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92、你是白痴吗?

292、你是白痴吗?

        说到这里,梁栋才两眼放光地看着楚牧峰道:“我就是想跟你学学,怎么才能抓到那些伪满间谍和岛国特务!”

        “你知道这事我不意外,谁让你老爹是梁部长,不过你堂堂梁公子还需要舍身忘死去抓间谍吗?还是赶紧说说过来的理由吧。”楚牧峰不为所动瞥了眼道。

        “行吧,既然这样,我就只能是实话实说。”

        梁栋才咬咬牙做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然后猛地哭丧着脸说道:“我是来躲婚的!”

        躲婚?

        楚牧峰不免有些愕然,这个理由貌似有点更加经不起推敲吧?

        但看到梁栋才脸上流露出来的神情时,他居然还就相信了这个说法。

        “躲婚?躲到咱们北平城来了?”楚牧峰靠着椅背,带着一丝戏谑道。

        “是啊!”

        梁栋才双手放在桌面上,身体略微前倾,语气中透露出一种懊丧和无奈的味道:“我就是为了躲婚,才跑到你们北平城了。你是不知道,我要是继续留在家里的话,没准会被他们逼疯了,你要相信我这个理由,因为这次是真的。”

        “这次是真的?那么之前的都是假的喽?”

        楚牧峰无语的撇撇嘴,“随你怎么说吧,反正你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想要再让你走,恐怕是不容易。”

        “你既然这么想待在我身边办案,那就待着吧。但有些事儿我要提前跟你交代清楚,我不管你在金陵警备厅是怎么做事的,但在这里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不能肆意妄为!”

        “如果你敢自说自话,不按规矩来的话,那就趁早滚蛋,免得大家面子上都下不了台!”

        “放心,这些我比你懂,咱们警备厅是纪律部队嘛。给你说,我在调进刑侦处之前,就是在督察处工作的,这里面的门门道道我清楚的很。那这么说你是同意了,现在咱们就开始吧?你手上最近有什么大案要案啊?”梁栋才表现的比谁都热切的问道。

        “不用着急,慢慢来!”

        楚牧峰是将山本四十八他们抓回来了,但这个功劳需要分你一杯羹吗?

        你毕竟是半路插进来,没有道理其余弟兄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抓捕间谍,你上来就分功劳,这比摘桃子的还要狠啊。

        “那行,我先去熟悉熟悉,随时等您的通知安排!”

        梁栋才说完就起身离开办公室。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要是好事的话,梁栋才的身份毕竟有些敏感,在这里做事谁知道会折腾出什么样的么蛾子来。

        可要说坏事吧,楚牧峰也不这么认为,最起码梁栋才的身份使用得当的话,能做成很多事的。

        比如说忠义社!

        既然阎泽不敢去捅这个马蜂窝,要是换做梁栋才呢?

        他又不是北平城的人,需要给你王为民颜面吗?真的要是说到背景底蕴的话,你已经下了台的王为民自然不能和正在台上的梁千里相提并论。

        这事儿倒是可以好好琢磨下。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审讯山本那帮人。

        简单收拾了下,楚牧峰就走出办公室,很快就来到审讯室前面,在黄硕的陪伴下,走了进去。

        这里关押着的是山本四十八。

        说到郁闷和愤怒,山本四十八当数第一,他真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得这步田地。

        在他的计划中,此刻应该已经将柳生沧泉顺利营救出来,然后逃出北平城,顺利进入城外驻军之中

        完成这个任务之后,他就能得到柳生家族的帮助,助他平步青云。

        但结果呢?

        结果却是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被带到这里来,更可气的是,自己竟然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偷袭。

        原本应该最高度戒备的时候,居然犯下这种低级错误,这个失败的消息要是传到特高课,他会被当成反面教材,成为众人嘲笑的对象。

        当然,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迟。

        自己被抓了,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两说的,还想要回到特高课,可能吗?

        “不知道其余人怎么样了?不过想必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就在他的这种惴惴不安,楚牧峰走进来,看到他的刹那,山本四十八眼底猛地闪过抹凶狠冷光,如同一头凶兽看到了猎物。

        可惜现在凶兽是案板上的肉。

        “怎么,你好像很不服气嘛?”楚牧峰随意走到面前,打量了两眼道。

        “我应该服气吗?”

