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68、你让人情何以堪!

368、你让人情何以堪!

        对于楚牧峰的所言,朱奋进脸色铁青,保持沉默。

        “其实在我抓到的几个人中,你是最应该被抓的。”

        “为什么呢?因为你在我手里的证据是出奇的多。即便是说没有桥本世祖承认招供这事,我抓你也是会抓的理直气壮,你也是没跑的。”

        楚牧峰说到这里时神秘一笑。

        “友情提醒下,以着你和桥本世宗当初的关系,应该是听说过陈思睿的吧?”

        “陈思睿!”

        朱奋进瞳孔猛地一缩。

        “是他!”

        “对,就是他暗中调查你,其实他暗中调查的是桥本世宗,只是没想到你会蹦出来。”

        楚牧峰说着就掏出来一沓子纸丢过去。

        “这些全都是你和桥本世宗勾结的证据,是你出卖祖国利益的证据,是你心甘情愿充当卖国贼的证据。”

        “朱奋进,我没有时间陪着你在这里慢慢耗,给你个机会,愿意老实招供吗?”

        楚牧峰竖起一个手指头。

        “我……”

        朱奋进原本想要说出的逞能话语,到嘴边生猛的给停住。

        他的眼光扫视过那些证据后,忽然有些心灰意冷起来。

        “我招!”

        证据确凿,由不得你再抵赖。

        敢抵赖,那就大刑伺候,对于这种卖国贼,根本不需要客气。

        ……

        六点实施抓捕。

        七点开始审讯。

        九点全部结束。

        这就是整个案子的流程。

        坐在办公室中的楚牧峰,看着摆在眼前的一份份口供,点了点头,颇为满意地说道。

        “不错,这事你们做的非常好,这算是咱们特殊情报科的开门红,我会为你们请功。”

        “不敢!”听到请功的字眼,东方槐和西门竹赶紧摇摇头,两人都感觉受之有愧。

        整个案子都是楚牧峰找到线索,统筹谋划,安排布局,和他们有一点关系吗?

        有当然是有的,无非就是实施抓捕。

        可抓捕这种事,就算是交给刑侦处的那群警员也能做成。

        “行了,跟我不必客气!”

        楚牧峰摆摆手,打断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话后,意有所指地说道:“我刚才看过口供,上面怎么没有提到怡红酒店和江南皮革的不明财产呢?”

        “他们可是靠着出卖情报起家,所以算起来可都是不法收入,怎么,还准备让他们以后继续享福不成?”

        “科长,您的意思是继续审问?”东方槐眼前一亮。

        “去吧,榨干榨净。”楚牧峰挥挥手道。

        “是!”

        东方槐和西门竹精神立刻振奋起来。

        他们刚才一直都在琢磨着怎么压榨出来尽可能多的情报,根本就没有去多想油水这事,现在被楚牧峰提醒到,自然是不能错过。

        在这个年代,薅羊毛这种事都是默许的。

        只要将上面的孝敬准备好,没谁会去斤斤计较。

        想要让狼跑得快,就得给狼吃肉块。

        方直和朱奋进就是楚牧峰眼中的肥肉,不吃白不吃,自己不吃,也会白白便宜了别人。

        “算算时间,警备厅那边也应该有所定论了。”

        楚牧峰并没有亲自过去,不过已经将桥本世祖落网并且招供的消息告知了华容他们。

        在这个前提下,他相信华容他们是能轻松搞定何秀才和史锤。

        一个无奸不商的商人,一个出卖人格的铁匠。

        除非想遍体鳞伤,除非想死,不然只能是乖乖招供。

        事实也的确如此。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在这里关押着是何秀才和史锤,负责审讯他们的是黄硕,裴东厂,华容和李维民。

        四个刑侦处六科的副科长,对待两个犯人,这种规模和阵容已经不能不用豪华来形容。

        这两人也是六点被抓来的。截止到现在九点钟,该审问的都已经问出来。

        这些内容就包括两人当初是怎么被策反的,被谁策反的,这些年又传递过什么情报,两人的情报来源是哪些等等。

        证据确凿,石锤无疑。

        华容端着一个大白瓷茶缸在喝水。

        他是真的有点口渴,干掉这杯水后,一擦嘴角说道:“现在正事办完,该轮着咱们去办点私事了。”

        “什么私事?”李维民有些不解地问道。

        “嘿嘿,当然是让他们将这些年得到的非法收入吐出来!”华容咧嘴笑道。

        “这样……行吗?”李维民显得有些迟疑。

        “怎么,以前没做过?”

