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双管齐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 双管齐下

        尽管秦秋水不知道三起意外死亡案件的真相,但楚牧峰既然是因为这个案件遭到了枪击,这本身便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凶手不仅胆大包天,而且残暴冷血!

        一个能为破案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警员,难道不值得秦秋水去尊敬吗?

        “楚科长,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这边配合,你就能破案是吗?”秦秋水深吸一口气问道。

        “没错!”

        楚牧峰颔颔首,“所以我不需要你们质疑,只要你们的配合,这样就有抓住凶手的机会。”

        “秦院长,刚刚您也见到了,我的一个同僚已经被杀,他是因为给我挡枪而死,您说我能不为他讨还公道?”

        “您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秦秋水也不再废话,直接问道。

        “就说我身受重伤,但经过你们医院的紧急抢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还没脱离危险期!”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狠光,沉声说道。

        “没问题!”秦秋水点头应道。

        真当楚牧峰没有杀性吗?

        那一枪确实是想要要了他的命。

        如果当时不是杨来春就站在自己面前的位置,如果不是最后关头自己身体稍微倾斜避让,那现在肯定也会身受重伤。

        楚牧峰敢百分百肯定,动手的肯定是蝎组的人!

        这些家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胆大包天,竟然敢在警备厅门口狙杀!

        当楚牧峰被杨来春的压倒在地的时候,他就想到自己是要翻身起来追凶,还是借着这事来布个局。

        当时就是电光闪石间的功夫,楚牧峰决定装做重伤。

        重伤的话才能够将蝎组的人给继续勾引出来,才能布下陷阱擒获。

        要是说自己安然无恙地站起身来,后面将是蝎组不依不饶的继续暗杀。

        反正都是被偷袭暗杀,楚牧峰总得有所收获。

        至于说害怕吗?

        说着的,那种周身汗毛竖立,血液狂涌的感觉到现在都让他记忆犹新,真差一点就死了,就变成和杨来春一样的尸体,能不害怕吗?

        可就是因为这种害怕,让楚牧峰不但没有畏惧,反而升腾起熊熊的怒火,一种想要将蝎组捣毁燃烧成灰的焚天之怒。

        这里是北平城,是我华夏的地盘。

        你岛国一个间谍组织就敢这样肆意妄为,就敢这样随意决定别人的生死,你们凭什么这样做?你们怎么敢这样做?

        现在战争还没有爆发,我有的是手段收拾你们,甚至就算是战争爆发又如何,那时候我收拾起来你们也会变得不折手段。

        蝎组,我和你们势不两立。

        随着楚牧峰的吩咐,这里很快就被侦缉队的人接管,到处都有他们的人在。楼道中,房间门口,都有人荷枪实弹的戒备。

        “你们说医院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清楚。”

        “好像是说警备厅的人被枪击了,正在抢救,所以说这里就被戒严了!”

        察觉到这里的不对劲后,医院的医生护士也好,病人也罢,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他们都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他们知道的都是些小道消息,没谁能知道确凿情况。

        但很快他们的眼神就被下面的一幕吸引住。

        医院竟然来了这么多警备厅的官员!

        一个个坐着小汽车,瞧着就像是有身份的人,他们身边都有手下跟随,都是着急忙慌地往急诊室的方向跑过去,每个人脸上都布满焦虑之色。

        最早赶过来的曹云山!

        曹云山出现后就直接走奔急诊室,很快就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楚牧峰,在知晓自己这个小师弟没有受到致命伤时,悬着的心才悄然落地。

        “牧峰,你可真的吓死我了,要是说出点什么意外的话,我怎么向老师交代。”曹云山心有余悸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

        感受到曹云山的这种真诚,楚牧峰微微一笑,平静说道:“师兄,我没事,不过说起来这次也是侥幸捡了一条性命。”

        “要不是说杨来春当时和我说话,估计现在死掉的就是我。师兄,凶手怎么样?有没有抓到?”

        “没有!让他给跑了!”曹云山想到这个就格外愤慨。

        被人在警备厅的大门开枪狙击,死了一个副科长,伤了一个,最后还没有抓到凶手,这事传出去多丢人。

        外面的人根本就不会去想警备厅的人是怎么受伤的,受伤后要承受着多么沉重的心理压力,他们会想到的只是警备厅门口都这样,岂不是说他们自家门口更不安全?

