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16、先生,您的东西掉了

416、先生,您的东西掉了

        “小峰,你大舅他这人经常犯浑,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舅妈跟你赔罪了,成不?”

        石端静开口打破这种僵硬的氛围,十分陈恳地说道。

        “舅妈,您这样说就言重了,我是晚辈,哪里受得了你赔罪呢?”楚牧峰摆摆手,不想要继续说这事,而是话题一转。

        “我刚从外公那里出来,来见你们是有件事想要和你们说说。”

        “什么事,你尽管说吧!”石端静问道。

        “大舅,舅妈,大姨,你们有没有想过离开姑苏城?”

        “离开姑苏城?”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小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端端地为什么要离开呢?”庄秋叶有些奇怪地问道。

        “具体的原因你们可以去问外公,不过他们二老已经答应,剩下的就是你们的态度。”

        “你们如果愿意离开,我可以保证,大姨,到山城后,你的秋叶公司还能继续创办经营,至于说到大舅你的话,只要你愿意走,自然也会为你安排一份差事。”

        “这就是我想说的话,何去何从就全看你们的选择,你们好好想想,尽快给我答复吧!”

        说完,楚牧峰就转身离开。

        留下的是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的三个人。

        与外公外婆辞别后,还有正事要做的楚牧峰走出大院。

        “科长,董福山的事已经给宁站长说了,他那边已经安排人去做了。”东方槐走上前来恭声道。

        “呢!”

        楚牧峰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吩咐道:“留个兄弟在这里,咱们去监视点。”

        “是!”

        ……

        五味杂货铺。

        这里其实就是个零食铺子,卖些蜜饯豆干。花生糖果等零嘴,靠的都是一些老客,也没什么大来大去,充其量就是赚个生活费。

        所以一直都这么半死不活的维持着。

        “袁老板,来一斤蜜饯带走。”

        “好嘞!”

        答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穿粗布长衫,笑容满面的秤起来,然后利索地装好蜜饯递过去。

        “好吃再来啊。”

        “行啊。”

        等到客人离开后,男人便坐到了外面的躺椅上,手边放着的是一个红炉茶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茶水后,便微微闭上双眼,嘴里哼唱着小曲。

        他就是这里的老板袁少平,同时岛国特高课在姑苏城设立的这个据点的负责人,本名叫做松本久昌。

        他已经在姑苏城中潜伏了四年之久。

        这么长的时间内,他都没有执行过什么特殊任务,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特高课总部那边所遗忘。

        这样的日子,他也早就习惯,悠然自得地享受着。

        直到前两天接到那封电报。

        “近期有人前往姑苏城公办,随时无条件听候差遣。”

        就是这封电报让袁少平认真起来。

        看似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漫不经心中,实则已经高度紧张,随时等候联络信号效命。

        五味杂货铺斜对面。

        一家茶楼雅室。

        这里就是临时设立的监视点,茶楼方面已经被全面布控,不可能出现意外。

        在雅室中待着的就是苏月柔和她的电讯小组。

        她负责处理的就是监听电波。

        “怎么样?有没有动静?”楚牧峰走进来后问道。

        “没有!”

        摘下耳机的苏月柔,摇摇头,有些遗憾地说道:“五味杂货铺里面就只有袁少平一个人,他连伙计都没有雇佣,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有任何电波信号。”

        “这说明要么这里是没有电台,要么就是他做事谨慎,不会轻易启用电台。不过不管是哪样吧,都要一直严密监视。”

        楚牧峰走到窗边,瞥视向对面的杂货铺后沉声说道。

        “是!”

        像这样的监视工作,楚牧峰是不会说贸然交给姑苏站去执行。

        这是他自己的任务,当然不能随便交给对方,万一出了篓子说不清。

        当然宁志文和黄志翔他们也不可能说闲着,楚牧峰给他们的任务也很明确,密切监视这两天姑苏城的所有陌生脸孔。

        只要发现有外国人神秘活动的迹象,要第一时间汇报甄别。

        谁让现在楚牧峰对交易双方都是两眼一抹黑。

        不知道卖家是谁,也不知道买家是谁。

        ……

        姑苏城城外古道边,一座破落的长亭。

        天气炎热的时候,旁边会有几家茶摊卖茶,当然现在刚刚初春,天气依然寒冷,没人会来摆摊。

        “组长,咱们的人都已经分批次潜入姑苏城了。”

