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89、刘家兄弟

389、刘家兄弟

        “嗨嗨,我说你们几个就别纠结这事了,老楚说的很对,这事就这么定了。咱们之前是怎么样的章程,后面怎么执行就是。”

        

        “要是你们觉得不踏实,那以后多多的介绍生意就成。不过话说到这里,老楚我想要问问,你找的那个林御是何方神圣啊!”

        

        梁栋才放下酒盅,有些好奇地问道。

        

        “怎么了?他不称职吗?”楚牧峰反问道。

        

        “呵呵,他要是不称职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再称职的人,我给你说,这个人真的是很厉害,上任后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将紫棠公司的所有账务和业务捋顺清楚。”

        

        “如今紫棠公司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锦绣公司也已经步入正轨。”梁栋才一脸钦佩地说道。

        

        “我还以为不称职那,称职好啊。”

        

        楚牧峰点点头,拿起酒瓶,给每个人都满上后笑着说道“林御是值得信任的,他的能力显然也是毋庸置疑,也就是说锦绣公司的发展前景必然是一片光明。”

        

        “来吧,让咱们共同举杯,庆祝咱们的锦绣公司愈发辉煌。”

        

        “好,干!”

        

        “干杯!”

        

        五个人纷纷碰杯。

        

        然后就开始觥筹交错,闲聊起来。

        

        ……

        

        黑天鹅酒庄的赌场大厅。

        

        这里是整个酒庄最赚钱最热闹的地方,日进斗金都不足以形容这里的吞金能力,所谓的金钱在这里就是一个数字。

        

        在这里能一步登天,也能万劫不复。

        

        “哈哈,来,这是赏你的小费!”

        

        “多谢陈先生,预祝您继续旗开得胜。”

        

        “我要的红酒呢,赶紧端过来,今晚我要大杀四方。”

        

        “下注,我要下重注!”

        

        “真是见鬼了,连出了十把大,下一把我压小!”

        

        ……

        

        像是这样的喊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从每个人的脸上,可看到各种截然不同的表情。

        

        有的欣喜若狂,有的气急败坏,有的面如死灰,有的满脸懊恼!

        

        赢钱了固然高兴,可输钱呢?张嘴就开始破口大骂,各种各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在赌桌上。

        

        “清舞,这就是你说的很刺激的地方吗?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玩,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陈青梅在一张赌桌前面站着,宛如一朵白莲花似的,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这里的女人要么是穿着暴露的旗袍,要么是穿着奢华的貂皮大衣,很少有谁穿着的像是陈青梅这样的。

        

        一件休闲风格的套装,脆生生的站着,脸上露出一抹局促的神情,那种不安的表现就差双手在揉搓着衣角。

        

        “我能说我也是第一次来吗?”

        

        燕清舞扫视过四周后,无语的皱起眉角来,“这事要怪就只能怪我那个不靠谱的表哥,他非说带着我来见识见识大场面,说我以后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记者,就要接触各行各业,三教九流。”

        

        “这不,我就带你顺便过来看看,谁能想到所谓的赌场竟然是这样的,到处都是烟熏火燎的,光是闻到这股味,我就想要吐。”

        

        “那咱们出去透透气吧?”陈青梅指了指外面说道。

        

        “行,走吧!”

        

        燕清舞找了一圈,发现也没有看到表哥,便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带着陈青梅就要离开。

        

        “两位美丽的小姐,能认识下吗?”

        

        谁想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挡住她们的道路。

        

        一个油头粉面,长得尖嘴猴腮,瞧着就不像是个正经人的男子挡住了去路,嬉皮笑脸地说道。

        

        那双老鼠眼滴溜溜的在两人的身体上打转,恨不得要看透她们衣服。

        

        碰触到这种眼光,陈青梅就感觉厌恶的很,拉着燕清舞的手,低声说道“清舞,别理他,不像是个好人,咱们走。”

        

        “他的确不是好人。”

        

        燕清舞拍拍陈青梅的手臂,斜视过去,漠然说道“对不起,我们不喜欢跟陌生人交朋友,请你让开吧。”

        

        “有个性!我喜欢!”

        

        男人听到这话后,眉宇间浮现出一种邪魅笑容,那种眼光变得更加霸道,仿佛变成了双手要将眼前的佳人推倒。

        

        “在这黑天鹅赌场中,还没有说谁是我刘二少想认识而不能认识的!我说你们两个是第一次来的雏儿,没有听说过我赌神刘二少的大名吧?”

        

        刘二少昂起头,神情高傲地说道。

        

        “赌神?”

