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88、黑天鹅酒庄

388、黑天鹅酒庄

        楚牧峰听着刘海平的话,心底早就开始琢磨起来。

        要是刘海平的话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金石成是绝对有问题的。

        毕竟电台在这个年代是稀罕的,不是谁都能有,谁都会用,而电台的惟一功能就是用来发电报,和外界进行联系。

        “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楚牧峰冷声问道。

        “能能能,当然能!”刘海平急忙应道。

        “好!”

        楚牧峰微微点头说道“只要你说的这个消息是有价值的,那么我可以为你开脱开脱,让你能留条命。”

        “在这段时间你最好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什么事可以说的,你说的越多,越有价值,你的罪越轻。”

        “一定一定。”刘海平忙不迭地应道。

        “现在把你知道的金石成的所有情况,全都写下来,事无巨细。”

        “是是!”

        刘海平接过楚牧峰递过来的纸笔就开始写起来,他是丝毫不敢有所隐瞒,死道友不死贫道就成!

        等到从审讯室出来,楚牧峰将那些资料扫了一遍后就交给了西门竹。

        “这个家伙你去盯着,不要打草惊蛇,我有个预感,这个金石成很有可能是一条大鱼,没准还会和咱们调查的夏组有所关联。”

        “是,科长!”西门竹兴奋地领命。

        回到办公室,楚牧峰眺望窗外,神色肃然,心情有些沉重。

        尽管说现在发现了不少间谍,但那个神秘的螳螂还一直都没有踪迹,还悄无声息地躲藏在暗中。

        这家伙一天没有确凿消息,楚牧峰就一天不会感到轻松。

        “大战将起,暗流涌动,任重道远啊!”

        ……

        金陵警备厅,厅长办公室。

        中午下班时。

        敲了敲门,楚牧峰拎着一个皮箱走了进来,面对着汪世桢满脸笑容地说道。

        “厅长,我最近刚刚淘到几样小玩意,听说您挺懂行的,要不劳烦您帮着给我掌掌眼。”

        掌眼?

        呵呵,这小子还挺有心呢,还知道点人情世故嘛。

        “是吗?什么玩意?拿来看看。”汪世桢顺着话音问道。

        “那,就这几件。”

        说着楚牧峰就打开皮箱,里面放着的是三件古董,一件白瓷瓶子,一幅山水画轴,一块鸡血石印章。

        “厅长,您给看看。”

        “嗯!”

        汪世桢点点头,不紧不慢拿起来白瓷瓶子欣赏起来,看着看着,眼里浮现出浓浓喜色来。

        他是喜欢古董,而且不分种类,只要是古董他都会收藏。

        “我其实最想做的是当个博物馆馆长。”

        汪世桢甚至在公开场合这样说过。

        当然,他不仅仅是喜欢古董的文化价值,还有其潜藏的巨大经济价值。

        所以楚牧峰自然而然是知道该送什么东西过来,这三样古董他知道汪世桢也会心知肚明,就是冈田商会贩卖走的那批里面的精品之三。

        你楚牧峰查获那么多古董,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吗?不可能的,汪世桢一直以来就在等待着。

        毕竟不管如何说,他汪世桢也是堂堂警备厅厅长,背后也是有靠山的,他会太忌惮楚牧峰吗?

        就算是有所畏惧,那也是畏惧的叶老余威,和楚牧峰没多大关系,以他厅长的身份想要为难下楚牧峰,给他穿点小鞋的话,可谓是轻而易举。

        楚牧峰自然是要将这种情况也扼杀,来跑跑关系,投其所好也是必须的。

        “嗯,这件白瓷瓶子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宋朝的邢州白瓷,是地地道道的官窑出品。”

        “像这种品相完好的,现在市面上可真难得一见。我曾经在朋友家中见到过一件这样的瓷瓶,但那件不管从造型还是从品相都不如你的这件。”

        汪世桢小心翼翼放下瓶子,摇头晃脑地说道。。

        “厅长,看来您真是懂行的高人,我就是当个花瓶买来的,不值什么钱,放我那里纯粹就是暴殄天物,既然您喜欢,那就留着好了。”楚牧峰笑着说道。

        “这不太好吧!”汪世桢稍稍矜持了一下。

        “嗨,哪有什么不好的!”

