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70、一鸣惊人,各方反应

370、一鸣惊人,各方反应

        蠢货!

        郑宝坤带着一脸气不过的神色看向侯俊宁。

        这种事儿你怎么能亲自出面去办呢?

        你只要把这事让人告诉何秀才的妹妹,就她那个泼妇劲儿难道说还说不动范斯文吗?

        你吃饱撑的露面做这事,现在暴露出来能怨谁。

        “范斯文未必是能守口如瓶的,既然进了审讯室,那肯定没好果子吃。他要是说招供的话,你就将所有事都认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帮你善后的!”

        郑宝坤盯着侯俊宁的双眸,一字一句地肃声说道:“你听清楚,所有事都是你自己所为,你要全都兜揽下来,懂吗?”

        这是想撇清自己吗?

        侯俊宁明知道郑宝坤是这样做的,却也不敢说犟嘴反驳,只能乖乖点头应道:“处长您放心,我保证不会牵连到您。”

        “什么叫牵连到我,这事和我有关系吗?我压根就不清楚,我甚至就连何秀才是谁都不知道。”

        “侯俊宁,你可不要乱说话!”郑宝坤板着脸冷声说道。

        侯俊宁的一颗心刹那间跌入谷底。

        自己这算是被放弃了吗?

        咚咚!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房门从外面敲响,郑宝坤喊进后,裴东厂就和几道身影走进来。

        他敬了个礼,公事公办地说道:“郑副处长,我们奉命前来请侯俊宁回去一趟,有个事儿需要找他问话。”

        “哦!”郑宝坤点了点头,目光偏向了一旁。

        “谢谢郑副处长。”

        裴东厂转身摆摆手,自然就有人上前来,将侯俊宁左右控制住。

        “你们干什么,不要忘记,我现在还是六科的科长!”侯俊宁羞愤地叫道。

        “侯俊宁,没人说你不是六科的科长,但我们是奉命行事,楚处长让我们带你回去审问,你最好乖乖的配合!”

        裴东厂面若寒霜,语气清泠。

        “带走!”

        侯俊宁就这样被当场带走。

        这幕也被很多人看到,看到这幕的警员们就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是没想到侯俊宁都躲在郑宝坤的办公室中都没能逃掉,都被六科的人抓回去。

        这说明什么?说明郑宝坤的影响力已经锐减,连侯俊宁都保不住。

        “看来咱们刑侦处的天是真的变了。”

        “四个副处长,梁副处长和楚副处长的关系不错,杨副处长比较中立,他就是听处长的,剩下的郑副处长日子不好过喽。”

        “六科这次是真的要变革了!”

        ……

        六科。

        当侯俊宁被带过来后,就直接被押进审讯室。

        当他被死死摁在板凳上后,楚牧峰这才缓缓转过头来,瞥了对方一眼。

        “侯俊宁,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怂恿范斯文来闹事。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是不是不怕这事暴露后,范家的怒火吗?”

        “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是有所依赖,是能够耀武扬威的,是能够被逮捕后都能安然脱身?”楚牧峰冷声嘲讽道

        “楚副处长,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事儿,你这是故意想要打击报复我吧!”侯俊宁肯定不会爽快地承认这个事。

        要是直接承认了,那迎接他的将是最严厉的惩罚。

        毕竟一个吃里扒外的人,在哪里都是不欢迎的。

        “呵呵,不承认?没关系!”

        楚牧峰像是早就想到这个,无所谓的站起身来,拍拍手漠然说道:“黄硕,我想他对这些刑具应该都很熟悉了,所以说别客气,拿出你的本事,让他亲身体验体验。”

        “是,处长!”

        黄硕立即摩拳擦掌地走了上来。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我还是六科的科长,楚牧峰,你这是公报私仇,你这是栽赃陷害,我要跟处长反应,我要找厅长!”

        侯俊宁顿时满脸惶恐,大声呼喊,疯狂挣扎起来。

        “这家伙什么时候招了,什么时候停!”