        

        燕清舞不以为然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没听说过!”

        

        说罢,燕清舞便直接推开刘二少,拉着陈青梅从他身边快速走过去。

        

        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推了一个跟头的刘二少,望着两个美女的背影,眼神贪婪而淫邪。

        

        “嘿嘿,一个清纯白莲花,一个冷若冰山,都是我喜欢的类型。没想到在这赌场中,竟然还能碰到这样的极品!”

        

        “这两个女孩家的来这里转悠,身边居然没有人陪着,应该是没什么来头。嗯,不错不错,就让本少爷来好好照顾照顾你们了!”

        

        打着如意算盘的刘二少,就这样鬼使神差般的追随上去。

        

        从赌场刚出来,燕清舞就感觉眼前的空气焕然一新。

        

        和赌场里面的乌烟瘴气相比,还是外面让人心情舒畅。

        

        真的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非得喜欢在那种地方玩,难道说赌博就这么有乐趣吗?让你们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一个个如同鬼怪般活着。

        

        “清舞,咱们现在去哪儿?”陈青梅深深吸了口气问道。

        

        “回去吧!”

        

        燕清舞挑起眉角,有些厌烦的说道“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真没劲。等回了家看我怎么收拾表哥。”

        

        “嗯,回家。”

        

        “嗨,这里要啥有啥,还回什么家啊。”

        

        就在两人转身正要离开时,那个让人恶心的尖锐声音又突然响起,刘二少的身影宛如鬼魂般挡在她们面前。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你就非得挡我们的路吗?你要是再敢纠缠我们的话,信不信姑奶奶废了你!”

        

        陈青梅顿时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在赌场里她是被那种氛围刺激得头晕脑胀,可在外面,你真的当她是一朵白莲花吗?她可是一根十足小辣椒。

        

        “哎呦喂,刚才真的看走眼了,我还以为你是个温柔的淑女呢,没想到竟然这么泼辣,不过泼辣我也喜欢。”

        

        “两位美女,请允许我做下自我介绍,我叫刘金科,是这家赌场的高级会员,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不知能否请教两位的芳名?”

        

        刘金科微微躬身,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姿态问道。

        

        ……

        

        二楼包厢窗处。

        

        刚好走来抽根烟的楚牧峰,目光扫视向楼下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刚刚出来的燕清舞和陈青梅。

        

        原本他也懒得打招呼,可看到冒出来的刘金科拦住对方去路后,脸上顿时划过一抹冷意。

        

        身边的梁栋品见此情形,不由得指着楼下问道“怎么,你认识她们?”

        

        “对!”

        

        楚牧峰点点头说道“左边的叫做陈青梅,是咱们在中央警官学校进修时总队长陈宣崇的女儿,你难道没有见过吗?”

        

        “没有!”梁栋品摇了摇头。

        

        “右边的叫做燕清舞,是咱们金陵城斐煌报社的记者,之前关于我的报道就是她采访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神情有些古怪,因为他突然想到,叶霖薇还要撮合自己和燕清舞呢。

        

        但她们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梁栋品知道她们的身份后,便将目光投向刘金科说道“拦路的那个家伙叫做刘金科,是金陵城刘家的人,说起来这个刘家,你或许听说过!”

        

        “刘家!”

        

        楚牧峰双眼微微眯缝,脑海中倏地闪过一道亮光,刘家的话,自己只从陈思睿那里听说过。

        

        稍等下,刘金律,刘金科,难道说真的是那个刘家吗?

        

        “难道是陈思睿得罪的那个刘家?”

        

        “不错!”

        

        梁栋品点点头,略带几分嘲讽地说道“就是那个刘家,以前的刘家还算是有点骨气的,可现在的刘家真的是堕落的让人瞧不起。”

        

        “之前陈思睿的事我是想着出面帮忙说话,不过家里,所以就没有动手,但我对刘家真是很鄙视的!”

        

        “刘家的人似乎都是一个德行,贪财好色,之前的刘金律如此,现在的刘金科也这样,这对兄弟真的是一丘之貉。”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刘家居然没有谁去招惹,就这么继续在金陵城中耀武扬威的存在,看着就够恶心人。”

        

        “刘家人吗?”

        

        听到这边对话的蔡然也跟着走过来,扫了一眼楼下,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收到消息,之前因为那事被赶出去金陵城的刘金律,这两天好像回来了!”

        

        “什么?刘金律竟然还敢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梁栋品神情诧异,冲着楚牧峰解释道“当初那个案子虽然说被压下来,陈思睿也被调出警备厅刑侦处,但刘金律不是一点事都没有。”

        

        “刘家承诺,有生之年是不会让刘金律再回金陵城。可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那混蛋居然又回来了。”

        

        “嗯,我也听说了!”

