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59、调嫡系!遇熟人!入帝都!

359、调嫡系!遇熟人!入帝都!

        (感谢书友徐江龙的五万币打赏支持)

        第一裴东厂。

        第二黄硕。

        第三苏天佑。

        这就是楚牧峰原本考虑的名单,至于说到其余人的话,因为有家室的原因,所以就算是想到也不会强求。

        不过没想到华容现在是孤身一身,那倒是方便了,正好一起。

        “处长,我也可以过去的。”苏天佑肃声说道。

        “我知道!”

        楚牧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后,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们每个人都是跟随我过去的最好人选,但我不能一口气把你们都带走吧?”

        “那样的话,别说是金陵警备厅那边没这么多位置安排,就连咱们阎厅长都会骂我白眼狼,挖墙脚喽。”

        “况且你们都是有家有室,有老有小,没必要跟着我这样去金陵。毕竟去的话,暂时只能是你们自己去,安置老婆孩子是个麻烦事儿,所以说就留下来吧。”

        “而且这里也必须有人留着,不能说我在这里经营起来这么大的一个摊子,到最后没有一个看家的,全都跟着我走吧?对不?”

        说到这里时,楚牧峰看向苏天佑,语气坦然的说道:“天佑,你是他们当中最有背景的,尽管说我现在也不知道你的背景是哪里,但我觉得只要你在这里,就没有谁能够摘桃子。”

        “你是最有希望顶替我位置的人选,我会给阎厅长和曹厅长都招呼一声。你呢,就安心的留在这里,稳步经营着咱们的基业。”

        “是,处长!”苏天佑恭声道。

        他也确实不能随随便便离开,毕竟真的要走,不符合家族利益。

        “处长,我……”

        眼瞅着王格志和宋大宝就要说话的时候,楚牧峰微微一笑,抬手打断他们的话,缓缓说道:“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不能全都走,你们就先留下来。”

        “放心吧,等我在那边站稳了脚跟,以后不是没有机会!”

        “是!”

        听了楚牧峰这句话后,王格志他们便没谁再多言。

        “今晚我在全聚德摆一桌,咱们兄弟不醉不归。”

        “好!”

        ……

        安顿好北平警备厅的事情后,楚牧峰就回到景阳胡同的家中。

        他这次回来不是两手空空,而是将桥本世宗藏的那些文物也带回来不少。

        因为他的身份,所以列车是直接负责托运。

        箱子刚好送到家中来。

        密室。

        楚牧峰在将所有文物都井然有序的存放好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是不会将这些东西留在金陵城,即便他在皇胄大街有院子都不行。

        谁让那里注定会被灭城。

        “你们都是祖国的瑰宝,不能说就这样被毁于战火中,还是留在这里安静的等着新天下的到来,到那时你们都会大放异彩。”

        这处密室很隐秘,而且又是在地下,根本不会有人想到。

        对此楚牧峰很放心。

        “既然要离开,那么有些事总要安顿好,章广盛在山城那边已经稳定了,不必再操心,不过在离开前要找时间见见马武和徐大冲。”

        虽然说楚牧峰要走了,但不是说就放任不管了。

        两人要是敢忘本,哪怕隔着千山万水,楚牧峰都有绝对信心收拾他们。

        回到北平城后的第二天。

        楚牧峰在茶楼雅室中见了恭候已经的马武,如今的马武和以前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任谁看到他都不会觉得他以前是拉黄包车的,看这一身穿着打扮,摆明就是个富商,言谈举止也有了几分大人物的味道。

        可即便是这样,见到楚牧峰的时候,马武都是姿态放得极低,没有丝毫不敬。

        太平车行是谁的?

        是属于楚牧峰的,没有这位就没有现在的太平车行。

        凭着这位爷的能耐,自己只要敢有任何三心二意的念头,想有所欺瞒的话,估计就会被立刻打回原形。

        所以必须恭敬,小心伺候着。

        “楚爷,听说您就要调往金陵警备厅了,真的吗?”马武见楚牧峰坐下了,神色有些忐忑地问道。

        “哦,这事你也知道了?”楚牧峰眉头一挑,颇感意外。

        “岂止是我,很多人都知道了。楚爷,您难道还不知道自个儿如今在这北平城中的分量吗?您的事儿,可不是小事喽。”

        “这好端端的,为什么调您去金陵啊?楚爷,咱们太平车行很快就能扩展到全城,到那时这个摊子真的大了,可眼下您要是走了,我怕……”

