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80、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380、当断则断,不断则乱

        范斯文出狱了?

        怎么可能,范斯文是被自己扣留关押起来的,没有自己批条子,谁敢随随便便释放出来他?

        而且这事既然牵扯到关系重大的间谍案,谁敢随随便便去碰?。

        楚牧峰扫向旁边的梁栋才。

        梁栋才冲着微微摇摇头,示意继续聆听。

        “范斯文,一个被关押着的嫌疑犯,竟然被人李代桃僵。就在昨晚,一个犯人顶着范斯文的名字被毙了,而真正的范斯文却顶着那人的名字出来了!”

        说道这儿,曲慈忍不住站了起来,拍着桌子吼道:“这简直是咱们刑侦处的耻辱!”

        “什么?还有这种事?”

        楚牧峰在听到之后,忍不住问道:“处长,这是怎么回事?范斯文不是应该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吗?怎么会被李代桃僵救出来?”

        “是谁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做这种事?简直太无法无天了!”

        其实这种事,在当下的这个环境,不是没有,但都是很低调很隐蔽的做,说不得,说出来就是耻辱了!

        “这事目前还在调查中,但范斯文实名举报的是郑宝坤,说这事就是郑宝坤做的!”曲慈脸色阴沉地说道。

        “郑宝坤?范斯文?”

        楚牧峰越听越迷糊,不解地问道:“处长,这事是不是有些奇怪啊。”

        “要是说范斯文真被郑宝坤这样李代桃僵的救出来,他不是应该感激的吗?为什么会转身就将郑宝坤给举报呢?他这样做为什么?”

        “为什么?”

        曲慈冷笑说道:“你以为郑宝坤营救范斯文是因为什么?用范斯文的话说,郑宝坤哪里是把他营救出来,而是想要毁掉他!”

        “郑宝坤竟然意图通过控制住他,来影响范副厅长,从而给你找麻烦。”

        “找我麻烦?”

        听到这里楚牧峰眼皮微动,眼底涌现出一抹冷光。

        他是很意外这事,但要是郑宝坤是想要借着这事给自己找麻烦,那就要另说。

        “难道是因为六科侯俊宁的事?”楚牧峰心思微动。

        “不单单是这个原因!”

        梁栋才手指敲击着桌面,不轻不重地说道:“侯俊宁被你惩罚只是一个诱因,还有的应该是郑宝坤分管的第一第二科室,这段时间一直都陷入麻烦中。”

        “这些麻烦,据说是范副厅长做的。我想郑宝坤估计也是一时热血上头,竟然做出了这种李代桃僵,想要反制范副厅长的事来。”

        “在他心中,认为你应该就是导致这一切被动局面的罪魁祸吧。”

        “就因为这个理由?”楚牧峰很是无语。

        “牧峰处长,这个理由其实应该已经很足够了,足够让某些人丧心病狂的做出无所顾忌的事来!”杨高武眉头微挑着说道。

        “说的极是,郑宝坤就是容不得你压着他!”

        “这事或许别有内情,不是说正在调查中吗?你们这样就妄下结论,似乎有些不太合适吧?”

        “妄下结论?你竟然还为郑宝坤说话?”

        “我不是替他说话,只是就事论事,我不想要咱们刑侦处出现冤假错案而已。”

        就在几个副处长都开始纷纷表达意见的时候,楚牧峰的大脑早就高转动起来,分析和梳理着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事情是郑宝坤做的,已经是铁板钉钉了。

        要是说没有确凿证据,你觉得范建制会带着范斯文来警备厅实名举报吗?不可能。

        范建制不是那种鲁莽冲动的人,能够坐到副厅长的位置,他岂是一个简单之辈?岂会留人话柄。

        那问题的关键就是范斯文为什么会站在自己这边,而不是帮他的郑宝坤呢?

        真的只是因为不想要被郑宝坤控制吗?

        不会这么简单。

        难道是相信我能将郑宝坤打垮?所以说将所有宝都押在我身上来。

        毕竟说到底,我和范斯文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无非就是因为何秀才的事情闹出点小矛盾,最后还是我占了上风,狠狠折辱了范斯文的颜面。

        范建制会这样做也不是不可能。

        “砰!”