        想到对方的所作所为,会给北平城的秩序带来巨大骚动,曹云山就有些烦躁。

        “没抓到也很正常,凶手既然敢开枪,就说明是想好退路的。不过师兄,我觉得这事很有可能是蝎组的人做的,而且咱们完全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设个局!”楚牧峰眼神寒彻。

        “你想怎么做?”

        曹云山盯视着楚牧峰的双眼,肃声说道:“我在过来前,厅长让我了解你的伤势情况,而且你有任何要求,厅里面都会支持到底,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将这个蝎组挖出来!”

        “师兄,我准备双管齐下!”楚牧峰说道。

        “双管齐下?怎么说?”曹云山微微挑眉。

        “师兄,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觉得现在的这种局面或许也是一次机会,只要咱们抓住利用好的话,更容易成功。”

        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狠光,想到蝎组的丧心病狂,就咬牙切齿。

        “你想怎么做?”

        “第一自然就是加藤小野,我要做的是……”

        “第二则是我,他们既然是想要杀我的,我相信在知道我没有死后,是绝对不会放弃,那我准备以自己来当诱饵,引诱蝎组的人过来。他们只要敢来,那康美医院就是他们的葬身地……”

        “这样做的话,你可能会有危险。”听完之后,曹云山似乎有些犹豫。

        “师兄,只要能抓住这个蝎组,那就值得了,请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吧!”楚牧峰现在是杀气腾腾。

        “好吧,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曹云山肃声说道。

        “明白!”

        楚牧峰眼神寒彻。

        ……

        北平城远洋商贸公司。

        在楚牧峰的刻意放风中,很多人都知道了早上发生在警备厅的袭击事件,知道死了一个副科长,重伤了一个,虽然说抢救过来,但却仍然是处于昏迷不醒中。

        井上三雄自然也知道了。

        知道之后他也是格外吃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他难以置信地问道:“纳尼,吉野,你说这事不会和柳生沧泉有关吧?”

        “会长,难道是他们做的吗?”吉野兵卫有些狐疑的问道。

        “我总觉得是!”井上三雄是没有证据,但直觉告诉他,就是柳生沧泉做的。

        前面人家还兴师动众搜捕这家伙,后面就出事了,疑点很大!

        再说井上三雄是对柳生沧泉的身份有所猜测的,尽管不知道什么蝎组的称号,却知道肯定是隶属于岛国情报机构的。

        这就更有理由做这种事。

        “会长,这事不会牵连到咱们吧?”吉野兵卫感觉到有些担心。

        “说不准啊!”

        这也是井上三雄真正担心的地方,楚牧峰的死活,杨来春的被杀,甚至就连柳生沧泉的生死,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

        他要的就是自己的利益不被侵犯,只要能赚到钱,其余的都无所谓。别因为柳生沧泉闹出来的这事,最后连累到远洋商贸被盯上了。

        真是麻烦啊!

        警备厅门前的狙杀案!

        远洋商贸又和柳生沧泉不清不白的,是有所关系的,要是说阎泽那边真动怒,非要办了他们,那不是无妄之灾吗?

        “吩咐下面,抓紧时间,把咱们的存货全都清了,不要进货了!”

        “哈依!”

        为今之计只能这样。

        ……

        蝎组秘密据点。

        山下智也回到这里后,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他没有敢说立刻就回来,那样的话后面要是有尾巴,肯定会追踪到这里。

        不能说因为自己的鲁莽和失策,就将这个据点暴露。

        见他回来了,柳生沧泉沉声问道:“山下,按个楚牧峰到底有没有被杀死?”

        “组长,我不敢确定!”

        山下智也恭声说道:“我当时是将他前面的那人杀死的,至于说到他死没死,我不敢保证,虽然说我后来又补了两枪,但还是不敢肯定!”

        “八嘎!”

        柳生沧泉怒声喝叫,扬起手臂就是一巴掌扇过来。

        山下智也的脸立即浮现五条鲜红的手指印,而他却是不敢有任何造次的意思,仍然是毕恭毕敬地站着。

        “哈依!对不起,是我失误了!”

        “跟你说过多少次,这次的任务非常重要,我们的目标是楚牧峰,一定要确保杀死他!至于说到别人,根本不重要!”

        “所以可以等待最好的机会,不必记着动手,这下好了,你没有将楚牧峰给干掉,杀了个不相干的人物!简直是个废物!”柳生沧泉愤怒咆哮。

        山下智也办砸差事,也不敢吭声,就这么默默承受着。

        “组长,我觉得事已至此,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楚牧峰的死活。他要是死了是最好,要是说还活着的话,肯定会觉得咱们短期不敢再动手,那咱们来个反其道而行之,尽快找机会继续下手干掉他!”