        马武有些话没有明说,但脸上的忧虑之情已经很说明问题。

        他不是故意夸大其词,而是真的怕,有没有楚牧峰这个后台罩着,差别很大。

        “放心吧,你这边我已经安排好,有任何麻烦的话,都可以去警备厅找王格志王科长,他会帮你处理的!”楚牧峰端起茶杯,一边品茶一边说道。。

        “是是是!”马武赶紧应道。

        “还有,我虽然去了金陵,但是北平这边的事也不是不管了,马武,除了展好黄包车业务外,还有活儿交给你!”楚牧峰指了指对方。

        “楚爷,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我马武一定给您办妥当了!”马武立即拍着胸脯表态道。

        “你要做的就是在展好太平车行的同时,在城里面其他行业中安插眼线。这么说吧,你只要能将北平城中生的大事小事,第一时间知道就成了!”

        “至于说到资金的话,你这边的收益就不必给我了,都花在这个上面吧!”楚牧峰将心中的设想说了出来。

        “您是说要建造一个情报网吗?”马武神情微愣。

        “对,就是一张情报网!”

        楚牧峰很满意地看向马武说道:“看来这些日子你是没有白混,连情报网这种事都知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目的。我要你将这张情报网尽快组建起来,当然你要知道情报网最大的特点就是隐秘,不能太高调。”

        “我明白我明白!”马武顿时精神振奋。

        他不怕楚牧峰给他安排事儿,就怕楚牧峰不安排,那样就说明他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这事除了你之外,不用让任何人知道,包括王格志,明白吗?”

        “是是是,您放心,我口风严着呢!”

        “等我那边稳定了,会给你个联系方式,有什么情况,及时跟我汇报!”

        同样的对话,在第三天出现在楚牧峰和徐大冲之间。

        徐大冲自然也是唯楚牧峰马是瞻。

        第四天。

        楚牧峰将手头方方面面的事都安排好后,再次拜见了阎泽,说是要动身了。

        后者自然是好生勉励一番,预祝他在南京大展宏图,步步高升。

        北平火车站。

        “师弟,你先去金陵吧,等到老师生日的前两天,我肯定会到的。”前来送行的曹云山拍拍楚牧峰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在这边离得远,你离得近,那么老师六十大寿的事你就要多费点心,每天都去老师那里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做。”

        “放心吧师兄,我会的!”楚牧峰颔应道。

        “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在那边多多保重!”

        “师兄,您也是!”

        “嗯!”

        曹云山侧身看向裴东厂,华容和黄硕,语气陡然间凌厉起来,“你们都是咱们北平警备厅过去的,都是跟随着你们处长的老人。”

        “都给我听好了,如果有谁敢跟你们处长作对,千万别客气,要拿出我们北平警备厅气势!”

        “你们的荣华富贵,你们的官场前途,就算是在金陵城丢了,在北平城我也会给你们找补回来!”

        “是!”

        裴东厂昂挺胸,大声说道:“厅长您就放心吧,我这条命已经交给处长了。”

        “在金陵城那边,我就是他手里的枪,谁敢动处长一下,我就跟谁拼命!谁想要为难处长,除非是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东厂说的没错!”

        黄硕和华容也同样应道。

        “好样的,要的就是你这种魄力!”曹云山满意地说道。

        “师兄,走了!”

        楚牧峰无语地瞪了裴东厂一眼,转身就走向检票口。

        “一路顺风!”

        曹云山挥了挥手,目光久久没有收回。

        ……

        列车平稳地开出了北平城。

        就在楚牧峰他们刚刚安顿好后,一道身影忽然间出现在门口。

        看到楚牧峰的瞬间,当场有些愣神,使劲揉搓了下双眼,确定没有看错后,这才吃惊喊道:“楚处长,真是您啊。”

        裴东厂看着来人,本能地戒备起来。

        不认识!

        “是你!”

        楚牧峰看了对方一眼,有点眼熟,不错,认识的,他跟着略带诧异地说道:“你是东华区侦缉队的副队长李维民吧?”

        原来是同行。

        裴东厂他们心中的戒备之意稍微减弱些许,不过仍然是选择着三角形的站位,将楚牧峰拱卫在中间,以免出现意外。

        “楚处长,您竟然还记得我?”

        这下轮到李维民惊讶了。

        他刚才叫出声后是觉得有点唐突,估计楚牧峰早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

        可谁想到楚牧峰非但是认识,而且还能叫出自己的姓名和职务。

        “当然,咱们在燕青山可是一起抓了个杀人犯呢,怎么会忘了。”

        “对了,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出公差吗?”楚牧峰随口问道。

        “楚处长,我已经不在北平警备厅当差了!”李维民摇头说道。

        “是吗?那你现在在哪高就啊?”

