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你算是轻的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你算是轻的

        冷宁峰到底是谁的人?

        为什么曹云山对冷宁峰的态度谈不上多亲切却也不会很过于疏远呢。

        楚牧峰暗暗嘀咕。

        其实冷宁峰是副厅长秦睿广的人。

        而秦睿广呢?如今又是投在阎泽这一边,在这样的情况下,曹云山会对冷宁峰冷言风语吗?

        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有消息说秦睿广可能要被调离警备厅,他要是真被调走了,那么空出来的副厅长位置,阎泽十有是要考虑曹云山。

        冷宁峰是秦睿广的人,秦睿广调走,谁来接收他的人呢?

        曹云山当然有这个长远考虑。

        所以在官场之中,对于任何事的任何态度,都是有原委的。

        绝对不会是说说这么简单。

        ……

        一天时间,就这样在忙碌而充实的工作中结束。

        下午快要到点时,刑侦处突然接到集合通知。

        三个科室的正副科长都被喊到曹云山的办公室中,楚牧峰当然也在其列。

        “各位,临时接到上面的紧急任务,需要咱们刑侦处配合,设卡搜索几个地区,目标是要抓住几个潜入北平城的伪满洲间谍!”

        “处长,有头像吗?”楚牧峰问道。

        “没有,但是对方手头有枪,可能有人受伤了!”

        曹云山郑重其事地说道:“北区归咱们刑侦处负责搜查,记住,一旦发现可疑目标,能抓活的最好,抓不到死的也成,总而言之一句话:绝对不能让他们从我们手上逃了!都听清楚了没有?”

        “是!”众人齐声应道。

        “现在分派你们各自的负责区域!”

        随着曹云山这边分派好区域后,刑侦处上上下下就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楚牧峰回到一科后就开始调兵遣将。

        “大伙儿都给听仔细了,这次的搜捕任务非常重要,都给我拎好了神,我只说一句,谁要是出漏子,谁给我滚犊子!”

        这是楚牧峰的原话,也让众人是满脸凝重。

        拿到画像,认清楚对方模样后,五个侦缉队全都被撒网出去,设点搜查起来。

        一场席卷全城的搜捕行动随之展开。

        “哼,这姓楚的算什么狗屁玩意,眼睛都要长脑门子上了,说话口气跟癞蛤蟆打哈气似的,把自己当厅长呢!”

        “哼,等着吧,老子要是翻身的话,看怎么收拾你!不但是你,那些跟着你的人都得给我靠边站着!”

        北区一条街道,正负责巡查这里的简德,嘴里叼着一根大前门,靠着背后路灯柱子,张嘴吐出一口浓痰,满脸不屑道。

        “简科长,咱们别和他一般见识,他楚牧峰现在纯粹就是走了运道,小人得志罢了,其实没什么能耐。”

        “说的没错,要说这资历的话,还得看咱们简科长的。”

        “简科长,您放心,不管他楚牧峰怎么着,我们几个都是一心向着您!”

        简德身边能没有人跟着吗?

        当然不会。

        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会有一些无能之辈,他们真能耐没有,溜须拍马的本事倒是厉害的很。

        比如跟在他旁边的这几个歪瓜裂枣,都是被楚牧峰从手底下踢出来,只能是跟着简德后面混口饭吃。

        对他们来说,简德如果能翻身的话,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简科长,您说咱们在这里盯着,搜查那个什么伪满的间谍,有这个必要吗?我要是间谍的话,发现外面风声不对,能从这里走吗?”

        “都已经摆出这种阵仗来,除非是傻子,否则根本不会撞到枪口上来。”一个尖嘴猴腮,梳着中分头,满脸麻子的男人嬉笑道。

        他叫侯四,跟着简德后面四五年了。

        “嗯,你说的没错!”

        简德抽着烟,吞云吐雾地说道:“好端端的该下班不让下班,还让咱们在这里死盯着,有个屁用!”

        “除非那些伪满的间谍眼瞎,我要是他们的话,早就逃了!哪里会等到现在,那样的还配当间谍,来干侦缉都不要!”

        “喂,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就在这时,侯四突然大喝一声,扬手指着路上。

        简德等人顺势看过去,来了两个穿着打扮颇为讲究的路人,瞧他们的模样就知道不是苦哈哈。

        嘿嘿,打秋风的时候到了。

        出任务的时候,碰到这种有钱人是最好的,这意味着随便找个理由就能诈点钱出来,何况还不用找理由,理由都是现成的。

        “咦,这不是简科长吗?简科长,是我啊,老董,咱们以前见过,还一起吃过饭呢!”