        就在这种争吵中,曲慈猛地拍案而起,指着刚才那位帮郑宝坤说话的副处长厉声喝道。

        “你真的是想要咱们刑侦处没有冤假错案吗?你这就是为郑宝坤说话!陈刚,不要以为我不清楚你平日里和郑宝坤走得近的,所以想着维护他!”

        “但这次你最好死了这条心,可别成为被殃及的那条池鱼!”

        “你说公平公正?好,我就给你。整个李代桃僵的计划,每个环节上的人都已经被厅里面控制住。”

        “监狱做这事的副监狱长,那个被枪毙死囚的狱友,二科的科长王新祥,他们一个都没跑,你说这事能是冤枉的吗?”

        “对了,还有件事可以告诉你,就在我进来之前,王新祥也已经全都招供了,说李代桃僵计划就是郑宝坤指使他做的,为的就是能够将牧峰处长击败,把他踢出刑侦处。”

        “有这些人证物证,还够不够公平公正?”

        陈刚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诚惶诚恐地赶紧表态道:“处长,我是真的不清楚这事还有这个内情。”

        “既然这样,那郑宝坤身为警备厅的副处长,知法犯法,视人命如草芥,理当被严惩。”

        这变脸的功夫一绝。

        你刚才不是挺正义凛然的为郑宝坤说话吗?现在怎么变的比谁都快?

        你这种墙头草是最容易让人鄙视瞧不起的,早知道会这样,你还不如从刚才起就保持沉默呢。

        原来如此。

        就说范建制做事够周全的,滴水不漏,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他既然说想要将郑宝坤一脚踩死,就肯定不会留余地。

        要是说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自己当初的告诫起作用了,范建制也知道范斯文会被锒铛入狱,就是当了郑宝坤的枪。

        敢拿范家当枪使,郑宝坤就要做好被一枪反杀的准备。

        “处长,那厅里面是什么意思?”楚牧峰肃声问道。

        “整顿处里内部纪律,彻查第一第二科室。”

        曲慈语气凛然,整个人像是一柄锋芒毕露的长枪,迫不及待的想要嗜血。

        “郑宝坤是不可能再继续担任副处长的职位,十有八九是要入狱了,像他这样的人,常年执掌第一第二科室,可想而知这两个科室的纪律性会堕落成什么样。”

        “上有所好下必兴焉。”

        “王新祥和黄冰堂都必须严加审问!这样,牧峰处长,栋才处长,你们两个就辛苦下,牧峰处长负责分管和整顿一科!栋才处长负责分管和整顿二可!有没有问题?”

        “没有!”

        楚牧峰和梁栋才起身站立恭声领命。

        真不要小瞧范建制的能量。

        范建制虽然不能和楚牧峰抗衡,但不意味着他收拾郑宝坤就很费劲。

        何况他手中还掌握着很多证据,完全是能将郑宝坤玩死的。

        所以当范斯文实名举报的第一时间,郑宝坤就被内部纪律调查。

        半小时后,郑宝坤被免去所有职务,依法查办。

        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二科科长王新祥,一科科长黄冰堂暂时接受内部纪律调查。

        楚牧峰的办公室中。

        “你看出来没有?这是曲慈在跟咱们示好呢。”梁栋才翘着二郎腿,丝毫没有说想要现在就调整二科的想法,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说的不错!”

        楚牧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紧不慢道:“曲慈将一科和二科拿出来,为的就是希望咱们将这两个科室尽快维持住。”

        “他想要的是一种和平的局面,而不想要动荡。实际上他会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的,他应该是从郑宝坤的被拿下中感受到一种危机,所以才会这样便宜咱们。”

        “是啊,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将两个科室的分管权拿出来,无非就是害怕了。”

        “他怕咱们两个今天能将郑宝坤搞下,明天也会搞他。其实他想多了,郑宝坤会落到今日之下场,和咱们有关系吗?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梁栋才无奈的说道。

        “得,不管那么多,这到嘴的肉难道还能吐出来不成?”楚牧峰笑道。

        “当然不能。”

        梁栋才理直气壮的放下二郎腿,跟着问道:“对了,那个范斯文你准备怎么办?是让他继续蹲大牢,那还是说就此掀过这篇?”