        铃木阳平看似是在说解决的办法,其实是在给山下智也开脱。

        “山下暂时不能再出去,这事交给你,你去负责打探清楚。”

        “哈依!”

        ……

        黄昏时分。

        楚牧峰便悄悄随着曹云山来到了红枫洞,至于说到医院那边,有院长秦秋水的协助配合,有侦缉队的彻底封锁,即便他不在也没事。

        再说楚牧峰也不相信蝎组在一天之内就能继续行动,他要趁着这个时间差,将加藤小野的事情搞定。

        红枫洞。

        和之前的颓废狼狈相比,现在的加藤小野经过一番梳洗,精神状态显然好多了,还穿了一身警备厅的制服,简直就是换了一副模样。

        天壤之别!

        死里逃生的加藤小野虽然身体不会再受到折磨,但内心还是彷徨不安的。

        他知道,虽然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但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将自己给放了

        原因很简单,凭什么来信任自己?

        “楚科长,您想要我怎么做?什么时候能放我走?”此刻看到楚牧峰总算来了,他是迫不及待地问道。

        “想走,没问题,只要做两件事即可。第一件,将这杯水喝掉!”楚牧峰说着就递过去一个水杯,里面装了半杯水。

        加藤小野接过来的瞬间眼皮就猛颤,语气都有些颤抖:“楚科长,您这是要做什么?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您不会出尔反尔吧?这……这是杯毒药吗?”

        “我要是真想你死,需要这么费劲吗?”楚牧峰不屑地冷笑。

        也对!

        就自己现在这种局面,楚牧峰一句话就能送自己上路,需要这么费劲吗?

        想到这里,加藤小野就没有迟疑,很利索地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别说,这水挺好喝,还有点甜。

        “楚科长,我……”

        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加藤小野的脸色便陡然间变暗,他开始抓起痒来。

        最开始只是手臂有些痒痒,但很快这种痒痒就布满全身每处,那种痒痒的劲儿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痛苦。

        他忍不住疯狂挠着,越挠越痒,越痒越挠,恨不得将身上的皮肉都给抓下来。

        “痒死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科长,您给我喝的那杯水,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加藤小野双手不断的在身上抓着,痛苦地问道。

        曹云山站在旁边,看到这幕,心里不由冒出一股寒气。

        自己这位师弟还真是有一套。

        竟然能配出来这种效果奇特的药物,还真是剑走偏锋了。

        只见加藤小野在那种痒痒的刺激下,手臂上已经抓出一道道血痕来。

        “没有放什么东西,就是我研究出来的一种药剂。服了之后,并不会致命,就是奇痒难耐,没准你会活活抓死罢了。”楚牧峰平静地说道。

        “这种症状要是说我没有的解药,很快就会发作,我给你的解药,每次会有三个月的分量。”

        “加藤小野,只要你乖乖听话,为我们做事,我会遵守咱们之间的约定。销魂散的解药,也会根据你的表现,每次会延长服用时间,……”

        楚牧峰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加藤小野就急忙抓耳挠腮地急切回道:“楚科长,我听您的,一切都听您的,求求你,快点给我解药!”

        “那,吃了这个药丸,三个月内保你没事!”楚牧峰从兜里掏出一个小药片。

        加藤小野赶紧打开,将那个药丸吞下。

        别说,吃掉药丸的瞬间,他就感觉那种深入到骨髓里的奇痒如同潮水般褪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种感觉真舒服啊。

        没有经历过那种仿佛无数蚂蚁在肉里爬,骨头里咬的奇痒,没有体验过那种想要将全身每处血肉都要抓烂的经历,是不会想到这种销魂散有多霸道,加藤小野根本不想要再尝试。

        “是是是,谢谢楚科长!”加藤小野总算很松口气了,最起码对方并没有想要自己的命。

        “至于第二件事嘛!”

        楚牧峰说完后,拍了拍巴掌。

        外面立即推了个人进来,在看到是谁后,加藤小野脸上露出一种吃惊的表情。

        “哲也!”

        池田哲也?

        没错,被带进来的人就是池田哲也。

        只不过和加藤小野相比,依然被捆绑的池田哲也就要狼狈的多。

        虽然头发剪短了,脸也洗过,只是身上的衣服还是那一套行刑后的衣服,散发出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

        看到加藤小野竟然是这种装扮的时候,池田哲也眼中就迸射出两道狠光,怒声吼道。

        “八嘎!加藤,你这个没有骨头的孬种,怎么敢背叛帝国?你知不知道背叛帝国的下场?你要死,你全家都要被灭门!”

