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第一百八十四章 想死,没那么容易!

        审讯室中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柳生沧泉又如何?

        不错,他是凶残的蝎组组长,但难道就是铁打的金刚不成?

        当初蛇组加藤小野等人都忍不住招了,难道他就那么嘴硬吗?

        不会只是因为上刑不够力度,只要不折腾死,那不断加压就是。

        当楚牧峰刚刚从审讯室走出来时,恰好看到曹云山匆匆赶过来。

        “牧峰,情况怎么样?那个家伙开口了没?”一见楚牧峰,曹云山便直接指了指里面问道,

        “师兄,刚刚开始用刑。”

        接过曹云山递来的烟,楚牧峰掏出洋火,先给师兄点上,然后甩了甩,冲里面瞥了一眼道,

        “这个柳生沧泉应该是个硬茬子,比加藤小野还要狠,所以轻易肯定不会屈服的。师兄,他要是到死都不招供的话,怎么办?”

        “不招,那又如何?”

        吐了个眼圈,曹云山翘起眉角,眼神饱含深意地说道:“咱们既然已经能肯定他是三起凶杀案的凶手,又能肯定他是蝎组的人,那么他招不招供其实都无所谓了。”

        “招了那是最好,即便不招咱们只要将材料递交上去就成,他就是我们抓获的蝎组组长,难不成还有谁会来验证不成?反正功劳先拿下来!”

        楚牧峰刹那释然。

        说的也是,倘若真的撬不开柳生沧泉的嘴巴,那就让他闷在肚子里好了,有什么需要在意?

        反正只要能确定他的身份就成,只要他是杀人凶手,是蝎组的人,那么也就是该死之人。

        你不说肯定是死路一条,说出点有价值的情报,或许还有多活几天的机会。

        当然了,这份剿灭蝎组的大功是跑不掉了。

        “师兄,您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明白怎么做事了!”楚牧峰嘿嘿一笑,心领神会。

        “不必太在意他是否开口,既然身为间谍,那有赴死的觉悟很正常!”

        曹云山拍拍楚牧峰的肩膀,话锋一转,语重心长地说道:“牧峰,你有没有发现,你在侦破间谍的案子上还挺有天赋呢!”

        “师兄,不是我有天赋,而是案子套着案子,就这么不经意间发现了!”

        “要是没有柳生沧泉的那副画像,估计也就没有后来的这么多事,但不管怎么说,能够一举二得,既找出真凶,又抓住间谍,终归是好事!”楚牧峰谦虚地说道。

        “对,这话说得实在!”

        曹云山有些感慨地说道:“只要最后抓到间谍,那就是你的本事,这是没有谁能够抹杀的功绩。”

        “师弟,你要一直保持这种办案缉凶的细致和刨根究底的精神,这对你以后发展是有好处的,你总不会一辈子都待在警备厅这一亩三分地上吧,你应该有更加广阔的天地!”

        “师兄,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楚牧峰眨了眨眼,似乎有点奇怪,师兄今天说话似乎有点怪。

        “呵呵,你以后会知道的!”

        笑了笑,曹云山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楚牧峰则暗暗琢磨,似乎想到了什么。

        两人继续聊了一会,审讯室里面的惨叫声突然间猛地停顿,然后就是柳生沧泉上气不接下气,悲惨戚戚的声音。

        “我要见楚牧峰!我说!”

        成了!

        楚牧峰和曹云山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兴奋神情。

        漠视别人生命的人其实更珍惜自己的命,看似凶残的人其实更容易屈服,很显然,这个柳生沧泉也不例外。

        “师兄,一起去看看吧!”楚牧峰扬手示意道。

        “好!”

        审讯室中。

        此刻柳生沧泉已经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但刑具其实还没用上多少,真要全都来一遍的话,估计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经过几次抓捕上刑,楚牧峰发现,其实这些间谍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坚不可摧,他们也是人,也是血肉做成的,也是会畏惧,会害怕。

        为什么这些间谍都会准备剧毒物,就是为了避免遭受反复折腾而撑不住!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当他们真能无所畏惧吗?

        摧毁人的信仰是能让人背叛,但和摧毁信仰相比,折磨肉体更加能加速这种背叛。

        像是柳生沧泉这种以杀人为乐,根本没有什么所谓信仰的家伙,最终只能是妥协。

        “能给我一支烟吗?”柳生沧泉睁开布满着血丝的双眼,声音凄惨,一缕缕头发都被鲜血沾着凝固着,看着颇为触目惊心。

        “给!”

