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95、你有资格谈尊严吗?

295、你有资格谈尊严吗?

        审讯室中。

        经过黄硕的精心伺候,山本四十八整个人如同一摊烂肉般瘫软。

        之前的干净衣服已经变的支离破碎,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淋淋,空气中隐隐能闻到一股烤肉的味道。

        他的脑袋耷拉着,脸色一片惨白,呼吸都变得十分微弱。

        听到一阵靠近的脚步声,山本四十八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瞪大双眼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后,冷笑一声,声音嘶哑道。

        “哼,你们就这点手段吗?告诉你,我什么都不会说,有本事就杀了我!”

        “不愧是受过特训的间谍,比一般人更能抗,不知道你有没有体验过这个?我很想看看你还能撑多久!”楚牧峰扬手指着后面抬进来的一台机器,淡然说道。

        “电刑!”

        山本四十八在看到这台机器的刹那,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一抹惊恐之色。

        他是能扛住那些钢铁刑具给肉体带来的摧残,惟独对这种电刑是没有任何抵抗力。

        谁让电刑是在是太过凶残!

        这种能够直接针对神经,骨骼和细胞的刑罚,将会在最大程度内放大痛楚。

        受刑者将会很清醒地感受每一缕电流带来的疼痛,感觉全身都在沸腾,从五脏六腑到四肢五官百骸都会被刺激,最简单的描绘就是:无法形容的痛苦!

        “滋滋!”

        听到电流发出的声音,山本四十八就想到自己当初在特高课接受训练时候承受电刑的情景,他当时就暗暗发誓,要当最优秀的简单,这辈子都不被抓到,不会再尝试第二次。

        “看来你果然见过这个,这是我们警备厅惟一的一台电刑机,是从米国购买进来的,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效果是一流的,任何细微的度数差别都会体现出来,你想要要多少赫兹的电流都可以,保证让你满意。”

        “怎么样,山本四十八,你确定要顽抗到底吗?”

        捕捉到对方脸色异样的楚牧峰拍了拍眼前的电刑机,眼神玩味地说道,

        “来吧!”

        山本四十八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怒声喝道,原本就全都是鲜血的脸,这时候变得更加狰狞恐怖,仿若一只从炼狱爬出来的厉鬼。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楚牧峰眼瞅山本四十八死活不肯妥协招供,也就不再多费口舌,直接挥手吩咐道:“黄硕,动手。”

        “是!”

        半天都没有能拿下来这场审讯,黄硕心里面早就窝火的很,现在听到楚牧峰的命令,自然是二话不说就去执行。

        原本咬紧牙关准备硬撑的山本四十八,在被电流侵袭的瞬间,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非常离谱。

        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痛苦。

        滋滋声的电流从电线走到马蹄形铁圈上,然后再走到贴肉的手腕上,当这股电流进入体内,瞬间通过神经,瞬间游走到全身每处的时候,让山本感觉每个细胞都在膨胀,都在燃烧。

        每条神经,每条血管,每根骨头都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随着这种电流的游走,痉挛着,颤栗着。

        被这种痉挛刺激,他有种强烈的眩晕感,灵魂都仿佛飘了起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陷入到一种疯狂的状态中,全身都在沸腾,全身上下只发出着一个声音:痛!

        “啊!”

        山本四十八猛然昂起头,发出惨烈的吼叫声。

        但这对他来说竟然听不到,他现在只感觉耳边有着阵阵轰鸣声,像是闷雷在脑海里炸响,眼前上演着乌黑和清醒不断交替的画面。

        这就是电刑。

        楚牧峰他们站在旁边,虽然没有谁亲身经历过这样,但能通过山本四十八现在的动作和表情知道这个刑罚的力度。

        他们清楚的看到山本四十八在刺激下,紫得像是核桃般大,双腿的月亮板下面开始凹陷不说,还发出着一股股刺鼻烧焦的味道。

        要不是因为被牢牢绑着的话,现在肯定已经直接瘫倒在地上了。

        让人经历生死轮回的痛苦折磨!

        这应该就是对电刑的最佳描述。

        第一轮电刑就这样结束。

        一盆冷水淋湿了的原本几乎昏迷过去的山本四十八,他拼命的干呕,脸色惨白如纸,身体不断地打摆子。

        刚才还很通红的双手,这刻变得黯淡无光不说,看向楚牧峰时下意识地闪过一抹畏惧之色。

        “怎么样,想说点什么了吗?”楚牧峰瞥了眼对方,漠然地问道。

        “你杀了我吧!”