        “呵呵,人家都给出这么大的投名状,我要是说继续揪着不放,倒显得是没有气度。”

        “这事就算了吧!下不为例!”楚牧峰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错,大善!”梁栋才拍掌说道。

        这事楚牧峰必须这样做,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梁栋才最怕的就是楚牧峰一根筋的坚持到底,非要说将范斯文继续关押起来,那样可就是和范建制不死不休,死磕到底了。

        真的如此,没有退路的范家也会像是对付郑宝坤这样对付楚牧峰。

        这样闹得两败俱伤,不值当。

        半个小时后。还是在这间办公室,楚牧峰见到了范建制父子。

        再看到范斯文的时候,楚牧峰现以前那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已经全然不见踪影,其脸上少了几分狂妄,多了一丝沉稳。

        刚见面打了个招呼,范建制便直奔主题,一脚狠狠踢向范斯文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楚处长赔礼道歉!”

        “楚处长,对不起,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范斯文恭恭敬敬地弯腰说道。

        “那都是小事,以后不要再犯就是,毕竟不是谁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范副厅长,您带走他吧!”楚牧峰挥挥手,平淡地说道。

        “出去等着!”

        范建制将范斯文呵斥出去后,再看向楚牧峰时,神情已经变得很坦然和随和,眼中露出颇为欣赏和赞叹的神情。

        “楚处长,果真是年少出英雄啊。”

        “范副厅长,你言重了,有话就直说吧,我想咱们之间还没有好到那种可以交心的地步。”

        “你也应该怨恨我才对,毕竟要不是我的话,范斯文也不会被关押到现在,更加不会被郑宝坤利用,差点成为他手中的杀人刀。”

        “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选择我而不是他呢?”楚牧峰站在窗户前面,沐浴在阳光中,微眯着双眼问道。

        “选择郑宝坤?”

        范建制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神情,自嘲般地摇摇头,一双老来成精的双眼中射出些许精光道。

        “楚处长,我好歹也是当过警备厅的副厅长,你觉得我会对郑宝坤的底细一点都不清楚吗?我是有所了解,也知道他背后的靠山是谁。”

        “可笑的是郑宝坤好像并不知道你的靠山是谁,所以说他才想要针对你布局,但我却是知道的,你背后站着的可是叶老。”

        “你说这种情况下,我不选择你选择谁?选择郑宝坤继续和你为敌吗?我还没老糊涂,我知道在你眼中,他郑宝坤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说道这里,范建制咬了咬牙:“当然,我之所以会实名举报他,也是因为郑宝坤竟然敢背着我设计范斯文,想要拿他当做枪使,这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不能说再失去第二个。”

        这番话说得够直白,够坦然。

        “范副厅长是个爽快人啊!”楚牧峰斜靠着窗户说道。

        “和聪明人说话不需要遮遮掩掩。”

        范建制指了指门外,叹了口气说道:“从今往后我会管教好范斯文的,他不能再像是以前那样混日子,这以后的范家是要交到他手里,再像以前那样,范家就会没了。”

        “希望你他能明白你的一番苦心吧。”楚牧峰沉声说道。

        “楚处长,告辞了!”

        范建制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慢走,不送!”

        范建制带着范斯文就这样离开了警备厅。

        等到他们坐上车后,范斯文才敢小声问道:“父亲,咱们真的需要这样低声下气求楚牧峰吗?”

        “不这样还能怎样?”

        范建制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小文,你哥哥已经因为间谍罪被抓起来,等待他的只能是一颗子弹。”

        “他死了,你就得将范家的大旗扛起来。父亲年纪大了,有心无力,能保住这个家已经不错了,范家将来得要靠你,你不能再糊涂了啊!”

        “父亲所言极是。”范斯文恭敬道。

        “以后不要再和楚牧峰对着来,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知道吗?”范建制眼含深意地看过来。

        “我知道了!”

