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407、训练营总教官

407、训练营总教官

        这番话语很刺耳。

        但戴隐和唐敬宗却知道,楚牧峰说的不错,这绝对有可能的发生。

        毕竟那个眼线身份也很敏感,不可能非得大晚上发来电报通知,这种电文的发出本身便是一种不科学不合理的表现。

        再有就是这个电文的内容很重要吗?

        不重要的。

        无非就是说上次的电文有误,是特高课那边进行筛选间谍的一种伎俩。

        这样的电文完全可以明天白天或者说找个合适的时间发出来,何必要大晚上这样做?

        这样做不就是怕力行社这边已经开始对夏组展开行动吗?

        “局座,你看这事……”唐敬宗略显迟疑道。

        “这事日后再说!”

        戴隐没有继续想要探讨这事的想法,楚牧峰自然也不会说非要揪着这事不放。

        他知道能被戴隐安排在特高课那边的内线,等级肯定很高,甚至就连唐敬宗都未必知道对方的身份。

        自己不能说因为这样的分析就断定对方已经被策反,那样未免太武断了。

        “牧峰,夏组的案子你办得不错,剩下的就交给总部来做就成,你那边准备下,我这边会派人过去交接。”戴隐沉吟片刻说道。

        “局座,那个田野冢君和芳田惠子……”

        “牧峰!”

        听到楚牧峰说起这个,唐敬宗便直接打断他的问话,神情严肃的说道:“你只要把所有间谍全都移交出来就成,剩下的事和你无关,总部会考虑的。”

        “是!”楚牧峰连忙应道。

        “牧峰,你回去吧,特殊情报科可以好好的放几天假,总部这边也会给你们嘉奖的。跟下面人说说,好好过个新年吧!”戴隐笑着说道。

        “多谢局座!”楚牧峰说道。

        从这里离开后,楚牧峰就跟着唐敬宗来到他的办公室中,看着眼前这个心腹爱将,唐敬宗是没有遮掩的,直奔主题说道。

        “像是刚才的事,你就不要再多此一举的询问了。是,你是答应田野冢君的要求了,但你对间谍能有同情心吗?他们的手上不知道沾染着多少咱们同胞的鲜血,既然发现就不可能说让他们安然无恙的脱身。”

        “何况他们最后结果如何,也不是你去操纵,而是另有其人,你也不用因为这事而有什么心结,知道吗?”

        “卑职明白!”

        楚牧峰也不是多迂腐的人。

        其实他从当初答应田野冢君的那刻起就知道这事不会那么简单,你以为自己说出来这些就能安然脱身?

        别闹了,这已经是战争,哪有那么容易放人。

        “处座,那我就回去准备安排下交接事宜。”

        “去吧!”

        等到楚牧峰离开后,唐敬宗又回到戴隐办公室中,“局座,是不是说把他们所有人都关押在老地方?”

        “对,你去办这事。”

        “是!”

        戴隐站在窗户前面,拨弄着自己那盆绿植,突然间说道:“牧峰会不会想不通,心里会不会有点别的想法?”

        “没有!”

        唐敬宗毕恭毕敬的说道:“局座您应该是清楚楚牧峰的,他不是一个做事迂腐的人,他答应田野冢君的条件也只是在他的权限内而已。”

        “刚才在我的办公室中,他也向我表态了,对这事是不会说有任何意见的。”

        “那就对了,对于这些岛国间谍,可不是随便就能放的。等到那个螳螂带回来后,我要亲自见见他,看看在我眼皮底下一直活跃着的螳螂到底是谁,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戴隐眼底闪烁冷漠至极的眼神,身上爆发出一股凌然杀意。

        “是!”