        “怎么,还不想说是吧?没关系,你有毅力,我有耐心!”

        楚牧峰说着就又扬起手指,面无表情地说道:“继续加大电量!再来一轮!”

        “是!”

        黄硕那边伸手就要打开通电开关,见此情形,山本四十八感觉心脏都仿佛被捏住了,声音苦涩地说道:“住……住手,我愿意说!”

        他并不畏惧死亡,但不能忍受这种痛苦了,简直比死还可怕!

        楚牧峰顿时松了口气:总算是撬开他的嘴巴了。

        就刑讯而言,楚牧峰比谁都清楚,没有受过牢狱之苦的人不太容易理会某些人为什么会变节,为什么会忍受不住痛苦的试炼,为什么就会屈服种种刑讯。

        面对这样的刑罚,如果说心中没有信念,人生没有信仰,很快就会投降。

        刑讯折磨的不只是肉体!还有精神!

        精神不强大,只会被摧垮。

        “立即向处长汇报,请他过来!”

        “你们都出去!”

        “黄硕,你亲自守在外面,不管是谁,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靠近半步!”

        楚牧峰精神振奋的下达着命令。

        “是!”

        五分钟后,一路小跑的曹云山便出现在审讯室中,当他看到奄奄一息的山本四十八时,心中也是有些惊愕。

        电刑看来是真是够残忍的,这种能够彻底摧毁人的精神和肉体刑罚,对于犯人而言简直就是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牧峰,开始吧。”做下来之后,曹云山冲楚牧峰点了点头。

        “姓名。”

        “山本四十八。”

        “身份。”

        “岛国特高课特别行动组组长。”

        “前来北平城的目的。”

        “为了营救被你们抓住的蝎组组长柳生沧泉。”

        “说说你们的计划。”

        “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先秘密潜入,然后等待合适机会,出手将柳生沧泉救出去。”

        听到这里的时候,楚牧峰眼神陡然间寒彻似刀。

        “山本四十八,你不要在这里给我打马虎眼,我想要听的是你的详细行动计划,你以为这样三言两语就能带过去吗?”

        “你说的秘密潜入,那么你们是怎么秘密潜入进来的?你们在北平城的据点都是哪里?除了你们外,还有没有其余人?等待的机会,是哪里来的机会,这些,你都要给我详细的说出来,你听着,越详细越好。”

        该死,碰到硬茬子了!

        山本四十八原以为是能敷衍过去,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太精明了,他问出来的每个问题都是非常切中要害的,自己根本别想含糊了事。

        已经熬到这一步了,自己想以退为进,所谓的招供只是说些没什么意义的事,借此来拖延时间而已。

        我不相信外面的蛛组会没有动静!这都已经超过了规定的时间,他们肯定会有所行动。

        所以现在的招供,不过是权宜之计。

        这就是山本四十八的真实想法。

        他不想坚持到最后,却变成了一个废人。

        真要是那样,即便最后被营救出去又能有什么用?

        他回到特高课后会被当做弃子给扔了,甚至都不用回去便被秘密处决掉。

        所以他不能死,最起码不能以这种憋屈的形式死掉,他要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

        “我们过来就是营救柳生沧泉的,柳生沧泉是蝎组的组长,楚牧峰,你应该知道这点的吧?毕竟蝎组就是在你手中被毁掉的。”

        山本四十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

        “继续!”楚牧峰用笔敲了敲桌子。

        “柳生沧泉背后的柳生家族在我们岛国国内势力很大,柳生沧泉本人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情报人员,所以说在知道他被你们抓住关押后,我们特高课就要想方设法救他出来。我们这次一共来了十六个人,武器装备都是由城外驻军提供。”

        “至于你说的据点,我们没有,因为我根本不相信那个,我带领行动组来到北平城后,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每天都会更换落脚点,以便确保安全。”

        说到这里,山本四十八忽然面露几分疑惑地问道:“楚牧峰,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我们内部是不是出了叛徒?是不是有人将行动透露给你们?是谁,到底是谁?告诉我!”山本四十八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因为除了这个原因外,他想象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解释他们周全的计划居然功亏一篑,被对方这么轻松就拿下了。

        “你猜!”

        面对山本四十八这种迫切想要知道真相的心情,楚牧峰冷冷说道。

        这事别说你已经被控制,即便死了,楚牧峰都不会透露出半个字。

        加藤小野是棋子,是一颗很有价值的棋子,又岂会告诉你!

