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336、放手去做吧!

336、放手去做吧!

        进修班教室中。

        班主任杨隶脸色铁青地坐在讲台上,脸色阴得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虽然看着平静,但充满着危险。

        俨然就是生人勿近。

        训导处主任张道池,教务处主任顾十方,这两位副班主任同样是满脸肃然地坐在教室角落,默默扩大这股压力。

        三十个学员全都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全都乖乖保持沉默。

        “诸位,一星期前在这间教室里,你们可都是信心满怀,你们当着教育长的面是怎么许诺的?你们说不管是什么样的案件,只要交到你们手中,都能破掉?”

        “可现在呢,一周时间过去了,只有十个案件被成功破获,连一半都没达成!你们不用给我说什么这样那样的理由,我只需要看结果。”

        “如今结果就是你们大多数人都在这周的考核不及格!”

        杨隶双手放在桌面上,眼神安然的说道,他没有丝毫想要掩饰心中怒意的意思,就这样一股脑的全都泄出来。

        台下这帮学员则跟霜打茄子般,耷拉着脑袋,满脸愧色。

        “在这里,我想要重点批评下金君集!”

        杨隶扫视全场后,目光落在了金君集的身上,随即就在顾十方有些惊愕的眼神中,杨隶态度强硬,语气凛然地数落起来。

        “金君集,你是进修班中最活跃的学员,你毫不遮掩的表示出来自己想要成为班长的意图,为此还请出顾十方副班主任给你站台,想要让他站出来为你说话。实际上,他也的确是站出来说话的。”

        “作为学员,想要成为领头羊,这点是无可厚非,但是问题来了!”

        杨隶顿了顿,沉声说道:“三十个案件中你负责的是毒杀案,可截至到现在,我得到的汇报,是你压根就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别人就算是没有破掉案子,总算是提供出来点可供参观的线索,这样以后也有机会破案。你呢?你找到的那些嫌疑人全都是清白无辜,你调动了那么多警力最终都是徒劳无功!”

        “这就是你递交给学校的报告书?这就是你想要表达野心的投名状吗?”

        金君集做梦都没有想到杨隶的态度会这样强硬,会如此不留情面的当面数落自己,瞬间他的心中就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他抬起头来,双眼中喷射着怒火,盯视着杨隶,流露出满满的仇恨之色,放在课桌下面的双手早就紧攥成拳。

        同样被激怒的还有顾十方。

        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你杨隶就算是政治处主任,就算你平常是铁面无私的性格,你好歹也得有所顾虑吧?

        你怎么就能这样做呢?这样做打击的不只是金君集的威信,你还将我顾十方的面子彻底的踩在脚下蹂躏。

        你还有点人之常情吗?还有将我当回事吗?

        杨隶,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克制!”

        眼瞅着顾十方似乎就要起身争辩,坐在旁边的张道池立即拉了拉他的胳膊,低声说道:“冷静!别冲动!”

        其余学员也被杨隶的态度惊到了,一个个是噤若寒蝉。

        楚牧峰也有些意外。

        杨隶怎么会这样强势的宣战?他不是这样的性格啊。

        要知道这样一来的话,是必然会得罪顾十方的,而顾十方的背后站着的毕竟是教育长李五省。

        杨主任,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被李五省惦记上,从而给你穿小鞋吗?

        您到底意欲何为?

        楚牧峰双眼微微眯缝起来,暗暗琢磨其中的门道。

        “楚牧峰班长的身份是教育长李五省亲自裁定的,他还是总务长戴隐先生亲自监管的对象,他在进修班的地位是不容挑衅和质疑。”

        “你们想要挑衅,可以,只要拿出来足够的筹码就行。可你们有吗?你们谁能够在一天之内就破案?破掉的还是人口贩卖那种悬案?”

        杨隶目光环视一圈,等待片刻后挥手说道:“我奉劝和告诫你们,你们是来参加进修班的,是前来学习提高的,不是让你们来攀附权贵,谄媚逢迎谁的!”

        “你们都是进修班的学生,地位都是平等的。要是说你们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能够清楚明白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那趁早主动申请离开。”

        这番话如雷轰顶。

        所有人都宛如醍醐灌顶般清醒过来,每个人的后背都冒出一层冷汗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杨隶说说的一点都不错,一针见血的说穿了他们的心事,他们心中就是这样想的,就是认为这次前来进修,更多的是要认识其余权贵,为自己的将来铺路。

        什么狗屁进修,完全就是走程序。

        楚牧峰是班长怎么了,他门门第一又能如何,要是说不能够结交几位权贵的话,说别的都是瞎扯,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但现在杨隶的话说的够清楚直白的,你们是抱着这样的目的过来的,你们不是说不想要学习,不想要认真对待这次的进修吗?

