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第一个疑点(万更求票)

第一百七十一章 第一个疑点(万更求票)

        楚牧峰对牛奔充满着鄙夷和冷漠。

        杀人凶手是得不到丝毫尊重的!

        杀人理由站不住脚跟的凶手更是会遭到鄙视和唾骂!

        等到他说到将梁青芒推到柱子上撞倒,然后自己也失足摔倒晕过去时,楚牧峰突然打断他的话语,沉声说道:“你说你和梁青芒当时都一起昏迷了?”

        “对,都昏迷了!”牛奔木讷地点点头说道。

        “那么你确定昏迷期间,没有人进来吗?”楚牧峰追问道。

        这话问出,牛奔眨了眨眼。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在我昏迷期间,可能有人进了小院?

        莫非梁青芒开始并没有没死,是被后面进来的人给死的?

        牛奔心里忽然咯噔下,倘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压根就没有杀梁青芒,他是被别人给杀了?

        要是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就就能逃过一劫了?

        “门开着,好像有人进来吧!”

        牛奔这话刚说出来,楚牧峰一下就洞穿了他的想法。

        别说,这个看似憨厚的家伙也不是蠢货,也猜到自己这样问的用意。

        不过可惜,你牛奔是想错了。

        “我只是问你有没有亲眼见过有人走进来?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不要听好像也许可能这种字眼!”楚牧峰冷然道。

        “没有!”牛奔耷拉着脑袋说道。

        自个当时昏迷不醒,哪里知道有没有人进来。

        再说即便真的有人进来,看到那种场景不也会吓得赶紧离开。

        况且他昏迷的时间也不长,顶多三五分钟,他不相信这么短的时间内会发生什么意外,自己真是异想天开了。

        “继续说!”楚牧峰平静问道。

        牛奔就将下面的经过也都说出来,大体上和余刚说的没有什么出入,楚牧峰也没有再多问下去的意思,起身就离开审讯室。

        留下满面忧伤的牛奔继续懊悔不已。

        “楚科长,这个案子应该没有别的问题吧?”余刚凑上来问道。

        “余队长,有没有应该是你们白武分局说了算,我只是看看而已。对了,这个案子还请你这边也给我一份详细的报告!”楚牧峰坦然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余刚连连道。

        牛奔杀人案就目前的情况分析,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矛盾,时间、地点、人物、作案工具等等全都对得上,楚牧峰自然不会说非得鸡蛋里面挑骨头,故意给人家找茬吧。

        “或许是我多想了!”

        摇摇头,楚牧峰不再去管这事。

        不过这事从侧面也反应了马武那边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当初梁青芒的确是去了小楼胡同。

        后来不是他故意拿车夫消遣,而是他已经遭遇不测,哪里还能露面?

        嗯,车行的这个钱没白投,发挥效果了!

        ……

        次日,《楚报》报社。

        章广盛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在余刚那边将案件侦破后,他也得知了案件的真相。

        他真是万万没想到这里面牵扯到的竟然是风花雪月之事,虽然梁青芒不是牛丽华所杀,却是因她而死。

        “唉,真是太可惜了!”

        章广盛满脸遗憾地摇摇头,扼腕叹息

        一个风华正茂,才华横溢的优秀记者,居然因为一个女人而送命。

        恼怒吗?可惜吗?遗憾吗?失望吗?

        像是这样的情绪在章广盛身上都有,可他也清楚,即便是再多的情绪堆积也没用。

        人死不能复生,说再多都是白搭。

        但可以用来引以为鉴。

        将此事当成是一个教训,让报社的员工都要注重起来自己的人身安危。

        在这个人心躁动的年代,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如自身安全来的靠谱。

        “召集所有报社记者,我要开会。”

        ……

        白武警察分局。

        现在整个分局上上下下都是满脸喜色,想到仅仅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能够将这个原本看似寻常的溺水案变成杀人抛尸案给侦破,都觉得扬眉吐气了一把。

        “现在看看还有谁敢说咱们白武分局就是垫底儿的!”

        “余刚队长果然有能耐啊!”

        “话不能这样说,要说是在咱们局长的领导下破案的。”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没楚科长的提醒,恐怕咱们根本不会当回事!”

        “嗨,谁还在乎那个啊,起码是在咱们手上破的案!”

        虽然其他人都觉得白武分局是走了狗屎运,居然能误打误撞地破了这个杀人抛尸案。

        但事实胜于雄辩,不管如何说,白武分局总算是能硬气一把。

        这件事也在颜鸿广的默许下,交给媒体报道,然后便开始继续发酵。

        用颜鸿广的话说,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白武分局不是庸庸之辈。

        至于说到以后还有没有人来关注,重要吗?只要现在辉煌就成。

        这可是自己当上局长后的第一把火,必须烧旺起来!

