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43、无愧于心,无愧于行

243、无愧于心,无愧于行

        死了!

        南易就这样死了?

        看着这个被仇恨扭曲了心性的男人,楚牧峰的心里有种很复杂的感觉。

        或许对南易来说,死亡才是唯一的解脱,死亡也是他最好的归宿。

        罪魁祸首董百川死了。

        权贵家族没落了。

        帮凶家族扎了。

        该报的仇都已经报完,还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还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

        黑风寨的事吗?南易既然能毫不犹豫地自杀,就说明他对黑风寨是没有多少感情的。

        或者说他有感情的只是郑盘山,只要对郑盘山有所交代,他也就死得很坦然。

        “科长,现在怎么办?”苏天佑有些懊恼地说道。

        眼睁睁瞧着花脸就这样死在眼前,而这个该死的家伙在临死之前还在北平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真是害人不浅啊。

        幸好他已经伏法,否则跑了的话,警备厅又要被骂惨了。

        “将南易的尸体带回去,其余人跟我去爆炸的三户人家那边瞧瞧!”楚牧峰神色淡然地说道。

        “是!”

        这是个麻烦事吗?

        根本算不上麻烦,顶多只能算有点糟心而已!

        因为这是个意料之外的变数,根本怪不到楚牧峰头上。

        谁能想到原本只是以偷窃为手段的南易会变得这样心狠手辣,会早早就布置下来这种狠招,将三家都给炸了。

        昔日的种种恩怨,今日总算是一笔勾销了。

        ……

        北平城,经营糕点生意的雷家。

        凭着祖传的手艺,妙味斋在这座四九城里也算是小有名气,家底也算比较殷厚,日子自然也是过得安逸滋润。

        雷大刚是雷家的二少爷,一个喜欢吃喝玩乐,养狗遛鸟的公子哥。

        今天他醒得有点早,倒不是因为睡不着,这不是没办法吗?被一泡尿给憋醒了,涨得难受!

        他起来尿了尿后,揉了揉朦胧睡眼,刚要回去继续睡,谁想耳边突然听到一阵如雷鸣般的爆炸声,吓得他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这是地震了吗?”

        轰!

        这个念头刚刚冒起来,雷大刚就发现自己飞了起来,再然后就是意识慢慢的消失,等到再掉下来的时候,已经如同破烂的玩偶,满身血污,死得不能再死。

        雷家老宅被炸成废墟。

        雷家被毁。

        雷家只是第一家,紧随其后的还有两家,分别是崔家和王家。

        他们都是南易口中所说的当初的罪人,是被南易宣判了死刑。

        至于说到南易怎么能做到这个?其实很简单不过,北平城中那些属于黑风寨的暗子,都会听他的命令行事。

        只要将炸药埋好引爆,就能送三家归西。

        爆炸引起的轰动是惊人的。

        这里毕竟是居民区,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是如此。

        随着剧烈的爆裂,造成附近很多民居都被波及到。

        即便那些房子没有被炸毁,也都出现这样那样的破损、倒塌,幸好没有害得其他无辜群众跟着送命。

        即便这样,也引发了巨大骚乱。

        那些起来早的人,看的是脸色惨白,那些被爆炸声惊醒的,则满脸惊恐,谁也没有想到在北平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儿。

        爆炸啊!

        这得多凶残才能做到!

        “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端端的,雷家居然被炸了?”

        “要我说这肯定是有势力的人做的,一般人就算想做也没有这个胆量,更没有这个实力。”

        “看样子雷家这下算是完蛋了!”

        完蛋的岂止是雷家,崔家和王家也是这样一幅衰败落魄的画面。

        当楚牧峰赶到雷家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不由沉声说道:“抓紧灭火救人!”

        “是!”

        侦缉队的人就立即开始行动起来。

        当这边爆炸发生的时候,阎泽也被惊醒了。

        他从睡梦中醒来,走到窗外,皱起眉头看着外面,心里有些忐忑:怎么了,打起来了吗?

        不过没多久,耳边已经响起了急促的电话声,接通后听到秘书那急促的声音。

        “厅长,就在刚才,不知道是谁竟然在咱们城里面的雷家,崔家和王家引爆了炸弹,将他们房子彻底炸毁,人员伤亡惨重,我已经让人过去赶紧查看是怎么回事!”

        他大爷的,居然真是爆炸!

        阎泽还以为是错觉那,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雷家,王家和崔家,就这样被一锅端了,凶手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给我立即查,到底怎么回事!”阎泽咆哮道。

        “是!”

        等到秘书那边开始忙活起来的时候,阎泽这边也赶紧穿起来衣服。

        发生这种事,他哪里还有心情继续睡觉。不出意外的话,民政部的电话很快就会打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

        该死的,是谁这么吃饱撑的闹出这事,是活腻歪了吗?还是想跟老子作对!