        楚牧峰言语恳切地说道“这东西就得懂行的人来欣赏才有价值,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叫做宝剑赠英雄,这古董自然也要赠藏家才对。”

        “您看放在我那里就是一个花瓶,放在您这里才是最好的归宿。厅长,啥也别说了,您就收下吧,要不然摆我那,什么时候不小心摔碎就可惜了!”

        “你呀你呀,行,那我就收下了!”

        汪世桢笑笑,跟着又慢慢打开画轴。

        一副气势磅礴,浓墨得当的山水画就呈现在眼前。

        宣纸上一座高山拔地而起,一条瀑布飞流直下,旁边是层林尽染的枫叶树。

        看着这幅画,让人仿佛有种心胸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好像突然置身在大好河川之中。

        “这大气画风,利落用笔,这幅画难道是张老的作品?”汪世桢仔细看过之后略带惊讶道。

        张老是当今画坛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一位画家,被誉为国画宗师。虽然他的画不是古董,但在如今也是一画难求。

        “我也不清楚,厅长,要是能入你的法眼,请千万收下,我都不知道怎么收藏,放久了估计都要发霉喽!”楚牧峰笑着说道。

        汪世桢知道楚牧峰这样说纯粹就是找个由头罢了,而并非说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

        真要是一无所知,又怎么可能拿过来这样的珍品呢?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最后那块鸡血石印章,汪世桢自然也是爱不释手地收下。

        这让楚牧峰也是满脸欣然。

        要知道送礼也是一门学问,不是说你送礼,人家就一定会收下。

        能收你的礼物,说明对方对你印象不错,也说明你在对方的心中是有分量和价值的。

        要不然换做一个普通警员来给汪世桢送礼,他见都不会见,还会收下吗?

        “牧峰啊,你到咱们警备厅的时间时间也不短了吧?”汪世桢笑道。

        “厅长,有一个多月了。”楚牧峰应声回道。

        “嗯,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怎么样,你这边遇到什么困难没有?有的话就直说,我来给你做主!”汪世桢笑容亲切地说道。

        “谢谢厅长关心!”

        楚牧峰淡然一笑,很恭敬回答,“处里的工作氛围很好,下面弟兄们也很配合,我相信在厅长的带领下,咱们警备厅一定会蓬勃发展,不断壮大。”

        “至于说到困难的话,暂时没有,要是有的话,我一定会来找厅长您诉苦的,还望厅长到时候多多关照啊。”

        “好好!”汪世桢爽朗的大笑起来。

        两人又随意闲聊几句后,汪世桢话锋一转说道“对了差点忘了件事,你负责的一科和六科是应该裁撤掉不少人,现在编制不全对吧?”

        “是!”楚牧峰点头应道。

        这两个科室如今可谓是被他牢牢抓在手里面,但那是有个前提,就是将很多人给裁撤掉,如今这两个科室人员缺口的确不小。

        只是汪世桢这时候提出来这事,是个什么意思?

        “那可不行!毕竟你们刑侦处是要办案的,人手不够那哪能成!这样吧,中央警官学校有一批刚刚毕业的新生,他们有不少要分配到咱们警备厅。”

        “这些人原来我是有别的安排,既然你的科室缺人,那就先尽你们吧!”

        汪世桢笑吟吟地说道“你这两天就带着手续去一趟中央警官学校,你亲自去挑选那些毕业生。”

        “合适的你就领走,不合适的就下放到分局中去。反正你也在中央警官学校进修过,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交给你办这事我放心。”

        “那可太好了,谢谢厅长!”

        楚牧峰顿时满脸喜色,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之喜。

        原本只是想要和汪世桢保持良好的关系,可现在看来这回报来得还挺快。

        “厅长,那我就不打扰你下班了!”看到对方端起茶杯,楚牧峰识趣地起身说道。

        “好!”

        当楚牧峰走后,这里剩下汪世桢一个人的时候,他便将门赶紧关好,迫不及待地再次打开皮箱,一把拿起那块鸡血石印章。

        他双眼闪烁着迷离之色,喃喃自语“宝贝,真是个好宝贝啊。”

        ……

        楚牧峰这边刚刚回到办公室,梁栋品就跟着找上门来,嬉皮笑脸地说道“你刚才找老汪做什么去了?是去行贿的吧?”

        “行贿?”

        楚牧峰翻了个白眼,一边翻阅着桌上的文件,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这叫做正常的孝敬,什么行贿不行贿的,你小子会不会说话!”