        “做过是做过,但这里毕竟是金陵警备厅,要是闹出点什么事儿的话,我担心会给处长惹麻烦。”李维民有些担忧地说道。

        “哈哈!”

        华容,裴东厂和黄硕三个对视一笑,华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老李啊,你还是跟着咱们处长的时间太短,你觉得处长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怕惹麻烦吗?”

        “说句实在话,咱们处长现在没准就是在等,等着会不会有人主动跳出来找麻烦呢!”

        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

        第一把火是在六科内部烧的,如今的六科已经开始被调整梳理,算是攘外必先安内的安内。

        既然安内结束,那么自然就是攘外,谁这时候蹦达出来,不就是往楚牧峰枪口上撞吗?当他不敢翻脸吗?

        “那成,咱们就去办私事?”李维民立刻放松下来。

        “走吧!”

        ……

        入夜,雪止!

        金陵城,川越楼,雅间。

        这里坐着的是刑侦处副处长郑宝坤,作陪的是刑侦处第一科室科长黄冰堂,第二科室科长王新祥,当然还有倒霉被停职的第六科室科长侯俊宁。

        这顿饭其实就是侯俊宁请的。

        他担心光是自己邀请郑宝坤的话,分量有些不够,便将黄冰堂和王新祥都叫过来,想着让他们帮忙搭腔说话。

        没办法,谁让他现在很是提心吊胆。

        六科被拿下的两个副科长已经没戏回去,三个侦缉队队长更是想都别想,在这种情况下,被停职的他就敢肯定没事了吗?

        他没那个底气啊!

        “处长,我的事您看怎么办?我不能一直这么停职着吧?我要是说一直这样的话,这和被拿下有什么区别?”

        等到酒过三巡后,侯俊宁这才壮着胆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郑宝坤多精明的人。来这里喝酒就知道是因为什么。

        现在听到这话后,他举着酒杯,神情玩味的说道:“这事吧,我正在帮你运作,但你那不要有太大的期望了,楚牧峰这次是铁心要拿下你立威。”

        “毕竟两个副科长是不够看头的,他只有拿下你这个科长才能够杀鸡儆猴。”

        “楚牧峰这个王八蛋,为什么非要盯着我,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他要这么往死的整我!”

        “哼,不要给我机会,不然老子非要和他玩命,拼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侯俊宁听到郑宝坤的话后,顿时是怒火中烧,不甘心不服气地喊叫。

        “换做我是你的话,也肯定会着急。说的也是,这个楚牧峰到底是怎么想的,刚来就和咱们对着来。”

        “处长,他这哪里是针对六科,分明是针对您的。”

        黄冰堂在旁边眯缝着双眼,算不上添油加醋,只能说是客观分析。

        “我也是这么想的!”

        王新祥点点头,冲着郑宝坤说道:“处长,这事咱们不能说就这么不闻不问。”

        “第一,老侯毕竟是您的人,要是说您对这事不管的话,以后还怎么带兵?”

        “第二,楚牧峰这样将火烧到你的头上来,分明是有意想要立威。可这刑侦处除却您外还有梁栋才和杨高武,他凭什么就得选择您?”

        “所以我认为这事咱们也得重视起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就算咱们不去主动惹事,也要做到最起码的自保吧?”

