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的目标:白道安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的目标:白道安

        这突然的变故,如同闷雷炸响,昌久赌场的所有人都被震得里焦外嫩。

        然后猛然清醒过来,哗啦着就围上前来,想要将叶耀祖护住。

        但已经迟了。

        既然已经看到正主,楚牧峰又怎么会客气。

        所以当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就已经冲上去,出手凌厉地施展擒拿之术,抓住手臂一击肘击,一脚同时踹向膝盖弯,猝不及防的叶耀祖当场就跪在地上,

        “你干什么!我犯什么事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抓你的人!”

        楚牧峰掏出手铐,直接就将叶耀祖给拷上。

        这家伙虽然长得是人高马大,有几分蛮力,欺负欺负那些女流之辈自然是绰绰有余,可跟实战经验丰富的楚牧峰相比,立即是高下立分!

        也就是为了抓活口,不然的话,再来几个叶耀祖都被楚牧峰给干掉了。

        “给我抄家伙,别让他们出这个门!”

        没想到对方居然突然动手,眼睁睁瞧着叶耀祖就这样被戴上手铐,叶四海当场就炸锅,挥舞手臂,鼓动手下围堵住大门。

        王八蛋,欺负我们没枪吗,老子可是重金买了几把汉阳造呢!

        不过没等他说完,一把子弹已经上膛的枪就硬邦邦地顶在他的脑门上!

        “谁敢动一下,我就把他的头打烂!”裴东厂环视四周,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腾腾!

        冰冷的枪口散发出强大的威慑力,让叶北海瞬间消停了,他看的出来,对方是真有杀人的心思!

        “你们……你们凭什么抓人?”他顿时感觉有些心慌,软绵绵地说道。

        “通知苏天佑!”楚牧峰根本没搭理对方,冷冷说道。

        “是!”

        黄大风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口吼道:“苏队长,抓人拉!”

        哗啦!

        早就埋伏在外面的五队队员立即如狼似虎地冲了进来。

        看到里面的场面,他们哪里还不清楚该怎么做,直接举起枪,将赌场的人反包围住。

        只要科长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客气开枪射杀。

        昌久赌场的众人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开个赌场而已吗?至于你们警方这么兴师动众吗?

        再说了,我们赌场也有正规手续,该打点的也都打点过了,为啥还要过来扫场子呢?

        叶北海有些呆呆地看着那些警员,然后猛然回过神来,看向楚牧峰充满敬畏地问道:“这位爷,您到底要干嘛啊?”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带叶耀祖走,他是一起连环凶杀案的疑犯。至于说到你们,谁敢上来阻挠,格杀勿论!”

        随着楚牧峰落下的话语,众人纷纷拉动枪栓,子弹上膛,杀气弥漫。

        撂下这么一句话后,楚牧峰一把将叶耀祖拉起来:“叶耀祖,咱们总算是见面了,走吧,跟我回警备厅吧!”

        叶耀祖满脸铁青,一言不发。

        赌场众人也乖乖让开了路,再不让,被打死也是活该!

        “哥!”

        叶北海看着叶耀祖被带出赌场,忍不住呼喊着冲了出去。

        听到这个声音后,叶耀祖没有转身,只是丢了一句话:“北海,这座赌场从现在起就归属你了,叶家以后就靠你了。”

        说完,叶耀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哥!”

        叶北海忍不住流下两行热泪

        他是不清楚叶耀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但不清楚不意味着猜测不到。之前说起白道安说起碎尸案时叶耀祖的反应,就让他隐隐猜到了什么。

        难道碎尸案真的是叶耀祖做的?

        要不然警备厅的人怎么会找上门来逮捕?

        哥,您怎么能这么糊涂?我给您说过很多次的,不要让仇恨蒙蔽住您的双眼,您怎么就是做不到呢?

        您是怎么承诺我的?您说能处理好以前的那些恩怨情仇,不会乱来,难道这就是您的处理方式吗?

        “你是叶北海吧?”苏天佑走过来冷声问道。

        “对,我是叶北海!”叶北海神志有些恍惚。

        “石榴胡同第三巷第九号是你的房子吧?”

        “对,是我的。”

        “那就对了,跟我们走一趟,有些事需要你印证。”

        叶北海随机也被带走。

        昌久赌场所有人都被就地监管录取口供。

        赌场被查封!

        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所有从门外面路过的路人都是充满好奇。

        他们不清楚昌久赌场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警方过来查封了这里。

        按理来说能开赌场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怎么还被掀了场子。

        “真是奇了怪,大白天来封赌场,你们有谁知道这昌久赌场是出啥事了?”

        “谁知道呢,该不会是分赃不均引起内讧吧?”

