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二百章 调整角度,新的方向

第二百章 调整角度,新的方向

        视线重新转移到新世纪酒店。

        当那些舞女和服务生们全都接到通知过来后,黄九陵就拿着花名册认真核对了一遍。

        正如孙诚所说的那样,除了已经死掉的白牡丹外,其余的人都在。

        这样的话倒是省去很多不必要的猜忌。

        依次录取口供就是。

        黄九陵亲自盯着的是一个叫做红蔷薇的女人,她和白牡丹的身份地位都差不多,都是在舞女和歌手之间来回替换着进行。

        两人也是不分前后进来的,平常关系也就那样,不远不近,不亲不疏。

        要是换做寻常时候,红蔷薇肯定是会摆个姿势,抽根烟。

        可当她刚将香烟拿出来,刚刚含在嘴里,都没有来及点着,黄九陵就一巴掌扇过去,将香烟和烟盒全都扇飞了,冷冷喝道:“你以为是跟你聊天呢?老实点!”

        “你……”红蔷薇是满脸羞红。

        “你什么你?信不信我拉你去局子里蹲两天?”黄九陵板着个脸。

        碰触到这种冰冷的眼神,饶是红蔷薇阅人无数,也不由得暗暗心寒,嘟囔着说道:“真是的,问话就问话嘛,干嘛这么凶啊!”

        这话说出的瞬间,就说明红蔷薇是服软了。

        她已经意识到黄九陵和以前的那些警察是不同的。以前那些都是口花花,想要从她这里占便宜,而眼前这位却是丝毫不懂怜香惜玉是何意。

        “叫什么名字!”

        “红蔷薇!”

        “我问的是本名!”

        “孙小娥!”

        “多了!”

        “22岁!”

        “住哪儿?!”

        “西城区紫金胡同十六巷。”

        ……

        将这些基本情况都问过之后,黄九陵话锋一转,直截了当地问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你和白牡丹黄碧罗是一起进入新世纪酒店。”

        “的确,我是和黄碧罗一起进入新世纪酒店。”

        “那你们平时的关系怎么样?”

        “长官,我虽然和她的关系虽然不好,但我绝对没有想要杀害她的意思。”

        孙小娥的话刚说完,黄九陵就挑起眉角,不悦地问道:“谁给你说白牡丹死了的?你又怎么知道她被杀了?”

        “这难道是什么秘密吗?你们这样兴师动众的过来问话,要么是她犯事了,要么是她死了,不然值得你们这样做吗?”

        “可她平时胆子就小,犯事肯定不会,那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还是我猜错了,她没有出事?”孙小娥的小聪明劲在这时候爆发出来,看向黄九陵的眼神流露出一种不加掩饰的精明味道。

        这话问的黄九陵倒是不好回答。

        也是。

        除非是白牡丹死掉,不然眼前这阵仗倒是没有办法解释。

        不过即便如此,黄九陵也不可能明摆着就说出来这事的。

        在案件资料没有公布之前,这些都是秘密。

        “不要耍小聪明,继续说你和她之间的事。”

        “行,你想听什么我就说什么。”

        孙小娥眉眼一转就开始继续说道:“我感觉吧,我和黄碧罗都挺优秀的,在这新世纪大酒店中,只有我们两个人是能跳能唱的。”

        “我也想着和她搞好关系,这样的话,大家有钱一起挣。可是她不这样想啊,她那个人就像是一块冰,除了上台表演的时候还有点笑容,私下里很无味的……”

        说了半天,最后黄九陵发现孙小娥说的话中,就没有一点是有价值的东西。

        废话一箩筐!

        带着这种无奈的情绪,黄九陵回到了楚牧峰身边恭声说道:“科长,都已经排查完毕,所有口供都已经记录在册。”

        “有什么可疑的人吗?”楚牧峰淡淡问道。

        “没有!”黄九陵摇摇头。

        “那就收队。”

        “是!”

        等到离开的时候,楚牧峰冲着孙诚说道:“孙经理,要是说你发现了任何有关白牡丹的线索,请记得去我们警备厅说一声。”

        “是是是,楚科长,我会的。”孙诚连忙不迭的点头应道。

        “告辞!”

        “楚科长,您慢走!”

        ……

        临近中午快要下班的时候。

        北平警备厅,刑侦处一科会议室。

        在这里坐着的都是侦缉五队的人,毕竟这个分尸案是五队负责的,自然要召集他们开会。

        苏天佑和华容也都带着人回来,楚牧峰就直接喊过来开个碰头会。

        “天佑,你先说调查的情况吧!”楚牧峰喝了口茶水道。

        “是,科长!”