        交代了一句,楚牧峰便起身走出审讯室。

        不管侯俊宁会不会说出来谁是幕后主使,他这个科长是别想继续当下去了,是干到头儿了,等待他的只能是被无情的踢开。

        ……

        副厅长办公室。

        楚牧峰来这里是领取嘉奖令,梁栋品亲自颁发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牧峰,干得漂亮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破获掉一个间谍案,将两个间谍抓捕归案,这种速度和效率是惊人的,也为咱们警备厅长脸了。”

        “梁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楚牧峰微微一笑坦然领受。

        “话不能这样说,你的使命是要破案,间谍案这种案子严格来说不归属咱们警备厅分管。而且谁都清楚,间谍案是最难破的,你能破获就是一种实力的证明。”

        梁栋品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赞赏之意。

        “继续再接再厉,我可是等着你打响金陵神探的名号哦!”

        “是,我一定全力而为!”

        等到楚牧峰从这里离开后,梁栋才就走进来,看到自己这个弟弟,梁栋才心底不由得升起一丝无名之火,指着他就喝道。

        “我说你能不能严肃点?认真点?你瞧瞧都是一起升职的副处长,人家楚牧峰是怎么做的,你又是怎么做的?”

        “哥,您说的是间谍案的事吗?”梁栋才挑起眉角无所谓的说道。

        在这间办公室中,他历来都是最放松的,想要严肃都严肃不起来。

        “废话,当然是这个!”

        梁栋品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给我听着,从现在起和楚牧峰多走动着,你就算是没有办法抓获间谍,可要是说能跟着他的话,分得一杯羹,对你今后的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楚牧峰这家伙,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是惊人的,必须要重视起来。”

        “我们是哥们好不好!”

        梁栋才伸手顺走桌上的一盒香烟,满不在乎地说道:“哥,该怎么做这种事我心里有数,这次的事情估计就是楚牧峰想要一鸣惊人,所以说没有通知我。”

        “我觉得吧,他要是说再想要抓间谍的话,肯定会通知我的。”

        “你呀,多长点心眼吧。”

        “知道知道!”

        梁栋才说到这里时,忽然收敛起来嬉皮笑脸的神情,颇为认真地问道:“对了,哥,我刚收到消息,说的是装备处的副处长范斯武被力行社的人抓走,这事儿是真的吗?”

        “嗯,不错。”梁栋品点点头。

        “这么说的话,范斯武的事背后莫非是有楚牧峰的影子吗?不然为什么他这边刚毫不客气拿下范斯文,那边范斯武就被抓了。”

        “而且我有种直觉。范建制那老小子最好缩着,不然楚牧峰很有可能会连他也一起收拾。”梁栋才翘起唇角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梁栋品眯着眼问道。

        “哥,牧峰他不会还是力行社的人吧?”梁栋才低声问道。

        梁栋品微微一惊,但很快就摇摇头,“你想的有点多,范斯文的事是刚刚发生的,楚牧峰又不是什么神仙,他能够未卜先知吗?”

        “再说这事的原因也调查出来了,就是侯俊宁想要找楚牧峰的麻烦,报复他,所以怂恿范斯文来闹事的。”

        “范斯武虽然说是范斯文的哥哥,但这事既然是掺和到力行社,就说明肯定是和间谍有关系。”

        “你觉得范斯文那样的人会是间谍吗?应该不会,他要不是的话,楚牧峰针对他,就和间谍没有多少关系。”

        “再说因为这事你就说楚牧峰是力行社的特工,未免有些太胡乱猜测了。”

        “况且退一步说,就算楚牧峰是又能如何?你该怎么和他相处就继续怎么样,不要想太多乱七八糟的,这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懂不懂?”

        “哥,我知道。”

        梁栋才忍不住自嘲一笑,深吸一口气,将所有想法都摒弃掉后,咧嘴一笑道:“我这就去找老楚,又立功受奖了,非得让他请客不成。”

        “这就对了,去吧。”

        “好嘞!”

        ……

        大唐园叶家。

        当力行社那边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叶鲲鹏是满面红光,喜形于色。

        他是知道楚牧峰能折腾的劲儿,但知道和见诸于报告和亲眼所见是两码事。

        “这个猴崽子上任应该只有五天吧?五天之内就抓到这样一个潜伏的间谍组织,这种速度放眼整个金陵城,有谁能比?”

        “这小子是没有给我丢脸,让我这张老脸颜面有光啊。”叶鲲鹏是摇头晃脑,赞不绝口。

        “老爷,您说的是。其实严格算起来的话,他也就才上任四天而已。”

        “这个高达商会已经在咱们金陵有几年了可为什么别人就是没有发现它的间谍性质,只有楚牧峰发现呢?”