        好,那我就让你们滚蛋,让你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看要是这样的话,你们还有谁有脸攀附权贵?

        真要那样的话,谁还有脸?

        “今天是周日,明天就会开始第三周的进修,我在这里不妨把话给你们说的明白透彻些。”

        “这第三周的进修,你们要是说有谁还没有进步,还在后面吊着的话,就会无条件开除!中央警官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不是让你们混日子的!”

        杨隶眼神凌厉地说道:“另外,今天之内,所有人都将这次的破案报告书递交上来。”

        “破案的要详细陈述过程,没有破案的也要把你们做过的调查清清楚楚的写下来!楚牧峰,你负责收上来这些报告书,一份都不能少!”

        “是!”楚牧峰恭敬地站起身应答。

        “就这样,开始吧!”

        杨隶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教室,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和顾十方,张道池打招呼的意思,这两位副班主任也没有停留的想法,很快就站起身追出去。

        教室外面。

        “我说杨隶,你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顾十方眼神愠怒地拦住道路,冷声问道。

        “什么意思?”

        杨隶坦然回视着顾十方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道:“顾十方,我是进修班的班主任,只要是班规权限范围内的事我都能裁决。”

        “刚才那番话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你们两位副班主任今后不管做任何事,都要提前向我汇报,我不同意便不能擅自做主,自说自话,谁敢越权我就不会留丝毫情面!”

        “你……”顾十方脸色涨红,气得胸膛起伏不定。

        “我什么我?我说错了吗?”

        杨隶冷笑连连:“在进修班,我是班主任,在中央警官学校,我是政治处主任。我有权力对每个学生的政治思想进行审核,要是我觉得他们的思想是有问题的,政治态度是有所偏差,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开除?”

        听了这番话,顾十方脸色又从红变黑了。

        “你应该清楚我是有和这个权力的,你想要照顾金君集那是你的事,我不想要干涉,我也不想要把事情做绝。”

        “但谁让你先不守规矩,是你非要主动挑衅我的权威,我要是说不反击的话,如何能够御下?顾十方,你给我听清楚,想要让金君集上位,那就让他拿出来足够上位的筹码和本钱。一个毒杀案都破不了的家伙,凭什么来当班长!”

        “你好自为之吧!”说罢,杨隶转身就走。

        “杨隶,你欺人太甚!简直就是目中无人,我要去跟教育长汇报!”直到目视着杨隶的背影从眼前消失,顾十方才咬牙切齿地喊道,跟着就要付诸行动。

        “别冲动!”

        张道池一把就拉住他的手臂,在顾十方的挣扎中,好声说道:“老顾,你这是想要做什么?你难道还嫌不够闹腾吗?”

        “老张,刚刚你也亲眼看到,他杨隶为了给楚牧峰出头,竟然敢在教室中说出那样的话来,你说我能忍受吗?我要是说不反击的话,别人会怎么看我,我还有什么威信可言?”顾十方恼怒地喊道。

        “你要是贸然反击的话,才是别人怎么看待你!”

        张道池这次没有站在顾十方这边,而言辞如刀地说道:“你想要反击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换做是我的话,也肯定会反击,但你这次却必须咽下这口气来,为什么?因为你根本不占道理啊,师出无名的反击必然会失败。”

        “你想要给金君集说话,没问题,可先得让他自己争气点才成!就像刚刚杨隶说的那样,金君集没有破掉案子是事实,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你说再多的话有意义吗?根本没有!”

        “任凭你说破天,都没有人站在你这边,何况你前两天为了他怒斥楚牧峰,想要拿下对方班长身份也是事实,你能否认吗?”

        “你现在还要去找教育长,你敢说找过去,教育长肯定会为你出面说话吗?别忘记杨隶也不是什么寻常角色,他是有后台背景,人家后面站着的是党国元老叶老,有那位大佬在,你觉得你能够讨得到便宜?”

        “我……”

        顾十方当场吃瘪,脸色涨红。

        “行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安心准备第三周的进修吧!”