        在空无人烟的长亭里,一个西装男人恭恭敬敬说道。

        他相貌堂堂,英俊非凡,拿出去绝对是能独挡一面的美男子。

        而他说话的时候,看向旁边女人的眼神充满钦佩和灼热,他做梦都没想到,特高课会安排自己跟随着她做事。

        对方可是自己的梦中情人。

        虽然说现在的她粉面含霜,神情冰冷,但依然别有一番风情。

        当然,这种爱慕他是不敢表达出来的,只能默默压在心底。

        “很好!”

        说话的是个穿着白色貂皮大衣,容貌娇美,身材妙曼的女人,属于那种非常有味道,特别耐看的类型。

        那两座高耸的山峰,即便是有着貂皮大衣遮掩,仍然是难以盖住惊人尺度。

        站在茅草亭中,她就是最亮丽的风景。

        “这次的任务无论如何都不能失败,要知道那件生化武器可是关系到帝国今后的科研方向,只要咱们能顺利拿到手,绝对是大功一件,甚至还会影响今后的战事。”

        女子声音清脆,恍如百灵鸟般好听。

        “哈依!”

        男人身体站得绷直道:“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咱们的人进城后,连那个五味杂货铺的据点都没有去,以免那个据点暴露会被人盯上。”

        “但是,要是说没有五味杂货铺的帮忙,咱们对姑苏城比较陌生,真要是说有什么意外的话,未必能尽快处理妥当。”

        “你说的对。”

        女人微微挑眉,漫不经心地说道:“所以等到必须联系的时候,还是要动用五味杂货铺。”

        “但绝对不是现在,现在的头等大事就是找到那位神秘的校长先生,完成咱们之间的交易。”

        “可这个校长先生是谁,要怎么联系,咱们现在也不知道,只能等总部那边传来指示才能行动。看来这个真是够谨慎低调的!”

        “毕竟现在时局不同了,谨慎低调点是好事。”

        女子淡然一笑,抬起手指指着姑苏城的方向,意气风发地说道,“走吧,就让咱们帝国的大业从这座城市开始。”

        “哈依!”

        ……

        第二天,晚六点。

        楚牧峰见到了找过来的黄小邪。

        原以为这小子会忙活自己的事,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快就来找自己。

        见面后,楚牧峰就笑道:“怎么着,才一天功夫,都玩好姑苏城了吗?”

        黄小邪摇摇头,是欲言又止。

        楚牧峰见状不由得笑道:“嗨,有什么话直说,怎么,跟我还见外啊?”

        听了这话,黄小邪抬头问道:“楚大哥,那我就直说了,您来这边是有事吧!”

        楚牧峰点点头应道:“是啊!”

        “那您看看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吗?”黄小邪满脸期盼说道。

        当初在北平的时候,他就想跟着楚牧峰后面干,可是后来对方调到了金陵,这个话头也就不了了之。

        如今在姑苏遇上了,他自然是上了心。

        “呵呵,怎么,闲不住?”楚牧峰打量了对方两眼笑道。

        “不是,就是想帮你做点事,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哪怕就是跑腿也成啊!”

        黄小邪满脸憨笑道。

        “这个啊……”

        楚牧峰沉吟片刻。

        “楚大哥,有事您尽管吩咐,我都会全力去做,绝对不会含糊。”黄小邪迫不及待地拍着胸脯表态道。

        “这样,近期有个岛国的间谍小组要来姑苏进行交易,你看看能不能找到点线索。”楚牧峰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次的任务固然重要,但楚牧峰是很相信黄小邪的品行。

        果然,黄小邪在听到这个后,神情顿时一紧。

        “我就知道楚大哥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姑苏,这帮小鬼子居然敢来姑苏城!行,我记住这事了,我即刻就会去调查。”

        “记住!有任何消息,你就去庄家大院,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楚牧峰特别叮嘱道。

        “明白!”