        “开车,回家吧。”

        ……

        范斯文的问题就这样告一段落。

        楚牧峰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两件事,第一整顿刑侦处的一科。

        这事儿相对来比较简单,毕竟如今的第一科室早就人心涣散,没谁再敢像是以前那样敢叫板。

        第二自然就是瞄准冈田商会。

        重点是围绕冈田太郎做文章。

        特殊情报科成立后的第一份答卷很漂亮,桥本家族的高达商会全军覆没,但这只能算是开门红,能不能将这种成绩维持并且扩大战果才是最重要的。

        螳螂就是个大好机会。

        冈田太郎,你到底是不是处座所说的那只螳螂呢?

        楚牧峰心底琢磨着。

        这时,门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

        华容走进来后,沉声说道:“处长,紫棠公司的姚江川想要见您,您看?”

        “姚江川要见我?”

        楚牧峰微微愣神,随即释然。

        是啊,姚江川是应该想要见到自己的,毕竟以姚江川的人脉和信息网络,能知道安荣桥的倒台和自己有关系。

        即便不清楚关系有多深,可只要知道秦政是自己的师兄就成,他想出去,只能靠楚牧峰。

        紫棠公司和冈田商会是正在合作的,或许从姚江川这里,能听到一点有价值的情报?

        “走,见见他。”

        “是!”

        警备厅拘留所。

        因为姚江川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说他是暂时性被安顿在拘留所。

        至于说到审问之类的话,还没有说有谁提起。

        毕竟谁都清楚,紫棠公司会倒霉是因为安荣桥的倒台,那么他的审讯就不可能是谁都有资格来做。

        这个资格只有秦政才能给。

        “听说你要见我?”

        坐在见面室中,楚牧峰看着戴着手铐,神色有些黯然的姚江川,淡然问道。

        “能和你私下谈谈吗?”姚江川抬起头,扫视了一眼旁边的警员。

        “华容!”

        “是!”

        华容立刻就将所有人清理出去,见面室中只剩下两人,直到这时候姚江川才露出一抹惨淡笑容来,看着楚牧峰缓缓说道:“楚处长,你真是值得我尊敬。”

        “尊敬?”楚牧峰挑了挑眉头,不置可否。

        “是的,就是尊敬。我虽然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想必安荣桥的倒台应该是和陈子明有关系。”

        “我当初就曾经给安荣桥说起过,让他提防着点陈子明,像是这种人最是养不熟,但他不听,说什么陈子明是跟随他多年的人,忠诚度毋容置疑。”

        “现在倒好,安荣桥倒在了陈子明的背叛中。”

        “当然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想说的是,梁处长,咱们应该是没有任何仇怨的,即便以前小儿姚秉和你有多争执,可他也已经死掉,咱们算是恩怨两清的。”

        “那么你能不能帮帮我,让我从这里出去,只要你能让我免于牢狱之灾,我愿意付出代价。”

        姚江川这种人就是枭雄,知道该认怂就认怂,当舍则舍的道理,所以他都没有半点迟疑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开出条件,表明自己的态度。

        “代价?”

        楚牧峰手指在膝盖上拍了拍:“你能拿出什么代价呢?”

        “紫棠公司!”

        姚江川毫不犹豫地说道:“只要我能活着离开,那么我愿意将紫棠公司双手奉上,并且将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财全都孝敬给您。”

        嚯,这是只要保命了。

        楚牧峰微微惊讶,在他看来姚江川或许会开出一个不错的价码,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手笔。

        要知道紫棠公司这些年的展运营,早就成为一个成熟的体系,拿下这个公司,意味着楚牧峰将会多出一个聚宝盆来。

        这还不算姚江川所说的家财。

        你说楚牧峰能不心动吗?他当然会心动。

        毕竟就姚江川的身份摆在那里,这份代价是惊人的。

        再说楚牧峰想要在金陵城立足脚跟的话,手里没钱是万万不行。

        警备厅这边需要打通关系,力行社那边需要时不时的孝敬,这都得是真金白银的拿出来,总不能只是张张嘴就想要办成这事吧?

        但自己和姚江川有缓和的余地吗?

        姚江川你现在是不清楚姚秉是被我杀死,所以才会这样说吧?