        张道池拍了拍顾十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老顾,来日方长啊!”

        咬咬牙,顾十方心里那真叫一个憋屈啊!

        ……

        进修班中。

        随着正副班主任先后离开,里面剩下的便是一群学员,他们也都从刚才的紧张压抑的氛围中走了出来,开始窃窃私语地议论起来。

        “你们说咱们这位班主任是想要做什么,气势汹汹的!”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力挺班长呗。”

        “嘿嘿,要是这样的话,我也会站到班长那边,谁让他的确是有两把刷子,不是阿猫阿狗都能随便挑衅的!”

        猛然听到这番议论,金君集那张原本就惨白可怕的脸庞,此时此刻再没有半点血丝,他双手紧攥成拳,猛然站起身来大声喝道:“你们说什么呢?”

        “怎么,我们说什么难道还要向你汇报吗?你是班长还是班主任?”梁栋才自然是那群人的头头儿,他眼神高傲的斜视过来,满脸不屑。

        “我说金君集,你这是当老大当习惯了吗?现在还想要摆出你这副老大做派,你要真这么牛逼哄哄的话,刚才班主任训斥地时候你怎么不站起来反驳?像个缩头乌龟似的,就知道钻在龟壳里面。”梁栋才的话尖酸刻薄。

        “哈哈!”

        话音落地顿时引起一阵哄笑。

        “混蛋,找打是吗?”

        “够了!”

        就在金君集站起身满脸恼怒的想要和梁栋才动手时,楚牧峰却是哗啦着站起身,径直走到讲台上面,双眸扫视全场后,落在了金君集的身上。

        “金君集,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楚牧峰,你难道没有听到他们刚才说的话吗?他们那样冷嘲热讽,拿我当个笑料。”

        “你不管他们,现在却来管我,你这是拉偏架,你这是想要打击报复!”金君集心中的所有怒火,都在这刻轰然间爆出来。

        他双眼布满着血丝,怒火燃烧着理智。

        他是不敢对杨隶挥拳,但要是说换成楚牧峰的话,却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他心中这团邪火是必须要泄出来的,不泄整个人是会疯掉。

        “打击报复?”

        楚牧峰听到这样的词语,嘴角冷笑连连,“你说我打击报复?金君集,这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又都不傻,难道说看不清楚事情的是非曲直吗?”

        “是我在挑衅你吗?是你一直看我不顺眼,想要把我从班长的位置上拉下来吧。我有主动对你做过什么吗?没有吧!我就算是对你怎么样,那也是属于正当防卫,和什么打击报复有关系吗?”

        “你要是不服杨主任说的话,大可向学校申诉,我绝对不阻拦。但现在,我是这个进修班的班长,就要对所有人负责。”

        “班主任安排了任务,那么你们就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完成。三十个案子,破案率一半不到,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都是吃干饭的吗?别人我不说,金君集你这么牛逼,倒是破个案来瞧瞧啊?”楚牧峰不无讥讽地说道。

        金君集被这话噎的无言以对。

        “想要尊严,那就拿出本事来赢得尊严!”

        “想要尊重,就要先学会如何去尊重别人!”

        “但现在都给我听清楚,进修班的任务就是写案情报告书,都给我开始写,把你们是怎么破案的,又是为什么破不了案的,一五一十,清清楚楚全都写出来。”

        “顺便提醒下你们,不要觉得这种报告书就是应付差事,要是说被校领导现你们的报告书中,所申报的细节拙劣不堪,那么我敢说,第三周第四周的成绩都会受到影响。”

        说到这里,楚牧峰稍稍顿了顿,扬手指着众人道:“所以哪怕是为了你们自己,请认真对待这个事!”

        “现在抓紧开始写吧!”

        说完楚牧峰就走下讲台,回到自己的桌前,拿起纸笔来就开始写。

        他是班长,自然要以身作则,他不会放弃在座的每一个人,但要是说你们自己先放弃的话,我也不会非要去拉扯你们。

        路是自己选择的。

        我没有照顾你们的义务。

        随着楚牧峰走下台来,刚才还很乱哄哄的教室,一下就变得安静起来。

        每个学员都开始拿起纸笔来写报告书,他们心知肚明楚牧峰的话是没错的,人家说的再正确不过,要是说自己这边还一根筋到底叫板的话,倒霉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大势前面,不得不服。