        山本四十八拼命的挣扎,但越是挣扎,捆绑着的绳索勒得越紧。

        他额头上青筋暴露,红了双眼,恶狠狠地吼道:“楚牧峰,你有本事的话咱们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你玩这种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好汉!”

        “阴谋诡计?”

        拿了个椅子坐下来,楚牧峰神情没有丁点动怒的意思,慢悠悠地说道:“和你这种人我需要讲什么规矩吗?我说你是不是傻了?怎么会说出这种愚蠢至极的话来。”

        “别忘记,你是间谍,是想要营救柳生沧泉的岛国间谍,你一个间谍身份,我现在都能二话不说崩了你,居然还和我谈什么规矩?你是白痴吗?”

        “你说什么,我是间谍?”

        刚才还很动怒的山本四十八在听到这话后,竟然一下就变得冷静下来。

        他刚才的确是有些冲动,但冲动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你说我是间谍我就是了?你们抓错人了,我是北海商会的会长,我叫千木北海。”深吸一口气,山本四十八缓缓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吧?”楚牧峰丝毫不奇怪这个,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当然!”

        山本四十八点点头说道:“在北平城,谁不知道你楚牧峰是神探,老百姓都听过你的名头,你不能说我认识你,就把我给抓起来吧?”

        “当然不会,我们做事都是讲证据的!”

        楚牧峰翘起二郎腿,嘴角一翘说道:“其实我并不想对你用刑,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谈话。可你现在的表现让我很失望,你表现的太笨拙了?”

        “你说你不是间谍?可我们抓过来的人已经承认他们都是岛国间谍,你是他们的头儿,你说不是间谍谁会信?”

        “那,不妨实话告诉你,你的手下一个不少全都被我们带回来了,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还活着。”

        “我们会一个个撬开那些活着的嘴巴,你说他们会不会都是死士,都不怕死呢?我赌他们不是,因为已经有人开始招供,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对吧,山本四十八!”

        轰!

        这个名字的说出,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在山本四十八的耳边响起,炸的他有些震惊。

        难道真有人招供了不成?要不然楚牧峰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要清楚我的名字只有救援组的人才知道,这个甚至就连蛛组的人都不知道。

        没有人招供,楚牧峰怎么能知道?

        “八嘎,是谁,到底是哪个混蛋轻而易举地就招供了。要是被我知道是谁,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山本四十八心底响起翻天巨浪。

        他不怕被楚牧峰动刑,怕的就是自己人背叛。

        背叛是最可耻的。

        但即便被楚牧峰道破名字,山本四十八还是死不承认,他眼神阴沉地看过来,咬着嘴唇,做出一副死也不招供的姿态。

        “其实你这样只是做无谓的反抗和挣扎,我既然知道你的名字,也就清楚你来北平城的目的,你不就是想要将柳生沧泉从我们这里救走吗?”

        “但是你来得真不巧,正好碰上了我,所以你和你的那些手下就全都被我给逮住了。啧啧,抓获一个岛国行动组,你们这是过来给我送功劳的啊!”

        楚牧峰笑了笑:“山本,你或许想多了,我不是说非得从你嘴里逼问出点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出来,你说也好,不说也罢,只要能抓住你,抓住你这个营救小组就是大功一件。”

        “当然,既然你们落网了,我要是说不审问下,往上面也没办法交差不是。所以说山本四十八,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两条道路,你要么乖乖配合,要么就享受我们这里的大刑伺候,是死是活你自己选吧?”

        “顺便提醒你一句,你们的手下已经做出了明智选择!”

        楚牧峰眼神锋芒毕露,说出来的这些话,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刀子般刺出去,刺的山本四十八的眼皮微颤,心里不断衡量。

        到底是招供还是说死扛到底?

        作为一名间谍头目,山本四十八是受过严格训练,他自信是能够扛住那些酷刑蹂躏。

        但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扛住之后呢?

        要是说就这样一直被关押着,甚至在审讯的过程中被整死的话,自己能不能扛住有什么意义吗?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逝,山本四十八很快就变得坚定起来,冲着楚牧峰冷漠地说道。

        “我是不会屈服的,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还有我说了,我是千木北海,是北海商会的会长。我要是说不能在下午三点前露面,你们会有麻烦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们就走着瞧。”

        下午三点会有麻烦!

        楚牧峰眯了眯眼:这话是虚张声势的威胁吗,不太像!只是威胁的话,就冲着他现在这个阶下囚的身份,拿什么来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