        “瞎扯啥呢?你们瞪大眼睛好好看看,带队的那个人,可是咱们警备厅刑侦处的神探楚牧峰,他既然过来亲自抓人,自然不是为了赌场这点外快,要我说这个案子肯定不小的!”

        “关了好啊,十赌九输,赌场就是个坑啊!”

        “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就在这种窃窃私语中,谁也没有留意到人群中一道身影悄然隐去。

        ……

        警备厅,刑侦处,一科审讯室。

        叶耀祖坐在椅子上,神色颇为冷漠,并没有慌乱紧张害怕的意思。

        “知道为什么抓你回来吗?”楚牧峰看着面前这个杀人恶魔,冷冷问道。

        叶耀祖双眼正视楚牧峰,摩擦着手指说道:“警官,能先给根烟抽吗?”

        “王八蛋,还抽烟,老子抽不死你!”

        裴东厂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子,抽得叶耀祖满口喷血。

        “呵呵,舒服,真舒服!”

        叶耀祖跟神经质一般笑了起来,还舔了舔嘴巴的血迹,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东厂!”

        楚牧峰抬抬手,然后从桌上的烟盒中抽了一根,点燃后走过去,塞到他嘴里,一字一句地说道。

        “抽完这根烟,我要你将做下的事儿,原原本本,一个不漏地说出来!”

        “警官,我能问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吗?你又凭什么说这个案子是我做的?你们有什么证据呢?”叶耀祖深深吸了两口烟,在青色烟雾的升起中,声音嘶哑地问道。

        “证据?”

        楚牧峰拖了个椅子坐在对面,平静地看着叶耀祖,不紧不慢地说道:“叶耀祖,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既然做了,那自然会留下很多马脚!”

        “你作案时候用的福特v8是昌久赌场叶北海名下的,我这点没有说错吧?虽然说不是你的,但我们能查到叶北海,你说离你还远吗?”

        “石榴胡同的作案地是叶北海名下的产业,你在那里将白牡丹,红蔷薇和阮灵分尸,你不会觉得自己没有留下痕迹吧?我们在那里找到的指纹,随时可以和你验证下,是否对应!”

        “还有,你在收到我放出去的风声后,就准备杀死唯一的见证者,黄包车夫王大力,不过因为顾忌,你不敢亲自露面,所以就去找了以前家里的老仆崔老实动手。”

        “但你做梦都不会想到,我们已经在那里设局,为的就是抓你。不过可惜,没有抓到你,只是抓到崔老实那个替罪羊。”

        说到这里,楚牧峰掐灭手中的烟蒂,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审讯室道:“根据掌握的线索,我们已经锁定了叶北海,与此同时,被抓捕的崔老实也招供了,他说指使他杀人灭口的就是你。”

        “怎么样,叶耀祖,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还想否认,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叶耀祖也就死心和释然了。

        没想到自己的精心准备,依然是功亏一篑,抵赖是没有任何意义,说再多的话都是瞎扯,根本不会有活命的机会了!

        “是崔叔把我供出来的吗?”叶耀祖声音低沉道。

        被人背叛的滋味是难受的!

        被自己最相信的人背叛那种难受更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没错,就是崔老实说的!”

        楚牧峰看着叶耀祖的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如纸,一副悲愤莫名的样子,嘴角微微扬起。

        就是要让你痛苦,就是要让你愤怒。

        你以为有崔老实帮你抵罪,你就能安然无恙吗?

        他已经犯下了过错,只有坦白才能逃过一劫。

        而你,将三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残忍杀害分尸,犯下了滔天罪行,是死不足惜。

        像你这样的刽子手,居然还妄想得到别人的忠诚,不觉得这很荒谬吗?

        “行了,说说你的事吧,为什么要杀死白牡丹,红蔷薇和阮灵。她们难道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非要下如此狠手?”

        楚牧峰敲敲桌面,让叶耀祖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后沉声问道。

        招供吗?

        事已至此,叶耀祖没有再顽抗到底,否则白白遭受折磨,最终也是难逃一死。

        幸好自己准备了个后手,要不然的话,谋划的复仇大计就要这样泡汤。

        “阎王,下面就看你的了!”

        想到这些,叶耀祖就抬起头,冲着楚牧峰平静地说道:“警官,我和你说的白牡丹,红蔷薇和阮灵她们,没有任何矛盾仇恨。”

        “那你和谁有深仇大恨?”对于这个问题,楚牧峰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

        “白道安!”

        叶耀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白道安,我要让他身败名裂!我要让他倾家荡产,我要让他家破人亡!”

        一股浓烈的怨恨之火从他心中熊熊升起!

        ————————————

        今天不后悔,明天更精彩,新书《时间重启游戏》,期待各位书友多多支持!不断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