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老胡同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图心安(万更送上,求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图心安(万更送上,求票!)

        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九日早晨。

        北平成,警备厅,侦缉处。

        昨晚得到案子告破的好消息后,曹云山是早早就来上班。

        刚一过来,他就将楚牧峰喊进办公室,直接了当地问道:“牧峰,怎么样,昨晚有没有将案情报告整理出来?”

        “处长,已经整理好了!”

        眼里带着血丝的楚牧峰说着,就将报告书递了过去。

        看到楚牧峰略显疲惫的样子,曹云山心底涌起满满的赞赏。

        有些话不用说,记在心中就成。

        “将情况说说吧!”曹云山一边翻看一边说道。

        “是!”

        楚牧峰这边立刻开始简明扼要的汇报起来,等到说完后,他略微有些迟疑,看着曹云山说道。

        “处长,虽然唐千里已经亲口承认断手案就是他做的,而且他也的确是在建木胡同犯了案,在那个放置断手的祭坛被抓获,但我还是感觉这事有点不对劲。”

        “而且想要审问,他却死活不开口,就等着吃花生米!”

        “牧峰,你想多了吧?”

        曹云山手指敲击着报告书,满意地说道:“有这样人证、物证俱全,凶手亲口认罪的报告书,就能宣布结案了,你现在还觉得不对劲,应该是受了案件的余波影响。”

        “毕竟你刚刚从保定府那边赶回来,就让你立即接手这个案子,忙碌了这么多天,的确是挺辛苦的。这样吧,回头放你假,好好休息休息!”

        “处长,不是那样的!”

        楚牧峰摇摇头,带着几分犹豫道:“我是觉得这个案子要不咱们再缓缓,我怕要是说真的再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到那时候咱们就没有办法收场。”

        “就像五年前的断手案,王福德没准就是为了唐千里才出来顶罪,我担心这次再重蹈覆辙。”

        这话说出后,曹云山听得眼皮微挑,眼底迸射出两道精光。

        “有那种可能吗?”

        “有!”

        楚牧峰的眉宇自始至终都没有舒展过,他想了想,跟着满脸认真地说道:“处长,为了咱们警备厅的声誉,为了您的前途着想,还是要慎重一点。”

        “要不,您再给我一天时间,我去把最后的疑问核实,要是确定没问题话,就可以结案,您看怎么样?”

        “一天时间吗?”

        曹云山沉吟了下便断然说道:“好,我就给你一天时间!牧峰,要是一天后没有其他线索的话,这个案子就是他唐千里干的,要做成铁案。至于五年前的案件,还是王福德干的,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明白吧?”

        “我知道!”

        楚牧峰岂能不清楚这点,要是仅仅凭着唐千里的个人之言,就将五年前的案件推翻,那王福德就成了被错杀的,对曹云山的地位就会造成严重影响。

        甚至还会影响到阎泽的威望,这种连锁效应他自然是要避免。

        “那这份报告书暂时先放我这里,唐千里也先关着,你去核实清楚吧。”

        “对了,你要找谁,唐万森吗?”曹云山嘴角动了动问道。

        “对,就是唐万森!”

        楚牧峰点点头道:“按照前面调查,唐千里明明是他的儿子,怎么现在摇身一变成为王福德的儿子呢!”

        “另外唐万森对风云武馆的管理很严格,唐千里又是他的儿子,知子莫如父,唐千里制造出来这种断手案,他能一点都不知情?”

        “此外,唐千里说自己将面具都给扔了,我想要去他的房间搜搜,看看能不能找到之前的面具,或者说找到其余生肖属相的面具,再有就是……”

        “打住打住!”

        眼瞅着楚牧峰还要往下说,曹云山就赶紧打断道:“行了,牧峰,这些你都不用说了,我既然答应给你一天时间那就是肯定会给你,你赶紧去弄清楚这些疑点吧!”

        “好的,处长,那我先走了!”

        说完楚牧峰转身就要离开,曹云山却是喊住他:“等等,牧峰,你应该在这边熬了一夜,还没吃早饭吧?吃了再去。”

        “知道了!”楚牧峰嘿嘿一笑,推开门走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从眼前消失,曹云山暗暗点头,露出一抹满意之色,跟着拿起桌上的报告书就走了出去。

        有这份报告书在,自己就能向阎泽交差了。

        厅长办公室。

        “厅长,这个案子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了!”

        曹云山将楚牧峰的报告内容简单汇报后,安静等待阎泽的指示。

        放下报告,阎泽搓了搓额头,缓缓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案子明明已经能结案,楚牧峰这个小子却还是不死心,觉得有些线索没有落实,还要一天时间继续调查?”