        ……

        警备厅侦缉处。

        处长办公室。

        昨天楚牧峰从白武分局出来后,就没有再去留意梁青芒的案子,他又不是闲着没事干,扩编的重头戏还没忙完呢。

        这不,今天刚上班,他就被曹云山喊过来。

        当他走进办公室时,里面已经坐着一个男人。

        此人看到楚牧峰进来后,就赶紧站起身来敬礼道:“楚科长,您好,我是苏天佑!”

        哦,他就是苏天佑!

        楚牧峰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虽然说苏天佑的任命已经通过,可两人还未曾碰过面。

        和自己所拿到的资料相比,眼前这个真人明显更加沉稳。

        苏天佑今年三十一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板寸头,国字脸,浓眉大眼,长得是虎背熊腰,一看就是个硬茬。

        双眼炯炯有神,神色刚毅,即便是见到楚牧峰,也没有丝毫谄媚之色。

        “你好!”楚牧峰微微颔首。

        即便苏天佑是有身份背景的,但那又如何?

        要知道他如今可是苏天佑的主官,自然不可能去给他凑近乎吧?

        “行了,都过来坐下说话吧!”

        曹云山仍然是没有想要多做解释的意思,招呼着两人坐下后,就直奔主题说道:“牧峰,天佑是初来乍到,对咱们警备厅的人事关系和办事流程都不太懂,他既然在你手下任职,你就要好好带带他啊。”

        “是,处长,我会做的!”楚牧峰公式化地应道。

        “楚科长,从今往后我苏天佑就是您手下的一个兵,您指向那里,我就会冲向哪里,绝对不打半点折扣!”苏天佑表态说道。

        “好,我们侦缉队要的就是苏队长的这股干劲!”在摸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情况下,楚牧峰自然也是场面话。

        毕竟苏天佑在他的心中,是个有些神秘的人物。

        能让曹云山都刻意隐瞒身份,苏天佑又怎么能等闲视之?

        今后慢慢相处再说吧。

        “对了牧峰,扩编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侦缉五队的副队长你是怎么安排的?有人选了吗?”

        曹云山将扩编的任务交给楚牧峰后,他就没有去管过,以着他的身份,只要是掌控大局就成,这些小事自然不必事必躬亲。

        “处长,这个星期就能结束,到时候会筛选出来两支侦缉队的组员,至于说到侦缉五队的副队长……”

        楚牧峰说到这里略作沉吟,然后冲着苏天佑淡然一笑:“苏队长,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

        苏天佑是真没想过楚牧峰会这么神转折,当场有些愕然,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沉声说道:“我没有什么想法,一切都听从楚科长的安排。”

        苏天佑又不傻,别说他压根就没有人选,即便是真的有人选,也不能说现在就表态。

        自己这个队长屁股都没有坐稳,就想要多加干涉副队长的人选,那不是找不自在吗?

        这点规矩苏天佑还是懂的。

        楚牧峰嘴角一翘,转头冲曹云山说道:“处长,五队的副队长我选的是华容!”

        “华容?”曹云山有些微愣。

        他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刚想要问问这人是谁的时候,楚牧峰已经跟着说道:“华容是我从花语分局调来的,资格够老,经验丰富,能镇得住场面,相信有他配合,侦缉五队的工作很快就能开展。”

        原来如此。

        曹云山顿时心领神会,这么说来华容应该就是林若明的人,是林若明想要在花语分局那边立威,所以才和楚牧峰搞出来的这个招数。

        算了,反正这两人都是我的人,要的又只是个副队长的职位,随他们好了

        其实这点曹云山真是想多了。

        华容的确是花语分局的人,可这个华容却并非是林若明的人,而是一个在花语分局当值多年,有着丰富侦缉经验,却不受重用的小人物。

        不受重用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华容脾气比较冲,说话比较直,一点都不知道委婉。

        面对上峰的命令,历来都是硬邦邦的顶着来。这要不是说破案很有一套的话,华容早就被踢去当巡警了。

        但就是这样的人却被楚牧峰相中。

        你脾气臭点无所谓,只要你能办案就成。

        再说所谓的脾气臭,楚牧峰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无非就是华容不想要和某些人同流合污,欺压寻常百姓,所以才会被排挤被边缘化。

        但这个对楚牧峰来说真不算事儿,只要你身正,只要你有能力,我就敢用,而且会重用。

        “处长,楚科长,我一定会和华容好好合作的。”苏天佑平静地说道。

        楚牧峰笑容温和地说道:“我相信你们是能配合好的!”