        让你自己瞎想去吧!

        “行了,你刚刚说的我都清楚,现在说说你和蛛组之间是怎么联系的吧?”楚牧峰不想要再听山本四十八说那些旁枝末节,直奔主题问道。

        “蛛组?什么蛛组?”山本四十八面带几分茫然之色。

        “你不知道吗?”

        楚牧峰瞧着山本四十八开始假无知的表演,嘴角冷笑连连,直接起身拿起一块烧的滚烫烙铁,二话不说就直接印上去。

        “啊!”

        山本四十八发出惨烈叫声,空气中弥漫起来一股刺鼻的烧焦烤肉味道。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楚牧峰会这么狠,自己不过是假装不知反问了一句,就被这样毫无人道的虐待。

        疼啊!

        曹云山则冷漠的看着这幕,无动于衷。

        “现在你有没有想起来蛛组的事呢?”楚牧峰说着就将烙铁重新塞回去,紧接着又拿起了第二块,面无表情居高临下问道。

        “想起来,想起来了。”

        山本四十八身体不断颤抖,眼神惊慌失措,他是真的害怕了。

        之前的电刑让他选择服软投降,而现在楚牧峰的冷酷让他更加清楚明白,自己所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敌人!

        这个敌人的眼里,自己不过就是一具已经被宣判死刑的尸体。

        如果配合,还能苟延残喘。

        不配合的话,他不介意将自己虐到崩溃。

        已经这样,山本四十八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现在只能是祈祷着外面有人赶紧想办法营救自己出去,然后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我……我在北平城的所有情报来源的确都是由蛛组负责提供,但我却是没有见过蛛组任何人,我……我和他们都是通过上线联系的!”山本四十八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说道。

        “什么上线?”楚牧峰冷淡问道。

        “特高课,我想要知道的情报资料,都是蛛组汇报给特高课后,我们再通过电台得知。所以说我对蛛组的情况是一无所知。”

        “真的,我没有欺骗你,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派人去春来旅馆的404房间,我们的电台就藏在那里。”

        山本四十八语仿佛害怕楚牧峰真的会痛下狠手,或者继续电刑伺候,所以对这个问题是迫不及待地回答,紧随其后还将藏电台的位置都说出来。

        这倒是和加藤小野说的一样。

        这么说来,那个蛛组的确是够神秘的,即便是山本四十八过来,也不能和他们面对面的联系。

        自己未必能通过他来揪出到底谁是蛛组的人。

        “那你是怎么让柳生沧泉被押解送往金陵的?”就在这时,曹云山忽然出声问道。

        “那不是我做的。”

        山本四十八无力地摇摇头,很坦白地说道:“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这件事根本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完全都是特高课在运作。你要问我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也不清楚。”

        这理由能相信吗?

        能!

        曹云山和楚牧峰对视一眼,都心知肚明,能做到这事的人,根本不是山本四十八这个层面能接触。

        这事肯定是在金陵那边有谁做文章,可偏偏以着他们的身份等级,是压根碰触不到,也不能随便去揣测。

        “你不是说三点钟要是不放你离开的话,我们警备厅会有大麻烦,这话是什么意思?”楚牧峰眼珠微转跟着问道。

        “我只是想吓唬你的!”山本四十八低着脑袋,隐藏着真实表情道。

        “吓唬?”

        楚牧峰鼻腔中发出一道不屑冷哼:“我看你又是想要尝尝电刑是吧?不想再试一遍的话就老实交代。”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山本四十八猛然抬起头来,看着楚牧峰声音嘶哑地说道:“我就是纯粹想要吓唬下你而已,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儿发生。”

        “我刚才说的很清楚,我来到北平城后没有和谁联系过,即便是蛛组也是通过特高课来传递消息,而且手下也应该全被你抓来了,我就算想做点什么,也是无能无力。”

        “你在说谎!”

        楚牧峰站起身来,将手中的烟蒂弹到地上,眼神冷漠地说道:“你绝对是在说谎,你说的三点钟绝对不是信口开河。”

        “因为你刚才在说这事的时候,双眼虽然看似在盯着我,但目光却游离,在下意识地回避我,还有你说话的音调也比刚才要高了不少。”

        “山本四十八,我要没猜错的话,你说的三点钟应该是你在火车上要是说能成功营救柳生沧泉后,和别人碰面的最后时候。”

        “这个人就是你们能逃离北平城的关键。你让我再猜猜,这个人莫非就是蛛组的人!你说的麻烦,就是蛛组带来的吧?”