        “我在金陵教育部任职!”

        教育部?

        楚牧峰微微扬起眉头。

        李维民之前是北平城东华分区侦缉队副队长,就算是调到金陵去,那也应该是继续老本行才对,怎么会调到教育部呢?

        两者差得有点远啊!

        当然楚牧峰不是说教育部就不好,而是觉得专业不对口,有点浪费人才。

        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方便说说为什么会调到教育部吗?”楚牧峰也不是说非要询问,但想到这次去金陵城就要在那里扎根,而李维民好歹是认识的熟人,多认识个人在不久的将来或许就会有用。

        一回生两回熟,交情不都是这样聊出来的吗?

        “没什么不方便的。”

        李维民倒是表现的很坦然,直接说道:“我会前去教育部是因为我家里的安排,楚处长你可能不知道,我其实是个地道的金陵人。之所以会来北平城东华分局当警员,只是我的个人理想。”

        “现在家里的父母年龄都有些大,他们希望我能回去工作。正好我媳妇家里在教育部那边有点关系,所以想将我调回来工作。”

        “我想老是两地分居也不是个事,所以说就答应了。”

        “虽然我这个选择可能会让上司失望,但没有办法,我总不能让爸妈老来没有人奉养,不能让我媳妇孩子一直在金陵这边苦等。”

        “楚处长,您要是觉得我是一个没有理想没有担当的人,您就笑话我吧,我能承受得住。”

        说出这话的李维民神情是有些低沉和尴尬的。

        “笑话你?怎么会?”

        楚牧峰微微一笑,摆手说道:“我为什么要笑话你?又凭什么笑话你?因为你要孝顺父母而笑话你吗?还是因为你要照顾家庭笑话你吗?谁要是因为这个说你没担当的话,那他才是真没担当的人。”

        “你的选择并没有错,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你选择忠还是选择孝,都是对的,根本没有任何不妥。”

        “谢谢楚处长理解。”李维民衷心的感谢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真想这么放弃当一名警员吗?”楚牧峰眼神认真问道。

        “我……”

        李维民到嘴边的话语又咽回去,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想放弃,但是人力有限,不是什么事儿都能办到的。”

        “当初我也想是不是能调到某分局还干老本行,哪怕没有职务,只是一个小警员都成。”

        “可即便这样都办不到,找的关系只能去教育部,在那边干个打杂的闲置。”

        原来是门路不够硬。

        想想也是,能将你从北平城这边调回去已经是够可以的,还想要奢求高位什么的,可能吗?

        不是谁都是楚牧峰,能拥有这么好的机会。

        看到李维民这副落寞的样子,裴东厂他们的神情是颇为感慨。

        他们相信只要跟着楚牧峰到金陵警备厅,肯定会被委以重任。

        可要是没有楚牧峰这层关系的话,就凭他们还想要有所作为,可能吗?

        甚至他们都未必有李维民这样好。

        人家还能到教育部混个闲职,自己恐怕办都办不成。

        “嗨,不说我这事了,没啥好说的,倒是楚处长,你们这是去办案吗?”李维民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忍不住问道。

        “那啥,如果是保密行动,那就当我没说!”他跟着又补了一句。

        “你确定想在金陵警备系统干?”楚牧峰眨了眨眼问道。

        “当然想啊,可是办不到啊。”李维民悻悻地说道。

        “看来你一点都不关心其他事吧?比如说中央警官学校那边。”

        楚牧峰随意点了点,可李维民还是一副茫然无知的表情。

        “楚处长,我还真是不太清楚,最近都在忙活这个,还真没关注其他事儿。”李维民摇头说道。

        “我和你一样,也被征调金陵,我是要去金陵警备厅任职。”楚牧峰也没再绕圈子,直截了当地说道。

        金陵警备厅!

        李维民这下是真的有些吃惊和意外。

        楚牧峰在北平警备厅这边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调到金陵呢?

        那边虽然说是帝都,但高官云集之地,未必就有北平这边干得舒心。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也是知趣的不去多问,问了也白问。

        要是这么说的话,眼前这一幕他倒是明白了。

        裴东厂他们应该是陪同楚处长过去的。

        “那楚处长应该是高升了,恭喜恭喜!”李维民双手做拱说道。

        “平调而已。”楚牧峰神色淡然。

        “查票!查票了!都回到自己的铺位上去!”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列车员的喊叫声,李维民便主动告辞离开。

        等到他从眼前消失后,楚牧峰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老华,李维民的底细你清楚吗?”