        

        楚牧峰这事儿是听陈思睿说起过,这也算是他被免职的一个成果吧,可现在看来,这所谓的成果根本不是那回事。

        

        刘家是食言而肥!

        

        刘金律完全不信守承诺,不顾及颜面!

        

        “他的事以后再说,他碍不着我,我也懒得去管。但现在刘金科敢动我的朋友,这就不行!”

        

        “老梁,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楚牧峰脸色肃穆,转身就出去。

        

        “嘿嘿,这是要搞事情吗?我最喜欢了!搞得越大越有趣!”

        

        蔡然的眼底闪烁着一抹亢奋,转身就追着楚牧峰出去,还挥手嚷嚷道“你们几个都不用动,我陪着楚哥去就成。”

        

        “这家伙……”

        

        梁栋品摇摇头,洒然一笑。

        

        “这个刘家也确实是过分了!”苏白声音冰冷地说道。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谁敢动刘家!”梁栋品颇感诧异。

        

        “这有什么难理解的。”

        

        苏白扬起唇角,一针见血的说道“刘家敢在金陵城中这么肆无忌惮的张狂,凭借的无非就是祖宗福荫。”

        

        “刘家的先辈有人战死过沙场,为国民革命事业是做出过贡献,立过大功。现在刘家还有人在军队中掌握实权,要不然你觉得就凭刘家后辈的这番做派,还能在帝都安然立足!”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原来这就是刘家的底牌!”

        

        梁栋品略带几分不齿地说道“躺在祖宗的福荫上,就该做出对得起这种福荫的事。”

        

        “你说像刘金律干的什么糟心事,将咱们金陵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送给岛国人恣意玩乐,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当人,简直禽兽都不如。”

        

        “放心吧,人在做天在看。”苏白面容寒霜道。

        

        “他们到楼下了!”郭枪指着窗外说道。

        

        “看看!”

        

        几人纷纷走到窗口。

        

        ……

        

        楼下,

        

        陈青梅是满脸涨红,指着刘金科喝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呢?非要在这里胡搅蛮缠是吧?你要是再敢骚扰我们,别怪姑奶奶不客气!”

        

        “这里是可黑天鹅酒庄,来的非富即贵,我想你也不敢在这里惹是生非,惹来麻烦吧!”燕清舞也跟着说道。

        

        “不敢?麻烦?”

        

        刘金科翘起唇角,懒洋洋地说道“这黑天鹅酒庄的确是个有规矩的地方,可那又如何?”

        

        “我又没想着在这里闹事,只是纯粹想要和你们两位交个朋友而已,所以又哪里什么麻烦呢?”

        

        说着,刘金科便抬起右手,迫不及待地摸向陈青梅的下巴。

        

        “小妞儿,哥哥就喜欢你这样的,够辣够劲道,来,给哥笑一个,哥带你去乐呵乐呵!”

        

        “无耻!”

        

        陈青梅眼瞅着那只狗爪袭来,脸色一边,正要赶紧退让,忽然身边冲出来一道身影。

        

        后者一把攥住刘金科递过来的手,随即毫不犹豫地用力往下一掰。

        

        “啊!”

        

        刘金科疼得顿时像只虾米般弯下来身子,额头上冒出一层密集的小汗珠,眼睛瞪向动手的人,凄厉的喊道“王八蛋,松手,赶紧松手!”

        

        “咔嚓!”

        

        楚牧峰是松手了,但松手的代价就是顺势用力一拉一扯,直接将刘金科的胳膊给卸了。

        

        然后他像是没事人似的拍拍手,无视对方凶神恶煞的模样,转身看向陈青梅和燕清舞,微微一笑道。

        

        “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楚哥,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青梅看到宛如神兵天降般的楚牧峰,忍不住揉了揉双眼,确定没有看错后,便蹦过来高兴地抓起他的手臂晃动起来。

        

        “我和朋友在这里吃饭呢。”楚牧峰指了指里面说道。

        

        “没事,谢谢你了!”燕清舞冲楚牧峰浅浅一笑,温婉地说道。

        

        “不客气!”楚牧峰微微点头。

        

        “你们是一伙的?你这混蛋,居然敢跟我动手,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刘金科扶着自己那条垂落下来的脱臼手臂,恍如恶犬般地吼道。

        

        “蠢货!”

        

        走过来的蔡然冷哼一声,鄙夷地说道“我们就是一伙儿的,怎么,你还能咬我们不成?”