        但有些人却是口服心不服的,这说的就是金君集。

        自己何曾被这样当孙子似的训斥过,在来进修班之前,他的人生都是一帆风顺,从来没有经历过挫折。

        原以为自己过来也是能够称王称霸的,可现在看来,狗屁的称霸,能不被人教训,当孙子吆喝就算不错了。

        最开始是杨隶,现在是楚牧峰。

        他甚至还能想象到顾十方心中憋着的那股火,燃烧起来会是多么猛烈。

        最后倒霉遭殃的还是自己。

        “楚牧峰,我是不会这样妥协认输的,你给我等着,明天不就是实战进修吗?好,我会让你丢人现眼,我会亲自将你击败在地,让你跪在我脚下臣服!”

        金君集在心中暗暗誓。

        ……

        政治处,主任办公室。

        楚牧峰前来递交报告书,当他将整理好的那叠报告书放到桌面上后,杨隶微微一笑,抬头问道:“牧峰,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那样做?”

        “是的!”

        楚牧峰没有遮掩想法的意思,眼神坦率地问道:“杨主任,您一向遇事都从容不迫,不会轻易动怒,但今天您的举动的确是有些让我感觉到有些意外。”

        “您这样做,肯定会让张道池和顾十方心怀怨恨,对您是没有一点好处,毕竟他们背后站着的是教育长李五省。”

        “是啊,我也清楚这个,但我要是再不吭声,别人就会骑在我脖子上拉屎撒尿喽。”杨隶点燃一根香烟,眼神中浮现出果断坚决之色。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在这警官学校中,李五省也不是说就能只手遮天,最起码有戴隐在,便是一种制衡。”

        “像我这类人的存在,便是扮演着平衡者的角色。你觉得不是这个原因的话,为什么我能成为班主任?”

        “我既然是班主任,这事就不能纵容,他顾十方敢无视掉我的存在,私底下就要罢黜你的班长职位,他凭什么这样做?”

        “金君集是有野心的,我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他清醒清醒,所谓的野心都得有匹配的实力才行,你没有实力,空有野心就是徒惹笑柄罢了!”

        “牧峰,这件事是叶老肯过的,所以是不会有任何影响,即便是有影响,也是在可控之内。”

        杨隶最后这话像是一颗定心丸,让楚牧峰不再多想什么,老师都认可的事,难道还能有错吗?

        杨隶盖棺定论说道:“所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想这以后不管是金君集还是顾十方都会有所顾忌的做事。”

        “眼下进修班已经过去一半,他们想要兴风作浪,也没有多少机会。不过话说回来,第三周的实战要进修的是枪术和格斗术,你有没有信心能继续拿下第一?将这个班长当到底啊!”

        “有!”

        面对杨隶眼中的期待之色,楚牧峰蹭地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语气恭敬而自信。

        “杨主任,您放心吧,我是不会再给任何人任何机会,第一只能是我的,我要在四周之内,全都是第一,以进修班第一名的成绩顺利毕业!”

        “嗯,好样的,我相信你,放手去做吧!”杨隶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是!”

        ……

        深夜,金陵城突然是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在密集雨幕笼罩下的金陵城,街道上不见一个路人,大半夜的,自然是钻被窝睡大觉最舒服。

        城内一处偏僻的角落。

        “组长,咱们现在怎么办?接应咱们的都死了,根本没办法从这里逃走啊。”躲藏垃圾堆旁边,说话的竟然是蛛组的副组长黑岛川雄。

        被他搀扶着,遍体鳞伤的则是蛛组组长织田武平。

        “不能留在这里,鬼知道那群特务什么时候会找过来。”夏目樱春擦拭掉脸上的雨水,急声说道。

        “不错!”

        织田武平强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撩开遮挡着双眼的乱,冷声说道:“咱们现在去金陵城的高达商会,到那就安全了。”

        “高达商会?”夏目樱春有些疑惑地皱眉。

        “嗯,就是高达商会!”

        织田武平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跟着说道:“你们按照我说的走就行,我以前来过几次,知道高达商会的位置,快点,不要再磨蹭了。”

        “哈依!”

        黑岛川雄和夏目樱春恭敬应道,然后两人便在织田武平的指引中,沿着漆黑深邃的胡同,如同老鼠般疯狂逃窜。

        ……

        金陵城,某栋二楼洋房内。

        砰!