        “宗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不再睡会儿了吗?”阎夫人慵懒地说道。

        “睡什么睡?现在哪里还有心情睡觉,你睡吧!”

        “那你注意点啊!”

        ……

        天亮了,警备厅,厅长办公室。

        “厅长,整个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

        楚牧峰将南易的事情简明扼要的叙述了一遍后,略带几分遗憾地说道:“厅长,如果能早点抓到这个花脸,或许就能避免今天的爆炸事件了。”

        “避免?”

        已经知道凶手伏法后,阎泽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摆摆手说道:“牧峰,你能够抓住这个花脸,已经是大功一件。要是没能及时抓住,让他跑了的话,没准他已经离开北平城,逃之夭夭了。真的要是那样被他逃了,才是咱们警备厅最大的耻辱呢。”

        这话说的很在理。

        最起码现在是将南易没能跑路,别管是自杀还是他杀吧,反正他是死在警备厅侦缉队手上,能够对外交差了。

        要是说他没死的话,那可就闹大了,将警备厅架在火上烤了。

        “至于说到爆炸案,我觉得可以考虑点别的原因。”阎泽托着下巴,手指敲击着桌面缓缓说道。

        “厅长,您的意思是说回避这次的花脸案?”曹云山在旁边不由得问道。

        “算了,不用了!”

        阎泽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摇了摇头说道:“没必要搞得这么麻烦,不过要是实话实说,会不会引发一些无知者的偏见,给侦缉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曹云山瞬间就明白阎泽的意思。

        这事毕竟是楚牧峰负责调查处理,现在南易突然下辣手,搞得三户人家家破人亡,要是被那些有心人揪着小辫子,责怪警备厅办事不力,没有能及时抓捕南易,不然怎么会给他下手的机会呢?

        所以哪怕明明是有功之事,有时候遇到上面不讲理的话,还真是没奈何!

        “那这事要不缓一缓?”

        “厅长,处长,不用的!”

        楚牧峰似乎明白阎泽和曹云山的想法后,十分坦然地说道:“厅长,花脸行凶之事,这本来就是预料之外,我们已经尽全力去抓捕,可以说是问心无愧,我想百姓也能理解,要是有人非要找事的话,那让他们尽管来好了。”

        这就是楚牧峰的做派,不惹事,不怕事。

        他所求的就是无愧于心,无愧于行,要是说自己连真相都没有办法给民众的话,何谈公理正义?

        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行了,牧峰,其实这事没有你想的那么麻烦!”

        阎泽微笑着抿着嘴,颇为满意地说道:“你这次侦破了六年前的花脸案,这可是实打实的大功劳,这三起爆炸只能说是意外中的意外,是谁也不想要看到的,况且凶手也没能跑掉,也在第一时间被你抓到了。”

        “而且有件事你要清楚,雷家也好,崔家也罢,王家也算在内,他们风评口碑可不怎么样,只要将花脸复仇的原委公布于众,还会有人为他们打抱不平吗?”

        “再说他们死了后留下来的可都是一块块肥肉,这样的肥肉只要能处理好了,相信上面的人也是乐见其成。将这件事算到土匪黑风寨头上,他们就能心安理得的享用好处,换做是我的话,也不会非要追究到底。”

        “所以不必担心,如果有人敢跳出来兴风作浪,那肯定就是花脸余党,绝对不必客气!”

        “谢谢厅长!”

        有阎泽这话在,楚牧峰就知道自己不用担心什么妖言惑众了,谁敢抹黑侦缉一科的功劳,谁就要面对阎泽的怒火。

        “抓紧将整个案子整理好吧!”

        “是!”

        当办公室中只剩下阎泽自己一个人时,他的心情是无与伦比的舒畅。

        真的,他脸上并没有任何压力和愤怒的情绪。

        需要有压力吗?需要愤怒吗?

        就像是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只要把钱花到位,上面是不会追究的。

        而说到愤怒,雷家,王家和崔家和自己有一点关系吗?他们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孝敬过,死了自己需要为他们流眼泪,可能吗?

        “楚牧峰,你果然是我的福将,神偷花脸都能被你找到,厉害!要是说没有这个爆炸的话,案子会很完美的,可惜啊,现在稍稍多了一点点遗憾。”

        办公室外。

        “处长,这个案子不会被上面找麻烦吧?”楚牧峰忍不住低声问道。

        “放心吧,没事,厅长说会处理那他就会处理好的!你安心做好自己的事就成,天塌下来,有厅长顶着呢。”曹云山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微微一笑说道。

        “我明白了!”楚牧峰点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