        “要是说有可能的话,处长您还是将老侯调走吧,哪怕是调到其余部门都比留在六科要强的多。”

        听了两人这番话,侯俊宁脸上露出一种感激神情。

        真的不愧是同僚,就冲你们两个的帮腔,今晚我这顿饭就没有白请。

        其实这也不是说就是看在这顿饭的交情上,而是黄冰堂和王新祥就是这么想的。

        他们其实也怕,怕楚牧峰今后对会他们一科和二科动手,要是那样的话,今天郑宝坤能丢弃侯俊宁,明天也能将他们当成弃子。

        所以就当做是为了他们的将来着想,两人也要这样帮忙求情。

        “这事……”郑宝坤听到这里后,也琢磨出来点意思。

        他微微抬起脑袋,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楚牧峰虽然说是初来乍到,但你架不住人家有背景啊。”

        “梁栋品副厅长可是他的后台,而梁家在这金陵城中的地位,相信不用我说你们也都清楚。”

        “在这样的情况下,贸然硬碰只能是以卵击石。”

        这话说出后,侯俊宁的脸色便不由暗了下来。

        “不过吧!”

        郑宝坤的话锋陡然一转,眼神如炬般的说道:“这事也不说不能操作,侯俊宁,你去给我打听清楚,楚牧峰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做什么。”

        “尤其是今天在做什么,我怎么看到六科那边有行动,而且还抓人回来,他们抓的是谁?”

        “处长,这事不用去打听,我知道。”

        侯俊宁都没有迟疑就断然说道:“六科那边的确是有行动,今天抓捕的是西华粮店的老板何秀才和史记铁铺的老板史锤。”

        “至于说到原因我还没有问出来,因为人抓回来后,就被华容他们带进审讯室,谁都不准靠近半步。”

        “等等,你说被抓起来的是西华粮店老板何秀才?”郑宝坤皱起眉角问道。

        “对,就是何秀才。”

        侯俊宁肯定的说道:“我虽然说被停职,但六科还是有我的人,这消息是他们告诉我的。”

        “嘿嘿!”郑宝坤听到这里后,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笑容。

        “何秀才好啊,这我还想着找谁给楚牧峰添堵呢,既然是何秀才,那这事就好办了。”

        “处长,这个何秀才有背景?”侯俊宁不解地问道。

        “何秀才没有背景,但你架不住他有一个好妹妹呢。给你们说吧,他妹妹嫁对了人,而那人就是这个局的关键。”

        “行了,你们那也不要问了,等着瞧吧,明天会有好戏看的。”郑宝坤想到这事就忍不住窃喜起来:楚牧峰啊楚牧峰,你就等着接受我送给你的大礼吧。

        “是,那咱们就等着看戏。”

        ……

        力行社,总部会议室。

        常规例行会议开始前五分钟。

        够资格坐在这里的都是力行社的头头儿,他们最次的都是处长,掌管着无数人的生杀大权。

        他们都是靠着戴隐的赏识提拔才能坐到这个位置的,每个人都是戴隐的心腹,想要在力行社安插进来其余势力的眼线,是难于登天。

        说着说着大家的话题就转到了特殊情报科上面。

        毕竟这个部门是刚刚成立的,而且还是戴隐特批的,不搞清楚这个部门的虚实,这些处长们都会感觉心里没着没落。

        “咱们这里都有情报处了,为什么还非要设立一个特殊情报科,这不是权限的叠加吗?”

        “谁说不是呢。”

        “老唐,你来给咱们说说这个特殊情报科是怎么回事呗?”

        所有人目光都投射到唐敬宗身上,作为情报处的处长,他在戴隐面前是绝对一等一的红人,在场的这些都没谁敢忽视。

        “这事吧,你们只要知道特殊情报科也是归属我们情报处管理的就成。”

        “再说不就是多成立一个部门吗?有你们想的那么夸张吗?”唐敬宗淡淡说道,避重就轻。

        “听说这个部门的科长是楚牧峰,你们都是知道他的吧?以前在北平警备厅的时候就是个狠角色,将岛国潜伏的蛇组,蝎组和蛛组三个间谍组给连根拔起。”

        “我现在就想知道,来到咱们金陵,担任特殊情报科科长后的他,是不是还能一如既往的强势。”

