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29、他来了(再加更)

429、他来了(再加更)

        “少……”

        打开门后,张瑞祥到嘴边的少爷两字都没有能说完,便看到门口空荡荡的,左右两侧一个人影也没有。

        难道刚刚听错了吗?

        不可能!

        “咦!”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地上那个纸条,赶紧拿起来打开。

        看到的第一眼就脸色大变,急忙进去关好店门,五分钟后,他就离开了五金店,神情匆忙地消失在夜色中。

        着急传信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他背后不远处,东方槐如个鬼魅般,悄无声息的遥遥跟随着。

        因为知道对方目的地,所以说东方槐丝毫不着急赶路。

        “哼,还真是去了霓虹酒店。”

        东方槐目视着张瑞祥的身影在酒店里面消失后,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诮冷笑。

        霓虹酒店。

        知道来者是张瑞祥后,罗列风顿时睡意全无,赶紧让他进来。

        至于说到门口负责保护的四个人,还能忤逆他的意见不成?

        “老板。”

        见到罗列风的瞬间,张瑞祥就激动地说道:“您真在这里啊!”

        “瑞祥,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吗?”面对着张瑞祥的激动,罗列风很坦然地问道。

        “您的身份?什么身份?”

        张瑞祥有些微愣,但很快表态道:“老板,我不管您是什么身份,你做什么事,我只知道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条命是你。”

        “您是我的老板,您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好,我果然没看错你!”

        罗列风满意地拍拍张瑞祥的肩膀,笑着说道:“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老板,有人递过来一张纸条,您看看!”

        张瑞祥说着就将纸条递过去,罗列风接过来看到的第一眼,就像是张瑞祥刚才一般,神情大变,目露凶光。

        “罗主编,听说你现在在华亭,那么正好,我带着你儿子罗兵强过来了,他涉嫌一起凶杀案,说你是幕后主使,所以我来找你问话。”

        “明天中午,咱们黄浦江边清风茶楼见面详谈,一个人来!楚!”

        姓楚,肯定是楚牧峰!

        这个家伙居然一直追到华亭来了!

        不对,这事有古怪,楚牧峰要是说真的因为这个案子过来的话,是可以理解,毕竟是要追凶嘛。

        但他为什么要带着罗兵强过来?完全不合道理。

        罗列风下意识皱起眉头。

        “你有没有见到人?”罗列风问道。

        “没有!”

        张瑞祥摇摇头:“我压根就没有看到人,只看到这么一张纸条。”

        “老板,这里面说的凶杀案是什么意思?还有他说带着少爷一起过来了,那咱们干脆就将少爷劫下来吧?管他什么凶杀不凶杀的,总不能让少爷蹲大狱吧?”

        对!

        张瑞祥的这话说到了罗列风的心窝里。

        杀了人怎么了,重要吗?对他来说,这些都是次要的,只要罗兵强真跟着过来,劫了不就行了!

        纸条不合理?

        或许楚牧峰压根就没有去想合理不合理,他是以警员的身份过来的,还是说以特工的身份过来的都无所谓,我只要将儿子救出来,其余的都无所谓。

        “不过老板,您确定这张纸条上说的是真的吗?这个姓楚的家伙真带将少爷带过来了吗?”张瑞祥迟疑着问道。

        “真的!”

        罗列风指着纸条上的一个特殊图案说道:“看到没有?这个图案是我和小强商量过的,是特殊联系的暗号,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现在纸条上有,说明楚牧峰没有撒谎,应该将他带过来了。”

        “而且你那里也只有小强知道,我只告诉过他,他不说,楚牧峰不可能清楚。再有就是我刚收到消息,说小强被楚牧峰从金陵警备厅带走了,没谁知道去向,我想应该就是来这边了。”

        “那咱们干了这个姓楚的,救下少爷吧!”张瑞祥急声说道。

        “等等,容我再好好想想!”

        罗列风眯缝起来双眼,冲着张瑞祥说道:“你先回去等我消息,有什么的话我会和你打电话联系的!当然今晚准备好家伙,明天随时有可能动手。”

        “好!”

        张瑞祥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当这里剩下罗列风自己时,他坐在沙发上,一手托着下巴,陷入到思索中。

        要知道他是津门站的副站长这点不假,但他同样还是金陵城华信社的主编。

        尽管主编是掩饰身份,可要是说没有点新闻嗅觉的人能担任吗?

        他现在担心的是楚牧峰的真实身份。

        “你到底是警察还是力行社的人?”

        “其实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该怎么将儿子救出来。”

        “这事得和铃子说说,得动用岛国特高课的特工了,我不想出现任何意外。”

        罗列风暗暗琢磨着。

        ……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

        当楚牧峰他们正吃早饭的时候,紫无双放下碗,擦了擦嘴,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想今天动手杀人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

        楚牧峰下意识的看向苏月柔,后者连忙摇晃着双手解释道:“老板,和我没有关系,真的,我什么都没说!”

