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屠宰间和审讯室

第二百一十四章 屠宰间和审讯室

        “科长,石榴胡同已经被咱们的人全都包围戒严了,从现在起,只准进不准出,您看可以挨家挨户的搜查吧。”

        苏天佑看着眼前这片胡同建筑,走到楚牧峰身边低声说道。

        楚牧峰抬起手指缓缓说道:“对方既然敢行凶杀人,那么肯定是丧心病狂之辈,要是说对方有凶器或者说枪支的话,十有八九会狗急跳墙,所以弟兄们搜查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千万别手软。”

        “是,我给弟兄们交代过了。”

        “那就开始!”

        全面搜查立即展开。

        以着楚牧峰现在的地位,要是说封锁全城的话,他自然没有这种能力,也不可能做到。

        但要说只是彻查一条胡同的话却是绰绰有余,集合五个侦缉队的人手力量,想要将这里翻个底儿掉都不成问题。

        何况石榴胡同也就这么大,这么多户。

        包含其中的五条小巷没有一家被漏过,全都被严格搜索。

        “这大清早的,谁啊!”

        “开门开门,快点开门,侦缉队办事。”

        “官爷,我们可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啊,你们可千万不能胡乱砸东西啊!”

        “少啰嗦,乖乖站到一边去!”

        ……

        在这个年代,老百姓和警员讲道理能够讲得通吗?

        戴帽子抗枪杆子的只要站在那里,他们就是道理,他们就是王法。

        百姓能做的除了配合还是配合,但凡敢流露出一点忤逆违抗,想要叫板的意思,搞不好就要就要挨上一枪托子。

        心情好骂两句就算了,心情差直接抓回去坐牢,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搜查行动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展开了。

        虽然楚牧峰交代,跟百姓客气点,但苏天佑觉得既然这里很有可能是作案地,那么不管是谁就都必须配合调查。

        有谁敢出幺蛾子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一律以同党论处,全都先抓起来送进看守所再说。

        当然,楚牧峰也没有闲着,也选了个小巷走进去查看,裴东厂则紧随其后。

        如今的楚牧峰可是一科的灵魂,绝对不能出什么意外,否则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很多人都会跟着倒霉遭殃。

        别的不说,一科这个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架子顷刻间就会倒塌掉,他们几个被提拔的队长,自然不会还能像现在这样继续风光。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现实。

        所以裴东厂是跟随楚牧峰的步伐,愿意拿命来保护。

        石榴胡同真可谓是一处不祥之地,即便鼠疫已经过去好些年,但这里仍然是十分荒凉,好多房子都是空着的。

        要是说真的爆发战争的话,这里想必很快就会成为交战区域,那样的话,这些建筑顷刻间就会灰飞烟灭。

        楚牧峰现在像是入魔般。

        只要是来到一处陌生地方,脑海中想到的全都是即将来临的战争影响,他现在真的是有种非常迫切紧急的感觉。

        如今已经九月下旬,明年的七月份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件就将爆发,想到那时候的惨烈战局,他就深深呼吸一口气。

        我是不能改变战争轨迹,但我能在这段时间竭尽所能,为所有在底层打拼的贫困老百姓伸冤,还他们一个公道。

        如此者问心无愧。

        “汪汪!”

        就在楚牧峰刚刚从一座空房子旁边经过,想要去下面一座的时候,耳边突然间传来一阵狗叫声。

        顺着叫声看过去,楚牧峰发现是一黑一黄两只流浪狗,正在冲着刚才错过的房子拼命的吼叫,它们的眼珠子都变得血红,好像里面有生死仇敌般愤怒。

        “咦!”

        楚牧峰敏锐的察觉到这座房子肯定有古怪,扬手指着这座房子肃声问道:“东厂,知道这是谁家的吗?”

        “科长,我查查!”

        随身携带着户籍册的裴东厂很快就翻到那页,手指从上到下划过后,沉声说道:“科长,这个房子是属于一个叫做叶北海的人!”

        “他是什么人?”楚牧峰眯缝着双眼,看着面前破旧的木门问道。

        “这里没有记载,只是说这户四合院的房主叫叶北海,其余资料都是空白!不过看这座四合院的破旧程度,应该是有点年头了。”

        “而且根据资料,这边好几户都是空着的,没有人居住,刚刚咱们的弟兄进去看过几户,里面都是杂草丛生!”裴东厂合起来户籍册后回答。

        “进去看看!”

        直觉告诉楚牧峰这里绝对有问题,既然这样,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进去瞧瞧再说。

        运气好的话是能碰到作案地,即便运气差劲,最起码也不会留下心结。

        “是!”