        

        “这里是黑天鹅酒庄,是禁止动手闹事,你敢动手就是在挑衅这里的规矩。你们给我等着瞧!”

        

        原以为会继续耍横的刘金科,谁想见势不妙,撂下几句话后是扭头就跑,跑的那个快,就像是夹起尾巴的野狗似的。

        

        “咦,这就跑了?”蔡然眨了眨眼,也有些诧异。

        

        不是说你们刘家人都是挺牛逼的吗?怎么现在看来,竟然这么没有骨气。

        

        你不是应该和我们继续叫板吗?怎么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走?

        

        真没劲!

        

        楚牧峰瞥了一眼逃走的刘金科,扭头冲两个女孩说道“你们如果不急着走的话,要不一起过去坐坐吧?”

        

        “这……方便吗?”燕清舞咬了咬朱唇,有些迟疑道。

        

        “方便,怎么不方便,大家都是朋友。”

        

        蔡然立即应道,正事都聊完,有什么不方便的。

        

        况且楚牧峰肯定不会让燕清舞和陈青梅就这样走的,鬼知道那个逃走的刘金科会不会有别的谋划。

        

        要是说真对她们两个尾随动手的话,岂不是要出事?

        

        “那我们就却之不恭喽。”陈青梅是一点都见外。

        

        “嗯,走吧!”

        

        楚牧峰带着两人就走向了二楼。

        

        蔡然则飘飘然地跟在后面。

        

        包厢中。

        

        当楚牧峰带着燕清舞两人走进来的时候,苏白就笑着迎上前来。

        

        毕竟都是女人,交流起来也是比较方便,经过一番简单介绍,很快大家就都熟悉起来。

        

        楚牧峰指了指陈青梅道“今天也真是够凑巧的,如果我不在的话,指不定你们会搞出多大的风波。”

        

        “瞧你那架势,是不是准备废了他啊?”

        

        陈青梅略显娇羞地噘嘴说道“谁让他嘴里不干不净呢!”

        

        “对!”

        

        苏白在旁边递过来一杯茶水后,毫不客气地说道“就该这样做,对待他们这种混账男人,不下狠手是没用的。”

        

        “这也就是你,换做是我的话,刚才早就一脚踢过去,非把他踢的断子绝孙不可!”

        

        这话说出,楚牧峰几个都莫名感觉胯下一凉。

        

        “话说回来,你们是从赌场那边出来的吗?你们不像是会来赌场玩的?”苏白好奇地问道。

        

        “是我表哥带着过来的,可谁想来了后,他自个儿疯玩起来。我们受不了那里的氛围才出来的,然后就碰到那个混蛋。”燕清舞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这么说这个表哥真的不靠谱。

        

        “你那个表……”

        

        砰!

        

        楚牧峰的话都没有说完,包厢门便从外面被一脚踢开,几道身影哗啦着冲了进来,为首的赫然便是刚才被收拾的刘金科。

        

        “就是这个混蛋动手的,给我上,往死里打!”

        

        刘金科两眼布满血丝,脱臼的手臂也已经被接了上去,脸色狰狞地指着楚牧峰怒声喝道。

        

        “是!”

        

        跟随刘金科左右的都是他的小弟,刚才是没有想要打扰他泡妞的兴致才都留在赌场中,现在看到自家少爷被欺负,那还能忍?

        

        说话间他们就要动手。

        

        “我看谁敢?”

        

        砰!

        

        梁栋品二话不说直接掏出来枪就拍在桌上,眼神冷厉地说道“谁要是敢上来,我的枪可不长眼!”

        

        这帮家伙顿时跟雷击般僵住了。

        

        他们习惯了欺软怕硬,哪里敢和枪支对着来啊。

        

        梁栋品的枪要是开火,他们得把命交代这里,那死的可就太冤枉了。

        

        “好啊,你们还敢持枪行凶是吧?真的当我是软柿子任你随便捏吗?你给我听着,我今天必须带人走,要么这个家伙,要么这两个女的!”

        

        “谁敢阻拦就是和我金陵刘家过不去。刘家会和你们一一算账的!”刘金科上来就自报家门,想要靠着刘家威慑住全场。

        

        可惜一点效果都没有,根本没人动容。

        

        “知道吗?你真的很丢刘家先辈的脸,刘家人要是说都像你这样的话,这个家族必然会走向没落!”楚牧峰瞥视过去,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敢咒骂我刘家?”

        

        刘金科听到这话顿时炸锅,扭头就冲着门口喊道“哥,你听到没有?你还准备看戏看到什么时候,他竟然咒咱们刘家不能长久,你还能忍吗?”

