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62、一刀切、立威

362、一刀切、立威

        第一天的盯梢行动就这样结束。

        第二天.

        当楚牧峰刚刚来到办公室,都没有来及翻阅华容他们递过来的报告资料,就被曲慈喊过去。

        等到楚牧峰走进去后,曲慈就满脸笑容地招呼着坐下来。

        “楚处长,你来咱们警备厅上任也好几天了,感觉如何?”曲慈将一杯茶水放到桌面上后问道。

        “很好啊!”

        楚牧峰微微一笑,用很公式化地语言说道:“我觉得咱们金陵警备厅刑侦处是一个特别有包容性的地方,我很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

        “那你看看六科那边是不是也该安排点任务了?要知道你这好几天一个任务都没有下达,甚至都没跟下面人开个会,见个面好好聊天,他们会心里发慌的。”曲慈神情和善地说道。

        “发慌?”

        楚牧峰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笑容。

        自己就是故意要晾着六科的人。

        不过现在看来,就连曲慈这边都开始发话,难道说是侯俊宁来打小报告吗?

        不可能,侯俊宁可是郑宝坤的人,是不会傻乎乎过来告状的。

        要不是侯俊宁的话,难道是曲慈故意这么说的?

        对,应该是这样的。

        曲慈这是想要让自己赶紧去找六科的麻烦,确切的说是借着侯俊宁去和郑宝坤斗法。

        那样的话,他就能够坐收渔翁之利。

        到时候帮谁不帮谁,都得看他心情了。

        都不是省油的灯。

        楚牧峰心底暗暗琢磨的同时,脸色却是保持不变,微微一笑说道:“处长说的对,我这就准备去六科。正好我也想要和他们见见面,安排下近期工作。”

        “这就对了,六科是你分管的,总要让他们知道你是重视的。你要是有什么事要做,也可以安排他们嘛。”曲慈点点头说道。

        “是!”

        “话说回来,你这两天在外面是忙什么那?要是说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就直说。”曲慈话锋一转就聊到这上面来。

        “随便瞎逛逛。”想要探我的底儿吗?

        楚牧峰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好,那你去忙吧!”曲慈端起茶杯说道。

        “是,处长,卑职告退!”

        楚牧峰站起身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曲慈那张脸在袅绕升起的茶气中显得阴晴不定,“楚牧峰啊楚牧峰,你果然不简单,谁要是因为你年轻,就敢轻视你的话,恐怕就要倒霉喽。”

        从曲慈这边出来后,楚牧峰就回到办公室中。

        华容三个人如数到齐。

        李维民没有出现,他要继续盯着方直。

        “处长,这是昨天的跟踪情况。”

        华容三个人分别拿出整理的资料递过去,楚牧峰接过来后放在桌上,手指敲击着封面,淡然说道。

        “刚才曲慈处长把我叫过去,提醒我应该多多的去管管六科的事,说六科毕竟是我分管的,要是说我一点都不关心的话,会让下面的人有别的想法。”

        “既然这样,你们说说,我要怎么管呢?”

        “处长,要我说干脆直接安排他们干活得了,这样就能看出来谁是听话的谁是刺头。”

        “咱们毕竟是来破案子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和他们耗费着,听话的就留下,刺头就拔掉,就这么简单。”裴东厂继续扮演着敢打敢冲的角色。

        “处长,我觉得是时候亮剑了!”黄硕眼神锐利的说道。

        “华容,你说呢?”楚牧峰扫视过来。

        到底该怎么办,他心里其实是有数的,但就是要问问。

        毕竟自己带着三个人出来,不只是说想要让他们帮自己做事那么简单,这些人都是自己的班底,今后随着自己的升迁,都会一步步走向更高的位置。

        不趁着现在好好的调教调教,让他们增长格局的话,难道以后外放出去,全都变成惟命是从的磕头虫吗?