        “那牧峰你就带着天佑去一科转转吧!”

        “是!”

        对于苏天佑的到来,大家都表现得颇为热情。

        值得曹云山亲自安排,能直接当上侦缉五队队长,说明人家背后肯定有人。

        对于这帮人精而言,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谁还没点数呢。

        “天佑,这就是咱们一科的基本情况,至于说到那几个队长,因为都在外面忙着扩编的事,所以说一时半会回不来,这样吧,明天我介绍大家伙给你认识认识。”楚牧峰带着苏天佑转了一圈后说道。

        “那就劳烦楚科长了!”苏天佑微笑着表示感谢。

        “不客气,那就先这样,你先好好休息休息吧。”

        就在楚牧峰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苏天佑却是拦住了他,客客气气地说道:“楚科长,咱们一科现在正忙着扩编的事,我既然来了,也不能啥事都不干,等着当队长不是。”

        “要不您看也给我安排点活吧,毕竟这个侦缉五队的台子搭起来的话,我要担任队长,总不能一点力都不出吧?要是那样的话,我自个都不好意思。”

        “这样的话……”

        楚牧峰略作思索后就应允下来,“行,明天我会给你安排具体任务,今天你先适应下环境。”

        “谢谢楚科长!”苏天佑的态度很是端正。

        ……

        整整一个星期,侦缉处一科都在忙活增员扩编的工作。

        由于上面大佬已经定下调子,所以下面只要落实就成,而且方方面面都没有任何卡壳,无论是要人要装备要场所,都得到各部门的大力支持。

        如今的一科已经成为侦缉处中分量最重的科室,是稳稳的压制着二科和三科一头。

        要知道二科和三科原本负责的重点就不是刑事案件,如今更是被无限制地压缩了权限。

        提到警备厅办案,那首屈一指就是侦缉处一科。

        楚牧峰也是声名鹊起。

        五支侦缉队,就像是五把锋利刀刃一样,谁掌握在手里,谁就拥有了话语权。

        这天下午。

        当楚牧峰迈着轻松的脚步进来时,看见苏天佑正带队急匆匆地往外走。

        “楚科长,您来了!”苏天佑停下脚步,打了个招呼。

        “老苏,出去啊?”楚牧峰点点头。

        “嗯,楚科长,临时接到一个案子,正准备去出现场。”

        “什么案子?”楚牧峰随意问道。

        “《楚报》的一名社论家死了!”苏天佑沉声说道。

        刚准备离开的楚牧峰,在听到楚报两个字的时候立即收了脚,然后扭头诧异地问道:“《楚报》的社论家?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是《楚报》的人过来报案,其余四个队都有各自的案子在办,所以说这个案子就被我们五队接了。”

        “目前知道的是,死者叫做黄本斋,是《楚报》的社论家,同时也是一名大学教授。”苏天佑言简意赅地汇报道。

        “黄本斋!”

        楚牧峰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其实他刚才想到的该不会是陈白鹿吧?

        只是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打消了,因为陈白鹿如今已经离开北平前往山城,所以死的当然不可能是他。

        但这个黄本斋却是陈白鹿的至交好友,而且两人都是师范大学的教授。

        只是这事儿怎么没有听章广盛说呢?

        嗯,应该是案子刚报案,所以说章广盛那边未必知道。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自己知道了这事,凑巧现在也没事,就不妨跟随着出警瞧瞧去。

        而且听到这个消息后,楚牧峰心里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

        要知道一个星期前,《楚报》的记者梁青芒刚刚因为矛盾纠纷被杀,如今出事的黄本斋也是《楚报》的人。

        两个案子有没有什么关联?

        是不是有谁故意在针对《楚报》?

        楚牧峰不由得暗暗想到。

        况且跟着过去的话,也能看看苏天佑的水平。

        毕竟曹云山推荐他过来担任队长,总该有点真本事吧,要是什么都不懂,纯粹门外汉一个,那怎么都有点说不过去。

        “我和你们一起去!”楚牧峰当即说道。

        “是!”