        破旧不堪的木门从外面推开,而当里面的情景展现出来的时候,楚牧峰他们全都露出吃惊的神情,裴东厂更是使劲揉搓着双眼,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映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座完整无缺的四合院,之前所想象的那种杂早丛生,遍布蛛网,尘埃满地的画面根本就没有出现。

        地面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院子的两侧还对称整齐的摆放着六盆绿植,最前面是一个青花瓷鱼缸,里面有着几尾锦鲤欢快的游动。

        整个四合院就像是一副优美古朴的画卷,等待客人的到来鉴赏。

        “不对!”

        站在青花瓷鱼缸前面的楚牧峰忽然间皱起眉头,鼻子使劲嗅了两下后紧声说道:“你们闻到没有?这里有股血腥味!”

        血腥味?

        在哪里?

        裴东厂他们都是老手了,听到楚牧峰的话后,使劲嗅了嗅,却也没有发现哪里有血腥味。

        就在他们迟疑着想要询问的时候,楚牧峰已经大踏步的向着正房走过去。

        “科长,我来!”

        裴东厂一个不留神就看到楚牧峰大踏步的走向正房,他赶紧跑了两步冲过去,很小心翼翼的掀开门帘走进去,发现这里是空荡荡的,没有一道人影在。

        “血腥味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楚牧峰扫视了一圈后,突然间指着墙角处的一个箱子喝道,裴东厂他们就赶紧上前,很利索的将箱子打开。

        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饶是他们看多了血腥场面,也忍不住当场就呕吐起来,裴东厂也感觉胃里面在翻滚。

        楚牧峰的瞳孔里闪过两道狠光,怒骂道:“该死的畜生!”

        箱子里面放了一个麻袋,麻袋的口子是开着的,里面露出来一个脑袋。

        这个脑袋的头发全都给剃掉,眉毛也都不见。

        最残忍的是脑袋竟然已经被割掉,就那样横着放在最上面。

        无助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典型的死不瞑目。

        随着箱子打开,那股刺鼻的血腥味道就弥漫开来。

        这是第三个被杀害分尸的女人了!

        这个被害者楚牧峰是认识的,她也是新世纪大酒店的人,而且是地位比白牡丹和红蔷薇都要高出一截,是真正的当红歌女阮灵。

        两次去新世纪酒店录口供,楚牧峰自然是和阮灵碰过面的,只是没想到,这个当红的歌女竟然在这里被发现,而且也死得这么惨。

        “立即给我彻查这里!”楚牧峰深吸一口气,将状态控制住后沉声喝道。

        “是!”

        裴东厂他们就都开始行动。

        与此同时,外面收到消息的苏天佑他们也都过来,当他们看到阮灵的惨状时,也都是义愤填膺。

        尤其是华容,他之前是和阮灵交谈过,亲自录过口供的,可没想到,这才过去多久,伊人竟然就这样死掉,死得同样凄惨无比。

        想到这里是案发地,苏天佑他们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要将这里查个底儿掉,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连续犯下三条命案的真凶给揪出来。

        “叶北海是吧?给我查清楚这个叶北海到底是谁,我要知道叶北海的所有资料,尤其是他这个人,我要亲自审问!”楚牧峰侧身冷漠地吩咐道。

        “是!”

        “找到了!”

        就在这种搜查中,很快就有人找到了作案的地方,是在西厢房的一个地下密室中。

        楚牧峰他们很快过来,当看到这里的情景后,所有人的脑海中浮现三个字:屠宰间。

        没错,这里哪里是什么密室,根本就是一个屠宰间。

        房顶上挂着寒光凛冽的铁钩子,散发出一股阴冷寒彻气息。

        长桌子上摆放着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刀具,有杀猪刀,有解剖刀,有剃头刀。每把刀都整齐划一的摆放着,刀尖刀身都被擦拭得很干净,没有半点脏乱的意思。

        地上一角堆着几个麻袋。

        “果然是行凶现场,白牡丹,红蔷薇,还有阮灵应该都是在这里被分尸的!”

        “这个凶手竟然还是个洁癖患者?”

        “想想三个活生生的美女就在这里被杀,真是作孽啊!”

        “简直就是以杀人为乐的屠夫!”

        ……

        跟随着下来的警察窃窃私语,他们都是见过世面的,最起码审讯室就要比这里更加冷酷,但这里却比审讯室更加阴森。

        审讯室不是屠宰间,那里是审讯的地方,是能活命的。

        这里却是宰杀的场所,是直接要命的!

        “不要乱动,苏天佑,让你的人先出去,让技术部门的人进来,尽快提取现场所有有用的资料信息!”楚牧峰冷声吩咐道。

        “是!”