        被喊住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个脸色蜡黄,身材孱弱的家伙,看到简德后就赶紧挥动着双手喊道,表露出来的那种兴奋劲,看起来就好像是认识的老友。

        老董?

        老董是谁?

        简德对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没有一点儿印象,但还是走过来,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挑眉问道:“什么老董小董的,你谁啊,少在这里跟我套近乎儿。”

        老董指着自己的鼻子就赶紧解释道:“简科长,您忘了吗?年前在张老板那次的宴席上,咱们不是见过面吗?我是董青竹啊,做绸缎买卖的!”

        董青竹,别说这个名字还挺形象生动,这家伙瘦得跟竹子差不多。

        年前的事儿,谁还记得啊!简德懒洋洋地说道:“我说老董,你这是要干嘛呢?没有看到这里已经戒严了吗?”

        “知道知道,但没有办法啊,我媳妇要生了,这不家里人来通知我吗?得赶紧回去看看!简科长,您们这是干什么呢?”董青竹似乎有些不解地扫视过去。

        “执行公务!”

        简德一脸倨傲地说道:“行了,不管你要生还是不生,今天这里戒严,你们回去吧!”

        “别介啊!”

        董青竹一下就急了,赶紧凑上前来。

        “站住!”

        侯四表现得很忠心耿耿,立即拿枪指过去,“别过来,就站在那里说话!”

        “好好好,我不动,不动!”

        董青竹赶紧摇摆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威胁后,便继续说道:“简科长,帮帮忙吧,我媳妇真的快要生了,我得过去看着,要是有个什么事儿,我也好照应啊!”

        “别啰嗦了,从哪来打哪回去,此路不通!”

        既然简德跟他不是很熟,那就没啥顾忌,侯四毫不客气地说道。

        “简科长,求求您行行好,帮忙高抬贵手,让我回家看看吧!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啊!对了,您和弟兄们在这边也辛苦了,这点钱请你们喝个茶!”

        董青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似乎想到了什么,跟着就兜里掏出钱包,从里面抽了几张递过来。

        侯四接过钱,扭头看了一眼简德,见老大默不吭声,立即是心知肚明,指了指董青竹道。

        “我说董老板,咱们这么多人,就光喝茶不吃饭啊?”

        听了这话,董青竹愣了愣,随机一拍脑袋,又掏了好几张递过去:“对对对,这是请诸位吃饭喝酒的钱,还望简科长行个方便!”

        对于简德来说,抓捕伪满洲国的间谍固然重要,但发财也很重要。

        何况眼前这个人好像真有那么点印象,应该不是伪满的探子。

        “把证件拿出来看看。”简德开口说道。

        “好好好!”

        董青竹和身边的人赶紧拿出证件递过去,简德看过后没有问题,便直接挥了挥手。

        “赶紧走吧,下不为例啊!”

        “是是是,谢谢简科长,谢谢诸位兄弟了!”

        董青竹两人是连连拜谢,然后匆匆离开。

        “简科长,您收着。”侯四将钱递过去道。

        这家伙还挺阔绰,简德接过来数了数,足足五百块,可不是笔小数目啊!

        “拿去分分,继续盯着。”简德抽了一百出来,递给侯四道。

        “谢谢楚科长!”

        侯四等人也是眉开眼笑。

        这活儿不错。

        简德将剩下的钱塞进兜里,拍了拍得意洋洋地哼起来京剧来,这种正大光明敲诈的事情最适合自己干了。

        “要警备厅都是这种贪婪之徒,那就好办了?”

        走了一段路后,紧跟着董青竹的那个年轻人扭头看了看身后说道。

        “闭嘴!”

        董青竹听到这话后眼神冷厉地呵斥道:“你以为个个都像是简德那样唯利是图吗?咱们要是遇到铁面无私的就要惨了。快点走,要是今天走不了,就麻烦了!”

        “是!”

        两人转身匆匆离开,刚刚穿过一个小巷,便被迎面而来的一支巡逻队撞上。

        看到又有警员过来,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假装镇定地继续走着。

        这时候双方距离很近,要是立即转身就走的话,那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对方肯定会追上来的。

        希望这支小队也好糊弄吧。

        “你们两个,站住,别动!”

        这支小队是裴东厂负责带队的,看到前面突然间冒出来这两个人后,立即出声喝道。

        “呦,这位官爷,您好,有事儿?”董青竹还是主动上前,满脸堆笑讨好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裴东厂中规中矩的问道。

        “小人董青竹,是在城内开丝绸铺子的,这是我侄儿董黄山,官爷,我们刚刚从简科长那边过来,已经检查过了。”

        “我家里那口子要生了,还请您帮帮忙,让我赶紧回去看看吧,这点钱请弟兄们喝茶!”董青竹说着就拿出证件,还夹了一百块法币递了过去。

        “哼!”