        甚至我想得再多点,你猜测姚秉的死和我有关,但为了自己能活命,不惜将自己的仇恨压下去。

        要是如此的话,你的心思该有多沉,你这个人该有多危险。

        这事需要多斟酌斟酌。

        “你怎么就敢确定我能救出来你?”楚牧峰笑了笑道。

        “因为秦政是你的四师兄!”

        姚江川戴着手铐的双手,放在桌面上说道:“安荣桥倒了,秦政这次肯定能上位,你说这事你不能做成谁能做成?”

        “楚处长,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和安荣桥只是合作的关系,我能和他合作也能和你合作,更能和秦高官合作。”

        “留着我这么一个能合作的对象为你们赚钱,总比杀了要强得多吧?”

        “嗯,这事我会考虑下的。”

        楚牧峰没有立刻就给出答案来,而是话锋一转问道:“你和冈田太郎也是合作关系吧?”

        “对,我能和冈田太郎合作还是安荣桥介绍的。我们两家现在已经展开合作,要不是说因为这事的话,现在已经风生水起。”姚江川点点头道。

        “那你觉得冈田太郎这个人怎么样?你知道他多少情况?你对冈田商会又有多少了解?”楚牧峰不轻不重地问道。

        冈田商会的冈田太郎?

        楚牧峰竟然会对他这么有兴趣?

        莫非这个家伙有蹊跷?

        想到楚牧峰那个间谍杀手的绰号,姚江川心里就冒出一种奇怪的念头来,难不成楚牧峰以为冈田太郎是岛国间谍?

        “楚处长,我和他只是局限商业合作,至于说其他的,我不清楚。”姚江川实话实说道。

        “就这些?”楚牧峰脸色一沉。

        姚江川心弦一紧,连忙说道:“我去冈田商会做客过,现这个商会里面有很多考古组。”

        “每个考古组都是挂着岛国大学的招牌做事,他们打着是促进两国文化交流的幌子,实际上做的就是倒斗贩卖咱们国家文物的勾当。”

        “继续说!”

        这就对了,你姚江川又不是什么好鸟,我就不信你既然和冈田商会合作,能一点工作都不做。

        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才能加深对冈田商会的了解。

        “冈田商会明面是做物流运输生意的,但背地里做的却是违法犯罪的勾当。据我所知,被他们搞到手的文物有很多,目前都存放在一个秘密地方。”

        “冈田太郎这家伙比较独,我和他的合作,要不是说有着安荣桥牵线搭桥,根本就没有可能做成,我能在谈判的时候感受到他的强势……”

        “你要是说想知道冈田太郎更多情报的话,我觉得可以去找安荣桥谈谈。安荣桥和冈田太郎是很熟悉的关系,因为安荣桥以前去岛国留过学,两人是同学和朋友。”

        “凭着我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那个冈田太郎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姚江川才将知道情况都说完,然后口干舌燥地看过来,眼底涌动着一种期待的光芒:“楚处长,你能帮帮我吗?”

        “等消息吧!”

        楚牧峰起身就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脚步,冷漠的说道:“你最好让姚阁他们都安生点,要是在此期间,姚阁做出什么过分举动,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这个交易就此作废。”

        “你一定会死,紫棠公司也一定会倒闭。”

        “是是是,我会告诫他的。”

        说罢,楚牧峰头也不回的离开。

        等楚牧峰走后,姚江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像是一条被冲到岸上的鱼,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吸。

        “楚牧峰,只要你没有当场拒绝就是有希望,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我的建议。我只是想要活着,不想死啊!”

        ……

        当楚牧峰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要下班了。

        他这一天没有做别的事,就是见证了两个人的乞命,而且乞讨的那样毅然决然,都是事情爆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选择。

        范斯文被李代桃僵救出,范建制第一时间实名举报郑宝坤。

        安荣桥倒台,紫棠公司被查封,姚江川第一时间开出交易筹码。

        都是枭雄!

        “做事还是需要当断则断,不断则乱啊!”