        “做事去吧。”

        当这里只剩下戴隐自己的时候,他摘下来一片绿叶,眼神深邃,自言自语。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要是被我查出你被策反的话,哼。”

        戴隐将手中的绿叶碾得粉碎。

        ……

        特殊情报科,审讯室。

        楚牧峰正在和螳螂对话,其余人都已经做好准备,随时都能够交接,剩下的只有这个“大人物”。

        在被押送走之前,楚牧峰想见他最后一面。

        “螳螂,你的愿望达成了。”楚牧峰淡淡说道。

        “愿望实现了?”

        浑身伤痕累累的螳螂抬起头,有些愣神后突然说道:“你是说你们力行社的高层要见我了?”

        “怎么样,是不是感到很高兴,希望你见到以后,能老实交代你们夏组的所作所为,否则你别想有好日子过。”楚牧峰冷冷说道。

        “你很厉害!”

        螳螂在沉默过后,望着楚牧峰,带着几分钦佩道:“真的,我在金陵城潜伏这么多天以来,只有你识破了我的真正身份。”

        “倘若换做别人的话,或许抓到了金石成就已经能够满足,你却还能将我给挖出来,真的很厉害!”

        “金石成是你的弟弟吧?”

        “不错,一母同胞的亲弟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金石成应该也是你们特高课的人,只不过他没有你优秀,所以只能被推举出来当你的替身傀儡,是吧?”

        “不不不,你说错了。”

        松下京间摇摇头,带着几分纠结之色说道:“弟弟比我更加优秀,他之所以会成为我的傀儡替身,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

        “或许你已经看到,他有病,而且还是不治之症,所以就算是特高课那边想要重用也没有机会不是。”

        楚牧峰听到这番话后,冷笑道:“特高课冷血,你也够冷血的。明明知道自己弟弟身体不行,还非要推出来当间谍,分明是嫌他死的不够快!”

        “你错了,这是身为一名战士的荣誉,我这是为了大岛国的崛起!为了天皇陛下!”松下京间大声争辩道。

        “哼,狡辩之词!”

        楚牧峰懒得和松下京间争辩,起身就往外面走去:“你不是想要得到我们高层的饶恕吗?那你就去吧,希望你能成功。”

        “等等!”

        眼瞅楚牧峰就要离开,松下京间突然喊住他。

        “怎么?”

        “我……我弟弟他怎么样?”松下京间眼神中带着一丝忧虑问道。

        “他?”

        楚牧峰都没有转身,漠然说道:“会死!”

        会死?

        听到这话的松下间京,神情显得萧瑟枯寂,身为间谍,就应该有死的觉悟,想必他一定不会畏惧的。

        接下来就是人员交接。

        楚牧峰将抓捕的夏组间谍全都移交给江声,后者看向楚牧峰的眼神是充满着钦佩和敬仰。

        他是做梦都想不到,一夜之间,竟然会有这么大的事情发生。

        “楚科长,你可真是个能人啊,居然能一下子将夏组全部拿下了。”江声是感慨万千道。

        “嗨,运气使然,恰逢其时罢了,”楚牧峰谦虚地说道。

        “啧啧,这份功绩可不得了,我看你恐怕要升官喽!”

        “借你吉言。”楚牧峰拱手笑道。

        “那我就先走一步,回总部复明了!”

        “慢走!”

        送完江声,楚牧峰转身扫向背后站着的特殊情报科众人,扬手朗声说道:“弟兄们,昨晚辛苦大家了。”

        “这次能够将夏组全部拿下,你们是功不可没,上面是大大有赏,我也会额外奖赏,只要你们好好干,我楚牧峰就绝对不会让大伙吃亏!”

        “多谢科长!”所有人齐声呐喊。

        “先回去好好休息,放你们三天假!”

        ……

        抓获夏组,对楚牧峰而言是件大事,但对于整个金陵城而言,只是件小事。

        历史的进程,依然在缓缓向前推进。

        在新年来临之前,力行社对特殊情报科的奖赏也发布下来,除了一笔丰厚的奖金外,还有个分量十足的奖励。

        这种奖励即便是楚牧峰也没有想到。

        擢升楚牧峰为力行社训练营总教官。

        训练营是力行社的内部机构,每个想要进力行社的特工在这之前都必须在训练营接受训练。

        除非是有着很大功绩的特招人员,不然的话必过这关。

        “处座,我没有在训练营待过,这个总教官的位置我来坐,合适吗?”楚牧峰坐略带几分不解问道。

        唐敬宗却是无所谓的一笑,语气平静地说道:“这没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的确没有训练营训练的经历,但现在不就有了吗?”