        对于董青竹的说辞,裴东厂冷哼一声,并没有当回事。

        接过证件翻了翻,他忽然眼神一紧,然后扔下证件,没有丝毫犹豫就是一拳挥出去,大声喝道:“拿下他们!”

        董青竹是压根就没有想到会这样发展。

        所以说尽管他一直都是心怀戒备,但当他递来证件的时候,还是有些许松懈。

        也就是这么电光闪石的功夫,裴东厂就直接动手了。

        咔嚓!

        裴东厂的记老拳狠狠落在董青竹脸上,砸得他鼻梁骨都碎了,钻心的疼痛让董青竹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两眼都直冒金星。

        可裴东厂并没有就此罢休。

        他如影随形般地欺身而上,双拳如同落雨般挥出,砸得董青竹是连连后退,然后将他直接掀翻在地,抓住手臂娴熟的反扣,浑然不顾董青竹的死活,干脆利索地戴上手铐。

        站在旁边的那个年轻人是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面对着眼前这群人抬手就是一枪。

        一个兄弟当场中枪,幸好被射中的是手臂!

        砰砰砰!

        这个家伙显然是没有机会再开枪了,迎接他的是其余队员的疯狂还击。

        眨眼功夫,这人就被射成了筛子。

        看到自己这边有人中枪后,裴东厂急忙抬起头问道:“怎么样,打哪了?”

        “队长,没事,死不了,不是要害!”

        “赶紧送他去医院!”

        “是!”

        听到这边的枪声后,同样也走上街头,在各个卡点巡逻的楚牧峰便赶紧带队过来。

        到场后,正好看到那个受伤的弟兄被送往医院,而董青竹被死死压倒在地上的情景。

        当然,还有不远处,还有那个被打成筛子,死得不能再死的家伙。

        “东厂,怎么回事?”楚牧峰沉声问道。

        “科长,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这两个人出现,于是我就拦住他们进行盘问。”

        “我让他们拿出来证件检查,这个家伙递过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他身上不仅有浓浓酒味,还有一丝淡淡血腥味。”

        “您说过那几个间谍很有可能负伤,所以奔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原则,我才下令抓捕。”

        “只是万万没想到,还是被那个家伙反应过来,开枪打伤咱们一个弟兄。不过那个弟兄应该没事,只是手臂中枪,应该问题不大。”

        裴东厂言简意赅的将事情经过介绍了一遍,却是没有说出刚才很惊心动魄的过程。

        不要觉得话说的这么简单,事情就该这么简单,其实不是。

        刚才要是说稍微有人反应迟钝点,肯定就会被对方打死,当真是凶险至极。

        “不错,东厂,你立大功了!”楚牧峰目光扫过地上的董青竹,拍了拍裴东厂的肩膀赞许道。

        敢打敢拼,果然是个好样的。

        “科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裴东厂说罢,忽然凑上前来,低声说道:“科长,刚才这个人说,刚刚从简德那边过来,说是简德已经检查过了,所以才想蒙混过关!”

        “什么?”

        楚牧峰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沉。

        简德已经盘查过了?那为什么还让他们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走到这里?

        要知道这里可是最后一道防线,要是说刚才不是裴东厂从这里巡逻路过的话,两个人十有就会逃走了。

        要是说被上面知道,两个间谍就这样耀武扬威的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那楚牧峰自然要背上这个锅?

        何况还有个弟兄中了枪。

        这要是说没有谁盘问过碰到,只能说是认倒霉,而既然是有人盘问过,还能出现这种情况,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是他亲口说的!”裴东厂指了指董青竹说道。

        “拉他起来!”

        楚牧峰看着从地面上被拎起来的董青竹,沉声问道:“你们是怎么从简德那边过来的?”

        “哼,当然是走过来的,难道还会飞吗?”董青竹扫了一眼变成筛子的同伙冷冷答道。

        啪!

        瞧见董青竹是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楚牧峰都没有想便是一巴掌狠狠扇过去,扇得董青竹脸上立即浮现五个手指印。

        他眼中喷射出两道怒火,咬牙切齿地盯视着楚牧峰。

        “我问话你回答,再敢这个态度,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楚牧峰充满杀机道。

        董青竹咬紧嘴唇沉默不语。

        “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楚牧峰眼神冷峻。

        “是……花钱过来的!”

        董青竹碰触到楚牧峰的冷漠眼神后,心里莫名一寒就说出来。

        是呀,自个儿都已经被抓了,还替简德兜揽什么。

        他们要是说狗咬狗一嘴毛的话,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何必在这里硬撑呢。

        想通这个后,董青竹便继续补充着说道:“我花掉了五百块,所以能从简德那边顺利通过,就是这么简单!”