        念叨了两句,楚牧峰暗暗琢磨如何处置姚江川。

        放掉显然是不可能的,放着这么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随时都会炸死自己,楚牧峰没有那个闲情逸致玩弄所谓的心跳。

        但不放的话他却是想要得到姚江川开出来的条件。

        “这事要好好谋划谋划。”

        ……

        第二日。

        冈田商会总部。

        姚阁就在这里等待着面见冈田太郎。

        他现在是真的束手无策,把能想到求救的人全都想了一个遍,可那些人都是表示无能为力。

        所以说如今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冈田太郎身上,希望他能看在两家是合作方的基础上帮帮忙。

        “姚君,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说想要让我将你父亲救出来是吧?”冈田太郎抽了口雪茄,在翻腾烟雾中淡淡问道。

        “是的!冈田会长”

        姚阁的姿态摆的非常端正,站在面前低着脑袋,声音中带出一种祈求的味道。

        “我现在只想把我父亲救出来,这事吧,其实您也知道的,就是因为安高官那边出事了。他要是不出事,我父亲是绝对不会被逮捕审讯的。”

        “冈田会长,我是真的是想不到还有谁能帮上忙,只能求您出面了。”

        “可是,我出面也未必好使啊!”

        冈田太郎没有爽快地应允下来,就这事他也是真的很头疼。

        原本想是和紫棠公司展开合作,能借助这个地头蛇好好捞钱。

        可谁想安荣桥那边竟然会被逮捕进行内部调查,紫棠公司也被市政厅的人查封整顿。

        这让冈田太郎也处于烦躁中。

        安荣桥是他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合作者,他比谁都不希望看到安荣桥出事。

        “这事只能是拜托您了。您放心,我知道做这事肯定会花钱的。只要您能帮着做成这事,花再多的钱我们姚家都会拿出来!”

        “我的要求很简单,父亲活着出来就成!”姚阁深吸一口气说道。

        “嗯,你放心吧,我会想想办法的。”冈田太郎应付着说道。

        “那一切就拜托冈田会长了!”

        话说完了,姚阁识趣地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冈田太郎将雪茄慢慢掐灭,然后端起面前的茶杯喝着,语气幽幽地问道:“这事你怎么看?”

        “来者不善啊!”

        出声说话的是冈田商会的副会长,也是冈田太郎的心腹渡边川雄。

        这是个身体偏弱,面庞消瘦的男人,眼窝深陷,跟个大烟鬼差不多。

        但只要是冈田商会的人都清楚,这人绝对不能得罪。

        在冈田商会中,所有文物的走私都是渡边川雄在负责。

        “凭借着咱们现在的力量和人脉,未必能够做成这事。而这事归根结底的原因还是安荣桥的被拿下。”

        “他只要在位,甚至不在位只要还在官场中混着都能运作。可我觉得他是没戏的,这次绝对会一蹶不振,别想再翻身了。”

        “那样,咱们就失去了最强的政治盟友,再想要做金陵警备厅刑侦处的文章,就变得更加困难。”渡边川雄皱眉说道。

        “继续说!”冈田太郎点点头。

        “但是……”

        渡边川雄果然给出一个但是,然后说道:“这事也不是说无解,只要总领事馆那边愿意帮忙,也就是说只要武田半藏愿意出面,还是有斡旋余地的。”

        “毕竟姚江川和楚牧峰是没有什么利益关系,相信楚牧峰也不会说那样平白无故的树敌。”

        “需要请武田半藏出面?”

        冈田太郎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皱着眉头不断思索,“你应该清楚的,我和武田半藏的关系没有好到哪种能随时随地请他帮忙的地步。”

        “而且这事吧,只是牵扯到一个紫棠公司,又没有涉及到咱们国家的公司,你觉得他会管吗?”

        “管不管就要看您想不想救人了?”渡边川雄忽然间露出一种神秘笑容。

        “什么意思?”

        冈田太郎眉宇间露出疑惑不解表情,“难道说你真的有救人的办法?”

        “有!”

        渡边川雄翘起唇角,缓缓说道:“会长,您知道我这段时间和恒美商社的副社长麦可交朋友吧?”

        “嗯,知道。”

        “我接近麦可其实是有目的的,就是想要通过他和恒美商社搞好关系,毕竟有这样一个米国果实当盟友,咱们在华夏也能更好做事不是。”

        “所以呢?”