        “处长,不能都是您冲在前面,我觉得应该对我们三个任命了!”华容挑起眼角沉声说道。

        裴东厂无语地看过来。

        黄硕唇角抽搐。

        老华啊,你这要官要的也未免太直接了吧!

        好歹含蓄点成不,你说的稍微委婉点都行,这么一张口就要好处啊。

        “哈哈!”

        谁想楚牧峰听完这个后非但是没有任何动怒的意思,反而是十分高兴,蹭的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声音爽朗地说道。

        “嗯,老华说的很对,是该对你们任命了。黄硕,你去召集人,就说十分钟后,我要在会议室开会,所有人都必须到,不得缺席。”

        “是!”

        ……

        会议室中。

        楚牧峰下达的命令很明确,那就是所有人今天都必须到场,不管你有什么样的任务,全都要给我先丢在一旁。

        但有些人就是不信这个邪。

        通知下达后,六科科长侯俊宁倒是过来了,但却还是有人没过来。

        谁没过来呢?

        三个副科长两个没来,只有一个过来了。

        三支侦缉队的队长都没来,来的都是副队长。

        他们都在会议室中随意说笑着,丝毫没有一点庄重严肃的意思。

        “科长,这样做合适吗?”紧挨着侯俊宁坐着的是副科长王明军。

        他最开始接到的命令也是不来,但向来胆小的他却还是过来了。

        而过来后看到这里的情景便不由有些紧张。

        知道你侯俊宁这是想要示威,想要让楚牧峰知道这六科是谁说了算的。

        毕竟你背后站着郑宝坤,是可以为你撑腰的。

        但你这样做真是有点不靠谱。

        楚牧峰好歹是分管六科的副处长,人家是名正言的上司,你这样和分管的直属领导对着来,难道说就不怕捅出篓子?

        我是不知道楚牧峰的性格,但就算是性格再好的人,遇到这事,都应该是会恼怒吧?这样做完全一点面子都不给,实在是过分。

        “我做什么了!”

        侯俊宁听到问话后,却是满不在意的摇摇手,端起面前的茶杯慢条斯理的喝着,无所谓地说道。

        “别人手上都有事,难道说都还得不执行任务非得过来开会吗?没有这样的道理不是。再说他们也不是说不来,只是会来的有点晚而已。”

        “没事的,我想咱们这位楚处长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要是说这都没有办法容忍的话,嘿嘿,他的格局也就那样。”

        “好吧!”王明军不再多话。

        只是他心里仍然感觉到不对劲,心跳莫名加速。

        几分钟后。

        楚牧峰带着华容他们走进会议室,而看到这里的情形后,华容三个人眼底顿时闪烁出冰冷光芒,看向侯俊宁的眼神充满了愤怒。

        “这是给脸不要脸的意思啊!”裴东厂冷漠斜视。

        黄硕露出玩味笑容。

        华容扫过全场后神情冷漠。

        楚牧峰却没有生气愤怒的意思,神色波澜不惊,很淡然从容地拉开中间的椅子,慢慢地坐下来,然后左右看了一圈,挑起眉角淡淡问道。

        “黄硕,让你去通知六科的人开会,你都通知到位了吗?”

        “全都通知到位。”

        黄硕双腿并立,大声说道:“我是亲口传达的您的命令,科长侯俊宁,三个副科长,六个正副队长当时都在场,他们都听到的。”

        “这样啊!”

        楚牧峰手指卷曲,摸着鼻子,看向侯俊宁语气不紧不慢地问道:“侯科长,那你现在能给我解释下,其余人为什么都没有过来吗?”

        “楚副处长,不是他们不来,而是这会都有任务。”侯俊宁正襟危坐地说道。

        “有任务吗?”

        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寒光,语气加重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要执行任务,所以说就连过来开会的时间都没有?”

        “我是十分钟前通知的,他们都还在,就算是有什么任务,难道说不能开完会再去执行?”

        “再说我的通知应该是很明确的吧?我说的是所有人都必须到场,这话你能听懂,他们听不懂吗?”