        楚牧峰歪了歪嘴,示意黄硕递过去一根香烟后,柳生沧泉狠狠地吸了一口,仿佛要用烟草来刺激自己保持清醒。

        其实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因为清醒所以知道下面要是说出来那些话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可他真的是抵抗不住了。

        这种折磨除非是亲身体验,否则根本无法知道其中的痛苦程度,绝非常人能够忍受。

        审讯室中的这些刑具在黄硕的手中都玩出花样了!

        不说是生不如死,说了起码还能痛快一点。

        “你想要知道什么?”柳生沧泉又吸了一口,哆嗦着问道。

        “姓名!”楚牧峰神色平静地从头开始。

        “柳生沧泉。”

        “职务!”

        “岛国特高课所属,北平城蝎组组长!”

        “蝎组的任务是什么?”

        “暗杀那些积极宣扬抗日的激进分子,主要是社会层面的人士,我们确认目标后就会动手,为了不惹人注目,我们都会选择制造意外死亡来掩盖真相。”柳生沧泉坦然说道。

        果然如此!

        听到这里的时候,曹云山和楚牧峰对视一眼,心中的猜测已经变成现实,当然是精神振奋。

        “那三起意外死亡案件,你都是怎么布局,现在认认真真给我叙述一遍!”楚牧峰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沉声问道。

        “我是这样做的……”

        尽管柳生沧泉说的有些细节是楚牧峰没有想到,但整体的经过却是没有太大出入的,就是他刚才分析的那些。

        等到柳生沧泉将这些全都说完后,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眼神锐利地说道:“既然你们蝎组是负责暗杀的,那是什么时候潜入北平城,除了这三起意外死亡案件外,你们还有过什么暗杀行动,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吧。”

        “嘿嘿,我会说的!”

        这时候柳生沧泉脸上忽然多了几分亢奋,嘴角泛起了狞笑。

        是你们让我说的,那我就将自己的丰功伟绩说出来,好你们知道我蝎组这些年到底都做了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那些所谓的大事,对你们警备厅来说就都是悬案,是冤假错案。

        “我们是三年前潜伏到北平城,当时我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来研究北平这座城市的人和事。”

        “其实有件事你或许还不清楚,那就是蛇组的一些情报都是交到我这里的,所以说我才能很快地掌握这座城市的社会各个阶层情况,然后就准备出手!”

        “半年后,在北平城有一个家族叫做陈家,他们被叫做西陈家,那时候他们家族都是所谓的热血好汉,谁让他们西陈家就是靠着武馆起家。”

        “你开武馆就开武馆好了,非要提出什么口号,搞什么练武之身为什么?去东北驱逐日寇!就因为这么一句话,西陈家惹来了杀身之祸。”

        “在西陈家家主寿宴的那天,我亲自带队蝎组出手,一夜之间横扫西陈家,西陈家上上下下六十口全都被我斩杀,然后留下了杀人者巨寇王三桂的名帖!”

        “从那时候起,你们警备厅就开始下令围剿盗匪王三桂,呵呵,那个王三桂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不过就是个背黑锅的!”

        柳生沧泉的话刚说完,曹云山的眼底便闪过一抹震惊光芒,他蹭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紧盯着前方问道。

        “当年的西陈家族灭门案是你们蝎组做的?王三桂是被栽赃陷害的?”

        “没错!”

        柳生沧泉瞥视过去后,不无得意地说道:“可笑的是你们警备厅和王三桂还是斗得很欢,你们压根就不清楚自己都是被当做枪使了!”

        “他在外面占山为王,你们去了三次都没得手,反而是死伤累累,有没有这回事?而且被他变本加厉地屠了北平城外一个村庄,对不对?”

        听了这话,曹云山气得满脸通红。

        当然有这回事,当年就是因为王三桂的疯狂报复,所以才有整个村子鸡犬不留的惨案发生。

        想到那一幕血腥残暴的场景,曹云山现在都感觉不寒而栗,心有余悸。

        谁想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蝎组!

