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67、真的碰上高手了

367、真的碰上高手了

        傍晚六点。

        华灯初上,被银装素裹的金陵城别具魅力。

        街道上,一个个身影在匆匆走动,有着急回家,有的奔赴酒宴,也有刚刚出来准备摆夜市的。

        热闹繁华,欣欣向荣。

        朱奋进也刚结束一天的活儿,准备从江南皮革回家。

        他今天的心情是不错的,想到清风茶楼总算等到的答复,整个人就愈发精神。

        今儿个回去总算能睡个安稳觉。

        心里这样想着的朱奋进,刚刚坐进车内,车门都还没有来及关上,两道身影便唰地拉开车门坐进去。

        不许动,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朱奋进满脸诧异地看着这两个陌生面孔,充满不安地说道。

        当然知道,朱奋进,朱老板嘛!至于想干什么,跟我们走你就知道了。

        说着,两柄黑漆漆的手枪便捅在了他的腰眼上。

        朱老板,你最好识相点别乱动,要是不配合的话。嘿嘿,我们得到的命令,就算带着你的尸体回去也没事!一个人冷冷地说道。

        就是这话,朱奋进一下子老实了。

        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却不敢再有任何动作,真怕对方一枪崩了自己。

        朱奋进这条鱼,落br/>

        西华粮店。

        由于今天大雪,加上此刻天色已晚,不会再有人过来买米,何秀才便早早给工人放了假。

        想到今天得到的好消息,他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踏实了。

        这位先生,您要买点什么?

        就在何秀才正在盘点算账时,黄硕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有客人进门,何秀才赶紧放下手中的账本,起身迎上前来笑着问道。

        我要买大米。黄硕扫了扫周围说道。

        没问题,我们这里有上好的大米,都是今年的新米,您

        何秀才转身就要介绍店铺里的大米时,脑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跟着眼前一黑,整个人便栽倒在地。

        何秀才这条鱼,毫无悬念地被拿下。

        史记铁铺对面的面馆。

        一碗碗热气腾腾的红汤面端上桌来,几个留着短寸,膀圆腰粗的男人们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他们都是史记铁铺的工人,都是跟随着史锤讨生活的。

        你们说咱们铁铺明天会不会有订单?

        你还想要订单啊?就现在的活儿,这个月都干不完。

        说的就是,消停点吧,最好能歇几天,马上都快过年了。

        哥几个小声点,这话要是让老板听到,肯定没个好脸色。赶紧吃吧,吃完回去干活儿,今天还得继续加班呢!

        一阵哀鸿顿时响起。

        作为被讨论的主角,史锤现在正在接待一个到访的客人。

        他有些狐疑地看着面前的裴东厂,客客气气地问道:这位先生,您是要打什么东西吗?我这里只要是你能拿出来图纸,都能给你打造出来。

        我要你跟我走一趟。裴东厂淡然地说道。

        走一趟?去哪儿?

        史锤有些诧异,上下打量着裴东厂,略带几分不满地问道:你谁啊?

        我是金陵警备厅刑侦处的,有一起刑事案件需要你配合调查,因为凶手使用的凶器就是你史记铁铺打的。

        我想要你跟着我过去说明一下情况,那起案子和你有没有关系,同时辨认下其他凶器是不是也是你们铺子的。裴东厂说着就拿出工作证晃了下。

        警官,我可是个老实人,从来没干过违法的事儿,我只管打造不管别的用处啊!史锤似乎有些慌张地辩解道。

        不过只要不是间谍的事情被发现,其余的都不算事。

        所以说只是让你过去辨认下凶器。

        好好好,我和你走。

        就这样,裴东厂直接带着史锤走出铁铺。

        史锤这条鱼,还带着满脸不以为然地落

        七点没到,整个收就宣告顺利结束。

        所有该抓的人都已经被抓,其中方直和朱奋进是被东方槐和西门竹抓捕的,关押在特殊情报科。

        何秀才和史锤则分别被黄硕和裴东厂带到警备厅,自然是关押在刑侦处的审讯室中。

        在没有宣布特殊情报科科长这个身份前,楚牧峰自然不可能自己去说,即便对裴东厂他们也要有所保留,尽可能地在规矩框架中做事。

        审讯即时开始。

        楚牧峰亲自审问桥本世祖。

        从昏迷中醒来的桥本世祖发现自己被捆绑在木桩上的时候,心情是绝望的。

        他虽然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什么环节出现了差错,但却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

        想要全身而退肯定没那么容易,那么摆在眼前的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投降合作。

        要么宁死不屈。

        他会怎么选择呢?