        果然如此!

        楚牧峰心底顿时冒出一股无名之火!

        简德你这个王八蛋,简直就是利欲熏心,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连这样的钱都拿?你要是不觉得烫手,也应该觉得害怕吧?

        你难道说就不怕拿了这样的钱,有命拿无福消受吗?再说你拿这钱,是拿无数弟兄的命开玩笑,我岂能容你!

        “东厂,你亲自押送着他回警备厅!其余人的跟我来!”楚牧峰神情如同万年寒冰,周身散发出一股彻骨寒意。

        “是!”

        一队人和裴东厂押送董青竹回去。

        一队人则跟着楚牧峰前进。

        ……

        前面不远处的路口。

        这里戒备着的简德,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不管他以前是多么深沉的人,但只要被剥夺了权势,那剩下的就是一副无所谓的嘴脸。

        对他来说,深沉计谋都是靠着权势来保证的,你没权没势还玩弄深沉,只能是自欺欺人。

        “我说侯四,你是怎么做事的?赶紧的,不管是谁过来都要好好的检查,没钱就别想从这里过!”简德挥手喊道。

        “是是是,我明白了!”侯四立刻是变本加厉地开始对待那些路人。

        所有从这儿经过的都是敢怒不敢言。

        就在这时,楚牧峰已经带着人过来,看到简德这幅模样的楚牧峰,心底的怒火蹭蹭燃烧。

        他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挥手冲着简德就是一个大耳刮子甩过去,扇得那个利索,扇得那个响亮。

        啪!

        还没弄明白情形的简德当场就被扇得直接跌坐在地上,满脸懵色。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楚牧峰居然敢跟他动手,而且还是打了个耳光!

        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你楚牧峰这是想要做什么?咱们好歹都是同级的,你这样做是要干什么,简直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我……我跟你誓不两立!

        捂着脸的简德,从愤怒和惊愕中清醒过来后,怒视着楚牧峰,像是一头被激怒的恶狼,爬起来吼叫道。

        “楚牧峰,你这个王八蛋,你敢打我!”

        “打你,打你算是轻的,老子还没崩你了呢!”

        楚牧峰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具死尸般冷漠:“你个王八蛋!你知道今晚的任务有多重要吗?曹处长郑重叮嘱,我再三交代,你都当个屁了?你怎么就敢这样玩忽职守?”

        “楚科长,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旁边侯四见状吓得是脸色苍白,但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说道。

        “玩忽职守?”

        被这样定义的简德心里一阵发虚,毕竟他的确就是这么做的,但想到自己这边应该没有遇到间谍,他就倔着脖子狠声反唇相讥。

        “楚牧峰,你少在这里给我扣帽子穿小鞋泼脏水,谁不知道你早就想对付我!你这纯粹就是借势生事!”

        “我告诉你,我简德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是谁想就能踩上一脚的。行啊,你居然当众打我,还威胁要崩了我,哪怕是把官司打到厅长那里,我都不怕!”

        “你楚牧峰这分明是想要打压异己,想要一家独大,我告诉你休想,我是不会屈服的!除非你现在打死我!”

        “我打压异己?我一家独大?”

        听到简德这种话,楚牧峰怒极反笑,看向简德的眼神里充满蔑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他扬起手臂又是一个耳光扇过来。

        根本没有想到对方还会动手的简德是猝不及防,又被打了。

        没等他捂着脸,楚牧峰是一下接着一下,摆出副抽死他的架势!

        “我说你玩忽职守你就是!”

        “你说我扣帽子?泼脏水?穿小鞋?你也配?”

        “简德,你这样的垃圾货色就不该继续留在警备厅!”

        ……

        侯四等人见此情形,下意识地摸向腰中的枪,虽然不会真掏枪,只不过是下意识地举动。

        “全都不许动!”

        跟随着楚牧峰过来的是华容,他看到侯四他们竟然敢摸枪后,二话不说就直接举起枪怒喝着道:“上,下了他们的枪,就地看管!”

        “是!”身后队员立即冲了过去。

        “别别别,自己人自己人!”

        侯四他们几个哪里敢和华容对着来,连简德都被打了,他们要是敢闹腾,没准真会被毙了!

        ——————————————————————

        推荐一本军事新书,五级作者汉唐风月1的新作“第一重装”,这是星空之下的战争,属于星舰机甲的战争,也是属于保家卫国的平凡人无畏的战争。

        风月兄不愧是写抗战文老作者,家国天下的情怀融入文字之间极为感人,只要点开第一章,一定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