        “还有,给梁厅长的那份我也准备好了,你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准备去他家门亲自拜访下,行吗?”

        “这两天够呛,过两天吧,我来安排,找个时间约你去家里坐坐!”梁栋才想了想说道。

        楚牧峰能有这个态度,他自然是很高兴。

        给汪世桢的孝敬是在警备厅,给梁栋品的却要在家里,这关系谁远谁近还不是一目了然吗?相信老哥那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那这事你放在心上。”

        “必须的。”

        “你这会找我有事?”

        “嗯,晚上有安排吗?”

        “没有,怎么,你有事?”楚牧峰随意说道。

        “的确是有个事儿,是这样的,锦绣公司那边的事我已经准备好了,合伙人也已经定下来,你看要是方便的话,晚上一块聚聚,认识认识,怎么样?”

        “你以后毕竟是要在金陵这片待着,多认识几个朋友没坏处,朋友多了路好走嘛。”梁栋才的话说得很直白。

        楚牧峰也清楚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是啊,像是这样的人脉关系,楚牧峰会嫌弃吗?

        当然不会,毕竟能够入得了梁栋才眼的人,自然都是身世不俗。

        “行啊,那就晚上一起吃顿饭。”楚牧峰点头应道。

        “好嘞,那我来安排!”

        “我先回家换身衣服,你晚上去我家接我。”

        “没问题!”

        ……

        黄昏时分。

        桥本归郎从藏身处离开后,小心翼翼地留意周围情况,觉得没什么异常,挺安全的后,便匆匆来到了一家小客栈,见到了住在这里的初一。

        “主人交代你要尽快将楚牧峰杀死,越快越好!”桥本归郎肃声说道。

        “我要的武器呢?”初一平静地问道。

        “已经准备好,你明天中午去老地方拿。”

        “好!”

        初一点点头,嘴角浮现出一抹狠辣笑容,“只要我要的武器到手,别说是一个楚牧峰,就算是再多的人,都别想活。”

        “哟西,那就等你的好消息!”

        ……

        夜幕降临,漫天星斗

        黑天鹅酒庄。

        座落在金陵城西郊的这座黑天鹅酒庄,是帝都内的一座知名销金窟。

        只要有钱,在这里能大赌豪博,也能享受人间美味,还能纵情各种声色犬马的游戏。

        没谁知道这座酒庄的后台老板是谁,但却清楚,能在帝都之内开着这种买卖而没人来找茬,肯定都是大有来头。

        今晚,黑天鹅酒庄灯火辉煌,人头涌动。

        赌场内的一座贵宾l包厢中。

        在这里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年轻的女子坐在中间,左侧的男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穿着一身蓝色条纹状的西服,面容清秀,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文质彬彬。

        他叫蔡然。

        “说真的,我今晚之前是听说过楚牧峰的名字,但也仅仅局限在听说,压根就没有见过,没想到今晚竟然要见到这个大名鼎鼎的神探。”

        “嘿嘿,你们说他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竟然能将老梁那种人都给降得服服帖帖呢?”

        蔡然说着从烟盒中拿出一根香烟来,刚想要抽,忽然想到旁边还坐着一个美女,就讪讪地要塞回去。

        “想抽就抽呗,又不是没当我的面抽过,装什么装!”女子无所谓地说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抽一根喽!”

        蔡然跟着点上,美滋滋抽着的同时,斜眼瞥视过去,“我说老郭,你不来一根吗?还是想要就这么憋着?”

        老郭是坐在女人右侧的男人,他其实并不老,肤色黝黑,双眸宛如猎豹般灼灼生辉,棱角分明的五官给人种刀刻斧凿的感觉。

        他叫郭枪。

        “我不抽!”郭枪摇头说道。

        “真没劲,每次遇到小白都这样拘谨,受不了你了!要知道咱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老这样板着个脸有意思吗?”蔡然摇摇头说道。

        “闭嘴!”