        “别紧张,又没说是你说的,这事是我听到的。”紫无双轻描淡写地说道。

        “隔着一堵墙听到的?”楚牧峰挑起眉头,略显诧异道。

        “对!”

        紫无双自然而然地说道:“就你们说话的声音,再小点我都能听到。”

        四个人顿时露出无语的表情来。

        你这听力太惊人了,是千里耳吗?

        东方槐三个人纷纷看向楚牧峰,人是你带过来的,能让她跟着过来做这事,说明对她是放心的,你是老大,你说该怎么办吧。

        “双儿,你说得没错,我们是去杀人的,所以说……”

        “你是准备狙击射杀他,对吧?”都没有等到楚牧峰说完,紫无双扫了一眼那个箱子问道。

        “嗯!”楚牧峰点了点头。

        “那你远我近,你要是能一枪搞定对方,我就不管了,要是打不死的话,交给我来补刀!”紫无双很平静地说道。

        “你……你来补刀?”

        东方槐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双儿小姐,你确定和我们说的是一件事吗?”

        “对啊,怎么,你怀疑我吗?”紫无双反问道。

        东方槐立即说道:“这可是玩命的事,不是闹着玩的,老板,我看最好还是让双儿小姐待在酒店里,否则……”

        唰!

        东方槐的话也没有说完,只见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光,几根头发就从他眼前缓缓飘落在地,根本都没看出是被什么割断的

        “怎么样,现在我能去了吗?”紫无双淡淡问道。

        “能,当然能!”

        东方槐摸着自己微微有点发凉的脑袋,立即朗声说道:“谁要是说你不能去,我就和谁急!老板,我绝对支持双儿小姐。”

        “双儿,你确定没问题?”楚牧峰再次问道。

        之所以带双儿来,的确是看重她那一身好武艺,夺命飞刀是刀刀致命。

        “怎么,你要不要也试试?”紫无双白了对方一眼。

        “行,那就这样!”

        楚牧峰当场拍板道:“我负责实施远距离狙击,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我。”

        “双儿,到时候你就在清风茶楼附近,要是说我成功了,你就直接脱身离开,要是说我失败,你再找机会补刀,别让目标活着离开。”

        “好!”紫无双点点头,丝毫无波澜。

        她追随着楚牧峰就是为了做事的,而不是过来当花瓶的。

        碰到这样的行动,怎么可能当个旁观者?那根本就不是她的做派。

        “那大家就按照商量好的计划,行动吧!”

        “是!”

        ……

        黄浦江岸,清风茶楼。

        这座茶楼在华亭茶业界也算是颇有名声,只要提起来清风二字,就没有人不竖起大拇指头。

        原因很简单,这里卖的茶叶是童叟无欺,物美价廉,绝对不会出现那种以次充好,短斤少两的情况。

        上午九点钟。

        随着一辆汽车缓缓停下,罗列风走下了车。

        他当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但跟随他的那些保镖并没有正大光明的露面。

        要是那样的话,楚牧峰肯定是不会出现。

        明月雅室。

        这里就是楚牧峰指定的地方,罗列风走进去后发现这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不由不悦的皱起眉角来,难道说被欺骗了不成?

        至于说到这里会不会被暗杀,其实罗列风对这个倒是没有多想,谁让这座雅室他已经提前踩过点,附近压根没有什么高层建筑,全都是一水的商业街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加上特高课的人早就散开侦查,还有岛国巡捕房的巡捕也都在周围盯守监控,谁能靠近杀他?

        “他来了!”

        楚牧峰透过瞄准镜看着雅室中的罗列风,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你到底还是过来了,看来你还是在乎那个儿子,没有到毫无人性的地步。

        你来就好。

        要的就是你来。

        “这个老家伙倒是够谨慎的,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靠近窗户,站立的位置也是射击死角。”

        和楚牧峰所在的位置不同,东方槐和西门竹是在两百米远的隐蔽地方,拿着望远镜监控。

        这个距离其实已经是很安全的,基本不用担心会被谁发现。

        他们的任务就是确定罗列风的生死,然后接应假装逛街的苏月柔和紫无双。

        “他好歹是老特工出身,这点警觉性都没有的话还行吗?不过无所谓的,科长说的很好,哪怕是雅室不行,也会在出门的时候动手。”

        “他怎么都得从里面出来不是?所以说咱们就等着瞧吧,看科长这一枪要怎么打。”

        说到这里,西门竹忍不住竖起四个手指头。

        “四百米的远距离狙杀,这是要创造奇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