        “这个……”

        侯俊宁刚想要解释,楚牧峰却是没有给他机会,而是侧身就扫视向王明军,“王明军,你来说说他们都有什么重要任务?”

        王明军一下傻眼。

        他哪里知道这个?关键是压根就没有任务啊!

        六科现在正在办的案子都是以前的陈年旧案,都是办了好长时间没个结果。

        你让他现在说出执行任务,执行哪个任务?办的哪个案子?

        这事前没有对过话,他可不敢胡编乱造。

        说不知道没事。

        说错了那他今天估计也就要跟着倒霉了!

        瞧着楚牧峰这架势,分明是想要摆出一副现场对峙的架势来。

        他真非要去弄清楚任务是什么吗?不是的,他这是想要杀鸡儆猴。

        我可不想要成为那只被宰割的鸡。

        “怎么?你是六科的副科长,你连自己分管范围内的侦缉队是去执行什么任务,破什么案子都不清楚吗?王明军,你回答我的问题!”

        楚牧峰音调陡然拔高。

        “报告处长,我不知道。”王明军哗啦着站起身来,脸色尴尬的说道。

        “不知道?很好!”

        楚牧峰斜斜的扬起唇角,看向侯俊宁淡然问道:“侯俊宁,你是六科的科长,那么应该知道他们都是去做什么的吧?你来说说吧!”

        侯俊宁倒是没有像王明军那样胆小怕事,他像是早就安排好似的,胸有成竹的说道:“他们都有各自负责的案子在破。楚处长,那些案子都是厅里面催促的急案重案,不能拖延的!”

        满嘴谎话,信口雌黄。

        刑侦处侦缉六科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当科长?

        楚牧峰之前是没有见过侯俊宁,但通过梁栋才的资料已经知道了很多,现在看来资料说的一点都没错,这家伙压根就不是一个合适的科长。

        这样的货色趁早该踢走。

        “嗯,你说的挺有道理,要是厅里面督促的案件,确实是应该抓紧去办。”

        “那按照你的说法,他们都应该去办案了,早就离开了警备厅是吧?”楚牧峰轻哼一声假装随意地问道。

        “对!”

        侯俊宁看到楚牧峰这样,心里面美滋滋的,楚牧峰这是服软了吧?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你就算是副处长又能如何?

        六科毕竟是我经营起来的科室,哪里会被你三言两语就瓦解掉,你想要成为这里的主宰,得拿出点真本领来。

        “他们早就去办案了!”

        “所有人都和我走!”

        就在侯俊宁这话刚刚落地的瞬间,楚牧峰便猛然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华容三个紧紧跟随,侯俊宁和王明军有些懵神不解,不知道楚牧峰这是想要做什么,但还是下意识的站起身来追过去。

        “科长,不会出事吧?”王明军低声问道。

        “能出什么事?”

        侯俊宁有些鄙夷的瞥视一眼,“老王,你就这点胆子,做事一点都不靠谱。这事要不是有我力挽狂澜的话,就你刚才那种表现早就没戏了。”

        “你给我等着,这件事结束后,咱们再算账。”

        王明军顿时满脸悲催。

        老子里外不是人,这叫什么事啊!

        刑侦处所属的一个屋子内。

        此时此刻有五个人正坐着抽烟,他们脸上有的是有些担心,有的干脆就是满不在乎。

        他们也都知道外面正在开会的事,但既然这事是侯俊宁安排下来的,他们照做就是,还需要去想别的吗?

        再说不就是稍微晚点进去吗?又不是不去。

        以着惯例,就楚牧峰这样的人上位,总得在会议室中讲半天吧,自己等到他讲完的时候进去装模作样地鼓鼓掌,多应景多好。

        “时间差不多了吧?”

        “说的就是,咱们该过去了,去得太晚点,也不太好吧。”

        “我说你们就这点本事吗?让你们坐着就坐着,哪里来这么多废话!”