        这次是郭枪和女人一起喊叫出声来。

        蔡然缩了下脖子嘿嘿一笑。

        小白说的就是坐在正中间的这位女子。

        岁数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左右,正处于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

        这个阶段的女人,虽然说谈不上见识多广泛,却也不会像青涩女孩那样一样懵懂无知。

        实际上从来没谁敢说她的见识浅薄。

        穿着条紫色长裙的她,将曼妙婀娜的身材展现无疑,略微低胸的领口设计,露出一道若隐若现的狭长深沟,仿佛能将男人的视线给吞噬。

        她有着一张白皙娇嫩的脸庞,五官精致中透露出几分端庄大气,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披散在脑后,释放出万千风情。

        没有小家碧玉的温婉,只有权贵豪门的英姿

        她就是苏白。

        金陵城作为帝都自然是有着无数个圈子,每个圈子的交集是那样自然而然,眼前的这几位就是一个圈子。

        他们彼此的家世相当,而且性格相投,所以说才能坐到一起,彼此随意开开玩笑,而不用担心谁会脸红急眼。

        苏白是女神。

        韩嫣是御姐。

        这两个人都是梁栋才的朋友,都是他圈子里面最重要的人物,只是今天韩嫣却没有来,她对这样的事从来都不感兴趣。

        “楚牧峰的背景资料相信你们都已经清楚知道,我想说的只有一点,这个人很不简单。”苏白目光扫视过两人后,朗声说道。

        “一个普通人不可能让老梁臣服!”

        “一个普通人也没有可能说被叶老相中收为关门弟子!”

        “一个普通人更加不可能说接二连三的创造抓捕间谍的奇迹!”

        “所以说才会有咱们今天这个见面,咱们一会儿见到楚牧峰的时候,都要收敛着点自己的脾气。”

        “毕竟今后大家是要一起合作,如果闹僵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何况咱们是要从人家手里分钱,总不能说对老板一个笑脸都不给吧?”

        “嗨嗨嗨,瞧你说的,好像咱哥几个一点事都不懂那,放心吧,这事咱们心里有数。”蔡然挥挥手,懒洋洋地说道。

        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

        五分钟后。

        包厢房门从外面推开,楚牧峰和梁栋才联袂而至,看到他们进来后,这三个人也都齐唰唰地站起身来迎接。

        然后就是互相对视。

        苏白三个在打量着楚牧峰,楚牧峰也在默默观察着这三位。

        在过来的路上,梁栋才已经简单的介绍过他们三位的背景。

        即便是暂时抛开他们的家族不说,光是他们现在的身份地位就很敏感,不是说谁都能够请动他们出来吃饭的。

        “行了,大家都坐下吧,我来给你们正式介绍下!”

        梁栋才微笑着扮演起来主导者的角色,指着蔡然说道“这是姓蔡名然,目前任职于陆军大学,别看吊儿郎当的没有正形,但的的确确是一名不错的讲师。”

        “你好,蔡然,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蔡然站起身伸出右手,笑着说道。

        “楚牧峰!”楚牧峰不卑不亢的握手,心里却是早就掀起了波澜。

        陆军大学啊,那可是培养高级军官和参谋的军校。

        眼前这个蔡然瞧着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竟然能在那里担任讲师,看来除却家庭背景原因外,绝对也是有水平的。

        “这位是郭枪,现为国民政府警卫团的上尉队长!”

        “你好,郭枪。”

        “楚牧峰!”

        郭枪和楚牧峰握手,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几分铁血峥嵘。

        “现在,让我隆重的介绍这位,集美貌与智慧与一体的苏白,苏小姐!”梁栋才说罢,还鼓起掌来。

        苏白剐梁栋才一眼后,同样伸出宛如羊脂白玉般的右手,笑颜如花地说道“你好,苏白!”

        “楚牧峰!”楚牧峰轻轻握了下手后就松开,保持着最绅士的礼节。

        “早就听梁子说起过你,今天总算见到本尊,楚处长真是年少有为啊!”苏白颇为赞叹道。

        “苏小姐实在是过奖了。”楚牧峰是宠辱不惊。

        “我说梁子,你怎么不介绍我的职务呢?难道说我干的活儿见不得人吗?”苏白扭头说道。

        “怎么可能!”

        梁栋才赶紧跟着说道“谁敢说你的工作见不得人,我就让人见不着他!”

        “那,老楚,再给你隆重的介绍下,咱们的苏大美女可是训练总监部的,目前职位是总务厅的正科长!”

        嚯,居然是训练总监部的!