        “所以麦可那边就给我说了,他对武田半藏是有敌意的,要不是武田半藏将烟缸的消息泄露出去,恒美商社也不会被军政部兵工署的赵仰署长盯上。”

        “虽然说他们不怕赵仰,但这事终归是被武田半藏给坑了。因此他说找机会,肯定会收拾武田半藏一顿。”

        “你的意思是说,咱们拿着这事做文章,让武田半藏帮咱们将姚江川捞出来?”冈田太郎脸上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

        “哈依!”

        渡边川雄正襟危坐地说道:“咱们只是一个商会,商会的力量在武田半藏的眼里是没有多少分量,所以想要让他帮忙救人,就只能是增加砝码。”

        “有这个砝码在,武田半藏或许真的会考虑答应。而只要他愿意帮忙,我是愿意替他和麦可化解这段过节。”

        “当然,前提是您觉得姚江川有这个价值!要是说他没有价值的话,咱们就没有必要这么麻烦了。”

        冈田太郎一下就明白渡边川雄的意思。

        冈田商会刚刚来到金陵城,人脉关系有限,和安荣桥走的最近,可他居然被拿下了,和紫棠公司合作,可谁想紫棠也跟着被查封整顿。

        想要靠他们自己力量营救姚江川自然不可能,即便姚阁开出来大价码,也得能做到才成。

        所以武田半藏就是他们的敲门砖。

        冈田太郎稍微琢磨下,便直接沉声说道:“我觉得这事可以做!”

        “有价值?”

        “有!”

        冈田太郎将面前的那张纸推过去,慢慢说道:“这是姚阁开出来的筹码,他说只要能将姚江川救出来,之前的合作当然是会继续进行。”

        “另外,紫棠公司会拿出十万美金,并且将紫棠公司的两成干股给我,这可不是一笔小数。”

        “最重要的是,咱们刚到金陵城,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想要快在这里站稳脚跟的话,就需要紫棠公司充当咱们的眼线和挡箭牌。”

        “等到咱们熟悉这里后,是让紫棠公司当傀儡苟延残喘还是说直接吞掉,都是一句话的事。”

        “呦西,这样的话!”

        渡边川雄满脸狞色道:“那就不能是两成干股,可以不加钱,但咱们要紫棠公司四成干股,他若同意咱们就运作这事,不同意就不管了,任凭姚江川自生自灭好了。”

        冈田太郎露出满意笑容:“好,你亲自去谈这事。”

        “哈依!”

        渡边川雄跟着就去紫棠找到了姚阁,把刚才商量的结果说出来后,姚阁是格外悲愤的。

        两成变成四成,这意味着紫棠公司几乎一半都要拱手送人了。

        他有心拒绝!

        但想到要是拒绝后,估计再没有谁能将姚江川捞出来,姚阁就强忍下这股恼怒闷气,一字一句说道。

        “好,这个条件我答应,只要你们能救出我父亲,确保我父亲安然无恙的继续执掌紫棠公司,那四成干股和十万美金就是你们的。”

        “姚公子果然爽快,你就在家安心等消息吧!”

        渡边川雄心满意足地离开。

        留下的是满脸戾气,直接摔了茶杯的姚阁。

        ……

        金陵大学。

        作为金陵城中最显赫最富有声望的大学,当下的金陵大学不只是在帝都,在全国,甚至在全世界都是一流的。

        这里有着最完善的学科体系,有着最齐全的师资结构,校园环境也是十分优雅别致。

        考古系。

        “刘教授,您这是刚上完课吗?”

        “教授,我能跟着您去博物馆吗?”

        “你的那篇文章研究的不错,记得不要松懈,继续深入性的研究下。”

        ……

        在金陵大学考古系的教学楼中,有着一个四十多岁,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正在走着,他拿着几本泛黄的书籍,边走边和碰见的师生打着招呼。

        温文儒雅,专业水平一流,这说的就是刘海平。

        任谁都不会想到,他们眼中的博识学者,背地里却是会做出一堆龌龊事儿。

        要不是他的话,陈子明都压根没机会和冈田商会私下接触。

        是他,在暗中为冈田商会编织着一张张利益网,拉拢着一颗颗棋子。

        现在是临近中午时分。

        “刘海平下午没有课,他应该不会留在学校的。不过这个人做事倒是很谨慎,即便是出去,也有着很强的反跟踪意识。”

        “科长,就冲这个我就敢断定,他绝对不是大学教授这么简单!”

