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49、小仙湖、平安号

249、小仙湖、平安号

        走进去后,楚牧峰发现这间医务室里面还挺大,摆放着各种医疗器材和设备,墙角还放着一个装满着文件档案的资料柜,柜顶上放着一盆垂落的绿植。

        “来,坐下吧!”

        刚才喊话的那个医生,看到楚牧峰还站在门口四处打量,不由指了指面前的凳子说道。

        这个医生理了个短寸头,看上去四十出头,说话声音有些嗓哑,张嘴就露出两排黄板牙,显然是个老烟枪。

        “医生,你搞错了,我没病。”楚牧峰笑着解释道。

        “没病?”

        那个医生听到这话后,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陈阿姨说得果然没错,他说你是一个讳疾忌医的人,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其实你根本不用紧张,有没有病我看过之后就知道了。还有,你不要觉得西医就很神秘,其实不然。那,你看到这个没有?”

        说着医生就扬起手中的一个白色软管,管子的顶端有着一个镜片。

        “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内视镜,是咱们西华医院从国外引进的先进医疗设备,我敢说整个北平城都没有几家医院有。我用这个就能看到你身体里面的情形,来来来,坐下让我给你好好的看看,不要紧张,放轻松就成。”

        呵呵,这个医生态度真不错。

        楚牧峰摆摆手,淡然说道:“医生,你真的误会了,我是陪朋友过来的,不认识你说的陈阿姨!”

        “呃,真不是啊?”

        短发医生愣了愣,感觉有些尴尬,讪讪一笑后说道:“先生,真不好意思,忙昏头了,还以为你是陈阿姨说的那个侄子呢。”

        “没关系!”

        楚牧峰笑了笑,转身就走出去。

        此刻对面医务室中的江怡还没出来,楚牧峰也不高兴继续在这里坐着,就站起身来随意走了走。

        楼道中。

        “让让,这边有急诊病人需要手术,请大家嚷嚷。”

        就在楚牧峰刚刚转了个弯,还没来得及继续走时,前面忽然冒出几个人,他们推着一张病床快速奔跑,边跑边焦急地喊叫着。

        病床上躺着的那位则是满脸鲜血,昏迷不醒,看样子受伤不轻。

        所有人都纷纷开始向两边避让。

        楚牧峰也不例外,他刚刚贴着一扇门站好,谁想那辆车推过来的时候,轮子一歪,撞了过来,他只能是向后一推,然后便走了进去。

        “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间病房的光线有点暗。

        午后的阳光透过半遮半掩的窗户照射进来,恰好照射到床上躺着的一个男人身上,楚牧峰就是看到这里有人后才赶紧致歉,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无礼。

        然而躺在床上的那人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睡着了吗?”

        楚牧峰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来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眼前这张病床被收拾得非常干净整齐,就连床头柜上摆放着的水果都是整整齐齐,水果旁边放着一个笔记本,本是掀开着的,一根钢笔夹在里面。

        笔记本的旁边是一个花瓶,瓶中插着一枝百合花。

        淡淡的花香味道弥漫开来。

        要说这些都是美好的,那么男人带来的画面感就是凄惨的。

        他身上插着一根塑料管,正在安静的输液,能清楚看到一滴滴液体从输液瓶中滴落,缓缓流进他的身体中。

        男人双眼紧闭,宛如沉睡中。

        他的容貌还算清秀,头发也被梳理的很整齐。

        只是脸色却格外苍白,像是蜡像般面无表情地躺着,身上盖着白色被单,一点褶皱都没有。

        这说明男人压根就没有动过。

        “难道是个植物人?”

        楚牧峰脑海中蹭的就蹦出来这么一个字眼,然后越看越觉得有可能。

        他下意识地就要走上前去查看的时候,门外面响起一阵急促脚步声。

        “楚大哥!”

        听到是江怡在叫自己后,楚牧峰就没有再向前迈步。

        转身走了出去,只是在离开房门的瞬间,他眼神被青色花瓶中的百合花占据。

        “这花是谁送的?”

        门外面。

        看到楚牧峰从这个病房中出来后,江怡便走上前来,低声说道:“楚大哥,你怎么随随便便走到别人病房里呢?万一被人误会怎么办?”

        “嗨,刚才有一辆急救推车过去,我躲避的时候,正好给撞进去了!”楚牧峰耸了耸肩解释道。

        原来如此。

        就说楚大哥这么谨慎有原则的人,不可能这么冒失嘛。

        江怡正要继续说话时,旁边的韩嫣却是扫了一眼病房后挑眉说道:“真巧,你居然被撞进这间病房?”

        “这间病房怎么了?”楚牧峰有些好奇地问道。

        “哦,也没什么。”

        韩嫣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而是拉着江怡的手笑着说道:“你们走吧,等有时间咱们再聚,小怡,你可不能不来哦。”

        “瞧你说的,我能不来吗?先走了,谢谢啦!”江怡娇笑一声应道。

        “韩医生,这个病房中躺着的人是谁啊?”临走时,楚牧峰下意识地多问了一句。

        “哦,他叫陈江河。”

        陈江河吗?