        就在这时行动处的处长魏师碑突然间开口问道。

        问出这话时,他的唇角是斜斜扬起,充满着不屑。

        其余人见状全都纷纷闭嘴,他们都知道魏师碑和唐敬宗在力行社中是竞争的关系。

        两人吧,谁也瞧谁不顺眼,都想要在戴隐面前争功劳,刷存在感。

        可是吧,唐敬宗的情报处毕竟是力行社的第一大处,一直都是稳稳的压制着行动处。

        行动处扮演的角色更多的就是听命行事,你让心高气傲的魏师碑如何能够咽下这口气。

        所以说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去找唐敬宗的麻烦。

        每当这两人开始争斗时,其余人就都明智的选择沉默。

        “放心吧,会让你满意的。”唐敬宗说到这里,眼珠微转间,略带玩味地问道。

        “我说老魏,楚牧峰吧毕竟是初来乍到,就算是暂时抓不到间谍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们行动处呢?可是咱们力行社的老牌了吧,我想要问问,你们到现在为止,抓住多少间谍了?”

        “不说远的吧,就说最近几个月,有破获一个潜伏的间谍组织,抓住一个间谍吗?”

        “我们已经有一些线索了。”魏师碑老脸一红,支支吾吾说道。

        “有线索?”唐敬宗稳稳的坐回去后,漫不经心的喝着茶水,缓缓说道。

        “要不咱们打个赌吧,就赌楚牧峰能不能抓住间谍,他要是说不能的话,我任凭你提一个要求。”

        “要是说他能抓住的话,你就得任凭我提一个要求,怎么样?”

        魏师碑闻言眼皮微颤:这事有蹊跷!

        以唐敬宗的精明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说,难道说楚牧峰那边有所收获?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魏师碑自己就给否决掉。

        那小子刚来金陵城才多久,都还没来得及熟悉这里的环境吧,手下都没认全吧,就能有所发现,可能吗?

        当他楚牧峰真是孙猴子变的,这么厉害?

        赌就赌,谁怕谁!

        魏师碑早就惦记上一件事,所以听到唐敬宗这话说出来后,稍微愣了愣,跟着回道:“行啊,那咱们就以半个月为期限,只要楚牧峰能在限定时间内抓住间谍,我任凭你提要求。”

        “他要是说抓不到的话,老唐,我也不会为难你,就这次分给咱们力行社的人员,让我行动处先挑选怎么样?”

        “原来你是盯着这事,行啊,就如你所愿,那咱们就拿这事打赌。”

        “谁赢,谁有优先挑选权!”唐敬宗当场拍板。

        “好!”

        几乎就在两人话音落地的同时,戴隐从外面走进来。所有人赶紧起身,齐声喝道:“局长好!”

        “都坐下吧!”戴隐随意摆摆手,所有人便全都落座,然后会议就开始进行。

        等到将所有议题都说完后,戴隐目光环视一圈说道:“各位,知道刚才开会的时候,我为什么会迟到了两分钟吗?”

        “那是因为临时接到一个电话,就是这个电话让我迟到了。”

        “说到这个电话,我要恭喜文山。”

        恭喜文山?

        魏师碑他们的神情都不由疑惑起来。

        “恭喜我?”

        唐敬宗也感到有些意外,赶紧站起身来,恭敬地问道:“文山不知有何喜,还望局长指教?”

        “你们情报处刚刚组建起来的特殊情报科办事效率很高嘛,尤其是科长楚牧峰更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他在北平警备厅的时候就被誉为间谍杀手,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来到咱们金陵后,就立即展现出了能力。”

        戴隐这话说到这里,魏师碑就不由感觉不安。

        难道说……

        果然,戴隐紧随其后说出来的话印证了他的猜测。

        “楚牧峰在正式上任五天内,便破获了咱们金陵城内暗藏的情报间谍组织,将所有人全都一网打尽。”

        “你们说,该不该恭喜文山?”

        全场俱静。

        跟着便响起一阵鼓掌声。

        就连魏师碑短暂的愣神后都不由下意识地鼓起掌来。

        这消息有点太惊人了吧!