        随着黄小邪兴冲冲地离开,楚牧峰这边还是继续监视。

        对黄小邪他只能算是多增加一个打探渠道,不可能说将所有希望都押在对方身上。

        这事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宁志文那边的调查进度。

        ……

        话说黄小邪这边离开后就开始暗暗的琢磨。

        正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

        他这些年走江湖不是说瞎走的,很多事都知道怎么样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最关键的线索。

        比如去消息流动最快的场所,比如去那些交易情报的地方,比如多留点神,没准无意中就能碰到想碰到的人。

        “这事得去找曲东阁了。”

        黄小邪对姑苏城毕竟也不熟悉,想要知道这里哪块消息流通最快,只能是去找曲东阁问。

        想到这里,他就挥手招呼了一辆黄包车。

        八方居。

        这就是曲东阁家开的客栈,在姑苏中虽然谈不上最好,但也能列入中等水平。

        “老曲老曲!”

        刚进门,黄小邪就看到在前台帮忙干活的曲东阁,挥手招呼道。

        “咦,你不是说你有事要办,今天不来的吗,怎么又过来了?”曲东阁有些意外的放下手中的登记册问道。

        “问你点事。”

        “什么事你说吧!”

        “这姑苏城中吧,什么地方是消息集中地?”

        “消息集中地?你问这个干吗?”

        “嗨,你别管干吗,告诉我就成了!”

        曲东阁想了想说道:“你要是问姑苏城的消息集中地的话,的确有好几处,它们分别是……”

        还没有等到曲东阁说出声来,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他们神情肃穆,进门后也没有和曲东阁打招呼的意思,径直就走向后院。

        “他们是……”黄小邪看向两人脚步时瞳孔倏地一缩。

        “住在这里的客人啊。”曲东阁随意说道。

        “住这里的客人?”

        黄小邪随意走了几步,确定刚才进去的人已经进屋后,便转身回来,盯视着曲东阁问道。

        “他们一共几个人?什么时候住进来的?用什么身份登记入住的?”

        “嗨,我说你没事吧?”

        被这样问话的曲东阁,有些诧异的扫视过来。

        “你这是在调查户口吗?你管他们几个人呢,我这里是开的客栈,只要人家愿意住,能给钱就成了。”

        “话不能这样说!”

        黄小邪扫视一圈,确定周围没其他人后,凑上前来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吗?他们可能是岛国人。”

        “岛……”

        曲东阁顿时惊呼出声,不过好在喊出声的刹那就赶紧捂住了嘴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黄,你可不能瞎说,现在咱们是全民抗日,岛国人怎么可能还在这边呢?”

        “再说他们登记的可都是华夏人的名字,而且我查验过他们的身份证明,都没问题,你会不会搞错了?”

        “也是!”

        黄小邪原本还想要辩解下,后来心思急转,摸着自己脑袋,讪讪一笑说道:“是我看错了,他们怎么可能是岛国人呢,行了,你继续干活吧,我出去转悠下。”

        “嗯。”

        曲东阁点点头,又叮嘱道:“他们总共四个人,瞧着都不像是好招惹的主儿,你呀,以后可别胡乱说话,这事就到这里,咱们谁也不准再提,免得招惹麻烦。”

        “提什么提,你不说就成了。”

        “我又不傻。”

        “那成,先走啦。”

        挥挥手,黄小邪离开八方居。

        不过出了门,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转了个弯,来到墙角处,手腕抖动间,一只小白鼠就冒出来。

        他轻轻抚摸着小白鼠的脑袋,指了指那个屋子道:“小白,去给我盯着那几个人。”

        “吱吱。”

        小白像是通了灵性般,叫唤几声,然后沿着墙根处钻进了客栈里。

        黄小邪跟着没有停顿,转身就去庄家大院。

        一个小时后。

        楚牧峰又和黄小邪见面了。

        “你说你发现了线索?真的假的?”楚牧峰满脸诧异道。

        “真的!”

        黄小邪没有迟疑,很利索的将刚才的那幕叙述了一遍,然后说道:“楚大哥,我敢肯定那两个人肯定是岛国人,而且还是练过武的岛国人。”

        “您说他们明明是岛国人,还用华夏身份登记,不值得怀疑吗?没准就是因为您说的任务来的。”

        “你怎么就敢如此肯定呢?”楚牧峰跟着问道。

        “经验!”

