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这个线索有点悬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这个线索有点悬

        “不是什么?”见苏天佑似乎辨认出字迹,楚牧峰跟着问道。

        “不是苏记吗?”

        苏天佑这话冒出来的瞬间,楚牧峰和华容都看过去。

        苏记?真的是苏记二字吗?

        这个字体很模糊,模糊到已经不能分辨的地步,你怎么说是苏记呢?

        “你确定?”楚牧峰眯着眼问道。

        “嗯,确定!”

        苏天佑又仔细的看了看后,十分自信地说道:“不会错的,应该就是苏记!”

        说完之后,苏天佑又翻看了一下,跟着说道:“科长,这个麻袋应该就是苏记货站的,而且我敢肯定,这样的麻袋当是残次品扔掉的。”

        “怎么说?”楚牧峰很感兴趣的问道。

        “不信你们看这里!”

        说着,苏天佑将麻袋的底部翻过来,只见上面有好几个疙瘩:“只要是苏记货站的麻袋,都是经过严格筛选才用,像是这样的疙瘩一个都不能有。”

        “要是有了的话,就会被直接扔掉,每个月,苏记货站都会淘汰不少这样的麻袋。”

        “苏记货站?苏队长,这个货站不会和你有关系吧?”华容撇撇嘴道。

        “对,是有点关系!”

        苏天佑左右看了看,跟着压低声音说道:“科长,老华,实不相瞒,这个苏记货站就是我们苏家开的,管事的是我三哥。在来咱们警备厅之前,我在那里干过一段时间,所以才能一眼认出来。”

        “这两个字是有些模糊,但不管是字体大小还是字体笔形,都只能是苏记。科长,您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满北平城去打听,不同货站的麻袋是不同的。”

        原来如此。

        华容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看过来的眼神略带几分玩味:“苏队长,你是真人不露相啊!我就估摸着你肯定是有来头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苏记货站的人。”

        “呵呵!”

        苏天佑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其实他想说的是,我不是苏记货站的人,而是苏记货站是我苏家的,你要觉得苏家就只有这么个货站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既然知道麻袋是你们苏记货站的,那么这也算是一个线索。天佑,你知道这些报废麻袋的去向吗?”楚牧峰跟着问道。

        苏天佑皱起眉头说道:“科长,这就是我想说的,麻袋虽然是一个线索,用的也的确是苏记货站的,但这些麻袋都是直接对外出售。”

        “我们货站是不用这些麻袋,但外面的人还是会用,毕竟这些麻袋质量不错,用来装东西挺好的。因此想要通过麻袋找到别的线索,我估计有点悬!”

        苏天佑实话实说,这事真的是非常棘手。

        “即便这样,这也是一条线索,你将麻袋这事记下来,去苏记货站查询下。我看这条麻袋不算陈旧,也没什么磨损,说明有两个可能。”

        “要么是买了后就没有用过,要么是最近刚买的。要是前者的话调查起来是有些难度,但要是后者的话,你那边应该是能查出来点线索。”楚牧峰搓了搓下巴,慢慢说道。

        “您说得对,那我就立即去调查这事儿,我想他既然是买了麻袋的,应该说不会是故意要放着的,肯定会用上,这么说第二种可能性就比较大。”

        “当然也不排除说这条麻袋是偷的捡的,要是那样的话,这条线索就算是断掉了!”苏天佑想了想说道。

        “嗯,先调查清楚再说吧。”楚牧峰倒是没有表现得太过心急。

        “是!”

        楚牧峰跟着扭头冲着华容吩咐说道:“老华,抓紧将死者的画像弄出来,然后全城张贴,寻找知情人。”

        “明白!”华容沉声道。

        “如果没有其他什么事儿,就赶紧善后收队。”楚牧峰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骸,摇了摇头道。

        “是!”

        ……

        北平警备厅。

        景阳胡同小巷的碎尸案就交给侦缉五队负责调查处理,像这样涉及到人命的案子,楚牧峰要是有空的话都会过问一下。

        要是说觉得下面的人能处理掉,他就不会多加干涉。

        毕竟他如今是一科的科长,不再是一队的队长,不可能说凡事都要亲力亲为,即使他想,也没有那个精力。

        “科长,这是五队让我绘制出来的死者素描像,请您过目下!”王格志敲门走进办公室后,将画像递了过去。

        楚牧峰会不会亲自过问碎尸案那不是王格志能管的,他只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就成。

        这张画像是苏天佑请求协助的,王格志绘制好后自然是要递交上来。

        “嗯,不错,挺好的!”

        楚牧峰看过之后就忍不住点头赞叹。

        老王这手素描的功底简直绝了,即便是照相机拍摄出来的黑白照片,估计也就是这个效果吧。

        “那我就让下面的人按照这个来吧。”

        “行,去吧!”

        楚牧峰将画像留下,王格志转身离开,刚走到房门那里,就碰到了一个人想要进来,而看到是谁后,王格志就赶紧恭声道:“黄科长好!”

