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97、交还是不交?

297、交还是不交?

        “我!”

        黑岛川雄语气顿时一滞。

        有吗?

        当然没有。

        北海商会存在的目的就是为山本四十八服务,而就像是秦睿广所说的那样,只要是开办出来的岛国商会都必须开具证明,真的要是开具证明的话,北海商会的目的就会暴露出来。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北海商会压根就没有任何经商行为,对于这个商会来说,积攒力量是最主要的。

        只是积攒力量却不经商,谁看到都知道有猫腻。

        或许有人会说那黑岛川雄就去经商不就成了?关键是他不能。

        真要是去经商,就会被北平城的有关部门盯上。情报出身的黑岛川雄比谁都清楚,只要是岛国公开露面的组织,都会被北平城的人监控布防。

        比如远洋商贸!

        只要是被监控起来的组织,你觉得他们还能安全吗?不可能,都会有暴露的风险。

        所以说他就没多此一举,当然最关键的是他认为没必要。

        我说北海商会有它就有。谁敢质疑?

        你秦睿广拿着这个当做理由来要挟我们,想要逼迫我们示弱,可能吗?

        黑岛川雄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凛冽起来,恶狠狠的吼道:“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模作样,岔开话题。我们北海商会是在东北成立的,还需要在你这里办什么证件。”

        “我就问你,凭什么抓人?你今天要是不放人的话,我们就会冲进你警备厅。我倒要瞧瞧,你敢不敢开枪?引起两国战事!”

        “你问我敢不敢?”

        秦睿广哈哈大笑,指着黑岛川雄的鼻子怒声道:“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这里是北平城警备厅,你问我敢不敢开枪?好,我现在就告诉你,就以这条线为界,你们有谁敢踏进来一步,我就下令开枪,出了任何事我一力承担!”

        “所有人听好了,谁敢踏进这条线,立即开枪!”

        “是!”

        哗啦啦一阵拉枪栓声响中,一个个警员都眼神明亮的戒备。

        他们既然接到命令就自然是无所畏惧,这群岛国人虽然看似气势汹汹,但他们也不是孬种,难道以为我们不敢开枪吗?真当我们北平城的爷们是怂货吗?

        这下倒是让黑岛川雄有些意外。

        他心中想到的是北平警备厅绝对不敢和他们对着来,可现在的形势好像不是这样的,这群人真敢动手吗?

        但就这样退缩吗?

        当然不可能,他过来就是要将山本四十八营救出去的,没有完成任务是肯定不会妥协。

        再说他会害怕吗?不就是一群狐假虎威的警员吗?我连你们国家的正规军都不怕,又怎么会害怕你们这群小人物?

        一切按照计划来。

        “秦副厅长,你真不准备放了我们会长吗?你能够承受这份后果吗?”黑岛川雄眼神阴鸷地问道。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

        秦睿广竖起手指头,眼神轻蔑地说道:“这里根本就没有你说的北海商会会长,你找错地方了!”

        “我们警备厅里面的确抓了不少人,却压根没有听说过你说的什么北海商会会长,而且瞧着你们北海商会这等规模,那么作为这个商会的会长肯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应该也是岛国人吧,可是我们可没有抓过什么岛国人。”秦睿广不紧不慢地说道。

        “不可能,我们会长叫做千木北海,就在你们警备厅里面扣押着。”黑岛川雄眼神阴沉道。

        “我说没有就没有。”秦睿广十分肯定回道。

        “八嘎,怎么可能没有!”

        “没错,会长就是被你们关起来了!”

        “有本事你让我们进去搜一搜。”

        “没错,进去搜,看看会长到底在哪!”

        黑岛的手下纷纷附和叫嚷起来。

        “不可能!”

        听到他们的喧哗,秦睿广立即变得格外强硬:“你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这样做?告诉你,这里是北平警备厅,不是你们可以胡乱撒野的地方!如果你还这么胡搅蛮缠,就别怪我不客气!”

        “哼哼,不客气又敢怎么?我们可是岛国人,你敢杀我们不成”

        黑岛川雄转身看着背后的这群人,大声疾呼道:“你们都听到了吧?是他们警备厅的人做贼心虚,不敢让咱们进去搜查,你们说怎么办?”

        “冲进去!”

        所有人都挥舞双手,放声疾呼。

        “冲?”

        秦睿广身体向后微撤,既然没有办法商量,那就别商量,干脆点吧!

        他从腰间掏出了枪,二话不说就对天出一枪。

        砰!