        这个楚牧峰刚上任一周不到,还没有熟悉金陵城的一切,竟然就直接破获了一个间谍案。

        还将一个间谍组织连根拔起,这事光是想想都感觉匪夷所思。

        楚牧峰你这么能干,让其余人情何以堪?

        你们谁能说金陵城中是没有间谍的吗?没有的话,人家是怎么一股脑给抓住的!

        可要是说有的话,那不是更没脸吗?所有人都感觉脸上燥得慌!

        “局长,这事我之前听楚牧峰汇报过,但我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真的取得成功。”

        “局长,是高达商会吗?”唐敬宗挑眉问道。

        “对!”

        换做平常的话,戴隐或许会将这个间谍案的详细情况隐藏起来。

        毕竟每个间谍案都是要慎重对待,但现在这个他却不会,从最开始就没有想过遮掩。

        就这事他想要让所有人都看看,看看楚牧峰是怎么做的,你们这些人难道不应该觉得羞愧吗?你们连一个刚刚加入力行社的新人都不如,怎么好意思继续混日子?

        要的就是每个人都有紧迫感。要的就是给他们一种压力。

        所以戴隐才会这样光明正大的为楚牧峰说话,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之词。

        “楚牧峰不过是个刚刚上任的新人,就做出这样的成绩,你们都应该向他好好学习才对。”

        “是!”

        每个人心里都五味杂陈。

        “散会!”

        戴隐也没有大肆渲染,达到目的就成,过犹不及。

        等到散会后,唐敬宗便冲着魏师碑咧嘴笑道:“老魏,咱们刚才的赌约你可不要忘记,可别赖账哦!”

        “愿赌服输,我输的起!”

        魏师碑有些懊恼,气呼呼地迈步离开。

        “哈哈!”唐敬宗一边大笑,一边志得意满地向外走去。

        “楚牧峰,你小子真给我争气啊!不行,我现在就要去特殊情报科,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刚准备动身的唐敬宗,忽然看到楚牧峰正站在外面走廊上。

        见到上司出来了,楚牧峰急忙走上前来,语气恭敬地说道:“处长好!”

        “哦,牧峰来了,是要汇报间谍案的吧?”唐敬宗心情愉悦地问道。

        “是!”

        楚牧峰点点头说道:“我在过来前给局长打电话禀告了这事,然后就想着应该当面给您汇报声,就过来了。”

        “没想到您正在开会,所以说就在这里等着。处长,您看待会我是不是还要去局长那边?”

        “当然要!”正好推开办公室房门的唐敬宗听到这里,立刻就转身说道。

        “走吧,你也不要浪费口舌说两遍,我带着你去见局长,把整个事经过详细说说。”

        “是!”

        局长办公室。

        戴隐听完整件事的详细报告后,点了点头,挑起唇角说道。“这么看来高达商会的桥本家族并非是岛国军方所属的间谍,但做还是收集情报的事儿。”

        “只要能确定这个,就该抓该杀。牧峰,这个案子你办得非常好。”

        “一切都是全赖局长栽培,处长指导有方!”楚牧峰连忙恭声说道。

        “不必谦虚,该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

        戴隐并没有纠结这个问题,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茶水后继续问道。“你说这个桥本家族还会不会派遣别的人过来接盘呢?”

        “毕竟金陵城是咱们华夏的帝都,这里的情报可是很有价值,能让桥本家族从岛国军方换取不菲的利益。”

        “局长高见,我想桥本家族应该不会死心的。”楚牧峰对这个很肯定。

        他态度坚决地说道:“金陵城是咱们国家的帝都,这里也必然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谁不想要在这里收集获取情报,桥本家族既然在这里辛辛苦苦布局,就肯定不会说随随便便就放弃。”

        “再说桥本世宗被杀,桥本世祖被捕,这也会刺激到桥本家族,尤其是那位以策反见长的桥本隆泰,桥本家族要是说再派遣谁过来的话,非桥本隆泰莫属。”

        “而且我有种直觉,桥本家族在这里埋伏下的眼线不可能只有区区方直四个人,或许还有成建制的隐秘组织。”

        “倘若真有这个组织,您说桥本家族会舍得放弃吗?”