        黄小邪说起这个,很是自信地开口道:“我在北平时好好研究过咱们华夏人和岛国人的区别,所以才敢这样肯定。”

        “哦,是吗,说说看。”楚牧峰饶有兴趣地问道。

        “咱们华夏人的身高,普遍都在一米六五左右,而岛国人只有一米五八,这是身高差距。”

        “第二就是两腿的不同,咱们华夏人的两条腿正常都可以并拢,可岛国人却不行,为什么?应该是和他们的坐姿有关系,他们老是习惯跪坐。”

        “第三就是面部五官不同,咱们华夏人的面部五官是分布舒展,看起来很平和亲切,肤色偏向铜色。可岛国人呢?他们的眼距很近,五官比较集中,肤色偏向柠檬黄色。”

        说完这些,黄小邪稍稍顿了顿:“前面三点不算什么,第四点才最重要。”

        “是什么?”

        “楚大哥,岛国人和咱们的走路习惯是不一样的。咱们就是迈开步子走大路,可岛国人那?他们习惯性地走小碎步,有的还会拖着步子走。”

        “为什么会这样?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穿木屐导致的。”

        “我虽然不敢百分百肯定,但很大程度是如此的。”

        “我在八方居中看到的那两个人走路就是这样的,他们尽管说已经很小心翼翼的在掩饰,但还是暴露出来走路习惯的不同。”

        “所以说,我敢肯定他们绝对是岛国人!而且都不简单!楚大哥,我已经放了小白鼠,悄悄监视起来他们,只要他们走,我随时都能掌控他们的行踪。”

        “当然,您要是觉得这些还不够的话,我可以继续试探的,只要能确定他们岛国人的身份,您应该就能直接抓捕他们吧。”

        “不用。”

        楚牧峰当机立断地阻止住黄小邪的念头,可不能随便试探。

        要是说他们真是这次过来的交易者,贸然试探肯定会打草惊蛇,要是说他们就此藏匿起来的话,再想要找到就困难了。

        何况即便是试探,也要考虑周全,找个万全之策。

        “这样,你先回去,可以暗中监视他们四个人,但记住,万万不要有任何举动,该怎样还怎样,其他我来负责。”楚牧峰沉吟片刻后说道。

        “是,我明白,您就放心吧!”

        黄小邪点点头,告辞离开。

        看着黄小邪的背影,旁边的东方槐忍不住颇为感道:“科长,万万没想到咱们在火车上碰到的这个黄小邪,竟然还能带来意外收获。”

        “我现在算是知道您为什么要让他来找你了,您又为什么会让他去留意这事,还真是找对人了。”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咱们做情报工作的,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你们应该都知道战国四公子的孟尝君吧?”楚牧峰笑着说道。

        “不知道。”东方槐摇摇头道。

        孟尝君?谁?

        “我也不知道。”西门竹也是一脸茫然。

        “你呢?”

        楚牧峰将目光投向苏月柔,发现这位电讯科科长也是一头雾水后,不由得干咳两声解释道。

        “孟尝君是战国四公子之一,门下食客过千,他养的食客不分高低贵贱,你只要有一技之长就成,那个鸡鸣狗盗的成语说的就是他的故事。”

        “科长您的意思我们明白了,就是要重视每个人,对吧?”东方槐说道。

        “不错!”

        楚牧峰眯着眼,手指敲打着桌面,缓缓说道:“黄小邪刚刚说的这个情报很重要,你们即刻派人去八方居盯梢,然后明天咱们就这样做……”

        ……

        第三日。

        八方居前的一个饭馆。

        在这里坐着两个人,男的穿着藏青色中山装,女的则是标准的学生服,桌上还放着一个包和几本书。

        两人坐在一张桌子前一边吃着早点,一边闲聊。

        他们就是楚牧峰和苏月柔。

        经过一番化妆易容的两人,别说是陌生人,即便是熟悉的见到,都未必能一眼认出来。

        尤其是楚牧峰鼻梁上的那个眼镜,更是将他身上的那股锋芒如数遮掩。

        他现在就如同一个温文儒雅的大学讲师。

        “科长,您说他们会露面吗?”苏月柔低声问道。

        “当然!”