        清脆警枪声的响起中,所有喧哗声全都消失不见,刚才还是满脸愤慨的这群岛国人,全都下意识地愣住了,看向秦睿广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惊愕。

        这个家伙真敢开枪?

        “听好了,还是我刚才那句话,胆敢跨过这条线者,杀无赦!”

        “是!”

        见此情形,黑岛川雄也有些紧张起来,他知道自己接到的命令就是尽可能的引风波,逼迫对方放人。

        但对方来了个硬碰硬,绝不松口,而且下了死命令,就让他有些进退维谷了。

        虽然自己的人不怕死,但不能白白找死吧,但是又不能带枪过来,那样的话性质就更严重了!

        可是没有枪,难道真的拿命去赌吗?赌赢了还好,赌输了那就是白死了!

        毕竟这时候的中日关系,在北平城这里,还没有到一触即的状态。

        谁都得有所顾忌。

        “哼,吓唬我们是吧?我们不是被吓大的,不放我们会长离开,我们也就不走了。都给我听着,全都坐下,等着他们释放会长!”

        哼,老子不冲击你警备厅,量你们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黑岛川雄说话间就直接坐在地上,其余人也纷纷有样学样。

        于是乎,警备厅正门口是黑压压一片身影。

        “好了好了,只要他们不越线冲进来,暂时能维持住局势就好。”

        秦睿广心里揪着的心弦也悄然放松些许,他也真怕这群人会疯般冲进来,要是那样的话,血流成河的责任是他真背负不起。

        这样就挺好。

        至于他们一直堵在门口怎么办,这个头疼问题留给厅长考虑吧。

        ……

        与此同时。北平城市政厅前。

        这里同样聚集着一群人,他们倒是没什么过激举动,但就是不离开,每个人都是挥动着双手高声喊道:“还我们北海商会会长!抗议警备厅无故抓人!”

        就是这两句话,翻来覆去地喊着。

        市政府里面。

        “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就想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

        “北海商会的人要求警备厅释放那个叫什么千木北海的会长,这事他们应该去警备厅,来堵咱们的大门干什么!”

        市政厅里面像是这样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着,每个人都有些心慌。

        他们这几年习惯了安稳日子,猛然遇到这种风波,还真是有些措手不及。

        当然也有人格外愤怒!

        他们愤怒的原因是这群岛国日竟然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围攻市政厅,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当然这样的愤怒表现的越激烈,说明他们越心虚。

        毕竟在这个年代,谁都知道岛国是不好招惹,要是真惹急这群疯狗,他们就会有恃无恐地开始咬人了。

        副市*长办公室。

        “西来,你怎么看这事?”柳公泉站在窗口,望着外面喧哗的人群淡然问道。

        “大人,事出无常必有妖!”

        作为柳公泉的秘书,靳西来在知道这群人竟然是冲着警备厅过来的时候,早就将他们宣判了死刑,自然是不会为他们说话。

        “他们这么迫切想要营救这个所谓的千木北海,要我说肯定不是因为他是什么北海商会的会长那么简单,真是的话,警备厅的人也不会随便抓了。”

        “那你觉得会是什么人?”

        “我看也许十有八九是个间谍!”

        “间谍?”柳公泉神情微紧。

        “嗯!”

        靳西来知道楚牧峰的做事风格,而且直觉告诉他,这事应该就是和楚牧峰有关系,所以他说的很坦然。

        “市长,这事摆明就是想要挟咱们市政厅,是想要让咱们命令警备厅放人。可关键是这个千木北海真的要是间谍的话,谁敢释放谁就要承担责任。”

        柳公泉微微颔,轻声细语的说道:“不错,你说的很对,要是这家伙是间谍的话,这事真要两说。”

        “眼下问题是能否确定他的真实身份,这将会关系到市政厅这边的态度会是什么样。”

        听到柳公泉这话,靳西来跟着应道:“其实想知道结果的话,最好就是和警备厅那边取得联系,我想他们肯定会给出一个满意答案。大人,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他们去个电话问问?”

        “不用!”

        柳公泉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摇晃着头说道:“这事自然由蔺千秋去上愁,咱们不用多管闲事,等那边通知吧。”

        “是!”靳西来恭声说道。

        蔺千秋上愁吗?

        没错,他现在就是很上愁,

        市政厅遭遇这样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他没想到堂堂市政厅一把手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还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做出这种胁迫举动来。

        这简直就是无所顾忌,为所欲为!

        砰!

        蔺千秋猛地拍案而起,满脸愤慨地说道:“这帮小鬼子真是欺人太甚,你们说,这事该怎么办?”