        西门竹听着手下的汇报,坐在茶楼的雅室中,随意放下来望远镜,淡然说道:“科长让咱们监视刘海平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

        “你说的很对,一个有着那么强烈反跟踪意识的人,身份绝对是有猫腻的。盯紧他,别跟丢。”

        “是!”

        刘海平自顾自的按照着自己的计划做事。

        上午上课,中午学校食堂吃饭,下午一点到四点都在校博物馆待着,他的生活很单调枯燥。

        即便是四点从博物馆出来,都没有说离开大学校园,又去的是校史馆。

        差不多日落西山的时候,刘海平才从学校中出来。

        他骑着一辆自行车,慢慢悠悠地在街道上晃悠着。

        遇到不错的小摊,就会停下来和摊主聊两句,这期间还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点菜。

        西门竹的人不敢有丝毫掉以轻心,将他的行踪全都详细记录着。

        每条骑过的街道,每个驻足的小店,每个问价的菜摊!

        整个的一连串记录下来后,刘海平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他也是有老婆孩子的,到家后就关上院门,准备晚饭,开始享受天伦之乐。

        “竟然没有和冈田商会的人有联系,甚至连路过冈田商会的意思都没有,难道说情报是有误的,刘海平和冈田商会的人根本不认识?”

        西门竹翻阅着记录,当这个念头刚浮现的时候就使劲摇摇头否决掉。

        “科长说的很明确,刘海平和冈田商会是有牵连的,我要做的就是将这个牵连找到,没找到只能说明做的功夫还不够,继续深入跟踪就是。”

        安排好人晚上继续监视后,西门竹便起身离开。

        ……

        金陵一条很偏僻的小巷。

        这里有着一家卖肥肠面的面馆,馆子面积不大,但只要是老饕餮都会闻着味儿过来。

        这里的肥肠打理的非常干净,每一段都是老板娘亲自动手腌制。

        一碗手工面,几段卤得入味的肥肠,再加上两勺红绿相间的打卤,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喜欢辣椒的再来一勺秘制辣椒油,那滋味,通体舒坦。

        “小九,怎么样,这味道不错吧?”秦政就坐在这里美滋滋的吃着,一根根面条呲溜着就落进肚中,露出颇为享受的表情。

        “师兄,您这是从哪里现这么一处小店的,味道没得说,地道!”楚牧峰不是在恭维,而是诚心实意的夸赞。

        “这里的老板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他是在和岛国打仗的时候受伤的,受伤后没有办法继续当兵,就回到金陵城继承了家里的面馆做面。”

        “你以后想吃的话,随时可以来。”秦政说着,就抬起手冲着后厨挥了两下。

        很快,老板就走出来。

        的确是行伍出身。

        老板走路都带着一股慷锵有力的感觉,那张脸棱角分明,短显得特别精神,虽然说已经人到中年,但精气神十足,却没有丝毫油腻的意思。

        “老林,给你介绍个人认识,这是我的小师弟,是我老师收的关门弟子,排行老九,楚牧峰。”

        “小九,这位就是这家面馆的老板林山雷,你可以叫他雷哥!”秦政为两人介绍。

        楚牧峰早就站起身来,连忙伸出手,笑容亲切的说道:“雷哥好!您可以和师兄一样,叫我名字或者说直接喊我小九就行。”

        “那哪能,你好歹是警备厅刑侦处的处长,我可不敢那样没有分寸。我还是叫你楚处长吧!”林山雷在围裙上擦擦手和楚牧峰简单握了下后笑道。

        “雷哥,您要是这样的话就是瞧不起我了。您这样,是不是不想我以后带朋友过来吃面?”楚牧峰故意板着脸说道。

        “老林,你是哥哥,就别推辞了,直接喊牧峰得了!”秦政笑着说道。

        “得,那我就喊楚老弟!”

        林山雷是个很有眼力劲的人,知道秦政选择自己这里是有话要和楚牧峰说,打过招呼后便转身离开。

        ————————

        最后两天,双倍,大家别浪费了,有票支持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