        听到三个队长都在那边嘟囔着,坐立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副科长杨万峰就不屑的挑起眉角来。

        他狠狠抽了口烟,大大咧咧的说道:“这才哪儿到哪儿,你们就坐不住了。”

        “告诉你们,这事才刚开始,咱们就在这里坐着就成。再说咱们都是出去执行公务的人,要是说贸然露面的话,科长那边也不好交差不是。”

        “所以都别急,坐着吧,稍安勿躁!”

        砰!

        就在杨万峰话音刚说完,房门便从外面推开,楚牧峰他们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看到这幕的瞬间,杨万峰他们赶紧站起身来,扔掉手中的烟蒂,满脸涨红,神情局促不安。

        五个人都看向侯俊宁,眼里充满着不解。

        怎么搞的?

        不是说在会议室开会吗?怎么好端端的楚牧峰会带着这么多人都过来?而且瞧着楚牧峰的架势,摆明过来找事的。

        “楚副……!”

        杨万峰刚张嘴想要说话,楚牧峰便直接抬手打断,然后转身冷漠地看向侯俊宁,毫不客气地喝道。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他们都去执行公务?都去破什么大案要案了?侯俊宁,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糊弄蒙蔽长官。”

        “梁副处长不是那样的,您听我解释,我!”

        侯俊宁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话到嘴边,硬是解释不出来,急得是满头大汗。

        解释?

        解释什么啊!

        你拿什么来解释?

        你刚刚都振振有词说他们都出去破案了,这就是破案吗?

        事实摆在眼前,胜过一切雄辩。

        “我在上任之初就听说六科是一个喜欢做虚假之事,搬弄是非的科室,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侯俊宁,你这个科长就是这样当的吗?你当着我的面都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欺骗,要是说背着我的话,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违纪事来。”

        楚牧峰脸色阴沉的扫视过去,冰冷的眼神扫到谁,谁就不敢说话,全都乖乖地低下脑袋。

        “我现在给你们一次解释的机会,说,你们为什么接到命令后不去开会,而是要躲在这里,还带着出去办案的名义。”楚牧峰转身冷漠地问道。

        “我……”

        杨万峰刚想要解释,但看到侯俊宁递过来的眼神后,不由得立即闭嘴。

        “你没有想说的吗?”

        楚牧峰冷哼一声,看向另外一个副科长郑前列。

        这位也是一样的情形,低着脑袋沉默不语,意思很简单我就是不配合。

        “好,既然你们都做出选择,说不出缘由,那就别怪我秉公办事了!”

        楚牧峰懒得再看这群人的丑恶面孔,语气斩钉截铁。

        “从即日起,我宣布暂停杨万峰,郑前列的副科长职务,厅里会重新安排你们的去留。”

        “我宣布免除钱大龙,黄风车,郑子强三人侦缉队队长的职务,从现在起,立即给我卷铺盖走人!”

        “我宣布暂停侯俊宁科长的职务,反思己过!”

        全场俱静。

        所有人都被楚牧峰的强势手段震慑住,没谁会想到楚牧峰不做是不做,一做竟然是如此雷霆万钧。

        上来就是直接宣布侯俊宁停职,拿下两个副科长三个队长。

        王明军吓得心脏砰砰直跳。

        他现在忽然感觉很庆幸,庆幸自己是去了会议室的,庆幸自己没有撒谎。

        不过即便这样,自己也没有及时站到楚牧峰那边,没有说出来人家想要听到的答案。

        看来今后必须想办法弥补了,该死的侯俊宁,你这下是没话说了吧?

        这还只是开始。

        “我现在宣布任命华容,裴东厂,黄硕,李维民为六科的副科长,华容暂时接替侯局宁的职位,统领六科所有事务。”楚牧峰紧随其后又宣布。

        “是!”