        说起这个的时候,孟江脸上也充满了欣赏之色。

        “说到对细节的关注,没有谁能超过牧峰这小子,就算是我亲自除掉高达商会的那几具尸体,也没有想过桥本世宗会是间谍,更别说猜到桥本家族一直从事贩卖情报的勾当。”

        “我想楚牧峰应该是有所发现,所以说才会执着的追查到底。”

        “嗯,你说的很对,牧峰对细节就是有着一种天生的敏锐感。很多别人都会忽视掉的细微之处,在他这里都会被无限制的扩大。”

        “就是这种扩大,牵扯出了很多可能和线索来。有时候,我都想要让他去警校,跟那些学员们好好的讲讲这种细节论。”叶鲲鹏颇为感慨地说道。

        “老爷,以后会有机会的。”

        “行了,不说他了,说说我的那几个弟子吧,他们应该都快回来了吧?”

        “没错,都联系过都在赶来的路上。”

        “行,那咱们就等着他们回来,好好热闹热闹。”

        ……

        北平警备厅厅长办公室。

        阎泽将刚刚收到的电报递给了曹云山,充满唏嘘地说道:“云山啊,你这个小师弟真的是厉害啊,才刚到那边没几天,就查到了一个间谍组织,将所有间谍全部抓获,如今还被内政部警政司通报表扬,将来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

        “这小子真是能折腾啊。”

        曹云山接过电报看过后,笑着说道:“我也没想到他还真的能办成这事,有点意思啊!”

        “看来不管是在北平还是在金陵,说到抓间谍这事,楚牧峰是绝对不含糊的。正好,这次老师很快就要过寿宴,这恐怕是最好的礼物。”

        “那不一样的!”

        阎泽摇了摇头,带着几分感慨道:“要知道以前在咱们这里的时候,不管怎么说,楚牧峰对北平城是熟悉的很,知道这里的一切,而且手中掌握着大权,是能随心所欲的调动人手做事。”

        “而那里是金陵,他刚刚过去,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就能这么迅速破掉这么一个间谍案,你说他能不出名吗?现在在警备系统这一块,恐怕没人不知道楚牧峰这三个字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啊!”曹云山皱起眉头说道。

        “是啊,太优秀了真未必是好事,因为这么一来,岛国那边的间谍机构也会盯上他,甚至还可能暗中下黑手。”

        阎泽眼里也多了一丝忧心,沉声说道:“关键的是,内政部警政司的那群人,丝毫没有想过这事。”

        “或者说他们是想过也装作没有想到,为什么?因为竖立一个这样的典型人物,有益于他们的宣传和自吹自擂。”

        “他们有意无意的忽视掉,就算楚牧峰会遇到危险,对上面而言也无所谓。”

        “这事你要提醒下楚牧峰,要让他防范那些暗中递出来的刀子。别因为出名就变得忘乎所以。”

        “在这种时候反而更要保持警惕,最好是能够急流勇退,退出公众的视野。这样的话,也能留着有用之身,侦破更多的案子,抓获更多的间谍。”

        “厅长所言极是,我这次过去会提醒他的!”曹云山深以为然地说道。

        “我这里有份礼物,你明天动身去金陵的时候帮我带上,我就不亲自去跟叶老祝寿,请他见谅了!”阎泽跟着从柜子里拿出个袋子,放在桌上说道。

        “谢谢厅长!”曹云山赶紧起身说道。

        “应该的,叶老是咱们国家的中流砥柱,更是警界的传奇人物,我这个做晚辈的,借着他老人家的寿宴之时略表敬意,也是应有之意。”阎泽很是诚恳道。

        “好!”