        加藤小野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后,很快就坦然了,看向池田哲也的眼神也充满着鄙夷。

        “哲也,你还好意思说我,难道你是个硬骨头,难道你敢说没有背叛帝国吗?你敢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说出帝国的秘密吗?”

        “我……”

        池田哲也顿时语塞。

        “好了,叙够旧了吧?要是说你们叙够旧了,接下来就该干正事了!”

        楚牧峰挥手打断两人的谈话,他也没有心情听下去,都是豺狼在这里装什么小绵羊!

        “加藤小野,第二件事就是杀了他!”

        说着,楚牧峰就直接扔过去一把匕首,然后从包里拿出了照相机。

        咣当声响中,锋利的匕首直接掉在加藤小野的面前,他到这时候才知道楚牧峰想要做什么。

        楚牧峰不止是让他吃了销魂散这么简单,还要拍下他杀死池田哲也的照片。

        只要有这张照片在手,他就永远别想洗清楚身上的背叛大罪。

        加藤小野敢背叛,楚牧峰就敢将这张照片公之于众。

        你穿着警备厅的警服,你精神抖擞地杀死颓废狼狈的蛇组成员池田哲也,你说自己是清白的,谁会相信?

        除非照片永远不泄露,否则加藤小野就永远只能是被楚牧峰控制着,成为他的提线木偶。

        楚牧峰,你好狠,你好毒啊!

        加藤小野心中默默念叨。

        曹云山沉默不语地看着,对这样的一幕并不动容。

        你说你答应成为我们的探子,但要是说没有点制衡你的手段,谁能相信你说话的可信度,谁知道你会不会再背叛。

        楚牧峰则是翘着二郎腿,从容看着对方。

        道路已经给你指出来,走不走随你。

        不走的话,就只能一枪毙了你!

        咱们之间的所有谈话也就到此终结,你加藤小野再能起到的作用就是鱼饵,而且还是一只死鱼饵。

        “我要活着!都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

        心中想要活命,想要报复特高课的加藤小野,只是短暂的挣扎过后,就果断将匕首捡起来,一步步的走向前去。

        看到他这个动作的池田哲也是慌神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被提到这里来,是要被当做投名状。

        该死的,蛇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为什么要选我!

        “加藤小野,你要想清楚,你杀了我就永远没有回头路了!”

        “你是帝国军人,你怎么敢做出这种事来!”

        “加藤小野,你疯了吗?”

        疯了吗?

        听到这些话,看到池田哲也有些害怕的脸庞,加藤小野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狞笑。

        “我算什么帝国军人,我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间谍而已,不要给我说什么帝国大义,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被关押在这里,帝国压根就没有想要救我的意思。”

        “既然帝国已经抛弃我,我又何必为帝国卖命效忠。池田哲也,你不是一直都很效忠天皇吗?那我成全你!”

        “你……”

        噗嗤!

        池田哲也的话都没有说完,下一秒加藤小野就冲上去,将锋利的刀锋狠狠捅进他的心脏。

        深一点,然后再拧一下,必死无疑!

        加藤小野咬着牙,紧紧攥着匕首,转身看过来。

        咔嚓!

        楚牧峰拍摄下这一连串的动作,尤其是最后这张定格的,他最为满意。

        拍好之后,他就放下照相机,拍手说道:“恭喜你,过关了!”

        “接下来我会安排你和其余几个蛇组的间谍离开,名义是去执行枪决,我想到时候收到消息的蝎组,会有人前来营救的,你到时候只要跟着他们走就成。”

        “其他人也会被救走?”加藤小野愣了愣。

        “放心吧,他们是救不走的!”楚牧峰淡淡说道。

        平静的话语透露出一股锋芒毕露的杀意!

        “那我知道了!”

        加藤小野面对着楚牧峰恭敬的低下脑袋,弯腰说道:“楚科长,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

        “嗯!”

        楚牧峰只是很平静的嗯了一声,然后就转身走向外面,这里的事已经办妥了,剩下的善后工作不用他操心。

        曹云山则紧随其后。

        加藤小野松开匕首,看了看倒在地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池田哲也,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容后,深深的呼吸一口气。

        “就这样吧!”

        ————————

        各位,就靠大家每天几毛钱混口饭了,每天万字的努力,希望大家能支持下起点正版,这些天订阅暴跌,惨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