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226、上峰有令,有鬼作祟

226、上峰有令,有鬼作祟

        (谢谢第二位盟主艺欣秋月,晚上还有加更一章)

        北平城,警备厅。

        黑风寨六当家孟长河被捕后的第三天早上。

        当楚牧峰前脚进了办公室,后脚黄硕就跟了进来,麻溜地给楚牧峰泡了杯茶,恭恭敬敬放到桌上。

        楚牧峰丢了根烟过去,笑着问道:“怎么着,难道那块难啃的骨头还没有给你黄硕啃下来?”

        “科长,不是没啃下来,而是这家伙明显是个老奸巨猾之徒,每次一用刑,他就吐点东西出来,断断续续,跟便秘一样难受。”

        “我恨不得直接给他上个全套再问,可您说过不能给整死,最起码现在还不能整死,所以只是一点点皮肉之苦,不疼不痒的,没什么效果啊!”

        “科长,要不让我给他上个大刑,您放心,不会死,顶多残,肯定能让他松口,怎么样?”黄硕拿着烟,伸长脖子说道。

        和这种挤牙膏式的审问相比,他更喜欢那种一针见血的问候。

        对于孟长河这种货色,光靠抽打几下哪里有用。

        其实说起来这事楚牧峰也很无语,以着他的性格,黄硕愿意怎么动刑就怎么动便是,不需要顾虑别的。

        实际上一开始,黄硕也是这样做的,抓捕的第一天晚上就给他来了个下马威,没差点把孟长河给折腾死。

        但他竟然硬是咬紧牙关没有松口。

        第二天,黄硕想要再接再厉时,却接到了楚牧峰的通知,暂缓用刑,改用对话式的审讯方式。

        有意思的是,当黄硕这边改变方式后,孟长河竟然也很配合起来。

        开始不时说出点消息来,但都是些不痛不痒,众所皆知的事儿,甚至就连魏单给的都不如,最起码魏老头还给出一个窝点,可孟长河却连个毛都没有。

        这让黄硕是恼怒不已。

        “不怎么样!”楚牧峰摇摇头说道。

        “科长……”

        “这可是阎厅长亲自下达的命令,所以根本不必去问原因,只要服从命令就行了,反正人已经抓来了,关着慢慢审问吧!”楚牧峰打断黄硕的话头说道。

        啊,居然惊动了阎大厅长?

        黄硕也是满脸愕然。

        不就是区区一个黑风寨的土匪吗?撑死了也就是所谓的六当家而已,怎么还能惊动阎泽下达这种命令?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科长,我知道了!”黄硕只能答应下来。

        “不过话说回来,黄硕,这事儿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楚牧峰略带几分玩味地问道。

        “奇怪,什么奇怪?”黄硕抓了抓脑袋,满脸不解。

        “我让你暂时停止对孟长河用刑,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甚至就连其余审讯的都不清楚,对吧?”楚牧峰喝了口茶,缓缓问道。

        “对!”

        刚说出这个“对”字后,黄硕脑海里灵光一闪,狠声说道:“科长,您说的没错,这事只有我知道,孟长河怎么可能知道的?”

        “他要是不知道的话,又怎么会配合我的审讯?这么说来,是有人通知他,也就是说有内鬼作祟!”

        “对,这就是我担心的地方!”楚牧峰手指敲了敲桌面道。

        阎泽是厅长,他下达的命令,作为下属,楚牧峰自然需要去服从执行,而是质疑和反驳。

        但背叛却是楚牧峰最不能容忍的事!

        他几乎在孟长河开始配合审讯的时候就知道了问题所在,就弄清楚了这事是有蹊跷。

        倘若没有蹊跷的话,孟长河如何能知道这事,如何能配合?

        不可能前一天还是摆出副宁死不屈的姿态,硬扛着不开口,第二天就转变态度,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吧?

        这个暗藏的背叛者是楚牧峰最为憎恨的!

        你要明白你是我楚牧峰的人,是我一科的队员。在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在黄硕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敢私通孟长河这种重犯,串通消息。

        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对待这种家伙,楚牧峰的态度很坚决,绝不姑息。

        “黄硕,你说我是不是现在太客气了,以至于让不少人都忽视,我是个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呢!”

        楚牧峰从桌上拿起一根香烟,黄硕赶紧给点上,在袅绕升起的烟雾中,楚牧峰的神情多出一种森严。

        黄硕感同身受。

        他是最早跟随楚牧峰的老人之一,自然知道面前这位科长大人的为人做派。

        谁都别想给楚牧峰上眼药。

        有任何事咱们摆明车马来说就是,在队伍中安插眼线算是怎么回事?