        “处长,我知道这个人。”

        作为在北平警备厅警员体系工作多年的老资格,虽说因为不会溜须拍马而不能上位,但跟各个分局之间有名有姓的主儿还是很熟络的。

        “李维民在东华分局是个非常务实并且很有破案经验的老侦缉队长,我以前曾经看过他的破案报告,真的是总结得非常到位。”

        “他最擅长的是细节见真章,不管是多小的细节,都能够借此机会延伸出去,琢磨出来有价值的线索……”

        等到华容说出很多后,楚牧峰也就有所决定。

        “咱们去金陵的最大短板就是人手不够,既然李维民在那边,既然他有能耐,那么我不妨给他一次机会。”

        “老华,你留点心,到那边后找他聊聊,探探他在教育部那边的底细,看看他所谓的背景是什么。”

        “是!”

        ……

        隔壁车厢中躺下来休息的李维民心情也是很波动的。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楚牧峰,更加没想过楚牧峰竟然和自己一样,也都调到了金陵。

        只是人家很显然有背景有身份,调入的是金陵警备厅。

        不像自己,只能在教育部那边任人驱使。

        “我要是找楚处长说说,看看他能不能帮忙运作到警备厅去,应该可以吧?”

        “算了吧,李维民,你可太高看自己了,你和楚处长有那么深厚的交情吗?人家凭什么帮你?你们之间的关系有那么好吗?”

        “楚处长也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就算想要帮忙也未必能做成。”

        想着想着,李维民就不由心烦意乱地拉起被子盖住脑袋。

        还是赶紧睡吧。

        睡醒了没准心情就能好点。

        ……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

        作为执掌这个部门的处长,曲慈最近的心情是跌宕不已。

        有消息说他要被调离,而且说得是有鼻子有眼,跟真的一样。

        可问题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弄清楚为什么要被调走,又是谁想要调走他。

        被这个小道消息困扰的他,已经有段日子睡不踏实了。

        “难道说我被谁惦记上了吗?或者说是谁惦记上我屁股下面的位置?要是那样的话,这事倒是要好好查查,我可不想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要是说在刑侦处,谁最有可能接替我的位置呢?

        梁栋才?不可能,他刚刚被破格提拔,根本没有任何资历可言。

        杨高武?也不可能,他可是我提拔上来的。

        那个来自北平的楚牧峰吗?简直就是荒谬之谈,他都还没有上任,何来阴谋夺权。

        要都不是的话,那只能是郑宝坤那个老油条了了。

        想到刑侦处目前四个副处长中,最有权势的就是郑宝坤,而且这个家伙还有背景有靠山。

        想到这里,曲慈就眯缝起来双眼,喃喃自语道:“难道真是你吗?”

        郑宝坤,我和你可是井水不犯河水。

        要是说被我查出来,我被调离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就给我等着吧。

        曲慈眼底寒光闪烁。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楚牧峰倒是有点意思,显然是个非常有潜力的主儿。

        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班第一名,深得政治处主任杨隶的信赖,而且据说还和总务长戴隐关系不错。

        要是这样的话,楚牧峰的到来才是日后最有威胁的存在。

        倘若他这个过江龙能和郑宝坤这个条地头蛇对上的话?

        曲慈心底闪电般的冒出着一个个念头,但很快就被他掐灭。

        不行,不能做得太贸然了,被别人看出来就落了下乘。

        嗨,其实这事压根不用我怎么样撩拨,就郑宝坤那种小心眼,能够容忍一个像是楚牧峰这样优秀的人过来一起共事?

        我要做的就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将分工权限重新划分一下,相信郑宝坤就会迫不及待地蹦出来,像条疯狗般去咬楚牧峰。

        “呵呵,郑宝坤,接下来就看是你魔高一尺,还是楚牧峰道高一丈喽。”

        曲慈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开始打理起自己那几盆绿植,嘴里悠然自得的哼唱起来小曲儿。

        ……

        金陵城中一家茶楼。

        外面阳光正好。

        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洒满整个房间,看上去便很温馨。

        但温馨的雅室中,坐着的却是一群粗犷之人。

        “我觉得咱们刑侦处很快就会变的热闹起来。”

        “谁说不是那,梁栋才这小子走了狗屎运,又是在北平立功,又是在进修班培训,提升为副处长也是有情可原,咱们也不能说别的。”

        “可是冒出来的那个楚牧峰是怎么回事?他一个北平警备厅的,来到咱们这里,过来就是副处长,能服众吗?”