        你们是谁?竟然敢私下逮捕我?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高达商会新上任的会长,我是大岛国的商人。

        你们居然敢抓我,这在挑衅我岛国的威严,信不信我岛国大军随时都会开过来,把你们踏平!现在,立刻,给我松绑!

        桥本世祖心中暗暗琢磨的时候,脸上却是表现的非常愤怒。

        他满脸涨红地吼叫,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如同要喷射出火焰。

        八嘎,说你呢,混蛋,听到没有?赶紧给我解开绳子!

        啪!

        都没有等到楚牧峰有所动作,在左边站着的西门竹就大步走上前去,二话不说,扬起手,狠狠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

        看着桥本世祖脸上瞬间浮现的五条鲜红的手指印,西门竹漠然说道:会不会好好说话,不会我来慢慢教你!

        八嘎,你居然敢打我!

        桥本世祖仰着脑袋,满脸的狰狞。

        这话刚说完,换来的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你

        啪!

        八

        啪!

        这样仿佛陷入到死循环似的,连续四巴掌扇下去,满嘴是血,牙齿似乎都松动的桥本世祖立刻收敛起来刚才的嚣张气焰,眼神有些示弱地喊道。

        住手!别打了,我我好好的说话!

        早这样多好!

        西门竹转身冲着楚牧峰恭敬说道:科长,您可以问话了。

        嗯,不错!

        对于西门竹刚才的举动,楚牧峰是满意的。

        身为属下,要的就是这种机灵劲,总不能直接要楚牧峰出马,或者看着桥本世祖在这里一个劲地嚷嚷吧?

        恶人就要有恶人磨。

        你刚才说你是谁来着?你是高达商会的新上任会长?楚牧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地问道。

        不错!

        桥本世祖两眼盯着楚牧峰,嘴唇哆嗦着说道:我就是高达商会新上任的会长桥本世祖,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为什么要抓你,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楚牧峰嘴角一翘反问道。

        我怎么会清楚!

        桥本世祖不会说这样就被吓唬住的,他咬紧嘴唇说道:我只是刚刚到金陵城,就被抓来了。

        你们简直太霸道了,凭什么无缘无故抓人,我会向你们的政府控诉,引发一切后果你们自负!

        桥本世宗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弟弟!

        桥本世祖傲然说道:我们都是桥本家族的,知道桥本家族吧?是我们大岛帝国的一流家族。

        说起这个,我还没有找你们呢,你们就先把我抓起来。你们应该是金陵的警方吧?

        我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是被谁杀死的,你们到现在都没有调查出个结论来,却还抓捕我,殴打我,有你们这样办案的吗?我一定会向你们外交部提出严肃抗议!桥本世祖色厉内荏地说道。

        呵呵,桥本世宗是间谍,他在金陵城的任务就是搜集情报。你们既然是一个家族的,你过来又是顶替他的位置,那么你也应该是间谍吧。

        你说对待一个间谍,我们需要客气吗?就算你是岛国商人又怎么样?就算你桥本家族在岛国很有势力又能如何?

        楚牧峰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桥本世祖面前,俯视对方,指了指地下,冷冷说道:别忘记这里是华夏,在华夏大地上,只要你是间谍,就该抓就该杀!

        桥本世祖心底冒出一股寒意。

        他能从楚牧峰的话语中感受到一股斩钉截铁的杀意。

        对方绝对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惹急这个阎王,自己绝对别想出去。

        要是命都没了,还控诉个屁啊!

        什么间谍?

        桥本世祖竭力控制着心中的不安情绪,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在笑声中调整着自己的焦虑,大声喊道。

        不错,这里是你们华夏,你当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说桥本世宗是间谍他就是了?

        你们找不到桥本世宗被杀的原因,就这样栽赃陷害,恶意抹黑,这难道就是你们华夏警方的做派!

        你现在还诬蔑我是间谍,我可是堂堂正正的岛国商人,不是什么间谍!你别想颠倒黑白,指鹿为马!