        楚牧峰举着茶杯,喝了一口,淡淡说道:“换做你是他们的话,这趟过来是要执行任务的,难道说会一直窝藏在客栈中吗?不可能。”

        “他们就算不会说全都出来,也得有两个人出来是负责联系和接受命的。”

        “当然,要是说他们随身携带着电台的话,是能通过电报联系,不过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毕竟黄小邪说他们的行李很少,没什么大物件。”

        “但为预防万一,你的人已经都准备好了吧?”

        “是的,电讯小组已经在附近做好准备,只要发现有任何电波发出,他们都会截听。”苏月柔拿起水壶,给楚牧峰加满水道。

        “很好。”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也就是早上八点半左右,两个人从八方居中走出来。

        当他们露面后,黄小邪也从客栈中晃晃悠悠走了出来,遥遥跟随其后。

        这下就能确定这两人的身份。

        “走吧!”

        楚牧峰带着苏月柔离开茶楼,很快就融入到人流中。

        今天天气不错,街道上也是繁华热闹,到处都是走动的人群。

        叫卖声此起彼伏的响起,每张脸上都浮现着热情洋溢的笑容。

        “先生,您的东西掉了。”

        就在从客栈中出来的两个人刚刚走过一个小摊位的时候,忽然间耳边响起这种声音。

        这句话并不是用汉语说的,而是用有点蹩脚的岛国话讲出。

        猛然听到这话,两个人下意识地全都停下来,低头看向地面。

        可却是没有掉东西。

        然后他们就看向身后。

        在不远处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说话的是那个女孩,她手里捧着一本日语书,正在冲着那个男人指着地面上的一个手帕。

        “老师,我刚才这句日语说得对吗?”女孩举起书本问道。

        “嗯,不错!”

        男人微微一笑,从地面上捡起来手帕,随意拍了拍。

        “你的确很有语言天赋,走吧,去我家,我跟你单独辅导下。”

        “谢谢老师。”

        女孩脸上涌现出一种雀跃神情,似乎充满了欣喜。

        两人就这样一边聊一边走开了,眼里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前面这两个人。

        略作停顿的两个神秘男人也径直向前走去,来到一条偏僻小巷的时候,他们互相扫视了下,发现没有人跟着后,这才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八嘎,原来是学日语的。”

        “什么狗屁的语言天赋,说的真蹩脚,那个老师明显是别有所图,肯定是想要睡那个女学生。”

        “没错,没想到这年头当老师的还能有这种艳福。”

        “走吧,办正经事要紧。”

        “好!”

        这在两个岛国人的眼中就是再小不过的事,但对楚牧峰来说却很重要。

        一个看似不经意的试探,一下就能确定对方的身份。

        他们就是岛国人!

        不是岛国人的话,听到那句岛国话肯定不会有任何反应,即便是有所反应,也会只是看他们。

        那两人不但停下脚步,还低头看向地面,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楚大哥!”

        原本在远处盯梢的黄小邪也有些意外楚牧峰会亲自来试探,刚想要上前打招呼,却被对方用眼神示意住。

        确认过眼神,不必来相认!

        黄小邪都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便和楚牧峰擦肩而过,继续向前漫不经心的随便游逛。

        “这小子不做咱们这行都有点可惜。”苏月柔见了,心底暗暗赞叹。

        饭店中。

        很快就又回来的两人,刚刚走进包房,苏月柔就兴奋的说道:“科长,现在已经能确定对方的身份,他们就是岛国人。”

        “而且黄小邪说的没错,瞧着他们举止,分明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他们十有八九就是这次前来交易生化武器小组的成员。”

        “嗯,可能性很大。”

        楚牧峰也是有些兴奋。

        原以为这趟过来想要找到线索会很难,搞不好还得自己先身处险境,没想到遇到了黄小邪,就这样阴差阳错的给破局了。

        尽管说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那两人是不是真的就是交易小组成员,但这毕竟是一条很有价值的线索不是。

        有线索顺着调查就是。

        “将咱们的人调过来,监控五味杂货铺的同时也要对这里实施布控。”

        “这四个人就算不是交易小组的成员,也肯定是有别的身份,一定要重点关注。”楚牧峰当机立断地下令道。

        “是!”