        线索要是说来的话,会一窝蜂的全都过来。

        就在楚牧峰这边彻查屠宰间的时候,外面又有消息传来,说的是已经找到了福特v8车子的消息。

        这种车在北平城其实并没有多少辆,再加上有黑衣人的身体特征做补充,所以说范围很快缩小,目前来说能确定的有十个人是符合这点。

        “也就是说只要那辆车不是凶手借来的,这个案子很快就会水落石出。当然对这里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甚至我们更要拿着这里当做突破口。”

        “你们给我听着,尽快落实这里房主的下落,一旦发现,立即逮捕,带到警备厅审讯。”楚牧峰脸色冷峻地说道。

        凶手居然在如此情况下,还敢再次犯案,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到了极致!

        “是!”

        众人齐声应道,然后苏天佑指着墙角处的箱子低声说道:“科长,那阮灵的尸体呢?”

        “第一个是白牡丹,第二个是红蔷薇,第三个是阮灵,要说这个碎尸案和新世纪酒店没有关系,那绝对不可能。”

        “我现在严重怀疑上次和白道安的谈话,他是有所隐瞒的,他应该知道谁是最有嫌疑的,即便他不清楚凶手是谁,也肯定有所隐瞒。”

        楚牧峰扫视过装着阮灵尸体的箱子,眼神冷厉的说道:“我会再去找白道安聊聊,这次他要是说不配合的话,我就只能请他回科里坐坐。”

        “还有就是这里,你们给我好好彻查,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给我带回去!此外还要安排人监视附近,一旦发现类似疑犯过来,立即拿下。苏队长,你们五队来负责!”

        “是!”苏天佑大声应道。

        “至于阮灵的尸体,带回去交给黄硕,告诉他这里的事儿,他知道怎么办的!”楚牧峰想到死活不开口的崔老实狠声说道。

        “是!”

        “行动吧!”

        手下顿时井然有序地忙活起来。

        ……

        刑侦处,一科审讯室。

        负责审问的黄硕其实心里明白的很,这个连环杀人案发展到现在,已经是就差临门一脚,只要自己这边将崔老实攻克的话,真凶瞬间就会浮出水面。

        这样的话,科长和队里的弟兄们也就不用再费心思的去寻找线索,验证线索,会节约很多时间出来。

        但关键是崔老实死鸭子嘴犟,尽管疼得昏过去几次,依然不愿松口。

        这种场面换做别人的话或许是会郁闷,但对黄硕来说非但是没有任何气馁的意思,反而刺激得他越发斗志昂扬起来。

        行啊,不说是吧,不说老子变着法陪你玩!

        别人的战场是在外面,而黄硕的战场则在审讯室。

        要是说在自己的主场,占据天时地利都没有办法胜出,那黄硕干脆认怂算了!

        所以当他知道崔老实的老婆孩子已经过来的时候,二话不说就直接带进来。

        就在审讯室隔壁的房间中。

        “知道为什么找你们来吗?”黄硕拿起烙铁,凑到面前,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瞥了眼问道。

        相反坐在对面的两个人却是异常紧张。

        崔老实的媳妇是个老实巴交的妇女,和崔老实一样的性格,或许是饱经风霜的摧残,她的容貌显得格外苍老,头发也是斑白,可即便这样,那双眼睛却还是很坦然实诚。

        整条小巷的人都知道崔老实的老婆王春花是个本分人。

        “官爷,我不知道,我没犯法啊,真的没犯法啊!”王春花连连摆手道。

        现在的她充满了畏惧和忐忑,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好端端的,居然会被带来这种地方。

        平常胆小怕事的她,别说是看到警员了,就算是看到一个壮汉都会绕着走

        像现在这样被带到了堂堂警备厅问话,简直就像是做梦,只不过不是美梦,而是噩梦!

        但这个噩梦就这么真实的上演。

        “那你知道旁边关押着的是谁吗?”咧嘴一笑,黄硕冲旁边努了努嘴道。

        “我……我也不知道啊!”王春花满脸茫然,旁边关着谁,和我有关系吗?

        “小子,看你挺机灵的,你知道吗?”黄硕翘着二郎腿,瞥了旁边一眼道。

        在旁边坐着的是崔老实的儿子,他长得倒是像母亲的多,和崔老实那种老实巴交的模样相比,他两眼滴溜溜转个不停,显得活络多了。

        “官爷,难道是我爹吗?”崔四海壮着胆子,小声地问道。

        他是很精明,但再精明的人和胆量魄力却还是有所差别的。

        第一次走进这里的他,整个人是发懵的,能够现在还保持着清醒状态已经是殊为不易的事,没看他小腿一直在抖个不停吗?