        苏天佑站起身来,扫视全场后,朗声说道:“我负责调查的是麻袋的消息,我今天早上去的是苏记货站,在货站的帮忙下,将近期的所有淘汰麻袋资料都翻阅过了。”

        “发现近期之内,只有一批麻袋是淘汰掉,这批麻袋的数量是一百条。”

        “我亲自带队去那个买下麻袋的商铺看过,所有麻袋一个不少的全都在那里堆放着。对方还没有用上,所以说很好查证。”

        “因此麻袋这边反馈的消息是这样的,近期一个月内的淘汰麻袋是没有被用上的,作案用的这个麻袋,只能是一个月之前淘汰掉的。”

        “要是那样的话,调查难度就会变大,因为那时候淘汰掉的是最大量的一批,大约有近千条。再加上下家比较散,根本不知道具体都流向哪里了。”

        得,一条线索被掐断了。

        楚牧峰挥挥手让苏天佑坐下之后,就看向华容,“华容,你来说说。”

        “是!”

        华容翻开本子,语气平稳地说道:“我这边负责调查的是傅大雷,这个追求白牡丹的富家少爷。”

        “根据目前已经落实的消息资料来看,傅大雷昨晚是没有作案时间,他昨天一晚上都在赌场里面玩,这点很多人都是可以作证。”

        “当然,也不排除他指使人作案的嫌疑,只是目前来说,我们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点,现有的证据可以充分证明,傅大雷对白牡丹非常好。”

        “傅大雷还扣着吗?”楚牧峰捏了捏手指问道。

        “对,还在呢!”华容点头道。

        “要是那样的话,就先放掉吧。他现在充其量就是有一定作案嫌疑,可即便是嫌疑,咱们的证据都是不充足,没必要关着了。”楚牧峰缓缓说道。

        “是!”

        这事由楚牧峰拍板,华容自然是会去做。

        其实他也正有这样的想法,傅大雷是要继续跟踪调查的,谁让这段时间只有他和白牡丹的关系是最亲近。

        但要是说一直留在警备厅,想要调查都没有机会,不如先放掉再说。

        “我来说说新世纪酒店那边的情况,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口供来分析,白牡丹在那边的口碑不能算好,也不能算坏。”

        “简单点说,就是跟众人关系比较疏远,暂时是没有找到她是被新世纪酒店那些人杀死的疑点,只能是继续调查。”

        楚牧峰的话算是给这个案子做出一个短期结论。

        麻袋!傅大雷!新世纪酒店!

        三条线索全部中断!这样的案子是以前很少碰见的,给人带来希望的同时又让人陷入迷茫的泥潭中。

        要从哪里查呢?

        察觉到一种淡淡的沮丧氛围开始弥漫起来后,楚牧峰却是无所谓的一笑,拍了拍巴掌说道。

        “各位,我知道这个案子是有些棘手,但要知道案子是早上才立的案,在中午的时候我们就能查清楚这么多事,已经算不错了。”

        “查不出来有价值的线索也是一种价值,这最起码说明我们之前考虑的那些方向都是没问题,那重新调整调查角度就成。”

        “另外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新线索,你们可以去查一查!”

        “科长,什么线索?”苏天佑好奇地问道。

        “新世纪酒店的经理孙诚说,白牡丹昨晚离开的时候,是坐黄包车走的,而且还结完了工资。”

        “结果呢?今天早上却被发现赤身果体被残忍杀害,这里面有没有那个黄包车夫的影子在,是需要咱们去追查的,你们可以顺着这条线,继续调查。”楚牧峰抬手虚指道。

        “好,科长,我们会立即调查起来!”

        这的确是一条重要线索!

        原本有些失望的苏天佑和华容等人很快就振奋起来。

        只要找到那个黄包车夫,就能知道白牡丹昨晚的行踪轨迹,根据轨迹是能判断出来她到底是在哪里遇害的。

        或者,那个车夫就是凶手!

        对,就这么办。

        刹那间,侦缉五队的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

        ……

        办公室。

        楚牧峰走进来后,也在暗暗琢磨这个案子。

        但思来想去,都觉得目前掌握的信息还是有点少,你破案要是说没有价值的线索,说破天都是没戏。

        “看来只能按部就班寻找线索!”

        叮铃铃。

        就在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起。

        接通后那边传来的是靳西来爽朗的声音,他笑着说道:“老四,怎么样?晚上有事没有?”

        “没事,怎么了?您靳大秘是要请客吗?”楚牧峰调侃道。

        “必须请啊!”

        靳西来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很亢奋很斗志昂扬的气息来,他笑容满面的说道:“今晚东华楼,咱们兄弟四个不见不散。”

        “好!”

        挂掉电话后,楚牧峰想到靳西来刚才的语气,嘴角不由翘起。

        看来当初困扰老二的那件事已经被解决掉,而他现在应该是干得挺不错,要不然能够这么高兴吗?

        要是这样的话,这是件好事,毕竟靳西来能够上位,对楚牧峰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有段日子没见,哥四个也该聚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