        楚牧峰拍了拍手:嗯,成语用得不错,我问问你,是不是对我们国家的文化研究的很彻底?能将汉语说得这么流利,看来你是早有图谋吧。

        桥本世祖,桥本世宗间谍的身份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心知肚明,至于说到你,那就更加不用解释,你就是如假包换的间谍。

        楚牧峰慢慢站直身体,一字一句地说道:桥本世祖,你以为自己做过什么,我们不知道吗?以为没有证据吗?

        你今天去天和堂是做什么的?需要我说出来吗?你昨天去梵音庙又是做什么的?你和方直在咖啡馆中见面,是一场意外吗?

        你觉得自己不说,方直就能闭口不说吗?他能承受得住那些刑具吗?还有就算方直能挺住,你觉得朱奋进,何秀才,史锤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吗?

        一群早就被策反的人,一群卖国贼,他们哪里来的铁骨?他们只要受刑就会说出来,到那时候你觉得证据还会少吗?

        桥本世祖,现在你还想要死鸭子嘴犟到底吗?

        轰!

        桥本世祖的脸色当场就变暗,脑海中如同有着一道闷雷炸响似的,心神开始变得忐忑慌乱起来。

        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没想到这帮家伙竟然在悄无声息中已经知道了这么多内幕消息。

        这简直太让人意外。

        怡红酒店的方直!江南皮革的朱奋进!西华粮店的何秀才!史记铁铺的史锤!

        他们四个的确是听命桥本家族的间谍。

        这事桥本世祖也是被派过来的时候才知情,原以为这事就是天大的秘密。

        可现在呢?

        难道说桥本世宗的死就是因为暴露了不成?

        他压根就不是什么被某些组织杀死的,就是因为间谍行径的暴露。

        要是这么说的话,自己岂不是也小命不保了?

        想到自己刚来,就要被杀,桥本世祖心底就冒出一种极度恐慌的情绪来。

        我不想死啊!

        我还年轻,还有大好青春要享受啊!

        怎么样,桥本世祖,你现在愿意说点什么了吗?还是要继续顽抗到底呢?

        楚牧峰随意加起块烧得同红的烙铁,慢慢悠悠地点上一根香烟,然后云淡风轻的说道。

        现在说,你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当然你要是觉得没点刺激不能开口,我也可以成全你的!这里的刑具多的是,要不就先从烙铁走起!

        话音还未落地,楚牧峰就猛然扬起手中的烙铁,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停在桥本世祖的脸旁。

        桥本世祖顿时吓得满脸惨白。

        他能清楚感受到滚烫的热浪不断袭来,隐隐能闻到毛发焦糊味,半张脸仿佛下一秒就会被烫烂。

        那种即将到来的恐惧,是最让人崩溃的!

        最关键的是桥本世祖没有信心能够承受的住下面的刑罚,想到眼前这些刑具带来的痛苦折磨,看着在眼前放大的火红烙铁,他的心理防线就彻底动摇。

        在滚烫的烙铁面前,他屈服了。

        我说我说!

        桥本世祖声音发颤,低下了原本高高昂起的头颅。

        东方槐和西门竹对视一眼,眼底闪烁出一抹钦佩,看向楚牧峰的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光芒来。

        这起暗中潜伏的间谍案就这样破了吗?

        要知道特殊情报科才刚刚成立不到一周,楚牧峰就以强势的姿态向所有人宣告,他间谍杀手的身份是毋容置疑,一如既往的锋芒毕露。

        你能说这是运气吗?

        东方槐和西门竹都知道,在抓间谍这事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运气之说。

        就算是有,你也得相信是人家的实力所致。

        这两人第一次对楚牧峰心悦诚服。

        嗯,想说,那咱们就好好说,先说说你是属于岛国什么机构,特高课吗?

        楚牧峰将烙铁放回去后,重新坐下来问道。

        与此同时那边的西门竹已经开始摆摆手,自然就有人开始录口供。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我不是效命什么机构,更不是岛国特高课的,我就是为家族效命,我们桥本家族做的就是贩卖情报的买卖。

        所以说我们在这里拉拢腐蚀一批人,为我们效命,将他们搜集到的情报拿回去,再和别人做交易,这就是我们的经营模式。

        我只是收集情报而已,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间谍。桥本世祖没有敢藏私,一股脑地全都说出来。

        做情报买卖的桥本家族?