        “谁说不是,据说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样的都能当上副处长,那咱们郑处长就该扶正了。”

        扶正?

        没错,坐在这里的那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就是郑宝坤。

        刑侦处的副处长,最有权势和最有野心的一个。

        他梳着个中分头,长得满脸凶相,一看就不是个善茬,那双三角眼宛如狼眸般,时不时迸射出道道寒光。

        坐在这里的人都是他的心腹。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总共分为六个科室,每个科室各自有三个侦缉队。

        眼前坐着的这些人,便是科室的正副科长们,他们都是跟随郑宝坤混的,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

        在刑侦处这里,郑宝坤的命令有时候比曲慈来得好使。

        “这个楚牧峰原本就是北平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又在中央警官学校进修过,他来咱们这里担任副处长,不管是于情于理还是规矩都能说得通。”

        “其实这次去进修班的名额原本应该有我一个,可惜被梁栋才给拿了!”郑宝坤语气有些遗憾和抱怨。

        “唉,谁让梁栋才背后站着的是梁家,那可是通了天的关系呢。”

        “哪怕不说梁家,单单在咱们警备厅,他背后还有副厅长梁栋品撑着,梁栋品分管的又是咱们刑侦处,咱们就不能拿他怎么样。”侦缉六科的科长侯俊宁皱着眉头说道。

        “嗯,你说的很对!”郑宝坤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他对梁栋才也是没有任何想法,别看他背后也是有人撑腰,但那人毕竟不是警备厅的大佬。

        何况梁栋才背后还站着梁千里这个内政部的副部长老爹,自己除非是傻了痴呆了,才会傻乎乎地去和梁栋才叫板。

        真要那样做,手下都没人愿意干。

        鸡蛋能和石头碰吗?

        “处长,其实现在最应该担心的是那个楚牧峰过来的话,曲处长那边会怎么安排分工!我就担心,他会将处长手里掌握的三个科室分出去一个!”

        这话说出,所有人都不由愣住。

        对啊,这才是最关键的。

        “咱们不用在这里琢磨了,一切很快就会见分晓。到时候先看曲慈怎么安排你们再听我命令行事。”郑宝坤阴恻恻地说道。

        “是,处长,咱们都听您的!”

        “没错,您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他楚牧峰算个屁啊!”

        ……

        金陵火车站。

        当楚牧峰他们到站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两点钟,刚刚走出来,李维民就从后面快步追了过来,冲着楚牧峰恭声说道。

        “楚处长,这是我的工作地址和电话,您要是说有任何吩咐的话,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的,我保证随叫随到。”

        “好!”楚牧峰接过纸条后颔道。

        “那您慢走。”

        李维民也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跟着转身离开。

        “呵呵,一个有意思的人!”

        楚牧峰扫视了一眼纸条后递给了华容吩咐道:“给苏天佑打电话,让他尽快将李维民的详细资料一份给我,不要那种档案资料,要实事求是。”

        “是!”华容恭声道。

        “走吧,先给你们找家客栈住下,等到你们报到后,厅里面会安排住所。要是能住就住,住不惯的话就在外面租个房子。”

        一边说着,楚牧峰一边从包里拿出三个信封。

        “这笔钱你们先拿去花。”

        “处长,这钱我们不能要,我们有钱……”

        “让你们拿着就拿着,哪里这么多废话,跟着我,难道还能让你们没钱花吗?赶紧收好!”楚牧峰没好气地呵斥道。

        “是,谢谢处长!”

        裴东厂等人也就不再推辞,满脸笑容地接了过来。

        跟着处长就是好,对咱们就是关照。

        “走吧!”

        将三个人安顿好了,楚牧峰就给恩师叶鲲鹏打了个电话过去,汇报自己已经抵达金陵,明天就准备到厅里正式报到上班。

        叶鲲鹏那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交代了一句:让他好好干。

        时间一晃而逝。

        次日。

        金陵警备厅,刑侦处会议室。

        在这里坐着刑侦处的所有中高层领导,每个科室的正副科长都被要求出席,而职位最高的自然是副厅长梁栋品和副厅长万方。

        梁栋品分管刑侦处,过来是理所应当。

        万方负责的是人事,过来则是宣布任命。

        处级干部的任命,自然是要副厅长级别的来宣布。

        当然也可以是分管人事处的处长来做,但万方这不是为了给梁栋品一个面子,花花轿子众人抬嘛!