        “没有没有!”

        山本四十八剧烈咳嗽了几声,有气无力地争辩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为什么不相信呢?”

        “你既然不相信我说的,为什么还要我说?你要是想要我死的话,直接来就是,何必这样羞辱我!”

        “羞辱你?”

        楚牧峰砰的一拳就砸中山本四十八的腹部,在他的龇牙咧嘴喊叫声中,漠然说道:“你觉得这是对你的羞辱吗?你要是觉得羞辱,可以不来我们国家,谁让你们来的?谁邀请你们来的?”

        “你们这群屠夫,带着满身血腥和暴戾来到我们国家,现在却在这里给我谈论什么羞辱尊严,你有资格吗?你在我眼里,连外面的一条流浪狗都不如。”

        “你……”山本四十八两眼一片血红地挣扎了下。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楚牧峰嘴唇微动,厌恶地扫视着山本四十八,扭了扭脖子说道:“山本四十八,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有一点有价值的情报吗?一点都没有!”

        “你分明还存在幻想,觉得外面的人应该会营救你!这应该就是你说的麻烦。你在这里假装招供,实则是废话连篇,你在这里故意愤怒,实则还是装模作样!你根本就是在拿着我的忍耐来拖延时间!”

        楚牧峰冷冷一笑:“怎么,你是觉得我的胆子不够大,刀不够锋利,不敢杀人是吧?”

        “黄硕!”

        “在,科长,什么指示?”黄硕从外面推门而入。

        “给我带几个间谍过来,嗯,就右边的三个吧!”楚牧峰冷声吩咐道。

        “是!”

        黄硕立即匆匆跑了出去。

        曹云山则自始至终地坐在旁边,没有多加干涉的意思。

        他过来就是想要聆听山本四十八交代出的重要情报,你既然没东西说,那我就任凭楚牧峰发挥。

        再说他也想要瞧瞧自己这个小师弟到底能不能撬开这帮岛国间谍的嘴,这些家伙可不比那些混混无赖,土匪恶棍,嘴巴真是紧啊,而且还一肚子心眼。

        很快。满身是伤的加藤小野和另外两个救援组的间谍就被架了进来,当他们在看到被捆绑在椅子上,浑身血迹斑斑的山本四十八时,也是满脸悲愤,却咬牙没有开口。

        “呵呵,怎么着,都已经在这里碰头了,还装不认识吗?你们几个难道不认识自己的山本组长吗?他都已经招供了,你们还想撑到什么时候?”楚牧峰冷冷一笑道。

        “组长!”加藤小野瞪大双眼凄声喊道。

        “八嘎,我们组长是不会说的!”

        “居然敢这样对待我们,你们这帮家伙全都该死,赶紧放了我们组长!”

        另外两个也纷纷发出愤怒的咒骂,他们此刻恨不得将审讯室的人全都杀死!

        “闭嘴!”

        一旁的黄硕见状,毫不迟疑的踹了上去,将几个人踹的跪倒在楚牧峰面前。

        “处长,这个案子现在是归我管,可以随意处置他们吧?”楚牧峰扭头问道。

        “没错。”

        曹云山点点头,不着痕迹地说道:“他们的死活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人!只要没有价值,那就没有留着的必要!”

        “好的,我明白了!”

        听了这话,楚牧峰直接掏出腰间的花口撸子,利索地打开保险,随即一把抓住身前一个间谍的头发,将他硬生生拽到了山本四十八的面前,扬起手,黑洞洞的枪口对准这家伙后脑勺,语气平淡地问道。

        “山本四十八,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都不相信,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蛛组的组长是谁?他在北平城的掩饰身份是什么?你说还是不说?”

        审讯室内的氛围陡然变得凝滞起来。

        黄硕眼底闪烁着兴奋光芒。

        曹云山则眯着眼冷静旁观。

        加藤小野背后暗暗冒冷汗,心里扑通扑通乱跳。

        楚牧峰不会真开枪吧?

        “假的!肯定是在吓唬我!他们好不容易抓住我们,舍得就这么杀了吗?”

        有着先入为主念头的山本四十八,面对楚牧峰的威胁,咬牙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不知道蛛组的组长是谁,是什么身份,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

        砰!

        山本四十八的话都没有说完,跪倒在眼前的手下便被楚牧峰一枪给崩了。

        鲜血混着脑浆四下溅射开来,他首当其冲被洒了一脸。

        黏稠滚烫的鲜血浇得他当场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