        这个的话楚牧峰倒不是说不相信,他也清楚在国际上有很多这样的人和组织,甚至在华夏这边也有。

        他们搜集情报,贩卖情报,甚至两头倒卖,从中牟利,只是没想到这个所谓的高达商会也是做这行。

        这就对了。

        这就和夏目樱春之前说的消息对上,桥本世宗压根就不是岛国情报机构出身的间谍,他原来就是一个情报贩子。

        可这样的情报贩子也不能等闲视之,因为他们搜集的也是情报,而且这样的情报还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一不留神,很多重要情报就会泄露出去。

        继续说!楚牧峰挑起眉角问道。

        桥本世宗是我们家族安排过来负责处理情报搜集工作的,高达商会只是掩饰,至于说到刚才的四个人,都是家族前期拉拢过来的。

        和他们联系的暗号都是家族掌握的,我要不是这次过来接替桥本世宗的话,也不会知道这个暗号。

        暗号分别是什么?楚牧峰跟着问道。

        和方直接头的暗号是在黄蜂巷梵音庙中的蒲团下面,放上一张白纸红莲画像;和朱奋进接头的暗号是清风楼茶桌下面贴上一头猪的便条;和史锤的暗号是玄武湖边小树林里那颗槐树上刻下两柄剑标记;和何秀才的暗号是祥泰戏院中第九号木架上不放绿植。

        这些都是过来前我刚知道的,我甚至连他们人还都没认全,就被你们抓来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知道啊!

        警官,该说的我都说了,只要能放了我,我愿意配合你们做事!

        桥本世祖一股脑将这些说出来后,眼神中就多出一种求饶的味道来,他是真的不想要就这样失去自由。只要能活着离开,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们四个人应该是负责搜集不同方面的情报对吧?说说他们各自都负责什么?你这次过来又是带着什么任务过来的?

        还有他们之前给你们桥本家族传递过什么情报,你不要说一点都不清楚,一五一十的全都给我说出来。

        楚牧峰是不会放过对桥本世祖的压榨,你觉得自己刚才说出来那些就算是没事了吗?

        做梦,继续给我交代!

        非要把你的老底儿挖干净。

        这次是真的碰上高手了。

        桥本世祖就算是最开始说了会主动说,但也是想着有所保留。

        只要不把那些最有价值的情报泄露,即便日后回到家族,也没谁会因此责怪他惩罚他。

        毕竟面对这种情况,谁都会想着要自善其身,他们不是纯粹的间谍,只是情报商人,自然不会一根筋地求死。

        可现在混不过去啊。

        楚牧峰竟然是深谙其道,问出来的每个问题都是恰好问到点子上,想要有所隐瞒都没可能。

        更让他感到绝望的是,自己这边还不能胡扯一通,否则楚牧峰只要去审问那四个人,很快就能得到印证。

        印证自己撒谎的后果是什么,桥本世祖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这个险,桥本世祖不敢冒。

        我这次过来是想要搜集金陵城的城防布置,这个任务是家族安排下来的,是我下面要做的头等大事。

        只要有关于这方面的任何消息,都要第一时间给家族发电报汇报。

        至于说到他们四个负责的情报领域,其实也不绝对,只要是有价值的情报,他们都可以拿过来。

        像是他们四个所在的区域的大商人有多少,有哪些珍贵古迹,哪条街上有政府机构,金陵的官员们住在哪里等等。

        当然军事情报是要摆在首位的,谁要是说有这方面的情报,高达商会将全部收下,而且都会重赏。

        桥本世祖使劲吞咽着唾沫,将高达商会在这边的任务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着,将方直他们四个人干的那些事儿泄露得一干二净。

        这时候楚牧峰要是说再去审问那四个人的话,甚至都不用上刑,光是靠着这些资料,就能让他们四个无条件投降。

        效忠的对象都投降了,你们再继续坚持还有意义吗?

        你们桥本家族在金陵城中只有高达商会一处吗?在其余地方没有别的安排?比如说某家商铺是你们的眼线,比如说还有其余商会做着同样的事?

        楚牧峰若有所思地问道。

        没有!