        眼前的是一群紧紧追随他脚步的心腹,有副市长也有各个部门主任,只是他们现在的神情都不好看。

        要是说外面游行示威的是一群学生工人,他们早就会下令让警备厅来抓人了,可现在都是岛国人,难道说还能将这群岛国人都抓起来不成?

        “大人,要我说,咱们必须命令警备厅那边立刻派人来镇压。”有人提议道。

        “镇压?”

        听到这话的一位副市*长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地说道:“你知不知道现在警备厅也是自身难保,正在被北海商会的人围攻,而且那边带头的还是什么副会长。再说你有没有脑子,对这群岛国人镇压,你不知道这会演变成国际事件,引大冲突吗?”

        “那咱们就这样束手无策吗?”

        “我觉得就这事得从长计议。”

        “北海商会是什么商会?他们的会长又怎么会被警备厅扣押呢?”

        “对啊,会不会是个误会呢?”

        “如果真抓了人家的会长,就让警备厅赶紧放人吧!”

        各种各样的建议全都涌现出来。

        听着蔺千秋越恼火,全都是一群没有用的酒囊饭袋,你们清不清楚自己提出来的意见简直就是可笑。

        镇压?谁敢随便镇压?

        误会,误会还会闹到我们这里?

        释放?不问清楚缘由能随便放人吗?

        蔺千秋现在是有些恼怒,这个所谓的千木北海到底是被谁抓起来的,难道说抓人时候就不知道点轻重吗?

        这叫办的什么事啊,让我们陷入到这种两难境地!

        “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

        挥挥手,蔺千秋让这群人都离开后,便直接拨通了阎泽的电话,生这种风波,他自然是要和阎泽通个气,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黑锅不能让他跟着一起背啊!

        “喂,是阎厅长吗?我是蔺千秋啊!”

        “哦,蔺市*长,您好您好,请问有何指教?”

        “阎厅长,你们是不是抓了岛国北海商会的什么会长,现在他们的人都闹到我们市政厅了,听说你们警备厅也被这帮北海商会的小鬼子围攻了是不是?影响很不好啊,这事儿你到底准备怎么处理啊?”

        蔺千秋可没有心情虚以为蛇,上来就是开门见山地问道。

        “蔺市长,您放心,我们会尽快处理好的。”阎泽现在要的就是拖延时间,所以就算是蔺千秋询问,他也没有说当场就给出解决办法来。

        而且蔺千秋既然打过来这通电话,就说明形势已经很严峻,越是这时候自己越是要冷静,不能够慌乱,省得忙中出错,反而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尽快?”

        蔺千秋没想到听到的是这种官方回答,皱眉不耐烦地问道:“尽快是多快?阎厅长,你能不能给我个准信,到底准备怎么处理?这个所谓的千木北海到底是什么人?他有没有被你们警备厅抓起来?”

        “没有!”

        阎泽听到这个问题后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蔺市*长,我向您保证,我们警备厅绝对没有抓捕什么北海商会的会长,至于您说的这个什么千木北海,也从来没有见过。”

        “这个北海商会突然这样做,纯粹就是想要挑衅咱们北平城市的权威,我希望得到您的授权,允许我们在必要时候开枪!”

        “开枪?”

        原本很愤怒的蔺千秋,在听到这话后,猛然一惊,胸中的怒意开始慢慢减少,眯着眼,若有所思地问道:“阎泽,你们警备厅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们不想要怎么样,我们只是想要维护北平市政府、警备厅的尊严和权威不受践踏和挑衅,要是这次纵容这帮小鬼子这样做,下次呢?再冒出来个什么南海商会,继续提出什么无理要求,我们是不是还得照样这样容忍?屈服了一次,后面就会变成了习惯!”

        面对着蔺千秋的询问,阎泽没有丝毫畏惧和胆怯,毫不掩饰心中的澎湃战意,大义凌然地说道。

        “蔺市长,您是北平城的市长,您有维护北平城老百姓安全的权力,您说要是这个北海商会真的闹事,我们能够视若无睹吗?他们要是说连警备厅都不放在眼里,还会对那些寻常老百姓在意吗?”

        “阎泽,你这家伙少在这里给我扯这些没用的!”

        蔺千秋眼神微紧,厉声问道:“我就问你到底能不能解决这事?能不能让围攻市政府的北海商会人离开?还有你到底有没有逮捕那个千木北海?”

        “没有!”