        “嘿嘿,别急,这才只是开始,我们蝎组做过的可不止只有这点事。”柳生沧泉被鲜血遮掩着的双眼迸射出两道残忍冷光,狰狞的面目宛如魔鬼。

        “两年前,北平城守备部队的一名将军,我记得应该是叫梁永正。他因为休假时候的一场醉酒,竟然和一群混混当街殴打,最后被数刀捅死,”

        “这事你们应该也知道吧,其实这也是出自我的手笔,是我蝎组取走他性命。可笑你们警备厅和守备部队对这事竟然一无所知,还兴师动众地抓了一群混混顶罪,真是太愚蠢了。”

        “同年六月份,北平城当时最大的报社仙京报社发生漏电意外,当时被电死的记者总共有六名之多,知道吗?那场漏电事故就是我做的。”

        “同年十月份,北平城当时还算显赫的董家家主离世,两名刺客混入董家,三位顺位继承人全部被杀,都是溺死在青花瓷鱼缸中,后来继承大位的董家家主是个窝囊废,一下让董家生意一落千丈,从而在北平城商界被抹去。”

        “一年前,北平城两个激进的团伙为了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结果呢?这两个团伙是两败俱伤,随后那个女人取而代之成为这两个团伙的新头目,最后携巨款逃走。”

        “至于刚刚说到的三起意外事件,其实只是不足为道,根本不算什么!”

        ……

        随着柳生沧泉的叙述,楚牧峰和曹云山的脸色逐渐变暗,而且越来越阴沉。

        两年前的案件他们都是记忆犹新,他们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案子的背后都有着蝎组的影子在,而这个蝎组竟然敢如此丧心病狂的谋划各种阴谋。

        偌大北平城被蝎组玩得团团转。

        “这就是我们蝎组做过的事,怎么样,是不是让你们很惊讶?”

        已经决定招供的柳生沧泉面露傲然之色道,哪怕虽然现在只是阶下囚,他都要炫耀一番曾经的所作所为。

        “柳生沧泉,你想要做成这些事,都必须要有最精准的情报来源,可你刚才说得很清楚,蝎组所负责的就是暗杀,根本不擅长收集情报。”

        “那么说说吧,这些情报除了蛇组提供的外,还有谁给你?你们蝎组和远洋商贸是什么关系?井上三雄帮助你又是因为什么?”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不紧不慢地问道。

        “蝎组的情报来源就是蛇组!”

        柳生沧泉很坦然地说道:“我们没有其余情报来源,或者说就算是有,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们每次行动的时候,只要将想杀的目标递交上去,特高课那边就会传来对应的资料,这些资料应该就是蛇组负责收集的。”

        原来如此。

        这应该就是特高课的运转程序,目的就是保证每个小组之间的安全性。

        蝎组要是说能和蛇组单线联系的话,还要特高课这边有什么用?

        而且他们要是联系的话,也是绝对不安全。

        像是这种情况,柳生沧泉一旦暴露被抓,选择妥协的话,难道说不会招供出来蛇组吗?

        要是说他们关系密切的话,加藤小野早就将蝎组的情报泄露出来,何至于会等到现在?

        “至于说到远洋商贸的话!”

        柳生沧泉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有些迟疑。看到他这种犹豫不决的神情,楚牧峰微微一笑,眼神轻蔑的扫视过来。

        “怎么?难道你觉得自己还能保住远洋商贸吗?是,井上三雄是有着岛国军方的背景,据说和城外的驻军是有关系的,但那又怎么样?”

        “就冲着他窝藏你这点,我就能收拾他。你放心,他很快就会坐到你现在坐的位置上!”

        这样吗?

        这下轮到柳生沧泉有些惊诧了。

        要是说真的如此,那这事就有意思了。

        他是间谍,被抓获是死路一条。可井上三雄的身份毕竟是经商的商人,除非你抓到他必死的证据,不然是休想动他的。

        不过这些都和他没有关系了,他只能说出自己知道的情况,来换一个痛快。

        “我们蝎组的身份是保密的,井上三雄是不清楚这点的,他需要做的就是为我们提供一切行动的支持。”

        “至于说到藏身地的话,远洋商贸的宿舍算是一个地方,但却不是我们的秘密据地。”

        柳生沧泉的声音有些低沉和苦涩:“如果可以的话,我是不想要把他牵连进来,但这事没有办法,他可以说算是我们蝎组的帮凶吧!”

        帮凶?

        这个定位倒是很准确,不管井上三雄有没有亲自动手做事,只要你帮着蝎组做了事,那么你就是帮凶。

        面对帮凶,警备厅的态度也是很明确的,即便现在我没有办法动你,可不要给我机会,我会让人盯着你,盯着你的远洋商贸。

        只要你露出一点马脚来,我就会毫不迟疑的动手,将你的远洋商贸从里到外查个遍。

        “远洋商贸!”

        楚牧峰心里暗暗记住这个后,又开始询问其他一些问题。

        对待这些刁钻古怪的问题,柳生沧泉的神智已经有些迷糊,全都是一股脑的说出来。

        “最后一个问题!”