        楚牧峰点点后,也没有想要继续询问的意思,和江怡并肩离开了医院。

        毕竟只是偶然碰到,何必非要刨根究底。

        他最后多问一嘴,已经是职业习惯影响,不然换做别人,就算是被无意中撞进去,谁会吃饱撑的多此一举问话。

        陪着江怡在街上逛了逛,然后吃了顿晚饭后,楚牧峰将江怡直接送回了家。

        “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嗯,楚大哥,再见!”

        看着楚牧峰的背影从巷子口渐渐消失,江怡眼中像是能滴下蜜糖来,心情格外甜蜜。

        ……

        深夜,西华医院。

        外面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走廊里面是掉一根针都能听到的可怕静寂。

        能看到的只是墙壁上一闪一闪的青白色日光灯,因为这种灯光的照射,让人越发觉得这里更加昏暗阴沉。

        一道身影熟门熟路地快步前进。

        他披着黑斗篷,将整个身体都隐藏在里面,露出来的只是一双滴溜溜转动的双眸。

        他前进的方向很明确,就是医院的医疗设备室。

        如果靠近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黑斗篷里面穿着的是淡蓝色的病患服。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真的是有备而来。

        不被发现的话怎么都好说,即便被发现了,他也能在逃窜的时候,随时将斗篷扔掉,露出里面的病患服,装成病人以便混淆视听。

        不过这么晚了,也没人出来,所以他很是顺利抵达目的地。

        看着眼前这道厚重紧闭着的房门,黑衣人小心翼翼地拿出来自己配好的钥匙,心里面默念着,一定要能打开,千万不要出错,然后就将钥匙捅了进去。

        咔哒!

        幸运的声音如约响起。

        侵入者立即麻溜地推开房门进去,然后将房门小心翼翼的再关上,转身看着满屋子的医疗设备和药品,他发出一声阴森森的笑容,喃喃自语道。

        “等着,等着我来向你忏悔!”

        ……

        周六,万里无云,一片晴空。

        楚牧峰开车带着江怡离开了北平城。

        这个月牙岛并没有在京城附近,从地域上说的话,是在北平和津城中间的一片辽阔水域中。

        这片水域叫做小仙湖,湖面宽阔无垠,碧波荡漾。

        岸边茂密的芦苇丛随处可见,随着阵阵湖风吹过,勾勒出恍如麦浪翻滚的美妙画面。

        “楚大哥,这里真是太漂亮了!”

        站在船头,江怡忍不住兴奋地喊叫着。

        她今天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装,和平日里端庄的形象有很大的差别,但这样的差别却将她的青春活力展现无疑。

        楚牧峰的兴致也不错。

        因为这艘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出太多,原以为只是很普通的渡船,没想到竟然是一艘蒸汽船,而且船的名字也很喜庆,叫做平安号。

        谁出门在外不愿意图个好彩头!

        平安号就是平平安安。

        “呵呵,你喜欢就好!”

        看着眼前碧波荡漾的湖面,楚牧峰心情也是很愉快。

        在他们旁边不远,还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颇有几分花木兰风范的女子。

        在刚才碰面的时候,她就做过自我介绍,她叫郑玉娇,是月牙岛上惟一酒店半弦的厨娘。

        她前几天出来办事,回来正好碰上楚牧峰两人要过去,那就结伴同行吧。

        “你们两位客人真是挺幸运呢!”

        郑玉娇娇笑着说道,张嘴间露出一口白净整齐的牙齿。

        “此话怎讲?”楚牧峰不解的问道。

        “你们或许不知道,月牙岛这段时间不对外开放,除非是有着船票,不然是不能上岛的。”

        “而且这两天有人要来我们半弦酒店开同学会,所以他们是将我们酒店包下来了。”

        “你们恰好有船票,酒店也凑巧有房间,要不然的话,你们这趟出来恐怕只能走马观花看看喽。”郑玉娇声音清脆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船票就等同于通行证吗?”楚牧峰颇感意外。

        “对!”

        郑玉娇点点头说道:“在月牙岛,船票就是通行证,因为这艘平安号就是我们酒店的船,只要有船票,就能登岛游玩,没船票那一切免谈。”

        “像是你们两位拿着的船票,我们都是限量发售,通常都会第一时间被客人给用了,没想到你们现在在封岛期间会过来。”

        哦,要是这么说的话,还真是巧了。

        楚牧峰跟着问道:“从这里到月牙岛还有多久?”

        “还要再开一小时吧!”郑玉娇估算了下说道。

        “啊,还要这么长时间啊?”江怡有些惊讶道。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这片小仙湖面积很广阔的,比你想象中要大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