        ……

        岛国,北海道,桥本家族总部。

        一座古色古香的小亭中。

        一壶正在泡着的香茶散发出阵阵茶香味道,那种清新淡雅的香气闻着就沁人心脾,仿佛再烦人的事儿,都会一扫而空,心神从烦躁中变得安静下来。

        一袭和服的桥本家族家主桥本隆一正端起杯香茗,微微品尝几口后,慢慢放下来,眼神平和地说道:“华国金陵那边的事你已经听说了吧,有什么想法?”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面相英俊,四十多岁,气质洒脱的男人,他就是桥本隆泰。

        即便是听到这个消息,他都没有丝毫动怒和失态的意思,犹然保持着绝对冷静,仿佛说的是别人家的事。

        “哦,为什么会这么说?”桥本隆一挑了挑眉头。

        “金陵城毕竟是华夏的帝都,发生这种事,应该是在意料之内。毕竟我从最开始就没有想过,他们那些人永远都不会暴露。”桥本隆泰波澜不惊地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就这样无动于衷吗?你知道的,如今军部对金陵城那边的情报非常重视,有谁能够拿出来有价值的情报,军部那边会给予重赏。”

        “而且咱们家族做的又是这方面的生意,自然要抓住机会,绝对不能错过。”桥本隆一放下茶杯眼神凌厉的说道。

        “哈依,的确不能放弃!”

        桥本隆泰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如今帝国对华夏的用兵之意已经是很明显,咱们不能说就这样无动于衷的冷眼旁观着。”

        “这事是必须要提上日程的,而且是要加快,只有这样,才能在将来的战争中,为帝国立下大功,对家族今后的发展会产生十分重要的影响。”

        “金陵城是华夏的首府,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自然是重中之重。”

        “家主,您也清楚,我在那边不是说只有高达商会这么一个眼线,我还有别的布置,另外就是我之前也埋伏下来几条暗线,这次过去正好都能拿出来用。”

        “哦,你要亲自过去?”桥本隆一有些诧异。

        “哈依。”

        桥本隆泰语气平静地说道:“金陵那边发生这么大的事,我不过去心不安,我要去会会这个楚牧峰。”

        “你知道的,他竟然能够在北平城那边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后,还将我的高达商会给连根拔掉。这样的家伙,已经勾起了我的兴趣。”

        “那个混蛋该死,军部那边,确切的说是特高课那边,应该已经准备对他实施暗杀计划。”桥本隆一肃声说道。

        “那是他们的事!”

        桥本隆泰无所谓地喝了口茶,一脸淡然说道:“我要做的就是会会他,我不相信特高课那边能轻而易举地就将楚牧峰杀死!”

        “再说,要是杀不死的话,你不觉得这样的人正是咱们家族需要的吗?要是说能将他策反的话,顶十个高达商会。”

        “你有把握?”

        桥本隆一这话刚说出口就不由摇摇头,道歉般的说道:“我应该相信你的,这么多年来,你从来没有失败过。”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第一会会楚牧峰,最好能策反,不能的话争取杀了他,这种人绝对不能留着,后患无穷。”

        “第二,将你在那边安排的眼线全都调动起来,尽可能的搜集军事情报。现在只要关于华夏的各种军事情报,都能得到军方的重视。”

        “第三,要是说可能的话,将你的策反圈子从金陵城走出来,向华夏其余大城市扩散。”

        “反正你都是过去了,就把这事也尽快落实下来,也算是出去一趟出的有价值。需要用钱的话,尽管说,家族会无条件的支持。”

        “谢谢家主关照。”桥本隆泰微微鞠躬,由衷感谢。

        “都是为了家族,不用这么客套的。”

        “对,为了家族。”

        喝完茶后,桥本隆泰只带着一个随从,拎着个皮箱,便飘然离开北海道,乘坐军方的飞机,呼啸前往华夏帝都金陵城。

        ……

        金陵城,紫棠公司。

        姚江川现在已经接受了小儿子被杀的现实,尽管说到现在都没有调查出来,到底是谁动的手,但是这事再一直悲伤沉沦,也于事无补。

        死者死矣,生活还要继续!

        “楚牧峰,到底是不是你动手?”

        姚江川心里还觉得这事儿和楚牧峰有关系。

        毕竟姚秉死之前就和楚牧峰是有过矛盾冲突,但关键是他没有证据,甚至一点线索都没有。

        要是楚牧峰只是一个普通警员的话怎么都好说,就算把他杀了,也不会有多大的事儿,最多拿点钱出来打点打点就成。

        可问题是楚牧峰身份不简单。

        饶是以着姚江川现在的身份,都不敢随随便便对楚牧峰动手,那个后果根本不是他所能承担得起的。

        甚至就连他的后台安荣桥也不行。

        幸好这段时间紫棠公司一直都在和冈田商会谈合作,冈田太郎也对紫棠公司的物流线和销售网络很是欣赏,两人很快达成了合作共识。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最好的消息了。

        “父亲,冈田太郎那边已经将第一批货物给咱们运来,下面只要赶紧铺货销售出去就成。”姚阁恭敬地说道。

        “嗯,你去安排好这事就成。”姚江川淡淡说道。

        “明白!”