        满脸怒色的戴隐狠狠将面前一个青花瓷瓶子摔在地上,浑然无视掉价值不菲的瓶子成为了一堆碎片,指着眼前几个战战兢兢的属下怒声训斥。

        “你们这帮废物,是怎么办事的?不就转移关押监狱吗?怎么就能让那帮阶下囚给逃走?唐敬纵,你来说,你是负责这个任务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安排转移路线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意外,”

        戴隐目放凶光,宛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

        被他点到名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大马脸,一字眉,身材颇为魁梧。

        他带着满脸悔恨和自责之色,诚惶诚恐地说道:“局长,这事是我的疏忽,万万没想到岛国特高课那帮家伙居然如此丧心病狂,不惜拿命来填,也要将蛛组这些间谍救走。”

        “他们过来营救的死了二十多人,蛛组这边除了逃走的三个正副组长外,其余的也全都被我下令处死。”

        “你都杀了?”戴隐有些意外。

        “不错。”

        说到这个,唐敬纵恨恨地说道:“我不能眼睁睁瞧着他们就这样把人救走,他们不是想要救人吗?我让他们只能救走尸体!不过可惜让织田武平和另外两个副组长还是逃了。”

        戴隐深吸一口,冷冷问道:“确定是特高课动的手?”

        “确定!”

        唐敬纵点头回道:“他们都是通过日语交谈,咱们这边有人能听懂日语,所以知晓他们的来历。”

        “至于说到咱们的转移路线为什么会暴露,我想肯定是有原因的,无非就是内部出了叛徒,要么就是特高课的间谍已经渗透到咱们这里来。但不管是哪种,我都会认真调查这事。”

        “现在的关键是,逃掉的三个人怎么办?局长,我建议即刻搜查全城。他们当中织田武平是受了重伤,黑岛川雄和夏目樱春也是有伤在身,不可能逃多远。况且来营救的人全部都被杀了,就凭他们想要出城也不可能。”

        “局长,封城吧,只要封城,他们绝对跑不掉。”唐敬纵恳求道。

        “封城?”

        戴隐脸色一沉,看过来的眼神变得无语和凛冽。

        “你是猪脑子吗?你以为这里是随随便便的一座小城吗?这里可是金陵,是帝都,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权力封城!”

        “再说只是因为逃掉三个间谍就封城,你也未免太把他们当回事。况且一旦封城,闹得满城风雨,抓到人还好,如果抓不到的话,那些对咱们不满的家伙还不跳出来煽风点火,落井下石吗?”

        “是,局长,是我想当然了!”唐敬宗满脸羞色。

        “行了,封城虽然不行,但可以搜查,立即给我通知下去,全城搜索,不管如何,都要给我将他们三个给我抓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戴隐控制住心中怒火冷漠喝道。

        “是!”

        唐敬宗几个人便转身离开。

        当这里只剩下戴隐一个人后,他走到窗口,皱着眉头,望着窗外呼啸的冷风夜雨,喃喃自语道:“蛛组是楚牧峰在北平抓捕的,难不成跑了还要让他也来参与追捕吗?”

        ……

        高达商会。

        两只耷拉着耳朵的狼狗正匍匐在门口打瞌睡,突然间,它们全都抬起头来,盯视着门口的方向汪汪狂叫。

        没多久,便有人出来察看情况。

        “这么晚了,你找谁?”

        站在门口的是夏目樱春,织田武平和黑岛川雄则在不远处等着。

        深夜登门拜访的话,一个女人总要比一个男人会让人降低戒备,免得闹出什么不必要的风波。

        “我要找你们的会长桥本世宗!”

        这句话夏目樱春是用日语说的。

        果然。

        在听到日语的瞬间,这人立刻就高度警觉起来,而眼神中也多出一种重视,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见我们会长?”

        “去告诉你们会长,大阪樱花城,他还欠我一壶酒。”夏目樱春将织田武平的话照搬说道。

        “你等着!”

        短短片刻之后,桥本世宗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充满诧异地看着夏目樱春,低声问道:“你是谁?”

        “桥本君,是我!”

        透过雨幕下的灯光,看到桥本世宗亲自露面后,织田武平也就从藏身的角落中出现。

        看到果然是织田武平,而且对方似乎还受了伤,桥本世宗就急忙上前来搀扶。

        “织田君,你这是怎么了?”

        “先进去再说!”

        “好!”