        苏月柔应下来后,又有些担忧地问道:“科长,黄小邪跟踪那两个人,不会漏了马脚吧?”

        “放心吧,说到跟踪这门技术活,就算是咱们全科的人都会跟丢,他也不会跟丢的。”楚牧峰对此是没有任何怀疑。

        谁让黄小邪压根就不用刻意跟着对方。

        一只通灵般的小白鼠,就是他的双眼,走到哪里都别想逃走。

        和担心跟丢这事相比,楚牧峰现在想要知道的是,那个卖家到底是谁?

        是谁能掌握这种所谓的生化武器,而且还丧心病狂的要兜售给岛国。

        “最好不要是华夏人,不然我会将你抽筋剥皮。”

        楚牧峰眼底寒光凛冽。

        ……

        力行社,姑苏站会议室。

        在这里坐着的是站里的头头脑脑,他们都看向坐在中央位置的宁志文,都在等待着他的发话。

        今天宁志文已经得到了总部授权,可以光明正大的将生化武器的事说出来。

        “各位,之前的两天,我让你们都发动起来手上的所有关系去调查咱们姑苏城的外来人,陌生人,不对劲的人,虽然说也找到一些,但都不是要找的对象。”

        “那么咱们要找的对象是谁?我现在就可以告诉诸位,是两拨人。”

        宁志文扫视全场,竖起两个手指慢慢说道。

        “两拨人?”

        “哪两拨人?”

        “是什么人?”

        在议论声中,宁志文往下压压手,缓缓说道:“这两拨人一拨是卖家,一拨是买家。”

        “卖家要卖的是一件生化武器,买家是从岛国来的交易小组。诸位,这么说你们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吧?”

        “什么?”

        行动队队长方山泰脸色顿变:“生化武器?站长,这种武器可是最要命的,而且是后患无穷。这要是说在咱们姑苏城爆发的话,整座城里的人都会遭殃的。”

        “不错,你说的很对!”

        宁志文点点头,语气加重地说道:“就是因为这事性质严重,所以说总部的楚牧峰科长才会带队过来。”

        “他的任务就是要带回生化武器,阻止这场交易。而我们姑苏站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要听命楚科长的命令做事,明白吗?”

        “是!”所有人恭声应道。

        “这事你们也已经知情,那么下面的任务就都明白了吧?现在咱们不知道谁是卖家谁是买家,你们要赶紧给我找出来他们。”

        “诸位,这原本是咱们姑苏站的事情,咱们就应该自己解决,要是说真的被楚科长他们做成了,我相信到时候不但是我颜面无光,你们也都会羞于见人。”

        “明白!”

        所有人顿时心神凛然。

        这话说的没错,总部那边要是说相信他们的话,也不至于会安排楚牧峰过来。

        虽然说这事性质有些严重,但再严重,那不都是我们姑苏站的分内差事吗?

        假如说他们真的束手无策,真的被楚牧峰做成,而且不分润点功绩的话,到那时姑苏站岂不是沦为笑柄。

        姑苏站是笑话,在座的诸位还想要有脸升官?

        做梦去吧!

        “黄副站长,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宁志文侧身问道。

        平常开会宁志文都是不会征求黄志翔的意见,但现在这事不是有些特殊吗?谁让这事一点头绪都没有,拉着黄志翔上船,也能多出个一起背锅的。

        再有就是黄志翔好歹是唐敬宗的人,而楚牧峰也是唐敬宗那派的,这事有黄志翔在,好说话。

        “嗯,那我就说两句吧。”

        黄志翔扫视全场后,神情凝重地说道:“各位,情报科也好,行动队也罢,算上电讯科,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这里是姑苏城,咱们姑苏站就是这里的最强机构,这座城市就是咱们的地盘。”

        “要是说这事在咱们的地盘却一点消息都查不出来,最终让对方逃走了,那就是严重的失职!渎职!”

        “届时总部那边大怒的话,我和诸位谁也别想逃掉。因此,就像是站长说的那样,哪怕是为了咱们自己,也得拼一拼了!”

        “是!”

        所有人全都摩拳擦掌,斗志满满。

        ————————————————

        足量更新,求大家支持下,给点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