        “你去担任这个总教官,可是局座的意思,他想让你将怎么样抓间谍的经验传授给那些新人们。”

        “是,那我就遵从局座的命令。”楚牧峰朗声应道。

        唐敬宗宣布完这条命令后,跟着拍了拍楚牧峰肩膀说道:“牧峰啊,这个训练营的情况是有些说法的,不过也不算多复杂,你只要知道训练营之前一直都是魏师碑掌管的就成。”

        “这个总教官的位置刚空缺出来没有多久,局座的意思是你既然立下夏组这样的大功劳,就交给你去镀镀金。”

        原来如此。

        就说训练营不可能说是归属情报处掌管,现在看来是属于行动处。

        这时候戴隐将这个位置交给自己来坐,虽然说是一种奖赏,可楚牧峰总感觉这里面有点蹊跷。

        “镀镀金?”

        想了想,楚牧峰跟着问道:“处座,您刚才也说了,训练营一直都是归属行动处掌管的,现在我贸然去当这个总教官,行动处那边不会有意见吗?”

        “局座对我的这个奖赏,我怎么感觉有些架在火上烤的意思?”

        “你想多了。”

        唐敬宗淡然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训练营总教官的这个职务其实并不是最高长官,你或许也了解过,这个训练营的最高长官是副处长孟传柳。”

        “这个孟传柳虽然说和魏师碑走的比较近,但也仅仅是止步于此,因为他是局座的人。”

        “你说,他都是局座的人,你又是局座任命的,在训练营还有什么问题吗?就算是魏师碑的人有心想要和你计较,给你下套,他们也不敢做得太过。”

        “哦,我明白了!”

        楚牧峰很快就捋顺其中的关系,实际上不管这事有没有麻烦,自己既然是论功行赏得到这个位置的,就断然不会再让出去。

        何况唐敬宗说得够明确的,这个位置就是让他去镀金的,有着这样的经历在,他日后再升职也会更加容易。

        “明年就是元旦,你就不用忙活,好好准备准备,过个好年吧!”唐敬宗笑眯眯说道。

        “是!”

        楚牧峰从旁边拿出来一个皮箱子,递过去笑着说道:“处座,这是我准备的一点薄礼,还望笑纳,祝处座新年快乐,步步高升!”

        “牧峰,都是自己人,这么见外干嘛。”

        “承蒙处座关照,应该的应该的!”

        唐敬宗拎了拎,笑得更愉快了。

        ……

        新年的钟声,在鞭炮声声中敲响了。

        民国二十六年来临了。

        这一年,就是历史上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1937年。

        楚牧峰的团圆饭是在老师叶鲲鹏家吃的。

        到场的只有楚牧峰,因为赵仰他们都很忙,甚至就连叶霖城都没有办法在家里吃个团圆饭。

        “虽然说只是元旦不是春节,但我觉得他们也都该回来陪陪您,霖城哥就算了,怎么小薇姐也这么忙呢?”楚牧峰咽下嘴里的韭菜鸡蛋饺子说道。

        “忙点好,忙点好啊。”

        叶鲲鹏倒是没有丝毫介意,淡淡说道:“现在的金陵城形势有点紧张,也就你能来陪我吃顿饭,别人就算了。”

        “形势紧张?”楚牧峰放下筷子,神色微微有些严肃。

        “不错。”

        叶鲲鹏说到这个,脸色也变得很凝重,语气低沉地说道:“收到确凿消息,日方有向我们金陵城派兵的计划。”

        “你说他们占领了东北全省,后来又谋略华北地区,如今又要对我们金陵城派兵,他们想要做什么?这分明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什么?”