        桥本世祖果断摇摇头,十分肯定的说道:我们家族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和人手做这事,一家高达商会足够了,没必要再多安排。

        那除了方直他们四个外,还有谁也被你们策反了,成为你们的棋子耳目?楚牧峰突然问道。

        这个

        桥本世祖露出一种迟疑的神情来。

        怎么?你还想要有所隐瞒吗?楚牧峰玩味地瞥视过来。

        警官,我不是想要隐瞒,而是真的不知情。即便是真的有,我也不知道啊。

        我就只负责跟他们四个人联系,至于说到其余被策反的,要么是没有,要是有也不归我管。

        桥本世祖哪里敢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迫不及待地就辩解道。

        真的是这样吗?

        楚牧峰站起身,随意从桌上拿起来一根铁签,然后放到炉火中去烧,很快铁签头儿就变得滚烫起来。

        他慢慢拿起来,上下比划着说道:东北那边老百姓喜欢吃羊眼珠子,咬在嘴里,噗通一声,会爆浆!你说,这样的铁签要是插到你眼中,会不会爆浆呢?要不要试试?

        我我想起来了,还真有一个家伙也已经被策反了。

        桥本世祖脸色骤变,脱口而出。

        经过一番审问,楚牧峰发现桥本世祖就是一块海绵。

        要是说稍微停歇,他那边就开始装傻充愣,可只要继续使劲挤压,就能问出点干货。

        所以说楚牧峰是不会停下,下面工作继续交给东方槐来。

        审讯继续进行。

        等到东方槐上场后,他和楚牧峰的问话方式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楚牧峰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在温水煮青蛙中,将桥本世祖知道的事儿都慢慢出来。

        可东方槐却喜欢布置连环陷阱。

        一个个问题连环相套,而且还会反复重叠,压根就没有慢慢思考,组织语言的时间,很快就鼓捣得晕头转向。

        桥本世祖只能是乖乖有一说一,不敢有丝毫隐瞒。

        第二审讯室中。

        这里关押着的自然就是方直。

        楚牧峰端着茶杯走了进来。

        看到他出现后,被捆绑起来的方直就急忙大声喊道。

        楚处长,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

        楚牧峰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沉说道:方直啊方直,我最初以为你只是一个捞偏门的黑心商人,可谁想你暗地里居然还是个卖国贼。

        行啊,你不是很想要出卖国家的利益吗?那咱们就好好说说,你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出卖了多少秘密给岛国人。

        我没有!

        方直脸色骤变,看向楚牧峰的神情透露出一种惊慌失措,忙不迭地喊道:楚处长,您误会了,真的是误会了。

        我就是一个开夜总会的,哪里有胆量出卖什么秘密给岛国人,您是不是找错人了?

        白纸红莲!

        楚牧峰居高临下的俯视过来,慢慢说出的四个字,一下就让方直的心脏急速跳动起来,额头上流下滴滴汗水。

        你你

        你什么你?难道我说错了吗?方直,桥本世祖那边都已经招供,他都已经将你是怎么被策反的,你之前又传递过什么情报,这次又和你是怎么联系上的全都说出来。

        怎么到你这边还在这里还一个劲儿地说是误会,怎么着,还把自己当成是清纯小莲花不成?

        楚牧峰冷笑连连,面色讥诮着说道:你要是说非不愿意说出来的话,也行,那我倒要看看是这里的刑具硬,还是你的嘴巴硬!

        来,给他先修修指甲!

        是!

        西门竹听了这话后,立即拿起了一把老虎钳,那边的方直便立即怂了。

        他脸上露出一种无奈的悲催神情,语气有些凄凉的说道:桥本世祖这个混蛋,竟然是这样的怂货,他竟然就这样将我给供出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继续耍无赖?

        接着死不认账?

        不是说不能,而是他要敢这样做的话,楚牧峰这边绝对不会客气。

        想到这样的刑罚对自己根本没有意义,桥本世祖已经全都招供,方直就感觉憋屈的慌。

        他心底已经将桥本世祖的祖宗八代都问候一遍,这个愚蠢至极的怂蛋。

        人算不如天算?

        楚牧峰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摇摇头说道:说到这个,我也是没想到啊。

        方直,你在金陵城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愁吃不愁穿,坐拥着金山银山,这样的你,竟然心甘情愿的为桥本家族搜集情报,变成一个人人唾之的卖国贼,你这是图什么?

        有头有脸的人物?

        方直突然间发笑,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你说我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说的是现在。以前那?以前的我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我就是一个龟公,是一个拉皮条的!

        那时候的我狗屁都不是,在社会上被欺凌辱骂着,要不是说后来遇到桥本家族的那位,你觉得我能有现在的这一切吗?