        

        哥?

        

        楚牧峰几个对视一眼,难道是?

        

        果然!

        

        随着刘金科话音落地,一道身影从门口闪现。

        

        他有着和刘金科相似的五官容貌,那双三角眼更加阴鸷,骨瘦如柴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具行走的骷髅。

        

        “他就是刘金律!”梁栋才一眼就认出对方,沉声说道。

        

        刘金律吗?

        

        楚牧峰眼底顿时多了几分寒意。

        

        走出来的刘金律飞快扫视全场后,眉头不由皱起来。

        

        因为他发现这里的人,自己竟然有认识的,而认识的这个恰恰是自己招惹不起的。

        

        “呦,这不是梁家公子梁栋才嘛,听说你现在混得不错,已经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了是吧?可以啊。”

        

        “以前你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科长,现在成大官了嘛。”刘金律瞥了对方一眼酸溜溜地说道。

        

        梁栋才冷哼一声“哼,刘金律,你竟然还有胆子回金陵?”

        

        “我怎么就不敢回金陵城?这里是我的故乡,我回来有什么错吗?”

        

        刘金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要是说我因为刘家的承诺而不应该回来的话,就想多了。”

        

        “毕竟当年那事我也是付出代价的,现在那事也该过去了,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这话说的是如此坦然,就好像当年那事压根没有发生过一般。

        

        “你这里有真是太可笑了!”梁栋才讥诮道。

        

        “可笑不可笑的以后再说,我今晚不是找你的,我是找他的!”

        

        说着,刘金律抬起手臂指着楚牧峰,神情高傲的说道“小子,说的就是你,刚才是你卸了我弟弟的手臂吗?”

        

        “是我,如何?”

        

        楚牧峰翻了个白眼,连起身站立的意思都没有,仍然是稳坐钓鱼台。

        

        在他眼里,刘金律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和他平起平坐。

        

        “是你就好,出来吧,让我打断你两条胳膊,然后拿出来两万美金赔偿道歉,这事就算清了。”

        

        “要不然,嘿嘿,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刘金律的三角眼如同蛇眸,看向楚牧峰时仿佛看着一个猎物。

        

        “放肆!”梁栋才立即怒声呵斥。

        

        “好大的胃口!好狠的手段!好毒的心肠!”蔡然是冷笑连连。

        

        郭枪保持沉默,但眼底涌动怒色。

        

        “好啊,你说的也是我正想要说的。”

        

        面对着刘金律的狮子开大口,楚牧峰拍了拍手,波澜不惊地说道“我刚才还想着让你弟弟这个恶棍就那样逃了有些可惜,现在你们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行啊,既然你们来都来了,那咱们就好好算算账。你刚刚说要我的两条胳膊是吧?那我也不能太小家子气,就用你们两个命来抵吧!”

        

        “至于说到补偿的话,你不是要两万吗?行,你们刘家不拿十万美金,不但你刘金律两兄弟要死,你们刘家都要陪葬!”

        

        包厢中顿时一片静寂。

        

        陈青梅看过来的眼神充满了一种情感叫崇拜,完全变成楚牧峰的迷妹。

        

        燕清舞眼中精光闪烁。

        

        苏白听得荡气回肠。

        

        这话说得真是霸气。

        

        你要打断我胳膊我就要你的命!

        

        啧啧,也只有这样的狠人才够资格抓捕间谍吧!

        

        幸好自己是楚牧峰的朋友,不然当他的敌人该多悲惨呢。

        

        “哈哈!”

        

        刘金科听到楚牧峰的话,突然间仰天大笑起来,冲着刘金律说道“哥,您听到没有?他竟然说要咱们的命!”

        

        “他是不是疯了?居然敢说这种话,小子,不要以为有人罩着你就能安然无恙,趁早乖乖滚出来,不然你今天别想走出下面这个门。”

        

        刘金律眼神玩味的斜视,姿态张扬。

        

        “梁栋才,你的这位朋友瞧着是够嚣张跋扈的,他竟然比你还要牛气哄哄。”

        

        “是不是我刘金律有段日子没在金陵城露面,什么阿猫阿狗的就都蹦达出来,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都想要刷存在感,想要显得自己多有能耐吗!”

        

        刘金律说着说着,眼里闪过一抹厉色,突然抓起来桌上的酒瓶,挥手就冲楚牧峰脑袋扔了过去。

        

        “给我去死吧!”

        

        ————————

        

        求月票,各位书友方便给点吧,推荐票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