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88、给他们设个局

288、给他们设个局

        “处长,那位内政部隐退下来的高官,有没有可能会和……”

        一边扬手指着外面,楚牧峰一边说道。

        “牧峰!”

        曹云山陡然脸色一变,打断了楚牧峰的话头,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门口,低声说道:“慎言!”

        在咱们的地盘,还要这么拘谨吗?

        楚牧峰脸色微紧的坐着,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的想着,他觉得曹云山有些小题大做了。

        就这事,只要能确定忠义社是和岛国驻军有关系,那么就算王为民真是隐退下来的高官,是金陵那边的暗子又如何?

        只要他敢卖国求荣,充当鬼子的走狗,那别说现在只是隐退,即便是在位也会被批捕审问。

        北平警备厅是没有这个权力,但有能管这事的部门,比如说负责间谍的情报机构:军事委员会力行社特务处北平站。

        “牧峰,像是刚才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你是不清楚王为民的厉害,所以说才敢这样说,真正了解他的人都会清楚,得罪谁都不能轻易得罪他。”曹云山异常严肃地说道。

        “师兄,要是这样的话,那蛛组案子还怎么调查?”楚牧峰不由得反问道。

        前怕狼后怕虎的,能做成什么事?

        曹云山看着年轻气盛,敢打敢拼,冲劲十足的楚牧峰,眼神里面有些迟疑和愧色道:“蛛组的案子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别的办法?”

        楚牧峰摇了摇头,双手一摊说道:“师兄,别的办法或许有,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没有找到其余线索,现在最好的切入点就是忠义社的黑九,既然已经有了人证,那只要带回来审问,就能得到证据和其余线索。”

        “可问题是,您这里让我不轻易能动忠义社,那显然就让案子陷入僵局!师兄,既然有了能将蛛组连根拔起的机会,咱们要是错过的话,就太可惜了。”

        “师兄,要不我们请示下厅长?”

        请示厅长?

        曹云山眼神有些恍惚,随着楚牧峰的问话而变得有些谨慎。

        外面都认为他坐在这个位置是风光无限好,有权力有利益,其实也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容易栽坑里面。

        上次梁栋才的事儿就是个典型例子。

        “牧峰,你有信心拿下黑九吗?”曹云山抬起头,语气缓慢地问道。

        “师兄,您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给你肯定答复,我只是想要将黑九带回来例行询问,有没有办法拿下他,他和蛛组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都得等到审问过才知道。”

        “您现在让我回答,我不能保证。”楚牧峰很坦诚地说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

        曹云山的眼神有些许波动,张了张嘴说道:“我了解厅长,知道厅长比我做事有魄力,但他这种魄力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能掌控住形势。”

        “对任何没有把握的事,厅长的态度历来都是束之高阁敬而远之,在他眼里,这种无法把控的事儿,能不碰就不碰,宁可无功也不能有过。”

        “所以我觉得你要是说没有能将黑九一锤子钉死的信心,那这事儿就不用请示厅长,请示了也只能是白搭,他是不会同意贸然动手的。”

        “师兄,那我要是说有证据的话就能动手吗?”楚牧峰迎着曹云山的目光道。

        “不错!”

        这次曹云山眼神变得锋芒毕露起来:“牧峰,你要是说有证据,别说是动忠义社,就算是动王为民我也会力挺到底。”

        “因为你抓住了一个隐藏着的大卖国贼,党国也会为你庆功!那时候你就算是不想动,厅长也会下令动手。”

        “师兄,我知道了!”

        心中有数的楚牧峰顿时知道这事该怎么处理了。

        想想也是,自己这边光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带回来黑九,可黑九背后的王为民太过厉害,曹云山和阎泽都有所忌惮,他们怕影响自己的位置,肯定不会贸然应允下来。

        况且他也不敢百分百肯定,黑九就真的是和蛛组有关系。

        要是说黑九打死不承认,到时候推出个替罪羊,楚牧峰该怎么办?

        只靠林断指他们的口供就想将忠义堂给捣毁,将黑九绳之以法吗?对普通人是足够了,对黑九而言,似乎还不够,需要另辟蹊径才成。

        将这些关节想通后,楚牧峰就起身就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住脚步。

        “师兄,黑九是王为民的人,我暂时不能动,但其余人要是抓过来审问的话,相信王为民不会为了他们就大动肝火吧?”

        “嗯,整个忠义社只要你不动黑九,其余人无所谓。”曹云山点点头道。

        “好的!”