        “呦,王队长,你好你好!”说话的是总务科的科长黄侍郎。

        不得不说,黄侍郎会做人,即便是面对比自己矮了一截的王格志,也是满脸笑容,客客气气。

        “黄科长您客气了!”王格志连忙微微躬身。

        “侍郎兄,进来说话吧!”

        听到声音看到人影的楚牧峰笑着站起身迎过来,黄侍郎便和王格志擦身而过,走进办公室中。

        简单寒暄后,两人就分别坐了下来。

        “侍郎兄,您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吧,这次过来有何指教啊?”楚牧峰笑着倒了杯茶水,递过去问道。

        “嗨,瞧您这话说的,我哪敢指教您啊!”

        “知道老弟您是个大忙人,没空去我那里转转,难道我这个闲人,就不能来你这里坐坐吗?谁说我过来就得有事?”黄侍郎接过茶杯后,撇撇嘴说道。

        “侍郎兄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以后可得去您那里勤快点,谁不知道您那里是咱们警备厅的财神府,有和您这位财神攀交情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呢,还等着您这边多发点好东西呢!”楚牧峰哈哈大笑。

        “什么攀不攀交情的,咱们哥俩儿不说这些虚的。只要是你们刑侦处一科的装备,总务科那边绝对是立马到位,保证不会为难。”黄侍郎挥挥手,十分爽快地说道。

        “那就多谢侍郎兄关照了!”

        聊着聊着,两人就说起来蝎组的事。

        当初还是黄侍郎提起蝎组,楚牧峰才会戒备起来,才能够在最后一举将柳生沧泉拿下,将蝎组捣毁。

        这里面不能说全都是黄侍郎的功劳,但你要是说一点都没有,也是不对的。

        “对了,蝎组的事情还要多谢侍郎兄!侍郎兄,相信您也收到消息了,知道这个蛇组蝎组之外,还有其余间谍组织,所以说您那边要是说有什么消息的话,记得还第一时间通知兄弟。”

        “您也知道,兄弟可是在侦缉口子上,要是说能继续侦破间谍案,您的那份好处我会记着的。”楚牧峰一边说着,一边丢了包烟过去。

        这事就是明摆着的,要是说再遮遮掩掩的话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

        “好说好说!”

        黄侍郎接过烟,捻了一根叼在嘴上,竖起个手指大声说道:“老弟您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吧,这事我会盯着的,只要一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您。”

        “那我就以茶代酒,先谢谢喽!”

        楚牧峰端起茶杯遥遥一举后喝了一口。

        其实就算黄侍郎不说,楚牧峰心里也有数,他知道黄侍郎这次过来,肯定是为了他的那个晚辈黄九陵。

        说真的,楚牧峰对那个黄九陵还是挺满意的,最起码到现在为止,黄九陵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的。

        像是这样的年轻人,不靠黄侍郎的铺路就能将道路走得这么坦然,楚牧峰自然是会多加栽培,他可没什么门户之见。

        “其实我今天过来,也的确是有一个小事想要和您老弟说道说道。”

        眼看似乎没什么好聊的了,黄侍郎忽然间来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这话后,楚牧峰就笑了笑:“侍郎兄,我就说您是有事的吧?赶紧说吧,您那边也挺忙的,咱们就别再客套了。”

        “是这样的,我找九陵有点事,需要请两天假,可我也知道九陵这孩子肯定不会主动请假。”

        “但这事吧,说起来还必须得他亲自到场才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您解释,您就给我批他两天假得了?还有,最好不要让他知道是我过来给他请假的,不然他肯定不乐意!”黄侍郎说出这话后,楚牧峰挑了挑眉头。

        嗨,敢情就这点小事啊!

        “放心吧,这事我来处理,两天够不够,要不干脆让他休息个三五天?”楚牧峰举起一个巴掌说道。

        “不用不用,两天就够!”黄侍郎赶紧摇摇手说道。

        “那成,回头我就来吩咐下!”

        “好,那就谢谢喽!”

        “客气什么,小事一桩,您打个电话就成,何必亲自走一趟呢!”

        或许会有人说,不就是请假这事吗?至于让黄侍郎亲自过来吗?

        其实这里面是有深层含义的,那就是再小的事,只要亲自出面做,就会给人不一样的感受。

        何况黄侍郎也的确是想要找理由过来见见又升官的楚牧峰,以前没理由还想要找,如今有理由还不过来?

        两人又随便聊了两句,黄侍郎就起身准备告辞了。

        恰好在这时,一阵风从窗外刮进来,将桌上的死者画像吹落在地。

        ————————

        感谢本周艺欣秋月、书友20180615091533078、书友20190122171711528、方达3518、书友20171213144144361、书友20190901010348146、唐姑娘很温柔、nanman、蒙娜丽莎的跑鞋、yy不在等书友的打赏了!

        新的一周即将开始,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投票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