        房间中。

        经过简单包扎处理的织田武平,将自己的经历简单叙述了一遍。

        知道他的遭遇后,桥本世宗并没有表现的多么惊慌,反而很关切地说道:“织田君,你现在就好好在我这里养伤,等伤势稳定后,我会亲自送你们离开。你放心,我这里很安全,没谁会来的。”

        “好!多谢了!”织田武平充满感激地说道。

        “不必客气,对了,特高课那边需不需要我传话?”桥本世宗将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推皱眉问道。

        “不用!”

        织田武平摇摇头,神情有些凝重道:“如今金陵城的那些特务们肯定都在搜索我们三个的下落,你这时候贸然通知特高课的话,被他们现踪迹就危险了。既然这样,那就不如不通知。等到我这边养好伤,等到风声过去后再说。”

        “好,听你的!”

        等到桥本世宗离开后,黑岛川雄确定外面没有人监听后,低声问道:“组长,这个桥本世宗难道也是咱们的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吧,桥本世宗虽然说不是咱们特高课的人,但他是个狂热的爱国者,和我又有着同窗情谊,是不会害咱们的。”

        “所以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留在这里,好好养伤,一切都等风声过去后再说!”织田武平挥挥手示意道。

        “哈依!”

        回到安排好的房间中后,夏目樱春眼底闪烁着狠辣的光芒,暗暗自语:织田武平啊织田武平,没有想到这样都能让你逃过一劫,不过不急,只要我跟在你身边,总是能找到机会,我誓,一定会杀了你为全家报仇雪恨!

        “楚牧峰,你没想到千辛万苦抓捕的蛛组就这样被人救出来吧!其实我现在倒是希望你能出现,因为只有那样,我才有更大的机会杀死织田武平!”

        微弱灯光照耀中,夏目樱春的脸像是从地狱走出的修罗般,浮现浓烈杀意。

        ……

        清晨。

        经过一夜风雨洗礼后,今天的金陵城是风和日丽,艳阳天高照。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整个人都感觉暖洋洋的很舒服。

        “卖报,卖报,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班的三十个案件雷声大雨点小,破案率不足一半!”

        “毒杀案!凶杀案!情杀案!全都没有被侦破!”

        “快来看社论《论三十案的荣辱!》”

        ……

        在街道上一个个报童不断的挥舞着报纸喊叫,而他们喊叫出声的便是最近风头最盛的一件事,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班的破案事件。

        其实进修班的倒是无所谓,即便是来的都是各地精英,也没有说谁会去多加关心,是很快就被忽视的事。

        但这个进修班要是说和金陵城的案件搭上线的话,就会变成热门消息。

        毕竟那些案件都是生在身边的,要是说能破了,将凶手绳之以法自然是人心大快,倘若不能侦破,终归是如鲠在喉,指不定什么时候他们也会倒霉。

        “三十个案件破掉了十个,其实已经很难得了。毕竟十个案件也已经拖延了不少时间,能侦破算不错了。”

        早点铺子,有人一边看着报纸一边说道。

        “没谁说这不是好事,但好事也得分情况的吧?他们是谁?都是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优秀警员,你说他们过来破案,案件的破案率连一半都不到,这像话吗?”

        “再说你们看看报纸上说的,当初他们可都是给出保证书的,说的都是能准时破案,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准时?这就是所谓的精英?”

        听到有人赞赏,那么自然就有人反对。

        反对的声音还是挺大,关键是人家说出来的话还挺有理有据。

        保证书是你们自己给的,如今你们失败,哪怕是丢人现眼,也该自己承担后果吧?

        “你这是站着说话腰不疼,破案哪里有说的那么简单,不说别的,他们毕竟是外来的,手下没人使唤,破不掉也是情有可原的。”

        “对啊,没准还有人嫉妒他们,故意使绊子呢。”

        “我说你们是不是有点太着相了?这原本就是人家警官学校给出的一道进修题目,能完成固然是好事,可完不成的话,也不至于被你们这样数落吧?”

        “不过别人不谈,我就佩服那个神探楚牧峰!”

        “对,我也很佩服这个人。听说他可是被誉为北平神探,还真是名副其实,一天不到就将人口贩卖案破掉,简直就是个奇迹!”

        “不错,我家巷口的王老头孙子就是被拐走了,老爷子差点寻了短见,现在孙子回来了,恨不得给楚牧峰烧香磕头呢!”

        “哦,这么有能耐?谁还知道那个神探楚牧峰的故事,跟大家伙说说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