        “嗯,言之有理!”戴隐听到这个暗暗颔首,深以为然地说道。

        “对了,你刚才说的还有交代出的叛变者,进行安排没,千万不能耽误,要赶紧抓捕!”

        “报告局长,已经做好安排,东方槐负责逮捕。”楚牧峰沉声说道。

        “很好。”

        戴隐充满赞赏地看着楚牧峰,面带笑容地说道:“这次的案子你办得非常漂亮,大大鼓舞了咱们力行社的士气,奖赏会在今天发下去,别亏待了弟兄们。”

        “谢谢局长。”楚牧峰恭敬道。

        “行了,你去忙吧!”

        “是!”

        等到楚牧峰离开后,戴隐目光瞥了眼唐敬宗,略带几分戏谑地说道。“你和师碑打赌了?”

        “局长,就是一个小赌而已。”唐敬宗连忙赔笑说道。

        “小赌?”

        戴隐抬手指了指对方,笑骂道:“你真好意思这样说,还小赌!”

        “那事要叫做小赌的话,什么能算做大赌?你运气不错,楚牧峰这小子挺争气啊。”

        “这也要多谢局长!”唐敬宗立即应到。

        “不过文山啊,你们情报处下面要抓点紧,重视起来情报工作。”

        “我收到消息,说的是岛国那边最近要对咱们金陵城疯狂的侵入,而且这次侵入不单单只是岛国的间谍,还有其余国家的特务。”

        “这搜集情报,抓捕间谍,原本就是你们情报处的专长,所以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全力以赴,让他们无所遁形。”戴隐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语气十分严肃地说道。

        “是!”

        唐敬宗恭声领命。

        “以后多给楚牧峰加点担子吧,年轻人,冲劲足,就要多历练历练。”

        “卑职明白。”

        ……

        楚牧峰这边刚从戴隐的办公室走出来,前面便出现了一道身影挡住道路。

        看到是谁后,他就赶紧走上前去敬礼。

        “魏处长好。”

        魏师碑望着站在眼前的楚牧峰,满脸和善地说道:“牧峰,你这是刚出来?局长心情怎么样?”

        “局长心情挺好。”楚牧峰笑着说道。

        “我是和唐处长过来的,现在唐处长就在里面,魏处长您要汇报工作的话,恐怕得等会儿。”

        “是吗?那就等会儿。”

        魏师碑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去见戴隐,而是上下扫视着楚牧峰,意有所指地说道。“牧峰啊,我听说你办案的时候都喜欢亲自上阵是吧?”

        “是!”楚牧峰点头应道。

        “要是这样说的话,你其实更适合来我们行动处哦。”

        “我们行动处讲究的就是势必亲为,再说这个抓间谍的时候亲自动手,那种满满的成就感可不是坐在办公室中遥控指挥能比拟的。”

        “你要是有意思的话,不如转来我们行动处吧?”魏师碑拍了拍对方肩膀,笑眯眯地说道。

        楚牧峰有点愕然。这是要撬墙角吗?

        而且就在戴隐的办公室外面,这么明目张胆的撬墙角。

        魏师碑魏处长,咱们能做得稍微含蓄点吗?你这么直接好吗?

        就在楚牧峰琢磨着该怎么回答的时候,一道声音解救了他。

        唐敬宗的身影从办公室中走出来,冷声喝道:“我说魏师碑,你要点脸吗?当着我的面就这样撬墙角,欺人太甚了!”

        魏师碑听到这话,脸色是有些羞红,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像是他们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感到羞愧呢?

