“你不是在特高课的吗?现在怎么到樱花公馆了?这个所谓的樱花公馆是什么组织?”

        夏目樱春属于一个新特务机构:樱花公馆?

        她从特高课那边调出来了?

        想到这个,楚牧峰虽然说有些意外,但也很快就释然。

        毕竟在如今这个年代,岛国的特务机关也是五花八门,林林总总。

        上司要调动夏目樱春,她也没有选择的资格。

        “这家樱花公馆也是个情报组织,主要负责华亭区域,所以我现在的重点就是在华亭搜集情报。”夏目樱春跟着说道。

        “重心在华亭吗?”

        楚牧峰眯缝起来双眼,大脑高速转动。

        要知道岛国的众多情报机构在现在这个时间段并不是特别齐心,并没有一个真正能扛鼎的人物出现。

        说到岛国的特务界,第一代特务头子自然是青木宣纯,他之后就是第二代特务头子坂西利八郎。

        从这两人之后,岛国特务界就是各自为政。

        直到第三代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出现,才将这种群雄割据的局面打破。

        所以这阶段是岛国特务界的空窗期,也是楚牧峰能大做文章的时候。

        要是说错过这时候,再想要针对岛国特务界进行布局,可能需要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努力。

        “现在国内有很多情报机构,他们都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都前来华夏发展,都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做成大事给军部看。”

        “先生,这个樱花公馆就是因为这个而建造起来的,公馆的负责人叫做筱田坂郎,是岛国一个颇有能量的人,他将我和一些在特高课不受重视的间谍都挖出来为他所用。”

        “目前我所知道的是,樱花公馆的人数为三十,都在筱田坂郎的安排中潜入到华亭和周边城市搜集情报。”

        夏目樱春感受着楚牧峰身上释放的寒意,不敢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都如数说出。

        “筱田坂郎的樱花公馆?”

        楚牧峰搅拌着眼前的咖啡杯,若有所思的说道:“想办法给我搞清楚樱花公馆所有间谍的身份,他们所负责的区域,还有已经策反的人员名单。”

        “当然还有这个筱田坂郎的情况我也要知道,这些,你都要尽快整理出来。”

        “是!”夏目樱春恭敬道。

        趁着这会功夫,楚牧峰将档案袋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个字《血杀计划》,只是这四个字就让楚牧峰感觉到一种杀意凛然味道。

        等到他往下看完后,神情已经是凝重的。

        “你是说岛国特高课准备近期在北平城针对那些军方基层将领进行刺杀?”

        “是的!”

        夏目樱春很认真的说道:“这个计划是千真万确的,是特高课在负责,但不是他们负责动手。”

        “动手的是一个叫做天皇会的组织,这个组织就是觉得天皇无敌,全世界都该臣服在天皇的荣耀下,是一群被洗脑的极端主义者。”

        “他们当中有很多都是维新传承下来的忍者和武士,还有一些从军队退役的军人,组成成分是有些复杂,但做起事情来却是格外心狠手辣。”

        “这次负责血杀计划的就是天皇会的一个小队长,叫做渡边雄光,这个人在天皇会就是以冷血无情著称,曾经在东三省那边制造过很多血腥案件。”

        “他手上有着一份名单,具体我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都是华夏驻军中的基层军官。”

        听到这里,楚牧峰眼皮一颤,等等,老大范喜亮不就是军官吗?

        他已经是中尉了,职务应该也有提拔了,那起码一个连长跑不掉。

        这样的职位不正是血杀计划要刺杀的对象吗?

        相对于高级将领来说,那些基层军官肯定更容易下手。

        “必须赶紧提醒下老大要留个心了。”

        想到这里,楚牧峰便冲着夏目樱春说道:“这个天皇会的资料还有吗?尤其是这个负责执行血杀计划的渡边雄光!”

        “该有的资料都在里面了。”夏目樱春低声说道。

        “嗯,继续搜集,以后需要联系的话,你知道方式的,你先走吧!”楚牧峰点头说道。

        “明白!”

        夏目樱春微微躬身后便站起身离开。

        五分钟后,楚牧峰离开咖啡馆,来到一处电话亭,虽然咖啡馆内也有电话,但是未免隔墙有耳,自然是不能在那里打。

        当他拨通二十九军的电话后,那边告知的是范喜亮没有在军中,而是休假。

        休假?

        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楚牧峰心跳陡然加速。

        要是说他还在军队中的话肯定没问题,可要是离开军队那就有一定危险了。

        “那能帮我找下你们孙德胜孙连长吗?”楚牧峰跟着问道。

        “孙连长出去执行任务了!”

        执行任务?

        楚牧峰心里愈发着急,他和孙德胜是不认识的,只是听范喜亮说起过这个人,知道孙德胜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非常热血的纯粹军人。

        这事告诉他的话,肯定是能及时通知到范喜亮。

        可谁想孙德胜也没有在,那么这事就只能是往上捅了。

        楚牧峰跟着拨通了唐敬宗的电话,等到那边接通后,他就沉声说道:“处座,任务已经执行完毕,罗列风死了!”

        “干得好!”

        电话那头的唐敬宗挥动着手臂:“就知道你小子出马肯定会成功,行,等你回来,我亲自给你庆功。”

        “谢谢处座。”

        楚牧峰跟着话锋一转:“处座,我在狙杀罗列风时,得到了一个意外情报,说岛国在北平城那边有着一个组织叫做天皇会,您知道吗?”