        说完这个事后,姚阁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看到他这副模样后,姚江川不由得扬起眉头。

        “怎么,还有事?”

        “父亲,您听说没有?楚牧峰在警备厅刑侦处那边抓到了两个卖国贼,他们是被岛国高达商会策反的间谍,搜集了咱们这边很多情报传递出去。”

        “如今被楚牧峰一锅端掉,他也因此被内政部警政司通报表扬了!”姚阁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这个消息刺激到姚江川。

        “咔嚓!”

        一根被姚江川拿在手中的铅笔,当场被掰断。

        他眼神狠辣中透露着一种冷厉,缓缓说道:“这个楚牧峰挺能耐啊!”

        “父亲,我现在仔细想想,老三的死或许和他真有关系,虽然说咱们没有证据,但这事需要证据吗?”

        “就咱们紫棠公司在金陵城的影响力,这么多年有谁敢对老三动手?他招惹过那么多人不是都安然无恙的吗?”

        “只有在和楚牧峰闹矛盾后被杀,这事楚牧峰想要脱离干系是断然不可能。”姚阁沉声说道。

        “你说的不错!”

        姚江川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缓缓说道:“咱们现在已经忙完和冈田商会的买卖,那么也能腾出手来调查这事。”

        “你亲自去调查,老三不能白死,要是和他有关系,那必须血债血偿!”

        “是,我这就去安排。”

        “好!”

        ……

        两天后。

        高达商会的间谍案已经宣告结束。

        在此期间,楚牧峰哪里都没有去,就是留在刑侦处整顿六科风纪,开展业务技能考评。

        随着他的大刀阔斧,毫不留情的整顿,六科和以前相比简直可谓是焕然一新。

        所有考评不合格的警员一律被踢出去,要么自己想办法调走,要么就是被他下令辞退。

        这里面甚至就连陈思睿的人都不例外。

        不要觉得你们都是陈思睿留下来的,我就该重用,谁这样想谁就错了。

        你们称职,那我会用,如果想滥竽充数,那统统滚蛋。

        能够留下的这些警员,不敢说是精兵强将吧,但最起码在纪律和能力上毋容置疑,都会彻底贯彻楚牧峰的意志。

        精简后的三支侦缉队,分别由裴东厂,黄硕和李维民带领。

        华容直接被委任为六科科长。

        楚牧峰以绝对雷霆万钧的手段,将六科大权紧紧抓在手中。

        而且要知道,这还只是针对六科,不要忘记他的身份还是副处长。

        要是说有需要的话,还能够调派其余几个科室。

        那些科室要是说有谁敢阳奉阴违的话,也将会成为他狠狠打击的目标。

        所以其余五个科室的科长们都下意识的警觉和畏惧起来。

        至于说到有没有质疑的声音,当然有,不过他们也只能是背后发发牢骚,抱怨两句而已。

        毕竟楚牧峰是在人家的权限范围内做事,你总不能对人家横加干涉吧?

        真要这样,以后你们的工作也别做了,人家也能随便站出来指手画脚。

        这是官场中的规矩,谁都得遵守。

        要问这几天谁最心烦意乱,范建制绝对是其中之一。

        想到范斯武和范斯文两兄弟现在的处境,他就格外羞愤。

        他最开始知道这事的时候是暴跳如雷,还亲自过来找汪世桢,可没想到汪世桢竟然没有站在他这边说话,对这事是持中立的态度。

        所谓的中立其实已经是偏袒,偏袒楚牧峰。

        在知道楚牧峰的背景后,范建制就有些心凉,尤其是知道范斯武和范斯文涉及到的竟然是间谍案时,他的心更凉了。

        间谍案啊!

        这样的案子是通着天呢,绝对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只要被确定为间谍,是卖国贼,等待着的下场只有一个:枪毙。

        经过范建制的多方打听,他知道了范斯武是别想了,绝对没救了。

        他是已经被确定有出卖情报的叛国行为,惟一有希望的就是范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