        楚牧峰是研究过训练总监部的,自然知道这个部门是国民政府直属的机构,职能是掌管全国军队及其所辖学校的教育,以及国民的军事教育等。

        部内设置参事及一厅五监、二处。

        参事掌参议诸事;总务厅分设文书、教务、管理三科;步兵、骑兵、炮兵、工兵、辎重兵五监分掌各兵种的训练业务;国民军事教育处掌国民军事教育事宜。

        训练总监部的直辖机构就有陆军军官学校及各兵科专门学校。

        苏白竟然是这个部门的正科级,能量是可想而知。

        好嘛,梁栋才介绍的这三位的确都是有背景有家世的,就连沉默不语的郭枪都是国民政府警卫团的一员将领。

        那可是正儿八经的领袖御林军,这日后要是外放的话,少说都得平地提拔一级,直接掌管一个团是没得跑。

        “苏小姐可谓是女中豪杰,厉害厉害。”楚牧峰竖起大拇指感慨道。

        “楚处长谦虚了,我再厉害难道说还能有你厉害吗?”

        苏白那仿佛会说话的双眸瞄了瞄楚牧峰,笑盈盈的说道“你可是北平警备厅升职最快的警员,在短短半年时间,就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警员,荣升至刑侦处副处长的职位。”

        “随后被推荐到中央警官学校进行深造,以进修班第一的成绩毕业,随后便被调到金陵警备厅,担任同等职位。”

        “这些只是你骄人成绩的一面,你真正厉害的则是抓捕间谍。”

        “我就真的很奇怪,那些岛国间谍怎么就像是犯了傻般往你手中钻,他们难道说就不知道有所顾忌,避你锋芒,非要这么成全你的威名吗?”

        “呵呵,运气使然罢了。”

        楚牧峰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

        至于说到自己的履历会被苏白知道,他丝毫都不奇怪。

        自己做的事,只要有能力的有心人去调查下,知道都不算是难事的。

        “运气?”

        蔡然扬起眉角,朗声说道“这个世界上运气也是能力的一种,你说你有运气,别人怎么就没有那?”

        “所以我们不看运气只看最后的结果,最后的结果就是你的确抓获不少岛国间谍,楚老弟,就冲你这份能力,我蔡然服你!”

        “行了,我说你们就别在这里互相吹捧了,菜都上了,咱们边吃边说。”梁栋才笑着打断这种谈话。

        “好!倒酒倒酒,我敬楚老弟几杯!”

        酒桌文化是华夏的一种优秀文化形式,很多不好说的话,喝酒之后就能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不好谈的事在饭桌上几杯下肚就能谈成。

        现在他们坐在一起,彼此的年龄相仿,再在梁栋才的引荐中,很快就变得熟悉起来。

        “锦绣公司的事,梁子已经和我们说了。说真的,之前我们是没有多少想法,无非就是给锦绣公司保驾护航而已,这种事情我们以前又不是没有做过。”

        “但现在看到楚哥你是这样痛快的人,我们直接吃干股反而有些不自然,你看看这个干股值多少钱,我们掏!”蔡然端着酒杯,干掉杯中酒后忽然说道。

        这话落地的同时,苏白和郭枪也纷纷看过来,连连点头。

        这是他们的心声。

        要是没有今晚这场饭局的话,他们是无所谓的,无非就是挂名而已。

        他们和楚牧峰又不认识,何必要拿出钱来,人傻钱多啊?

        但现在梁栋才的目的已经很明确,就是希望大家能够真正当朋友,这就要另说了。

        真朋友交的是心,不是钱!

        这种事他们历来都不喜欢藏着掖着,该怎样就是怎样,否则哪能心安理得地交朋友呢?

        “嗨,你们要是这么说的话就没意思了。”

        楚牧峰放下手中酒杯,摆摆手道“我之前说的很清楚明白,我相信老梁也给你们说的很透彻。”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你们要是说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以后也可以为锦绣公司添砖添瓦嘛,毕竟锦绣发展的越好,你们就能得到更多的分红。”

        “我也清楚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件事不会影响咱们之间的感情,我相信老梁,既然你们是他的好友,那么也就是我楚某人的朋友。”

        “朋友之间不必分的那么清楚的,这些干股就当是我的一点小小礼物吧!”

        “那你的这份礼物真够重的。”

        苏白扬起葱玉般的手臂指了指对方道“楚哥,你这样做我们会感觉别扭的!”

        “别扭啥,这样挺好!”楚牧峰不以为然地说道。   网址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