        楚牧峰走到了最前面,居高临下的俯视过来,眼神中迸射出两道寒彻精光,“北平城除了蛇组和蝎组外,还有什么间谍小组!柳生沧泉,这是你的机会,你最好想清楚再说,不要给我说你对其余间谍组织一概不知,那个答案我不信!”

        这话说的多明确。

        意思也很明确。

        必须给我交代出一个间谍小组的信息,不说的话,就会继续狠狠收拾你!

        想死,没那么容易!

        沉默片刻,柳生沧泉低下头,声音低沉地说道:“我知道有个蟾组,他们是专门负责搜集军事情报的!”

        蟾组专职军事情报!

        楚牧峰的眼皮微颤起来,他刚刚其实只是诈一诈对方而已,并不能肯定他就知道具体情况,可没想到的是,这事竟然是真的。

        蛇组,蝎组之外还有一个蟾组。

        蛇组搜集社会各阶层领域的情报。

        蝎组负责刺杀行动。

        蟾组搜集的是军事情报。

        另外还有两个不知名的小组,

        该死的特高课,居然几年前就在北平城谋划布局,偌大北平城中到底还潜伏了多少小组,有多少人为你们服务效命。

        一旦爆发战争的话,光是你们掌握的情报就能造成极大的影响,你们这是想要将北平城玩弄于手掌心吗?

        砰!

        刚刚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柳生沧泉便脑袋一歪,当场昏迷过去。

        能够撑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挨了两枪,而且还遭受一番酷刑折磨,换做谁都顶不住。

        “科长,应该只是昏迷!”黄硕靠近后,伸出手指感受了下鼻息说道。

        “给他用药,然后秘密监管起来,这件事你亲自去办,不要让任何人接近他!”楚牧峰特别叮嘱道。

        “是!”

        蟾组的情报我都没有问出来,柳生沧泉你暂时还不能死,看来你对这个蟾组的情况应该是有所知晓,那样的话,可又捞到一条大鱼了。

        等黄硕带人将柳生沧泉拖下去,审讯室只剩下师兄弟两个人时,曹云山是面露喜悦之情,重重拍了拍楚牧峰的肩膀说道。

        “走,赶紧和我去向厅长复命!”

        “是!”

        厅长办公室。

        当阎泽将招供的内容全都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忍不住抬起头来,赞赏道:“漂亮!云山,牧峰,你们师兄弟这次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只要有这份口供在,柳生沧泉的间谍身份坐实,蝎组的覆灭,便是大功一件!”

        “厅长,不止如此,咱们还顺利将加藤小野这颗钉子给钉进去了。其实主要也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要不然的话,咱们是能将蝎组全部铲除。”

        “现在跑了一个叫做铃木阳平的家伙,按照柳生沧泉的交代,这个铃木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也比较木讷。今晚的事是他亲自经历的,有他亲身经历为证,我觉得加藤小野那边是能经受住调查!”

        楚牧峰想到这个就是暗暗得意,这可是个神来之笔。

        毕竟像加藤小野这样的双面间谍要是利用得好,绝对是一大助力。

        希望加藤小野在特高课那边能爬得越来越高,这样以后发挥的作用才会越来越大。

        “你说的不错,有这个钉子在,以后可是一个极大的便利,必然能让咱们在金陵方面大大露脸。行了,今晚的事就到此为止,你们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阎泽满脸笑容地说道。

        剩下汇报自然是由他来,毕竟这种案子不太好公开宣布。

        “是!”

        师兄弟两人恭声转身离开。

        北平城蝎组的一处秘密据点。

        这处据点只有三个人知道,组长柳生沧泉,精锐山下智也和铃木阳平。

        此刻铃木阳平和加藤小野就藏在这里,外面是泼墨般的黑夜,可他们却不敢点灯,只能是借助着窗外的蒙蒙月色照明。

        想到今晚的惨重伤亡,铃木阳平就怒火中烧。

        这一切,都是为了营救蛇组造成的!

        没错,就是为了这个营救任务,连累整个蝎组几乎全灭,山下也死了,甚至就连组长柳生沧泉也没有消息传回来,十有八九是在康美医院出事了。

        这样做值得吗?

        蛇组反正已经是被宣判了死刑,让他们自生自灭便是,现在连累蝎组覆灭,想到这种代价,铃木阳平就难以冷静。

        “现在外面很不安全,我们必须赶紧离开北平城,回东北的本部!”加藤小野站在窗口,冷静地说道。

        听了加藤的话,铃木阳挥舞着拳头,恶狠狠地说道:“离开?回本部?八嘎,因为你,我们蝎组死了这么多人,柳生组长也是凶多吉少。你现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回去,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