        阎泽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蔺千秋就是一个和事老的性格,他是不会做出任何强势反击行为,他所会做的就是求稳求和求平安。

        绝对不会做出任何激进的举措来!

        想到这里,阎泽便不紧不慢地说道:“蔺市长,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吧?我说警备厅没有抓捕什么千木北海,你所说的这个人我压根不清楚是谁。”

        “他们北海商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清楚谁是他们的会长呢?所以这事我是没有办法给你说法的,真的要给,那就是在警备厅的权限范围内,我会忠实履行职责。”

        “什么职责?”蔺千秋语气微寒。

        “有胆敢进攻警备厅者,一律杀无赦!”阎泽一字一句的说道,即便是隔着电话机,蔺千秋都感觉一股强烈刺骨的杀意扑面而来。

        “你敢!”

        蔺千秋气急败坏地喊道:“阎泽,我警告你,在没有我的任何命令之前,你绝对不要擅作主张,你要是说敢随便杀人,万一引起两国之间的争端,这个责任你背负不起!”

        “我是行伍出身,更加热爱和平,但也不畏惧战事。蔺市长,您那边要是说有办法解决的话就尽早去办,我随时等您命令。”阎泽说完就挂掉电话。

        留下的是满脸悲愤的蔺千秋。

        砰!

        蔺千秋一拳砸向办公桌,满脸怒意,他不断的咒骂着阎泽,但却是拿对方没有一点辙。

        没办法,谁让如今警备厅是归属内政部管理,尽管也会节制于当地政府,但这样的节制明显缺乏力度。

        枪杆子里出政权,谁掌握武装力量,谁说话才硬气,谁就是爷!

        “该死的阎泽!”

        “该死的千木北海!”

        “该死的北海商会!”

        “你们这帮家伙为什么要搞事情呢!”

        ……

        北平城警备厅被北海商会围攻。

        北平城市政厅被北海商会围攻。

        然后这并不是全部。

        这一天内,北平城遭受到围攻的地方还有很多,这群打着北海商会名义的岛国人,或三三两两,或几十成群,聚集在各个市政部门,倒也没有再采取什么过激行为,就是围堵静坐。

        可正是这样行为,带来一种无声的威慑。

        “谁能跟我说说,这个北海商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咱们商界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商会?”

        “我对岛国商会是有所了解的,可却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商会。”

        “关键是你们没有现吗?这个北海商会真是厉害啊,居然还敢组织人围攻警备厅和市政厅。”

        ……

        这个消息很快便在四九城内传播开来,老百姓都纷纷议论起来。

        楚牧峰这边呢?

        他安排人将审讯室这边看守得严严实实,任凭外面是如何动荡,这里却根本不知道丝毫情况。

        他就是要趁着这段时间,从山本四十八的嘴中尽可能的挖掘出来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这时候的一个情报,以后都有可能挽救很多人的性命。

        “蛛组的情况,我知道的已经全部告诉你了,真的没有半点隐瞒了!”

        身心疲惫,心力憔悴,饱受煎熬的山本四十八低着头,有气无力地嘶哑道。

        连续接受几个小时的刑讯,加上眼睁睁看着手下被打死,这种双重打击下,任谁都得崩溃!

        “你和特高课之间联系是通过电台吧?”楚牧峰将前面的话头重新捡起来。

        “对!”

        “密码本在哪里?”。

        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事,可千万不能忽视,而且这个东西只要交上去,也是大功一件。

        “跟电台放在一起。”山本四十八如实交代道。

        咚咚。

        就在楚牧峰还想要继续审问时,门外面传来敲门声,之前走出去的曹云山走进来,俯身低声说道:“牧峰,和我出去一趟!”

        “是!”

        审讯室外面的过道中,曹云山脸色严肃的说道:“事情出现变数了!”

        “什么变数?”

        楚牧峰眼皮不由一跳,莫非真被自己猜准了,有人做通了文章,要让警备厅这边必须无条件将人交出去吗?

        “是力行社特务处北平站的人,他们过来说要将这次抓获的所有间谍全都带走,听阎厅长说,很有可能是拿他们用来进行交换,好像是要和岛国特高课那边交换咱们这边被抓获的特务。”曹云山也只是听阎泽说的,也不敢肯定。

        “力行社特务处吗?”

        楚牧峰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自己还真的是和这个组织碰面了。

        他知道现阶段这个组织就是叫这个名字,但是很快就会改成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

        他是想过市政厅那边会来要人,或者金陵方面施加压力,却没有想到真正来的竟然是力行社特务处。

        交还是不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