        所谓的脸皮对他们而言已经被磨练的比城墙还要厚。

        “唐敬宗,你少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谁不知道楚牧峰最初是局长准备公平安排的,是你抢了先机。”

        “这也就是楚牧峰配合着你们情报处抓住了蛛组潜逃的间谍,这要是说当时配合的是我们行动处,哪里还有你们情报处什么事。”

        “不行,就这事,我必须找局长理论理论,没有道理说,这么好的人才就被你们情报处给霸占了。”

        好家伙,魏师碑现在倒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满嘴抱怨着就走进办公室。

        “处长!”楚牧峰满脸无语。

        “行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回去抓紧处理桥本世祖的间谍案,尽快拿出报告。”

        “至于那些间谍,处里面会安排人过去带走!”唐敬宗大手一挥说道。

        “是!”楚牧峰转身就走,他可不想要趟这趟浑水。

        大佬们的矛盾,让他们自己处理好了。

        办公室里跟着传来一阵压着嗓门的嚷嚷声。

        “楚科长好,久仰大名,有时间咱们一块坐坐。”

        “楚科长,我那里有上等的女儿红,改天一起喝两杯!”

        “楚科长,你果然是名不虚传,年少有为!”

        ……

        随着往外走去,只要是看到楚牧峰的人,全都露出一种赞赏和讨好神情。

        他们没有说有谁嫉妒,即便是真的嫉妒也没谁会愚蠢到展露出来。

        他们都知道楚牧峰如今是力行社的新贵,尽管说只是一个科长,可有戴老板的赏识,飞黄腾达那是指日可待。

        不趁着现在结交讨好,难道说要等到人家一鸣惊人,一飞冲天后再做吗?

        那黄花菜都凉喽!

        面对这些恭维的话语,楚牧峰是来者不拒。

        这时候就看出楚牧峰良待人接物的态度那是无可挑剔。

        不管是谁,只要是站出来说话的,他都会笑脸相迎,客气寒暄。

        这些人只要都在力行社中,那就都是有价值的,说不上哪天他们就能派上用场。

        走出去后,楚牧峰收了收衣领,坐进车里。

        “去金陵警备厅!”

        ……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六科。

        原本应该安静的这里,现在却是乱哄哄的。

        一个人就像是疯掉般,站在六科里面,肆无忌惮的咆哮喊叫着。

        那种模样就好像是谁敢阻拦,就会扑上去撕咬打闹。

        这是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大约二十六七岁的年纪,长得倒是中规中矩,但脸色却是有些苍白。

        不是正常的白皙而是一种病态的白,是一种被掏空身体后虚弱的白。

        一身锦衣的他,狠狠扫视全场,恶语相向。

        “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天理了!你们没有证据就胡乱抓人!”

        “我告诉你们,何秀才是我的姐夫,你们要是敢乱来的话,信不信我把你们这六科的顶给拆了!”

        “侯俊宁呢!他不是六科的科长吗?让他立即滚出来见我!”

        “真把你们自己当回事了,我范斯文的姐夫你们都敢抓!现在我要你们立刻放人,赶紧的,我不想听你们任何解释,放人!”

        ……

        面对范斯文这种近乎无赖般的咆哮,六科的科员全都站在旁边,没谁敢走上前来动手阻拦,即便是王明军都是有些迟疑。

        他现在其实是有点后悔,早知道的话就该躲出去的,不该来这里。

        这下好了,自己要是说不闻不问,被楚牧峰知道会怎么想。可真要是阻拦的话,就眼前这主儿的尿性,惹急他真会动手的。

        要是被他打了,我还不能还手的话,岂不是白白丢了颜面。王明军是满脸涨红,有些坐立难安。“放肆!

        就在这时候两道身影从审讯室的方向走出来,华容和黄硕并肩而行。

        他们所过之处,所有科员全都下意识地让开道路。“你是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在这里大喊大叫,肆无忌惮的闹事!”华容无所畏惧的大步上前,站定之后语气冷漠的呵斥。范斯文看到竟然有人敢管他的事,不由得瞪大双眼望过去,不屑的眼神从华容和黄硕身上扫过后,充满嘲讽地说道:“你特娘的又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这样说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管你是谁,这里是警备厅刑侦处六科,就不容你如此造次!你现在的行为性质十分恶劣,影响十分严重,我宣布你被捕了!”

        华容义正言辞,眼神凛然的说道。“什么,被捕?”范斯文听到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笑声中看向华容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