        苏天佑微愣后却没有多说别,就带队出发了。

        当然,跟随的还有副队长华容,也是一脸肃然,不苟言笑。

        ……

        槐花胡同。

        死者黄本斋的家就住在这条胡同里,距离陈白鹿家不算多远。

        其实当初陈白鹿会在这里购房,也是黄本斋推荐的。

        只是没想到一条胡同,两个好友,陈白鹿搬走,黄本斋横死。

        四合院。

        这里的格局和陈白鹿家是一样,死者黄本斋是在正房的卧室中被发现。

        他被发现身亡,是因为早上黄包车夫过来敲门接他去学校,没想到看到的却是已经一命呜呼的黄先生。

        卧室中。

        楚牧峰看到了躺在床上,没有了呼吸的黄本斋。

        此刻他穿着一身丝绸睡衣,双眼紧闭,面色蜡黄,神色安详,床边还掉着一本书。

        房间的门窗都是关闭着的。

        现场没有任何破坏痕迹。

        楚牧峰和苏天佑在这边检查着现场的时候,华容从门外面走进来,沉声说道:“黄本斋长期包了一辆黄包车,每天早晨上班的时间点就过来准时接他,下班后再去学校送回来。”

        “家里还有一个做饭的老妈子,只是这个老妈子并没有在,我问过那个黄包车夫,他说老妈子回去给儿子办婚事了。”

        “我已经让人去把这个老妈子带过来,她就住在城郊,不算多远,最迟中午就能过来。”

        “案子是黄包车夫报的?他怎么说?”楚牧峰边检查边问道。

        “黄包车夫叫王阳山,是咱们北平城一个自己拉活儿的黄包车夫,他说每天都会准时过来敲门,然后帮着黄本斋拎包拎书。”

        “他已经干了快二年了,无论刮风下雨,都是如此。谁想到今天过来敲门的时候,发现门竟然从里面插着的。”

        “要知道平常这个点,黄本斋已经将门打开。他还纳闷着怎么回事呢?敲了半天门,依然没人回应,他心里就有点咯噔,赶紧从旁边邻居家里借来了梯子,就是咱们门口见到的那架。”

        “等到开门进去后,就看到黄本斋一动不动躺在床上,他说自己是凑着胆过去摸了摸黄本斋的鼻子,确定没有气儿后才赶紧出来报案的!”

        华容很简明扼要的说道,至于那个黄包车夫再过来说的还是这么一套。

        “让人好好调查调查这个王阳山!”楚牧峰吩咐道。

        “是!”

        华容这边立刻安排人去做事,虽然王阳山有问题的可能性不大,但该调查的程序还是要走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老苏,老华,有什么看法?”楚牧峰开口问道。

        “华队长,你说说吧!”苏天佑扭头冲着华容说道。

        华容直截了当的说道:“苏队长,还是您先来吧,我这边光顾着在外面调查取证,里面的还没有怎么看,您先说我看看再说。”

        “好!”

        苏天佑也没有客气,坦然说道:“经过我的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中毒身亡,因为死者的身上没有发现任何伤痕和流血痕迹,所以不存在着搏斗致死这个说法。”

        “至于中的什么毒,应该是煤气。你们看,这房间的门窗都是关着的,墙角的火炉旁还放着煤块,上面有个烧得干瘪的水壶。”

        “因此我猜想,应该是死者昨晚烧水时忘了这事,然后自己就躺在床上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然后火炉烧干了水,引发煤气中毒。你们看,地上那本书应该就是看书的证据。”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黄本斋是因为自己的不慎而死的?”楚牧峰缓缓问道。

        “目前看来应该是这样!”

        苏天佑没有任何迟疑,这就是明摆的事,难道说还能有错吗?

        这里的情形不正好说明情况吗?

        当然,或许等法医鉴定后,还会有点其他出入。

        楚牧峰没有评价,目光扫向正在检查着的华容,等到后者翻看过黄本斋的尸体站起来后,他才跟着问道:“华容,你的意思呢?”

        苏天佑目光也看过去。

        “楚科长,我和苏队长的看法有些出入!”

        华容看了苏天佑一眼后,硬邦邦的说出来这种话。

        听到这话的瞬间,苏天佑脸色不由微变,但是并没有说话。

        “说说你的看法吧。”

        “那我就说说!”

        华容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走到床边,指着黄本斋的尸体说道:“死者黄本斋,年龄五十八,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他的身体一直挺不错,而且为人颇为细心,作息应该也很规律。这个从王阳山的交代里就能看出来。”

        “那么这就是第一个疑点,试问一个细心,有规律的人,怎么可能烧着水,看书就看得沉睡过去呢?”

        “好吧,即便他的确睡过去了,可火上烧水的壶烧开了总会有动静的吧?他也应该能惊醒吧?”

        仅仅只是第一个疑点说出来,苏天佑便眉头紧锁。

        楚牧峰不由微微颔首。

        “继续!”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