        是他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才能够变成现在这样。所以说,我为桥本家族做事,做的是心安理得。人家给我饭吃,我怎么能不为人家看家护院,你说是吧?

        桥本家族的哪位?楚牧峰无视掉方直的抱怨问道。

        桥本隆泰。

        桥本隆泰!

        这个情报是正确的,桥本世祖说的也是这个人。

        桥本隆泰在桥本家族中就是负责对华策反工作的,他不会说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只要是策反成功就会离开,将这里的人留给家族来安排。

        这个人是很厉害的,他能够绞尽心思腐蚀拉拢一个人,直到成功。

        说说桥本世祖给你安排的任务。

        搜集金陵城的军事布防图。

        你有渠道?

        问到这里的时候,方直明显是停顿了些,捕捉到他的这种神情变化,楚牧峰冷笑一声。

        怎么着,莫非你还抱有侥幸心理吗?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配合我的审问,懂不懂?

        不要打那些乱七八糟的算盘,否则的话,你就要将牢底坐穿了。楚牧峰毫不客气地说道。

        是是是!

        被这话刺激到的方直,便不再有所隐瞒,赶紧如实说道:我是认识几个军队上的朋友,他们那也没有说被我策反,只是和我有消息交易。

        他们说出些不足为重的消息,从我这里换取走一些金钱,我就是这样获取情报的。

        写出来他们的名字,所在部队番号和军衔。

        楚牧峰抬起手臂,自然有人递过去纸笔。

        方直老老实实将每个人都写下来后,将纸递过去,声音哀求着说道:我会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楚处长,能给我一条生路吗?

        只要你愿意配合,可以!楚牧峰点头道。

        配合,我绝对配合!

        得到这种承诺的方直,更是不会再有所遮掩,将自己这些年做过的事,传递出去的情报,手中掌握着的渠道全都说出来。

        他当然也可以有所隐瞒,只是想到要是说隐瞒就有可能会受刑,就有可能将自己的前途性命葬送,他就不敢去赌。

        已经享受过人间安逸,哪里还有拼死的心!

        况且他原本也不是什么铁骨铮铮之辈!

        但凡是个热血汉子,也不会被桥本隆泰策反。

        说什么自己当初被社会欺凌辱骂,这都是扯淡的借口。

        生活在这个年代,比你还要不堪,生活还要凄惨的人多的去了,人家怎么没有说去当卖国贼!

        西门竹,你继续审问。

        楚牧峰问到一个阶段后,就站起身离开,将这里交给了西门竹发挥。

        他现在要做的是去见朱奋进,一个个都不能拉下。

        第三审讯室。

        特殊情报科刚刚组建,闲置的房间多的是,所以说被开辟出来多间审讯室用来审问。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来这里?

        朱奋进自从被带到这里来后,就没有谁过来主动见他。而现在好不容易看到楚牧峰出现,自然是要赶紧问个清楚。

        他想要知道这是哪里,自己又是因为什么事儿被抓的。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楚牧峰指了指自己说道。

        不知道,你很出名吗?朱奋进疑惑不解的问道。

        哈哈!

        楚牧峰无所谓地笑了笑:没事的,我今后继续努力就是,我会争取让我变得很出名的。不过你不认识我不要紧,我认识你就成。

        朱奋进,江南皮革的老板,谁都知道你是一个对妻子很重视很宠爱的男人,不过我想要是你的妻子知道她丈夫的真实身份,你说她还能高兴起来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朱奋进强忍着心中的惊慌问道。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确吗?

        楚牧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平视过来,凛冽的目光像是两柄锋芒毕露的宝剑,直勾勾地刺进朱奋进的心中。

        说说你是怎么被桥本家族策反的吧。

        和方直的表现一样,朱奋进也是当场色变,望向楚牧峰的眼神充满着惊惧。

        这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可现在这个秘密却像是路边买一块豆腐那么简单般被楚牧峰揭穿捅破。

        这一下就让朱奋进变得六神无主,心神不宁,坐立难安。

        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肯定是很矛盾的,你觉得我是在诳你,我肯定只是捕风捉影的知道一些事,所以想要诈你,想要让你主动交代一切事儿。

        但是,你又怕我是真的知道这个事,自己继续隐瞒的话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对吧?

        只是一眼,楚牧峰就洞穿了朱奋进此刻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