        “各位,经过内政部批准,金陵警备厅审核,特任命楚牧峰为金陵警备厅刑侦处副处长,此令宣读之日即刻生效。”

        哗哗!

        随着万方声音落地的刹那,曲慈他们就都开始鼓掌欢迎起来。

        有两位副厅长坐镇的情况下,即便是谁心里不爽,也都得藏着掖着,

        谁要是说敢流露出任何不耐和蔑视,那就不是针对楚牧峰,而是在向两位副厅长甩脸色看,那是会倒大霉的。

        楚牧峰站起身敬礼。

        “现在有请梁副厅长讲话。”曲慈扮演着临时主持人说道。

        掌声又起一波。

        “各位,我今天过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送楚牧峰楚副处长上任。你们当中应该是有认识他的人,也应该有很多不认识。”

        “认识的是因为他在中央警官学校进修期间表现优秀,荣获第一名,并且在咱们金陵城破掉人口贩卖组织案件。”

        “不认识的自然就不必多说,但我想说的是,你们不管认不认识的都可以去找来斐煌报纸,那上面有很详细的新闻,报道过楚副处长在北平警备厅所破获的案件,立下的累累功劳。”

        “我希望咱们刑侦处能因为楚牧峰处长的到来,变得更有战斗力!你们也能够在他的帮助或者说带领下,破获更多的案件,保金陵百姓平安,就这样!”

        梁栋品倒是很干净利索,没有丝毫拖堂的意思。

        他也没有说拖泥带水地搞什么长篇大论,就是这样简明扼要的阐述完毕后便宣告结束。

        演讲如同他为人处世的风格。

        “那下面有请楚牧峰副处长讲两句,大家欢迎!”曲慈微笑着率先鼓掌。

        掌声响起。

        但这次的掌声明显有些敷衍了事,稀稀疏疏,有气无力。

        梁栋品眼底闪过一抹寒意。

        万方是面色如常,含笑不语。

        曲慈则嘴角微微斜扬。

        楚牧峰呢?

        他仿佛压根就没有看到这个情形似的,很自然地站起身来,就在原位上双手扶着桌面,眼神温和,淡定从容地说道。

        “两位厅长,各位同僚,能来金陵警备厅任职,我感到很荣幸,我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也不想要耽误大家太多时间,就只说一句话。”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破案的!除了破案之外的任何事,我都不想掺和过问,希望各位能支持配合,就这样吧!”

        就这样?

        所有人都被楚牧峰的演讲给刺激到,这也未免太简短了吧?

        而且你说出来的都是什么话?让你讲两句,你前后加起来,还真是两句啊!

        你来就是为了破案的。

        刑侦处的工作就是破案,不破案做什么?来玩啊?

        楚牧峰啊楚牧峰,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这番话,很容易树敌。

        “是个个性鲜明的主儿啊!”曲慈听到这话就不由给出判断来。

        “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这是想要把他在北平警备厅的那套拿过来用吗?哼,真的要是原封不动的照搬,我敢说你在这里待不住!”

        郑宝坤心底是不屑的。

        破案?你要是说只管破案不管其余事的话,你在这里就别想编制人脉网,会很容易就四处树敌。

        “牧峰处长说得很好!”

        梁栋品扫视过这种死一般的静寂氛围后,率先说道:“刑侦处的任务就是破案,你们只要能破案就算是立功,只要立功就会有奖赏。”

        “希望你们刑侦处今后能多多的破案,多多的立功!万副厅长,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了!”万方笑道。

        “那咱们先走一步吧?”

        “好!”

        曲慈把两位副厅长送出去后,就要离开的时候,梁栋品突然漫不经心的说道:“曲慈,你也不用在这里跟着我们了,去忙你的事吧。”

        “楚牧峰刚刚过来,要让他尽快熟悉刑侦处的工作,要适当的给他加加担子,千万别浪费上面特意从北平挖过来的人才啊!”

        “我明白我明白,我这就回去安排分工。”曲慈心领神会地说道。

        “嗯!”

        梁栋品点到为止,没有多说下去的意思。

        他知道曲慈要是个聪明人的话,就应该知道下面怎么做。

        要是不然,自己也不介意挪挪他的位置,让他好好反思反思。

        以着梁栋品现在的身份调整刑侦处处长的位置,简直是易如反掌,而且没谁敢多说半句话。

        谁让这就是他的分管口子呢。

        金陵篇正式拉开,希望各位多多支持,方便每天看完给个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