        华容等人恭声应道。

        “楚牧峰,你凭什么这么做,你不能随随便便就免除他们的职务,就让我停职反省!”侯俊宁从吃惊中清醒过来后大声喊道。

        “呵呵,你说我凭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楚牧峰双手后负平静问道。

        “你……”

        侯俊宁脸色涨红,却说不出来理由。

        “说不出来吧?那我给你说说。我是刑侦处的副处长,分管的是第六科室,你要说其余科室的人员任命我是管不着,这话我认。”

        “但要是说到第六科室的话,按照规矩,那就是我楚牧峰说了算!你觉得第六科室的人事任命有谁能干涉我吗?”

        楚牧峰指着侯俊宁的鼻子就不屑喝道:“你心里想什么,不要以为我不清楚,我只是懒得说而已!”

        “还有你们几个,真的认为今天的事情是你们能扛下来吗?真的以为我初来乍到,就不敢动你们吗?”

        “今儿个我就这么直接调整你们的任命,我倒要看看有谁能指责?谁敢指责,让他来找我,我和他好好的理论理论。”

        楚牧峰目光轻蔑地扫过众人,扬手一指:“好了,现在我给你们时间,你们去找能为你们说话的人,随便谁都行。”

        “这事就是我的处理决定,你们服从就服从,不服从也得服从。还有你们六科的其余人都给我听着,有谁再敢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这就是下场。”

        “谁要是觉得六科这个科室,你们待着不舒服,没问题,你们随时可以走人,你们打报告,我批!”

        说到这里,楚牧峰无视掉这群人的羞愤、难堪、惊恐、忐忑纠缠的表情,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今日之内,该走的走,该留的留,该反思的反思,该办事的办事。”

        “明天我要是说看不到一个全新的第六科室,我会继续调整。谁不服,那就碰一个碰试试!华容,你留下处理!”

        “是,处长!”

        华容目送着楚牧峰离开后,转身看向侯俊宁他们,漠然说道:“各位,处长的命令你们都听到了。”

        “我只想简单跟大家说几句……最后,我要郑重提醒大家,今日之内有谁不执行者,一律会交给督察处处理,请各位如果还想在六科待着,就不要自误!”

        说罢,华容也转身离开。

        其余人都满怀心事的赶紧走掉。

        这里留下的只有被处置的几个人。

        被停职反省的科长侯俊宁,被拿下的杨万峰和郑前列,被调走的钱大龙,黄风车和郑子强三个侦缉队队长。

        至于说到副科长王明军早就在第一时间远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毕竟说到底,王明军可不是侯俊宁提拔起来的,人家是早就在这里担任着副科长的,杨万峰和郑前列是跟随着你侯俊宁混的,但我可不是。

        就眼前这事,摆明楚牧峰的大腿是要比你粗得多,我不去抱着人家的还要死守着你等死吗?

        你们爱谁谁吧。

        房间中一片悲惨哀戚戚的氛围。

        “科长,您不是说这事万无一失的吗?现在这算什么?我们就这样被免除了职务,他楚牧峰为什么这么狂啊!”杨万峰满脸愤然说道。

        “科长,这事是你让我们做的,你可不能撒手不管。”郑前列焦急地喊道。

        “早知道这样的话,就该像是王明军那样来着,这也不没事吗?”杨万峰抬起头嘟囔着抱怨道。

        “说的就是啊科长,楚牧峰这话丢出来了,我们怎么办?真的要来开侦缉队吗?我们这辛苦这么多年,都白白干事了?”

        “我不服气,我要上诉,我要去找曲处长理论,我要去找梁副厅长告状。”

        “告状?你告的赢吗?这事严格说来就是咱们做错了,你拿着错事去告状,觉得能赢了才是怪事,你就别瞎琢磨了。”

        两个副科长,三个队长,都在那里肆意的抱怨,他们看过来的眼神就像是在说,这就是你侯俊宁办下的错事,不是你的话,我们根本不会这样。

        你要是说抬抬屁股就想要走,不管我们的话,那咱们肯定也要拖着你一起下水,你不管我们的死活,我自然也无需在意你的感受。

        反正我们职位都被撸下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够了!”