        “天皇会?你竟然和这个组织对上了?”唐敬宗语调猛地拔高。

        “倒是没有对上,是这样的……”

        随着楚牧峰简单的将掌握的情况汇报完后,他语气凝重的说道:“处座,我觉得这个天皇会是真的会对北平城城外的驻军军官展开刺杀,我虽然说没有得到那个名单,却得到了计划书。”

        “所以我想让您提醒下北平城的驻军,让他们能提高警惕,以免遭了毒手。”

        “天皇会的血杀计划!”

        唐敬宗神色严肃,缓缓说道:“行,我知道这事了,我现在就去向局座汇报。”

        “不过牧峰啊,这个计划你也不要太过紧张,因为那个天皇会不是说现在才想要刺杀咱们的军方将领,他们一直都这么做的。”

        “好!”楚牧峰点点头。

        挂掉这个电话后,楚牧峰的心情没有丝毫放松,他从唐敬宗的话中听出来的是一种无所谓态度。

        唐敬宗很显然是听说过天皇会,也知道这个组织一贯以来的任务就是刺杀,所以说这个情报一点都不如杀死罗列风来的有价值。

        但这事对楚牧峰却是意义不同。

        楚牧峰担心范喜亮的安危。

        不能将这个事寄托在力行社这边,想到这里的楚牧峰就又拨出去一个电话,这次是打给太平车行的马武。

        “喂,我是马武,哪位?”电话那头,马武懒洋洋地说道。

        “马武,是我!”楚牧峰沉声道。

        “老板!”

        猛然间听到楚牧峰声音,马武一下就从椅子上蹦达起来。

        之前的慵懒表情转眼消失不见,他带着一脸恭敬地哈腰问道:“老板,您现在在哪儿呢?有什么吩咐?”

        “那,我给你说一个地址,你给我记下来,然后亲自过去找到那人,他叫做范喜亮。”

        “是是是!”

        “找到之后就告诉他,说是我说的,让他即刻回军队,因为岛国人可能会暗杀他!”楚牧峰郑重地吩咐道。

        “行,我这就去办,老板,您还有别的吩咐吗?”马武跟着问道。

        “就这事,赶紧的,一定要给我通知到人!”

        “您放心!”

        挂了电话后,楚牧峰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希望还来得及。”

        ……

        金陵城,力行社总部。

        当唐敬宗前来找戴隐汇报完罗列风的事后,戴隐的心情也瞬间放松下来。

        这个叛徒能够及时除掉,自己才算安了心,要是不然真被罗列风在那边制造出来点大动静,说起来他是被戴隐提拔起来的,让他颜面何存?

        “牧峰这小子真是个人才啊,干得不错,我很满意。”戴隐笑着说道。

        “局座,除此之外,他还汇报了另外一件事,而且听他的意思,这事也值得我们给予重视!”唐敬宗接着说道。

        “是吗?什么事?”戴隐挑眉问道。

        “天皇会。”唐敬宗缓缓说道,神情肃穆。

        “什么?天皇会?他在华亭见到天皇会的那群疯狗了?”戴隐脸色一变,很显然是对天皇会的凶残早就有所耳闻。

        “那倒是没有,他说的是在那边除掉罗列风的时候,无意中得到了一份情报,说的是天皇会准备在北平城执行一个叫做血杀的计划,目标是铲除城外驻军的基层军官。”

        “他希望您能够知会北平城外的军方,让他们提高警惕,注意保护那些军官。”唐敬宗言简意赅说道。

        “这样啊!”

        戴隐听完这个后,微微眯起眼。

        他对楚牧峰是很满意和欣赏的,自然不希望他会出事。

        天皇会是什么货色?那就是一群疯狗,只有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

        楚牧峰要是遇到那些不死不休的疯狗,恐怕会很危险。

        “嗯,我来通知吧,毕竟天皇会的那群疯狗是什么事都敢做出来,不过我想就算是通知了,北平城外的驻军也未必会多重视。”戴隐点燃一支烟淡淡说道。

        “谁说不是那。”

        唐敬宗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牧峰是不知道天皇会所以说才紧张,可这个天皇会在北平城的驻军高层中应该不是什么秘密,他们应该都听说过的。”

        “毕竟天皇会以前也曾有过行动,搞出不少风浪,他们也算见识过了,觉得对方只是小打小闹,根本不可能冲入军营杀人。”

        “尽人事听天命吧!”戴隐平静说道。

        “是!”

        唐敬宗说完这个后,眼珠微转间说道:“对了,局座,您上次说要整顿各个站点的事宜,我回去之后认真想了想,有个设想,不知道是否合适。”

        “说!”

        “您说咱们要是安排一个督察组下去督查,发现问题及时查处通报,是不是能形成一种威慑呢?”

        “督察组?威慑?”

        戴隐顿时明白了唐敬宗的想法,这个想法和他是不谋而合。

        所以他立即点头说道:“嗯,这个可以有,你说说,安排谁下去督查比较合适呢?”

        “这个人选自然需要由您来定夺。”唐敬宗赶紧说道。

        这种涉及到人事任命的大事,唐敬宗可不敢有丝毫僭越。

        “嗯,我想想再说!”

        “是!”

        戴隐抬抬手指笑吟吟说道:“告诉牧峰,我放他一星期假,在华亭那边玩够了后再回来吧!”

        “是!”

        ——————————

        还有一张,今天继续一万五,希望大家给点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