        楚牧峰尽管说早就知道这件事会发生,却没有想到在新年伊始就有这种迹象。

        真要是有日方军队过来的话,这对金陵城而言无疑是一场灾难。

        幸运的是,金陵城已经收到了消息,开始有所防备。

        “老师,这事要是真的,咱们政府准备怎么做?”楚牧峰低声问道。

        “随着我们国家统一了抗日的大方向,他们必然会撕破脸皮,所以动武我觉得是必然的!”

        “但问题是,有些人却安于现状,觉得战事根本就不会发生。在他们眼里,岛国军队是在东北三省的,距离金陵城远的很。”

        “而且这里是华夏的帝都,防御力量也是最精锐的,岛国绝对不会随便选择进攻这里,即便他们硬攻,也未必能攻下来,他们真是想得太美好的。”

        叶鲲鹏说起这个的时候,语气不免有些苦涩。

        “还有人会有这种愚蠢的想法?”

        楚牧峰顿时略带几分怒色喝道:“老师,我早就说过,岛国亡我华夏之心是不会死的,他们时时刻刻都想要将咱们华夏占领,让这片大好河山成为他们的盘中餐。”

        “对待这种有狼子野心的人,咱们国家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举全国之力抗击日寇,争取将他们早日赶回去!”

        “没想到都已经到这么严峻的时候,还有人会有这种无聊至极的荒谬想法,觉得岛国不敢动手,不敢图谋金陵,他们怎么会这样愚蠢呢?”

        “说的就是!”

        叶鲲鹏感慨地叹息一声,“你二师兄,四师兄他们之所以没有过来吃饭,也是因为在忙碌着这事。”

        “他们都在积极地谋划着抵抗对策,我那也希望他们能够拿出应对策略,能让上面重视,调遣重兵防守,要不然,咱们这座帝都恐怕就要遭殃。”

        “希望吧!”

        楚牧峰是不会就这事给出多么断然的话语。

        毕竟他是清楚这里遭受战火荼毒是肯定的,金陵城会沦陷也是必然的,就连这座城市的老百姓会被无情的屠戮掉也是会发生的。

        可他没有办法去改变大势。

        怎么改变?

        跑出去大声宣扬这事吗?会有人相信吗?会有人愿意抛弃一切,选择离开金陵南下吗?

        去找高层汇报这事,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吗?

        他们或许会相信战争必然会到来,但说他们会一败涂地,这无疑是在扇他们耳光,没谁会认,没人会信。

        “老师,我能做点什么?”楚牧峰低声问道。

        “备战吧!”

        叶鲲鹏的话语中透露出一股心酸至极的苦涩,但在这样的苦涩中却也隐藏着一种至死不服输的强势气息,他眼神恍如火炬般明亮。

        “就算咱们金陵城会遭受战火,也绝对不能让那帮小鬼子好过,你们警备厅是维护城内秩序的,就要对得起你们这一身警服。”

        “保家卫国,捍卫金陵,保护百姓,牧峰,我要你做到这点,你能做到吗?”

        “能!”

        楚牧峰蹭地就站起身来,凝视着叶鲲鹏双眸,语气肃然的说道:“老师,只要他们敢来进犯,我一定会让小鬼子们付出沉重代价。”

        “好样的!来,咱们爷俩儿走一个。”

        “老师,我敬您。”

        “不过牧峰,我是希望你杀鬼子,但不是让你不计后果地玩命,你可别太冲动了!”叶鲲鹏跟着又叮嘱道。

        “放心吧,老师,我知道!”

        吃过团圆饭后,楚牧峰就离开了大唐园。虽然说现在是敏感时期,但他还是没有坐车回去,而是直接来到了玄武湖。

        坐在冰凉的椅子上,看着面前这座已经结冰的湖泊,楚牧峰眉头紧锁,心情有些烦躁和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