        “嗯,是的!”

        曹云山说完后,又跟着解释道:“其实牧峰也是想要把案件坐实,因为他说起了五年前的王福德断手案,不想要让现在这个变得和之前一样有漏洞。”

        “说真的,我也没想到当年那个案件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内情,我怕这个案件重蹈当年覆辙,就答应了他的要求,给了他一天时间,希望他能将心中的疑虑打消。”

        “这么说的话也是对的!”

        阎泽想到五年前的断手案别有内情时,也不由缓缓颔首说道:“牧峰做事是很细心的,他说的对,任何案件都要办成死案才行,绝对不能马虎大意,给自己留下尾巴,也给别人留下把柄。”

        “那就等着他的消息?”曹云山看了看阎泽的脸色道。

        “嗯,等等吧!”

        阎泽也知道事情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既然已经这样,那么也就不必急着结案。

        何况这个案子是楚牧峰负责的,他既然这样说,自然尊重下他的意见。

        ……

        侦缉处,一科。

        楚牧峰回到这里后就将王格志和裴东厂叫来,吩咐说道:“你们带着人和我去一趟风云武馆,我要去见见唐万森。”

        “你们到那里之后就给我搜查唐千里的房间,我要找到那些面具,找到所有和断手案有关的线索!”

        “好的!”

        两人恭声应道后,王格志有些迟疑地问道:“科长,唐千里抓到了,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结案了吗?咱们还要去风云武馆做什么?”

        楚牧峰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而是语气温和地说道:“按照我说的做吧!”

        “是!”

        ……

        风云武馆。

        昨夜的一幕惊变并没有影响到这儿,一切都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一阵阵霹雳巴拉的练武吆喝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划破这里安静的氛围,预示着新的一天悄然来临。

        该练武的练武,该打扫的打扫,好像并没有谁察觉到唐千里的失踪。

        “你们说昨晚有没有发生断手案?”

        “我说你小子吃饱撑的吧?怎么光想着有断手案呢?”

        “我这不是好奇吗?”

        在闲来无事的议论声中,竟然有人议论起来断手案,可见他们的兴趣也被这个案子吸引。

        他们也在暗暗琢磨,要是自己遇到凶手,能不能逃过一劫。

        砰!

        就在这样的议论声中,唐万森出现在练武场前,猛地一掌拍中石桌,神情严肃地扫过全场。

        “干什么,都闲着没事干是吧?都觉得你们练武练到家了吗?每个人都有,从现在起给我扎马步,一个小时,谁倒下,再加半小时!”

        刹那哀鸿一片。

        没谁敢和唐万森对着来,他们都乖乖准备扎马步。

        然而当他们刚刚摆好架势,院门就从外面推开,楚牧峰带人走进来。

        “唐馆主,别来无恙啊!”楚牧峰上前两步,微微一笑。

        “楚科长,您大驾光临,不知又有何贵干?你这是认准我们风云武馆了吗?”

        “昨儿个前脚刚走没有多久,今天后脚就又跟着进来,您这是非要把我们风云武馆给折腾垮才心满意足吗?”唐万森脸色有些难看,不像是上次那样隐忍,不冷不热地说道。

        他话音落地的同时,武馆的那些人便全都哗啦着围上前来,将楚牧峰他们包围住后,全都义愤填膺的喊叫着。

        “师父说的没错,你们警备厅的人做事太不讲究了吧?一而再地跑来咱们武馆找茬,是觉得我们风云武馆的人好欺负吗?”

        “上次已经配合你们了,这次还来,逗人玩拉?”

        “有能耐去抓断手案的凶手啊,跟咱们耍什么威风!”

        “就是,跟咱们老百姓横什么横!”

        ……

        眼瞧着这群练武的弟子纷纷叫嚷起哄,楚牧峰脸色微沉,身边的王格志直接拔枪吼叫。

        “干什么干什么,想要造反吗?你们这帮家伙居然敢公然围攻警员,阻扰警备厅办案,有几颗脑袋够挨枪子的!”

        “还不赶紧让开,不然一律抓进起来,看看是你们的骨头硬,还是刑具硬!”

        随着王格志的拔枪,其余跟着进来的警察也都哗啦着举起枪,将楚牧峰拱卫着后,眼神冷漠地扫视向四周。

        公然围堵袭警,你们真想死不成?

        被王格志这饭话震慑住的风云武馆学徒们,全都安静下来,再没有谁敢大声嚷嚷。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后,脸上都露出一丝紧张和胆怯的神情。

        面对冰冷的枪口,一腔热血迅速冷却。

        形势比人强啊,自己练的是拳脚武功,可不是刀枪不入的神功啊!