        “不错,就是你老子崔老实!”黄硕很坦然地说道。

        “你们平白无故为什么抓我爹?他犯了什么法,他可是个老实人?”崔四海顿时急声问道,王春花也是脸色一白,眼里充满惊恐之色。

        “呵呵,他做了什么事?他做了什么事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老实人一旦不老实,那可是要出大事的!”黄硕冷笑一声。

        “官爷,我们家老实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抓他,能告诉我们吗?”王春花双手揪着心口问道。

        弹了弹烟灰,黄硕淡淡说道:“为什么,杀人未遂,这个罪名可不轻啊!”

        “什么?杀人?不可能,怎么可能!老实他平常从来都没跟人吵过急眼过,你们说他杀人,弄错了吧?”王春花满脸不可置信地焦急地喊道。

        “弄错了?”

        黄硕不紧不慢地说道:“你觉得我们会弄错吗?我们是在现场抓住的他。之所以把你们叫过来,就是想要让你们好好做做他的工作,让他能将背后的真凶说出来。”

        “对了,这个真凶就是碎尸案的凶手,你的丈夫,你的老子,就是要帮那个真凶杀人灭口!”

        “怎么可能?”

        王春花能说的就只是这么一句话,脸色苍白的她,整个人如同雷震,半天都没有办法从这个消息中清醒过来,眼神一片呆滞。

        “官爷,您说的是真的吗?”崔四海也是颤声问道,满脸慌乱。

        “你小子耳朵聋了,我们是抓的现行,你们说是真的还是假的?行了,案情给你们简单说了,现在就看你们的了。”

        “要是说你们能做通崔老实的工作,那么我可以算他一个自首,停止用刑。要是说你们做不通的话,我只能说,你们今后就要背负杀人犯家属的名头,你们会被人唾弃,会被人不齿。”

        “当然我还可以告诉你们,崔老实要是说再这样负隅顽抗到底的话,你们也别想好过,我是绝对不会客气!”

        黄硕说到这里时,眼神蔑视而冷酷。

        “一个愚不可及,帮着凶手做事的共犯,死不足惜!”

        “带他们进去!”

        “是!”

        审讯室中。

        王春花和崔四海如同踩着棉花,发懵般着走进来的。

        当他们看到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模样的崔老实,尤其是看到崔老实的右手已经被打断的时候,便猛然惨嚎一声,想要扑上去。

        “站住,不许过去!”

        但这是奢望!

        黄硕手指挥动间,已经有人走上前来,将他们控制住的同时,倒上一盆水将崔老实给浇醒。

        “那,不要怪我没有给你们一家团聚的机会,现在你们一家三口都在这里,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说吧。”

        “崔老实,你不是挺硬气的吗?你不是说你就是杀人凶手吗?行,我倒要看看你当着老婆儿子的面,还能不能这样说?还敢不敢这样说?”黄硕挑起唇角,充满蔑视地说道。

        “我……”

        崔老实心如刀割,脸色惨白如纸。

        尽管疼痛如同潮水般席卷全身每一处,但他这刻却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有的只是深深内疚和羞耻。

        对老婆儿子的内疚。

        对锒铛入狱的羞耻。

        “老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说你帮凶手杀人,还帮着认罪,你到底是傻了还是呆了,怎么能做这事的帮凶呢?”

        “你赶紧说出来真凶是谁,你只要说出来,这位官爷说算你自首的,咱们一家还是有机会团聚,你要不说,是会死的!”

        王春花是泪流满面,伸出双手拼命想要去抓住崔老实,但却被死死抓着,难以企及。

        “爸,您要是知道什么的话就赶紧说吧!您千万不能做傻事啊?您当初让我上学时就说过,要让我万事与人为善,千万不要跟人动手动脚。”

        “可现在您做的这算什么事呢?您要是死了,我和娘怎么办?背一辈子的骂名吗?你可一定要跟官爷说清楚啊!”崔四海虽然不像是王春花那样激动,但也是两眼晶莹,情绪激动地说道。

        想到自己要是变成一个杀人犯的儿子,崔四海就充满绝望,那以后还能在周围街坊面前抬头吗?还能找到工作吗?

        “春花……四海……我……”

        崔老实真的是有些松动了。

        之前的那些刑罚对他来说都是肉体上的磨难。

        实话实说,他已经有点扛不住了,但他也知道对方不会下死手,因为自己要是死掉的话,黄硕也没有办法跟上面交差。

        他原以为自己还能这样一直耗下去,耗到对方没有耐心,就这么着了。

        可现在还怎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