        “科长,这事儿是我的错,我回去后就彻查这事,一定要揪出这个内鬼来!”黄硕想到问题发生在审讯室这块,略带几分羞愧地低下头。

        “孟长河是重犯,没有我的命令,即便是其余几位队长都不会过去私下见面。所以说这事只能是在你们审讯室内部进行甄别就成。”

        “黄硕,这事我交给你处理,查到是谁做的后不要着急,先不要打草惊蛇,回来先告诉!”

        楚牧峰看似温和平淡的面容下,隐藏心中升起的无边怒火。

        “是!”黄硕领命而去。

        目视着黄硕离开后,楚牧峰心中便已经打定主意,除非这个内奸有着通天的背景,不然这次是休想安然脱身,等着和孟长河一起吃花生米吧。

        正所谓杀一儆百。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们想要让我配合做事,可以,只要过来商量就行,但谁要是敢背地里耍花招,玩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就休怪我冷血无情。

        ……

        过了没多久,楚牧峰被叫去处长办公室。

        刚一进门,曹云山就起身向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走吧,牧峰,厅长要见你我。”

        “厅长召见?”

        楚牧峰有些愣神后,露出若有所思表情来:“处长,厅长他不会是为了孟长河的事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曹云山扫视过楚牧峰的侧脸,语重心长地说道:“孟长河的事情,厅长也只是跟我交代了一句,并没有多说什么。走吧,厅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不然跟个土匪头子,别说上刑了,就算毙了又怎么样!”

        “是!”楚牧峰颔首道。

        厅长办公室。

        等到两人走进来后,阎泽就挥手招呼着他们坐下,让秘书端过来茶水后,云淡风轻地说道。

        “云山,是不是还琢磨我为什么要下达那样的命令?为什么不准你们刑侦处往死里审讯孟长河?他不过就是一个土匪头子而已,为什么如此优待。”

        “不敢!”

        曹云山正襟危坐,即便他是阎泽的心腹爱将,都没有说持宠自傲的意思,每次见面都表现得非常严肃。

        “厅长您这样做肯定是有您的考虑计较,刑侦处是绝对不会有任何质疑和询问,我们一定无条件执行。”

        “你呀你呀!”

        阎泽很满意曹云山的这种态度,错过他看向楚牧峰,扬手说道:“牧峰,你也是这样想的吗?说说你的看法,年轻人,不要学你们处长这样说点套话哦。”

        “厅长,我……”

        楚牧峰刚要开口,阎泽脸色微沉:“说实话,我不想听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是!”

        眼瞅阎泽态度鲜明,楚牧峰余光瞥视了曹云山一眼后,便坦然说道:“厅长,我是有些想不明白,孟长河不过只是一个土匪头目而已,至于惊动您吗?再说别说是他,就算是秃鹫山黑风寨的大当家都不值得您关注吧?”

        “是啊,我是不会这样做的,但我也是身不由己。”

        阎泽说到这里的时候,手指向上指了指,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是部里面打电话下的命令,说的就是让咱们暂时别动孟长河,过两天会有特使过来亲自处理这事。”

        “你们说有这样的命令在,我能够违背吗?我也得听命行事。”

        原来如此。

        “部里的命令吗?这就难怪了!”

        曹云山很快释然,即便阎泽是厅长又如何?

        他只是北平警察局长,又不是民政部的部长,即便他真的是部长又怎么样,面对上峰的命令,也必须无条件执行,如果敢违背的话,那就等着被踢下台吧。

        “只是部里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会盯上秃鹫山黑风寨?”曹云山有些诧异地问道。

        “牧峰,你能想到什么?”阎泽眼神玩味地看过来。

        “我吗?”

        楚牧峰其实早就想过这事,如今听到阎泽询问,也就不藏私地说道。

        “既然这个命令是民政部那边下的,那么最有可能的便是两个原因,第一这个孟长河后台强硬。但我觉得很显然不是这个,因为要真的如此,那边肯定让咱们直接交人了,又怎么还会关着不放呢?”

        “嗯,你说的不错,他要是有强硬后台的话,何必去当个土匪呢!”曹云山点点头道。

        “至于第二种可能就是民政部想要借着孟长河作文章,想要拿下黑风寨!”楚牧峰掷地有声地说道。

        曹云山脸色微变。

        阎泽神情一惊。

        “牧峰,你这种猜测有些夸大吧?你是说部里想要针对黑风寨做文章?你怎么敢这样想?我觉得你的想法有些太过荒谬。”

        曹云山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可能,摇摇头当场否决。

        你当民政部是什么部门,会想要攻打黑风寨,可笑至极。

        这种猜测也就是你说出来的,换做是别人,我早就嗤之以鼻!

        民政部那群官老爷谁敢言仗?

        倒是阎泽搓了搓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