        侯俊宁现在是最郁闷的,我的心情你们谁能理解?

        我这边还没有说话那,你们就开始一个劲的闹腾,你们凭什么闹腾?

        他奶奶的,以前我正红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溜须拍马的不清楚吗?现在我坐冷板凳了,你们就开始这样,有你们这样的吗?

        何况老子现在还没找靠山出来呢!

        “这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楚牧峰的话不算是命令的,他能把你们都开除吗?我就是不信这个邪。”

        “俗话说的好,法不责众,咱们这么多人在,他楚牧峰是不敢一下就把咱们都得罪死的。”

        “真的要是那样,你们就都回去给我召集你们的人一起去上面闹腾。妈拉个巴子,要是说整个六科全都停摆的话,我看楚牧峰怎么向厅里面交代!”

        侯俊宁也是准备破罐子破摔,恶狠狠放下这话后,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我去找郑处长,你们现在都各自回去联系你们的人等待命令。”

        “是!”

        杨万峰和郑前列对视一眼,谁也说不出来话,只能这样做事。

        ……

        六科发生的风波,很快就传遍了整座警备厅。

        所有听到这件事的人,全都露出惊愕之色。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楚牧峰做事会这样雷厉风行,而且还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架势。

        我要立威,就要立在明处。

        我要杀鸡儆猴,就要杀得你们屁滚尿流。

        什么钝刀子割肉,什么温水煮青蛙,这种事情我都不屑为之。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一刀切,就要手起刀落,脑袋落地。

        “这事吧也不能怪人家楚牧峰,你瞧瞧侯俊宁那个蠢货是怎么布局的。竟然敢在人家第一次开会的时候就闹出这样的幺蛾子来,这换做是谁能够容忍?”

        “要是我的话,做的恐怕比楚牧峰还要狠,我会将侯俊宁也给一脚踢走。”

        “谁说不是那,就算是布局,你也得布的周全点吧?两个副科长,三个队长,被人家一锅端掉,而且你们还不掩饰自己的行踪,这是得多狂妄才能做出这事。”

        “时间!侯俊宁哪里有时间布局,我听说了,十分钟就要开会,他们怎么都得稍微商量下吧,抱怨几句,然后就开始做这事,哪里有时间串通。”

        “我怎么觉得咱们警备厅这是引进来一条过江龙呢?”

        “等着瞧吧,刑侦处肯定会热闹起来的。”

        ……

        副处长办公室。

        “处长,您说他楚牧峰这是想要做什么?上来就将两个副科长,三个队长全都拿下,他还想不想要六科正常运转了?”

        “他就这么任人唯亲,肆意提拔自己的亲信,跟着他过来的四个人全都清一色的提拔成副科长不说,还都享受着正科长的待遇。”

        “眼下每个人还都分管着一个侦缉队,这是想要把我们好端端的六科往死里整啊!”侯俊宁满脸悲催地喊道。

        “这能怪谁?”

        谁想听到侯俊宁这番话的郑宝坤,非但是没有帮着说话的意思,反而是恨铁不成钢的怒声喝道。

        “你说说,这能怪谁!我是怎么给你说的,我说让你做事长点脑子上点心,你就是这样做事的吗?”

        “你明明知道楚牧峰新官上任会烧三把火,你还屁颠屁颠的把自己脑袋递过去让人家砍。”

        “两个副科长,三个队长全都敢缺席会议,你是怎么想的?你是猪脑子吗?就算是全都缺席,你找到点合理的理由行吗?”

        “说是去破案,结果那?五个人全都窝在一间屋子里面抽烟,你们难道就不能真的出去吗?”

        “他们就算是被拿下,也是因为你!”