        目视着楚牧峰离开后,曹云山就摇摇头来到阎泽的办公室,将刚才的谈话内容说出来后,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厅长,其实我愿意支持牧峰的决定,因为他抓到那些人,审问出来都是忠义社指使的,那这事就有理由动手。”

        “证据呢?”

        阎泽抬起手,将桌面的一份文件递过去,淡然说道:“口说无凭,证据呢,没有证据,我是不会同意逮捕黑九。原因你也清楚,很简单,就是黑九是王为民养的一条狗。”

        “王为民只要坐在四九城这里一天,咱们就不能随便抓人,而且你看看这份文件,是刚刚从金陵那边传来的。”

        “嘉奖令?”

        曹云山接过来扫视了一眼,发现是一份嘉奖令,获得者是个叫做姜泽的家伙,授奖的是内政部警政司,嘉奖令通报全国地方警备厅。

        “姜泽是谁?”曹云山狐疑地问道。

        “姜泽是王为民的学生!”阎泽平静地说道。

        曹云山顿时明白了:原来是这回事。

        这么说来阎泽不太可能直接挑衅王为民的威信。

        王为民本身就是一个热衷权势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说隐退后还扶植起来黑九创立忠义社。

        以前阎泽就不想去轻易招惹对方,现在更没有必要。

        姜泽那可是内政部警政司的红人,是真正的上位者,位于中枢,要是说给自己穿小鞋的话,阎泽屁股下面的位置未必能保住。

        虽然说阎泽也有后台,而且还是内政部的部长,但这个部长年岁实在太大了,随时都会被勒令隐退,能将自己推上这个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

        任何时候魄力十足都是建立在绝对实力基础上,没实力何来魄力。

        “黑九和他的忠义社暂时不能动,你去给楚牧峰交代下,别惹事,否则闹出乱子,上面严查下来的话,你我都有麻烦!”阎泽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厅长!”曹云山恭声领命。

        ……

        一科会议室。

        当楚牧峰回到这里的时候,王格志他们还在等着,但看到楚牧峰有些阴沉的脸色后,他们脸上笑容也都慢慢消失。

        莫非事情进展的不顺利?不应该啊,以着曹云山对楚牧峰的重视程度,他是应该会答应吧,再说这又不是什么过分要求,只是抓捕个混混头子黑九啊。

        “科长,有变数吗?”王格志低声问道。

        “对!”

        楚牧峰对这些属下也没有必要遮掩,很坦然的说道:“刚才和处长汇报过,他的意见是黑九暂时不能动,除非是有确凿证据。”

        “确凿证据?这不是准备审问的吗?不审问哪里来证据?口供算不算证据?”王格志有些愣神下意识地回答道。

        “老王!”

        宋大宝捕捉到楚牧峰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后,微微摇摇头,王格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唐突,神色有些尴尬。

        “没什么!”

        楚牧峰却是很淡然,坐下来沉声说道:“你们都是在北平城生活多年的人了,应该知道这个黑九是有些能耐。这点我不否认,不然上次也不可能说把贾半仙他们放掉。”

        “这次也是同样的情况,咱们虽然说抓住了那些人,他们也说出来指使者是忠义社,但最关键的证据没有,就是能证明这事是黑九下令的证据,人家上面有人,所以单凭口供并不能说明什么。”

        “这事就暂时这样,黑九不能动。”

        “是!”

        这话就相当于盖棺定论,不容置疑。

        “不过黑九不能动,别人却是能动的,忠义社的其余人,甚至黑九的产业,你们都是能动的。咱们可以走外面包围内部的路线,层层递进,给我将忠义社一步步清剿。”

        “我倒要瞧瞧,最后只剩下光杆司令的黑九,还能做成什么事。”楚牧峰眼神寒彻。

        你黑九不是有上层路线吗?我就和你的上层路线兜个圈子,在规则边缘打转,看你能奈我何!

        “是!”

        “这事交给老王你来研究,你们制定出来一个计划后交给我审批。”

        “是!”

        楚牧峰走出会议室回到办公室中,他对黑九的那些产业和怎么裁剪掉黑九的党羽不是太感冒。

        因为既然没有办法斩首,其余的就都是小喽啰,想要从他们的口中知道黑九的秘密,估计悬。

        “既然没有办法从忠义社这里入手,那么换个思路,从蛛组入手。加藤小野说救援组是准备营救柳生沧泉,那我要不要就给他们设出一个局来。”

        “这样的话,山本四十八是绝对要联系蛛组的,这样我也没准能得到蛛组的相关情报。”

        楚牧峰将目光放到这件事上来,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