        “侯俊宁,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亏你还好意思过来让我帮你,我怎么帮?这事说破天,我也帮不了你。”

        “你给我记住,楚牧峰现在是副处长,是你六科的直属领导,他想要调整六科的领导架构,完全有这个权力,而且谁也不能指手画脚。”

        “谁要是敢指手画脚,就是在挑衅整个官场的潜规则。你今天这样做了,明天别人也就能这样对你出手,谁会这么白痴做事?”

        “更可笑的是,人家还没有错,师出有名的情况下,你就更别想别的有的没的了,老老实实先忍着吧!”

        被这样劈头盖脸训斥着的侯俊宁,心情是低沉的,脸色是难堪的,他强忍着心中的紧张和恐慌,声音带着哭腔问道。

        “处长,那他任人唯亲的事情怎么说?难道说就任凭他这么随便做事吗?带来的人全都安排上副科长的职务,咱们刑侦处没有这样的前例啊。”

        “随便委任?”

        郑宝坤失望的摇摇头,语气苦涩的说道:“你呀,难道说就不能做点工作吗?谁给你说楚牧峰是随便委任的?”

        “你觉得他会将这么明显的把柄递到你的手上吗?你给我听清楚,楚牧峰委任的华容,裴东厂,黄硕和李维民,在这之前在北平警备厅那边都是有着相对应的职务。”

        “这种任命已经算是平调了,要是换做别人,没准早就委任成正科长了。”

        还有这事?

        这么说楚牧峰的操作完全是合法合规,这样再想要挑刺的话,是挑不出来的,总不能说人家是胡乱提拔的吧?

        “那我……”侯俊宁满脸苦涩。

        “你最近就老实点吧,先看看风头。”郑宝坤心烦意乱的说道。

        “是!”侯俊宁算是看出来了,就郑宝坤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帮着说话。

        他现在自己都有点自顾不暇的意思。

        这个楚牧峰真是一条过江龙啊!

        “侯俊宁啊,你自己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吗?你能够坐上这个位置,那完全是因为靠着裙带关系。”

        “要不是你姐姐跪倒在老子面前求情的话,你当老子会给你这个位置?麻痹的,现在看来你就是一头猪,一头没有继承你姐姐那点精明心思的蠢猪。”

        郑宝坤心底恶狠狠咒骂的同时,唇角浮现出一抹冷漠弧度来。

        “楚牧峰,你倒是够快准狠的,上来就将六科的布局给我搅乱。你可以啊,这招出其不意的安排,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六科或许会被你掌握,但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掌握了六科就能够在刑侦处耀武扬威吗?哼,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这里还是老子说了算。等老子成为处长,非得整得你没脾气不可。”

        ……

        副厅长办公室。

        梁栋品和梁栋才这对兄弟相对而坐。

        梁栋才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道:“哥,你看到了吧?我就说楚牧峰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主儿,那就是一条过江龙。”

        “谁要是说敢对他龇牙咧嘴的话,他不但会把你的牙全都打掉,还会直接给塞肚子。”

        “啧啧,就侯俊宁那块破料,居然也想要和楚牧峰对着来,他真的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这事楚牧峰做的有理有据有节。”

        梁栋品沉默了一会儿,开怀大笑着说道:“他提前就找我要走了任命,也就是说从他上任的第一天,华容几个人的任命便是确定下来的。”

        “但他就是隐忍不发,为的就是等待这种一击毙命的机会。可笑的是侯俊宁还跟傻子般地往上凑,真的以为背后靠着郑宝坤就能为所欲为,就能随便找出一个理由来,便给楚牧峰来个下马威。”

        “愚蠢!”梁栋才满脸讥笑。

        “是啊,确实够愚蠢的,不管做任何事都得有对应的身份和资格,他的身份算什么?不过就是一只跟屁虫而已,像是这样的跟屁虫还想要挑衅长官的威严,这不是作死吗?”

        “算了不说他了,没劲。何况我压根就没有怀疑过楚牧峰的能力,六科迟早会被他彻底掌握的。”

        “而且你就等着瞧吧,我觉得六科肯定会成为刑侦处最强的力量。”梁栋品眼中充满着一种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